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一個閃爍著綠色神芒的詭異的能量光球閃電般的向著源初射了出去,這個綠色的能量光球看似不大,實則其中蘊藏著極其恐怖的力量,若是源初真的被綠色光球擊中的話,定然會必死無疑的。

2021 年 1 月 9 日

就在這時,源初剛才還有些獃滯迷離的雙眼驟然恢復了清醒,見到一道綠光向著自己迎面撲來,頓時嚇出一身冷汗,沒有絲毫的猶豫,源初猛然全力躲閃,身影一閃便消失在了原地,就在源初剛剛逃出去的瞬間,幾乎與此同時,一道綠光便穿過了源初剛才所在的位置。

轟隆一聲驚天巨響,綠色光球狠狠的轟擊到了神斗台上堅硬無比的岩石上,頓時亂石穿空,煙塵漫天,一個巨大的坑洞顯現了出來,深不見底,大坑周圍的岩石都被燒焦了,坑洞當中往外呼呼的冒著熱氣,眾人見狀都是倒吸了一口涼氣,這個魂魔的確是名不虛傳,實在是太恐怖了,只是一根手指頭便已經可以釋放出如此毀天滅地的力量,這他媽還是人嗎?

源初此時早已經直接隱入到了虛空當中,不斷的在魂魔周圍快速的遊走,心臟一陣劇烈的狂跳,剛才真的是好險啊,沒想到魂魔的實力居然如此恐怖,手段如此毒辣,先利用強大到恐怖的靈魂之力對自己進行靈魂攻擊,讓自己的神魂出現了一瞬間的獃滯迷離,而後又施展出了這麼強大的攻擊手段,想要一招將自己置於死地。

幸好自己本來神魂就十分的強大,特別是這次煉化了大量的魂珠之後,靈魂之力變的更加強橫了,沒有受到太大的影響,及時恢復了清醒,否則,一旦被剛才那個綠色光球擊中,自己就真的是九死一生了。

魂魔也感到十分的吃驚,他沒想到自己一向屢試不爽的連環必殺技這次居然不靈了,源初能夠這麼快就恢復了正常,可見源初的靈魂之力絕對不在自己之下啊,這個對手還真不是一般的強大啊,看來自己這次算是遇到了真正的勁敵了。

不過,魂魔對於自己的實力還是十分自信的,看到源初居然直接隱入到了虛空當中,嚇的不敢露頭了,不禁掃視了一番虛空,而後嘿嘿一陣冷笑道:「源初小輩,你剛才不是很囂張嗎,怎麼現在居然躲起來不敢露頭了啊,你怕我了吧,現在總算知道老子的厲害了吧,你以為躲在虛空當中,我就不能奈何你了是嗎,你真是太天真了,我想要將你找出來實在是太簡單了,你是絕對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給我滾出來!」

說著,只見魂魔突然爆發出一股強大的靈魂波動,向著四面八方橫掃而出,而後看向某處虛空,猛然來了一個十指連彈,雙手舞動如飛,對著虛空就是一陣狂轟亂炸,一個個詭異恐怖的綠色光球不斷射向虛空,虛空瞬間開始大片大片的崩碎開來,天地都是一陣劇烈的震動。

源初沒想到魂魔的感應之力竟然如此強大,居然可以瞬間就鎖定自己的準確位置,源初被魂魔的一陣狂轟亂炸逼迫的不得不在虛空當中快速的遊走,努力避開「魔光炮」的攻擊,可是「魔光炮」好像是已經將自己徹底鎖定了一般,一直追著自己的屁股後面跑,自己還沒來得及喘口氣呢,「魔光炮」便已經緊隨而至了,源初只好不斷的倉皇逃竄,顯得有些狼狽不堪。

隨著虛空被大片大片的轟碎,源初可以遊走的空間已經越來越小了,源初知道不能再繼續這樣下去了,要是再繼續這樣被動挨打的話,恐怕早晚會被「魔光炮」擊中的,與其被動躲避,不如主動進攻,靠躲避是打不死敵人的。

想到這,源初猛然加快了遊走的速度,來到了魂魔的身後,突然主動從虛空當中顯現了出來,使出了全身的力氣,揮動著右拳向著魂魔的後腦打了出去,想要直接將魂魔的腦袋打碎。

就在這時,魂魔感受到身後一陣惡風不善,躲閃是不可能了,於是,他頭也沒回,突然伸出猶如鬼爪一般的大手,身體一轉,猛然迎著源初的呼嘯而來的鐵拳悍然拍出了一掌。

隨著猶如金鐵交擊的啪的一聲脆響,源初的鐵拳與魂魔的魔掌瞬間在虛空當中狠狠的對碰到了一起,大片虛空被轟然震碎開來,一股狂暴的能量風暴頓時橫掃而出。

魂魔被直接震飛了出去,猛然噴出一口鮮血,險些摔倒,源初也並不好受,被直接逼退了七八步才勉強穩住了身形,嘴角也已經溢出了一絲血跡,五臟六腑都是一陣劇烈的翻騰。

源初不可思議的看著對面的魂魔,彷彿見了鬼一般,他對於自己的力量是十分有信心的,如果當初自己全力以赴的話,那麼血屠在力量方面都未必是自己的對手,可是他沒想到身體看上去如此瘦削,甚至有些弱不禁風的魂魔,居然可以爆發出如此恐怖的力量,雖然與自己還有一定的差距,可是自己竟然沒有佔到什麼明顯的上風,這就有些太不可思議了吧。

