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一氣之下,她悲痛欲絕的離開了那裡。

2021 年 1 月 19 日

回來華陽城,她更是痛不欲生,她剛做娘親,就馬上失去孩子,這讓她如何接受得了,當時只想離開這個讓她傷心痛苦的地方,所以她悄悄去了卡維斯大陸。

這次回來,她是一定會去那個地方,她已經過了十幾年不像樣的生活,這次,她也不會讓他們平靜的生活。

傷害她孩子的人,她必定會讓對方得到應有的懲罰。

只是她再怎麼懲罰,孩子也不會回到她身邊。

如果她的孩子長大,現在也應該有沐傾狂那般大了,想著沐傾狂的模樣,她臉上湧起一抹冷意。

很明顯,沐傾狂肯定和那個人有關係,那個人當年只有她和另一個女人,他怎麼還會有其它孩子,難道是私生子?

但以她的了解,他除了醉酒和那個女人發生關係,再沒有其它女人,怎麼可能還會有孩子。

如果是他的孩子,更加不會流落到卡維斯大陸去,那沐傾狂到底是誰的孩子?

難道是她的,但她的孩子是真的死了,當年她檢查過,而且還是她親手埋葬的,那時她還在那裡守了七天七夜,如果沒死,也早就在地下窒息了。

最好不要是她想的那樣,不然她會讓她們付出慘重的代價!

「玲瓏……」上官榮看著一直往前走的醉玲瓏輕輕喚了一聲。

醉玲瓏依然我行我素朝前面走,那些侍衛看著越走越近的醉玲瓏,都不知道如何是好。

「你們讓開。」上官榮突然擺手道,即而跟上醉玲瓏,苦笑道,「不如我陪你去吧!」

「看來你還是不放心我。」醉玲瓏嘲諷的笑道,不過她也無所謂,上官榮會如此也是應該的。


上官榮有些不自在的笑了笑,「玲瓏,你不要誤會,我是真心想要陪你去那裡,我不想你出事。」 他說的是真心話,那個地方是華陽城不能比的,她或許可以在華陽城我行我素,那個地方她不是應該控制點吧,因為那裡是秋之峰域一個領主的居住點,也可以說是她的家。

長生境被劃分為四大塊,每一大塊里都會有幾個實力很強大的領主大人,他們負責統治自己區域內的領土,華陽城就是屬於醉玲瓏要去的那個地方的一位領主的統治。

他叫葉名棠,秋之峰域的一個領主,秋之峰域總共有兩個領主,他們把秋之峰域劃分為兩塊,各自佔有自己的領土,互不相干。

「你覺得我去了會出事?」醉玲瓏冷傲道,她不會出事,她只會鬧事,她要讓那裡的人都不安寧。

她突然間發現,當年她真不應該逃避,她為什麼要離開,離開只會讓有些人如願,估計別人還巴不得她趕緊離開。

只是當時她痛到傷心處才會傻傻的離開。

如今讓他們過了十幾年平靜的日子,她的確是應該回去看看。

「我只是擔心你,當年你在那裡過得不好嗎?」上官榮問道,他知道她嫁給了葉名棠,因為她愛葉名棠,葉名棠應該也是愛她的吧,只是不知道為何,他們會發生爭執。

當年葉名棠親自來華陽城找醉玲瓏,但他來時,醉玲瓏已經消失,他下了命令,各大城主都派人出去找,活要見人,死要見屍,但這麼多年,也依然沒找到。

醉玲瓏不說話,身形閃動朝四周高聳的山峰上空飛去,一身白裙,一頭白髮,飛行中的她身姿飄渺,猶如仙女般。

上官榮不禁有些看呆,加快速度迅速跟上她,她脾氣很大很傲,他還真擔心她去了凌雲峰會鬧出什麼大事。

凌雲峰是葉名棠領主居住的地方,那裡很多高聳的山峰環繞,一般人根本走不進去,而且那裡施了陣,除非有人帶路。

「你不要進去了。」醉玲瓏突然在一座山峰上停了下來,雙手背在身後,身姿凜然的盯著上官榮。

上官榮也停下,笑道,「玲瓏,讓我陪你進去吧!」

「不需要,凌雲峰也算是我的家,但那不是你的家,你沒有領主大人的命令進去,應該知道是什麼下場。」醉玲瓏揚著臉冷冷道,看了一眼上官榮后,身姿超快的如一道閃電消失在原地。

