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一看亞恆·貝克的演技如此高超,配戲的王詡,深感自己不能辜負人家的表演才華,趕緊也演出一副驚喜的表情,喜上眉梢的高呼道:「很好,告訴戰士們,今天我請客,等進了伊瑞絲城,大家狂歡一晚!」

2021 年 1 月 3 日

在王詡和亞恆·貝克這種一唱一和的精湛演技之下,假探子終於被唬住了,竟然臉現痛苦之色,喃喃自語道:「不可能,我早上還見過唐斯殿下,他怎麼可能在那時被暗殺,一定是假的……」

「嘿嘿……」王詡起身,照著假探子的肚子夯了一拳,把他打的咳嗽不止后,冷聲吼道:「露餡了吧,你自己交代的,你早上見過唐斯·沃頓,別說我冤枉你,你個假探子!」

夯完假探子后,王詡坐回了自己的太師椅上,翹起了二郎腿,冷聲諷刺假探子道:「怎麼樣,我們演的不錯吧,告訴你,這位可是我們精靈族最牛的人物之一,亞恆·貝克!你栽在如此人物的演技之下,也算是死有餘辜了。」

說著,王詡抬手指了指一臉冷笑看著假探子的亞恆·貝克。

亞恆·貝克一聽王詡表揚自己,正準備開口謙虛一下,並且,發揮自己的長項,拍一大段王詡的馬屁時,他被早就猜到他意圖的王詡抬手止住了。

「你……真陰險!」假探子擺出一副生無可戀的表情,頂了王詡一句。

「好了,你說什麼都沒用了,你自己把你的身份說出來了,還有,你也知道,就算你死了,我也能從你嘴裡套出所有信息的,我保證,只要你把所有事兒都交代了,我就不殺你,我想,身為唐斯·沃頓探子的你,應該對我有所了解,我是那種說到做到的人。」王詡開始跟假探子開條件、做交易。

說實話,王詡是可以直接殺了這名假探子的,可是,出身精靈族的他,不願意動手屠殺自己的同胞,這是他的底線,他絕不殺精靈。

「哎……」長長的嘆息了一聲,又表情猙獰的猶豫了半晌后,假探子感慨道:「唐斯大人,不是我不忠誠,是您的敵人太過強大了,您真的不是他的對手呀……」

一聽假探子嘆息話語里的內容,王詡微微撇嘴一笑,他明白,假探子的心防已經被自己攻破了,現在,問他什麼,他都會交代了。

「好了,我們重新開始問答,」王詡放下了自己翹著的右腿,坐直了身子,表情嚴肅的問假探子道:「你叫什麼名字,真名,別告訴我你叫格拉傑,這明顯是你編出來的假名字!」

「您真的很聰明,比唐斯殿下更加聰明,」假探子凝視著王詡的眼睛,輕聲回答道:「我的名字叫做格拉婭。」

「你是女的?」王詡驚的從太師椅上站了起來,只是瞬間,一股自責的感覺就籠罩了他的內心,他沒想到,被自己暴打了半天的假探子,竟然是個女的。

「是……」假探子格拉婭輕聲回答了一句。

「阿芙拉!」王詡喊了一聲阿芙拉,並且給她使了個眼色。

明白王詡意思的阿芙拉,走到了假探子格拉婭身邊,伸手在她身上摸索了半天,最後,摸到她的脖子後面,「嘶……」的一聲,扯下來一張薄薄的面具,緊接著,就見格拉婭的胸口,瞬間就鼓了起來,身材也從原本粗壯有力的形態,變成了婀娜多姿柔美的狀態。

變化最大的當然是假探子格拉婭的長相了,帶著面具時的她,是那種清秀的精靈族標準美男子的形象,可是,摘了那層薄薄的面具后,顯露出原本容貌的她,讓不少人看了一驚。

她是那種遠超普通精靈族女性容貌的美女,雖然在顏值上,比起妮露、扎娜、阿芙拉和麗貝卡,尚有段距離,但是,已經比貓女吉莉兒漂亮許多,她的長相,給人的感覺是一種大氣,不像是做探子的人的那種賊眉鼠眼的樣子。

