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一個小弟摸出手機,打開微信,那是他們的扛把子海爺二十幾分鍾前發來的,而他們光顧着數錢,壓根兒沒來得及看信息。

2020 年 10 月 28 日

上面是一張女人的照片,還有一句話:你們誰見過侯爺的妹妹,火速回答!

刀哥湊過來一看,臉如死灰,喃喃道:“完了!”

下一秒,幾人同時如死雞一般,頭一歪,絕望的軟在了地上。

那個小妞沒有騙他們,她真的是秦侯的妹妹!

面前這兩百萬,如今跟冥幣也沒啥區別了!

“劉總,我是黃耀東,陶小姐已經得救,受了點皮外傷,人無事,請放心!”

黃耀東第一時間向劉國忠通報情況。

“來人,仔細搜查這棟樓,一個不能少,全都帶走。”

黃耀東下達了命令後,抱着陶思思上了另一輛直升機。

……

直升機在宋家的草坪上停了下來。

整個營救過程,前後持續了近一個小時,在得知陶思思獲救了,江東各界算是短暫的輸了口氣。

“報告長官,人救回來了!”

“損毀直升機一架,我的警衛員小朱受了輕傷,請處罰。”

黃耀東放下陶思思,彙報道。

宋府的醫生立即用擔架把陶思思擡了進去!

“耀東,你,你可是給我立了大功啊,要不然老爺子準的拔了我的皮!”

秦羿猛地拍一把黃耀東,豎起手指,大喜道。

陶思思可是老爺子的心頭肉,要是有個好歹,老爺子只怕得活活氣死,就是秦羿也兜不住啊!

“你立即帶士兵們回去,以免造成影響,剩下的事,交給張大靈辦就好。”

秦羿吩咐道。

“侯爺,我,我軍裝……”黃耀東指了指裏邊道。

“回頭我讓思思給你送去,當面感謝!”秦羿笑道。

“是!”

黃耀東敬了軍禮,轉過身,腦子裏不禁浮現出思思那呆呆的可愛模樣,微微一笑,輕步而去。

“侯爺,弟兄們正在全力清查石京的大大小小地下勢力,還有按照您的吩咐,資產二十個億以上的富商已連夜去請。”

張大靈吩咐道。

“嗯,商、地兩界的人,符合要求的全部帶來,是時候給他們敲敲警鐘了!”

秦羿負手向天,傲然道。

……

秦幫上萬弟子傾巢出動,整個石京,哪怕是一些偷雞摸狗之輩,稍微有點名氣的全部被點名,邀請到秦幫總堂訓話。

誰都知道,今晚怕是要搞大事情了。

海爺坐在酒吧內惴惴不安,他已經給刀哥等幾個愛惹禍的小弟打了幾十通電話,始終無人接聽。

他心頭頓時有一種不詳的感覺。

“海爺,恭喜你,中獎了,你的人綁架了大小姐,跟我們走吧。”

曾秋手一招,幾個人左右扣住了海爺。

“小刀子,我去你大爺個板的啊!”

海爺仰天怒吼一聲,被架了出去。

石京富貴別墅區!

身材肥胖的錢大福,像尊彌勒佛一般,靠在沙發上看着電視,吞吐哈瓦那雪茄,品着百年紅酒,那叫一個瀟灑。

在他旁邊的是一個風韻猶存的婦人,正站在窗子邊,不停地向外張望着。

“大福,今兒外面好像挺亂的,警車長鳴,還有飛機,不會出啥事吧。”錢大福的媳婦擔憂問道。

“到年底了,嚴打一波,很正常的事,你還是想想怎麼做宋公館大小姐的婆婆吧。”

錢大福嘿嘿奸笑道。

“是啊,今晚小宇要是求愛成功了,咱們可就是宋公館的外戚了。”

“以後咱們的財源就會源源不斷,甚至拿下雲州那塊肥肉,兼併整個南方的珠寶行業。”

錢大福接過媳婦的話茬子,兩人喜滋滋道。

這一次爲了助錢宇追求陶思思,兩口子可謂是下盡了血本。

價值兩千萬的項鍊,豪車等等,無不是頂級配置!

他們有理由相信,以兒子的相貌與家財,今晚必定拿下陶思思!

正做美夢。

院子門口傳來汽車轟隆聲。

緊接着一羣人瘋狂的衝撞着鐵門,管家慌慌張張的跑了進來:“錢爺,不,不好了。”

“出什麼事了?”錢大福皺眉問道。

“秦幫的宋堂主來了,帶來了好幾十號人點名要見你,說你要不出去,就要殺進來了。”管家道。

“這宋濤是宋家本族人,東城的堂主,平日咱也沒犯他啊,今兒這是咋了。”

“大福,不會出什麼事吧,要不咱們去地下室躲躲,明兒再打聽下。”

“整個江東都是他秦幫的,你往哪躲,走,去問問,怕什麼,趕明兒咱兒子跟陶小姐成了,他宋濤算個鳥。”

錢大福狠狠掐滅菸頭,合計了一番,穿好衣服夫妻倆一同下了樓。

“喲,宋先生,什麼風把你吹來了,這是?”錢大福滿臉堆笑,拱手問道。

“什麼風?”

宋濤嘿嘿一笑,擡手就是一巴掌,打的錢大福原地轉了兩個圈。

“你的狗兒子,妄圖強·女幹我表妹,侯爺大怒,你就等死吧!”

“來人,帶走。”

宋濤指着他的鼻子,怒吼道。

柏先生的定製女友計劃 “啊!強·女幹”

“不是做男女朋友了嗎?”

