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哎……那傢伙我認識,已經來了好幾次了,就是山下賣麵條的,果然老天爺給人關上了一扇門必然給他打開一扇窗,他修鍊資質的確是低的史無前例,但是他做的麵條卻好吃到爆,你們嘗過沒?『

2021 年 1 月 9 日

……

聽著演武場之下的議論聲,楚皓苦笑了一下,這些他都不是第一次經歷了,也沒有什麼好奇怪的,再次長出了一口氣,忽然他只覺得輕鬆了不少,雖然又失敗了,但是無疑也放鬆了,等待下一次吧!

當下他就要走下演武場,可是他的腳步才剛剛邁出,就聽演武場上一個聲音響了起來

『我還以為有多牛,原來是個廢物,真是讓我看高……哼哼!『

這個聲音剛一入耳,楚皓就覺得胸口一股火焰猛地竄了出來,一切的失望、無力、痛苦,霎時間都變成了憤怒。

他慢慢回過頭,只見站在測試石邊的兩隊白衣青年中,一個面色有些發紅的人正看著他,滿臉譏誚。

『廢物,看來演武的時候是碰不到你了,嘿嘿,不過跟一個還不如狗的廢物打架,也實在是沒什麼意思,趕緊滾吧!最好滾出巨石宗,免得你這得天獨厚的資質髒了巨石宗的大門!哈哈!『

路建毫不掩飾的嘲笑著,這次他沒有隻用口型,而是直接說了出來,雖然聲音不大,但是周圍的人都能聽見,反正和他一起來的那些人都知道他這次來的目的,也沒有什麼好隱瞞的,而方纖首座身為首座,更是不會管弟子們之間的鬥嘴,就算他想管,也不可能為了一個外門弟子而去責怪內門弟子。

楚皓只覺得胸口的火焰狠狠地撞著腦門,讓他幾乎控制不住,不過他並不是不知冷靜的人,強行深吸一口氣之後,雙拳攥緊,忍住了心頭的怒火,低下頭繼續向著演武場之下走去。

可路建顯然還沒有過夠嘴癮,繼續說道

『廢物就是廢物啊,什麼也不敢做,哎,沒查過你的家史,以後有空一定要查查,到底什麼樣的廢物老子,什麼樣的廢物祖宗才能生出這種得天獨厚的廢物,不過估計也查不到,都是廢物,家史說不定都丟了,怎麼查?哈哈……『

忽然楚皓停下腳步,雙拳越攥越緊,指甲幾乎插近掌心的肉里,罵他沒事,嘲笑他也沒事,但是罵他父親就是萬萬不能!父親永遠是他心中的驕傲,更何況路建居然連他的祖宗都帶上了,這樣的怒火要是還能忍,那就真的是廢物了!

當下楚皓猛然轉過身,一指點出,直指隊列之中的路建,大吼出聲

『路建!你不是要廢了我嗎?做人不能說話不算數,現在雖然我沒有通過第一輪測試,但是我還是接受你的挑戰了。現在就動手!『

路建本來正一臉嘲諷。被楚皓突然一句話擊中。忽然愣了一下,瞬間他的臉就紅了,這個廢物都已經被證明是確確實實的廢物了,居然還敢如此說他,要是今天這個場子不找回來,估計以後在內門他也不要做人了。

不過他不是楚皓,楚皓一幅光腳不怕穿鞋的光棍樣子,當然不用在意那麼多。但他卻不能不在意,他本來就是內門中人,對方纖首座的脾氣也是有所耳聞,要是此時他在這裡發飆,廢不廢楚皓是小事,惹惱了方纖首座那就是大事了。

不由得他微微斜過眼睛看向了站在一邊的方纖首座。

只見石方纖站在測試石旁,雙眼看天,似乎什麼也沒在意,就這樣站著,不過在他的眼角卻有一條微不可察的紋路在微微抖動著。

看見方纖首座如此動作。路建心中就是一緊,這是要動怒啊!

