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一聲聲質問讓祁王覺得頭腦好似要被炸開一般,沖著吵吵不休的眾人怒吼:「閉嘴!」

2021 年 1 月 17 日

一聲暴喝,眾人全部住嘴,只是神情充滿了不同意,顯然是不贊成祁王他現在這個時機動手。

「要是能等,本王豈會不等?六年都等了難不成還等不了幾個月?可是現在必須動手,否則皇位就會落到軒轅聖夜的手中……」

「什麼?夜王有稱帝心?那可怎麼辦?夜王有稱帝心的話我們根本不可能可以與之對抗。」祁王的話還沒有說完,有就中當場直接打斷了他的話,誇張的露出一抹害怕與畏懼,看著祁王覺得他現在不僅腦子疼,而且還心疼,胃疼,脾疼……氣得全向上下都疼,看看,這就是他養的權臣,一個個遇事卻這般的驚慌,僅僅只是聽到軒轅聖夜的名字就這般的害怕,他這麼多年養他們,把他們捧上高位是為了什麼?還不是希望在危急時有點作用?可是看看這些畏縮的人,都半百年紀了,一個個嚇得臉色發白,到時要真的與軒轅聖夜對上肯定會立馬投降!

「滾!」祁王越想越氣,看著自己權臣一個個如此膽小模樣,心中只覺得諷刺,為何人家軒轅聖夜的人就是那般的好用,可他的人卻是這般的無能?

果然人比人氣死人!

不解他的暴怒,眾人面面相覷,最終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敢任何動作,祁王憤怒的一揮桌上的茶水:「滾,滾,沒聽到么?滾!」

祁王處於暴怒,看著不知如保應對的眾人一眼,憤恨的大步離去,眾人無辜被罵,心中也升起了一抹怨氣,沒有追上前相勸,反而一個個離開。


大步離開書房,祁王走到書房外的院子里,深淮深吸了一口氣,盡量平復著暴怒的心情,可是卻怎麼也壓不下去,看著那一個個膽小又無能的模樣,他就一陣煩躁,平時一個個巴結討好樣樣做得極好,可一旦有事卻什麼也做不了,不過提了一下軒轅聖夜的名字,看看那群人的模樣?

「殿下應該知道,他們習慣了安逸的生活,根本不可能會做拚命的事情!」溫潤的男聲從祁王的背後影起,祁王回頭,看著來人,態度微微好了一點點,道:「你怎麼沒走?」

秦寒笑著走近他:「本來是打算離開的,但是想到你還在生氣,就想著過來勸勸。你也知道那群人的德行,為了他們生氣是何必?」

「本王就是氣不過而己,一個個到了緊要關頭就什麼作用也沒,就他們那樣,本王都不想把計劃告訴他們,要是被軒轅聖夜那邊盯上了,不用刑只是嚇嚇他們都能讓他們乖乖的把所有事情說出來,你說這種人本王如何用得放心?」一個勁的朝著秦寒抱怨著,僅僅是這樣不能想象得出他對秦寒的信任度,明顯就像朋友一般的交談。

「你想奪位也不一定需要他們,要他們參加反而是個拖後腿的,你選出幾個能力強的不就好了?」秦寒只是笑著,淡淡擔著建議,而祁王的神情也漸漸舒展,微微點頭:「對,你說得不錯,秦兄,你願意幫本王么?只要本王登基,一定……」

秦寒揮手,笑著打斷了他的話:「咱們是多久的朋友了?少說也有十年了嗎?我幫你僅僅是因為朋友情誼,不是為了賞賜,一旦牽扯了利益,友情就會變質。」

「謝謝!你是本王的朋友,很好的朋友!」祁王神情有些感動,對於秦寒的話他不懷疑,他們確實是十幾年的交情,從他被辰王的光輝掩蓋時,就與他是朋友了。

所以,他相信秦寒,十分相信!

------題外話------

新文離PK的日子越來越近了,好方啊!