「貝萊爾面具!」看到假探子突然變形的王詡,瞪圓了雙眼驚呼了一聲,「是我大意了,竟然沒想到這一點,我太自以為是了。」

「你哪裡錯了,我沒發現呀,你的判斷很準確呀,她就是假探子呀?」扎娜不解的望著王詡,嬌聲問了一句。

「哎,我沒發現她是女的,暴打了她半天,這真是……」王詡懊惱的搖了搖頭,與此同時,弄斷了假探子格拉婭手腳的伯格·貝克,也是一副後悔不已的表情。

「哎……」嘆了口氣后,王詡緩緩的坐回了自己的太師椅上,放低了聲音,對格拉婭道歉道:「對不起了,不知道你是女的才打你那麼狠的,你放心,我們會給你療傷的。」

聽完了王詡的道歉,假探子格拉婭默默的看著王詡,就那麼面無表情的看著,一句話也沒說。

「好了,先給你療傷,再接著聊天,反正,你也明白,你是逃不掉的了,你自己的實力有多弱,你自己很清楚!」說著,王詡遞給了阿芙拉一顆金瘡葯。

接過金瘡葯的阿芙拉,表情冷酷的走到了格拉婭身邊,先從她右腿的膝蓋上,把那柄匕首抽了出來,等格拉婭疼的張嘴嚎叫時,阿芙拉把金瘡葯塞進了格拉婭的嘴裡。

剎那間,格拉婭周身涌動著一股淡綠色的光團,光團中瀰漫著一道道充滿生命力的能量,眼看著,格拉婭身上的傷就在快速的恢復,不到一分鐘,她那斷胳膊斷腿的重傷,就全好了,甚至,連她右腿膝蓋上的重創,也痊癒了。

「反正都開口了,那就繼續交代吧,唐斯·沃頓在哪埋伏我呀,又準備以什麼樣的方式暗算我呢,他是只對付我一個人,還是對付我們所有人,我真的很想知道,想知道他的招數有所長進沒?」看到假探子格拉婭身上的傷勢恢復后,王詡低聲問了她一句。

也許真是因為已經開口了,繼續交代也無妨了,也許是被王詡給自己療傷感動了,反正,假探子格拉婭也不再抵抗了,直接開口了:「唐斯殿下的計劃是……」(未完待續。) 「唐斯殿下派出了幾十名陰影使者,冒充精靈王的求援使者,到各個與殿下為敵的本族勢力中去,把他們引誘到殿下設好的陷阱里去,一次性屠滅他們,這是唐斯殿下的計劃!」假探子格拉婭輕聲說出了唐斯·沃頓的詭計。

「陰影使者,這是什麼鬼東西?」聽到自己完全不懂的新名詞,王詡直接開口問了一句。

說實話,不止是王詡,其他人,也對陰影使者這個聽起來很酷炫的名詞很感興趣,原本大家都想開口問問的,幸運的是,王詡最先開口問了,於是,他們也就省了開口的功夫了。

「那是唐斯殿下模仿精靈王手下的探子隊伍,建立的秘密組織,是用來執行探查情報、收買勢力、暗殺敵人和秘設陰謀的情報組織,我就是陰影使者這個組織中的其中一人!」已經開了口的假探子格拉婭,也不隱瞞了,直接開始大爆料了。

很明顯,格拉婭本人也看出來和想明白了,自己是無法再回到所謂的陰影使者組織了,此刻,落到王詡手裡的自己,逃走的可能性基本為零了,因為,眼前這位看起來似乎人畜無害的大爺,可是連精明透頂的唐斯殿下也深感恐懼的六王子婓里奧·沃頓殿下,想從這種人的手中逃走,估計,連死人也做不到。