有了這個想法。立刻他就不敢再稍有動作了,方纖首座的恐怖,在內門簡直就是一個傳說,當下他只得鐵青這臉就這樣站著不動。

楚皓上前一步,繼續大喝

『路建,現在我們就一較高下,辱及父老,不共戴天,今天就算違反門規我也要討個說法,是男人就站出來!『

他叫的一聲比一聲響,一句比一句狠,最後一句已經牽扯到性別上了。

路建臉色由鐵青變成了煞白,嘴唇都在微微發抖,顯然已經怒極,可是偏偏他連一句狠話也不敢說,剛剛隨意說算是鬥嘴,方纖首座自然不會在意,但是現在明顯衝突已起,還是由他掀起的,他要是再說話,擴大衝突,那就真的是他不對了,到時候受懲罰他都不敢多說什麼。

楚皓再次上前一步

『怎麼,一個廢物接受了你的挑戰,你反而不敢出來了?出來!今天就算死在這裡,我也要護我父輩之名!『

路建再次偷眼看了旁邊的方纖首座,只見方纖首座依舊保持原樣,似乎完全不在意身邊發生的事,頓時心中更加惶恐。

楚皓已經走到了路建的身前,一隻手指幾乎點到了他的鼻尖上

『出來!出來!出來!『

連續三聲大叫,雖然沒有摻雜任何功力,但是卻是楚皓此時所有怒火的融合,直震得路建耳膜一陣發痛。

『好,既然你不出來,那我現在就動手!『

忽然楚皓大吼一聲,猛然出手,一拳就轟在了路建的小腹之上,雖然楚皓修為尚淺,但是如此近距離的含怒一擊,那力道也是十分巨大的,當下路建就給轟彎了腰。

『動手!『

楚皓大吼一聲,一個膝撞又正正撞在了路建的鼻子之上

『啊!『

路建終於大叫出聲了,他沒有想到楚皓居然真的敢動手,剛剛一拳打在他的小腹上,瞬間把他打懵了,都忘記了慘叫,此時鼻子受創,讓他不得不大叫出聲

『你動手啊!『

楚皓飛起一腳又踹在了他的胸口。

慘叫聲戛然而止,路建整個人都飛了出去。

一時間所有站在路建身邊的白衣青年都是臉色一片鐵青,雖然他們不想幫路建什麼,但是面對著同門如此被人暴打,他們都有些看不過去了。

可是他們幾乎是同時都偷看了一眼一邊的石方纖,頓時又都不動了。

顯然他們也有和路建一樣的顧慮,那個脾氣未明的方纖首座就在身邊,即便是他們都義憤填膺,也沒有一個敢真正出手。

石方纖依舊站在一邊雙眼看天,眼角抽動,所有人都以為他眼角抽動是因為惱怒了,但其實只有他自己才最清楚,那根本不是憤怒的,而是憋笑憋出來的!

