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霍玄啊霍玄,老夫知道你遲早一日會東山再起,卻不曾想,你會在如此短的時間,就做出讓吾輩難以置信的大動作!」一見到霍玄,黃眉仙帝驚嘆之餘,眉眼禁不住流露歡喜之色。

2021 年 1 月 10 日

「屬下當年給大人帶來極大麻煩,來不及告罪一聲就隱匿起來,此番前來,特意給大人請安!」霍玄笑著說道。同時,在他示意下,孫猿上前,奉上陰陽界多種特產,盡皆是稀世罕見之物。

黃眉仙帝看也不看,揮袖收起。此老心裡明白,從霍玄身上拿出之物,絕對是好東西。

「如今你已是道尊敕封的仙帝,掄起排名,尚在老夫之上,以後千萬別『屬下長屬下短』,讓旁人聽了,會有損你這位大德仙帝的威名!」黃眉仙帝哈哈一笑,請霍玄就坐,同時吩咐下去,設宴款待。

昔日賓主,如今的同僚,情誼不減,倍加熱絡。為了替霍玄接風洗塵,黃眉仙帝還請來廣靈天另外四家仙帝,相聚一堂,其樂融融。

原本霍玄打算拜見黃眉仙帝過後,就去往極瑤天,誰料主人家好客,死活不肯讓他走,言明必須在北天宮大醉十日,藉以慶賀,方才允許他走人。

拗不過眾家仙帝熱情,霍玄只能留了下來。這期間,流水宴席,美酒佳肴,日夜不斷。 絕塵諸天 ,只能派弟子孫猿出場,這猿兒身負重任,以一敵五,跟五大仙帝拼酒,雖整日醉醺醺,卻不亦說乎,樂在其中。


…………

「我二人來自極瑤天布衣門,有要事求見大德仙帝,還望仙友代為通傳!」

這一日,北天宮天門之外,兩名年輕男子來到,都是身穿麻衣,行裝簡樸,臉上儘是風塵疲倦之色,立足天門外,拜託守門仙將代為通傳。

守門仙將有百人,其中領頭者兩位,正是出自金戈殿血戰堂,一男一女,男的名叫傅誠,女的名叫夏璇。他二人正好是霍玄舊部,在霍玄東窗事發之際,黃眉仙帝為了做樣子。其舊部全部受到懲罰,有的貶職,有的留藏不用。傅誠和夏璇二人被貶來天門,負責鎮守。

而今,霍玄東山再起,受道尊封賜仙帝之位。執掌極瑤天。他們也得到上面傳來的消息,不日之後,所有受牽連的一干人等,都會官復原職,並且還會受到重用。

傅誠夏璇聞聽后,喜不自勝,想要去拜見老上司霍玄,卻不料,被金戈大殿的人擋住。傳話下來,大德仙帝何等身份,不是他們相見就能見的。

吃了閉門羹,傅誠夏璇二人沮喪不已,心中迆暗自怨怪,老上司東山再起,身份地位不同往日,連舊日部屬也不願相見。實則他們錯怪了霍玄。由於霍玄前來北天宮,直接撕裂虛空降臨。並未經由天門,也不知曉舊屬處境。在被五大仙帝纏住赴宴之際,黃眉仙帝早有傳話,任何人不準打擾,故而,才會被拒之門外。

如今。又有兩個無名仙輩,修為只有地仙境,開口就要求見老上司,勾起傅誠夏璇的傷心事,他二人怎會有好臉色。

「仙帝大人是何身份。你們兩個小輩想見就能見么?」傅誠板起臉來呵斥道。

夏璇更是直接,柳眉一橫,冷聲道:「識相的快滾,否則休怪本將不客氣,拿下你們當姦細處置!」

清風明月面面相覷,他們奉了師命馬不停蹄,日夜兼程趕來廣靈天,欲要拜見極瑤天新主,那位大德仙帝。看眼下的情況,人雖來到,卻難入天門,無法完成師尊交託重任。

面前這兩位仙將,凶神惡煞,眼神不善,他們好不懷疑,若不聽勸告,會被當場拿下,按姦細處置。

心裡雖有些懼怕,但是想起臨行前師尊囑託,清風咬了咬牙,還是壯著膽子說道:「我二人奉家師之命,前來拜見大德仙帝,有要事稟告,關乎極瑤天存亡,希望兩位大人代為通傳!」