魂魔輕輕擦拭了一下嘴角的血跡,看著源初驚駭不已的表情不禁很是得意的嘿嘿一笑道:「源初小輩,你是不是對我的力量很吃驚啊,我不得不承認,你能夠斬殺以力量著稱的血屠的確是力量極其強橫,與你比拼力量,我甘拜下風,可是老子也不是吃素的,別看我的肉身沒有你來的強橫,但是想要在力量上完全壓倒我,卻是萬萬不能的,就如同我無法在靈魂之力上完全對你進行壓制一樣,大家都是妖孽天才一般的存在,是絕對不能用常理來推斷的,嘿嘿!」

源初聞言很是不屑的微微一笑道:「魂魔,你的力量的確是讓我很是驚訝,看來想要憑藉力量徹底打敗你是不太可能了,既然如此,那咱們就比拼一下兵器如何,如果你能抵擋住我的雷棍的話,那麼你才算有資格做老子的對手,來吧,讓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大的能耐!」

說著,源初猛然心念一動,一根碩大的雷棍已經被他抓在了手中,源初猛然大喝一聲,使出全身的力氣揮動雷棍以泰山壓頂的氣勢向著魂魔悍然砸了下去,天地間彷彿打了一道立閃,雷棍未到,一股狂風已經呼嘯著壓了下來。

… —

–>

第九百一十九章對賭三招

感受著雷棍當中肆虐的狂暴無比的雷之本源之力,魂魔不但沒有絲毫的驚慌之色,反而臉上浮現出了一抹詭異的笑意,他猛然伸手一抓,一桿閃爍著詭異恐怖烏光的神槍已經抓在了手中,他大喝一聲,雙手握住烏黑的神槍向著源初的雷棍悍然迎了上去,頗有一股一往無前,頂天立地的氣勢。

轟隆一聲驚天巨響,雷棍與神槍悍然對碰到了一處,剛剛恢復一些的虛空再次轟然崩碎開來,魂魔毫無懸念的被直接砸落到了地面之上,留下了一個巨大的人形大坑,魂魔再次吐出了一大口鮮血。

源初也不比魂魔好上多少,雷棍被直接踮起了老高,差點直接脫手飛了出去,源初被震的倒飛了出去,嘴角再次溢出了一絲血跡,好不容易才將翻騰的五臟六腑平復了下來,雖然他現在十分難受,可是看著躺在地面上的人形大坑中的受傷不輕的魂魔,卻是舒服了不少。

特別是看到正在魂魔身上來回瘋狂肆虐的狂暴無比的雷之本源之力,源初臉上不禁浮現出一抹得意的笑意,剛才雷棍與神槍對碰的瞬間,一股強大的雷之本源之力已經順著神槍傳遞到了魂魔的身上,開始對著魂魔的身體展開瘋狂的攻伐,甚至魂魔的那件等級極高的防禦力十分強大的黑色的披風都在恐怖的雷之本源之力的瘋狂肆虐下,化成了碎片,魂魔那看似瘦削卻蘊藏著驚人力量的小身板已經清晰的顯現了出來,一張極其猙獰陰邪的鬼臉也映入了源初的眼帘。

當源初見到魂魔那張猙獰可怖的鬼臉的時候,頓時臉色不禁變的無比凝重起來,因為他發現魂魔雖然躺在人形大坑中被狂暴的雷之本源之力瘋狂肆虐著,可是魂魔的臉上並沒有絲毫的痛苦之色,反而露出一副十分享受的模樣,他身上的氣勢不但沒有減弱,居然還變的更加強大了,好像他的力量損耗正在快速恢復著。


這時,源初才看清魂魔的身上居然顯現出了一件十分詭異恐怖的漆黑的寶甲,那種強大的氣勢,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如同他手中的那桿神槍一樣恐怖強大,源初猛然想起花千古曾經跟他說過,魂魔不但實力極其恐怖,而且他身上竟然有著兩件堪比頂級神器的絕世至寶,源初不禁想到難道這件寶甲和那桿神槍就是那兩件傳說中的頂級神器不成?

突然,魂魔緩緩從人形大坑中爬了起來,越來越狂暴的氣勢絲毫不加掩飾,彷彿在故意炫耀著自己的陰謀得逞了一般。

魂魔手持神槍,身穿漆黑寶甲,看著虛空當中臉色無比凝重的源初,不禁十分得意的嘿嘿一陣冷笑道:「嘿嘿,源初小輩,你看上去好像很是失望的樣子嗎,怎麼是不是很好奇我為什麼可以抵抗住你的雷之本源之力吧?」

看著源初疑惑不解的模樣,魂魔十分囂張的哈哈大笑道:「不怕告訴你,那是因為老子身上有著兩件頂級神器的絕世至寶,魔魂甲和滅天槍,滅天槍以無與倫比的強大攻擊力著稱,足以撕碎世間任何強大的防禦至寶,魔魂甲的防禦力則是同樣恐怖到逆天,可以抵禦任何的攻擊,而且可以將對方的攻擊力煉化成純凈的能量補充我的損耗,你的雷之本源之力不但無法傷到我,反而幫了我大忙,剛才老子不過是故意在耍你而已,怎麼樣,你還有什麼手段儘管使出來吧,老子全都一併接下就是,哈哈哈哈!」

源初聞言不禁就是一愣,沒想到魂魔這個砸碎不僅實力極其恐怖,而且身上居然還有兩件頂級神器護身,一攻一防,相輔相成,怪不得他可以幫助極樂地獄擊敗了娜迦地獄的上屆萬人斬的冠軍,得到了至善神象鎮獄印的萬年歸屬權呢,看來這個傢伙還真是挺不好對付的嗎,自己的可以有效克制地獄幽魂的手段對他基本上毫無用處,既然如此,就只能憑藉絕對的實力,將他徹底擊敗了。