上官榮站在那裡嘆氣,她說去報仇,他還真擔心她會鬧出什麼大事,到底當年發生了什麼讓她會殺氣騰騰的說要報仇。


看著濃濃白霧,上官榮只能站在原地,沒有醉玲瓏的帶路,他根本進不去。

飛過層層白霧,更多緊挨著連綿不絕的山峰現在的醉玲瓏面前,十幾年沒來這個地方,這裡依然沒有什麼變化。

在山峰中間飛來繞去,醉玲瓏最後停留在一座主峰上。

從遠處看,那座山峰只是一座很自然聳立的山峰,走近后才能看到,那裡坐落著很多一座座像宮殿精緻又輝煌的大殿。

醉玲瓏剛飛身落地,便有十幾人從暗處飛了出來,個個身上帶著凌厲之氣。 但在他們看清醉玲瓏的模樣后,一個個臉上全是震驚,即而恭敬的彎腰行禮。

「屬下拜見領主夫人。」十五人站得無比整齊,口氣無比的尊敬。

醉玲瓏冷哼一聲邁步朝最大的主殿走去,沿路上的僕人認識醉玲瓏的紛紛行禮,不認識她的先是驚訝,見其它人叫她領主夫人後,也趕緊的行禮。

「你是誰?為什麼闖進我家?」突然一道帶著質問的清脆女聲響起。

醉玲瓏轉身便看到不遠處的走廊上站著一名女子,女子穿著上等綢緞的拖地粉色長裙,精緻的五官帶著一抹傲氣,冷冽的雙直直盯著她,似乎覺得她是亂闖她家的人。

葉清璇打量醉玲瓏的時候,醉玲瓏同樣在打量她,她和沐傾狂一樣,都有幾分像葉名棠,兩人的年齡也是差不多,她應該是那個女人的女兒吧!

如果她的女兒沒死,現在應該也有這麼大了。

「我叫醉玲瓏。」醉玲瓏冷聲說完,轉道邁步繼續朝前面走。

葉清璇想了一會,見醉玲瓏就那樣走了,心裡瞬間來了氣,怒聲道,「你給我站住,誰讓你進去了,你給我停下!」


醉玲瓏冷笑,繼續往前面走,看來那個女人沒有和她說醉玲瓏是誰。

也是,她當年離開,正如了她娘親所願,那個女人又怎麼會和自己的孩子說她。

「小姐,她,她是領主夫人。」這時候一個年老的僕人走到葉清璇身邊急聲道。

葉清璇聽了挑眉,怒罵道,「我娘才是領主夫人,你們趕緊攔住她,別讓那個瘋女人進去。」

「小姐……」那名僕人臉上露出為難,他可不敢攔醉玲瓏。

葉清璇見面前的僕人都不為所動,飛身朝醉玲瓏躍去落在她面前,一身敵意的盯著她,高傲道,「你不準進去我家。」

「你不準?你確定你能攔住我。」醉玲瓏揚唇挑釁道,看來這姑娘不簡單,明明那些僕人告訴她,她是領主夫人,她還敢這樣囂張的攔住她,她應該是知道她身份的。

不然為何這麼擔心她進去,她是怕她進去擾亂她一家三口的幸福生活吧!