「哦,原來如此,」王詡扭頭瞟了一眼被五花大綁、站在自己身旁、一副認真聆聽表情的暗影,諷刺他道:「那個所謂的陰影使者組織,是不是和你所在的組織很像呀,真是上樑不正下樑歪,精靈王喜歡玩兒恐怖統治,所以,搞的下面人也來這一套,都這麼搞,大家全都小心翼翼的活著,還怎麼敢說實話,除了撈錢,所有人都沒有別的事情敢做了。」

聽完王詡的諷刺后,暗影默默的垂下了頭,沒接王詡的話,與此同時,站在王詡另一旁的、撈錢聖手亞恆·貝克,臉頰上也漸漸的浮出了一層羞紅的光芒。

「對了,你不是說你們陰影使者組織,派出了幾十人出來冒充精靈王求援的使者嗎,他們都騙到誰了?」又掃了一眼沉默不語的暗影后,王詡把目光再次投向了被綁在木樁上的假探子格拉婭,低聲問了她一句。

「不知道,在出發時,我看到了幾十人和我一起出發,至於他們去了哪裡,以及他們要引誘誰,我完全不知道……」假探子格拉婭低聲回答了王詡一句,回答時,還輕輕的搖了搖頭。

「哦,是這樣啊……」看著假探子格拉婭那誠懇的目光,聽著她那嚴肅的聲音,王詡還是不怎麼相信她的話,因為,她畢竟是那個所謂的陰影使者特務組織的成員,她一定經受過苛刻的演技訓練,所以,她回答的每一句好像很真誠的話,可能都是演的。

「那你猜猜唄,唐斯·沃頓這蠢貨最想陰死的人,都有哪些?」王詡微微撇了撇右側嘴角,又抬手抓了抓自己的鼻尖后,再次開口,低聲補充了一句:「當然了,除了我之外,我很清楚,唐斯·沃頓這蠢貨一直想跟我練練!」

「我們的主要目標,是無法被收買的精靈族重臣和實力強大的大領主,」假探子格拉婭斜瞟了一眼貝克父子后,繼續說道:「亞恆·貝克大人也在我們暗殺的名單之列,因為,他太難被收買了,這讓唐斯殿下也很驚訝,我們都認為貝克家族是最容易被收買的家族,從亞恆大人一貫的行為中可以判斷出來,誰知……」

聽完了假探子格拉婭的回答,王詡扭頭看著貝克父子,朝著亞恆·貝克伸出了右手大拇指,稱讚道:「好樣的,忠臣亞恆大人,您放心,在我身邊幹活,您和您的家族所獲得利益,比敵人給您的十倍都多,您知道的,在整個洛倫世界,沒幾個人能比我有錢,我實話跟您說,精靈王都沒我有錢!」

「謝殿下您稱讚,我們都清楚,您才是精靈族的未來,我們對您都很有信心……」終於逮到拍馬屁機會的亞恆·貝克,果然沒有辜負自己馬屁精的稱號,直接羅里吧嗦的拍了一大段馬屁。

亞恆·貝克那沒完沒了的馬屁,聽的王詡腦袋一陣「嗡,嗡,嗡……」直響,就好像頭頂圍攏了一大堆轟不走的蒼蠅一般,遮天蔽日,噁心無比。

幸虧,有人替王詡解圍,被綁在木樁上的假探子格拉婭,估計是第一次聽到這麼**裸的拍馬屁,精神受到了嚴重的衝擊,一時忘記了自己的俘虜的身份了,大聲諷刺道:「停下吧,你個馬屁精!」

正拍馬屁拍到上癮、口沫橫飛的亞恆·貝克,突然遭受到一名俘虜的諷刺后,猛的就語塞了,在結巴了兩句后,忽然忘了自己準備好的、長達幾萬字的馬屁之詞,一時覺得臉上無光,在憤恨的掃了一眼假探子格拉婭后,停下了自己炫口才的「偉業」。