想到這,源初微微一笑道:「魂魔,真沒想到,你這樣的廢物居然可以擁有兩件頂級神器,真是暴殄天物啊,既然我的那些小玩意無法奈何你,那我就只能用絕對的實力幹掉你了,雖然我一個人的實力想要幹掉你有些困難,但是老子可以找來幫手啊,現在我就讓你好好開開眼界吧!」

說著,源初猛然掐動了幾個詭異的手印,而後對著自己的眉心屈指一點,同時大喝一聲「分身」,隨著源初的話音落下,只見從源初的體內猛然一下子走出來足足三千個與源初一模一樣的傢伙,個個實力十分強大,將魂魔頓時團團包圍在了當中,圍了一個水泄不通,只待源初一聲令下,便會對魂魔展開瘋狂的絞殺。

魂魔見狀先是一愣,而後突然十分猖狂的哈哈大笑了起來:「哈哈哈哈,源初小輩,我還以為你會施展出什麼逆天的手段來呢,原來不過是分身之法而已啊,你真是太讓我失望了,怎麼,你以為憑著人多,這樣就可以斬殺老子了嗎,真是笑話,你以為就你會變身嗎,老子現在就讓你見識一下什麼才是真正的變身吧!」

只見魂魔猛然掐動了幾個詭異的手印,而後屈指一點自己的眉心,同時大喝一聲「魂變」,隨著魂魔的話音落下,只見從魂魔的體內突然走出來足有上萬個與魂魔一模一樣的傢伙,只是他們都是純靈魂體,實力方面要比源初的分身弱上一籌。

魂魔演化出的數以萬計的強大靈魂體剛一出來,便嗷嗷怪叫著向著源初的三千分身瘋狂的撲了上去,猶如群魔亂舞一般,分身對分魂的慘烈大戰瞬間展開。

源初的分身十分勇猛,不斷有著大量的魂魔的分魂被源初的分身打的魂飛魄散,但是也不斷有著源初的分身被一群魂魔的分魂聯手絞殺之下,徹底撕成了碎片,大戰十分慘烈,源初的分身勝在質量,實力略勝一籌,而魂魔的分魂貴在數量,整體實力不在源初的分身之下,雙方竟然鬥了個旗鼓相當。

源初為了助分身一臂之力,將兩條火龍也召喚了出來,加入戰團,想要利用火龍對靈魂體的剋制之力,徹底扭轉戰局,然而,他沒想到身為靈魂體剋星的兩條火龍居然無法對魂魔的靈魂體造成太大的傷害,並沒有達到預期的效果,其實,魂魔的靈魂體本來是無法抵擋兩條火龍的,可是,他知道源初有著可以剋制靈魂體的手段,特意為分魂加持了魔魂甲的防禦力,因此,才讓源初的兩條火龍沒有發揮出應有的作用。

分身與分魂打的火熱,源初和魂魔也沒有閑著,兩人之間你來我往的也展開了激烈的對戰,可是打了半天,源初發現自己雖然佔據著一定的上風,但是卻始終無法將魂魔徹底壓制住,反而,魂魔藉助源初的力量越打越勇,這不禁讓源初有些徹底無語了。

源初知道不能再繼續這樣耗下去了,否則遲恐生變,必須想個辦法能夠將魂魔徹底斬殺才行,看來自己不能再有所保留了,必須施展出自己的壓箱底的絕招了,雖然這樣可能會暴露自己的身份,但是,現在他也顧不了這麼多了。

想到這,見到分身和分魂已經全都同歸於盡了,他連忙將兩條火龍收了回來,虛晃一招,退了出去,魂魔見狀不禁有些疑惑的看著源初問道:「源初小輩,怎麼你怕了不成,難道你想要認輸嗎,嘿嘿,現在就算是你想要認輸也不可能了,這是一場生死戰,咱們兩個今天只有一個人能夠活著離開神斗台,當然,如果你選擇認輸的話,我倒是可以考慮讓你死的痛快一點,你放心,不會有太大的痛苦的!」

源初略微沉吟,而後故意十分囂張的挑釁道:「哼,認輸,你他媽的算個什麼東西,連給老子提鞋都不配,想要讓老子認輸,你就不要再痴心妄想了,我並非是怕了你,只是覺得咱們兩個再這麼繼續打下去,恐怕也很難分出勝負了,這他媽要打到什麼時候啊,我看不如這樣,咱們兩個對賭三招如何,我們互相攻擊對方三招,誰他媽的先倒下,就算誰輸,公平合理,速戰速決,怎麼樣,魂魔,你他媽的有種跟老子賭這一把嗎?」


魂魔聞言就是一愣,他沒想到源初居然會提出這樣的要求,他感覺源初突然提出要跟自己對賭三招,一定是有著什麼陰謀,可是又想不出來到底源初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葯。

而且,對於源初的這個要求,自己也實在是不好拒絕,畢竟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自己要是連一個小小的人神境界武者的挑戰都不敢接的話,豈不是太丟面子了嗎?