哼,她越是阻止,她越不如她所願。

這十幾年讓他們幸福了這麼久,他們也該心滿意足,除非他們讓她的孩子活過來,不然她是絕對不會罷休的。

「當然,我是在這裡的大小姐,我為什麼不能攔住你。」葉清璇挑眉狂妄的說道,其實她是知道醉玲瓏的,因為她看到葉名棠房間里掛著很多畫像,都是面前這個白髮女人。

她問過娘親,娘親告訴她,那是她爹的正室夫人,她爹很愛的女人。

其實她很討厭醉玲瓏,就因為醉玲瓏,爹到現在都沒有娶娘親,雖然凌雲峰的人把娘親當二夫人看,也把她當大小姐對待,但她就是心裡不舒服。

娘親那麼愛爹,爹卻因為這個女人不娶她,弄得她好像是私生子一樣。

現在這個女人回來,她是絕對不會讓她進去的,更不會讓爹看到她。


「真是年少輕狂。」醉玲瓏輕蔑的掃她一眼,朝旁邊走去。 葉清璇見醉玲瓏我行我素的往前面走,眼裡驟然殺意一閃,雙手拂動,一股強勁之氣從她雙手處釋放出來,紅如火焰。

醉玲瓏頭也不回,但她也感應得到,那是火元素弄出來的勁氣,她竟然修鍊到了第五層,看來實力是不錯,但再不錯,她也沒有半點恐懼。

葉清璇雙眸微眯,雙手朝前面推去,強勁的火元素勁氣波濤洶湧般朝醉玲瓏的背後狠辣的打去,同時她自己也沖了過去。

醉玲瓏冷哼一聲,腳尖輕踮,身形輕盈的飄上天空,從腰間抽出短笛吹奏起來,隨著音律浮出,大殿四周的樹葉全部飛起朝她涌過去,在她四周形成一道很好的保護屏。

葉清璇見撲空,臉上的怒氣更深,雙手揮動,只見她四周出現好幾條紅色巨蛇,一條條張開血盆大口虎視眈眈的盯著醉玲瓏。

醉玲瓏懸浮在半空中,一邊吹奏一邊盯著葉清璇,她也是召喚師,而且看來等級還不低,單那個元素力勁氣,她就修鍊的很好,只不過她再好,似乎在召喚師的天分上也比不了沐傾狂。

要是她把沐傾狂帶回來,不知道會不會氣死這對母女。

只是想到沐傾狂可能會是葉名棠和其它女人的孩子,她心裡又是有些恨意。

這也是當初她猶豫著要不要幫沐傾狂的原因,但最後她還是出手幫了,如果她不是聖輕鴻的所愛,她或許很久以前就會殺了她。

「殺了她!」葉清璇命令她四周的紅色巨蛇。

紅色巨蛇聽令后,一條條兇猛的撲向醉玲瓏。

醉玲瓏站在原地沒動,見那些紅色巨蛇撲過來后,她四周的樹葉一片片浮動起來,每一片都帶著強勁的力量,在她一個高音下,樹葉如離弦的箭衝出去。

「嗷嗷嗷……」哀嚎聲響起,只見那幾條紅色巨蛇身上插滿了樹葉,綠色的樹葉與紅色巨蛇形成鮮明的對比,那一層綠葉猶如為它們穿了一件綠色衣裳。

葉清璇臉色大變,瞳孔睜得猛大,那個女人的音咒術真那麼厲害么。

讓她更恐懼的還在後面,在醉玲瓏的音律下,那些紅色巨蛇轉身朝葉清璇撲去。

這樣的狀況嚇得葉清璇連連後退,不斷釋放火元素想要控制那些巨蛇,但似乎她的召喚術並沒有醉玲瓏的音咒術強,所以那些紅色巨蛇依然兇猛的朝她撲去。

「啊,救命……」隨著葉清璇呼喊救命,四周十幾個護衛朝半空中躍去將她擋在身後,即而一個個朝那些紅色巨蛇攻上去。

「嘭嘭嘭……」

一連串的爆炸聲響起,只見那些紅色巨蛇全部爆炸,半空間紅色的鮮血伴著那些炸的四分五裂的蛇身全部砸落在地。

葉清璇看著這一幕,嚇得背後冷汗直流,雙唇不斷顫抖著,那個女人太可怕了!

醉玲瓏飛身落地,面色冷酷的盯著葉清璇,剛剛她沒想殺她,那些紅色巨蛇也不會真咬她,只是嚇嚇她而已,時間到了,它們就會爆破而亡。

她太狂妄有心計了,她必須教訓下她。 「你……」葉清璇在看到醉玲瓏落地后聲音顫抖道,想說什麼卻又不敢說什麼。

醉玲瓏抑頭看著她,冷傲道,「你還要阻止嗎?」


葉清璇站在那裡臉色慘白,一句話也不敢說,她生平第一次這麼怕一個女人,她冰冷的眸子好嚇人,那一身孤傲之氣,更是讓她再也不敢亂來。

這時候幾道沉穩的腳步聲從大殿的主殿門口傳來。

「清璇,你怎麼了?」一道溫和的女聲帶著擔憂的叫道,然後她的目光停在背對著她的醉玲瓏身上,看著那滿頭白髮的身影,她眼神閃了閃,她回來了!

