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驚天秘密?」眾人齊齊震驚非常。

2021 年 1 月 3 日

「想必,爾等根本不知當年為何五族會爆發一場王者之戰,進而元氣大傷,形成了現在的魔音谷。據說,當時,神域星河四界,並無天道桎梏限制,無論哪一族修士,無論處於哪一界,都有機會問道長生,看到那扇永生之門。」霓裳的聲音雖輕,落在眾人耳中,卻與驚雷無異。

「事情的起源,皆源於遠古時期,五族先祖之間的矛盾糾葛。遠古時期,我妖族先祖立志要征服天下群雄,要讓天下人以妖族為尊。同樣的,其他幾族的老祖,也是這樣的想法。他們不斷掀起足以完全可以毀滅神域星河四界無數次的驚天大戰。五方,互有損傷,卻絕不相讓。」

「後來某日,一位人族老祖,極其幸運地成為了第一個問道長生的人,在萬眾矚目中,他召喚到了永生之門,一步來到門前,慢慢伸出雙手,準備開啟大門……」

霓裳的語音似乎有一種極具蠱惑性的魔力,米羅等人聽得津津有味,絲毫不敢分神。這是一個涉及神域星河遠古時期的故事,卻絕對關係著她們的生死存亡,她們都不敢有半點的疏忽遺漏。

「就在那時,永生之門忽然自行開啟,一個巨大得足以吞下神域星河的血盆大口,忽然將那人族老祖吞了下去。眾人驚駭中猛然發現,那竟然是一頭不知名的強大異獸,單是其釋放出來的一絲絲氣息,就湮滅掉無數的日月星辰!瞬息間,五族老祖率眾出擊,決不允許這頭異獸闖入或是毀滅神域星河,誓要與之血戰到底。」

「異獸被激怒了,它瘋狂吐息,每一次吐息,無數老祖就灰飛煙滅,隨同湮滅的更有漫天星辰。看來被它吞噬的那位成功問道長生的人族老祖,業已湮滅在其腹中,永生之門徐徐關閉。那異獸不甘心地嘶吼著,有些天賦異稟的老祖,居然聽懂了它的吼聲:它怒吼著告訴世人,它還會回來的,它要尋找合適的傳承者,所以,它將留下一部能讓人問道長生,召喚出永生之門的絕世功法,一部聖級功法。」

「異獸大吼著,吐出一道絢爛白光,從永生之門的縫隙里飛入神域星河,竟然是一部金光燦燦的書!這部書,瞬息間散碎開來,化作了五個光點,分別消散於五族界內。就像春雨撒過,半點痕迹不留,這一切就像從未發生過一樣。但五族先祖們卻都從驚駭變得狂喜。他們知道,那頭異獸雖然目的不明,但其吐出的功法之書,卻一定是真實的。只要能尋到它,用其修鍊,一定能順利問道長生!」

「於是,五族的戰鬥暫時終止了。大家都投入到尋找聖級功法的行動中。經過不懈的努力,都有了巨大的收穫。原來,那頭來自永生之門後面世界的異獸,留給大家的聖級功法,名為【涅槃經】。我妖族先祖,窮盡族人的不懈尋覓之力,收集到的卻只是【涅槃經】第五卷『滅世』!它是殘缺的,不完整的,其他四族應該也得到了【涅槃經】的某一卷。當時,我妖族先祖潛心修鍊第五卷『滅世』后不久,就很快連連突破境界,那時她才發現,神域星河四界的天地源能,分佈得很不均勻,而修鍊【涅槃經】,越到後來,就需要海量的本源!殊不知,其他四族的老祖也都修鍊了【涅槃經】,也有了相同的發現。而且,他們都清楚,想要真正問道長生,召喚出永生之門,就只有修鍊完整的【涅槃經】才行。」

