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一片安靜,劉允此刻高昂著頭,在他的想法中,接下來老師就會點名表揚,所以顯得很是驕傲。

2021 年 1 月 4 日

「元素比例不平均,成功的符文上面,各個位置所蘊含的元素能量完全相同無比均勻。而那個失敗的符文裡面,元素的含量,有的地方多,有的地方少,很不均勻。」見沒有人開口,吳傑才靜靜地說道。

一時間,在這空曠安靜的房間之內,只有他一個人的聲音在回蕩。

「哦?你確定?」挑了一下眉毛,西諾的語氣依舊平淡無比,讓人察覺不出他此刻的心情。

「是的。」坐在學生隊伍的最後面,在所有人的注目禮下,吳傑依舊平靜的點點頭。

「呵呵……哈哈哈哈……三十個學生裡面,只有你一個人看到了本質,果然不愧是本屆新生中的第一名。要知道,有些已經研究符文十數年的老人都不一定能夠看得出來,吳傑是吧,你很不錯。」先是微笑,后是大笑,本來對吳傑的成績還有些懷疑的西諾再無一絲懷疑,在他的思想中,只有那些對於符文進行長時間研究的人,才能夠發現它們的本質。現在,他開始為擁有吳傑這樣的學生感覺驕傲了。

「是的,就像吳傑所說,在中級的符文中,元素能量的均勻度對於一枚符文的成功與失敗有著很大的影響,這種情況的外在表現就是符文的光芒。均勻、溫和、燦爛而不奪目,具有這種光芒的符文一般都屬於成功品。雜亂、刺眼、暗淡,散發出這樣光芒的符文基本都存在著問題,這也是辨別一枚中級符文是否能夠進行使用的基本方法之一。至於到了高級符文,那又是另外的方法,不過那距離你們都還太遠,在這裡我們不進行學習和講解。」

雖然沒有否認自己的回答,但聽到西諾那種毫不掩飾的讚賞,劉允的心中還是出現在一絲絲的不平衡。不由的,在看向那個靜靜坐在後面聽著西諾老師講解的身影時,目光也複雜了起來。

「今天我們依舊講解各種初級符文,如果在一年級升二年級的考試中你們表現良好的話,從二年級開始我將開始為你們講解中級符文的刻畫與應用。」

「好了,現在開始認真聽我講。」

接下來,西諾開始為在座的學生講解各種各樣的初級符文,而當西諾介紹到一個符文的時候,他總是隨手一招,然後一個對應的符文就會從遠處飛來漂浮在他的手上。讓所有學生看著實物一點點的學習,這樣的方式很是新鮮,自然而然的就提起了所有學生的興趣。

而吳傑,此時也已經將ī神力重新收回到了金丹之內,使用這種方法看世界雖然對吳傑的幫助很大,但ī神力的持續消耗對於現在的他來說,還是有些承擔不起來,所以也只能在關鍵的時刻用上一會兒。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閱讀。

「好了,今天的課程就先到這裡吧。」將漂浮在手掌之上的符文送回原位,此時距離西諾開始講課已經過去了三個多小時的時間,已經超過了一節課程所規定的兩個半小時,所以他決定結束今天的課程。

「這麼快就結束了?」西諾的課,講的十分ī彩,不知不覺中就吸引了所有學生的ī神。到了他宣布講課結束的時候,基本上大部分的學生都感覺意猶未盡。

啪啪!

輕拍手掌,重新將所有人的注意力重新集中到他的身上,西諾這時才開口繼續說道,「對了,還有一件事情我要在這裡宣布一下。」

「這個星期五,也就是十月十三號那一天,學院每年一次的野外模擬歷練就會開始,所以那一天的課程將會取消。離開后,你們可以找教務處的老師了解具體情況,提前準備好自己所需要用到的東西。」

「下面,則是我要交給你們的作業。」從戴在手腕上的空間手鐲中取出一塊橢圓形的石頭。將手掌展開,讓石頭的樣貌完全展現在所有學生的面前,「這是青龍領的特產『符石』,是用於承載符文之力的絕好載體,等下你們每人在我這裡領取一枚。而你們的作業就是這個。」