況且,他也有著絕對的自信,自己身上有著兩件頂級神器作為底牌,一攻一防,相輔相成,怎麼想,源初都不可能會佔到什麼便宜的,而且源初說的也沒錯,這麼打下去,也很難分出勝負,既然如此,不如拼上這一把,他要在所有人的面前,證明自己才是這個世界上的第一天才。

於是,魂魔思慮再三,最終還是信心滿滿的微微一陣冷笑道:「源初,我知道你這個時候提出這樣的要求,一定是有著什麼陰謀,不過,我並不在乎,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一切陰謀詭計都不過是浮雲罷了,既然你自己想要找死,那麼我就只能成全你了,我要當著所有人的面,證明老子才是這個世界上的第一天才,好,老子就跟你賭這一把,你的挑戰,我接下便是!」


… —

–>

第九百二十章勢均力敵

源初聽到魂魔竟然真的同意了與自己進行對賭,嘴角不禁微微翹起,臉上浮現出一抹詭異的笑意,他微微一笑道:「魂魔,你果然有種,夠膽量,像個男人,既然你沒有什麼異議,那咱們就這麼定了,三招之內分出勝負,因為這個建議是我先提出來的,為了公平起見,我可以讓你先出招,不過,咱們可要說好了,誰都不許躲,但是可以抵擋,誰要是躲了就不是個男人,好了,你先出手吧!」

雖然源初說起來倒是一片雲淡風輕,看起來十分的淡定從容,不過,他心裡也是有些緊張的,為了確保萬無一失,他第一時間便將七彩天神寶甲召喚了出來,將自己牢牢守護在了裡面,不敢有絲毫的大意,畢竟魂魔手裡的滅天槍他可是領教過的,那可是貨真價實的頂級神兵啊,想要抵擋住滅天槍的進攻,只有源塔才可以做到。

魂魔見到源初居然將七彩天神寶甲召喚了出來,不禁就是一愣,他沒想到源初竟然還有這樣的後手,雖然他看不出來七彩天神寶甲的具體等級和品階,但是那股十分詭異恐怖的氣勢卻是讓他有些毛骨悚然,他敢肯定這件寶甲的威能絕對不在自己的魔魂甲之下,甚至也許還要更加的恐怖。

看來源初的手段還真是不少啊,剛才他竟然還有所保留,怪不得這個傢伙敢跟自己提出對賭三招的要求呢,原來是早有準備啊。

不過,他即便猜到這也許就是源初的一個陰謀,也並沒有絲毫的畏懼,因為他對自己手中的兩件頂級神器的威力還是十分有信心的,就算是源初的寶甲再厲害也絕對抵擋不住自己的滅天槍的,而不管源初還有什麼恐怖的攻擊手段,也是絕對無法徹底破開自己的魔魂甲的超強防禦的,這場對賭自己是贏定了,他一定要讓源初當著所有人的面輸的心服口服,他要讓所有人都知道自己才是這個世界上的第一天才。

想到這,魂魔身上猛然爆發出一股狂暴無比的氣勢,全身的力量都匯聚到了滅天槍上,他突然大吼一聲,便舞動著烏黑的滅天槍向著源初極速撲來,速度奇快無比,瞬間便已經來到了源初近前。

源初感受著迎面撲來的狂風和濃郁的殺機,頓時心臟就是一哆嗦,說是不緊張那是扯蛋,畢竟對手的實力可是並不在自己之下,而且對方手中還有滅天槍這樣攻擊力極其恐怖的頂級神器,自己的七彩天神寶甲能不能抵擋住對方的這次猛攻,他心裡一點底都沒有。

狂風吹的源初的白袍獵獵作響,黑髮隨風飄散,雙眼緊緊的盯著魂魔的滅天槍,見到滅天槍寒光一閃,竟然向著自己的雙眼刺來,他猛然下意識的用雙臂進行抵擋,將自己的沒有絲毫防禦的臉部牢牢守護在了裡面。

魂魔見狀不但沒有驚訝,反而臉上浮現出一抹奸計得逞的笑意,他要的就是這個效果,因為他也知道不管自己攻擊源初哪個部位,源初一定都會進行抵擋的,那樣就會讓源初形成雙重防禦,想要破開源初的防禦難度會很大,所以他就索性來了個聲東擊西,就在源初將臉部護住的同時,魂魔的滅天槍猛然向下用力一紮,直奔源初的前胸而來,此時源初再想要抵擋已經來不及了。

只聽到噹啷一聲脆響,隨著一聲刺耳的金鐵交擊的聲音響起,魂魔的滅天槍已經狠狠的刺到了源初的前胸,源初頓時便毫無懸念的被直接轟飛了出去,一路鮮血狂噴,源初的雙腳在神斗台的堅硬的岩石上劃出兩道長長的深溝,而後轟隆一聲直接撞擊到了後面的守護光幕上,在守護光幕上激蕩出一陣劇烈的能量漣漪,守護光幕都險些被撞碎了,源初轟隆一聲被彈了起來,撲倒在了神斗台上,濺起漫天的煙塵,碎石到處亂飛,生死未卜。

眾人見狀全都緊張的盯著地上的一動不動的源初,特別是花千古和花月容,更是嘴巴張的老大,心臟都快跳出來了,暗中祈禱著源初可千萬不要有事啊,因為源初的生死勝敗已經不僅涉及到花家的盛衰榮辱,更是關乎娜迦地獄的榮譽和尊嚴,源初絕對不能敗。

魂魔看著地上如同死狗一般的源初不禁很是不屑的微微一陣冷笑:「源初,你不是他媽的囂張嗎,你不是要跟老子對賭三招嗎,怎麼這才一招,你就不行了嗎,你真是太讓老子失望了,早知道這樣,老子剛才就出手輕一點了,你這麼就死了的話,就實在是太沒有意思了,看來這次又是我們極樂地獄贏了,哈哈哈哈!」

