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鶯鶯姑娘放心,天山派的規矩我們也是知道的,我們可絕不會拿你的前途來開玩笑,哦對了,之前你說這次你出來歷練已有兩個月的時間,應該要回去了吧!」中間的年輕人笑著說道。

2021 年 1 月 3 日

「我才不想回去了,一天待在那裡面能憋死人,規矩多的要死,這也不能幹那也不能做,還是在外面有意思,我都不想回天山派了!」鶯鶯嘟囔著嘴不滿的碩大。

這三名年輕人頓時暗暗使著眼色,似乎對鶯鶯說的話很是上心。

「你不回去那怎麼能行,以天山派的實力,真要找到你也是輕而易舉,那時候你就真完了!」年輕人凝重的說道。

「是啊,我也正發愁呢,我打算離天山派遠遠的,過了今日就離開飛劍城去其它地方!」鶯鶯嘆了口氣說道。

「那鶯鶯小妹不如去我們家族逛逛如何?我吳家勢力也不小,就算天山派真找上門來,我們也能替你在前面擋一擋啊!」這名年輕人真摯的說道。

鶯鶯猶豫了一笑,旋即說道:「這……不好吧,再說我們之前素未蒙面,你這麼……」

「鶯鶯,你這麼說可就不對了,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像鶯鶯這麼漂亮的女孩子,還真不應該待在天山派那種鳥不拉屎的地方,來來,先喝茶,完了我帶你去我們吳家逛逛去!」

這青年說著從椅子上起身,右手以一個巧妙的角度擋住了鶯鶯的視線。

而他的袖口之中,一縷幾乎看不見的白色粉末花落而下準確的滴入了茶壺的壺嘴之中。

這一過程幾乎就是瞬息之間便已完成,表面上看來,他僅僅只是起身,然後右手去拿壺把的那一端,沒人能想到這個過程中他已完成了這麼一件事。

鶯鶯面前的茶杯斟滿,青年滿意的坐下旋即說道:「來來,我們以茶代酒,為初次見面乾杯!」

鶯鶯甜甜一笑,然後將手中的茶水一飲而盡,三名青年的臉上幾乎都是露出了一絲淫邪的笑容。

又說了幾句無關痛癢的話之後,藥物終於在鶯鶯的體內發作,她揉了揉額頭,用盡全力搖了搖頭,旋即終於支撐不住一頭栽倒在了桌子之上。

看到這一幕,這三個年輕人也終於是大鬆一口氣,然後幾乎同時仰天一聲大笑。

「傳言天山派的女子都是冰清玉潔之身,現在看來果真不假啊,想不到我吳翼有一天還能嘗到天山派少女的味道,給我抗走!」

吳翼走在最前面,身後一名手下將鶯鶯扛在肩上急促的走出了飯店大門,而這個過程中李江並未動手,他同樣是走出大門然後尾隨吳翼他們而去。 一家豪華的酒樓的包廂之內,吳翼獨自扛著鶯鶯走了進去,他的兩個手下則是安分守己的守在門外。

不用說,吳翼帶著鶯鶯走到包廂裡面幹什麼去了。

此刻他懷中抱著鶯鶯,飯店中那正人君子的模樣早已消失的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猥瑣而又興奮的奸笑。

