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一個小時左右,楊虎才發出一聲乾咳,吐了口污血出來睜開眼。

2021 年 1 月 16 日

桀驁不馴,又在眼中頓生。

擦拭去嘴角的血跡,楊虎對柳大把子點頭:「給我找五十個不怕死的,準備晚上行動。」

柳大把子心裡一緊:「城主,你的傷勢不能再擴大了。」

楊虎眼睛一橫:「死不了。等拿下他們我好好歇幾天。」他抬頭看著天空:「雨季就要來了。應該能休息上一段時間了。」

柳大把子點頭退了下來:「我去安排。」

孔武一看機會來了,轉身跟著柳大把子溜了出來,低聲喚道:「柳大,柳大,算我一個我們隊里能出十幾個。」

柳大把子往隊伍中走去咒罵著:「狗屁的十幾個,你那幾個填坑都不夠。你知道城主要去幹嘛?」

孔武嘿嘿笑著腆著臉湊到柳大把子身邊:「襲營嘛!怎麼會不知道。」

柳大把子搖頭:「就你這腦袋瓜子還是算了。太嫩了。」

柳大把子走進人群,目光在人群里掃過,開始上前點名。

孔武不解的看著柳大把子點出來的兵卒,那些個兵卒都是衛士級別,比起野狼衛還差了一截。

城主大人帶著他們能幹啥!

從孔武身後悄悄跟過來的慶奎,伸手捅了捅孔武:「老武……還沒看出來?那些都是魚鱗陣中的好手。」

被慶奎一提點,孔武眼中精芒爆射。

柳大把子已經點出來了十幾個,的確都是各個魚鱗陣中的主力,這些人雖然不是魚鱗陣的陣眼,但是卻是最熟悉魚鱗陣變化的人。

悍勇不少,聰明也不低。

慶奎看著沉默下來的孔武,低聲說道:「城主大人……」

慶奎猶豫了一下:「要斬首。」

孔武緩緩點頭,回頭看向慶奎:「慶哥,我們……」

「那肯定要爭取。」慶奎鬼鬼祟祟看了眼,瞟到娘子軍那邊陣前的嬌媚身影,低聲說道:「柳大爺不要我們就沒辦法,找艷姐去給城主說情,讓我們也參與城主這個行動,我們又不差。」

孔武眼睛一亮。

兩人鬼鬼祟祟混進兵卒里向張艷走去。

張艷率領娘子軍掠陣,滿心思都是在思考楊虎交代的攻擊方式,但是也早看到慶奎和孔武鬼鬼祟祟的身影,等兩人來到身邊,張艷嬌目一橫看著兩人嬌聲道:「你們兩個鬼鬼祟祟做什麼?」

慶奎上前壓低聲道:「艷姐,城主大人晚上有行動,柳大爺把我們給排開了。你幫著去給城主說說情,讓我們也跟著城主行動好不?」

慶奎看著張艷低聲嘀咕。

旁邊的孔武卻是背心一寒,他眼角看到楊虎腳下正悄無聲息的走到慶奎身後,孔武連臉色都不敢變,傻乎乎的杵在那裡。

張艷也看到楊虎悄悄走來,笑眯眯的看著慶奎:「我哪有資格去和城主大人說這話,再說現在是柳大人在安排。」

這個尤物也在給慶奎下套。

慶奎還在作死,對著已經笑面如花的張艷低聲嘀咕著:「艷姐,你和城主大人肯定能說上話啊!你和城主大人的關係誰不知道啊!給城主吹吹枕邊風,那多簡單,以後兄弟們要是弄到什麼好玩意,還不是給艷姐送過來。」

張艷臉頓時就紅了,對慶奎啐了口:「說什麼亂七八糟的。被夫人知道撕爛你的嘴!」

哎呀!

這小子還真有能耐,敢在大軍之中就賄賂張艷。

還敢拿著自己和張艷的事擺出來說?

楊虎笑眯眯的站在慶奎身後,聽著這小子胡說八道。

慶奎旁邊的孔武,已經快要綳不住了。

楊虎本來是沒準備理會這兩傢伙的,不過慶奎那小子居然一言命中的了自己晚上的行動,這倒是令他有些意外。

孔武的悍勇,在前面兩章之中已經開始展露冒頭,就算面對戰熊衛實力的城守,也能冷靜應敵。

慶奎這小子么!

