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一瞬間,只見神秘小獸閃動,一道道慘叫聲,碰撞聲響起,顯得尤為刺耳! 這一刻,林母二人都有著一種看花眼的感覺!

2020 年 10 月 29 日

難以置信的一幕!

一頭林楠突然間帶回來的神秘小獸,二人權當是小狗來養的。

但是而今,竟然干出了讓他們震驚的一幕。

一名名黑衣勁裝男子,剎那間被神秘小獸給丟出去了!

不錯!

就是丟出去!

這頭神秘小獸非常的直接,他們根本沒有看清楚,就看到神秘小獸一個閃身,直接撞擊過去。

然後,那群人就飛出去了。

再然後,就是慘叫聲和撞擊聲,門口的車子響個不停。

被砸的!

林母二人震驚不已,久久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看了看一臉無害的神秘小獸,又看了看門口橫七豎八慘叫不停的黑衣勁裝男子,最後目光鎖定在林楠身上。

許久之後,才忍不住深吸一口氣。

「滾,再有下車,一個個丟盡大河裡去!」林楠則不管爹娘的震驚,直接開口怒斥道。

敢到自己家裡顯威,找死是吧?

哪怕是陳聽雨等人來家裡,也一個個客客氣氣的,根本沒有半點架子的,而這些人則不然。

丟出去,都算是輕的!

陸展堂等人一個個灰頭土臉的,著實被嚇到了,臉上很難看。

但這一刻,沒人敢開口。

他們驚駭不已!

一頭神秘小獸而已。

要知道他這些保鏢可都不算是弱者,但竟然連一招都沒有撐過。

恐怖!

灰溜溜的走了,陸展堂一句話不敢多說,哪怕是怨恨也只能記在心裡。

「林楠,這是咋回事?」陸展堂等人一走,林母二人頓時寒著臉看著林楠。

越來越是看不透自己兒子了,這是咋回事?

一群人直接衝進家裡,氣勢很嚇人。

再然後,家裡一頭林楠隨便帶回來的神秘小獸竟然這麼恐怖,太嚇人了。

林楠無奈,知道有些事情要告訴爹娘了,否則還不知道以後要發生多少次這種情況。

這些人,直接找到家裡來,確實很麻煩。

「沒啥事,這群人估計是來找我幫忙的,不過態度我不喜歡,直接丟出去就是了。」林楠聳聳肩回復道。

「哼!」林母聞言直接冷哼一聲,有著極大的不滿。

農村不是城裡,這人都找到家裡了,還這般動手了,人家能善罷甘休?

「它是怎麼回事?」林母之類指神秘小獸。

先前林楠帶回時也沒多說,他們也不曾在意。

這頭神秘小獸雖然看不出是什麼動物,但靈性十足,他們也頗為喜歡,家裡一些好吃的沒少給它餵食。

現在突然間展現的實力,嚇人。

「你們叫它小黃就行,之前偶然間得到的一頭靈性十足的小獸,別看是獸類,但咱們的說話它都能聽懂,而且實力格外強大!」林楠介紹道。

一邊說著,還朝神秘小獸示意了一下。

小黃,是林楠給它起的名字。

果然,小黃很靈性的上前蹲在林母面前,人性化的點頭。

「這……」這一幕,更是嚇人了。

能聽懂人話,還能如此點頭交流的神秘小獸,小黃?

「做生意什麼的,肯定有得罪人的地方,小黃在家也算是一種保護,以後也會和之前一樣,繼續在家裡待著,一旦有任何問題,都可以讓小黃出馬。」林楠再度解釋道。

一位比普通大修士還強的小黃,足夠守護家裡的安全了。

再不濟,這裡還在鳳凰山腳下,誰敢在這裡找死?

林楠認真介紹,生怕爹娘不理解,也不想讓他們太擔心,一些其他的東西,該省略的也就略過去了。

直到好大一會,林母二人才算是勉強接受了一些,對於神秘小獸小黃也沒有了什麼懼意了。

「好小黃,以後只要你真心保護俺家,俺們也不會虧待你的,把你當成俺家一份子。」林母撫摸著小黃,笑著說道。

與此同時,雙流鄉大街上,陸展堂等人將車子停了下來,正和燕京那邊通話。

「誰特么的出的騷主意,就這個該死的小農民,怎麼可能會救人!」陸展堂一打通電話就大叫起來。

先前真的是被嚇怕了!

