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陸河,你覺得誰比較合適去追殺白吃黑?」穆明尊充滿憤怒的眼睛盯著副首領陸河問道。

2021 年 1 月 4 日

「首領,我覺得黃日華副首領比較適合追殺白吃黑,黃首領的毒龍鉤必定能夠讓白吃黑授首!」陸河恭敬的回答道,他的目不斜視,似乎一切為了公事一般。

「首領,我這點本領哪有陸河副首領的厲害,這次損失的鉑金強者之中,可是有我的三名直系下屬,反倒是陸河副首領沒有出一點力呢!」黃日華身材修長,如同一名書生一般文弱。

「黃首領,這話說的就不對了,能者多勞,我看黃首領莫非是害怕一個白吃黑?」陸河話中帶刺的說道。

「呵呵,你陸河不害怕怎麼不去追殺?」

兩人互相瞪著眼睛,氣勢很盛,但是實際內容卻是各自推脫。

「夠了!」穆明尊煩躁的大吼一聲。

陸河和黃日華兩人頓時不再爭吵,同時低下了頭,陸河卻暗自出了一口氣,他雖然沒見過白吃黑,但是能夠讓那麼多人吃癟,而且損失了五名鉑金強者,最起碼他不願意招惹這樣的對手。

「一個黑曼巴,這麼多的鉑金,竟然沒有人敢去追殺一個黃金,你們可真是好本事啊!」但是任憑穆明尊如何發怒,下方的人全部都是眼觀鼻,鼻觀口,口觀心。

大殿之中洶湧著的全部都是穆明尊的怒火,黑曼巴的眼睛盯著下方的這些人,三角形的眼睛冷意閃動,讓人禁不住背後升起了冷汗。

突然,一聲長嘯猛然間從外邊傳了出來,聲音如雷,從遠到近,彷彿天雷一般滾滾而來,靈氣洶湧,氣勢排山倒海。

「穆明尊,出來受死!」

頓時整個黑曼巴組織的人全部向著谷口的方向看了過去,只見一個金色的身影直接帶著滔天的氣勢飛了過來,帶著滿天的殺意。 「這是誰這麼大的膽子,竟然敢衝擊黑曼巴山谷?」黑曼巴山谷之中有人聽到這個聲音,頓時冷笑著說道,他們的眼中大多數帶著殺意,很明顯不是什麼善良的人。

「來到便是死!」

「竟然是一個黃金鬥士,這是吃了熊心豹子膽嗎?」

「干到他!」

山谷之中陡然升起了幾十道殺意,同時向著那個來人的身影凝聚了過去。

「穆明尊,出來受死!」又是一道龐大的聲音衝天而起,還是這個如同雷霆的聲音,在山谷之中迴響。

「好膽,我到要看看到底是誰,竟然敢讓我穆明尊受死!」突然一道冰冷的聲音從黑曼巴山谷中央傳了出來,空氣在龐大的聲音之下都在劇烈的波動,彷彿海浪一般向著這個身影拍了過去。

一股龐大的氣勢衝天而起,天地風雲猛然開始變換了起來,龐大的氣勢如同一道狼煙滾滾衝上天空,天色猛然暗淡了起來,一層層烏黑的雲彩開始在黑曼巴山谷上方旋轉起來。

而後又是十幾個身影飛上天際,站在了這個如同魔神一般身影的後方,這些人全部都是鉑金強者。

而後又是幾十道金色的身影沖向天際,站在鉑金強者的後方,所有的氣勢都向著這個來犯的身影壓了過來。

此時他們心中都有一個想法,就是憑藉著這麼多人的氣勢直接把這個來犯之人壓垮,這樣才能更加顯得他們的強大。

在暗處,幾個身影正在偷窺著黑曼巴山谷的形式,剛才他們還聽到這麼龐大的聲勢,結果發現僅僅是一個黃金鬥士,頓時一陣失望。

來犯之人正是李木,此時的李木身體籠罩在金色的鬥氣光芒之下,看著對面這麼多的人,眼睛眯了起來。

「英雄匹配!」

李木一聲低吼,他的腦海頓時發生了變化,滿天的粉色的花朵從天而降,隨著滿天花朵的飄散,一道旋風悄無聲息的出現在李木的腦海之中,粉色的花朵不同於花木蘭的花朵。

花木蘭的花朵帶著一股肅殺的氣息,那是戰場的肅殺,而這般花朵卻是帶著柔軟與凄涼,一個美麗的女子緩緩的在旋風席捲而成的花朵之中出現。

她赤著腳,雪白的玉腳輕輕的點在花朵之上,而後這個身影便柔軟的跳起了美妙的舞蹈,她的眼睛水靈,裡邊帶著柔弱與凄美,似乎在內心深處很渴望得到一個人的呵護,是那麼的讓人憐惜。

舞蹈在滿天的粉紅色的花朵之中進行著,她的身材妙曼,纖細的腰肢盈盈一握,如同大自然雕刻而成的臉龐似乎能讓任何人沉醉其溫柔鄉之中。

歌月徘徊孤樓前,舞影零游群雄間。如花朱顏非吾願,香消玉殞惹誰憐?