將空餘的那隻手臂抬起,手掌張開,一枚符文頓時從遠處飄飛過來,「這是一枚『初級烈焰符文』,刻畫難度在整個初級符文中可以算是中等偏上。你們的作業就是在符石上面刻畫一枚『初級烈焰符文』,不論成功或者失敗,將你們的完成品交給我就可以了。」

「現在開始排隊在我這裡領取符石,領取完畢后就自己順著剛才的道路離開吧。」

此時坐在地上的所有學生都已經站了起來,聽到西諾的話后,自覺的排著隊伍開始在他那裡領取作業用的符石。

吳傑,自然還是慢騰騰的排在隊伍的最後面。

「今天你的表現很不錯,繼續努力。」將一枚符石交到吳傑的手上,輕輕拍了下他的肩膀后,示意離開。

……

轟隆!

站在房門口,隨著吳傑這最後一人走出來,敞開的石門開始再次閉合到了一起。

「吳傑是吧,我等你很久了。」看到吳傑走出來,一直站在門外面的劉允終於快步向前,「重新認識一下,我的名字叫做劉允,一年級新生。」

「吳傑。」在劉允伸過來的手上輕輕一握,淡淡回答。看情況,他應該是專門站在門口等自己的。

「很高興認識你,我想在接下來的時光中,我們會成為好朋友的。」說完,劉允直接一個轉身,://./23488/

「接下來的時光?好朋友?」看著眼中不斷遠去的身影,吳傑輕輕在口中回蕩著幾個詞語。

一直以來,吳傑的朋友不能說完全沒有,但也只是僅有的那幾個。今天,突然有個開學以來也就見過幾次面的人走過來對他說以後他們會成為好朋友,這一刻吳傑的心情突然變得有些異樣。

不是感動,而是新奇。

「是嗎?」微微一笑,吳傑也順著這條碎石小道向回走去。

……

野外遊歷,這是清羽學院一年一次的例行活動,在一個月的時間裡面,全校師生將離開校園到野外去,將一年中在學校內學習到的知識轉化為經驗,讓學生不單單隻做一名理論者,而是成為實踐者。

至於今年的遊歷區域則是……

「迷霧森林?」看著拿到手上的信息表格,吳傑的眉頭慢慢皺了起來。

迷霧森林,位於清羽城西北十公里處,緊靠雲霧山脈,面積十分廣闊,因每rì早晨與傍晚總會被大霧瀰漫而得名。在整個青龍領中,屬於僅次於雲霧山脈的魔獸聚集場所。

不過相比於雲霧山脈,生存於迷霧森林中的魔獸最高也就只有級,一直以來,都屬於高級之下非常不錯的歷練場所,而且運氣好從被殺死的魔獸身上獲得魔能晶核的話,還可以發上一筆小財。

但吳傑此刻考慮的不是這些。

出外歷練,也就意味著他要離開清羽學院,雖然在迷霧森林中的活動會有隨隊教師跟隨,但一名老師畢竟要照顧大群的學生,總不能時時刻刻的跟在你的身邊。

「也就是說,那些人如果想要對我不利的話,這一次就是一個絕佳的機會。或者說,他們等的就是這個時間。」將手中的講解手冊合上,吳傑快步離開了這裡。

不管到時候那些人會不會來,但有些東西早早的準備一些還是很有必要的。

比如,大量的晶石炸彈。

……

月號,晴!