「你個俘虜懂什麼,你要是有亞恆大人的口才,你就不會只做個暗探了,」王詡暗暗的捧了亞恆·貝克一句,又損了假探子格拉婭一句,為了防止亞恆·貝克再次開啟馬屁模式,王詡毫無停頓的接上了上一句話,開口問道:「既然你不知道唐斯·沃頓要對付些什麼人,那麼,你總知道唐斯·沃頓這次帶了多少人出來吧,又在哪裡設置陷阱吧,如果你連這些都不知道,那我也罩不住你了,得把你送給兄弟們樂呵樂呵了,因為,你也只有這一點兒用處了。」

說著,王詡還肆無忌憚的上下打量了一番假探子格拉婭那婀娜多姿的****身材,他的眼神中,帶著邪邪的目光,左側嘴角,還彎出了一道猥瑣的弧線。

「流氓!」假探子格拉婭被王詡的目光照射的渾身發毛,竟然再次忘記了她自己那俘虜的處境,低罵了王詡一句。

「你……是不是第一次出任務?」發覺假探子格拉婭的行為似乎很情緒化,與暗影這種老資格暗探的水準差距過於巨大了,王詡隨口試探了她一句。

「你……是……怎麼知道的……」假探子格拉婭瞪圓了雙眼凝視著王詡,一副見鬼了的表情,「你怎麼知道我是第一次出任務……」

「哎……」王詡無可奈何的一笑,諷刺道:「連這都看不出來,我就成了唐斯·沃頓那蠢貨了,好了,說吧,唐斯·沃頓到底想怎麼玩兒?」

「這次,唐斯殿下帶了兩萬名雪原半獸人精銳豹騎兵出來,」雖然知道王詡是在諷刺自己很業餘,可是,知道王詡說的很正確的假探子格拉婭,在無法反駁的情況下,只能無奈的繼續回答問題了:「他們的埋伏點在……」(未完待續。) 「唐斯殿下的埋伏地點,在元素之城之外的六條官道上,」假探子格拉婭慢條斯理的說出了一個驚天的秘密,「唐斯殿下在每條官道上,都秘密的設置了一座傳送陣,用以快速轉移部隊……」

「六條官道!」王詡被這個重磅消息給驚的再次從太師椅上站了起來,接著,王詡走到了假探子格拉婭的身前,低頭凝視著她的雙眼,沉聲問道:「唐斯·沃頓的埋伏點,距離元素之城有多遠?」

「都在兩百公里以內……」假探子格拉婭難受的晃了晃身體,讓緊緊綁著自己的繩子,稍微鬆了一點兒,「只要全力衝刺,所有的隊伍,都能在兩個小時內,衝到元素之城的城下!」

「不可能!」王詡還在沉吟之時,同樣身為俘虜的暗影,大聲吼了假探子格拉婭一句:「距離我們的王城這麼近,我們的探子是不可能發現不了兩萬多人的豹騎兵的,這絕不可能!」

「有可能!」假探子格拉婭還沒回答,王詡幽幽的轉頭看著滿臉質疑表情的暗影,說出了自己的猜測:「很容易就做到了,只要收買精靈王身邊的實權人物,而且是掌管情報的實權人物,就能做到了,做到這一點,其實用不了多少錢的!」

「這……」聽完了王詡給出的猜測之語,暗影低頭陷入了沉思,顯然,他在思考,唐斯·沃頓到底收買了哪位實權人物。

除了暗影之外,其餘眾人,也都認為王詡的猜測大概距離真相**不離十了,紛紛擰著眉頭、開動了腦筋,開始揣測到底是哪位,把精靈王給糊弄的像猴子一樣無知。

「你有什麼線索嗎?」王詡把頭扭了回來,再次把目光投向了假探子格拉婭,低聲問道:「或者說,你知道那個被收買的人是誰嗎?」

「奧特·雷登……」假探子格拉婭輕輕的說出了一個名字,雖然她說的很輕巧,但是,這名字卻像重磅炸彈一般,在周圍眾人的大腦中爆炸,炸的眾人一陣頭暈眼花。

伴隨著格拉婭說出了的那個名字,王詡的腦海中浮現出了一位溫文爾雅、與世無爭的精靈紳士形象,這形象就是奧特·雷登給王詡留下的主要印象,王詡知道,奧特·雷登是雷登家族的族長,是精靈王國主管稅收財政的重臣,是精靈王不可或缺的左膀右臂,肱骨之臣。