然而,殊不知就在這一刻,電話另一頭的燕京位置。

接聽電話的人聽到這句話臉色頓時就顯得有些不自然,而距離他身邊不遠處的一人,更是臉色直接難看了一些。

不過這一幕陸展堂並沒有看到,而且竟然還在繼續開口抱怨,辱罵!

「三叔,你好好問清楚,是不是特么的搞錯了,就這麼一個卑微的小農民能救命,太抬舉他了,我現在就想弄死他!」

這些話一出,接聽電話的中年臉色更是不好看了,而距離不遠處的那人的眼神之中,充滿了冰冷之意。

見狀,中年男子再也忍不住了。

「閉嘴,你個蠢貨!」中年男子發飆。

「立刻馬上給我老實點,收你你那副大少爺脾氣,再敢給我妄動,陸家你就不用回來了!」

再然後中年男子生怕陸展堂再說些什麼刺激類的話語,索性直接掛了電話!

「魏兄莫怪,小孩子不懂事……」中年男子對不遠處的男子開口,準備道歉。

哪怕是他都不敢得罪這位,客氣相交,自己那大侄子竟然直接開罵?

若是在自己面前,陸明肯定直接一巴掌上去打個半死再說!

「哼!」魏晨陽冷哼一聲,極為的不滿。

若非看在陸家以往對自己有過幫助,而且和陸明關係也還算可以,他不可能幫忙。

現在倒好,一聽就明白了。

這個陸家少爺估計趾高氣揚的碰釘子了,而且還被人給打出來了。

自然,這個梁子也算是接上了,就是不知道大不大,連帶著自己也被罵了!

「你們陸家倒是有個膽大的人物,連我和陳局長都客氣對待的人物,你們家人竟然趕去得罪,有本事啊!」魏晨陽冷笑一聲。

對於林楠的情況,他很清楚。

原因很簡單,他是國安局的副局長!

陳聽雨的左膀右臂!

這次,陸家老大重病,百般求醫都無果,最終求到魏晨陽那裡,他也就推薦了林楠這位神醫。

結果倒好,派了個二世主過去!

找死是吧? 陸明聽著魏晨陽的話顯得有些傻眼了。

什麼情況?這麼特殊的人物?

連他魏晨陽和陳聽雨這兩人都要客客氣氣的?

之前魏晨陽介紹的時候,也只是說這人有可能能救治,是一位神醫,但其他並沒有說太多。

陸明也算是在意了,派出了陸家這位少爺去請人。

當然,他也並沒有太在意,更多的理解可能是一個江湖騙子之類的人物,世間哪來的神醫?

然而在這個時候,他聽到了魏晨陽的話,顯得很是錯愕了。

這麼重要的人物?

一時間,他心中萌生悔意,自己真是大意了。

魏晨陽這種人,怎麼可能胡亂推薦?

「魏兄,這件事怪我,大意了,沒考慮到我那侄子的脾氣。」陸明連忙道歉。

隨即,他也旁擊側敲的詢問林楠的具體身份,之前魏晨陽並沒有多介紹。

魏晨陽聞言,再度冷哼一聲。

「他是我國安局的特聘醫生,而且是真正的神醫,一位位垂死的同志都是他救回來的,這一點我們國安局的高層都清楚!」

「什麼!」這一刻,陸明臉色很不好看了,震驚不已。

國安局的那群人,他自然知道是什麼人,都是真正了不起的高手!

「不僅如此,他本身的力量,真若是惹到他,你們陸家再大,也不夠他一人滅的!」魏晨陽繼續開口。

在陸明耳中,那就是語不驚人死不休!

這一刻,他真的是後悔的要死!

這麼一個大人物,被自家人給得罪了?