加油加油,努力碼字中…… 兩人站在院子里交談著,沒有看到院子牆邊,一道墨影靜靜趴在那裡,雙眼緊緊盯著他們的對話時挪動的雙唇,一字一句,靜靜記下。

而兩人的對話也快速傳到了如歌的手中,僅僅半小時不到,兩人完整的對話內容就放到了如歌的面前,而如歌一直研究著桌上的圖紙,聽著暗一的提醒,隨手拿起他遞過來的信息,大概的瀏覽了一遍,淡淡道:「叫你去綁架秦寒的,怎麼現在還沒有音訊?」

暗一低頭:「之前綁過一次,準備劫走他時,被突然闖入的元子業給救了,那時有人看到祁王與元子業在一起,而且元子業帶來的人數不像表面的一百人,因為救走秦寒全是陌生面孔,而且一進監視元子業的人來信,說那此人根本沒有離開過驛站……」

「估計只是巧合,再去派人綁,動作不要太頻繁,否則會讓別人發現異樣,還有,上次那隊給嘯天騎下毒的人找到沒有?」雙腿毫無形象的放在桌子上,如歌拿起一張圖張蓋在臉上想要遮住太陽光,閉眼,想要休息一下,因為長時間的盯著圖案,她的雙眼一陣酸澀。

「他們暫時沒有行動,屬下懷疑就是元子業派人做的!」

「懷疑就去查,還用我教?」如歌閉眼,感覺太陽光還是太強,又不想走進院子休息,隨手把桌子上的另外三張圖紙也一起蓋在臉上,完全遮了光線,便舒適的閉眼。


「是,屬下知道了。東元那邊第二隊也有消息傳來,香貴妃確定就是蕭湘兒,當年她在被鬼軍追殺之時命大撿回了一條命,被東元那邊的人所救,不確定是不是元后的人。蕭湘兒被人換了臉,而換臉的手段屬下問過琴兒小姐與陸生,都說換臉需要極高的醫術,世上能做到的沒有幾人,所以屬下猜測或許元后親自換的,雲隱不是說過元后是苗族聖女嗎?現任聖女的盅術不高是個傀儡,而苗族那邊探子說沒有人進入過苗族,所以這蕭湘兒或許是元後派來的,聽命於元后的人。」

一聽到這個,如歌頓時睜開眼,都忘了臉上還蓋著圖紙,瞬間睜眼,四張圖紙疊在一起還有些透光,圖紙上的圖案出現了奇異的一幕……

快速拿下圖案,四張疊成一起,朝著太陽光對去,隱隱約約,她好像發現了什麼……

飛快的變動著圖紙的順序,不停的對著太陽光,反反覆復,暗一也住嘴,只是靜靜看著,不語,他知道或許她發現了什麼。

反覆了好幾次,如歌雙手高舉,看著太陽光透過的光線,一張隱藏的地圖就出現在了她的面前,終於,如歌露出一抹開心的笑容:「暗一,你快來看,我找到了我終於找到了,這絕對是沉帥墓的地圖!」

暗一見狀,眼睛發亮,大步走了過去,彎腰,看著太陽光下那微微顯露出來的地圖時,頓時也開心的點頭:「是了,這一點是地圖,一定是沉帥墓的地圖!」

軒轅聖夜走過來時,正好看到暗一彎腰,頭就放在如歌的肩上,兩人有說有笑,他見狀頓時一怒,身影快速一閃,沖著暗一飛起就是一腳,暗一因為太開心而一時不察,回過神來時胸口一痛,身體己飛了出去摔落在地上。

「你做什麼?發神經啊!」如歌見狀,不悅的抗議著。

軒轅聖夜不悅瞪盯著暗一,滿臉煞氣:「以後離歌兒遠點!」

如歌一聽,立馬明白,感情這妖孽是吃醋了,連忙伸手安撫,笑道:「你誤會了,剛剛我發現了沉帥墓,正讓他看呢!」

如歌的解釋,軒轅聖夜勉強的接受,微微點頭,輕輕一冷哼。

如歌見狀,連忙拿著圖紙放在軒轅聖夜手裡,示意他對準太陽,看著圖案一張張重疊,軒轅聖夜露出一抹訝異,淡淡道:「沉帥墓就在附近?真是沒想到!」

「你知道這裡?這是是哪?」如歌一聽,頓時來了興趣,興奮的拉著他的袖子蹦噠著。

「親我一口,不然不說!」看著如歌興奮模樣,軒轅聖夜眯起眼,傲嬌的扭頭,一副不親就不說的樣子。

如歌急於知道地圖是哪裡的地圖,雙手摟著他的脖子,一個輕跳,在他的臉上輕輕印上一吻,不停的催促著:「這樣行了吧?快說快說,這是是哪裡的地圖?」

軒轅聖夜伸出一隻大手按在她的頭頂,阻止她不停蹦噠,晃來晃去真的會眼花。

「這是蒼茫山的地圖,而且這重疊的地方估計就是沉帥墓,然而這地方就是你當初摔落的蒼茫瀑布!」軒轅聖夜複雜的看著如歌,他不知道如歌三年前生活在哪裡,以前有過一次催眠的記錄得知她生活在地底,可是是哪裡的地底世界他並不清楚。可是當如歌聽到這是蒼茫山脈的地圖,沉帥墓很可能就在她生活了三年的地底山谷時,她只有一個想法:坑爹!