今天是一個好天氣,早早的,位於清羽學院的ā場上就擠滿了大大小小的人群。

這是清羽學院的盛況,每到這個時候到年級的所有師生近號人就會全部聚集到一起,而這樣的聚會一年也就這麼一次。

點4分,隨著一陣整齊的步伐,一隊軍士出現在了ā場的入口。

共計人,全都穿著閃亮的銀白盔甲,只露出一雙眼睛的封閉式頭盔,至於他們的武器,就是懸挂在腰間的一柄大劍。

「是領主大人的『銀è劍士團』,聽說他們中最差的也擁有初級劍士的實力,沒想到今年校長竟然把他們給請來了。」

「我也聽說了,本來他們應該都在駐軍地的,不過領主大人的第五軍團駐地改成我們青龍領后,就首先被調遣了過來。」

看著那些排列在一起的威武士卒,吳傑的心中湧出一陣陣暖流。

銀è劍士團,一直都是吳凡的私人衛隊,各個劍術高超,而且實力也不是那些學生所說的初級劍士,而是初級劍士后階,小隊長則是高級劍士。

而出現在這裡的正是一個完整的小隊,整整一百號的初級后階劍士,和一名高級劍士組成的豪華護衛團。

「同學們,安靜,請聽我說。」這時,一個溫和的聲音忽然在ā場上回蕩,將學生群中的嘈雜壓下。

「清羽學院一年一度的野外歷練可以說是清羽學院的一種傳統,持續的學習其實是一個很枯燥的過程,而將學到的知識轉為了實際,才是一所成功的學院所要做的事情。」

「所以我要求你們,在接下來的一個月時間裡面,不斷摸索,不斷應用,在脫離了學校這個溫暖的襁褓后,將你們在這裡學到的東西融入到你們的身體中。」

「在這一段時間,戰鬥學的學生要和魔獸進行對戰,你們可能會受傷,但我希望你們不要懼怕。」

「魔藥學的學生,要在自然中觀察那些生長於此的各種藥草,你們要結合書本上的內容了解它們,並記住它們。」

「符文學的學生則要將你們所學到的應用起來,為同學增加力量。至於魔陣學的學生,我也希望你們能夠將魔法陣應用在實際之中。」

「告訴我,你們能做到嗎?」 ?()轟!

地面上,一根粗大的錐形石柱瞬間刺出,殷紅的鮮血頓時向著四周飄灑,這個原本走在樹林中的人影頓時被這個突然出現的石柱整個貫穿,只是一下,人就已經徹底死去。

沒有慌亂,沒有尖叫。

原本快速跑動的一群身影頓時全都停了下來,靜靜的站在原地,看著這個已經死去的同伴,沉默著。

「該死,這份資料全他媽的都是廢話,沒有一句可信的。」將手中厚厚的一打資料往地上一扔,紅鴿憤怒的咆哮著,「別停下,所有人都給我加快速度,等抓到了那個王八蛋,老子要將他千刀萬剮!」

「是」稀稀拉拉的應和聲,環繞在紅鴿周圍的這群人眼中已經布滿了恐懼。他們的膽氣,已經隨著這一次次的突然襲擊給消磨的一乾二淨。

「都沒吃飯嗎?別他媽愣著,都給我追。」見此,紅鴿更是憤怒,直接對著站在他旁邊的一名手下就是一腳踢了過去。

「老大,情況有些不妙啊。」海狗這時走到了紅鴿的身旁,低沉的語氣中儘是不安。

十天前,兩人終於接到了上面的行動命令。在一起謀划之後,就帶著五十名身手矯健的海盜連夜出發,於第二天凌晨在青龍領的一處海岸邊登陸。

在那裡,早就有人來進行接應。一群人也只是稍微安頓了一下后,直接來到了他們現在所處的地方,迷霧森林。

一天前,一切都是按照計劃進行,目標被單獨留在了駐紮營地中。在等待了一個多小時之後,紅鴿他們選擇發動突襲。

但是,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就徹底的脫離了他們的計劃。

吳傑,年齡12,男,魔法學徒,但估計戰鬥力可達到初級法師,最高估計為初級法師中階

這是紅鴿剛才那份資料中所記載的信息。說實話,紅鴿對於這份資料並不相信,所以在他所帶領的這五十名海島中,有二十名海盜都擁有初級劍士的實力,剩餘的那些人距離初級也不過只差半隻腳。至於他和海狗兩人,更都是同時擁有初級高階的劍士和法師的實力。

但剛開始發動攻擊,目標人物就如同早已察覺一般,提前一步進行逃跑。

而紅鴿自然不可能讓他順利離開,一群人馬頓時展開速度進行追擊。可整整用了一天的時間,他們不僅沒有抓到人,而且還損失了八名手下,其中更是有兩名是擁有初級劍士實力的jīng銳。

