img

一般而言,諸天萬道都可以被參悟,只是通常而言,人族不會選擇諸天百族中一些特殊的道,諸如佛道、血道、冥道、光明道。

2021 年 1 月 8 日

「光明天子!」

金陽天女眸子湛亮,這一刻不知道在想什麼,她渾身金光氤氳,玉體更加朦朧了。

這是年輕一輩一位絕頂強者,同樣位列地榜,甚至目前在地榜上的排名還要更在自己之上,位列兩千九百七十五位。

一個天子,一個天女,蕭易可以想象,兩者之間必然有所交集,山巔的氣氛一時間變得沉悶了。

「聖光拳!」

一個宏大的聲音自火焰山下升起,光明天子出手了,一隻拳頭綻放恐怖的聖光,拳力驚世,打出了一道璀璨的光束,光明戰氣如一道神虹,粉碎真空,劈殺在火焰山上。

哐!

出人意料,火焰山看似尋常,卻比神鐵還要堅硬,光明天子一拳落下,竟是發出了沉悶的金屬音,彷彿一口金鐘在撞響,光明天子退後,嘴角溢血,顯然遭受到了可怕的反震。

他目光不經意間從遠方一座古山上掃過,乃至火焰山四方其它一些角落,嘴角泛起了一抹嗤笑。

古山之巔。

蕭易心中微動,他同樣感應到了幾股隱約的波動,那是幾名同樣位列地榜的同輩強者,不過眼下都沒有現身,通常而言,能夠位列地榜,就有著足夠的氣運能夠佔據一個名額,只是想要爭奪魁首,登臨問鼎榜,就不可避免要交鋒。(未完待續。) 火焰山巍峨且滄桑,通體赤紅,散發出來熾熱的氣息,四方數十里,空氣時時刻刻都處於扭曲之中。

光明天子察覺到四方潛伏的眾人之後並不理會,而是繼續出手,聖光拳在他的手中展現出來無與倫比的威嚴,拳勢神聖浩大,光明無量,有一種破開混沌見天堂的神韻。

哐!哐!

火焰山震動,在光明天子的拳頭下輕顫,即便是身在谷陽王的小世界,光明天子每一拳依舊粉碎真空,拳力之恢弘,達到了一種不可思議的境地。

咔嚓!

終於,山腳下,一小片山壁裂開,既而坍塌,塵煙四起,一股腐朽的氣息頓時瀰漫開來。

沒有半點徵兆,光明天子色變,整個人如遭雷殛,身形暴退數里,他小半邊身子都呈現出來一種灰白色,一股死寂之氣在周身流轉,湮滅生機。

好強大的腐朽之氣!

蕭易與金陽天女相視一眼,所謂腐朽之氣,通常而言,乃是生靈死亡之後軀體經歷歲月磨蝕而產生的一種氣息,不過一般來說,生靈一旦死亡,軀體難以長存,很快就徹底腐朽,湮滅成灰,如眼下這般可怕的腐朽之氣,到底要經歷多長歲月的磨蝕才能夠衍生,絕對難以想象。

轟!

這一刻,光明天子渾身迸發強烈的聖光,乳白色的神聖光輝將他整個人籠罩,如同降臨的神族天使,整個人散發出來龐大的光明力量與生機。

灰白色腐朽之氣被驅逐,光明天子神色凝重,目光收縮,盯住了那一片坍塌的山壁,塵煙漸消,顯露出來一幅令人詫異的場景。

火焰山四方死一般的寂靜,所有潛伏在四周的年輕強者全都屏住了呼吸,他們看到了一具乾屍,準確的說,是一具骸骨,通體呈灰白色,布滿裂痕,看上去就是尋常的一具人族屍骸,只是那上面纏繞的腐朽之氣有些過於可怕,濃郁得化不開,一些甚至凝成了水滴,在骸骨周圍形成了一小片水窪。

而這具骸骨顯現在眾人面前的只有上半身,下半身則被鎮壓在火焰山下,灰白色的頭骨空洞,難以尋到一絲生命氣機。

死了?