感情她在沉帥墓生活了三年,可她竟然毫無所知?師父無緣無故生活在這麼隱蔽的地底世界根本不是為了脫離塵世,她以前怎麼沒有想到?要真是脫離塵世了師父就不會讓她幫助堯家了,看來他根本就是在守墓,所以才一直住在那地底。

「蒼茫瀑布怎麼可能會有沉帥墓?難不成是修在水底的?可是百年前那瀑布就存在了,根本不可能在水底修陵墓吧?」軒轅聖夜不知道,所以覺得十分奇怪。

如歌抬頭,露出一抹哭笑不得的笑容:「我可能知道在哪,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三年來我就生活在沉帥墓地里,可是我卻沒有任何察覺!」神情間有些挫敗,一種無力感升起,怎麼感覺她被耍了?而且被耍得不輕!

軒轅聖夜挑眉,看著如歌那哭笑不得的模樣,伸出食指彈了彈她的額頭:「抽個空去一下,把鳳唳琴帶上,嘯天令就是沉帥墓的地圖的話,那麼鳳唳琴或許就是鑰匙也說不定。」

如歌伸手摸了摸被彈的額頭,點頭:「嗯,要不要現在去看看?」

想了一下,覺得沒有什麼公務在身時,軒轅聖夜便點點頭:「行!反正不遠。」歌兒的寒毒一定要解,她師父說過,只有一兩年的時間了,到時再不解她就會毒發成為沒有知覺的活死人,一旦毒發就無藥可救,還是儘快找到解藥比較好,聽說解藥就在沉帥墓中。

說去就去, 鳳門嫡女 ,便與軒轅聖夜兩人,帶著是暗靈,暗一與驚風三人,五人快速出城……

直接出城,引來了不少尾巴跟在後面,暗一清理了不少尾巴后才讓如歌幾人安心的前進……

蒼茫瀑布並不遠,只不過幾個時辰的路程而己,那裡是她當初被水沖走摔落的地方,再次回到這裡時,才第一次看到她當初摔落的地方,發出的聲響如震川虎嘯般,激起的水珠如四濺的鋼花,奔涌的濁流如騰飛的巨龍,懸垂的水流如張掛的天幕,原來,這瀑布竟是這般的雄偉,她竟然可以在這瀑布下幸運存活,當真的是好運。

越走近,瀑布的聲音也就越大,所有交談只能告讀唇形,震耳欲聾的咆哮在耳邊響,心也會中跟著緊顫。

數里之闊的水面,跌入百尺之寬的峽谷,發出了震川虎嘯般的聲響,懸垂的水流如張掛的天幕,黃色的濁流如騰飛的巨龍,激起的水珠如鋼花四濺,使他們都受到了強烈的震撼。

緩緩爬下峽谷,從下而上觀看,反而覺著更加滲人,更加顯得自己的渺小,瀑布如刀劈一樣從懸崖頂上直劈而下,激起萬丈高的水花,在陽光之下形成一道道彩虹。那聲音如同山崩地裂,又如悶雷炸響,震耳欲聾。那瀑布如同黃龍出山,驚濤駭浪,又如千萬匹穿黃色戰甲的戰馬浩浩蕩蕩地飛奔而來。驚訝!壯觀!震撼!即使有千萬雙眼睛,也分辨不出哪是水,哪是天!

「真不可思議,當初我竟然從這裡活下來?就這些瀑布沒把我撕裂都算輕的,真好奇我該是多麼的好運才活了下來。」如歌仰頭,看著與天頂融合的瀑布,發出一聲聲讚歎!

瀑布落入潭中,水花漸起,如煙,如霧,如雨,如塵,周圍因為水花而變得蒙籠起來,細細小小的水花粘附在身上,給人十分陰涼的感覺。

帶著軒轅聖夜幾人走到深潭的某個位置,道:「從這裡下去,不要向瀑布方向游,會被涌流捲入,十分危險的。從這裡下去后扶著這崖壁不斷下潛,大約二十米會有一個洞口,進去洞口游十米左右,再向上浮潛,便能進入了。記住,動作要快,否則很容易缺氧而溺水,話說,你們中有誰不會游泳的?」

眾人都搖搖頭,軒轅聖夜見狀,眸光輕閃:「我不會!」

如歌扭頭,看了他一眼,試探性:「真的假的?別開玩笑!」在她的心中, 洪荒大自在道 ,怎麼可能不會游泳?