就在魂魔都準備要大肆慶祝的時候,突然,地上剛才還一動不動的源初竟然動了,源初緩緩站了起來,同時一道淡淡的嘲諷聲忽然傳了出來:「魂魔,你他媽的高興個什麼勁啊,老子不過是有點累了,想要躺在地上稍微休息一下罷了,你不會真的以為老子會這麼輕易的就掛掉了吧,你真是幼稚的可以啊,就你剛才那麼綿軟無力的攻擊,也想要斬殺小爺我,你不覺得太可笑了嗎,我說你他媽是不是沒吃飯啊,力量小的連個娘們都不如!」

魂魔聞言頓時就是一驚,連忙開始仔細打量起源初來,他發現源初正在一臉不屑的看著自己,只是嘴角不斷有著鮮血流出,好像並沒有受到什麼太大的傷害,當他看向源初胸前的時候頓時臉色變的無比凝重起來。

因為他發現源初的胸前只有一個白點,白點四周出現了一個細小的凹痕,凹痕周圍顯現出幾道細微的裂紋,並沒有看到任何的血跡,他實在是有些想不明白,源初竟然可以抵擋住自己的滅天槍的全力一擊,毫髮無損的再次站了起來,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此時他終於知道源初身上的這件寶甲絕對沒有表面上看起來這麼簡單,其強大到恐怖的防禦力簡直超乎想象。

不過,魂魔很快便恢復了平靜,他故作鎮定的對著源初微微一笑道:「源初,真沒想到你的這件寶甲竟然有著如此強大的防禦力,看來我還是有些小看了你啊,你還真是不簡單啊,不過,這也沒有什麼,剛才老子不過是在熱身罷了,並沒有真正的使出全力,好戲還在後頭呢,雖然我剛才沒能殺了你,可是你也未必可以一招就能斬殺得了我吧,好了,廢話少說,現在該你出招了,你放心,既然你沒有躲閃,老子也不會進行躲避的,儘管出手吧!」

源初略帶讚賞的微微點了點頭:「嗯,魂魔,你這句話說的倒是有點像個爺們,好吧,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我也就不客氣了,現在就該讓你看看老子的手段了,你可要小心了!」

說著,源初猛然心念一動,一把閃爍著璀璨耀眼的七色神芒的本源之劍已經出現在了手中,源初雙手緊握本源之劍緩緩將其高高舉起,同時源塔本源層中的七種強大的本源之力開始向著本源之劍當中瘋狂的匯聚著,天地之間的本源之力也彷彿受到了牽引,開始變的暴動起來,開始向著本源之劍當中瘋狂的灌注著,整片天地都在劇烈震動著。

就在魂魔驚駭不已的看著源初手中的七色本源之劍的時候,突然,源初猛然一聲大喝「斬」,雙手忽然用力將手中的本源之劍向著魂魔驟然斬出。

一道詭異恐怖的七色劍芒呼嘯著便向著魂魔閃電般的斬了出去,劍芒所過之處,虛空盡皆徹底崩碎開來,速度奇快無比,瞬間便已經來到了魂魔的身前,此時他其實就算是想躲也根本來不及了。

魂魔見狀頓時大驚失色,連忙將手中的滅天槍用力擋在了身前,就在這時,七色劍芒已經狠狠的斬到了滅天槍上,魂魔感覺自己彷彿被一座大山狠狠撞擊了一下一般,毫無懸念的瞬間便被掃飛了出去,一路鮮血狂噴,雙腳在堅硬的岩石上留下了兩道長長的深溝,轟隆一聲重重的撞擊到了後面的守護光幕上,激蕩起一陣劇烈的能量漣漪,而後被高高彈起,噗通一聲摔倒在了神斗台上。

眾人見狀頓時又是一陣沸騰,大家沒有想到剛才遭到了魂魔全力一擊差點直接掛掉的源初,居然可以瞬間爆發出如此恐怖的力量,讓持有兩件頂級神器的魂魔都無法完全抵擋源初的恐怖攻伐,生死不明的躺在了地上,兩人這第一回合居然殺了個勢均力敵,此時大家又開始替魂魔擔心了起來。

不過,花千古和花月容卻是笑了,他們沒想到源初不但擁有如此恐怖的防禦力,而且攻擊力也是如此的犀利,看來他與魂魔之間的大戰還真的是很有看頭啊,不過,雖然源初剛才這一招看上去極其強橫,但是他們卻是覺得魂魔一定沒有那麼容易死的。

… —

–>

第九百二十一章重創魂魔

果不其然,就在眾人焦急萬分的看著魂魔的時候,突然,魂魔身體開始動了起來,他艱難的手持滅天槍緩緩站了起來,輕輕擦拭了一下嘴角不斷流出的血跡,又看了一眼自己心愛的滅天槍,發現身為頂級神器的滅天槍,槍身上此時竟然出現了一道深深的劍痕,而且槍身上居然出現了無數細密的裂紋,彷彿瓷器一般隨時都可能會徹底崩碎開來,魂魔見狀頓時心疼的心裡都在流血啊。

他猛然對著源初怒吼道:「源初,該死的混蛋,你居然敢將老子心愛的滅天槍傷到這種程度,你真是罪無可恕,老子絕對不會放過你的,你就等著承受老子的滔天-怒火吧,嘿嘿,這次我一定要徹底破掉你的防禦,等著接我這第二招吧!」

說著,只見魂魔猛然從懷裡掏出一個精巧的玉瓶,輕輕打開玉瓶的瓶蓋,一股詭異恐怖的黑紫色霧氣頓時瀰漫了出來,帶著一絲死亡腐朽的味道,魂魔將一滴黑紫色的血液從玉瓶當中倒了出來,滴落到了布滿細密裂紋的滅天槍上。


