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一聲之下,只見那些妖蠻不由得渾身一顫。尤其是那些低階妖蠻,更是本能的產生一股說不出的恐懼。

2021 年 1 月 4 日

獸化的虎炎虎印還有犬逝,也是心神一動。可隨後一看到眼前那幾個人族,便瞬間火氣,將那股異樣感,瞬間壓了下去。

而此時的葉無塵,也沒管自家小東西到處亂跑。瞬間冰冷的雙眸微微一挑,掃了下眼前的幾頭大妖皇,隨即待看向葉夕瑤,猛地瞳孔一縮。接著手中一震,法器火雀立刻被握在手中。

「殺——!」

一聲立吼,下一秒,葉無塵便一個晃身,率先沖了過去。

血戰再次開始。

可這一次,葉夕瑤卻不再是孤軍奮戰。

葉無塵和金胖子孟顯文以及一眾葉家人,如同下山猛虎,瞬間便將那三頭獸化的大妖皇圍了起來。

隨即,靈神祭出,各展神通。接著不過多久,已然被燒了半個腦袋的虎炎首先被孟顯文的靈神釋放的金絲纏住,下一秒,葉無塵聯合金胖子,兩面夾擊,瞬間將虎炎那龐大的身體,從中間貫穿!

虎炎陣亡。

虎印大怒。卻正好讓葉景寒尋得破綻,同時在灰色小雞的助攻下,一槍扎進虎印的頭顱,狠狠一攪! 虎炎和虎印相繼倒下。

可不待轉身,被葉無塵等人給圍住了。

頃刻間,一個巨大的血紅色犬妖聖虛影出現在犬逝身後。

目標只有一個:葉夕瑤!

「狗東西,爾敢!」

一時間,耀眼的各色靈光渲染了整片灰濛濛的天空。

而犬逝也並非孤注一擲。瞬間一擊,吸引了眾人注意的同時,當下一個晃身,發動渾身血氣之力,要跑。

「啊——!」

犬逝本能的掙扎,強大的血氣之力下,金絲瞬間被崩斷。可在這電光火石的剎那,只見一道鮮紅的影子,竟瞬間順著犬逝那長大的巨嘴,鑽了進去!

可下一秒,犬逝猛地渾身漲紅,接著一聲『嘭』的巨響,整個肚子竟一下子從裡面炸開了!

恐怖的場景,讓人發顫。

不過,大妖皇強大的血氣之力,讓犬逝並沒有馬死。

那人影身形纖細,一身紅衣。周身燃燒著炙熱的火焰,一時間,彷彿分不清,那究竟是紅色的裙子,還是燃燒的烈火。

白皙的小臉,稚嫩的模樣。眉眼標誌,只是目光有些冷。

這時,犬逝也看到了炎女。瞬間瞳孔一縮,下一刻,憤怒讓犬逝猛地一躍而起。隨即發動渾身血氣之力,便直接向著炎女撲了過去。

轟——! 炎女面無表情。

冷冷的看著犬逝被火焰包裹。

而這一刻,大妖皇的所有血氣全部釋放,死命的抵擋那炙人的火焰。

「吼——你們這群卑鄙的人奴……」

犬逝不斷的掙扎,強大的力量,讓它在重傷的情況下,依舊有翻身的機會。

百足之蟲,但且死而不僵。

何況是差一步成聖的大妖皇。

所以頃刻間,只見原本包裹著犬逝的火焰,竟真的被那股強大的血氣之力阻隔開來。然後不斷擴大,彷彿下一秒,就要炸開,徹底從裡面衝出來一般。

周圍的人族將士不禁心驚膽戰起來。

隨即忍不住本能的後退一步,同時對大妖皇的力量,有了更進一步的了解。

可就在這時,只見一道黑色的箭矢,瞬間如同閃電,狠狠的向著犬逝急射了過來。

那箭矢並不算長,但速度卻極快。

燃燒的黑色火焰,包裹著箭身,下一秒,便穿過燃燒的熊熊烈火,鑽進了犬逝的身體!

