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一定要取得釋塵的信任,才可以幫助到我的復仇。

2021 年 1 月 5 日

「釋塵是因為你的占星師身份才會讓我留下來的。」在回去房間的路上,萊傑皺著眉一副不爽的樣子。

「但至少你可以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陪我。」我試圖說服萊傑,至少讓他心情別這麼糟糕。

「註定了,莫安啊就是算計好了。」他看起來很無奈,但是他為什麼要提起莫安?!

「對不起。」

我沒接話,我知道他不是故意的,但有時我無法放過自己。

我還是無法讓莫安的死成為過去,我還是在自己折磨自己,我甚至都不知道以後我是否會反悔我現在的決定,總覺我現在太可悲。

「我還有點事,你先挑間房間住下吧。」我記得那個老人還在等我吧。

我急匆匆的趕過去,也許他猜到我什麼時候會回來。他真的教了我很多東西,但我還需要很長時間才可以像他一樣不用聚集能力就可以預言。

我到達約定的地點時,老人正在等著我,明明是在閑著,卻用一種嫌棄的眼神看著我。

他估計知道我去幹什麼了吧,萬一他偷偷讀取我的記憶,然後告訴那個帥的不行的釋塵,我就會被逐出幻冰城。

我一定要取代他占星師的位置。

我的計劃不能出半點差錯,萊傑的情緒也不能出半點差錯,否則事情將走向我無法控制的情況。

。 $「久等了。」我走到老人的身邊,對視上他嫌棄的眼神。

「真不明白釋塵為什麼會允許御火城的人進來,以前他可是厭惡御火城到骨子裡去了。」什麼意思?為什麼老人看我的眼神那麼的耐人尋味?!

「他為什麼恨御火城?」老人故意告訴我釋塵的事情,就是一定想讓我了解釋塵和御火城的過去。

「那個時候你還沒有能量呢,御火城曾經入侵了幻冰城。那場戰爭使釋塵失去了母親。」老人的神情很淡,好像與他無關的樣子。

我為釋塵感到難過,想象著小小的男孩站在戰爭的硝末中孤獨的等待母親的懷抱,最後只有不斷的死訊。

這麼久以來,釋塵是如何忍耐對御火城的仇恨的?!當他想念他的母親的時,是如何忍得住思念的?!

「你想要我做什麼?」我猜不透他的意圖,毫無在乎卻又說著極其重要的事情。

「既然他允許你哥哥進入幻冰城了,就好好的對待幻冰城,更要好好的對待他。」老人說話的樣子為什麼看起來總像他的父親,苦口婆心的,感覺我不對他好就是不孝的似的。

「你是不是想多了,他也不會允許我去關心他的。」老人一定是在為我和釋塵說媒,不過那種事情是不可能發生的。我不願意讓我的過去害了他。

老人笑了笑,一幅不用解釋我都知道的表情。他不用預知能力預知了我會和釋塵在一起吧?!

要是能天天看著那麼帥的臉流口水也是挺好的。

「我接著教你預知的能力,以後要好好幫助他。」他時刻不忘著我和釋塵,等我以後替代他的位置了,看他還說什麼!

我還在心裡吐槽了一遍,幸好他不在這裡,否則不知道該有多尷尬。

有的時候聽他說話我會走神,想一想萊傑的氣敗壞,或者是釋塵帥氣的臉。

也許是在預言的原因,我總是會想起賈敏所對我做的事,維德的狡詐。甚至是我有能量之前的事。

看看老人,他的表情好像有些過於認真,我覺得不安,他到底在幹什麼?!

我想開口說話干擾他的思緒,他應該會預言到我會開口而有所戒備。等等!!

如果他能預言到我想開口,那之前也可以預言我想到過去的事。

現在我必須要試一試!

我張開了嘴,一幅想問又不敢問的樣子。

「別做花樣了,我知道你想幹什麼。之前你想的什麼我都知道,賈敏,你哥哥莫安,還有你的幽閉環境恐懼症。」老人很坦然的面對我的猜測,這倒讓我不知所措。

「你會想要告訴釋塵嗎?」我突然害怕起來,這老人心思太深。

「就算我告訴他,也阻止不了你的行動。」這是什麼意思?既然他阻止不了,為什麼還要查看我的想法?

「因為你不會帶著幻冰城走向滅亡。」

。 他也許是真的一直在為幻冰城著吧,這裡有什麼值得他這樣去消耗自己的生命?