明月話語更犀利,直言道:「若因為二位阻攔,貽誤時機,導致無法挽救的後果,一切責任你們需要承擔!」


話音落下,清風明月惴惴不安,生怕這兩個仙將翻臉,將他們當姦細拿下。誰料,對方二人聽后,互視一眼,竟然語氣和緩,像變了一個人似地,好言問道:「你們想要拜見大德仙帝,是否真如所說,事關極瑤天興衰存亡?」

「是!」

清風明月語氣肯定回道。明月更是上前,在傅誠耳邊輕輕說了一句,後者聽了,臉色大變,立刻道:「你們跟我來!」

「發生了何事?」

在夏璇還沒聽清楚緣由之時,傅誠已經拉著清風明月,進入天門。她大喊一聲,「等等我。」隨後,連忙快步跟了上去。

一行四人前往仙帝寢宮之際,夏璇已經從清風明月口中,套問出些許,得知竟然有人膽敢施法破壞極瑤天仙元根基,她如傅誠一般大驚失色,同時心裡又暗自竊喜。

正愁無法拜見老上司,此次豈不是最佳時機!

來到寢宮,一行四人被擋下。仙帝寢宮,守門者兩位老人,皆是金戈大殿長老,金仙強者。一名喚伯顏,一名喚姜牙,據說這二老在黃眉仙帝道行未成之前,便已經追隨左右,在整個北天宮,除了金戈殿主獨孤烽之外,最受黃眉仙帝器重的兩位。

「你們兩個不去天門鎮守,來此作甚?」見到傅誠夏璇,生有長眉的伯顏長老,沒好氣問道。

另一位姜牙長老,瞅見他們身後還跟著兩名地仙小輩,看衣飾還不是天宮部眾,皺了皺眉,直言呵斥道:「你們無諭令擅自帶外人前來仙帝寢宮,好大的膽子啊!」

這兩位,莫看只在金戈大殿掛個閑職,實則身份地位極高,連獨孤烽見了都要尊稱一聲師叔,而今發起火來,直讓傅誠夏璇一陣膽戰心驚。

夏璇雖為女流之輩,膽子卻大,定了定神之後,大聲道:「稟二位長老,我們有要事稟告大德仙帝,還請長老代為通傳。」

「何事?」伯顏長老怪眼一翻,反問道。

「事關極瑤天興衰存亡,我等必須要面見大德仙帝,方能稟明!」夏璇又道。

「哦,關乎極瑤天興衰存亡,那可是大事啊……」伯顏長老眯著眼點頭,聽其語氣有通融的意思,讓傅誠夏璇大為歡喜,誰來,此老陡然變臉,手指夏璇呵斥道:「你個小丫頭,別以為老夫不知道你的心思,自恃曾為大德仙帝舊屬,想來套近乎也不找個好理由,什麼關乎極瑤天興衰存亡,狗屁,現在又不是三界大戰,極瑤天會有什麼大劫?你拿這麼個理由搪塞老夫,真當老夫好糊弄嗎!」

姜牙長老更是簡單直接,冷聲道:「你們兩個自己去金戈殿受罰,別讓我們出手!」

傅誠夏璇聽后,面面相覷,心道,跟著兩個老傢伙說不通道理,此刻情況,想要見老上司還真的難如登天!