「不會!」軒轅聖夜咬定不會游泳,完了還補一句:「當初在路家時有溺過水,所以有陰影,一直沒學!」

本來不相信的如歌聽到他補的這一句話時,心中的疑惑少了幾分,看著他,問道:「那你會閉氣吧?」

「會!」練武之人哪個不會閉氣的?軒轅聖夜再想睜眼說瞎話也還得乖乖點頭,要是被看破了怎麼辦?

「行,等下我帶著你,你什麼也不要做,直接閉氣就好了!」如歌掃了他一眼,看著他眼底的喜意,頓時一陣無力,算了,管他是真不會還是假不會,就當他是大爺不想游算了。

說完,如歌扯過軒轅聖夜頭上的赤紅絲帶,那玩意當初就是救了她一命的赤蠶絲,水火不侵,刀斧難斷。扯下他頭上的絲帶,一頭綁在他的腰上,一頭拿綁在自己的腰上,扯著他袖子:「跳!」

說完,就帶著軒轅聖夜直接跳了下去,暗靈幾人見狀,也跟著一起跳了下去……

依照的如歌事先的吩咐,幾人不斷下潛,雙手緊摸著崖壁,估摸著快二十米了,手中突然感覺不到石壁了,便試探性的朝面里游去,二十米的地方陰暗又冰涼,視線十分不好,一切只能依靠瞎摸……

軒轅聖夜全程十分安靜,不動也不鬧,任何如歌扯著她游過通道,再不斷向上浮去……

嘩……

接二連三的出水聲,如歌最先出水,大力的一把拉起軒轅聖夜,直到他出水時那蒼白的面容時才驚覺,這妖孽剛剛沒說謊,估計真的不會游泳,更有可能畏水也說不定。

大力的拉起軒轅聖夜,讓好上半身露出水面,如歌趕緊爬上岸,伸手拍了拍他的臉,小心喚道:「聖夜,好了,到了!」

軒轅聖夜這才緩緩的睜開眼,露出一抹虛弱的神情,最後才慢慢爬了上去……

如歌見狀,一陣心疼,連忙關懷:「怎麼樣了?還好么?」

軒轅聖夜看著如歌全身濕透露出的玲瓏有致的身材,聽著聲后的出水聲,把如歌頓時抱在了懷裡,扭頭,眼中早己不是剛剛虛弱的模樣:「走遠點!」

幾人剛出水就得到軒轅聖夜這般的命令,有些奇怪,但看到他懷裡緊緊抱著的如歌時,才瞭然點頭,向人朝著另一個方向爬上崖……

暗一看著暗靈全身濕透的模樣,眉頭一皺,剛一上岸就立馬脫下身上的外前披在她的身上,臉,不自在的扭過去:「總比沒有好!」

暗靈低頭,看著自己身上黑衣衣服緊緊貼在身上的模樣,淡淡勾唇,攏緊了暗一脫下來的外衣,不語。

暗一與驚風去尋找乾柴,如歌見狀:「不要走太遠,不要離開這潭二十米之外,四處都是陣法,一旦走進去如果沒辦法破解的話就會一直困在裡面!」兩人點頭,便在四周撿了一絲乾草與柴,生起兩個火堆,慢慢烤著身上的濕衣……

濕衣服穿在身上烘烤,這感覺真好不受,可在場有如歌與暗靈兩個女人,他們不可能脫下衣服直接烤,只能像個傻瓜一樣坐在火堆旁,慢慢等著,還好現在的天氣不冷,衣服很快就能幹,等了半個時辰幹得差不多時,才緩緩站起來,朝著一個方向而去……