「不可能……」亞恆·貝克一邊猛的搖著頭,一邊質疑的吼了假探子格拉婭一句:「我和奧特同朝為官三十多年,親如兄弟,我很清楚他是什麼樣的人,他絕對忠誠於精靈王,他不可能是唐斯·沃頓那叛徒的內應!」

「你有什麼證據嗎?」王詡懶的理會被私人感情沖昏頭腦的亞恆·貝克,在深吸了一口氣,壓住了滿腦子的疑惑后,低聲問了一句假探子格拉婭:「是你親眼所見嗎?」

「是,我親眼看到了,奧特·雷登的兒子福斯·雷登作為信使走進了唐斯殿下的帳篷!」身材婀娜的假探子格拉婭,又爆出了一個猛料。

「那就沒錯了,看來,唐斯·沃頓最大的內應,就是雷登家族了……」王詡感慨了一句,心情沉重的緩步坐回了自己的太師椅上,「沒想到,幾朝重臣,也背叛了,真是個諷刺呀!」

「婓里奧王子殿下!」亞恆·貝克在艱難的吞下了一口唾沫,又深吸了一口氣后,表情凝重的看著王詡,少見的語氣嚴肅的提醒道:「如果雷登家族真的是唐斯·沃頓那叛徒的內應,那麼,國王周邊的情況就很不妙了,以雷登家族的實力和勢力,他們是可以很輕鬆的幫助唐斯·沃頓收買其他臣僚的,而且,在我離開元素之城后,奧特·雷登就應該是最靠近精靈王身邊的臣屬了,我怕……」

「你怕雷登家族和唐斯·沃頓合謀暗殺精靈王?」王詡把亞恆·貝克不敢說的話給說了出來。

「嗯……」亞恆·貝克一臉擔憂之色的點了點頭,他的呼吸頻率變的十分急促,誰都可以看出,此刻的亞恆·貝克,超級緊張,甚至是恐懼。

「精靈王身邊還有強人保護嗎,」王詡轉頭看著站在自己身旁、被綁的嚴嚴實實的暗影,眯著眼睛問他道:「我說的是聖階以上的強者!」

「嗯……」暗影微微點了點頭,然而,雖然他點頭了,可是,他的眼神中卻依舊帶著深深的擔憂之色。

「你在擔心什麼?」王詡沉聲問了暗影一句。

「精靈王身邊雖然還有強者保護,可是,人數太少了,我怕……」暗影說出了自己內心的想法。

「呲……」的一聲,王詡抽出了麗貝卡腰間的短匕首,把暗影身上的繩子給切斷了,接著,把匕首拋還給麗貝卡后,王詡伸出左手食指,點在了暗影的眉心,把自己用靈力所阻斷的暗影的經脈給疏通了,然後,王詡扔給了暗影一枚青銅空間戒指。

「你的所有東西,都在那枚空間戒指里了,現在還給你,」王詡很鄭重的對暗影說道:「你現在回精靈王身邊,告訴他真相,同時,保護他一下,畢竟,你也是聖階的盜賊,還是能挨幾刀的,你去吧!」

「好!」暗影把那枚青銅空間戒指緊握在手心后,深深的看了王詡一眼,接著,他朝著王詡下跪行了一個大禮,然後,站起身來,凝視著王詡的眼睛,真誠的說道:「我向您保證,有我在,沒人傷的了精靈王,還有,從現在開始,您就是我唯一認可的下一任精靈王,無論誰與您爭位,他都將是我暗影的必殺之人!」