閉月羞花,沉魚落雁,這便是貂蟬,但是這裡的的貂蟬,卻不再是那個無奈委身與強者的弱女子,當初的貂蟬一委身董卓,再委身呂布,但是現在的貂蟬卻有一身冠絕天地的本領。

李木感覺自己的身體似乎產生了什麼變化,他的身體變得格外的柔軟,能夠感覺自己做出了任何的動作。

他的腦海再次出現了一道六角星的光芒,而後全身的的鬥氣劇烈的收縮,全部進入淡淡的粉紅色六角星之中。

「購買:噬神之書!」

「購買:賢者的庇護!」

「購買:冰封之心!」

「購買:迴響之杖!」

「購買:博學者之怒!」

「購買:賢者之書!」

六件裝備帶著淡淡的光芒出現在美麗的貂蟬的下方,貂蟬緊閉的雙眼猛然正在,一道淡紅色的光芒出現在貂蟬的眼睛之中,美女,可是也會發飆的。

「是你?白吃黑?」穆明尊的眼睛突然眯起來看著李木的臉龐說道。

「對,就是老子!」李木大大咧咧的承認。

「什麼,他就是白吃黑?」許多人心中詫異,白吃黑竟然敢來到黑曼巴山谷,他有什麼憑藉?

「是白吃黑,快通知團長,就說白吃黑來黑曼巴山谷踢館子!」原本山谷之外沒準備通知自己組織的人,頓時急忙說道。

李木之前殺掉五名黑曼巴鉑金強者的消息他們都已經知道,但是沒想到白吃黑這麼大膽,竟然敢直接來到黑曼巴山谷。

「很好,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自來投!」穆明尊怒極而笑,眼中閃過了瘋狂的殺意,對於李木,他是恨之入骨都不為過。

「哈哈哈……嚇我啊,我到要看看你這山谷,能不能成為我的地獄!」李木大笑一聲,直接向著這上百道身影沖了過來。

李木的速度不快,因為沒有購買鞋子,再加上此時李木的身份是魔法師,所以速度對於其他人來說,無異於龜速,頓時有人臉上露出了笑容。

「我親自殺他!」穆明尊冷哼一聲說道,之前他是想要出手,但是又不想別的勢力看不起,畢竟一個黃金鬥士就要自己出手,那麼黑曼巴算是廢了。

可是現在情況就不一樣了,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竟然敢來到黑曼巴山谷,那麼自己直接出手又有何妨?

穆明尊連武器都沒有拿出,整個人直接化為一道恐怖的光芒,轉瞬間便來到了李木的面前,手中的拳頭帶動無數的天地靈氣,瘋狂的向著李木的頭顱砸了過來。

他有自信,哪怕這個黃金鬥士在逆天,也無法抵擋自己這麼的全力一擊!

但是李木卻壓根沒有和穆明尊直接動手的打算,在穆明尊出現在他面前的一剎那,李木的身體瞬間消失不見,隨後直接出現在穆明尊的身後,三道花團憑空出現,帶著魔法波動向著穆明尊的身體飄了過去。

穆明尊的拳頭猛然打空,他的前方直接出現一個恐怖的黑洞,感受到背後的魔法波動,穆明尊的身體直接出現一道護罩。

「砰砰砰……」接連三聲沉重的聲音響了起來,穆明尊的身體上的護罩劇烈的波動了一下,他的身體情不自禁的在虛空中退後了幾步,臉色有些凝重。

貂蟬技能:緣·心結!

貂蟬可瞬間消失,並立即出現在指定方向,散發3枚花球攻擊終點,每枚造成法術傷害,命中敵人會減少技能4秒冷卻時間。

隨後李木的身體快速的旋轉了一圈,無盡的粉紅色花朵快速的以李木為中心,向著四面八方擴散,只是一瞬間便把整個黑曼巴山谷包圍。

看到粉紅色的花朵來襲,所有人都開啟防禦抵擋,頓時發現這粉紅花朵的攻擊力並不是太強,這隻不過是對於鉑金強者來說,而其餘黃金鬥士許多都是噴出了一口鮮血,更是有人直接身體被粉紅色的花朵粉碎。

李木現在可是六神裝,儘管有兩件防禦裝備,但是魔法力量卻已經達到了恐怖的程度。

貂蟬大招:綻·風華!