如歌幾人不知道,在瀑布之下,他們剛剛站過的地方,一隊黑衣人從懸崖上爬了下來,四處尋找無果之後,才對著其中一個紫衣人道:「殿下,沒有,跟丟了!」

「找!」紫衣人聲音冰冷,不帶一絲感情,原本有些陰寒的谷底更顯得陰寒。

如歌帶著幾人,一點一點走各種陣法,那是度先生故意在入口設立的陣法,為了防止有人侵入,這是里沉帥沉眠之地,自然不會讓外人打擾。

帶著幾人走出寒潭,進去一堆巨石,左繞又繞,最終走了出來,她生活過三年的地底山谷也出現在了軒轅聖夜幾人的面前……

「到了,這裡就是我生活了三年的地底山谷!」

山谷是沒有早晨的,沒有旭日朝陽,永遠是不同與世間的陰涼的黃昏,僅僅一點微弱的光線從頭頂山縫間射放,生活在裡面根本不知道時間的流逝,僅僅一眼,軒轅聖夜幾人心中就微酸,這種生活隔絕一切的生活,生活在這種昏暗並不明亮的空間中,心情也會跟著壓抑。

如歌看出了幾人的情緒,笑道:「看那邊,那裡有大陸最美的風景!」

一座大型拱門,清楚可見一道銀白水幕,瀑布便出現在眼前了.遠遠望去,就好象是一條閃著銀光的緞帶,鑲嵌在青山之間,耀眼而醒目.慢慢靠近它,轟鳴聲就越來越大,震耳欲聾好似千軍萬馬一般.瀑布彷彿積蓄了所有的能量,從山頂傾瀉而下,撞在周圍的岩石上,便飛花碎玉一般。

指著瀑布,如歌笑道:「那這裡是瀑布的裡面,當初我就是在蒼茫瀑布之上掉落,十分好運的被衝到了裡面這平台之上,剛好被師父所救,師父說我極為的好運,就算沒有被沖入潭底淹死也有可能被瀑布這如萬斤巨石般的重量給撕裂,可我極為好運的從外面被沖入裡面,千萬分之一的機率被我好運的遇上了。你們不覺得這裡很美么?山野中的自然、青草與薄荷味道的空氣,形成一幅美麗到不用加任何修飾的畫卷。我很喜歡這裡,寧靜又沒有塵世的紛擾……」

軒轅聖夜收斂沉重的心情,伸手摟著她的腰:「嗯,喜歡這裡的話那我們也以後死了也葬在這裡好了!」

如歌輕輕一笑:「還早呢,現在說什麼死不死的,看來咱們夜王是服老了,開始為自己的後事做準備了?」

「本王老?」軒轅聖夜眉頭一挑,陰測測的盯著如歌:「以後你會知道本王老不老!」

如歌心中咯噔一下,扭頭,快速跑開,不理軒轅聖夜那磨牙模樣,她什麼也沒看見,她什麼也沒聽見,她什麼也不知道……

隨著如歌腳步,只見如歌走到一座小屋前,大力的一腳踢開門,沒形象狂吼:「師父出來!你給我說清楚,快點出來……」

不理解如歌為何這般的粗魯,幾人對視一眼,緊緊跟了上去。

「死人啦,踢什麼踢,不知道為師這個時辰要睡午覺的?」一聲比如歌更生氣的狂吼響起,中氣十足又帶著笑意,強勁的內力震開如歌,確保不會傷她又能把她趕出小屋。

後退幾步,如歌穩住身形,盯著從屋內走出的度先生,神情十分不悅:「當然知道你在睡午覺,做了那種事情還想安穩休息?沒門!」

「你,你這個孽徒,不孝敬為師就算了,這麼久不見就是這麼打招呼的?」指著如歌,度先生氣得鬍鬚直抖,伸出的指怒目相峙,而周圍的幾人只是靜靜看著,沒有出手的打算。

「嗯,我就說你之前一直叫我找到沉帥墓是為什麼,原來是故意整我是吧?把入口陣法改得那麼難,一陣套一陣,你就不怕你最愛的徒弟死在裡面?殺陣,毒陣,虧你做得出來,要是我走錯一步死了,你上哪哭去?」一想起走進來時經過的那些陣法時,她就一陣心驚內跳,那裡可不止只有陣法,還有機關,一環扣一環,要是走錯一步就是致命危險,比以前的陣法兇狠了太多。」

「哼,誰叫你這麼慢來的,最近不太平,老是有人在四處尋找沉帥墓的所在,我能不加固一下陣法?再說了,你死了嗎?死了再來跟為師說話,沒死就給我乖乖閉嘴,得到為師真傳還破不了這些陣法,最好死在裡面省得出去丟為師的臉!」度先生也一臉怒意,口中毫不留情。