「五族老祖,破天荒坐下來,準備交換各自手中的【涅槃經】。就在那日,永生之門,卻離奇地憑空出現,在沒有人問道長生的情況下,自動出現了!這一次,一棵巨大的古樹出現在大門之後,它口吐人言,傳入五族老祖們的神魂中:原來,它是來自永生世界的守護一族,之前出現過的那頭異獸,留下【涅槃經】的異獸,是毀滅一族。他們兩者,在永生世界是死敵。古樹直言,雖說修鍊完整的【涅槃經】能問道長生,但召喚出毀滅一族的王者之後,它就會吞噬掉整個神域星河世界。那時,它的力量就將強大到毀滅天地的地步,連他們守護一族也無法阻止。所以,它告誡眾人,不要修鍊【涅槃經】,一定要立刻將手上的【涅槃經】殘卷毀掉!但是,嘗到甜頭的五族老祖們,那肯相信它的話,都不肯。」

「那古樹大怒,直言,它們守護一族將派兵鎮守永生之門,決不允許神域星河一人問道長生后,進入永生之門!同時,在它消失之前,它朝神域星河四界吐了一口氣,似乎留下了什麼。」

「在這之後,陸續有五族強者,通過交換修鍊【涅槃經】,順利問道長生,並成功召喚出永生之門,但卻都在永生之門前,被窮形盡相的遠古怪獸給抹殺了。雖然,他們竭力抵抗,也重創甚至是反殺過那些遠古怪獸,但卻從沒有一人能順利進入永生之門,都死了。」

「而這些老祖,臨死前告誡後人,他們的確在永生之門后感應到了留下【涅槃經】那位異獸的氣息,只是好像其氣息被什麼力量牽扯分散屏蔽著,無法到達永生之門前來。人們這才有些相信,那棵守護一族的古樹的話了。」

「後來,五族老祖們,就在現在的魔音谷,聚集了所有修鍊過【涅槃經】的人,商議是否要毀掉全部的【涅槃經】,也不知怎麼回事,他們莫名其妙就爆發了混戰,結果,全部隕落,就這樣形成了魔音谷。然而,這場大戰,影響的可不僅僅只是風月天。」

說到這裡,霓裳宮主頓了頓,眼神一片黯淡,神情充滿愁怨。

良久,她才幽幽道:「魔音谷之後,各族都開始重新摸索問道長生之法,也陸續有人在魔音谷中獲得過諸如聚魂珠這樣的寶物,或是粗淺的先祖們的傳承,當然,也零零星星地獲得了一些【涅槃經】的玄奧。這些人,暗地裡又開始修鍊起來。而誰能料到,神域星河最為詭異的一方世界就在這段時期,悄然形成了,這就是咱們本該飛升過去的那個地方。」

米羅失聲道:「姐姐,你說的莫非是奈何天?」

霓裳宮主點點頭,一字一頓地森冷道:「不錯,正是奈何天,一個幽魂佔據的世界!也就是從那時開始,人們才知道,奈何天的幽魂,居然懂得【涅槃經】的玄奧,它們修習【涅槃經】,進境居然比五族中人還要快速。也就是從那時開始,五族後人們才慢慢發現,一種全新的方法,可以助人真正問道長生!」

米羅顫聲問道:「難道,姐姐說的這個方法,跟那棵守護一族的古樹有關,跟幽魂有關?」

霓裳忽然站起身來,厲聲道:「習練了【涅槃經】的幽魂,非金仙境,很難對付得了。但是,若能收取幽魂修鍊【涅槃經】凝成的魂心,我們五族修士,就能凝道基、鑄道心、生道力,進而真正問道長生,這也是我近日剛從這塊遠古妖骨中參悟到的,它,其實也是一種聖級功法,米羅猜得沒錯,它就是那顆守護一族的古樹留在神域星河世界的聖級功法,修鍊了它,不但能對付幽魂,更能順利問道長生,真正跨入永生之門!」