看著懷中嬌嫩的身軀,高聳的胸膛,還有掌心之內傳來的那種柔軟之感,吳翼感覺自己的心在飛翔。

他自己的身體已經變得滾燙,現在他繼續發泄,而鶯鶯無疑就是他發泄的一個很好的對象。

「小美人兒,你放心,無論你在天山派是什麼角色,在我手中你都會有變成女人的成就感的!」吳翼一聲邪笑,旋即把鶯鶯粗暴的扔到了床上。

半晌過後,鶯鶯的身軀忽然扭捏起來,俏臉也是變得通紅,濃重的鼻息聲傳來,吳翼知道,藥效在鶯鶯體內發作了。

「小寶貝別急啊,我來了……」吳翼說著將身上的衣服脫掉然後瘋一般的撲倒在了鶯鶯的身上。

他粗暴的一把將鶯鶯的上衣撕拉一聲扯開,脖子以下一大片雪白來到了吳翼視線之中。

看到這一幕,吳翼終於再也無法忍受體內的熊熊火焰,可就在他再予動手的剎那,一道聲音從房間內傳到了他的耳中。

「對付一個嬌弱女子這麼粗暴,這可有違你先前的風度翩翩啊!」

「誰,誰在說話……」

這種時候,這樣的聲音從房間內傳來就如同冬日之際,一盆涼水從衣領之處倒了進來,吳翼身上的火焰幾乎剎那之間已完全熄滅。

這個聲音可並不屬於他的屬下,但門口的房門卻又完好無損的關著,此人究竟是怎麼進來的。

「你最好別想著大叫大喊的,房間已經被我布下了重重禁制靈陣,你喊破嗓子也沒人能聽到的,當然……除了我!」

話音落下,一個略顯剛毅的年輕身影如鬼魅般出現在了房間茶几旁邊的椅子上,此人自然就是李江了。

「你是誰,你想幹什麼?我爹可是吳家的家主,你敢動我的主意,讓你在這飛劍城寸步難行。」床上鶯鶯扭捏不斷拉扯著他,但此刻的吳翼已經沒有半點慾望之火了。

「呵呵,你的威脅很幼稚,解藥拿出來!」李江朝吳翼伸出了手道。

「解藥,什麼解藥……你……你要救鶯鶯?你也看上了她?」吳翼驚疑的說道。

「我的事不需要你來過問,我只說最後一遍,解藥……」

「給我去死!」在李江說話的瞬間,吳翼一個箭步飛掠而來,這份實力和修為也是相當不弱,可在現在的李江面前卻是有些不夠看了。

「你先動手,那我就不客氣了!」李江淡淡一笑,旋即陡然伸出右手食指朝身前一指點去。

一朵妖艷的火焰在指尖微微蕩漾,一拳轟來的吳翼正好撞在了這指尖之上。

剎那之間,這細小的火焰猛的爆開,吳翼頓時淹沒在了火焰之中。

待火焰散去,吳翼已經從房間內消失無蹤,唯有一些殘留的溫度似乎在說著剛剛發生過的事。

「哎呀糟糕……他的儲物戒指也一併沒了,沒了解藥……」

果然,李江朝前看去,此刻鶯鶯不斷撕扯著自己的衣服,然後從床上爬下直奔李江而來。

那嬌柔的喘息,一片片雪白的皮膚不斷露出在外,饒是李江不禁也是看的目瞪口呆。

但這時候李江不可能去占這種便宜,他接觸鶯鶯的主要目的還是要弄清楚天山派的內部情況。

看著撲向自己的鶯鶯,李江微微抬手,靈氣在掌心蕩漾將其憑空送到了床上,無論鶯鶯如何掙扎都是無法從床上掙脫下來。

「看來你得稍稍受些苦頭了,等你清醒再說吧!」這種情況李江也只能在屋裡等著了。

「放開我,我現在很清醒,你把我放開!」鶯鶯忽然抬頭盯著李江,那目光剎那之間已變得無比清澈。

她語氣凌厲已全然沒了之前渾渾噩噩的姿態,她死命在床上掙扎想要掙脫李江對其的束縛。

看到她這個神色,李江微微皺眉,旋即右手一揮,小靈陣頓時消失無蹤,鶯鶯則從床上氣鼓鼓的走到了李江跟前。

「你幹嘛要綁住我不讓我下來!」鶯鶯故作生氣的模樣卻是讓李江一陣愕然。

「你……你根本就沒有被他們算計,同樣也沒有喝下那個葯,你全是裝出來的?」李江驚愕的看著這少女說道。

「才看出來啊,這三個蠢貨以為本小姐真那麼容易上當受騙,幾個白痴而已!」鶯鶯不屑的說道。

「那你為何還要假裝被他們迷倒,還被扛到這裡來?」李江驚奇的問道。

「嘿嘿,你以為你的感知力能悄無聲息逃過本小姐的法眼?當你的感知力第一次掃過我的時候我就知道了你,之後你更是停在我身上仔細觀察著我,我本以為你和他們三個人是一夥兒的,不過直覺告訴我我的猜測是錯誤的,所以我就想看看你究竟想幹什麼,倒是沒想到的,居然還是個正人君子!」

鶯鶯上下打量著李江,那清澈的眼神之中卻是有著幾分並未掩飾的讚賞。

她所遇到的李江這個年紀的人,只要稍稍有些實力,幾乎都是急功近利甚至不擇手段。

按常理來說,自己已是李江砧板上的魚肉,可他並未對自己做出什麼出格的事,這不得不讓鶯鶯對他多看幾眼。

「原來如此,只是……你就不怕我真對你有什麼非分之想?以我的修為,你要逃走可不太可能啊!」李江淡淡一笑道。

「的確擔心過,但我的運氣很好,不是嗎?」鶯鶯沖著李江俏皮一笑,這份笑容如同讓李江吃下了半斤蜂蜜,當真是有滋有味啊。

「呃……好吧,其實……我找你是有些事想要問你的!」李江說道。

「這我當然知道啊,只不過……想要從我嘴裡問出什麼事可沒這麼容易哦,除非……你能答應我一個條件!」鶯鶯一陣壞笑的盯著李江說道。 李江一聲苦笑,他不曾想到,自己問題都還沒問出來,這個女孩竟率先要給自己提條件。