隨著這滴黑紫色的詭異恐怖的血液滴落到滅天槍上,滅天槍上剛才還遍布的細密裂紋竟然瞬間就全都詭異的消失不見了,那道深深的劍痕也變的幾乎微不可察了,滅天槍彷彿重生了一般的再次恢復了強大的威勢,同時一股濃郁的屍氣驟然從滅天槍當中爆發了出來,將周圍的大片虛空瞬間全都腐蝕一空了,一聲凄厲的屍吼猛然傳遍了整片天地,好像一具絕世魔屍即將要蘇醒過來一般。

其實,魂魔的這兩件頂級神器還真的是與一具絕世魔屍有關,一次機緣巧合之下,魂魔無意中在極樂地獄的一處名叫地獄岩潭的禁地當中發現了魔魂甲和滅天槍這兩件頂級神器,無數萬年前,極樂地獄曾經有一具實力極其恐怖的天神巔峰境界的絕世魔屍隕落在了地獄岩潭,隕落之前,他以身煉器,將自己的屍身連同無數的絕世至寶一同投入到了地獄岩漿當中,經過地獄岩漿的無數萬年的祭煉,他的屍身終於被分別祭煉成了魔魂甲和滅天槍兩件頂級神器。

魂魔不僅無意中得到了魔魂甲和滅天槍,而且還得到了一滴絕世魔屍的精血,這滴精血乃是絕世魔屍的畢生精華之所在,威能無邊,與兩件頂級神器又是同根同源,可以最大限度的對兩件神器進行修復和提升戰力,此外,魂魔還得到了一縷絕世魔屍的殘魂,其中蘊藏著絕世魔屍的畢生的感悟所學,魂魔正是得到了絕世魔屍的傳承,煉成了絕世魔屍神體,才能有如此逆天的提升和戰力的,絕世魔屍的殘魂更是被他封印到了滅天槍當中。

魂魔這次雖然沒有徹底解除絕世魔屍的殘魂封印,但是那滴絕世魔屍的精血,不僅讓滅天槍徹底修復了過來,更是讓滅天槍的戰力實現了飆升,此時,滅天槍看起來不知道要比剛才強橫多少。

就在源初驚駭不已的時候,魂魔已經手持滅天槍再次向著源初撲了上來,此時,滅天槍的槍頭已經變成了詭異的黑紫色,閃爍著黑紫色的森冷寒芒,一股濃郁的屍氣在槍頭上瘋狂肆虐,帶著一道腐朽的氣息,槍頭所過之處,虛空盡皆被腐蝕一空,屍氣的腐蝕之力具有極大的破防功能,魂魔之所以為滅天槍加持絕世魔屍的魔屍精血,就是要極大的提升滅天槍的破防能力,想要一槍直接洞穿源初的寶甲,將其一舉斬殺,這次他可謂是下足了血本,想要一雪前恥啊!

這次,魂魔更加無恥,居然手持滅天槍向著源初的褲襠處扎了過來,源初見狀頓時就是一驚,見過無恥的還他媽沒見過這麼無恥的,居然敢偷襲自己的不倒金槍,來了一招攻其所必救,源初對於魂魔的滅天槍槍頭上的恐怖的腐蝕之力還是非常忌憚的,要是自己的金槍被徹底腐蝕掉了,自己以後還拿什麼去傳授更多的美女自己苦心專研多年的房中聖術啊。

所以源初明知道魂魔這個狗雜碎,這次一定又是再跟自己玩了一招聲東擊西,來個一個故伎重施,他也必須要全力保住自己的金槍才行啊,於是,源初連忙施展出了「捂襠派」的絕學,陰陽乾坤捂襠手,雙手交叉將自己的禁地牢牢守護在了裡面。

魂魔這個雜碎這次果然再次故伎重施,看到源初中計了,臉上浮現出一抹得意的陰笑,猛然槍尖向上一挑,再次對著剛才源初前胸被刺了一槍的那個凹陷處狠狠的扎了過去。

噹啷一聲清脆的金鐵交擊之聲響起,滅天槍再次狠狠的刺到了源初前胸的那個白點上,不出所料,源初瞬間便被重重的轟飛了出去,一路鮮血狂噴,猛然的撞擊到了守護光幕上,不過,源初這次倒是有了準備,沒有再次來一個經典的狗吃屎的造型,而是來了一個空翻,雙腳穩穩的嵌入到了神斗台上堅硬的岩石當中。

源初猛然再次噴出了一大口鮮血,臉色變的很是蒼白起來,一股帶著恐怖的腐蝕之力的濃郁屍氣正在源初胸前瘋狂肆虐著,待到屍氣消耗殆盡之後,一個鴨蛋大小的黑洞在源初胸前的七彩天神寶甲上居然顯現了出來,雖然這次魂魔依然沒有傷到源初的肉身,並且七彩天神寶甲還在快速自動修復著,可是已經隱約可以透過黑洞看到源初的雄健的肉身了,甚至還能感受到那強壯有力的砰砰的心跳聲。

雖然這次依然沒能徹底破掉源初的防禦,可是魂魔還是很是得意的哈哈大笑了起來:「哈哈哈哈,源初,你又上當了吧,跟我斗,你還差的遠呢,儘管這次沒能徹底破掉你的防禦,可是我看你也堅持不了多久了,只要一會我施展出第三招必殺,你的防禦就會被我徹底破掉了,到時候,你就必死無疑了,我真的很期待啊!」

源初很是憤怒的吼道:「哼,魂魔,你個無恥小人,老子都已經說了不會進行躲閃了,你居然還要使出如此卑劣的手段,連續攻擊同一個位置,怎麼,難道你沒有信心可以破掉老子的防禦嗎,這說明你已經怕了,你已經輸定了,既然你這次依然沒能斬殺我,那麼該死的就會是你了,這次我要讓你看看老子的真正的手段,就算是你有兩件頂級神器護體,你也必死無疑,受死吧!」