綻放風華,原地結成法陣,造成法術傷害併疊加印記。在法陣之中貂蟬的12技能會加快技能冷卻回復。

貂蟬的這個技能看起來只是輔助,但是它的本身還是有傷害的,儘管傷害有些微弱,但是對於一些黃金鬥士,卻可能致命。

龐大的粉紅色花朵飄落在黑曼巴的山谷之中,形成了一個奇異的法陣,而粉紅色的花朵接觸到穆明尊的身體,突然一聲劇烈的爆炸自內而外,穆明尊的臉色猛然蒼白,又瞬間漲起了嫣紅的顏色。

貂蟬被動技能:語·花印!

技能命中會為目標疊加花之印記,每四層印記觸發一次爆炸,回復自身生命並對周圍敵人造成真實傷害與減速效果。

貂蟬的二技能為穆明尊疊加了三層被動,而後被大招再次疊加一層,四層花印爆發,直接爆炸,帶來真實傷害與減速,這便是貂蟬技能的核心打法。

但是李木現在的目標可不是穆明尊,他的眼睛看向了那一群現在有些慌亂的人群,黑曼巴的爪牙,在下先殺為敬! 李木的手中猛然出現一個紅色的花球,出現的莫名其妙,格外奇怪,一個大男人在滿天的花朵之中拿出了一個紅色花球,頓時讓所有人都感覺有些頭皮發麻。

「這傢伙難道是一個變態?」這是現在所有看到這個情況之人的想法,場景非常美麗,但是在這個美麗的場景,裡邊站的是一個男人,場面就讓人不寒而慄啦。

看到一個花球襲來,前方的人頓時閃躲,但是因為人站的太擁擠,還是有兩個身影無法逃脫,這是兩個黃金鬥士,紅色的花球閃過,兩個身影直接被撕碎。

貂蟬一技能:落·紅雨

貂蟬向前揮出花球並收回,每段造成法術傷害。

漫天的花朵沾染上了鮮血,花球透體而過,鮮血在花瓣之中似乎也是如此美麗。

花球閃爍之間,重新來到了李木的手中,而後消失不見。

「白吃黑,你敢?」穆明尊勃然大怒,這傢伙竟然不把自己放在眼中。

李木對於穆明尊的叫聲,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在這個被粉紅色的花朵覆蓋的龐大山谷之中,李木的身體猛然間消失,出現在一個鉑金強者的身旁。

