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毒』

2021 年 11 月 6 日

『毒?你會用毒?吐出來看看威力。』

楊辰念頭回應,把『飯桶』放在桌子上,指了指油燈。

只見它蠕動了一下,身上黑光一閃,一股細線直接吐到了油燈上。

那股細線是一小股液體,打到油燈上,發出陣陣「嗤嗤」的聲音,油燈上冒出一股黑煙。

油燈的燈架肉眼可見的融化來開,從沾染毒液的地方斷裂開,直到桌子也被腐蝕了一個大洞才停止下來。

楊辰瞠目結舌,看着一片狼藉的桌面說不出話來。

『你這是毒?』

楊辰滿腦子疑問,這毒性之大,遠超乎楊辰的預料。

噴吐出這股毒液,蜚蛭有些萎靡。

『強!』

一縷念頭傳給楊辰。

楊辰連忙問道

『這樣的毒液,你能吐幾次?』

『還可以,一……』

好吧,楊辰把『飯桶』放回袖裏,示意它好好休息。

現在去哪裏給『飯桶』弄些血元,是個問題。

距離月末還有幾天,想偷到血池裏的血元,要接回那些血奴之後了。

想到蜚蛭餓了這麼多年也沒死,應當是不差這幾天的時間。

拿好飛刀,帶上蜚蛭,揣了幾瓶回氣丹。

楊辰這些天也按照藥典,做了二十來副金瘡葯,一併背在包裹里。

出了村子,邵勇他們都已等在村口。

楊辰抱歉的笑了笑。

邵勇不以為意,招呼眾人就向中間妖谷出發了。

這次邵勇還是坐着牛車出行。

不同之前,邵勇招呼了下楊辰,示意楊辰上車。

楊辰也不推辭,翻身上了牛車。

這讓賭場有些兄弟面色不是很好。

「這小楊是真讓邵爺看重啊,連走路都不捨得,讓人上車了,你看,嘿。」

朱誠皺了皺眉頭

「別背後說人,平時陪邵爺練手時候怎麼不出聲啊,感情小楊挨揍的時候你們都忘了是吧。」

「呦,朱哥,你以前才是邵爺最看重的吧,這小楊來了,我看你地位也要不保啊,沒看人家兩個天天待……」

「都閉嘴!我都不在意你們在意什麼?別一個個娘們唧唧的,干好自己的事!」

朱誠不耐煩的打斷了背後嚼舌根子的人。

楊辰這些日子,也沒忘記打點朱誠。

藉著去朱誠家借書的由頭,沒少往朱誠媳婦那裏扔食卷。

給朱誠孩子也帶了不少玩物。

自從在馮子石那拿了一大筆的食卷,楊辰日子闊綽了不少。

在賭場做工一個月不過就十五張食卷。

因為一天的飯食,都由賭場提供了,所以賭場不會發太多的食卷。

朱誠不同於別人,還有妻兒要養,並不是一人吃飽全家不餓。

所以楊辰所做的事,朱誠都記在心上,那還會計較什麼地位不保之類的事情,他也根本不在乎。

楊辰上了車,也是有些坐蠟,車內鋪的都是綢緞,楊辰不好下腳,乾脆脫了鞋,盤坐在地上。

邵勇讓他上座,楊辰百般推辭,沒辦法,就不再強求。

「這次出來,並不是領回血奴那麼簡單。」

邵勇看着楊辰說道。

「什麼意思?還有什麼別的說法嗎?」

楊辰有些疑惑。

「我們這次去別的妖山,是另有要事在身,事關我哥的謀划。」

邵勇壓低了嗓音,湊到楊辰身邊。

「什麼謀划,連你哥都做不了的事,我們能做什麼?」

楊辰有些抵觸。

「這是我哥煩心了許久的事,咱們所在的妖山妖王,也就是我哥的主人,結丹期的妖修,打算謀得更多的妖峰,給它三個小鷹妖做領地。」

「為什麼?」楊辰有些不解。

「因為妖峰靈氣有限,不足以支撐這麼多鷹妖修鍊。」

「好,你繼續。」