「所有人眼睛給我放大了,注意好周圍的情況。地面,樹木,有任何不對勁的地方就給我繞的遠遠的。」大聲的呼喊,此刻紅鴿的表現完全可以稱之為氣急敗壞,這一段時間裡面,他覺得自己完全就是被牽著鼻子在走,而且是那種不管受到多大的傷害都要繼續跟著走的狀態。

看著最後一名手下走進面前的樹叢,紅鴿才對著身旁的海狗說道,此刻他的聲音已經沒有了剛才的怒氣衝天,反而變得十分無奈,「情況不妙?我也知道。突然出現的魔法攻擊,沒有任何的徵兆,而且全都是2級魔法。這樣的實力也能標記成魔法學徒?還最高只有初級中階的實力!但是這樣又能怎麼樣?我也就只能對著手下的這些崽子們發發脾氣,我們吶說白了就是棋子,那些大人物的棋子而已。」

說完,紅鴿直接大步向前,跟著前面的人群快速向著目標逃離的方向追去。

站在原地,海狗的耳邊不斷回蕩著紅鴿直白的話語,低垂的手掌緊握成拳,指甲已經深深嵌在了肌肉裡面。不過到最後,他也只能無奈的低語一聲,向著紅鴿的身影快速追去。

「棋子嗎?」

「石岩突刺已經被觸發了,也就是說他們距離我現在的位置應該還有兩公里的距離。」感應到腦海中突然出現的信息,吳傑停下了腳步。

「吃了這麼多的甜點,也到給你們上點大餐的時候了。」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五枚晶石炸彈,吳傑開始在地面上搗鼓起來。

13號那天,吳傑后琅知道對著他們說話的那人就是清羽學院的校長,米斯特。

在聽完他的訓話后,全體師生就直接出發。完全步行,周圍會有老師不斷的往學生身上加持『群體輕身術』,再加上學生們原本就比普通人要高的身體素質,到了夜晚凌晨的時候,所有人就已經來到了雲霧森林的邊沿。

在森林外面安營紮寨,同時吃上這一天的第一頓飯,隨後所有人就在各自學科所在的同一區域就寢。

剛開始的兩天,一切都很正常,吳傑也和其他的同學一樣,用迷霧叢林中的一些材料為戰鬥系的學生做一些品質低下的一次xìng符文用品。

但在輪到他開始值夜的時候,所擔心,甚至可以說所期盼的事情終於開始了。

那天晚上他值的是前半夜,到後半夜有人來接他的班以後,就自己回到單人帳篷中進行休息。

不過那天晚上他並沒有睡覺,因為回到帳篷中的吳傑,從周圍的空氣中感應到了一種氣息,那是魔法力的味道。

有人在營地中布置了魔法陣,吳傑用自己的jīng神力仔細觀察后,終於確定了這些魔法陣的身份。

雲霧陣,能夠將空氣中的水分氣化,擴散為霧,如果周圍有自然水存在的話,效果會更好。而雲霧森林,每天早上晚間都會有濃烈的霧氣出現,如果再加上這個雲霧陣的話

果然,第二天的早晨,森林中的霧氣完全濃烈到了伸手不見五指的程度,眼前完全都是白茫茫的一片。

而且在不到出發時間的時候,營地內的人員就一個個準備妥當,然後在教師的帶領下,向著下一個預定地點進發。

這一切,都是吳傑通過他外放的jīng神力看到的。因為此刻,不管外界有多麼的嘈雜,吳傑的耳中始終是靜悄悄的一片。

在他帳篷的周圍,竟然還存在一個隔音法陣,而且這人絕對是一個高手,法陣上面的魔力波動十分微弱,不然也不會在昨天晚上被吳傑的jīng神感知給忽略過去。

一會兒之後,所有人都走了,吳傑就如同被拋棄的人一樣,沒有人注意到營地中還有一個人存在,或者說,有些人已經將這一切早早的安排妥當。

將自己的感知完全放開,在感應到開始有身影進入自己的感知範圍后,吳傑藉助著周圍依舊殘留的薄薄霧氣,開始了他的逃亡旅程

「OK!偽裝的真不錯,看來自己的突擊學習還是很有效果。」看著和原來沒有絲毫差別的地面,吳傑拍了拍手上根本不存在的泥土,想到等下那些追擊人員將要遇到的情況,臉上就不由的出現了一絲不懷好意的笑容。