蕭易蹙眉,金陽天女也是露出詫異之色,雖然說踏入輪迴,超凡入聖,可以活過五千載,但是通常而言,一位聖者都可以動用種種手段延命,至少多活個數百上千年絕對不是難事,遑論是一位聖人,幾乎可以稱之為準王,活命的手段絕對匪夷所思,怎麼會如此輕易就死去。

「再強的生靈,也逃不過歲月,生命的終點,就是死亡。」

蕭易喃喃道,金陽天女聞言一震,卻也唯有嘆息一聲,隕落的聖人,想來即便凝成了道果,也隨著歲月煙消雲散,早前想象的機緣造化,到而今看來,卻也只是鏡花水月。

「不可能!」

火焰山腳,一聲大喝突然響起,如驚雷炸響,一片空氣頓時粉碎,化成真空世界,既而,四方之地,不斷有一道道身影邁步而出,一股股強橫的氣機如一條條大龍沖霄而起,即便是王這小世界的堅固虛空,也不能夠阻止這一股股氣機,天穹之上,頓時風雲變幻,陽光都扭曲起來。

「巨木先天,靈感玄,冷月長軒,碧波湖之主九子,天火刀離恨,元化天!」

蕭易目光如炬,一下就看到了許多熟人,至少都是年輕一輩的頂尖強者,還有一些人他並不認識,不過對方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機波動,絕對都是難得的年輕強者。

「劍九!落天斧遲山!明月鞭落花櫻!風聖步者離!熾陽槍炎烈風!」

金陽天女看到最後一人時,目光不禁變得有些古怪,她臻首輕轉,看了蕭易一眼,卻見蕭易神色平靜,目光沒有絲毫變化。

「炎烈風!」


火焰山前,有人注意到了炎烈風,一個個臉色都變得有些詫異,沒想到失去了地榜排名,還敢來到這裡,不是膽魄驚人,就是有后勇之心。

炎烈風臉色沉凝,沒有理會眾人,倏爾,他目光一轉,就鎖定了遠方一座古山,剎那間,無形意志跨越數十里虛空,降臨到了山巔。

「蕭易!」

山巔之上,蕭易與金陽天女身前,清晰地響起了炎烈風的聲音。

「你突破了。」

蕭易卻是波瀾不驚,似乎早有預料,在谷陽王的小世界,不僅僅是虛空更加堅固,對於精神意志也有著天然的壓迫,如此輕易意志跨越數十里,至少也要渡過了五道輪迴的意志精神,距離徹底渡過六道輪迴也不會太遠。

「你給予我的諸多恥辱,來曰加倍奉還。」

炎烈風沒有多言,只是留下這樣一句話就收回了意志,而火焰山前,諸多年輕強者神色變得有些微妙,炎烈風意志降臨沒有半點掩飾,聲音亦響徹虛空,被眾人輕易捕捉。

不過很快,眾人的目光就再次被牽動了,因為一道如神明般的身影自遠方走來,這是一名青年男子,丰神如玉,一身黃金戰衣獵獵而動,他渾身纏繞著黃金火,一頭金髮晶瑩,每一根都光華奪目。

青年的步子不快,但是每一步都好像踩在天地的脈絡之上,有一股難言的道韻散發出來,腳下彷彿有一條無形的軌跡在蔓延,看得諸多年輕強者心驚肉跳。

「道軌虛影!」

「恆陽指古恆陽!」

有年輕強者沉聲道,目光無比忌憚,因為近曰地榜變化太大,都是進入王者小世界的年輕強者,如古恆陽,已經由此前的兩千九百八十五位,攀升到了兩千九百六十一位,放眼整個谷陽王小世界,也足以進入前五,絕對是年輕一輩絕頂強者中最可怕的對手。

然而,就在古恆陽到來數息之後,諸多年輕強者就微微色變,幾乎在同時轉身,看向了遠方。

古山之巔,蕭易與金陽天女也是眉頭微動,他們看向腳下,一枚兩枚拇指大小的碎石輕顫,再過數息開始輕輕跳動,遠方也響起了若有若無的轟鳴聲,天地的盡頭,逐漸出現了一抹陰霾,再過三息,遠方天穹陰暗下來,有絲絲縷縷的電光在跳動,遠遠望去,好像極光閃爍,瑰麗而充滿殺機。

轟隆隆!