眾人看到如歌與度先生見面就吵,第一次看到如歌與別人吵架的模樣,他們一時不知如何是好。

「切,算了,沉帥墓在哪?」如歌立馬轉移話題,似乎在服軟,哪知度先生則是一句『自己去找』頓時惹怒了她,氣得她有些暴走,拿著工具東挖西挖,大肆進行破壞。

也難怪她會鬱悶,一直尋找了沉帥墓就在好的眼前,好死不死她還在這裡生活了三年都不知道沉帥墓的所在,所以心中的鬱悶可想而知。

招呼著軒轅聖夜幾人坐著,笑著看著她四處尋找的模樣,一個個唇勾勾畫出淡淡的弧度。

「歌兒,算了,別找了,反正又不急,你外公一家的骨灰還沒送過來,你現在找到也沒什麼用處,先來歇歇,就當做是來看師父一眼的,等下咱們就離開。反正師父這裡守了幾十年了,估計也不會在意多個一兩年,等你有空了,再來慢慢找也好!」看著忙碌的如歌,軒轅聖夜露出一抹笑意,高聲提醒,如歌見狀,眼眸一亮,連忙跑了過來。

一屁股坐在度先生面前,笑道:「師父,聖夜他說得對,上次徒兒我成親你也沒去,所以這次是特地帶他來見見您的,現在朝中事情很忙,人你己經見過了,徒兒也就不多留了,這就告辭了。」

說完,如歌起身,度先生明白她是故意的,可依舊止不住的怒氣,大力一拍桌子:「混帳,這點衡心都沒!」

如歌與軒轅聖夜對視一眼,淺淺一笑,軒轅聖夜道了一杯茶,輕輕放在度先生的面前:「師父消消氣。」

度先生看了眼軒轅聖夜遞過來的茶水,淡淡掃了一眼,看著如歌完全沒有經手之後,才淡淡端起茶杯,滿意的掃了眼軒轅聖夜,緩緩喝了下去……

他沒有看到,如歌眼底的異色,緩緩喝下之後,火氣也小了很多,沖著如歌不耐道:「算了算了,真是怕你了,看到那山洞沒?那裡就是沉師墓,好了,為師什麼好說的了,你自己爬上去找吧,好好的午睡被打斷,真是不愉快!」

如歌順著度先生的手勢,看著懸崖的半腰處,點點頭:「嗯,多謝師父了。」

說完,毫不猶豫的起身,靜靜觀察著懸崖壁,度先生見狀,再次走回屋中,打算再小憩一下。

懸崖雖然很徒,可是上面有很多小小的鋼鐵所製成的下腳點,不走近看根本無法發現,細細的鋼筋露出一小截,正好可以用於攀爬,幾人見狀,立馬爬上了懸崖,剛爬上去不久,小屋中度先生那狂吼再次響起:「孽徒,竟敢給為師下藥!」

如歌一聽,腳下動作更快,扭頭看著衝出來怒氣沖沖的度先生,哈哈一笑,手腳並用快速爬在了最前面,不忘露出一個鬼臉,笑得極為開心,更惹得度先生一陣跳腳。

看著如歌的身影消失在半山腰,度先生沉下怒氣,露出一絲欣慰,緩緩轉身離去……

爬上半山腰,窄窄的一個平台之後就是一個黑漆漆的山洞,走入山洞視線還有些不適合,覺得裡面的視線十分昏暗,等了很久,等眼睛適應的光線之後,幾人才開始行動。

暗一身上背著鳳唳琴,因為潛水為了不損壞琴身,用了一層又一層的油紙緊包著,由他責任保護鳳唳琴。


沒走幾步,印入眼前的是八道門,生,死,休,驚,景,開,杜,傷,八座石門出現在了他們的眼前,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在如歌的身上,因為所有人中只有如歌才懂陣法機關。

如歌笑了笑:「走生門!」

暗一幾人見狀,走在如歌與軒轅聖夜的前面,一是探路,二是察看是否有危險。

走進生門,後面是一道長長的石廊,沿著這石廊而行,走了大概一百多米的距離,眾人來到了一個寬敞的山洞當中。

山洞之中,又有八門,上面依舊是生,死,休,驚,景,開,杜,傷八個大字,眾人再次停下腳步,扭頭看著如歌,只見如歌陰測測笑道:「原本生生主是生門,可是以他的惡趣味來說,這次肯定是死門!」

眾人聞言也沒有異樣,依舊聽話的走了進去,軒轅聖夜好像的盯著如歌,輕問:「歌兒,這是陣法?」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