「什麼條件你說!」面對這樣的女孩,李江也沒轍,只能先妥協了。

「我要你幫我去打一隻怪獸!」鶯鶯微笑道。

「打怪獸?什麼玩意兒?」李江無語道。

「先別管這些,總之我現在缺人手,你的加入能讓我們如虎添翼,這也算是我試探你的原因吧!」鶯鶯說道。

「但是我問的事是和你們天山派主人于思語有關的事,時間拖的越久,她有可能會陷入危險境地啊!」李江皺了皺眉說道。

「于思語?哼,你放心好了,她命大的很,尋常高手根本不可能是她的對手,這麼說來你是幫她來的?!」提到于思語,鶯鶯布滿笑容的臉色忽然變得冰冷下來。

「也可以這麼說,但我找她也是有事的,我需要她身上的龍脈!」李江神色凝重的說道。

「你要她身上的龍脈?哈哈哈,小哥哥,我勸你還是別打這個主意了!」鶯鶯說道。

「為什麼?」

「因為就算是踏入第二步的強者只怕都無法在天山派全身而退,你如果度過了第一重玄尊劫,你可以儘管去做,在這之前,你想都不要想,因為用嘴……她是不可能把這東西給你的!」鶯鶯無情的打擊著李江。

「她有這麼強?」李江神色一凝說道。

「其它我可不能告訴你太多哦,你要幫我完成打怪獸的任務之後,我再告訴你你想知道的一切,或許到時候我還可以幫你……」鶯鶯再度恢復了她的笑容。

李江一聲苦笑,這個女孩還真是有些捉摸不透。

單單之前她能夠看到自己的感知力就已讓李江驚訝了,因為疚瘋曾經說過,李江的感知力和其他人不同。

或許是因為血脈關係的緣故,李江的感知力,即便是第二步的高手都難以察覺到,但這個鶯鶯卻能輕鬆知道自己的窺探,這足以說明她的與眾不同。

「好,我去幫你打怪獸,只是希望于思語不要在這之前落到別人手中!」李江說道。

「嘿嘿,你真的想多了,在這南疆,任何人想要在天山派作亂,還真得掂量掂量自己有幾斤幾兩!」鶯鶯說著,帶著李江離開了這座酒樓。

現在的李江不但對於思語感性,她對這個小女孩鶯鶯同樣也是充滿了興趣。

作為天山派的弟子,看她的態度卻並非是以天山派為榮,甚至稱呼于思語也是直呼其名,這足以說明她對於思語或者是整個天山派都是有著不小的意見和衝突的。

與其自己去天山派,或許從鶯鶯這裡作為一個突破口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天山派那裡,李江也已經派人去盯著了,就算那個搶龍脈的高手去那裡,李江也能第一時間得到消息,這也是他選擇幫助鶯鶯的緣故。

經過半個時辰的路程,李江和鶯鶯來到了一處住宅院子,感知力釋放出去,李江已經能夠清楚的感應到裡面有兩個元神境的高手,看來是在此地等鶯鶯了。

「晨風、曉飛,最後一人我找到了,準備出發吧!」鶯鶯走進院子輕聲說道。

兩名二十齣頭的年輕人映入李江的眼帘,這二人都是元神境後期。

李江對鶯鶯也只能再次搖頭了,天山派的規矩是任何女弟子都不能再宗內接待男子。

甚至在外面也要守規收據,最好不能和任何男子有親密接觸,除非是有什麼特別的任務。

可是看到鶯鶯對自己還有這二人的態度,李江認為她完全是在違背天山派所有規矩,至於她究竟是不是有什麼其它目的,這還得經過接觸觀察之後才能知道。

「你找他?他是誰?多一個靈嬰境大圓滿,我們的任務同樣難以完成吧!」晨風上下打量了一番李江,旋即皺眉沖鶯鶯說道。

「普通的靈嬰境大圓滿自然是不行,不過他的實力媲美元神境應該是沒任何問題的!」鶯鶯笑著說道。

「哦?媲美元神境?倒是我看走眼了?小兄弟,此次我們的任務可沒那麼簡單,為以防萬一我還需要試試你的身手,免得到時候你幫不上忙,反倒給我們添亂!」晨風沖著李江淡淡的說道。