閃身離開,在距離這裡四十米遠的地方找了個地方藏好。好戲即將開鑼,如果沒有個觀眾就太對不起他花的那些力氣了。 ?()在一團樹叢中隱藏好身軀,吳傑就慢慢閉上了眼睛。

感知空間在這一瞬間展開,將方圓百米區域內的一切事物全都映在了自己的腦海之中。在這樣的狀態觀察世界,不管吳傑已經經歷了都少次,但每一次依舊讓他感到無比的新奇。

意識移動,來到四十米外的區域,這裡正是吳傑安置陷阱的地方。

五顆晶石炸彈,散亂的安放在這整片區域的草地之內,努力使它們之間的爆炸威力不會重疊。每顆晶石炸彈都被吳傑用一個魔法陣環繞其中,這些魔法陣屬於吳傑剛剛試驗完成的新型法陣。不同於吳傑以往布置的那些魔法陣,那些魔法陣要不是被動觸發,要不就是需要近距離發動。

其實這也得益於吳傑jīng神力的成長,首次將魔法陣的觸發範圍擴大到了他的jīng神感知空間之內。

在這片區域中,吳傑的jīng神力可以隨意的在其中遊走,以前的時候因為jīng神力很弱,連進行觀察都很困難。現在他因為jīng神力的不斷凝練已經,不僅能夠進行較為細緻的觀察,甚至可以將jīng神力凝聚成團,初步擁有了外放的能力。

咔嚓!

輕響一聲,這是一根枯枝被人給踩斷了。聲音無比輕微,但在此刻卻如同在平靜的湖面中投下一粒石子,吳傑那原本平靜的jīng神力感知空間頓時震蕩起來。

「來了!」感覺到進入自己感知空間的幾道人影,吳傑頓時屏氣凝神,原本就平靜無比的感知空間頓時更加沉寂。

「所有人都注意好周圍的環境,不要大意。」走在所有海盜的zhōngyāng,雖然已經有一段距離沒有收到襲擊,但海狗依舊不斷提醒著周圍的海盜。

這時,走在一旁的紅鴿好像注意到了什麼,直接蹲在地上細細查看起來。

「怎麼了?」因為紅鴿的停下,環繞在周圍的海盜頓時也停了下來,見到這樣情況,一直跟在他身邊的海狗不由問道。

「這一片的地面有很多的腳印絕對是吳傑的,這片地方除了他不會有第二個人存在,而且存在腳印的範圍很大。那裡那裡這麼大的一片區域都有。」站起身,指著環繞在周圍的幾個地方,紅鴿的語氣顯得很凝重。

「這麼大的一片地方,也就是說吳傑在這裡進行了逗留,在我們的追趕下還敢停下,那麼他的目的只有一個。」說到這裡,海狗的眉頭完全皺在了一起。

「那些該死的陷阱。」說起這個紅鴿就滿心怒火,一路走來他甚至開始出現一種被戲弄的感覺,很是窩火。

「所有人繼續追擊,看好地面上的腳印,盡量踩著那些腳印走,別走周圍的草地。趕緊的,出發。」有腳印的地方絕對是吳傑剛剛走過的位置,那麼那些陷阱已經布置在腳印的四周位置。雖然不知道這一次為什麼會留下這麼大的破綻,但為了安全起見,紅鴿還是按照他的想法吩咐了下去。

「切!可惜啊,這次咱放的可不是那些等你們踩的魔法陣。」吳傑的意識一直都環繞在紅鴿的周圍,他們兩人的對話自然也被吳傑給聽的一清二楚。

人群繼續前行,不過都按照紅鴿的吩咐,一個個踩著吳傑的那些腳印,謹慎而緩慢的準備走過這片區域。

「大戲開幕啦!」意識重新回到身體之中,吳傑壞壞的輕笑一聲。下一刻,一道jīng神力在吳傑的控制下,向著埋放晶石炸彈的區域激shè而去。

瞬間,原本平靜的草地上,一道道魔力迴路憑空出現,同時散發起了淡淡的光芒,帶著一種奇特的美感,強大的魔力波動在此刻即便是那些感知為零的人也能夠瞬間察覺到。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