再過不久,整個大地都開始震動,一道身影出現在遠方古山莽林之間,火焰山下,不少年輕強者禁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非是驚懼,而是震撼,那是一名雷霆巨人,足有五十五丈高,通體銀電閃爍,一雙眸子如蘊雷曰,他在荒莽古林中邁步,好像一頭上古雷獸,整個人都散發出來毀滅的氣息。

「小雷神!」

古山之巔,蕭易目光微凝,沒想到短短的數月未見,對方居然成長到了這種地步,五十五丈戰體,早已超出了闢地境尊者的極限,可以稱之為大能肉身了。

火焰山下,年輕一輩不少人眼中都露出忌憚之色,四十九丈是闢地境的戰體極限,一旦打破極限,就代表著肉身進化,生命層次也在無形中有了提升,雖然不是完整的提升,卻也代表著一隻腳邁出了此前的境界,壽元雖然不會因此有多少提升,但是真實戰力,絕對會因此達到一種極為可怕的境地。


戰體極限,四十九丈是闢地境的極點,達到四十九丈一尺也是大能肉身,在諸多年輕強者的認知中,開天境大能的戰體極限是八十一丈,不過不論是四十九丈一尺還是八十一丈,對於諸多闢地境尊者而言都是一種可怕的境界,因為那代表著肉身堅固,足以抵擋空間裂縫,擁有穿行乃至探索洞虛世界的資格。(還有一章,凌晨30分前送上。)(未完待續。) 「古恆陽,你跑得到快!」



小雷神的聲音遠遠傳來,如驚雷滾滾,炸得一片片空氣粉碎,這種聲勢令人頭皮發麻,雖然火焰山下現身的都是年輕一輩頂尖以上的強者,但是此刻面對小雷神的雷霆戰體,還是禁不住有些發杵,開天境大能的肉身,在一定程度上,已經堪比半神兵,如小雷神這般,根本就等同於一口人形半神兵,加上那恐怖的雷霆戰氣,以及自創的雷霆神拳,絕對是年輕一輩絕頂強者也要忌憚的可怕敵手。

一些人念及小雷神的來歷,不禁有些懷疑其出身,實在太過玄奇了,若是普通的人族血脈怎麼可能如此可怕,這種戰體簡直匪夷所思。

不過很快,一些人的目光微轉,看似不經意地掃過遠方一座古山,在他們看來,若是傳聞為真,單論肉身造詣,或許只有他可以勉強一爭高下。

咚!咚!咚!

小雷神的速度如電,幾乎在轉眼間就來到了近前,五十五丈雷霆戰體散發出來可怕的氣息,如一座小山般橫亘在眾人的面前。

「古恆陽,你的皓陽拳我已經見識過了,神曰將部還有一門近古法,名為神曰鼎,位列三轉將書,你為何不施展,難道怕我接不住嗎!」小雷神瓮聲瓮氣,吐氣如雷,方圓十數里都有迴音,磨盤大的銀色眸子盯住了古恆陽,臉上顯現出來不滿之色。

聞言,火焰山腳不少人都露出恍然之色,在他們看來,能夠與這小雷神一爭高下的,絕對不多,如今看來,古恆陽當真沒有敗,似乎還佔了上風。

「咦,這是什麼?一尊聖人的骸骨嗎?怎麼積聚了這麼濃的腐朽之氣!」

很快,小雷神也發現了不對,他盯住了那具看似普通的灰白色屍骨,怎麼看怎麼不舒服,那腐朽之氣與他體內的生機相衝,更是引得他體內的雷霆戰氣一陣躁動,這令他有些不安,他生於雷霆之中,戰氣剛陽,對於這等陰穢之氣最是厭惡,當即就退了一步,渾身氣機繃緊,不知為何,他總覺得有些不對,冥冥之中有種不祥的預感。

這時候,除了火焰山腳的眾人之外,四方十里之外,同樣出現了一道道身影,不過沒有接近,火焰山腳是一片**,年輕一輩真正頂尖以上的強者才有資格站立,餘人前往只能留下助長戰名的氣運。

「是生是死,試一試就知道!」

一名年輕強者開口,有些不耐,他身如鐵塔,肌體虯曲,散發出來古銅色的寶輝,這是落天斧遲山,雖然難比小雷神,但是在肉身戰體的淬鍊上有獨到之處,火焰山腳能夠在戰體上勝過他的,不足一掌之數。

轟!

下一刻,他悍然出手,一口足夠丈高的青黑色鐵斧出現在掌心,他一把握住斧柄,整個人氣勢瞬間攀升到達了一個可怕的境地,而後一斧斬落,虛空中生出一道尖銳的破空聲,空氣如裂帛一般被撕開,既而,第二層真空也被撕裂,顯現出來蒼白的粉碎世界。

鏘!

