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一戟劈斬,若狂龍出海。

2021 年 11 月 28 日

林凡第一個找上的就是拓跋孤,因他年齡最為幼小,且言語最為毒辣。

「斬!」

拓拔野拔劍而上,其餘天驕從側面攻殺相助。

林凡有閃電武魂相助,可隨時掌握眾人動態,可在瞬息間躲避攻擊,諸多強悍攻勢似對他無用。

「死!」

林凡彎腰,讓過第五騎橫斬而來的開山大刀,隨後猛然起身,長戟由下而上的上撩,將躲避不及的拓拔野切成兩半。

拓拔野死去,五臟流了一地,血腥味撲鼻。

其他天驕心顫,強悍如拓拔野被一戟而殺,讓他們感覺不妙,林凡太兇猛了。

紅衣女子手中出現玉琵琶,這是一件魂兵,她的手指撥動琴弦,各種顏色音符出現,瀰漫這方天空。

林凡覺得神魂一陣不穩,像是有無雙的利刃攻入他神魂中,讓他神魂刺痛。

「好機會!各位出手一起斬他!」

第四騎大吼,隨後當先向前攻殺。

林凡皺眉,這紅衣女子的詭異攻勢的確難纏,讓他不能全力殺敵,影響太大。

林凡與諸人廝殺,但覺得無比艱難,要隨時驅逐腦海內的音符,也許該暫時退走。

「他要突圍,諸位小心。」

第五騎為攻殺林凡的主力,第一時間提醒眾人,林凡冷眼瞥了紅衣女子一眼,在內心中決定,下一次相遇,定要先斬此女。

「想逃?你問過我沒有?」

第六騎衝來,妖獸橫截在林凡面前,手中戰劍發出刺眼白光,那是魂力發動到極致的表現,他一劍斬落,似海浪濤濤,林凡感覺自己像是突然之間在面對天地之威,在被無窮海浪劈打。

「破!」

林凡爆吼,他知道這是第六騎無雙武技帶來的幻象,閃電武魂找出武技破綻,他咬破舌尖,讓自己清醒,隨後長戟撩動,有龍形青光出現,一路咆哮而行,將眼前海浪等沖了個稀爛。

第六騎大驚,這是他屠一個大家族之後搜出的武技,為玄階二品,是他壓箱底手段,但現在竟然被破。

林凡隨攻殺而去的龍形青光而行,右手擰長戟,左手上龍鱗密佈。

「死!」

武技被破,第六騎雖驚不亂,快速凝聚起攻勢,向衝來的林凡殺去。

但迎接他的,是一雙青色鱗甲覆蓋的拳頭,在他眼前快速放大。

第六騎驚恐,想要大叫認輸,但來不及了,林凡的拳勢太快,氣勢太猛。

「砰!」

第六騎被林凡一拳轟碎腦袋,鮮血並著腦漿飛濺而出。

「六弟!」

第五騎痛心疾首,看着第六騎無頭屍體從妖獸背上跌落,他恨欲狂:「林凡,上天入地,我斬你神魂永墮九幽!」

林凡冷哼,無用的威脅而已,他將一個攔截在他前方的天驕的一戟劈死,逃出重圍。

「太果決與狠辣,我參與圍殺想走捷徑,到底是對是錯?」

林凡走遠了,此地屍橫遍野,一番遭遇戰,林凡獨殺四人,自身未損,揚長而去。

「這……還是人嗎?我們這麼多人,竟然讓他成功屠戮幾人,然後揚長而去,我可以退出嗎?」

有天驕話語結巴,被林凡的威猛嚇住,想要退出。

「現在想要離開?」

第五騎冷哼:「接受了毒長老的邀請與好處,若是現在退出下場怕也好不到哪裏去!」

聽見第五騎這麼說,諸天驕臉色都變了,氣氛微妙起來。

「呵呵,林凡就算怎麼威猛,也不是我們這些人的對手,難道剛剛他真的無損嗎?我不相信,面對我等的圍殺,就算是獨孤公子怕也是不敢言無損,林凡比之公子如何?」

紅衣女子緩和氣氛:「我們大家走一起,小心戒備,下次遇見他之後,我先出手催動幻影琵琶,定然可斬他。」

諸天驕緩緩點頭,林凡就算在怎麼厲害,比起獨孤令狐來說,還是要差上一截,而且現在的他們已經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只有斬了林凡才可交差,若是想要中途退場,以那位長老的脾氣,怕是生不如死! 時間飛逝,水稻很快就要成熟,現在去改造后的大棚,就能看到幾乎所有水稻都已經掛著金燦燦的稻穗。

無數人都想來參觀楊舟的水稻基地,校長和生命科學院的院長以及一些科院專家,已經來實地考察了好幾次。

經驗豐富的農學專家,只要看到稻穗,就能確認一畝有多少產量。

楊舟在一個月前,完全沒有說謊,正常的水田裡,一畝田,變異巨型稻最低也有2000多公斤產量。

最誇張的是,有些水稻,還是種在了鹽鹼地上。

不過這些水稻產量就有限了,每一株都只有少量稻穗,估計畝產不到200-300公斤,沒有正常水稻的三分之一。

但這也是了不得的科研成果,鹽鹼地能夠生存的水稻本來就少。

現在解決的是,能不能在這樣的土地生存的問題,而不是產量有多少的問題。

就算畝產只有200公斤,華國的鹽鹼土的資源總額約為14.8億畝,其中現代鹽鹼土面積為5.5億畝,殘餘鹽鹼土約6.7億畝,這還沒有算上約2.6億畝的潛在鹽鹼土。

就拿北河舉例,燕趙大地鹽漬化土壤面積達900萬畝,其中沿海前沿地帶鹽漬化土壤面積357.28萬畝,主要分佈在唐山、滄州和秦皇島區域。

要是這些土地能夠利用起來種植主糧,每年憑空就能多出無數糧食。

當然,限制鹽鹼地的不止是水稻存活問題,還有水源問題。

形成鹽鹼土要有兩個條件:一是氣候乾旱和地下水位高(高於臨界水位);另一是地勢低洼,沒有排水出路。

地下水都含有一定的鹽分,如其水面接近地面,而該地區又比較乾旱,由於毛細作用上升到地表的水蒸發后,便留下鹽份,日積月累,土壤含鹽量逐漸增加,形成鹽鹼土;