眾人瞠目結舌,難以置信地瞪著霓裳宮主手上那塊遠古妖骨。

敢情,霓裳宮主給她們講的這個驚天秘密,都是她從這塊妖骨上參悟出來的。

「這塊妖骨,不是妖族某位先祖,從魔音谷中冒死帶回妖界來的么?難道,守護一族那棵古樹留下的聖級功法,就藏在魔音谷中?」

頓時,米羅等人明白霓裳宮主的意思了。

能否拯救妖族,全在於三個月之後的這一次魔音谷探索。

若能找到那部功法,就算沒有尋回妖族先祖們的遺骸或是得到他們的傳承,也沒有關係。

一時間,長老殿內的呼吸聲,變得十分急促起來。

驀然間,霓裳宮主面色大變,失聲喝道:「咦,怎麼回事?」

喝聲中,大家就看到需要她們合力才能開啟的傳承殿,居然自行出現了。

而霓裳宮主手中那塊隱藏著無窮秘密的遠古妖骨,居然自行飛進了傳承殿!

眾人看得十分清楚,有一人端端坐在傳承殿門前,這塊妖骨就化光一般沒入了其眉間。

這人似乎已經晉入了天人合一一般的玄妙空靈境界,對身外發生的一切毫無察覺。

他盤膝而坐,雙手放在膝上,掌心向天,雙目緊閉,渾身上下散發出一種洪荒一般久遠的神聖氣息。

這道氣息,赫然來源於他的神宮!

包括霓裳宮主在內,無人能看清他神宮的真容,可是,卻都能清晰看到,一點火種,如一顆璀璨星辰,正在他神宮內大放光明。

最讓眾人驚駭莫名的是,這人不是別人,正是尋回了無數天妖石,幫助妖族重活天妖池的松月。

「神性之火!難道,這,這就是神性之火!」霓裳失魂落魄,喃喃囈語著,雙眸儘是難以置信之色。 法力液化后,蕭怒就知道自己突破已是水到渠成之勢,正好被捕捉到這樣一個本源能量無比充裕的地方,他幾乎有種瞌睡碰上枕頭的慶幸。

決定重走肉身、神魂雙-修之路,他義無反顧地循著神宮內梵音的指引,運轉。

時間緩緩流逝,蕭怒完全忘卻了自我,意識幾乎陷入停滯。

他根本不知道,他的肉身正在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鋪天蓋地的本源能量,源源不絕地被星河圖、血脈之力收攝后,依然有一部分被涅槃經煉化,驅使,進而浸潤到他肉身的每一處。

他也不知道,那根與神羽令幾乎融合的地龍角,深埋在生死擂那方石台中,與他的聯繫幾乎斷絕了。

梵音鳴響不絕,交匯成十個古樸的遠古文字。

修羅、擎天、無間、四海、滅世。

隨著千萬種不同屬性的本源,並未經過星河圖或是血脈之力的煉化,直接被他運轉的煉化,融入到他的肉身,他的意識之中,就呈現出這樣的一幅幅奇景。

最初,他彷彿化身成為了一尊巨大的修羅,不明所以的情況下,他居然生出這樣的明悟,修羅,就是幽魂的王者!

他能得心應手地御使一切魂體生靈,徵集它們的力量,御使它們行動。

這尊修羅,千分之一息,就能輕鬆地跨越一個虛空位面,一息間,就穿梭了上千個不同的充滿無窮兇險的位面世界。

它好似虛無縹緲的魂體,根本無從尋覓,無從感知,無從捕捉,但又實實在在地存在著。

它的一舉手一投足,都有超過千龍之力的龐大力量波動震蕩,彷佛,它就是魂體世界中最至高無上的王者!

一切魂體生靈,都必需跪倒在它腳下,顫慄,匍匐,乞求。

修羅,魂體之王!

這尊修羅,讓蕭怒莫名地生出一種豪情。

憑著它的力量,他若是再對上那黑堡金仙的幽冥鬼爪,他只需化身修羅,一拳就能將其幽冥鬼爪擊潰!

他甚至有強大的信念,只要再對這尊修羅加以琢磨,他完全有可能把黑堡控制的那些魂偶反制,為他所用,更或是直接徵集它們的本源力量,將它們化作飛灰!