說著,源初猛然心念一動,一把閃爍著詭異恐怖的八色神芒的本源之劍,已經出現在了手中,源初雙手緩緩將本源之劍高高舉起,源塔和天地之間的八種至強的本源之力開始瘋狂的向著本源之劍當中灌注而來,一股足以毀天滅地的恐怖力量正在快速匯聚,還沒有斬出,虛空就已經開始大片崩碎開來,彷彿無法承受如此恐怖的力量一般。

就在魂魔眼角一陣狂跳的時候,突然,源初猛然大喝一聲,雙手緊握八色本源之劍向著魂魔使出全力橫掃而出,只見一道八色劍芒劃出一道完美的弧線,閃電一般的便向著魂魔斬了過來,速度極快,讓魂魔根本無法躲閃。

魂魔感受著比剛才還要恐怖許多的八色劍芒,頓時渾身汗毛都豎了起來,從這一劍上他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脅,於是,他連忙將滅天槍擋在了身前,魔魂甲也是驟然爆發出一陣烏光,將防禦力提升到了最大,想要全力抵擋住這一劍。

然而,這次魂魔還是有些低估了源初的加持了八種本源之力的本源之劍的超強威力,就在八色劍芒狠狠的斬落到滅天槍上的瞬間,只聽到咔嚓一聲脆響,滅天槍瞬間便被八色劍芒懶腰斬成兩段,彷彿切豆腐一般,根本沒有絲毫的抵擋之力。

八色劍芒去勢不減,斬斷滅天槍后,便轟隆一聲狠狠的斬落到了魂魔的魔魂甲上,魂魔如遭重擊一般,猛然噴出一大口精血,其中竟然還帶著幾塊內臟碎片,如同炮彈一樣向後極速倒飛了出去,狠狠的撞擊到了後面守護光幕之上,被高高彈飛了起來,重重的摔落到了神斗台上,砸出了一個巨大的人形大坑,濺起漫天的煙塵,碎石穿空,巨大的岩石將魂魔掩埋到了裡面,生死不知。

片刻之後,就在眾人驚駭的目光中,轟隆一聲驚天巨響,魂魔竟然從碎石堆當中突然飛了出來,濺起漫天的煙塵,無數的碎石擊打在四周的守護光幕上,激蕩起陣陣劇烈的能量漣漪。

魂魔雙眼噴火的看著同樣很是吃驚的源初,臉上一片猙獰,好像恨不得將源初生吞活剝了一般,如果眼神可以殺人的話,恐怕現在源初早已經死了千百回了。

因為剛才源初的八色劍芒不僅已經徹底重創了他,而且,更是將他的滅天槍直接斬成了兩段,自己一直引以為傲的防禦力極其逆天的魔魂甲上竟然都出現了一道深深的劍痕,黑紫色的鮮血透過劍痕汩汩而出,劍痕四周更是早已經布滿了細密的裂紋,好像隨時都可能會徹底崩碎開來一般,這一劍差點將自己的兩件頂級神器全部損毀,他的心裡都在滴血,怎麼能不怒火滔天呢。

… —

–>

第九百二十二章信仰之劍

不過,當他看到源初的臉色已經無比蒼白了,正在用本源之劍支撐著身體,呼哧呼哧的一個勁的喘著粗氣,胸前那個鴨蛋大小的黑洞還沒有恢復多少,顯然,源初剛才斬出的那一劍,已經幾乎消耗掉了他所有的力氣,魂魔竟然十分暢快的仰天大笑了起來。

魂魔哈哈大笑道:「哈哈哈哈,源初小輩,我不得不佩服你,你果然十分了得,居然隱藏了如此詭異恐怖的強大後手,差點將我的兩件頂級神器都一同損毀,更是讓老子受到了如此重創,你的確是一個強大的對手,不過,我看你現在的狀況也不比我好上多少吧,顯然剛才的那一劍已經耗去了你幾乎所有的力量了吧,而我可是還有一戰之力的,我看你該如何抵擋住老子這最後一擊必殺,就算是你還有一次機會,不過,我估計,你恐怕已經沒有再次出手的機會了吧,因為,老子的這一招馬上就要送你上路了,我才是真正的贏家,源初,你就安心的上路吧!」

說著,魂魔猛然逼出一滴黑紫色的魂血滴落到了滅天槍上,掐動了幾個詭異的手印,而後屈指一點滅天槍,只見滅天槍當中猛然傳出一聲令人毛骨悚然的凄厲的怒吼,一股狂暴的屍氣驟然席捲而出,在滅天槍上瘋狂肆虐開來,滅天槍一陣烏光爆閃,已經被斬成兩段的滅天槍竟然一下子便重新連接到了一起,介面處完美的癒合到了一處,看不出絲毫破損的痕迹,一股更加狂暴的滔天氣勢猛然橫掃而出,令人不寒而慄。

在這股狂暴屍氣的幫助下,已經快要崩碎的魔魂甲居然也開始快速恢復了起來,轉眼之間,便已經恢復的完美如初了,好像從來就沒有被徹底重創過一般,甚至威能還要更勝一籌。

源初見狀頓時徹底驚呆了,他實在是想不明白,剛才明明已經被自己幾乎徹底損毀的滅天槍和魔魂甲怎麼會突然一下子就全都恢復如初了呢,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這等逆天的自我修復功能,也只在源塔身上發生過而已啊。

其實,源初並不知道,並非滅天槍和魔魂甲擁有如此恐怖的自我修復能力,而是剛才魂魔通過自己的魂血為引,將封印到滅天槍當中的絕世魔屍的一縷殘魂徹底蘇醒了過來,因為兩件頂級神器與絕世魔屍同根同源,因此,絕世魔屍殘魂的蘇醒,幫助兩件頂級神器瞬間徹底修復了過來,並且威能還更勝從前。


當然這樣的逆天修復也只能進行這一次,絕世魔屍的殘魂一旦徹底消耗掉了,以後再想要實現如此逆天的自我修復便不可能了,否則,如此逆天的頂級神器,豈不是都已經快要趕上源塔這樣的先天至寶了嗎?