此時他在心中幾乎是爆笑出聲

『哈哈,沒想到只是來主持一次選拔大會就碰到了這麼大的熱鬧,哈哈,一個外門弟子暴打內門弟子,幾百年沒有發生過的事情了!雖然只是看著,但是心裡也這麼爽啊!『

楚皓正在暴怒之中,猛然雙腳蹬地,直接跳了起來,砰的一聲重重的落在了路建身上,不由分說,舉起拳頭對著他的臉就是猛地招呼

『你不是要挑戰我嗎?動手啊!『


『你不是說我是廢物嗎?打啊!『

『辱及父老。是可忍孰不可忍。今日我拚卻性命不要。也要和你一戰!『

楚皓只覺得心中怒火萬丈,已經快要把他撐爆了,只有不停地揮動拳頭才能將心中的怒火宣洩一二。

『你打啊!『

暴怒之中的楚皓再次一聲大吼。

只見他身上忽然爆發出了一陣無形的波動,向著周圍擴散開來,但場上並沒有多少人注意到這個變故,所有人都只是看著瘋狂暴打著路建的楚皓目瞪口呆。

戒靈沉寂在楚皓的心中,忽然一驚,大叫一聲

『不好!『

果然。當那道波動掠過方纖首座的時候,方纖首座本來看著天空的眼睛忽然猛地瞪大,立刻低下頭看向了依舊騎在路建身上的楚皓,滿眼都是不可置信

『怎……怎麼可能?七……七品巔峰精神波動,這麼年輕……這……我不是在做夢吧!『

楚皓再次奮起老拳,一拳轟在了路建的嘴巴之上

『哎呀!『

一聲慘叫隨即響起,不過這聲慘叫並不是挨打的路建發出的,而是楚皓叫出來的。

他一拳轟在了路建的嘴上,而路建此時正被他打的齜牙咧嘴,張開了嘴唇。他這一拳就結結實實的打在了路建的牙齒之上,立時拳頭都崩裂了。

『可以了!『

一聲沉靜的聲音忽然響了起來。正是方纖首座發出的

『差不多鬧夠了吧!『

楚皓此時暴打了路建一頓,心內怒氣已經消失了一大半,再加上手疼,方纖首座一發話他當然也就停手了。

現在楚皓神智也清醒了,頓時他就知道自己貌似是闖了大禍,這次可能連外門也沒法呆了,不由得他有點懊喪起來。

不過他並不後悔,禍既然已經闖了,那就闖了吧,難道時間還能重來一次?不過就算重來一次,他也會繼續選擇闖這個禍。

這其實是一種無比光棍的想法,老子已經做了這種事了,那就值了,大不了有啥事都接著就是。

只見他抱著手從路建身上跨了下來,直接走到了方纖首座身前,重重地低下頭。

他站在方纖首座面前,低著頭,一言不發,但看那樣子分明就是梗著脖子。

路建此時也爬了起來,不過他爬起來之後立刻就跌跌撞撞的跑到了方纖首座面前,直接跪了下來,滿嘴是血,一時間聲淚俱下

『首座,這小子當著您的面欺負內門弟子,還刻意在選拔大會上搗亂,首座,您要為弟子做主啊!『

讓他擅自報仇,他是說什麼也不敢的,而且楚皓的攻擊雖然疼痛,但是於他而言,造成的傷害卻是真正的微乎其微,既然不敢親自報仇,那就求助於組織的力量吧!

但此時石方纖又有什麼心思再去看他?他現在一雙老眼幾乎無法從楚皓身上移開,全部心神也都投入到了對楚皓的試探之中

『這小子到底是什麼來頭?怎麼會有這麼強的精神力量?沒道理啊,老夫修鍊了上千年,也才是七品巔峰的精神力,看他的樣子不過也就十六七歲,修為不過築基二品,剛剛的測試石也確定了他的資質是下品低級,完全沒道理啊!『

精神力一共分為九品,雖然有明確的等級分化,但是卻根本就沒有修鍊的方法,只能在修為提升的時候才有一絲絲長進,所以天賦在精神力之中才如此重要,這也是為什麼煉器師如此之少的原因。

一時間石方纖幾乎要瘋了,這種情況完全顛覆了他的常識,就憑楚皓這種修為,對於精神力可以說完全沒有提升的作用,但是一個人的精神力怎麼可能天生就是七品巔峰?要知道他修鍊了上千年,才達到七品巔峰。

『首座……『

一聲刺耳的嚎叫響起,路建此時的聲音已經可以用凄厲來形容了。

方纖首座正在探查楚皓的情況,立時被這一聲凄厲的嘶喊拉回了現實,頓時臉上露出了厭煩的神色,他最討厭的事情就是有人打斷他的思路。

他看了一眼跪在自己面前聲淚俱下鼻青臉腫的路建,從鼻子之中發出了一聲冷哼

『切,別人都騎在你身上打了。你連還手的勇氣都沒有。還有臉在我面前哭喪?回去躲被窩裡哭吧!『

他這一句話聲振寰宇。頓時讓所有人都震驚了,路建凄慘無比的臉色更是直接就固定在了臉上,他有點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一時間盡然忘記了接下來已經計劃好的一系列博取同情的動作,就這樣獃獃的看著方纖首座。

石方纖鄙視完了路建又抬起頭看向了站在一邊,一個個也是瞠目結舌的白衣青年,眼神中充滿了不屑

『還有你們!一個個的看著自己的兄弟被人在大庭廣眾之下如此痛毆,明明你們一個個實力都能毫無懸念的碾死這個人。但是你們居然誰都沒有動手,好,很好!都是聰明人啊!是不是以後若是宗門出了危險,你們這些宗門弟子也能這樣眼睜睜的看著宗門被毀,選擇明哲保身?『

似是越說越生氣,他重重地一頓足,大吼一聲

『有你們這些聰明人在宗內,真是不愁宗門不滅啊!『

隨著他的一聲大吼,白衣青年們頓時一個個面如土色,他的聲音聽在別人耳中僅僅只是一聲大吼而已。但是聽在這些宗門弟子耳中卻是猶如雷鳴,直能震得他們靈魂都顫抖。霎時間所有白衣青年齊齊的跪在了地上,幾乎是條件反射一般的齊聲道