這種強大的力量,這種飛天遁地的超凡手段,讓蕭怒真切體會到巔峰力量的強大。

藐視眾生,一切皆在腳下的感覺,這就是至高無上的王者。

這就是第一種形態:修羅空間遁。應是一種超凡脫俗的極致身法。倒並不側重於力量。蕭怒不斷感悟著。

不過,蕭怒總感到,這還遠遠不是最強大的修羅,某個無窮遠的地方,更有比自己這尊修羅強大千百倍的修羅存在!

這個微妙的感覺,讓蕭怒混沌的意識都止不住顫抖了一下。

於是,修羅潰散,須臾之後,又化作一座擎天般高大的山峰!

擎天!

涅槃經第二種形態:五行擎天峰!

這座山峰,金木水火土五行屬性兼具,完美融合,只要五行不滅,它就能永遠屹立於天地之間!

(本章未完,請翻頁)莫名地,蕭怒明悟了。

擎天狀態,是一種至強的防禦狀態,化身五行擎天峰的他,只需不斷調集天地間的五行本源,就幾乎立於了不敗之地。任爾施展什麼樣的神通,任爾採取何種力量打擊,它都會巋然不動。

同樣的,在默默體驗了一番五行擎天峰后,蕭怒便又察覺到,在無窮遠的某處,似乎還有一種更為強大的五行擎天峰,它本身就是採摘千萬顆日月星辰凝就,就算承受千百顆星辰的撞擊,也會安然無事。

那種強大到令人窒息的恐怖防禦能力,令蕭怒嚮往無限。

五行擎天峰潰散后,第三種形態出現:無間輪迴變。

蕭怒恍惚中,覺得自己先是化身為一條九爪飛龍,渾身金光閃爍,龍吟一聲,天昏地暗,日月無光,山河色變,一口龍息,便令一片千里大地化作焦土,隨意揮爪,就會令萬頃江河乾涸消失!

緊跟著,又化身成一頭白色大虎,傲嘯天地之間,令萬獸臣服。

須臾,又化身一個其貌不揚的人類,步步生蓮,在虛空如閑庭信步,遊走在天地間,悠閑地欣賞星河世界的瑰麗風景。

或化身一個力大無窮的獸族,或化身為一個精通各種稀奇古怪法術的妖族,或化身為一隻令萬禽臣服的遠古猛禽,或化身一尊頂天立地的蠻族巨人,渾身閃爍著不滅的鳳凰焰火,如此種種,不斷幻滅,不斷生成,不斷轉變。

蕭氏的匿形術,跟無間輪迴變比起來,簡直如同小孩子過家家的遊戲一般幼稚可笑。

蕭怒有種感覺,第三種狀態,無間輪迴變,能讓他隨心所欲的化為任何一種他想得到的生靈形態,而且絕不會被窺破,除非,直面的是強如神帝阿蘿那樣的存在。

當然,隱隱然中,蕭怒覺察到,似乎在某個未知的無窮遠的未來空間里,他親眼看到一個跟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人類男子,施展出無間輪迴變,霎時間,就身化千百個氣象萬千的瑰美世界。

身化大千世界,這難道才是無間輪迴變的終極形態?

蕭怒分明看到,在那些瑰美的世界里,有生靈,有日月星辰,有山川河流,一切應有盡有,無比的真實,絕非幻境!

蕭怒被深深地震撼到了。

他甚至覺得,能修鍊到如此層級,才算得真正的與天地齊壽,得永生不滅了!

第四種形態接踵而至:四海風雲動。

蕭怒感知到,四海風雲動,實際上是一種力量的運用,這種力量的運用法門,在於如何有效地規避天道!

肉身立場範圍所及,一切物質的力量,都能被自己收攝並利用,若把天地的力量比作四座大海,這第四種狀態下的蕭怒,完全可以調集四海之力為己用。天地不滅,力量不竭,生生不息。

移山填海,開天闢地,皆有可能。

舉手投足,千龍萬龍之力,只在一念之間也!

好強!

不過,蕭怒也很明白,他目前所感應到的,前四種的形態,都是將其修鍊到極致后的威能狀態,他現在還根本無法達到這樣的

(本章未完,請翻頁)層次,充其量,只能算是入門!

