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一條條血光在夜色中迸射出來在月光下散發著淡淡的光輝

2021 年 1 月 2 日

沖在最前的三名荒人身上瞬間多了數道劍痕鋒利無比的劍痕直接將他們那堅硬的身軀撕裂殘肢斷臂跌落在了地上鮮血染紅的大地

蘇離箭步如飛手中的劍氣不斷呼嘯而出同時還要抵擋著身後那名三星荒人的劍氣兩者相互碰撞讓他的腳步更加急速

「不要停進山寨」

一聲帶著喘音的厲喝聲從蘇離的口中發出阻止了準備停下來幫忙的軍人

當餘下的二十幾名軍人走入了那處山寨之後從側邊又有九名軍人踏著沉重的步伐趕來看著那些熟悉的面容山寨內的軍人都發出一聲歡呼

杜牧的嘴角掛起一絲苦澀之意看著那些走來的軍人他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站在山寨之前的那名少年的身影同樣令他有些不知所措

「老杜這一次是你錯了」跟在他身後的翁卷虛弱的輕聲說道

杜牧咬著嘴唇沉默了一會兒而後語氣堅定的開口說道:「若是大人要我以死謝罪我絕無二話」

站在山寨之前的蘇離自然是不會知道身後杜牧兩人交談的話語

看了看陸陸續續趕來的荒人軍隊這一路上他已經殺了不下五十人劍染紅血血腥無比

荒人的隊伍停在了蘇離身前不足二十米就算是在夜色之下蘇離已經能夠看清眼前的那些憤怒的荒人

持劍而立一人一劍攔在近百人的隊伍之前那一襲血紅色的衣衫在夜風下舞動宛若血魔

初陽緩緩升起夜幕也在漸漸的散去天還未亮那些荒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蘇離的身上

看著那刺目的血色讓他們的憤怒便的更加濃郁那些顏色都是他們同伴的鮮血

「我想知道你的名字」那名身受重傷的三星荒人目光直直的看著蘇離

第一次聽見荒人開口與大陸的語言相同只不過是發音有一些不同帶著以往春秋時期一些小國的方言

「蘇離」蘇離看著那名三星荒人淡淡的說道

那名荒人深深的看了一眼蘇離眼中充滿了不甘與憤怒不過卻都被壓抑在了心中

大手一揮帶著身後晉陞的隊伍開始撤退沒有任何的猶豫就如同來時那般乾脆、突然

荒人的突然離去讓蘇離大吃一驚有些意外的看著眼前的這樣一幕本以為還要有一場大戰要打卻沒有想到居然會變成這樣這不應該啊

山寨內的軍人同樣感覺到意外不過劫後餘生的喜悅卻讓他們遺忘了這個疑惑

蘇離深吸一口氣確定了眼前的這些荒人不再會來了之後這才鬆了一口氣這一夜的戰鬥以及趕路還是讓他有些吃力若非有著第一氣海的支持蘇離的真元早就乾涸了

邁著步伐走向山寨聽著山寨之中獨有的喘息之聲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蘇離的身上

「蘇…大人!」

杜牧最先走上前來劫後餘生的狂喜都被複雜的心情給壓落而下

這一夜他們經歷了太多的生死變換絕望與希望的交響呼喚他們感覺到了真正的疲憊

今夜沒有蘇離他們這裡絕大多數人都會死在這片山林中看到蘇離身上那一襲血紅色的血衣他們都愧疚的低下了腦袋這些日子他們連一件最為普通的皮甲都沒有送給蘇離

他們都知道蘇離是修行者知道對方的武力必定遠超出一般的武者然而他們鄙夷的不是對方的武力而是對方的不知榮光懷疑對方的勇氣和果決甚至懷疑對方這麼年輕有沒有見過真正淋漓的鮮血

然而今夜無論是擊殺那群軍人還是對戰那些荒人在今夜的每一個他們看清的片段都充分讓他們感覺到了蘇離稚嫩外表下隱藏著的強大冷靜的意志無所畏懼的勇氣

此刻他們看到蘇離的雙手在不停的微微顫抖

而他們自己的雙手甚至身體也在微微的顫抖他們知道這並非是恐懼而是因為體力大量消耗之後身體肌肉的本能反應

也就是說以蘇離的修為應付起來也並不輕鬆那一張蒼白的面孔更加讓他們感覺到愧疚

「對不起蘇大人」

杜牧再一次對著蘇離道歉同時躬身行了一禮表達了自己最為真誠的致謝他此刻情緒極為複雜今夜蘇離的表現已然足夠改變他的看法足夠讓他敬重他也知道自己手底下這些軍人肯定也是徹底改變了對他的觀感