「豁出去了!」

二人互視,同僚這麼多年,早有默契。他們咬了咬牙,驟然扯開嗓門,運足仙力,沖著寢宮內大聲喊道:「仙帝大人,屬下有要事求……」

「大膽!」

在他們最後用一個『見』字還沒喊出之際,凌厲勁風當頭籠罩而來。身為黃眉仙帝最貼心的手下,伯顏姜牙只知遵令行事,而今竟有小輩膽敢放肆,盛怒之下出手,一舉拿下傅誠夏璇,連同清風明月也遭殃,周身被磅礴仙力禁錮,骨骼欲裂,七竅滲血,彷彿下一刻就也要爆體而亡。

傅誠夏璇更是格外關照,二人身上皆被仙力凝聚的鎖鏈束縛。以伯顏姜牙道行,對付他們不費吹灰之力,此刻挾怒出手,更是不留情,仙力鎖鏈束縛下,二人肉身皆受到不輕傷害。

「膽敢違抗仙帝諭令,殺無赦!」

姜牙長老寒著臉,眸露殺機。他二人在天宮地位尊崇,有黃眉仙帝手諭,可以專擅懲罰不遵仙規者,先斬後奏之權。這麼多年來,從無人膽敢無視他們的存在,觸犯威嚴,而今這兩名仙將竟敢放肆,觸動二老逆鱗,心生殺機。

印決一掐,姜牙長老便欲有所動作,卻在此刻,一道溫和男聲從殿內傳出。

「二位道友,請手下留情!」

聞聽此聲,傅誠夏璇皆大喜過望,扯開嗓門大喊:「大人救我,我等有要事稟告!」(未完待續。。)

… 身影一晃,霍玄來到。隨後,又有五位老者現身,正是廣靈天五大仙帝。

「出了何事,也不怕驚擾貴客?」

黃眉仙帝面色怫然,揮了揮袖,伯顏姜牙二人立刻退至旁邊,其中伯顏來到黃眉仙帝面前,低語了幾聲。而傅誠夏璇見到霍玄,立刻拜倒在地,口呼:「大人,屬下有要事稟告?」

「快起來吧!」

對自己昔日北天宮部眾,霍玄還是十分關照,面帶微笑望向他們,揮手間祭出一股柔和大力,將二人身子託了起來。

「你們說……有關乎極瑤天興衰存亡的大事,要稟告霍賢弟?」此刻黃眉仙帝開口,顯然他已從伯顏姜牙口中,得知整件事的來龍去脈,如同伯顏姜牙一般,這位也是滿臉不可置信的表情。

「正是!」

傅誠夏璇齊聲道。

霍玄聽了心中一動。之前,他正跟五位仙帝在殿內暢飲,耳聞外面傳了人聲,稍一察看,發覺是自己昔日舊部,似乎受制於護宮二老,立刻聞訊而出,制止二老出手。

此刻聞聽他們前來,是為了向自己稟告關乎極瑤天興衰大事,連忙開口詢問。

具體細節,傅誠夏璇也不知曉,隨後目光看向清風明月。清風明月在剛才被護宮二老禁錮,受傷不重,驚嚇不小,此刻好不容易平復心緒,立刻上前拜倒:「敢問諸位大人,誰是我極瑤天新主,大德仙帝?」

「我便是。」霍玄沉聲道。

清風明月目光看去,面前這白髮男子,衣著普通,怎麼看也不像仙帝強者。不過。他們心裡雖奇怪,卻也沒有過多置疑,清風立刻取出師尊交託的玉簡,呈了上去。

「家師布衣門門主柳截風,有要事稟告仙帝大人,此玉簡之內留有詳情。大人一閱便知!」清風恭聲道。

霍玄點點頭,接過玉簡,神念一掃,驟然臉色大變,怒聲道:「好你個天演,我饒不了你!」話語間,他轉身沖著黃眉仙帝五人拱手一禮,道:「極瑤天發生大變故,小弟要立刻前去處理。失禮之處,希望幾位老哥莫要見怪!」