盛世婚寵:老公送上門 這話頓時讓鶯鶯眉頭一皺道:「你連我的話都不相信了?他如果不行的話我找他來幹什麼?」

「鶯鶯小妹,可不是我不相信你,你畢竟涉世未深,容易被別人的外表欺騙,這小子來路不明,而且你也知道我們的任務不簡單,靈嬰境我怕真的幫不上什麼忙的!」晨風的眼神帶著三分諂媚和討好。

「我都說了,他的實力和你們差不多,還糾結這些幹什麼,準備準備,明天一早出發吧!」鶯鶯說完,拉住李江的胳膊直接走進了院子另外一個房間。

晨風和曉飛二人盡皆一愣,旋即都是神色一沉,鶯鶯和他們接觸了這麼長時間,他們連碰都沒碰過她一下。

此刻她竟然主動拉著李江的胳膊,而且為其辯解的模樣也是絲毫不讓,一絲若有若無的殺機從他們眼神之中透露而出。

常人當然都明白他們二人為何願意幫助鶯鶯,無非是因為她的年輕還有美貌動人。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只是他們選擇了更為溫和的辦法,而不是像之前吳翼那樣直接使用骯髒的手段。

李江自然懶得理會他們的是什麼想法,來到房間之內,鶯鶯對其說道:「你就在此休息一晚,明天一早我們出發,晨風和曉飛二人如果找你麻煩,你直接叫我。」

「那好吧……勞煩你掛心了!」對於鶯鶯的安排,李江自然是沒什麼意見。

要得到鶯鶯的幫助,他知道自己首先就必須要先幫她做好接下來的這件事,他很清楚任何事都不能太操之過急。

夜晚臨近,李江並未睡去,而是在床上盤膝而坐開始了短暫的修鍊,目前他的境界已經達到靈嬰境大圓滿。

而元神境還是遙遙無期,李江也想在最短的時間內突破現有的境界。

忽然,就在李江閉目不久之後,窗戶外出現了一道若有若無的靈氣波動,李江驀然睜眼,身軀鬼魅般竄出了房間來到了院子屋頂之上。 「是你們二位,這麼大半夜的不知有何賜教啊?」李江站在屋頂的房梁之上,房梁的另一端正是白天的晨風和曉飛二人。

「你是誰,接近鶯鶯為了什麼?」晨風的臉上早已沒了白天還略帶微笑的神色,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冰冷如刀的神情。

「這個……我沒必要向你們解釋這麼多吧,大家只是合作關係,互相打聽底細不太好吧!」李江淡淡的說道。

「讓你說你就說,哪來的那麼廢話,你真以為有鶯鶯護著你就有恃無恐了?這個觀點估計你得稍稍糾正一下,我們真要讓你滾蛋,十個鶯鶯只怕也攔不住!」晨風冷聲說道。

「二位,我一味的忍讓並不代表我怕了你們,勸你們還是把力氣留在任務上吧,我沒空在這給你們玩這種無聊的遊戲!」

李江說著,轉身便欲離開房頂,可就在那一瞬間,晨風的身影如風一般竄到了李江跟前攔住了他的去路。

「你真是有些沒大沒小了,至少你應該明白在外面該怎麼做人!」

晨風冰冷的看著李江,話音落下,他手掌快若閃電般伸出來到了李江跟前。

掌心之內蘊含的強大靈氣波動如奔雷一樣駭人心魄,元神境的修為在這南疆甚至西疆王朝也屬於頂尖的一批高手了。

這也是晨風這般自信的緣由,儘管鶯鶯說李江的真正實力已媲美元神境,可他並不認為李江就是自己的對手,況且身後還有一個曉飛同樣也是元神境的強者。

「怎麼做人我看應該是你要學習的一門課程,我並未招你惹你,反倒是你對我好像有不小得意見,我現在倒是懷疑你們接近鶯鶯是不是有什麼其它目的!」

李江說著身形驟然一退,晨風這一掌頓時拍到空出,李江所站立的原地發生一聲驚人的震響。

這般恐怖的靈氣波動傳來,顯然晨風對李江可是下了死手,普通的靈嬰境要挨上這一掌,估計得立刻重傷在此。

李江微微皺眉,因為他能夠清楚的感受到,自己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晨風的攻擊明顯已帶著驚人的殺意,難道自己隨口說的一句話,莫非是事實不成?

「躲掉了?有點兒意思!」晨風微微一愣,旋即卻是一聲獰笑,臉上已攜帶著滔天的殺意。

他身形再度一展,在這漆黑的夜晚如鬼魅竄出,幾乎是眨眼的瞬間便已來到李江的身後。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