但是在內心深處杜牧依舊對蘇離不放心對方對於這荒原和行軍作戰是幾乎一無所知沒有經驗也是確切真實的若是讓他指揮軍隊依舊有可能帶來毀滅性的後果

但他和這些軍人的性命都是蘇離救下的即便是葬身在此處最多也是還了對方的一條命

一念至此他看了一眼旁邊的翁卷想到了翁卷先前勸自己的話他便有些乾澀但認真的開口接著道:「蘇大人先前我的確太過看低了你請蘇大人責罰」

「何必客氣」

聽到杜牧的感謝和致歉從對方的真摯神色他更加感覺了這名將領的直接和沒有絲毫虛偽他也毫無高手風範的連喘了兩口大氣才一邊捏著自己有些酸麻的右臂一邊氣息不平的直接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你也應該明白我的意思我此次只不過證明了我有和你們並肩作戰的勇氣和超出你們的戰力但其它我還得慢慢學習著所以你只能當我是這軍中的一名強大的修行者這隻隊伍攻防調度及其他還得由你來發令」

杜牧有些愕然的抬頭

翁卷也是抬頭直視著蘇離

他們看到了沒有半分矯揉造作的真誠

在這片兇險之地在這戰場之上兄弟之情知己之情和惺惺相惜產生的卻更加容易更加讓人清晰的感覺得到

「好」

杜牧不再多言點頭然後拔出了背一柄長刀輕輕的劃破手掌任憑一滴鮮血滴落而下那莊嚴肅穆的神情令人感覺到沉重

看到杜牧的動作在場的所有還活著的軍人也都揮起了手中的兵刃劃破自己的手掌任憑鮮血流淌下來他們臉的神色異常的肅穆

這是御風營的傳統

而此種儀式便代表著接納和宣誓代表著他們青三連每個人都甚至可以用自己的鮮血來守衛蘇離

蘇離同樣恭敬的行了一個禮而後看了看此時已經疲憊不堪的軍人嘆息一聲「先休息一下吧拚命一夜了我在出去一趟找點食物回來」

「大人……」

「試著聯繫一下大部隊荒人今年的動作與往年不同必然是有原因的我們能做的便是將情報彙報上去等我回來我們拔營會城」蘇離眼底湧起一絲怒意想要他死他不介意那些手段但是如今卻讓如此多的人為自己陪葬這無論如何他都接受不了

「大人沒有接到調令我們不能隨意回去」杜牧低著頭語氣之中充滿了悲傷之意

「帝yankuai律任何部隊除生死之戰任何傷亡過半的隊伍都可以回到最近的城池補給我倒要看一看誰敢攔」

冰冷的聲音之中充斥著蘇離的怒意回蕩在這出山寨之中

! ?就在今夜,除去蘇離所在的御風營,鬼渡原中無數的部隊遭受了荒人已經部落軍隊的襲擊。[燃^文^書庫][].[774][buy].[com]