還有便是在海邊,看似在海邊不缺水,但其實海水又不能用來澆灌,實際想要實現鹽鹼地水稻大規模種植,依舊要解決很多難題。

不過不管怎麼說,楊舟的變異水稻算是開了個好頭,一部分鹽鹼地完全可以利用起來了。

更何況,還有旱地種植的旱稻。

正常的巨型稻水稻,畝產超過以前的一倍,也相當於土地面積比以前擴大了一倍。

現在就看水稻的口感如何,能不能讓無數農民選擇這種高產巨型稻了。

楊舟忙碌了幾天,本來是打算讓前口村的村民幫忙收割,結果保衛得知這個消息,害怕水稻稻種泄露,請示一番后,決定他們親自來收割。

所有稻種都嚴加看管。

楊舟四名保衛,大多是農家子弟出身,收割水稻駕輕就熟。

水稻基地的水稻稍微複雜一些,每組水稻都要單獨收割,然後脫谷單獨晒乾稱重。

全程也由央視紀錄片團隊拍攝,楊舟只是站在一旁看著大家忙碌。

一些博士、研究生,在唐悅的帶領下,把所有數據都記錄下來,最後會融入到楊舟的最新論文里。

等忙完一切,楊舟在前口村楊舟準備了一個特殊活動。

那就是變異水稻品嘗大會。

這次大會邀請的也是清北大學的老師,一些生物學家、科院院士清北大學的學生、媒體記者等參與。

大家將公平地給所有米飯打分。

其中,還摻雜著市面上比較昂貴的特級米。

楊舟希望通過這次活動,讓所有人知道,他研究出的水稻,口感不比一些頂級水稻口感差。

當然在這之前,楊舟和唐悅已經悄悄嘗過了。

幾千個品種水稻,優選出了大概100種有特色的水稻,這些水稻要麼口感好但產量稍微少一些,要麼適應各類土地,還有的是產量特別高的品種。

正是因為嘗過後,知道變異水稻口感優異,楊舟才想做這次活動。

反正這些鏡頭都要放進紀錄片里,甚至汪冰冰表示,拍攝的水稻素材加上這次活動,可以登上新聞三十分,楊舟就更有必要做這次活動了。

以前雜交水稻出來后,因為口感問題,其實種的人不多。

因為目前而言,糧食並不是很緊缺,因為很多糧商的關係,甚至每年還在安南國那邊進口不少大米,進口比自己種植更加划算。

農民種的就是產量雖然比不上頂級雜交水稻,但口感不錯的長粒香米,比如龍稻18、龍稻21、龍洋16、松粳16等。

根據國家統計中心發布的數據,華國所有雜交水稻增產糧食也就養活6000萬人,華國糧食產量里近85%的產量不是雜交水稻,袁老開發的品種,市場佔有率也不高。

不過袁老對雜交水稻的貢獻是最大的,雜交水稻對我們而言,更像是戰略性武器。

正因為有這樣高產的各種品種水稻,國外才不能拿捏我們的主糧。

現代的買辦同樣不少,在有利可圖的情況下,有無數國外品牌的香米進入華國,當然很多品牌只是無良商人掛羊頭賣狗肉,實際上這些香米還是國產,但說是安南的進口。

楊舟的巨型稻研究成功,意味著口感上,能和香米相比。

面對產量更高,口感更好,適應土地更廣,抗災害能力更優的情況下,農民們的選擇可想而知。

變異水稻品嘗大會召開時,楊舟跟在郝玶校長身旁,他們身前擺了一條米飯組成的長龍。

所有米飯都用大盆裝著放在桌面上,大盆前方貼著被密封名字的打分表單。

每個人品嘗過後,都要給米飯打分,最高分100分,最後去掉最高分和最低分,算一下平均分。

因為不知道米飯的名字,大家的品鑒都非常公正,根據自己的喜好,基本不會出現評分失實的情況。

總共差不多有100盆米飯,前面是乾飯排在後面卻是稀飯,郝玶沒有看到後面的稀飯,還沒有吃便笑道:「這巨型稻的顆粒比香米要大不少,最後評分會不會有偏差?」

「校長,我們還有稀粥環節,這一路吃下去,到了喝粥的時候,你也分不清哪些是巨型稻了,況且有些巨型稻的米飯大小和正常的大小相差不大。」楊舟解釋道。

「嗯,考慮得很周全,那我就來當一下評委吧!」郝玶笑著點頭。 「殿下,這是一場豪賭。」

沉默了良久過後,蛇矛斗羅總算回過神兒來。

千仞雪語氣中充滿自信,「本宮一定會贏。」

他深深的看了一眼千仞雪,隨後拱手說道,「既然殿下已經做出選擇,老夫自然會尊重殿下的決定。」

「多謝佘長老的信任。」

千仞雪停頓了一下,同時眼底閃過一抹銳利的目光,「朝堂我現在已經掌握了一大半兒,佘長老負責通知他們,雪夜那邊的計劃可以開始行動了。」

「屬下明白。」

刷!

話音剛落,蛇矛斗羅消失在書房之中。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