「今天我們就先到這裡,明天再繼續。太累了會影響預言的準確性。」老人給我放了通行證,終於可以回去休息了,順便思考一下他今天說的話。

現在已經是下午了,預言用了太多體力,先去吃點東西,然後再和萊傑聊一聊。

幻冰城帥哥很多,但最不想讓我離開的原因是,這裡的小吃真的很好吃!

我沉浸在美食的海洋里,完全沒有在意到擁擠的人群。我聽到熟悉的聲音,回頭看見那英俊的面孔。

「練習餓了吧,消耗能量的同時也消耗體力。」他先開了口,聲音很溫暖。我有點不習慣,莫安萊傑都沒有這樣的溫暖。

「嗯。」我想起老人說的話,總覺得對不起釋塵,他也承擔了我的痛苦。

「你哥哥呢?」我看不見他眼裡的悲傷,他有時堅強的讓我心疼。

「我不知道,我現在餓壞了。」

「吃吧,晚上早點休息。」我愣住了,他有時溫柔感覺像哥哥一樣。

等我回過神來,他己經消失在人群中了。

我覺得我很喜歡他,但我是沒有資格愛他的。他適合純真的陽光女孩,至少他之後的生命里會過的開心。

我有點惋惜,但我希望他幸福。

心情有點惆悵,就連點心都沒心思吃了。

我想回去看看萊傑,他心情肯定也不好。

「回來了啊。」萊傑隨口一問,但我聽出他的不爽。「你之前去哪了?」

「學習占星術了,回來的時候帶了零食給你。」我把零食交給萊傑,我看到他臉色也緩和了一些。

「我有事情要和你談談。」我拉他坐了來,釋塵的事該和他說。

「說吧,順便告訴我幻冰城的武力人力情況。」萊傑淡然的說他記划,我討厭他的態度。

「釋塵的母親被御火城的人殺死了,這件事你知道嗎?」

「什,什麼?!」他不知道這件事,一臉驚訝更多是愧疚,他在後悔誤會了釋塵嗎?

「那時的戰爭,所以他會恨御火城,你別討厭他的態度。」萊傑點了點頭,他同意了我的話。

。 「如果以後釋塵要和御火城交戰,你會幫他么?」我現在就想知道他的選擇,我害怕我會同時失去兩個人。

「我不知道,至少不會去幫御火城。」我鬆了一口氣,這就說明他還有希望會幫釋塵。

「你清醒點,他那人心思太沉,別靠他那麼近。」萊傑的話是什麼意思?釋塵看起來挺陽光的,他會傷害到我和萊傑嗎?