「別說廢話了,快去,時不待你!」王詡朝著暗影一擺手,打發他走。

就在此刻,阿芙拉突然開口道:「等等,我和你一起去,你一個人的實力估計不夠,加上我,就差不多了。」

垂目思考了幾秒鐘后,王詡對著阿芙拉微微點頭,同意了她的意見。

明白王詡不反對自己意圖的阿芙拉,直接把自己的獨角獸送給了暗影,接著,又搶了自己妹妹麗貝卡的獨角獸,然後,她就和已經坐上獨角獸的暗影,快速衝出了河穀穀口,在那些補刀戰士們不解的目光中,兩人並騎遠去了。

「哎……」王詡仰天長嘆了一聲,無奈的感慨道:「要我不是精靈王的兒子有多好,那個敗家的精靈王,真是……」

就在王詡開口狂罵精靈王時,亞恆·貝克突然發聲問王詡道:「婓里奧王子殿下,我們怎麼辦,還要去伊瑞絲城嗎……」(未完待續。) 「還得去,比起精靈王來,對我來說,伊瑞絲城裡的同胞,更加重要!」王詡微微扭頭,視線投向了站在自己左側後方的妮露,剎那間,王詡從她那裡,接收到了兩道飽含深情的感激目光。

明白妮露是什麼意思的王詡,微微一笑,在輕輕的對著妮露點了點頭后,回應了她的感激之情。

對亞恆·貝克說完了自己的打算,同時安撫下妮露擔憂的情緒后,王詡收起了自己身後的紫檀木太師椅,接著,回頭望著麗貝卡,低聲吩咐道:「你去催促一下戰士們,讓他們快點兒補刀,並且告訴他們,儘可能把那些焦屍給砍成兩截,省的它們被召喚為亡靈生物,再次與我們為敵!」

「明白!」聽完王詡的吩咐后,麗貝卡微微點頭表示清楚,接著,她轉身去了她的手下們之中,去執行王詡的命令了。

「伯格將軍!」王詡叫了一聲伯格·貝克,等他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后,王詡吩咐道:「你派一名手下先去伊瑞絲城,告訴城主佛蘭肯,讓他不要出城迎接我們了,而且,吩咐他,趕緊準備好一間隱蔽的會議室,我進城后,立刻就要與他開會商討機密事宜。」

「是,婓里奧王子殿下!」伯格·貝克聽明白王詡的意圖后,轉身就去吩咐自己的親信,去執行王詡下達給自己的命令了。

在伯格·貝克走後,王詡扭著脖子掃了一圈還在不遠處補刀的、身穿自己送給他們的亮銀色精鋼符文戰甲的精靈族戰士們,又掃了一眼身邊的眾人,忽然,他感覺心裡空落落的。

王詡明白,自己心裡出現這種感覺的,是因為,阿芙拉走了,雖然阿芙拉不像是妮露和扎娜那樣,是自己最親近的女人,甚至,她曾經還是自己最討厭的女人之一,可是,當阿芙拉投靠自己后,自己幾乎已經把她的身份,認做是自己的女人來看待了,她這一走,自己就覺得身邊少了點兒什麼,也許,少的就是她的那種百年探子的超強氣場吧。

在微不可察的嘆了口氣,發泄了一下自己的空虛之感后,王詡瞟了一眼依舊被綁在木樁上的假探子格拉婭,暗暗的使出了一招木系道術。

猛見,假探子格拉婭後背靠著的那根兩人合抱的木樁,突然就消失了,原本緊緊纏在格拉婭身體表面、把她那婀娜身材襯托的淋漓盡致的麻繩,也松垮了下來,直接從格拉婭身上,緩緩的劃到了地上。

「你要殺我嗎?」雖然被鬆綁了,可是,假探子格拉婭卻依舊站在她自己剛剛被綁著的地方,一動也不動,表情凄涼的凝視著王詡的眼睛,慘兮兮的問了一句。

「給!」王詡扔給了假探子格拉婭一份空白的奴隸契約和那塊可以寫字的黑色石子兒,「簽了契約,以後跟著我混,比起唐斯·沃頓那蠢貨,我應該能活的更久一些,而且,在我手下混,你也能更輕鬆一些。」