葉名棠看著醉玲瓏的身影僵硬在原地,雖然那個身影滿頭白髮,但他怎麼也不會忘記那個深深印在腦海和靈魂身處的身影,他找了她十幾年,這十幾年,他是帶著愧疚和痛悔過的。

當年要不是他口氣不好,她不會寫下休書離開,更不會消失在他的生命里。

找了她十幾年,一直沒有半點音信,他以為她死了,沒想到她還活著,此時,他心裡不斷在劇烈翻滾著,她還活著,真好,真的很好。

「瓏兒……」葉名棠深情的喚了一聲,即而朝醉玲瓏飛奔而去,將她緊緊抱在懷裡,心裡是無限的激動,還有感激,感激上蒼讓她還活著。

醉玲瓏突然將他推開,面色一片漠然,冷冷道,「你的女兒要殺我,還不讓我進來,我不應該進來嗎?」

葉名棠搖頭,瞪了一眼站在旁邊呆若木雞的葉清璇,威嚴道,「清璇,還不過來給你大娘道歉。」

葉清璇站在那裡沒動,一來是她不想道歉,二來她有些怕靠醉玲瓏太近。

「看來你女兒不願意,那我走好了。」醉玲瓏甩開葉名棠拉著她的手便要離開。

葉名棠怎麼會讓她走,他想念了她十幾年,日思夜想,現在她就在他身邊,他肯定不會讓她。

「我不會讓你走。」他霸道的將她抱住,強勢的口吻不讓人拒絕,也不管周圍是否還有其它人,他只知道,此時此刻,他眼裡心裡只有醉玲瓏一人。

醉玲瓏不知道心裡是什麼感覺,是喜還是怒,難得他還沒有忘記她,她以為他會把她趕出心裡,裝下他的青梅。

「清璇,過來!」葉名棠抬頭怒道,一雙漆黑深遂的眸子充滿了厲色。

這時候站在遠處的婦人走了過來,沖葉清璇嚴厲道,「清璇,還不過來給你大娘道歉,真是不懂規矩。」

葉清璇見自家娘親發了話,不得不走過去,心不甘情不願的說道,「對不起,我不知道你是我大娘。」

醉玲瓏知道她是假心假意,也不戳破,只是沉默不語,沒說原諒,也沒說不原諒。

「瓏兒,清璇不認識你,也不懂事,你就別放在心上,她以後不敢再這樣對你。」葉名裳好聲哄著醉玲瓏,他知道她肯定不會喜歡葉清璇,因為當年他們的孩子突然死後,她大鬧了一場,說是安芯害死的。

所以她現在肯定不會喜歡安芯的孩子。

他根本不喜歡安芯,當年也沒想和她生孩子,只是當時醉酒,把她誤當成了醉玲瓏,才會釀下大錯。 醉玲瓏依然沒有說話,只是風輕雲淡的站在那裡,但心裡卻是波濤洶湧,剛剛她自然感覺到了葉清璇強勁的殺意,她想殺了她……

哼,一個臭丫頭也想殺了她,真是狂傲。

「妹妹,你終於回來了,當年你離開,名棠很擔心你,這十幾年他也一直在找你。」一身雍容華貴的安芯走上前端莊嫻淑的笑著打招呼,心裡卻是很不平靜。

醉玲瓏已經消失了十幾年,為什麼現在還要回來。

雖然她消失了,但她依然沒有得到葉名棠的愛,他都沒有娶她,她說她願意做他的妾室,他竟然也不答應,她都願意那樣委屈求全,他都不同意。

她和葉名裳可是青梅竹馬,從小一起長大,如果沒有醉玲瓏的出現,如今的她早就是領主夫人。

當年要不是她用計懷上葉名棠的孩子,估計她現在也不能待在凌雲峰。

「是嗎?」醉玲瓏拖長著音淡淡說道,抬頭看向葉名裳,這麼多年不見,他也老了,但她心裡還是怪他的,想著那個孩子,她恨恨的推開他。

那是他們的孩子,明明是枉死,他卻說她胡理取鬧,所以她恨他。

她怎麼能讓自己的孩子枉死,所以她現在回來了。

葉名棠看著落空的雙手,雙眸深處溢出一絲痛苦,他知道她在恨他,恨他當年的處理。

當年那個孩子的死,他也很難受,因為那是他和她的孩子,因為愛才有的孩子,當時她很激動的大吵大鬧指責安芯下的毒手,那時根本沒有證據,他讓她理智一些,不要胡理取鬧,之後她便寫下休書離開了。

她走後,他快速去找她,但卻再也找不到,回到凌雲峰后,他也開始查孩子死亡的事,卻沒有一點蛛絲馬跡,他也親自問了安芯,是不是她做的手腳。

當時安芯也懷孕了,她發誓說不是她做的。

他和安芯從小一起長大,她是很柔弱的女子,年少時她替他擋了一劍,那次她差點死掉,從此身體便一直弱不禁風,總是多病。

她的身體是因為他才變成這樣,他心裡有愧疚,便讓她住在凌雲峰,找各種大夫幫她治療,但卻沒有一點效果,之後她便一直居住在凌雲峰的某座山峰上。

他知道安芯喜歡她,從小她就對他一直愛慕,年少時,他對她也有一些好感,但在遇到醉玲瓏時,他才知道什麼是愛,最後瘋狂的追求她,做了很多瘋狂的事才把她追到手。

從那以後,他才知道什麼是神仙般的日子,兩人相親相愛,最後自然成親。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