「想莫安嗎?」萊傑突然說起莫安,我努力想起他以前的模樣,有一些模糊不清了。

「怎麼了?」

「如果他在這裡,他會讓你如何選擇?」他沒有要我回答,靜靜的看了看我的反映,也沒說話。

哥哥會讓我回家吧,或者躲在角落裡讓誰都找不到。他終會為我找到最安全的方法,但我也不會接受這樣最安全的方法。

現在我只有堅持自己的選擇了,一直都下去,相信自己是對的。

「你的選擇呢?你和莫安這麼熟,他做的決定你會去遵守么?」我反問他,希望他這樣會給我一些能用的意見。

他笑了「果真呢,莫安說過你會自己做決定。」

我跟著他笑了笑,莫安還是最了解我的。我覺得萊傑想逐漸代替莫安,但他永遠不會像莫安那樣了解我,即使他不是我親哥哥。

「你應該熟悉一下幻冰城內部,那對你有好處。你實力那麼強,可以在幻冰城幫忙。」我很希望他加入幻冰城,在那種地方有人照顧很重要的。

「不去!看他不爽。」我知道他說的「他」是指釋塵,這兩人是以前有仇么,如果我不在,兩人是不是會互掐。

「好吧,以後想去了就告訴我。我一個人在裡面沒人幫忙,沒人照顧,你捨得么?」我裝作可憐給他看,明顯他不吃那一套。

「那傢伙對你印象不錯,他當然會照顧你,搞不好還會比我更了解你。」

「你吃醋了。」我總結出結論,他想做除了莫安之外最了解我的人。莫安對他是最好的朋友,他把我當成莫安的遺願。

也許他對我的感覺就像哥哥一樣吧。

。 之後我一直沒見到釋塵,但總是會從教我占星老人知道他的事。

比如在政策上的改動,或者他的情緒波動。

就像釋塵一直在我身邊生活似的,老人這樣做有什麼意思?我是不可能和他在一起的,老人應該明白這一點。

我占星的技術越來越好了,我還需要更多的練習。比起老人的占星術,我的能力還不足以支撐起幻冰城的運作,還不能靠近釋塵。

每天老人的訓練都很晚才給我放課,等我回去時,萊傑都像個居家好男人似的做好晚飯。

萊傑每晚在我的洗腦之下,對幻冰城終於有些興趣了。他會去幻冰城的內部觀察,但太安靜很難引起別人的注意。

現在關於幻冰城的事,他了解的比我還多。

很久時間都在重複同一天,唯一不同的只是聊天的話題。有時迷茫一會,有時懷念莫安,有時在懷疑我的動機。

我好像失去了自我,只將生命寄託於復仇的信念上。

在復仇這種黑暗中,遇到了釋塵這樣的光明,即使擁有了光明周圍還是黑暗。

可我關否應該爭取,就像螢火蟲想要爭取月亮的光,但月光之後還是黑夜。

我永遠都會懷念以前的時光。

而現在都將成為以前。

我看了看萊傑,他對任何事好像都沒興趣,淡淡的咬著筷子,盯著正在播的美劇。

「這裡的生活你不喜歡嗎?」看他帥氣的面孔,我怕我會耽誤他的未來和幸福。萊傑以後會結婚的,不能陪我報仇一輩子。

「不討厭,但沒有刺激。」原來沒有地方散發他的精力,所以現在感覺無趣嗎?

「幫我練習的老人死活不告訴我他叫什麼,而且一直在湊合我和釋塵。」萊傑是局外人,他清楚我要如何做。

「那你呢?」我被他問住了,我?對釋塵的情感我自己也不清楚,我還是想逃避釋塵。

「你還是喜歡他的,不然你現在就不會猶豫不決了。」萊傑好像對我很失望,他對釋塵影響不好可能就是因為我對釋塵的好感。

「我該去.」

「過段時間吧,等確定他也對你有了感情再說。」好吧,我聽他的。畢竟以前聽莫安說他們經常會去酒吧把妹,經驗豐富。

我的傷感還沒有消失,我走近擁抱了他。萊傑輕輕拍了拍我,聽見他嘆了一口氣。

。 與萊傑交談之後我開心多了,我有很嚴重的多愁善感,因為離開我的朋友;因為過去的時光;因為犯過的錯誤。

這次我希望不要在再做錯事請了,我希望有一個男人是陪著我愛我一輩子的,而不是只讓我懷念。

釋塵會是這樣的人嗎?

「又走神了,莫離。」聽到我的名字頓時抬了頭。

「釋塵在他的辦公地點等你,現在去找他吧,等會的訓練就不用了。」老人又在安排任務了,還是認命的完成吧。

我輕輕的敲了敲釋塵辦公室的門,沒聽見他的回應,只好自作主張的進去。

好濃的酒味啊!他是在辦公室里喝醉了嗎?!

該死的老頭!我要去照顧釋塵,聽說喝醉了會頭疼,明天他那麼多工作完成一定有壓力。

「釋塵?」他還醒著在,但不知道是否意識還清晰。

「又要幹什麼?!你弄不死我!」他劍一般鋒利的眉皺在一起,一臉的憔悴。

「我是莫離!」

「莫離?」他站起來走向我,突然伸手將我抱進他懷裡。我能感受到他結實的胸膛,他的呼吸起伏,還有劇烈的心跳。

「釋塵,你醉了。回去休息好嗎?」喝醉的男人像個孩子,撒嬌又有點自大。

「不好!除非你告訴我你為什麼要來找我。」他鬆開了懷抱,任性並且認真地看著我。我一時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愣愣的看著他不說話。

「我知道!就是為了復仇!就是為了害我!」他面對我咆哮著,我突然想起以前做過的夢境,我想起夢裡莫安對我說『是你害我成這樣!』

噩夢像潮水般襲來,我不敢去看他,因為我覺得我的存在,就像一個惡魔一樣,在損害周圍每一個人的生活。

「我,我沒想去害你,我只是,不知道該去哪裡。」我忍不住哭了,他失控的樣子擊垮了我所有的意志。「對不起,對不起!」

釋塵漸漸安靜下來,看著我一句話不說。

「我帶你回去休息好不好?」我鎮定下來,現在清醒的只有我,這裡只有我來照顧他。

他給我指路,我架著他高大的身軀,走路有些吃力。

「莫離,占星師經常會我講你的事情,你的進步,你的愛好,你的哥哥。」他依舊是醉的,但說的話卻讓我心寒。

有一個人在中間牽紅線,想不在一起都難。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