就在源初驚駭不已的時候,魂魔猛然大吼一聲,便揮動著已經修復如初的滅天槍再次向著源初瘋狂的沖了上來,一副一往無前,志在必得的模樣,臉上浮現出一抹猙獰的嗜血笑意。

這次,魂魔沒有再玩什麼聲東擊西,而是手持滅天槍直奔源初胸前的黑洞而來,因為他知道源初現在已經是檣櫓之末了,根本不可能抵擋住自己如此狂暴的攻勢的,就算是源初想要強行抵擋也是無濟於事的,所以他這次是要憑藉著絕對的實力對源初進行強勢碾壓。

只見滅天槍的槍頭上猛然浮現出一團濃郁的詭異恐怖的屍氣,隱約演化出一個無比猙獰可怖的絕世魔屍的模樣,將黑紫色的槍頭團團包裹,以無比強勢的姿態,向著源初胸前的黑洞悍然刺了過來,眾人見狀頓時如同木雕泥塑一般目瞪口呆起來,任誰也沒想到魂魔居然還有如此強大的後手,這股恐怖的攻擊力恐怕就算是普通的天神巔峰的絕世大能也未必可以抵擋吧,大家甚至都開始為源初默哀了起來,至於花千古和花月容更是早就嚇的差點直接昏死了過去。

不過,作為最應該感到恐懼的源初,此時臉上卻是一片雲淡風輕,那副淡定從容的模樣要多麼欠揍,就有多麼欠揍,不知道是已經看破了生死呢,還是有著別的打算。

源初看著恐怖無比的滅天槍向著自己的前胸再次悍然扎來,不但沒有絲毫要進行躲閃的意思,更是根本就沒有進行抵擋,只是一臉淡然的看著滅天槍距離自己原來越近,好像已經徹底放棄了一般。

魂魔臉上的猙獰嗜血的笑意已經越來越濃了,他彷彿已經看到了源初的心臟被直接瞬間直接洞穿,血肉橫飛,魂飛魄散的美好圖景了,他堅信,源初絕對無法抵擋住自己這必殺一擊的,源初看來是真的徹底放棄了,想必他也知道就算是再掙扎也是無濟於事了吧。

然而,就在滅天槍即將刺到源初胸前的黑洞的時候,源初眼中猛然一陣精光爆閃,臉上浮現出一抹詭異的笑意,就在魂魔如同見了鬼一般的震驚無比的眼神中,源初胸前的黑洞竟然十分詭異的瞬間就恢復如初了,一陣九色神芒爆閃,一股強大的氣勢驟然橫掃而出,差點直接將魂魔直接掀飛了出去。

魂魔頓時感覺如陷泥沼一般,滅天槍前面出現了一股巨大的阻力,他全力催動滅天槍,槍頭上的絕世魔屍的殘魂一陣憤怒的咆哮,黑紫色的屍氣開始瘋狂肆虐,總算是艱難的衝到了源初身前,魂魔竭盡全力的向著源初胸口狠狠的刺了出來。

只聽到噹啷一聲清脆的金鐵交擊之聲,滅天槍狠狠的刺到了源初的胸前,源初再次被直接轟飛了出去,不過,這次,源初並沒有受到什麼太大的損傷,只是向後倒退了幾步,便穩住了身形,並沒有吐血,只是嘴角微微滲出了一絲血跡而已,而魂魔反而是被震的倒飛了出去,險些再次撞到守護光幕上面。

魂魔如同見鬼了一般的愣愣的看著源初,不可思議的大喊大叫起來:「不可能,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我剛才分明看到你身上的寶甲已經被我幾乎徹底損毀了,怎麼會突然一下子就瞬間徹底恢復了呢,而且你的氣色也看上去好了許多,難道剛才你根本就沒有受到重創不成?」

源初臉上浮現出一抹詭異的笑意,而後很是不屑的說道:「嘿嘿,魂魔,你小子的腦子還沒有徹底壞掉嗎,居然還能看出我沒有受到徹底重創,真是不簡單嗎,你猜的沒錯,你剛才並沒有對我構成太大的傷害,就憑你的這點實力怎麼可能讓我重創呢,真是笑話,其實,我不過是一直在跟你演戲,故意逗你玩而已,同時,我也想要看看你真正的底牌到底是什麼,不過,你真是太讓我失望了,老子就算這麼站在這裡讓你攻擊,你都無法斬殺我,真不知道你是如何當上這個冠軍的,你太弱了!」

源初說的沒錯,其實,源初一直都是在演戲而已,源塔身為先天至寶又怎麼可能會被頂級神器這樣的垃圾貨色而傷到呢,兩者之間的差距可不是一般的大啊,當然剛才魂魔的攻擊雖然沒能傷害到源塔,但是那麼強大的攻擊力卻是的確是讓源初受創不輕,特別是他連續兩次施展了本源之劍,消耗巨大,戰力幾乎所剩無幾了,要不是一直在暗中恢復,恐怕他現在連站著的力氣都快消耗殆盡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