到還輕看了他了。

不知死活的慶奎還在那裡瞎比比,楊虎聽得差不對了,曲起手指狠狠在他後腦勺上給來了一下。

打得慶奎捂著腦袋轉身破口大罵:「那個兔崽……城主,您怎麼來了?」

看到楊虎站在身後,慶奎立刻就變了臉色,往旁邊悶笑不止的孔武狠狠瞪了眼,對楊虎諂媚笑道:「城主,你傷沒事了就好。我們過來看看艷姐這邊需要什麼不,天馬上就黑了。」

楊虎盯著嘿嘿笑了聲:「小夥子你可以啊!當著軍陣之中,對敵當前,你都敢來賄賂部隊將領?」

慶奎心呼大事不妙。

急忙對楊虎說道:「城主,城主,是孔武讓我這麼說的。真的,不信你問他。」

孔武臉色一變低聲道:「你胡說八道什麼?」

楊虎抬腿一腳踢在慶奎腿上:「你們兩跟我過來。張艷注意周圍的動靜。」

他對張艷點點頭,張艷臉紅紅的應了聲,看著三人走遠,她心底卻是甜絲絲的,慶奎那小子會說話,居然敢說這些事情,還讓城主聽到了。

不過,總是個好事! 拎著慶奎和孔武走到一旁。

楊虎咒罵著提腿就往兩人身上踹去:「你們兩個是傻子啊?大敵當前,敢給我弄這個?」

兩人被楊虎踢得滿地滾,反正也沒得跑處最後索性躺在地上泥濘里裝死。

看著兩無賴撒潑,楊虎悶笑朝他們喝了聲:「還不給我滾起來去準備。」

兩個無賴這才賊笑著一溜煙跑了。

看著兩人的背影,慶奎那小子居然能看透自己的計劃,這還真是有意思,楊虎搖搖頭:「城池系統終究不能窺視人的本心。最大的變數始終是在人的身上。」

柳大把子挑選的人手已經在一旁集合,按照楊虎的要求,每個人都要穿上重達五十斤的百戰鎧。

讓他們在接下來的行動中最大限度保住自己的小命。

五十人被楊虎單獨叫道一旁,低聲說了好一會的話,絕密任務嘛當然不能大肆宣揚。

聽完任務的孔武和慶奎,兩人臉色極度的不正常。

簡直可以說是青綠交加。

楊虎帶著兵卒們整理身上的鎧甲,他也要身穿沉重的虎嘯鎧出行,盡量讓自己穿得舒服些。

然後就帶著那群兵卒躺下睡覺休息。

當然了,自從聽了他的計劃,能睡著的估計也就他一個人。

……

雨下得越來越大,天空中烏雲黑壓壓的,隨著傍晚光線的離去,整個天空似乎和大地連成了一片,灰濛得令人心神不安!

臨城這邊的整個陣型,留下警戒的暗樁之後,向內收縮,三千餘人的隊伍緊緊抱團在一起。

兵卒們的吃喝很簡單,是隨身攜帶的乾糧。

楊虎在出發時的命令就是帶了三天的乾糧,這一戰,他只準備用三天的時間結束。


兵卒們開始啃著乾糧充饑的時候,楊虎帶著那五十名兵卒開始出發了。

出門就像蛇,順著齊膝草叢中蜿蜒爬向陣型前方四里之處的慕容家族崗哨。

楊虎竟是要正面攻擊……

柳大把子看著楊虎眾人的身影消失在草叢中,對身後的白靈等人猛一揮手,又是準備好的兵卒從陣型腳下貼地竄了出去。

……

慕容雲天坐在臨時搭建的帳篷下。

陰沉著臉看著跳動的篝火。

一旁的十餘名大小將領,和謀士魏徵都屏住呼吸,不敢發出粗聲。

看著這些手下的慫樣!

慕容雲天面上浮起一層怒氣質問道:「楊家那個紈絝怎麼會變得這樣厲害?為什麼之前我沒有接到半點消息?」

營帳里依舊只有篝火爆裂的噼啪聲。

他身邊的眾人沉默著,誰也不敢在他火頭上接話。

這越發讓慕容雲天心中的憤怒難以宣洩。

猛的抬手指向魏徵,滿臉怒容的慕容雲天怒聲咆哮起來:「魏徵你說。你不是研究了他和羅江聯手攻下刀家兩城的消息嗎?為什麼沒有提及這件事情?白白折損了中遠和中磊?你是怎麼指定的計劃?」

魏徵心裡一驚,這是擺明要自己背黑鍋啊!