錢大福腦子裏愈發一團漿糊,兩口子稀裏糊塗的被帶走了。 石京秦幫總堂廣場上。

上千秦幫弟子揹着手站立在廣場上,在場中是石京的富商,還有劫持案有關的人。

“今晚這是咋了,侯爺怎麼突然就要訓話了。”

“是啊,就算要開商會,也得提前打個招呼吧,這大冷天的,哎……”

場中的富商、大佬大多數是從被窩裏給揪來的,一個個怨氣森森,鬱悶的緊。

正抱怨着,秦羿與秦幫的堂主們,從大廳走了出來。

“各位,自從我秦幫一統江東以來,你們商界跟着沒少發財,這就讓有些人覺的,我是個善良、仁義的人!”

“今天叫大家來,我是想澄清一件事,我從來都不是一個善良、仁義之輩,你們只看到我左手的橄欖枝,卻忽略了我右手的屠刀。”

“我覺的有必要讓你們見識一下,我右手屠刀的威力了。”

秦羿揹着手,挨個巡視富商們,森冷笑道。

“來人,把人帶上來。”

宋濤大喝道。

立即有人把錢大福父子,還有張瑤,刀哥、海爺等人給押了上來。

“侯爺,我兒子就算是有錯,他已經被廢了,也該認罰了,求侯爺饒恕啊。”

錢大福一上來,跪在地上,委屈的大叫了起來。

ωωω ▪тTk Λn ▪C〇

一旁的錢宇,這會兒早已成了血人,生死未知。

“你知道你錯在哪嗎? 我快沒流量啦 你錯在以爲擁有了富貴,便可擁有一切,你以爲你的兒子,開着豪車,穿着名牌,就配跟我表妹在一起了?”

“那我告訴你,離開了這一切,他比一隻狗還不如。”

“來人,錢宇帶下去,幫規處置,錢大福,這份轉讓合同,你簽了吧。”

張大靈拿着一份文件,遞給了錢大福。

“轉,轉讓?”

“你們這是要剝奪我的家財!”

錢大福惶恐大叫。

“沒錯,你可以不簽字,但我保證,你永遠見不着明天的太陽了。”張大靈森然笑道。

“好,好,我籤!”

錢大福眼淚直流,別無選擇,嚎啕大哭之餘,顫抖着簽下了名字。

“滾吧!”

立即有秦幫弟子,把人給拖了下去。

“你們都看到了,我就是這麼霸道,你們守規矩,該怎麼發財是本事。但想走歪門邪道,一步登天,錢大福就是你們的榜樣!”

秦羿傲視衆人道。

“是,侯爺!”

衆人齊聲應允。

在場有不少人,跟錢大福一樣,想方設法妄圖撬開宋公館的門路,謀取富貴。

然而,現在錢大福父子血淋淋的教訓,讓他們立馬扼殺了這種念頭。

“侯爺,我們錯了,都是錢宇指使的,求求你放過我吧。”

刀哥幾人跪在地上,磕頭如搗亂,苦苦哀求道。

“嗯!”秦羿打了個手勢。

宋濤拔出鋒利的匕首,殺雞一般,挨個抹了他們的脖子。

霎時,幾個鮮活的人,倒在了血泊中,死不瞑目。

“侯爺,我有罪,我有罪!”海爺都嚇傻了,回過神來,主動哀求道。

“那就自己來吧。”

宋濤把匕首扔在了地上。

海爺咬了咬牙,齊腕剁掉了自己的手腕,慘叫暈死了過去。

“你叫張瑤,是思思最好的閨蜜!”

秦羿走到張瑤面前,笑問道。

“是!侯爺。”張瑤垂淚道。

“你知道我最恨的人是哪種嗎?就是你這種恩義不明的小人!”

“你爲了你母親的安危,去陷害思思,你可知道,她要是死了,她的母親該是何等傷心。”

“今夜只要你稍微有點良心,打個電話,斷然不會出現這等險事。”

“可恨你,明明犯了錯,卻毫無作爲,你比那手持尖刀利斧的歹毒,更可憎百倍!”

秦羿朗聲呵斥道。

“嗚嗚!”

“我錯了,是我對不起思思,你隨便處罰我吧,我都認了。”

“只要你們別傷害我的母親。”

張瑤內心羞愧,跪在地上哭泣道。

“來人,沉江!”

秦羿簡單道。

他忽然發現,會有今日之禍,就是因爲他太過仁慈了。

一個王者,過分的仁慈,這是一種很危險的信號,是時候讓江東的空氣飄點血腥味了。

“哎!”

“愚昧!”

張大靈本想勸兩句,但他知道這個姑娘撞在了所有事情的槍口上,她非死不可!

就在秦幫弟子,要拖走張瑤執行幫規時,陶思思光着腳奔跑了出來。

“哥,放了她。”

“求你了。”

陶思思滿眼是淚,平時秦羿的目光,哀求道。

“她出賣了你,你難道不恨她嗎?”秦羿冷然問道。

“她出賣我是她的不對,但我並不恨她。”

“她不過是個可憐人、受害者罷了,放過她吧。”

陶思思回頭看了一眼,早已哭成淚人張瑤,沉聲道。

“嗯!”

秦羿手指一擡,執法弟子立刻鬆開了張瑤。

“思思,對不起。”

張瑤愧疚道。

“你回去吧,忘掉這事,對你我都有好處。”陶思思拍了拍她的肩膀,傷感的回屋了。

“你們都看到了,侯爺幫規在前,以後膽敢再犯者,這幾個人就是你們的下場。”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