甚至,他同樣預知到,在某個神秘無限的世界里,四海風雲動,僅憑意念一動,就能施展,屆時可調集宇宙星辰的力量為己用,那才真的擁有屈指一彈,就能湮滅一方世界的強大力量。

這就好比,當初他從那支地龍角中感知到的一幕,那條從神奇大門后探出頭來的地龍,一口龍息,就讓數顆星辰湮滅於無形,那才是真正的力量!

緊跟著,最後一種的狀態呈現出來:滅世涅槃吟。

在滅世涅槃吟的狀態里,蕭怒意識看到無數遠古洪荒文字,在自己意識里飄飛,他努力去捕捉,卻一個字都捕捉不到。

但他莫名的有一種明悟:這第五種狀態下,他只要掌握了這些遠古洪荒文字,一字,就是一門厲害無比的真言神通!可決生死,可令他死而復生!

這樣的真言神通,超越了蕭怒的想象極限。

可惜的是,他現在根本無法觸碰到感知到一個字。

這說明,他修為境界遠遠不足以讓他修鍊第五種狀態。

意識逐漸恢復清明,神宮內梵音逐漸消隱,的玄奧也潮水般逝去,蕭怒忽然注意到,神宮門外,居然發生了他意想不到的變化。

神宮門外的世界,原本有他刻意留下的儲物空間,有蕭家九技演化的技能星,也有『火』、『攝』兩顆真言星,如今,這些星辰全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卻是五顆全新的星辰。

其中有一顆,光芒尤其奪目般地耀眼至極。

蕭怒意識靠近過去,完全獃滯了。

高懸天空的五顆星辰,正是他剛領悟到的五種狀態。

第一顆:修羅空間遁。在其中,蕭怒分明感受到了諸如蕭氏流煙步之類的神通氣息,頓時意識到,這顆全新的星辰把以前那些技能星吞噬消融掉了。明顯地,蕭怒感覺到自己如今施展起流煙步,威能是原來的數倍不止!

第二顆:五行擎天峰。

第三顆:無間輪迴變。

第四顆:四海風雲動。

第五顆:滅世涅槃吟。

最閃亮的一顆,居然是滅世涅槃吟,令蕭怒大感意外。

他意識靠近這顆星,才驚訝地發現,原來,這顆星,吞噬掉了絕大部分蕭家九技的技能星,還將星河圖『馭仙訣』衍生的『攝』字真言,以及血脈之力生死火衍生的『火』字真言,全部吸收融合。

「我要如何才能施展原來的真言神通呢,又或者是我原來的神煉、真視之眼可還在么?」

一念及此,蕭怒就感到自己似乎一下子化身融入這顆滅世涅槃吟之星,又或者說是這顆滅世涅槃吟之星,徹底融於他的肉身、神魂,與他無分彼此,難以分割。

霎時間,無窮的玄奧,一一在蕭怒神魂中呈現。

無數的明悟,流水般劃過他的心田。

時間不知過去多久,他忽然感覺自己肉身無比輕鬆,就像掙脫了千百萬斤重的枷鎖一樣,頓時清醒過來。

未來得及睜眼,感知所看到的一切,就讓蕭怒大吃一驚。

(本章完) 「真中君,這一定是巧合,對不對?」可怕的占卜結果讓洋子公主既後悔又擔心,尤其是見妹妹麗子傷心害怕的表情,她連連向某人打著眼色,希望他說話可以婉轉一些。

「這個世界上,不會有那麼多的巧合,這是事實,洋子殿下。」李學浩直接無視了她打的眼色,關於「占卜」的事,可是她們要求的,那麼就要接受「占卜」的結果,無論是好是壞。

洋子公主有些惱怒,這個高中生說話還真的一點都不客氣。

「不過也不是沒有辦法可以解決。」李學浩又補充了一句。

洋子公主臉色不由一滯,就是沉浸在傷心中的麗子公主也忍不住抬頭看他。

「什麼辦法?」洋子公主迫不及待地問道,之前對他的惱怒消散一空。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