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霧蒙蒙…沙漠中也沒有水,為何會…」沈卿檀皺着眉思考着。

2022 年 1 月 13 日

「難道這兒有水源?」洛清歌猜測道。

「不會,沙漠中就算有水源有綠洲過幾年也會被沙子埋上的。誒…那邊是什麼山?」沈卿檀指著前方的一座山問道。

「不知道,但是現如今,我們也只是探路,可以將這個記下來,方便日後參考。」楚蕭澈說。

「行啊,一晚上做了不少功課吧,今兒倒是成了學霸了。」沈卿檀笑着說。

楚蕭澈一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轉頭得意的看向洛暮寒,說:「暮寒估計沒學過這些吧,只學了怎麼修理?」

「楚蕭澈,誇你兩句說話怎麼還那麼難聽了?」沈卿檀提醒道。

「錯了錯了,我們繼續走吧。蘇老說沒說探到哪?」楚蕭澈轉移話題道。

「他說找到白刺沙灘就要快點往回回了。」

「白刺沙灘,字面意思,一定是白色的吧。那這兒附近肯定沒有了。」楚蕭澈用手擋着陽光,向遠處看去。

五人繼續向前走着,另一邊,蘇老和夏亦云也來到了巴丹吉林廟的後身,一座破舊的靈堂中。

「這兒什麼都沒有,你為何想來這兒?」蘇老問道。

「乾爹,看似破舊但實際應該大有玄機,這靈堂明顯有人供奉,怎會任憑它破亂不堪,一定是要掩飾什麼!」

說着,靈牌下竟然出現了一陣詭異的聲音。對於新本格派諸人已經成為自己簇擁的這件事,秋原悠人並不知情,事實上他即便是知道了也不在意。

比起這些事情,他現在更注重自己下一步的工作,比如在「秋原悠人熱」這一現象后,找上門來的電影公司。

「秋原老師,關於《嫌疑人X的獻身》這部作品,我們東英映畫非常有興趣。」

在安

《東京文豪》第兩百五十一章票房分成 星獄之外的宇宙空間,幾道如上古神王般的巍峨身影各自佔據半片星空,他們周身散發的無窮威壓令得星獄上的不朽們都瑟瑟發抖。

「乾巫國主。」

蝕火尊者冷靜下來,眼神鋒利無比,堅決地說道:「我是不可能讓魘蝕王在第十八星域牢獄服刑100紀元的。」

「這和讓他去送死沒有什麼區別!」

自己兒子的能耐,蝕火尊者心中還是清楚的。

別看真衍王在第十八星域牢獄待了幾千年都沒啥事,可若是讓魘蝕王去,估計頭幾天就承受不了那無盡的痛苦。

「這樣吧,我願意出一件頂級重寶補償真衍王,你看如何?」

蝕火尊者冷冷地說道。

他雖然驕傲,雖然憤怒無比,從來都是天之驕子的他何時如此忍氣吞聲過?

可是面對吳潛,他不得不低頭。

頂級重寶,很多宇宙尊者都沒幾件。

他蝕火雖然身上有幾件至寶,不缺重寶,可一件頂級重寶對於他來說也是不小的代價。

吳潛微微頷首,實際上,他這次只是找個場子罷了,讓蝕火尊者付出一定代價便可,沒必要鬧得太僵。

「真衍,你以為何如?」

吳潛看向真衍王,一臉和煦的笑容。

「聽憑國主安排。」

真衍王彎腰恭敬地說道。

吳潛點點頭,不過下一刻卻微微一愣,立刻分出一道意識進入虛擬宇宙。

。。。。。。

雷霆島,吳潛那氤氳著縹緲煙霧的宮殿。

「哈哈,乾巫,你這些年來可是出盡了風頭。」

天蝕宮主大步跨入大殿內,大笑着說道。

「小打小鬧罷了。」

吳潛微笑着搖搖頭,臉上露出一絲笑意:「可比不上你當年那威風,可是令無數宇宙強者聞風喪膽。」

「哪裏哪裏,斬殺一位頂尖霸主這等戰績,我可是遠遠做不到!」

兩人商業互吹中……

「好了,天蝕,你這次親自前來,總不可能是為了專程找我敘舊的吧。」

吳潛收斂起臉上的笑容,嚴肅地說道。

「恐怕,是為了那蝕火尊者而來?」

天蝕宮主微笑着點點頭:「什麼都還是瞞不過你乾巫。」

卻不知,見天蝕宮主大方地承認,吳潛心中卻有些震驚。

「這蝕火尊者人脈還真是廣,竟然能請動天蝕宮主說情。」

而天蝕宮主卻似乎猜透了吳潛的心思,淡淡說道:「乾巫,你無需多想,我此次前來,乃是混沌城主的意思。」

「混沌城主?」

吳潛微微一愣,心中更是疑惑不已。

混沌城主是何等存在,乃是整個虛擬宇宙公司這一脈當之無愧的領頭人,連虛金之主在實力上都差混沌城主一籌,他哪裏會管這點小事情?

「城主的意思是,乾巫你不必太咄咄逼人,見好就收即可,不要壞了雙方勢力的感情。」

天蝕宮主淡淡說道。

吳潛緩緩點頭,無論人類內部怎麼樣,但是大方針只有一個,那就是團結一致,一致對外!