「吼——你們……」

又是一聲怒吼,犬逝開始瘋狂的掙扎。可轉瞬間,又是數根黑色箭矢射入,接著只聽『嘭』的一聲巨響,一個絢麗的煙花,一下子在溺水河畔炸起!

延綿十數里的戰場,頓時徹底安靜下來。

等著火焰消散,犬逝已然屍骨無存!

當然,如果仔細尋找的話,也許能在四周找到一絲絲細碎的骨頭渣子。

三頭大妖皇,徹底被滅。

所有妖蠻都傻住了。

而就在這時,就在這落針可聞的一瞬間,一聲鷹嘯驟然響起。

葉夕瑤等人的舉動,刺激了鷹梵。

眾人回神,本能的轉頭。隨即便只見鷹梵化作一道流星,瞬間出現,猛地伸出利爪,狠狠的抓向熊岳,可當熊岳反擊的剎那,鷹梵竟一個晃身,頓時消失了蹤影。

鷹妖一族的血脈天賦,瞬移。

而這一刻,鷹梵更是將這種血脈天賦發揮到極致。一時間,只見鷹梵化作一抹虛影。在天空中忽而出現,忽而消失。上一秒還和熊岳纏鬥在一起,下一秒,卻又驟然遠離……

這是兩頭大妖皇之間的戰鬥。

與其說是兩個熱血戰士的死斗,卻又更像是一個身形靈火的刺客,和一個身強體壯刀客的肉搏。

而唯一相同的,只有那駭人的大妖皇血氣之力,不斷的碰撞,不斷的衝擊。一時間,甚至連同周圍的空間,都開始承受不住的扭曲起來。

但明眼人都看得出,鷹梵已經有了壓倒性的優勢。所以不過片刻的功夫,只聽一聲鷹嘯,下一秒,鷹梵猛地出現在熊岳的腦後,瞬間召喚出鷹妖聖虛影,同時狠狠的張開鋒利的嘴,向下一啄!

身後的巨大鷹妖聖虛影和鷹梵的動作同步。頃刻間,只聽『噗』的一聲讓人頭皮發麻的悶響。大妖皇熊岳整個頭顱頓時如同雞蛋一樣,被啄出一個吭。

然後不等熊岳反應,緊接著鷹梵又是一下。瞬間熊岳整個腦袋一下子如同被西瓜一般,被砸的粉碎。

「呸!死熊瞎子,還敢和老子斗,找死!」 大妖皇在妖界是什麼地位?

而八頭大妖皇,除去吊車尾的鷲鼎,以及之前忽然偷襲的豹滅不算。

可以說,放眼整個兩界城人族和妖蠻的攻防史,都是絕無僅有的。

如此的撼動人心!

一瞬間,延綿十數里的溺水河戰場,包括整個兩界城的將士們,全都瞪大雙眼,目瞪口呆。

挽弓當挽強,用箭當用長;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

如今卻一朝被葉家眾人一舉擊殺。這,這……

「……大妖皇死了!」

「八頭!八頭大妖皇死了!」

「死了!八頭大妖皇被殺死了!」

「八頭大妖皇被殺死了!」

一瞬間,歡聲齊動,恐怖的聲波瞬間撕裂長空。以溺水河兩界城為心,迅速的傳遍人妖兩界。

而相於人族,妖蠻們的表情,卻只能用恐怖來形容!

死,死了?

妖蠻們面面相覷,而此時的人族將士,卻在這一波又一波的歡呼,心情激蕩。腎腺素開始如同井噴般的飆升。

葉景寒手長槍一挑,下一刻瞬間單手抬起向著空一劃——

揚聲千里祭出,一語傳遍溺水河兩岸。頃刻間,以葉景寒為首的葉家人頓時如同下山猛虎,向著周圍的妖蠻便沖了過去。

「殺——!」

「殺——!」

以至於一瞬間,之前還被百萬妖蠻壓著打的人族將士,這一刻,徹底扭轉了戰局! 從來沒有一個人的戰場。

一場戰役,更不會因為某個人而輕言勝敗。

尤其在溺水河這樣大型戰場。

但有的時候,一個人或是某些人的一些舉動,卻可以成為扭轉戰局的拐點和契機。

葉家人給所有人族將士帶來了希望。

火種已然點燃,瞬間熊熊而起。

強大的戰意給了所有人族熱血和信心。以至於轉眼間,明明在數量上佔據了絕對優勢的妖蠻,竟然已然呈現敗相。

一些妖蠻開始潰逃,一些則在一眾人族的圍殺中,被砍成兩截。

溺水河再次傳來咕咚咕咚的聲響,隨即血肉化作骸骨,消失於無形。

徹底的逆襲!