三個花球憑空出現,攻擊向這個鉑金強者,鉑金強者大吼一聲,手中的武器便向著這三個花球攻擊了過去。

「大家一起出手滅了他!」有人大吼一聲,頓時恐怖的能量一瞬間洶湧了過來,紛紛向著李木出手。

三個花球接觸到那個鉑金強者,一股爆炸直接將這個鉑金的身體炸的粉碎,連慘叫的聲音都沒有發出來。

李木手中的花球再次拋出,花球長卷,三個身影被直接撕碎,龐大的攻擊來襲,有魔法有鬥技,一瞬間將李木的身影淹沒,但是李木卻突然出現在另一名鉑金的一側。

這個鉑金看到再次三個花球來襲,頓時暴退,他清楚這三個看起來有些美麗的花團究竟有怎樣的威力,鉑金的身影化為了一道流光,但是花團卻緊追不捨。

李木沒有在意這個逃跑的鉑金,手中的花球再次拋出,猝不及防的黑曼巴成員再次死亡。

這樣的一幕頓時讓人心寒,這個白吃黑的招式不多,但是實在是太詭異,他的身影竟然憑空消失而後出現在人的身邊,他們的肉眼壓根看不到李木的身影。

「轟隆隆……」那麼多的攻擊全部在李木原本存在的地方爆炸,強烈的能量波動讓李木的臉色有些蒼白,這麼多的攻擊絕對可以秒殺李木,所以李木的下一瞬間直接出現在人群之中。

周圍的人全部向著突然出現的李木攻擊,李木的身體浮現一層淡淡的魔法光幕,他沒有什麼防禦魔法,但是卻可以憑藉最原始的方法抵擋。

他的身上出現血痕,但是他的攻擊卻瞬間讓周圍的人死亡。

「給我住手!」

傲情:歸來的愛 穆明尊身上帶著龐大的氣勢,身體快速的出現在李木的面前,手中出現一把黑色的匕首向著李木刺入。

但是李木只是對他微微笑了一下,身影再次消失,又是三聲慘叫的聲音響起,紅色的花球帶著龐大的魔法波動在人群之中肆虐。

外邊觀戰的人越來越多,原本在這個黑曼巴山谷,是沒人願意過來的,但是今天的黑曼巴山谷,卻是喊殺聲震天,這個繁華的紅色花朵飄落在天地間,天空中下起了一道花雨。

尤其是讓人心寒的是,在那漫天的花朵之中所閃爍的詭異人影,每次閃爍之間便有慘叫發生,便會有人直接被撕碎。

明明是粉色的花球,卻透過人的身體,帶走一個個生命。

唯美的花朵飄零,卻帶來了刺鼻的血腥味道。

「真的是白吃黑來到這裡了嗎?他竟然這麼大的膽子?」有人心中發冷,裡邊的慘叫聲音竟然讓他們有一種身臨其境的感覺。

「他不會一個人就把黑曼巴山谷滅了吧?」聽到裡邊此起彼伏的慘叫聲,有人皺著眉頭說道。

「通知團長了嗎?」一個身上帶著火焰標誌的傭兵此時興奮的看著黑曼巴山谷的方向,對著身邊一個人說道。

「已經通知了,團長說他們稍後便到!」他身邊那人點了點頭說道。

「如果團長聯繫上雷霆的團長,那麼咱們兩家合力應該藉助這個機會直接滅掉黑曼巴!」這個傭兵興奮的說道。

「黑曼巴哪有這麼容易滅掉的,他們最厲害的可不是穆明尊……」

此時穆明尊看著人群之中閃爍著的身影,深吸了一口氣,憤怒的情緒快速的冷靜了下來,之前他是太過憤怒,所以讓他浪費了一些時間,這麼長的時間他的下屬便已經死了近二十人,包括三名鉑金。

現在是這個白吃黑不與他硬碰硬,專殺他的屬下,自己必須想一個方法對他進行一擊必殺。

穆明尊的眼神沉靜,他的身體如同幻影一般,突然消失在天地之間,在人群之中的李木眉頭皺了皺,他一直感覺穆明尊冰冷的目光盯著自己,但是那道目光突然消失了,怎麼回事?

李木的眼睛餘光悄悄地看了一眼穆明尊消失的地方,空無一人!

李木繼續展開殺戮,他並不是沒有受傷,李木的身上已經有了不下於十道傷痕,但是這些傷痕卻恢復的非常快,主要是噬神之書的存在,讓李木的傷勢恢復速度快到極致。

李木心中暗暗留意著穆明尊,面對半步尊者的存在,一定不能大意,否則必然是致命的。

但是殺戮卻不能停止,否則李木的傷勢怎麼恢復?

李木的身影縹緲,在人群之中卻又如同花叢中漫步,而那一道道攻擊便如同荊棘,任憑他們如何攻擊,但是卻無法對李木造成致命的傷勢。

但是李木的攻擊卻是破滅性的,身體每次閃爍,便有人死亡。

「這是什麼身法?明明是一個魔法師,為什麼身法卻如此神乎其神?」許多人都被李木的身法鎮住。

魔法師可是以身體孱弱出名,他們的破壞性強,但是行動卻緩慢,一般都是進行遠程打擊,在他們的認知之中,從來沒有一個魔法師可以這麼迅捷的近身戰鬥,而且破壞威力還如此強大。

「你們有沒有看出來這是什麼魔法?」又有人問道。

魔法波動如此明顯,但是地風水火四大魔法元素卻格外的平靜,壓根不受魔法的影響,這莫非是一種嶄新的魔法。

「這恐怕是傳說中的植物系魔法,傳說在王者大陸的南方,那裡百族齊聚,實力無比的強大,那裡有著一個神奇的種族叫做德魯伊,那個種族便會一種神奇的魔法,叫做植物系巫術,那個種族自稱為大自然的守護種族,他們可以操控植物,這個白吃黑,不會是德魯伊吧?」有人見多識廣的猜測道。

「德魯伊?什麼玩意?」

不知不覺之中,整個黑曼巴山谷之外已經聚集了幾百人,大家都在外邊看著熱鬧,一向作惡多端的黑曼巴竟然被人打上了門,還死了這麼多人,實在是痛快之極。

李木正在殺得正歡,突然他的身體猛然間頓了一下,一股熟悉的冰冷感覺瞬間出現在李木的心中,那是穆明尊冰冷的眼神,原本消失的穆明尊在李木的位移剛剛陷入冷卻之後,一瞬間出現。

穆明尊冰冷的眼睛看著李木,手中的黑色的匕首剎那間如同穿破空間一般來到了李木的后心處。

不僅如此,一直隱藏在穆明尊身上的那天黑曼巴魔獸此時猛然從穆明尊的袖子之中鑽出,黑色的嘴巴張開,彷彿一道閃電一般咬向了李木的脖子。

一瞬間,絕殺之勢瞬間成型! 危險的感覺如同潮水一般襲上了李木的腦海之中,李木幾乎屬於身體上的條件反射,這麼長時間李木瘋狂的戰鬥而形成的戰鬥經驗此時終於發生了作用。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