『方纖首座息怒……『

『真是一群廢物!這些年招的弟子,不僅僅只是修鍊資質齊齊下降,就連血性也都沒有了!『

方纖首座怒吼完畢,這才看向了依舊站在他面前,明明是低著頭,但是卻總是讓人感覺是梗著脖子的楚皓,忽然臉上浮起了一絲淡淡的笑容,聲音也溫柔了下來

『年輕人,你叫什麼名字?『

楚皓雖然動作一直沒有變化,只是低著頭,但是他的吃驚程度其實一點也不比在場的白衣青年少,有沒有搞錯,這個方纖首座不是睚眥必報嗎?怎麼到自己這裡突然之間這麼好說話?

方纖首座的聲音越發溫柔了

『孩子,你叫什麼名字?『

『我……我……我……我叫楚皓!『

隨著方纖首座的再次問話,楚皓忙不迭的抬頭回答,聲音都變調了。

方纖首座滿意的點了點頭,面帶微笑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道

『你……很好,很好,不錯,不錯啊,哈哈哈……『

這一連串很好不錯,就連演武場之下,那些因為剛剛發生的事情熱鬧起來的外門弟子們都嚇傻了,這到底是個什麼情況?這方纖首座還真是夠喜怒無常的,嘉獎鬧事者,痛罵被打者,這還是一個首座應有的風骨嗎?


不過人群之中的華雲飛此時倒是一臉淡然,這個方纖首座的脾氣他已經了解到了不能再了解了,有這種選擇分明就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所以他現在就在用一種看土包子的眼神看著周圍的外門弟子

『這你們就驚奇了?那你們是沒有見過那老傢伙的真正脾氣,那可是比這還要讓人驚奇千百倍的啊!『


方纖首座面帶微笑,正準備開口再說點什麼,忽然只聽遠處傳來一聲凄厲的大叫

『韓青、石遠志、石遠景、石輕靈,我跟你們勢不兩立,你們可害死我了!『

眾人聞言都立刻從震驚之中回過神來,向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了過去。

只見一個衣衫不整的白影一路狂奔,向著這邊飛速跑了過來,在他身後跟著四個人,三男一女,顯然是在追這個人,但是這四個人之間卻也相隔著一段距離。

死胖子華雲飛站在人群之中看見狂奔而來的五個人,臉上不由得露出了吃驚的表情

『這四個死孩子,還真的敢動手啊!『

跑在第一位的那位仁兄,見已經快要到演武場了,當下強吸一口氣,雙腳猛然蹬地,居然直接飛了起來,剎那間便落在了演武場之上的石方纖面前。

石方纖看見來人眉頭立刻不自然的抖了抖,眼神居然出現了一絲閃爍,當先笑著對來人開口了

『原來是英俊啊,哈哈,今早看你一直沒來,怕時間耽誤不起,所以本座就沒有等你,你看這第一輪都結束了,本座沒有做錯什麼吧?『(未完待續。。)

… 在門派之中,後輩見到長輩應該當先行禮,這在任何門派之中都是一模一樣的,但是此時石方纖居然當先開口,演武場下一些還算清醒的外門弟子都是一愣,這是怎麼回事?

石英俊冷眼看著方纖首座那張欠揍的笑臉,一時間直有一種想打打不得,想罵罵不得的凄涼感,他也只好低下頭,恭敬地沖著石方纖一拱手,沉聲道

『見過方纖首座,首座做的很好,並沒有任何疏漏……『

說著他打眼看了一圈跪著的白衣青年和鼻青臉腫的路建,眼皮不由得抽了抽,然後才接著道

『既然如此,我想接下來的大會進程還是由弟子來主持吧,經過第一輪選拔,人數已經下去了不少,弟子應該可以主持了!『

聽到這句話,方纖長老忽然麵皮一皺,露出一幅流︶氓樣,直接一把把依舊低頭站著的楚皓拉到了身邊,鄭重的道

『不管你下面怎麼進行,反正這個人我要了,而且要收為親傳弟子,怎麼樣,行不行?『

楚皓被石方纖拉的一愣,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但是在他心中的戒靈卻是直接發出了一聲歡呼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