而以葉景寒為首的葉家人,更是穿梭其中,手起刀落,收割妖蠻的性命。而相比於葉家人的不緊不慢,駐守兩界城十數年的王遺風等一些老將,卻已然殺紅了眼!

但即便如此,他們依舊興奮,甚至是無法形容的激動。

和妖蠻對戰這麼多年,何曾如此暢快過?

今日一戰,便是戰死這溺水河岸,也此生足矣!

疲累在這一刻,徹底遠去。無所畏懼,甚至連實力都比往日提高了三成有餘。

而除了這些人族將士之外,之前一直不顯山不露水的牛大,這會兒也忙碌了起來。不過它的任務不是追殺那些妖蠻,而是迅速的扯掉搭在延綿溺水河上十數里的通河碑。

然後讓這群殺入人界的妖蠻叛逆,徹底有去無回,全部圍殺在人界之內!

慘叫,嘶吼,喊殺聲震天。

彌天的血霧,有別於妖蠻發散的血氣,瞬間染紅了人界的天空。

殺戮在繼續,彷彿沒有停歇。

王遺風一劍砍掉一頭狼妖帥的頭顱,同時大聲一呼:

「殺——!是殺光這群畜生!不能讓它們逃過河,既然敢踏入我人界,那就別想再回妖界一步!」

「殺——!別想回妖界一步!」

「殺——!別想回妖界一步!」

這是真正的修羅戰場。數十萬人同時高喊,聲勢駭人,更是讓那些原本在心裡上就已然呈現恐懼的妖蠻,有力一擊。

無數妖蠻開始紛紛逃跑,人族將士在後面如同瘋子一樣的揮舞著法器追殺。

一個人族士兵已然身受重傷。整隻胳膊,都被妖蠻鋒利的爪子撕碎了大半,卻依舊緊握著法器。可他的臉,卻沒有一絲痛苦。甚至相反的呈現一種極度扭曲的猙獰,隨即更是興奮的一刀劈向一頭被追上的熊妖。

那熊妖吃疼,反手就是一掌,直接拍在那人族士兵的頭上。『噗』的一聲悶響,人族士兵連同腦袋,瞬間小半個身體便被拍成了肉泥。

可他的手,依舊握著那把刀。而與此同時,另有一個人族士兵猛地橫劈一刀,瞬間砍掉那熊妖的腦袋。

沒有恐懼,甚至沒有痛苦。

這一刻,所以人族將士彷彿被熒惑了一般,渾身充滿了一股說不出的力量。

就像最狂熱的信徒,又像最勇猛的瘋子。以至於一時間,連那些往日向來以殘暴血腥著稱的妖蠻,在這一刻,也紛紛露出恐懼之色。 「人,人奴……這些人奴瘋了!」

「瘋了,都瘋了!這些人奴瘋了,快跑,快跑啊——!」

「快跑,人奴瘋了!」

被激起熱血的人族將士,終於讓妖蠻感到了恐懼。

以至於一瞬間,妖蠻兵敗如山倒。

轉眼便如同洪水一樣,紛紛向著溺水河狂奔而去。

可等來到岸邊,卻發現通河碑消失了!

恐怖擴大,最終變成了徹底的絕望。

有些妖蠻隨即做困獸之鬥,而有些則直接喪失了血戰的資格。

一時間,鮮血瀰漫了整個溺水河邊。

殺戮在繼續,彷彿永遠都不會停歇。

隨著妖蠻的不斷減少,絕望的氣息,越發在妖蠻之間凝重起來。

以至於漸漸的,喊殺聲沒有了。

嘶吼聲也沒有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