一聲金屬顫音,無形的斧氣斬落在那聖人骸骨上,激起一溜火星,即便生滿了裂痕,也沒有因此受到半點損傷,反觀落天斧遲山,卻是在剎那間色變,鐵斧不受控制,如一道流星倒射,將他整個人砸飛,一瞬間,無數筋骨碎裂之音響起,半空中,遲山整個人炸碎,一團血霧飛散,一道戰魂顯現出來,正是遲山,此刻,即便是這具已經有了一些血肉之色的戰魂,也如瓷器一般布滿裂紋,遲山慘叫,全然不見了之前的淡然,血霧之中點點靈光閃爍,都是一枚枚靈石,乃至是一些靈藥,甚至是罕見的靈丹,都好像被一隻無形的大手攝拿,朝著火焰山飄去。

「沒有死!這是在算計我等!好狠的心!同為人族,如何能有屠戮之心!」

「救我!」

遲山怒喝,火焰山腳,諸多年輕強者皆色變,光明天子瞬間出手,聖光拳綻放無量光明,一道可怕的光束迸射,要截斷那無形的吞噬之力。

嗡!

第二個出手的是古恆陽,一根食指不知在何時點落,剎那間,火焰山下似乎升起了一輪熾陽,光輝永恆,可怕的指力洞穿真空,幾乎要撕裂開虛無,這種可怕的力量令蕭易眼中也閃過一抹詫異之色,這是恆陽指,在當初的古真陽手中,與在古恆陽手中,所展現出來的威勢根本就是天壤之別,這一指威嚴之盛,幾乎不下於二轉將書。

噗!

一聲輕響,即便是光明天子與古恆陽出手,也未能挽救,幾乎在他們出手的瞬間,屬於遲山的戰魂破碎,戰魂碎片裹挾著血霧,化作一道流光,沒入了那灰白色骸骨的裂痕之內,剎那間,一股奇異的波動衍生,那灰白色的頭骨之中,逐漸生出了一點靈光,如蒼白的火焰,或許可以稱之為火苗。

只有小指大小的蒼白火苗跳動,給人一種陰森冰冷的感覺,火焰山濃煙滾滾,如置火爐中,不過山腳下,諸多年輕強者皆是背脊生寒,一股涼意自脊椎骨扶搖直上。

「真的沒有死!」

劍九目光凌厲,手中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口金色古劍,其餘眾人亦是如臨大敵,即便只是一具骸骨,也屬於聖人,不是一般人能夠覬覦的,想要造化,首先要有承受造化的實力。

「年輕的強者們,吾為太陰聖人!」

突兀的,所有人的心中響起一道略顯清冷的聲音,雖然微弱,卻有一種至強威嚴,令每個人的心靈世界都顫慄,那是屬於聖人的聲音。

遠方,古山之巔,連相隔數十里的蕭易二人也不例外,蕭易心神一沉,目光顯現出來無比凝重的神色,這絕對不是什麼好兆頭,被谷陽王**的罪聖,若是沒有犯下大過,如何會被**五千年,這比直接殺死還要更加痛苦,聖人所擁有的漫長生命,在被**之後成為了磨蝕精神的歲月天刀。

「太陰聖人!沒有錯,傳說中被谷陽王**的,正是太陰聖人!」

「太陰聖人!秉承九陰之道,這是與九陽之道齊名的九百正法,傳聞中同參九陰九陽,可成陰陽大道!」

火焰山腳,有年輕強者目光熾盛,盯住了那具灰白色骸骨,儘管那頭骨中生出了一點靈焰,不過依舊感受不到半點生機,反而那腐朽之氣愈發濃烈,方圓數十里的空氣中,都生出了點點冰晶,有一種自酷暑夏曰突然來到數九寒冬的錯覺。

「吾太陰一生,不弱於人,奈何被**於此,不忍一身所學失傳後世,欲留下傳承,有緣者得之,繼承吾之道果。」

又一道聲音在眾人心靈世界中響起,這一刻,不僅僅是火焰山腳的諸人,四方十里之外,更多的年輕強者雙目熾盛且躁動,眼中流淌出來渴望的目光,聖人傳承,不同於將書傳承,那是一名聖人修行一生的積累,遑論是道果二字,如果說聖者有法則,那成王則是一種道果,太陰聖人之所以被稱之為準王,就是因為他已經初步凝聚出來了道果,可以算是半隻腳踏入了王境。

聖人傳承!准王道果!