一想到這裡,陸明就無法淡定。

「實在的對不起魏兄,這件事我的錯,我馬上讓那畜生去給林先生道歉。」陸明開口說道。

「不,我立刻馬上過去,給林先生道歉!」

…………

雙流鄉一家飯店內,陸展堂一邊吃著飯,一邊大聲抱怨著。

先前被丟出來的時候,摔的可著實不輕,到現在渾身還在疼痛著,對林楠那可叫是一個惱怒。

「特么的,給我等著,看本少爺不弄死他!」陸展堂喝了一口酒,恨聲怒罵道。

這破地方,陸展堂一刻都特么的不想待下去。

若非是三叔有交代,他早就走了。

「不就是一個臭農民嗎?敢跟本少爺耍橫!」陸展堂越想越是不爽。

正在這時,陸明的電話打了過來,顯得有些急切與怒意。

「三叔,又怎麼了?」陸展堂不以為然,先前這位三叔掛電話讓他有些不高興。

「別廢話,立刻馬上給我去林先生家門口跪著,再敢得罪,你爹也救不了你!」陸明直接開口怒斥道。

「額……」

聽到這話,可想而知陸展堂的那個傻眼。

什麼情況這是?

林先生又是哪個?

「三叔,什麼林先生,還讓本少爺跪?」陸展堂疑惑,也帶著不滿。

他陸展堂代表的是燕京陸家,有幾個能讓他下跪的?

「蠢貨,還能有誰,就是林楠林先生!」陸明再度怒斥。

隨即,言語間極為憤怒與重視,交代陸展堂必須去道歉,而且要下跪道歉,更是告訴陸展堂他自己已然親自趕來,要親自道歉,萬萬不能再得罪!

一直到掛了電話,陸展堂還有這一些迷糊。

他就聽到三叔的責怪與安排他道歉的事情,至於為什麼他根本不知道。

「特么的到底什麼情況?不就一個臭農民嗎?有什麼大不了的?」陸展堂不滿。

而後猶豫少卿后,陸展堂直接給忽略了。

讓自己去給一個臭農民下跪道歉,特么的想都別想!

「瑪德,飯都吃不下去了,還要去道歉,道他妹的歉!」陸展堂非常的不滿,罵罵咧咧的,飯都不吃了。

先前摔的太痛,而今乾脆去醫院看看,別他么的真把自己摔壞了那就得不償失了。

不過,雙流鄉可沒什麼三甲醫院,也沒什麼貴賓區,一視同仁,就一個衛生院。

兩輛車子,八個人都渾身疼痛,剛一到陸展堂便直接大叫起來。

怎麼感覺越來越痛了?

「人都死哪去了,趕緊給本少爺看看,特么的痛死了!」陸展堂不滿,一時間竟然沒有人去照顧他。

鄉鎮衛生院,醫護人員都有限,都很忙。

徐曉雯也在,好不容易處理好一個病人,就聽到陸展堂的怒罵聲,這讓她秀眉緊皺。

「喊什麼喊,這裡是醫院,不是你家!」徐曉雯嬌斥一聲。

此刻的徐曉雯,哪怕是一身的白大褂,也難掩曲線玲瓏的身材,再配上那張俏臉,當即就讓陸展堂愣住了。

特么的,這破地方還有這種美女?

只是一眼,陸展堂便心動了,這種女人真特么的不能錯過!

「你,就你了,來給我們看看,只要看好了,本少爺給你十倍醫藥費!」陸展堂開口。

然而,徐曉雯直接非常鄙夷的一眼看過後,轉身就走。

這種少爺級別的人,她最看不慣。

一看,就不是什麼好東西!

「哎,你跑什麼跑?沒聽到本少爺的話嗎?」陸展堂見狀,連忙上前攔路。

這個時候,連渾身疼痛都忘記了。

其他七人都是陸家保鏢,主子都動了,他們自然明白怎麼做,順間便上前將徐曉雯給團團圍住。

那意思,不言而喻了。

見狀,徐曉雯眼中布滿寒霜。

「滾開!」徐曉雯寒聲怒斥。

陸展堂不理會,嘴角帶著冷意,毫不避諱的朝徐曉雯身上打量著,赤裸裸的貪念。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