身影一閃,他已經飛天而起,大手撕裂過去,『嘩啦』一聲,天穹碎裂,顯出一深邃大洞。

「霍老弟,我等隨你前往!」

見到霍玄如此急迫離去。黃眉仙帝五人深感事態嚴重,沒有多想。駕馭遁光緊隨而去。六人依次進入空間裂縫,眨眼間消失不見。

「看來他們說得是真的!」

「還好咱們沒下重手,否則的話,仙帝那邊可不好交代!」

伯顏姜牙此刻終於相信,傅誠夏璇所言不虛。見到他們和那兩個地仙小輩,口角殘留血絲。顯然是剛才被氣機所傷,心裡頗有些過意不去。

「老夫這裡有龜靈丹,療治傷勢最具神效,你們一人一粒,快服下運功調息!」姜牙取出一瓶仙丹。遞給了傅誠,順便表示歉意。傅誠夏璇連稱不敢,在這二老面前,他們都是晚輩,怎敢有半點怪罪!

「師父,我師父呢……」

就在傅誠夏璇四人服下仙丹,準備療傷的時候,一個尖嘴猴腮的青年從殿內走出,其步伐不穩,踉踉蹌蹌,滿臉醺紅,醉態可掬。

「孫道友,令師跟五位仙帝大人已經離去,前往極瑤天……」伯顏姜牙自然認識,這醉酒青年乃大德仙帝座下弟子孫猿,酒量不錯,不過在五位仙帝輪流灌酒之下,之前醉的一塌糊塗,沒想到現在清醒過來。

「師父和仙帝大人們去了極瑤天,為何?」

孫猿晃了晃腦袋,奇聲相問。在從伯顏姜牙那裡獲知些許詳情之後,這廝酒醒,腦袋不暈了,眼也不花了,勃然大怒:「我就知道天演老兒陰險,竟然使出這等損人不利己的壞招兒,該死!」

只見他大腳一跺,整個人衝天而起,在天穹頂端揮起一拳轟去,『嘭』一聲巨響,天穹坍塌,顯出一深邃黑洞,其身子直掠而去,瞬間進入黑洞,消失無影無蹤。

…………

紫夏山。

峰頂,陣陣玄奧咒語響起,伴隨還有衝天靈光異芒,交織閃爍,異象天成。一位麻衣老人手持七星棍,忽跳忽唱,步履怪異,狀若癲狂。在其四周,有一百零八位仙家盤膝而坐,一個個神情肅穆,雙手印決變化,像是在加持某種玄奧法陣。

但見,那麻衣老人每一次舞動七星棍,便有一道透明光柱射向天穹,其溝壑密布的臉龐便衰老一分,整個人氣息也是越來越孱弱,卻仍然咬牙堅持住。

外界若有仙家經過,難以發現異常之處,只有這位老人眼中,可見天穹如被一層薄膜覆蓋,牢牢鎖住這方天地仙元靈氣,不致外泄分毫。

「師父,已經三天三夜了,咱們已經儘力,如果繼續這樣下去,您老人家很有可能……」

「別說了!」

麻衣老人一邊揮舞七星棍,一邊望向盤坐前方一名青年,臉上透出決然神色,傳音道:「此乃天命,就算我柳截風壽元耗盡,根基不存,陷入萬劫不復之地,也要堅守下去!」

那青年聽后,臉色黯然。他知道自己師父的性格,心意已決,誰也勸阻不了!