「我覺得,你放過我的原因,不是因為我有本事吧,」假探子格拉婭掃了一眼王詡那蒼白的、仿若酒色過度紈絝子弟一樣的膚色,又垂目看了看自己的身體,試探道:「你是不是想佔有我的……」

假探子格拉婭沒有親口說出身體二字,但是,對自己火爆身材十分自信的格拉婭,心裡很清楚,絕大多數靠近自己的男人,並不是喜歡自己這個人,就只是貪戀自己的身體而已,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兒,自己早已習慣了。

「沒錯,你猜的對,趕緊簽吧,被我一個人佔有,總好過把你賣做軍奴,讓一群人佔有好吧……」王詡懶的理會格拉婭的這種自戀狂般的自我認知水平,心說:你也不看看我身邊的妮露長什麼樣,就你那長相,還想著被我佔有,簡直痴人說夢,再說了,就你那種身材,雖然在精靈族的女人里,算是數一數二的了,可是,我身邊還有魅魔兩姐妹呢,魅魔夏娜和尼雅的身材,甩出你不知幾條街了,你別自戀了,自戀狂!

「哎……」哀怨的長嘆了一口氣,自以為自己躲不過去的假探子格拉婭,左手捧起了羊皮卷奴隸契約,右手抓緊了黑色小石子兒,在契約上籤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後,邁開步子走到了王詡身邊,撅著嘴,把契約送到了王詡手上。

掃了一眼契約上的名字,王詡在奴隸契約上籤上了自己的名字,在感受到了那種與格拉婭之間隱隱的契約羈絆后,王詡扔給了格拉婭一枚青銅空間戒指,對她講道:「戒指里是我送你的裝備,看到我們是什麼打扮了吧……」

已經是王詡人的格拉婭,掃了一眼王詡、妮露、扎娜和貓女吉莉兒的衣著打扮,發現,無論是王詡,還是王詡的那三名不同種族的女人,都是一身黑色的高級術士斗篷,除了王詡外,那三名女人,都扣著一頂術士斗篷後面縫著的圓頂兜帽,甚至,還都帶著一張黑底綉金色符文暗花的面巾。

在感受到王詡送給自己的那枚空間戒指里,也有那身衣飾后,格拉婭無奈的嘆了口氣,也穿上了那套王詡他們標配的服飾,這套很寬鬆的服飾,直接套在了她的那身緊身夜行衣外面,此刻,她不得不跟自己那無以倫比的****身材說拜拜了。

演出一副流氓般表情看完格拉婭換裝的王詡,立刻恢復了自己往日平靜的神態,吩咐身邊眾人道:「我們現在谷外去等著吧,只有等戰士們補刀補完后,我們才能出發,這種事兒,得耐心,急不得……」

說完,王詡領著妮露三女,以及新加入的格拉婭,還有亞恆·貝克,騎上了各自的獨角獸,在傭兵團暫代團長的副團長因斯所率領的十二人傭兵的「保護」下,王詡他們,先行離開了河穀穀口位置。

雖然獨角獸奔跑時的踏地之聲不大,可是,這聲音也要遠比喊聲大了許多,就這種聲音,都掩蓋不住格拉婭不斷的驚呼聲。

她看到了地上那一圈圈直徑十米左右、深六米左右的巨大坑洞,發現了坑內那被燒化后又凝固的岩漿痕迹,又注意到巨坑邊緣處散落一地的焦黑碎屍還有破碎的內臟。

被巨坑周圍的慘象刺激到的格拉婭,猛的捂住了嘴,差點兒就嘔吐了起來。

當她抬起頭不再去看地上那人間煉獄一般的景象時,她的餘光又掃到了更令她恐懼的景象,那景象的殘酷程度,讓她連嘔吐都忘了……(未完待續。) 格拉婭恐懼的發現,從自己坐騎的腳下開始,向著四周綿延三四百米的範圍內,全是一個個的黑色巨坑,粗粗的一數,至少就有兩三百座,有些巨坑還是連綿成串兒的,組合成了一條幾百米長的深溝。