況且,吳潛本來也沒打算把蝕火尊者怎麼樣,只是要一個台階下而已。

「畢竟……」

天蝕宮主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容,說道:「域外戰場的那大決戰,可能過段時間就要開始了。」

域外戰場的大決戰?

吳潛心中一驚,頓時明白了混沌城主的意思。

一般來說,域外戰場乃是族群與族群之間,戰爭最激烈的區域,沒有之一。

每一年,乃至每一天,都有無數個種族的戰士、強者前往域外戰場,這裏也是堪稱強者絞肉機的地方。

可是無論域外戰場怎麼打,也只是宇宙尊者以下的小傢伙們打來打去罷了。

宇宙尊者,是禁止出現在域外戰場的,否則會被四大巔峰族群聯名通緝。

而大決戰不同,大決戰那是宇宙尊者也要親自下場的超級戰爭,即使連偉大的宇宙尊者,也要隕落在這域外戰場。

不過,宇宙霸主及以上的強者,卻不能進入域外戰場,親自參與這場曠世的超級戰爭。

所以,這時候,像蝕火尊者這種實力比一般高等尊者強,卻又略弱於宇宙霸主的宇宙尊者,就顯得很重要,甚至能起到戰略性的關鍵作用。

「這域外戰場的大決戰……又因何而起?」

吳潛連忙問道。

實際上,這些信息以吳潛的許可權完全可以查到,只不過吳潛平時沉迷修鍊,並不理會這些罷了。

像四大巔峰族群之間的超級大決戰,並不是說大夥兒定個時間,每隔一段時間大家湊個麻將桌打一架。

尊者之間的戰爭,對於巔峰族群來說也是非常巨大的消耗,若非沒有必要,絕對不可能輕易開啟。

「T3052號偽星區。」

天蝕宮主平靜地說道,但是語氣中卻有着一股肅殺的味道。

偽星區,那就是還沒有成型的星區。

轟~

只見天蝕宮主大袖一揮,一副浩瀚無比的星圖便展現在吳潛的眼前,這星圖上有着人類1008大星區的坐標。

人類的疆域,那1008星區並不是想像中的連成一塊,而是像拼圖一樣七零八散地分佈在宇宙之中。

每個星區和星區之間,有着浩瀚無垠的虛無之地,而不同種族的疆域之間,更是有着直徑數億乃至數十億光年的虛無之地。

如今,各族群的疆域基本已經確定下來(指四大巔峰族群),可是宇宙是不斷運轉變化的,無數歲月積累下來,也有可能在那些浩瀚的虛無之地中,逐漸衍變誕生一個新的星區。

而T3052號偽星區,則是距離人類疆域邊緣,有着數十萬光年距離的一處新誕生的未成型星區。

對於各大族群來說,這就意味着新的疆域!

「這場大決戰的勝負,決定着這新的星區的歸屬權和開發權。」

天蝕宮主淡淡說道。

一般來說,四大巔峰族群基本上都沒有能力在超級決戰中,單獨打敗其他三大族群,所以開發權往往都是區分於歸屬權,由多個族群共享的。

一個新誕生的星區,很多地方都還沒有開發過,裏面往往有着許多秘境,或者生存着一些土著族群。

開發一個新的星區,對於宇宙尊者來說都意味着一筆潛在的巨大財富,而且危險性還比較低。

而歸屬權,則是確定這星區最後屬於哪個族群,這就不大可能讓多個族群共享了。 「那好啊,你們不是說是我當初陷害姜天嗎?說我是妖婦嗎?不錯,五年前,就是我陷害他姜天的,但是哪有怎麼樣。」上官雪兒突然笑了起來,充滿瘋狂,充滿了狠辣,也充滿了戲謔。

對,就是戲謔。

「五年前,是我通知他來我的房間,是我對他下了葯,迷暈了他,是我把他放在我的床上,誣陷他侮辱我,甚至他被趕出姜家,也是我讓人追殺他,甚至收買了的兄弟,說動他的未婚妻,置他於死地,但是你們認為,這其中沒有他姜浩的首肯,我能做到這些嗎?」

「不要忘了,你們姜家的家規何等森嚴,女人不得干涉家族事物,哪怕是我再得寵也不能逾越這一條規矩,因為你們姜家的勢力根本不會聽我一個女人的話。」

「給我住嘴,你個賤人,你誣陷我兒人王不夠,現在還來誣陷我不成。」上官雪兒的話,氣的姜浩渾身都顫抖起來,對著上官雪兒大聲吼道。

整個人就如同一頭獵豹一樣,雙手朝著上官雪兒頸項就一把掐了過去。

「你個賤人,賤人。」

姜浩可是一尊半步戰神,憤怒出手,力量何其強大,一股窒息的感覺頓時襲了上來,上官雪兒更是只翻白眼,面目漲紅一片。

姜人公看到自己的母親被父親掐的整個人都要死了,連忙沖了過去,一把拉住自己父親的手,求情道:「爸,不要,你這樣會掐死媽的,不要,快住手。」

可惜的是此時姜浩就像是一個瘋子一樣,一把姜人公給推開,大罵道:「給我滾,滾…。」

而就在姜浩一隻手推搡姜人公的時候,上官雪兒,狠狠地一口朝著姜浩的手就咬了下去,姜浩吃痛,一把將上官雪兒推來,反手就是一巴掌扇了過去。

啪的一聲,清脆的響聲,頓時響起整個現場。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