遠在數十萬裡外,極瑤天宮原址。孤零零幾座仙山懸立,原本在此的極瑤天宮部眾早已撤離,只剩天演聞太甫二人,立足天穹之上,都是神色陰沉可怕。

「天地回春大陣!」

天演仙帝目視天穹,語氣透著難以形容的陰狠。

「小小布衣門,竟然也跟我們作對,該死啊!」

聞太甫也是自言自語,眸中儘是惱怒之意。

「哼,螳臂當車,不自量力!」

天演仙帝說出此話之際,左手掐印。右手一引,其周遭仙元之氣立刻劇烈波動起來,幾息間化成一道仙元氣柱,如巨龍咆哮,朝著紫夏山方向襲涌而去。

「柳截風道行雖弱,卻精通堪輿演算法。交遊廣闊,其好友中不乏大神通之輩,咱們出手還是留些分寸,莫要招惹無謂麻煩!」

目視仙元氣柱滾滾而去,聞太甫皺了皺眉,忽而說出這番話。天演仙帝聽了,有所意動,法決一掐,祭出的仙元氣柱立刻縮小。威能不及先前三成,滾滾而去。

「轟——」

最多十來息工夫,遠方傳了一聲驚天巨響。過後,天穹一震, 花都十二釵 ,下一刻,這方天地的仙元靈氣仿若找到傾瀉口,滾滾逸散而出。

見此一幕。天演聞太甫互視一眼,哈哈大笑。隨後。二人身形一晃,消失原地,無影無蹤。

…………

當霍玄和五大仙帝破虛來到極瑤天之時,眼中所見,草木枯萎,大地荒蕪。整個天地死氣沉沉,仙元靈氣淡薄幾可忽略不計。

來遲了!

霍玄臉色一沉,目視極瑤天此刻此景,心裡抑制不住衝動,前往萬仞天緝拿天演等人。碎屍萬段,方解心頭大恨。

極瑤天為仙界二十七重天,仙元靈氣鬱結,僅在三大至高天之下,乃修行寶地。而今,卻被人折騰成這副慘景,霍玄心中大恨,顯而易見。

「天演好狠的心,竟然做出此等人神共憤惡事,難道就不怕上面幾位怪罪?」

黃眉仙帝怒聲說道。

「此天域仙元靈氣還在流失,我們快找到源頭,或有化解此劫的機會!」

七曜仙帝沉聲道。隨後,六人身形一晃,破虛而去。

極瑤天宮原址,此時此刻,已有不少玄火記部眾來到,他們在覺察異常之時,已經來不及,也根本無力阻止,眼睜睜目睹這方天域仙元靈氣泄盡,無力回天。

嗖嗖!

流光遁來,顯出六道身影,正是霍玄和五大仙帝。

「師尊!」

仙山上,數道身影一晃即至,正是以沙鴻志為首,霍玄座下親傳弟子。沙鴻志來到霍玄面前,大禮拜見下之後,神色焦灼,手指天地,道:「師尊,極瑤天不知發生何變故,在弟子們來到之時,竟然變成這副光景!」

霍玄點點頭,咬牙切齒道:「都是天演老兒搗的鬼!」隨後,他散出大衍之力,稍一察看,立刻洞悉癥結所在,極瑤天宮原址上方,天穹頂端竟有一巨大-法陣,運轉流動,源源不斷汲取這方天域仙元靈氣,逸散流向外界虛空。


「可惡!」

只見他怒喝一聲,揮袖間大五行陰陽元磁光輪祭出,呼嘯旋轉,轟然砸去。在一聲巨響中,隱匿天穹那座法陣頃刻崩潰,遠處顯出一深邃大洞,長十萬里,寬也有數萬里。

怪異的事,此空間黑洞顯出,卻無閉合跡象,極瑤天殘存仙元靈氣仍舊一點一滴流向黑洞而去。

「天演為了報復,竟然損壞極瑤天仙基,太過分了!」

七曜仙帝低沉話語聲傳來。只見這位揮袖之間,一枚晶石祭出,激射來到天穹,立刻化成滿天星光,牢牢封禁住上面的空間黑洞。

至此,極瑤天殘存仙元靈氣,方才再無逸散跡象。

「霍賢弟,老夫用天星石封印此洞,可暫時補天之缺,不過……這方天域仙基受損嚴重,想要恢復原狀,難!難!難!」七曜仙帝一連說了三個難字,可見他也是束手無策。

站立旁邊的南天宮七寶仙帝說道:「布衣門門主柳截風乃吾好友,其人精通堪輿演算法,道行雖低,這方面修行卻要比星君都要勝出一二,找到他,或有化解此劫之法!」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