慕容雲天就算是帶了自己的部隊前來攻打臨城,但是依舊是通過慕容家高層做出的決定,損兵折將這種事情,到時候無論勝負,回到慕容家中都要論一番懲獎。

慕容雲天這進攻的事情還沒個著落,這就開始把責任外自己身上推了?

心底浮起恨意。

魏徵覺得慕容雲天真是年紀大了,有些不靠譜了,為了那不成器的死鬼兒子,放棄在慕容家的地位,拱手讓出大片好處一心想要復仇,現在遇到這麼點挫折卻又承受不起。

馬上就就要找自己出來做替罪羊。

慕容雲天啊,你終究還是老了,看來慕容恆岳的死,打消了你的雄心壯志了。

心中念頭急轉,魏徵開始思謀自己的退路。

不過面上卻是不敢露出絲毫的怨意,他白凈的面容上反而露出几絲驚慌,急忙對慕容雲天躬身說道:「主公,那楊虎詭計多端恐怕隱瞞了真情。我收到的情報也是極少,只有寥寥幾句。無人提及他的武力悍勇……」

看著慕容雲天面色緩了下來。

魏徵面上的驚恐散了些,腦海中念頭一轉,湊上前去諂媚說道:「主公莫要焦慮。」

「雖然我們折損了中遠和中磊兩位將領。不過臨城的兵卒始終是扶不上檯面。楊虎悍勇,或許走了****運,他修行的龍象之力有了突破,不過主公注意到了沒有。」

魏徵適時的停下話,吸引住慕容雲天的注意力。

果然,慕容雲天面色緩了下來:「別賣關子。」

魏徵對慕容雲天一拱手:「主公可曾想到,為何兩位將軍輪番上陣迎敵,臨城只有楊虎出戰?」

慕容雲天眼中目光一閃,沉吟道:「你的意思是……他臨城無人?只能主帥上陣?」

魏徵立刻眉開眼笑:「主公英明。」

「想那臨城不過青銅一級的城池,楊虎那個紈絝平日魚肉鄉民,那裡能養得起那麼多兵卒,他恐怕只是借著這次與羅江落蠻城合作,拿下兩城瓜分了些錢財,又把落蠻城兵卒請了些來充充面子。」

「否則的話,他臨城哪裡來的三千兵卒?」

魏徵諂媚笑道:「那楊虎出陣更是如此。他那些垃圾兵卒之中,誰人武力高過兩位將軍?如果不是楊虎仗著那點龍象之力出面,他手下的兵卒,何人能與我慕容家的二郎在陣前一戰?」

「主公明日開戰,不如派軍中好手輪番上陣,把楊虎那個紈絝活活拖垮。最後再由三位將軍中一人,拿下他的人頭,臨城守勢自然不攻自破。」

魏徵果然是謀士,幾句恭維話就把慕容雲天的心思給吸引過來,定出明日攻擊的方法,更是圓滑的把斬首楊虎首級的功勞,交到旁邊這三個將領身上。

也順勢推去了慕容雲天準備拿他頂鍋的念頭。

魏徵這一石三鳥,可謂嫻熟巧妙啊!

只是可惜不說他估算錯了臨城的實力……他這計劃還有沒有實施的機會!

慕容營中有數的將帥都在慕容雲天營帳,策劃明日進攻的計劃。

兵卒卻是在林間各處休息。

從慕容家的城池出發,為了儘快趕到臨城,短短十餘天跨越了四城之境,這一路上他們可沒什麼休息的機會。

到了這裡想不到的是陣前對戰,軍中兩名身手高強的將領卻被斬殺,楊虎的悍勇,兵卒的疲乏,加上心中的驚恐,退回林中之後兵卒們也是難免有些沮喪,匆匆啃了些乾糧到頭大睡。

就是那放在外面的崗哨,也是沒啥精神,蹲在草叢裡哈欠連天。

天空已經黑下來了,又下著大雨。


那黑蒙蒙之處,楊虎卻是正悄悄向著慕容家的營地摸來。


暗殺什麼的對這個曾經的殺手之王,可不要太難。 下著滂沱大雨的夜晚。

漆黑一片,雨滴聲沒有半刻停歇。

慕容兵卒遍布山林。

臨近慕容兵卒的防線!

慶奎,孔武等人則是在楊虎指定的位置埋伏了下來。

他自己卻繼續向前游去。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