「正因為靈氣不足,它想為三個小鷹妖謀得一片新的妖山。」

「可是這靈氣充沛的妖山,都已經各自有主了,有的還有不少小妖,跟着妖王一起修行。」

「可是這跟我們要做的事有什麼關係呢?」

楊辰再次發出疑問。

「你別打斷我!聽我說啊!它惹不起人多勢眾的大妖王,那隻能想辦法從勢力小一點的妖王下手。」

「所以,它就盯上了虎峰所在的妖山。」

「是那個雙臂虎爪妖仆所在的妖山是嗎?」

「沒錯,就是那個妖山,這虎妖一直獨行,佔據了不小的山峰,但是呢,實力比較強橫,一人享受着妖山的血食。」

「我哥的主人,沒有把握能把這個虎妖弄走,除非這虎妖自己弄出了問題,才有辦法調離那裏。」

「你是說,我們去他們妖山搗亂?我看你是嫌命長了吧,這怎麼可能!?」

邵勇擺了擺手,示意楊辰不要出聲。

「我跟你說,這次去搗鬼,不是讓你直接對那虎妖動手那無異於找死。我們要去血池。」

「血池?」

楊辰心中突然一動,沒有再出聲,打算聽聽邵勇的說法。

「我們交接完血奴,讓他們先往回走,然後咱們兩個趁天黑時候溜回他們妖山。」

「嗯」楊辰應了一聲。

「然後,我們想辦法潛入他們的血池,破壞掉他們血池的構造,最好能放光血液。」

「我們只需要這樣,就足夠了,黑鷹妖王對着血池還算重視,剩下的事情,就交給我們妖山的妖王來處理就好了。」

楊辰起身做到一邊,對着邵勇問道。

「為什麼要這麼做,冒這麼大的風險,就是為了幫那鷹妖?你不是一直很厭惡它嗎?」

「我不是為了幫助它,而是幫我哥解決這個問題。」

邵勇回答道。

楊辰接着說道:

「那不還是一樣,你哥許給你什麼好處,讓你這麼做,既然你拉上我和你一起,你吃肉,我喝口湯不過分吧。」

「對我來說卻是是個好處,我哥答應我解決這個事情,我不想做妖仆就無所謂了,既然我願意活得百歲而亡,他也不管我了。」

楊辰有些無語

「感情這事我一點好處都沒有啊。」

「朋友幫個忙怎麼了,你要是實在不敢,我不勉強你,你下車,把朱誠給我叫上來。」

楊辰聽罷,就要起身。

邵勇連忙上前,將他按住。

「你要什麼好處,你說說看,我能達到,絕不推辭。」

邵勇還是想讓楊辰幫忙,楊辰身手好,人還機靈。

其實楊辰也不是真的打算起身要走。

聽到去血池,楊辰就已經十分意動了。

但是要學會掩蓋自己內心真實的想法,不能暴露自己想去血池,不能讓邵勇懷疑。

所以直接學習馮子石的操作,要點好處,這樣辦起事雙方都放心。

邵勇不疑有他,只當楊辰要些好處,便給出許諾。

楊辰想了想,開口說道:

「我想看看你修鍊收集的各種武功,就比如我給你的那本《雁行功》,最好是拳法,和一些內功,我要研究一下。」

「你要那麼多功法幹什麼,十鳥在林,不如一鳥在手,學的雜還不如學的精,別把精力浪費在亂七八糟的武學上。」

邵勇對此有些不解。

「我知道,我就是學習下發力技巧,觸類旁通嗎,你就說同不同意就好了。」

楊辰其實打算,藉此機會,弄些別的功法,為下次用血元推衍功法,準備一些理論和想法。 這些天楚洛糾結的不僅僅是家裏入不敷出的事,她經常想自己腦際里提醒的事。

自從開啟了任務模式,似乎自己一動情,就會有完成任務的提醒。

Article Categories:
電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