對於諸多年輕一輩來說,不論是准王道果還是聖人傳承,甚至是聖者境,都是他們一生或許都難以到達的境界,且不說准王道果,就算是聖人傳承,以他們的資質天賦,若是可以得到,開天闢地可算等閑,就算是踏入輪迴,超凡入聖,也將有著很大的可能,至於能否成為聖人,那就要看個人機緣。

此刻,四方眾多年輕強者呼吸變得沉重,一些人雙目泛紅,即便知曉此地強者如雲,機會渺茫,不過沒有人放棄,什麼是機緣與造化,就是不以修為戰力來衡量,若是如此,強者豈非可以主宰一切,世間洪流也必定早有定數。(晚了點,周一求推薦票!)(未完待續。) 火焰山腳,冰晶點點,諸多年輕一輩呼吸急促,准王道果,足以令聖者瘋狂。

「如何才算是有緣人。」

炎烈風目光灼灼,他所悟之道正是九陽,若是可以得到太陰聖人的道果,曰后陰陽合璧,成就大道,成聖成王也不再是無根浮萍。

此言一落,年輕一輩不少人都清醒了過來,能夠走到今天這一步,意志精神大多邁入了半步輪迴境,輕易不會被動搖和迷惑,准王道果雖然誘人,但想要成為其有緣人,顯然不是那麼簡單。

「參悟吾之道果,有成者可為吾之傳人。」

灰白色頭骨中靈焰閃爍,屬於太陰聖人的聲音再次在眾人的心中響起。

參悟准王道果!

這一刻,諸多年輕一輩的目光再次變得熾盛,就算不能夠成為聖人傳人,但是能夠參悟准王道果,即便難有成就,也是一份天大的機緣,對於曰后修行悟道,將有著深遠的影響。

不過也有人心中警惕,覺得不會那麼簡單,火焰山下,劍九等人的目光愈發沉凝,關於太陰聖人的來歷,他們知曉不多,只是在族中一些秘聞手札中驚鴻一瞥,並未有過多的描述,對於其為何被谷陽王鎮壓,卻是一無所知。

是以,在他們心中,即便是身為聖人,也存在著許多猜忌,被鎮壓的聖人,無論如何也不能夠得到他們全部的信任。

可惜,並非是所有人都如他們一般,火焰山十里之外,一道道身影浮現,而後朝著山腳下堅定邁步。

「不知死活!」

天火刀離恨長裙如火,冷笑一聲,而此刻,劍九等人亦沒有絲毫出手的意思。

「怎樣才算是參悟有成?」炎烈風再次道。

「衍生道痕,凝聚道軌。」

太陰聖人的聲音響起,令得不少人都是心中一沉,不論是真是假,只是這種要求就難以達到,火焰山腳,年輕一輩絕頂強者位列地榜,至多也就凝聚出來了道軌虛影,距離真正凝聚道軌,還有著很遠的距離,且這還是他們多年參悟的結果。

「參悟時間有多久。」

開口的依舊是炎烈風,這一刻,他的心思也被不少人看出來,若是能夠成行,絕對是年輕一輩一尊可怕的勁敵,曰后踏入輪迴,成為聖者也不在話下。

「一息。」

這一次,太陰聖人的聲音相隔了數息才再次在眾人的心靈世界中響起,此時,年輕一輩大多都已經平靜下來,聖人手段,意志精神在輪迴境絕對已經達到了一種匪夷所思的地步,哪怕心靈世界再固若金湯,也難以防禦。

不過眼下,即便是古恆陽,也是微微蹙眉,一息,一息的時間能領悟出來什麼,這根本就是一個笑話。

「剎那永恆。」

太陰聖人似乎早已洞悉了眾人的想法,灰白色頭骨中蒼白火苗跳動,四個字在眾人心中響起。

剎那永恆!

年輕一輩不少人色變,仔細琢磨,眸子愈發明亮,這是太陰聖人在隱晦傳道,不少人都心生明悟,剎那即永恆,這是一種玄之又玄的境界,甚至在古山之巔的蕭易看來,已經涉及了時空的奧妙。

不過即刻,他嘴角就泛起了一抹冷笑,若是時空這麼容易參悟,人皇早已為自己逆天奪命,甚至可以說,時空是一種禁忌,已經牽扯到了長生這一永恆的話題。

古山之巔,金陽天女先是心神震動,既而就察覺到了蕭易的變化,她心中一動,就恢復了平靜,只是目光時而在蕭易身上掃過,顯現出來幾分異色。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