一夜之間,帝國邁入鬼渡原中的部隊,死傷慘重無比。

坐鎮西北的兩位王侯,在今夜一同下達了數條軍令,整個西北邊軍,開始展開了屬於他們的獠牙。

一支又一支的大軍,開始邁入鬼渡原之中,兩萬漠北騎,五千血騎一同在今夜隨著兩位侯爺的軍令,跨入了這片兇險莫測的荒原之中。

夜幕下,無妄城中,一座古樸大氣的殿堂之內,一名青年男子站在一處沙盤之前。

沙盤很大,幾乎佔據了整個房間的三分之二,俯視而下,這便是鬼渡原以及鬼渡原之後所有的軍事地圖,其中一隻只標註著個個部隊番號的旗幟穿插在上面,那精細的程度令人髮指。

殿堂之中,一名老人高坐其上,閉目養神,只有那名青年男子,正面帶微笑的觀看者腳下的巨大沙盤。

此刻一名軍中軍師將剛剛寫好的一份軍令交到了青年男子的手中,他打開看了一眼,略作一思考,就相應的調整了沙盤上各個部隊番號的位置。

站在一旁的幾名傳令兵,立即將青年男子的調動記錄下來,而後立馬轉換成了相應的軍令,立馬交到了門口等待的傳令兵手中,而後通過不同的手段,傳遞出去。

高坐在殿堂之上的老人,似乎沒有絲毫的反應,只是任由這個青年隨意擺弄這西北戰場上的沙盤。

對於這樣的任務,青年似乎非常的樂意,沒有絲毫的疲倦,一點一點的修改著一條條軍令,而後通過他的手掌,將那些旗幟擺放開來,一副嶄新的圖案在沙盤之上分佈開來。

沒有人對於青年男子做出的調動提出任何的疑問,他們只是機械的將不同的消息傳遞進來,而後將這裡的軍令傳遞出去。

這樣的沙盤在整個漠北郡也只有兩個,其中一個一直隨軍攜帶,是無雙侯的專用沙盤,還有一個便是無雙侯府邸沙盤。

整個漠北能夠動用這個沙盤的人不足十人,能夠站在這個沙盤之前的無一不是西北響噹噹的大人物。

如今便有一位西北正三品大將軍錢百萬站在一旁,看著青年的擺動。

注意到了青年的一個舉動,錢百萬那笑眯眯的臉上劃過一絲無奈的笑意,淡淡道:「騰飛啊,你這是要把你錢叔叔的御風營全部搭上去啊!」

青年看是隨意的幾個軍令,卻是將御風營的所有隊伍逼上了死路,在這樣一場大規模的戰爭之中,自然是不會有人真正在意這樣一個小細節,但是錢百萬卻是知道御風營如今可是有著一個特別的人物。

青年靦腆一笑,輕聲道:「錢叔叔別生氣,我可是準備了一條大魚,給你們八相軍,這點小問題就別挑剔小侄了。」

錢百萬看了看坐在首座的那個老人,知道著同樣是老人認同的事情,既然如此他也就不再多說什麼了。

青年看著腳下的沙盤,笑了笑,「蘇離,很意外的名字了,沒想到今夜的突襲居然沒有死去,一名三境上品的修行者,在這樣的戰爭之中不僅僅活了下來,還斬殺了如此多的荒人,真是令人意外啊,這一次若是你還能夠活下來,我就在無妄城等著你如何!」

青年的眼中閃爍著一抹亮光,顯然對於蘇離,他可親自出手了。

那名鎮壓西北的老侯爺睜開了眼睛,與商鞅、洛天神不同,老人就算是坐立在哪裡,都有著一種難言的壓迫感,雙目睜開,沒有一絲渾濁,只有一種到達極致的智慧之感。

「沒有必要在這樣的小人物身上付出這麼多的心思,你要做的可不只是這些,百萬,那兩個人如今在什麼位置了?」老人充滿威嚴的聲音在大殿之中響起。

錢百萬恭敬的地下自己的頭顱,而後回應道:「此刻已經到達鬼渡原的邊境了,在過去便是寒山了,我們的人都已經撤了回來。」

老人搖了搖頭,語氣平淡的說道:「容錦瑟不會入寒山的,我們的人撤了,她只會選擇重新跨入鬼渡原,讓榮臻的三萬步卒再逼一逼,我要他們這半年的時間都留在這裡,兩名大修行者再鬼渡原之中進行屠殺,能夠讓我們的高層輕鬆一點,荒人既然變得如此兇狠了,我們總是要做點什麼。」

錢百萬渾身一顫,老人口中那平淡的話語背後,卻充斥著濃郁的血腥,三萬步卒再入鬼渡原,那不知道要事多少人,看著下方的沙盤,恍惚之間他似乎感覺到了一股濃郁的血腥之氣。

……

……

鬼渡原的一處戰場之上,這裡有著一片刺目的景象。

朝陽升起,一縷霞光宛若血色,照射在了大地之上,那一抹血色落在了大地之上,紅的鮮艷無比。

仔細看去,才會發現,這不是霞光的顏色,而是大地的顏色,這片原本漆黑的土地如今卻變得血紅無比,大地像是被血色的染料洗刷了一遍,看上去觸目驚心。

在這片廣闊的血紅之地上,橫七豎八的到處散落著兵刃、盔甲、其中盔甲的樣式有些不同,可以看出出自兩個地方。

那一望無際的兵器,密密麻麻,令人心寒,在這些堅韌的盔甲之下,布滿著雪白色的骸骨,天空之上一群巨大的食腐鳥,自高天之上垂落而下,吞噬著這些屍體上的血肉。

大量的血腥之氣引來了鬼渡原中許多嗜血的妖獸,它們小心而後警惕的吞噬者眼前的血肉。

昨夜,在這裡同樣爆發了一場驚心動魄的戰鬥,留下了一地的荒人、部落軍人以及大秦軍人的屍體,屍體遍布荒原之上。

在這片鮮血瀰漫的戰場之外,數十名荒人將一名大秦軍人包圍在了其中。

雖然只是數十名荒人,可是他們身上那密集的星辰卻是令人頭皮發麻。

眼前的這數十名荒人,修為最低的都是四星荒人,其中有著三名六星荒人,這樣強大的隊伍,就算是面對數千人的普通軍人,也可以安然離去,然而此刻這些荒人的身上都帶著或多或少的劍痕,這些劍痕的氣息相同,顯然是出自同一人之手。