當然了,最令格拉婭胃酸翻騰的還是那些散佈於巨坑附近的碎屍塊,看起來真的既殘忍又噁心,更令格拉婭不解的是,無數精靈族的重甲騎兵們,一邊噁心的在附近嘔吐,一邊還在那些相對完整的屍塊上補刀。

當王詡領著眾人離開了谷口位置,來到了附近一條未被爆炸給涉及到的小河邊時,王詡拉了拉手中的韁繩,停下了自己座下的獨角獸,滿臉舒爽表情的吸了一口不帶硝煙和熟肉氣味的清新空氣。

「既然你討厭屠殺,為何還要讓你的手下們在那些可能還有一線生機的半人馬身上補刀呢?」對王詡的性格和行事風格一無所知的格拉婭,也不知是不是閱歷太淺,竟然用她自己的性格,來判斷王詡的性格,並且,責問了王詡一句。

「你哪隻眼看出來我不喜歡屠殺的?」王詡一臉詫異的扭頭看著格拉婭,低聲問了她一句。

在王詡問話時,也聽到格拉婭提出那個無腦問題的妮露、扎娜和貓女吉莉兒,全都帶著一臉好奇之色的注視著格拉婭,甚至,妮露都快憋不住笑了,兩眼淚光閃閃,要不是她帶著黑色面巾,估計,大家都能看到,妮露的嘴巴已經咧到耳根後面了。

「你……不是沒殺我嗎?」一臉萌蠢模樣的格拉婭,說出了她自己那愚蠢的見解。

「哇塞,看到你這麼天真,我就放心了,如果唐斯·沃頓手下所選出的最精銳的秘密組織——陰影使者,都是像你這樣的天真爛漫之人,那麼,我幾乎不用怎麼費腦子,就能搞死我那蠢貨二哥唐斯·沃頓了。」王詡哭笑不得的諷刺了格拉婭一句,就差沒有明說她是白痴了。

「我說的不對嗎?」雖然聽出了王詡是在諷刺自己,可是,格拉婭依舊堅持自己的觀點,再次開口問了王詡一句。

「噗……」妮露笑噴了,趴在了獨角獸脖子後面的鬃毛上笑個不停,腰身也不停的上下起伏。

扎娜和貓女吉莉兒的情商比較高,她倆雖然沒有直接笑出聲,可是,眼睛中也泛濫著淚光,估計,如果格拉婭此刻離開的話,她們倆也會像妮露那樣笑趴的。

掃了一眼笑趴的妮露和不敢明目張胆笑出來,怕給格拉婭帶來傷害的扎娜和貓女吉莉兒后,王詡心說,看來,自己的資深女人們,是不會討厭自己新收的女人格拉婭了,現在看來,格拉婭就是個腦殘的女樂子,誰又會討厭她呢。

「我去……」王詡高舉雙臂,操著一口無奈至極的嗓音,仰天長嘆了一聲后,低頭凝視著格拉婭的眼睛,嘆息道:「你聽過我的事迹嗎,就算是沒聽過,也親眼看過來吧,喏,這周圍的碎屍都是誰弄出來的,不是我嗎,這你竟然說我不喜歡屠殺,我告訴你,我最喜歡乾的事兒,就是血腥屠戮了,很血腥的!」

「這麼說……」被王詡嚇的一愣一愣的格拉婭,輕聲問王詡道:「你不殺我的原因,真的就是……」

「這麼說吧,如果你不是女的,或者,你是女的,但是你的身材很差,長得很醜,喏,」王詡指了指不遠處的一具焦屍后,調戲格拉婭道:「那就是你了!」

「哦……」了一聲后,格拉婭閉嘴不語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