被他們包圍的這名大秦軍人,臉上沒有任何的恐懼和無助,依舊淡定從容無比,雖然他的身上已經遍布了傷痕,但是他的眼眸依舊明亮無比。

「真沒有想到,寒山鬼族居然與荒人聯手了,真是意外啊!」大秦軍人看著眼前荒人身旁的一名身穿黑色長袍,將自己籠罩在黑袍之下的那道身影。

黑色的身影注視著眼前這名大秦軍人,而後淡淡的說道:「這是你們大秦在逼迫我們,若非大秦一意孤行,我們也不可能出山,畢竟唇亡齒寒的道理我們還是懂得,你說呢?」

大秦的軍人陷入了沉默,昨夜一戰,荒人至少戰死一千多人,這樣的數字對於本就稀少的荒人而言,是非常巨大的,這還僅僅只是一處戰場,他可以想象,昨夜在鬼渡原中不知道有多少處爆發了這樣規模的戰鬥,他手下三千人的一個團,在昨夜全部戰死,前來支援的一個營同樣死光,不過部落軍隊同樣也付出了兩千多的代價,這麼多的屍體才會造就了如今的這幅場景。

大秦軍人深吸一口氣,艱難的站起身來,而後看了看身後的國土,說道:「沒事,大秦沒有投降的軍人,來吧!」

一道寒光劃過,鬼族的劍氣充滿了陰森,輕易的吞噬了這名軍人的頭顱,看著那流淌的鮮血,黑袍中的男子,低聲道:「不是沒有,只是你不知道擺了。」

!! ?[手機,平板電腦,,更新更快,更省流量]

坐在山寨之中看著那些陷入熟睡的軍人蘇離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原本一百二十一人的隊伍在經歷了兩場大戰之後就只剩下如今這三十六人

也許這樣的數字對於那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而言不過是幾個數字而已可是只有真正見證了這一切的蘇離才知道這不僅僅是數字同樣還是一條條鮮活的生命

看著那一張張就算在沉睡之中都帶著凝重的臉龐他不知道對於這些人而言戰爭到底能夠有什麼樣的意義

他是蘇離對於這樣一場戰爭他他不是不了解他知道這是西北無雙侯對於帝都發生的一些事情有些不滿西北的戰爭便是他說話的底氣

「蘇…大人!」鍾陵小心翼翼的來到了蘇離的身邊似乎有些欲言又止

蘇離轉過頭來笑了笑說道:「好了有什麼不好意思的有話就說折騰了一夜你還不想睡覺」

「我已經休息夠了」鍾陵傻傻一笑抬了抬受傷的手臂有些不好意思

「說說吧到底想問什麼」也知道這名少年不會無聊的來詢問自己

鍾陵有些不好意思右手撓了撓自己已經油跡斑斑的頭髮最後下定決心說道:「大人能不能教我修行我想成為強者」

看著那雙充滿著堅定的目光蘇離有些恍惚在他的記憶中有過太多這樣的目光了

雖然鍾陵已經過了最佳的修行時光可是誰又能夠規定修行的最佳時間到底是什麼時候

「修行本就是逆天而行又有什麼不可以」蘇離看著鍾陵的目光語氣堅定的說道

在他的腦海之中儲存著太多的修行寶藏不算魔剎天的十萬道藏就算是書院之中的秘籍以及在那個男人的墳墓之中他也收穫了許多修行的秘籍魔剎天的強大傳承自然是不能夠傳出去畢竟這會害了鍾陵考慮的一下蘇離選擇了一本比較適應鐘陵修行的秘籍來自於那個男人的墳墓之中的一柄劍

「傾城劍一人一劍傾國傾城」

鍾陵的臉蛋泛起一絲紅暈有些不好意思的看著蘇離似乎對於這個詞語有些敏感

明白鍾陵在想些什麼蘇離搖了搖頭道:「這可不是美貌傾國傾城而是劍意足以傾覆一國一城想太多了你要是覺得不行那就換一個」

鍾陵嘿嘿傻笑一聲點頭道:「我就要這個大人我一定會好好修行的」

接下來一個時辰蘇離也就沒有時間思考別的問題了剩下的時間都在解答著鍾陵的一些問題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