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陳公子!如實和你說吧。這一次,我們安泰鎮恐怕竟會迎來有史以來的第一次危機。那凶獸雖然不知道實力如何,但是從父親的口中也是能夠知曉,絕對不是一般的野獸所能夠比擬的。並且既然那凶獸乃是那小木山之上的獸王,想必就能夠命令那整個小木山之上的野獸。到時候野獸大軍壓境。我也不知道會發生些什麼。所以就算是對不住你了,那些金幣我也是不要了。你能夠帶多少人蔘走,你就帶走吧。並且我之前也是答應過你,那百年的人蔘,你也一併帶走吧。」此刻,那安生的臉上也是不由的充滿了歉意。語氣之中,也滿是那絕望之色。他自然是知曉那凶獸雖然可怕,但是好在只有一隻。想點辦法,也是應該能夠應對的,然而既然那凶獸乃是小木山之上的獸王,想必也是能夠命令那上百的野獸。

2021 年 3 月 29 日

到時候那野獸大軍壓境。恐怕他們根本就沒有一點的希望!所以這安生第一時間,也是想讓那斗鬼神離開,畢竟那斗鬼神不是他們安泰鎮之中的人,自然也是不必跟著他們送死。不過這安生不知道的是,就算只有那一隻,也不是他們所能夠對付的!(未完待續。。) 此時,那原本應該身在那歡慶時刻的安泰鎮中的人們,臉上也都是沒有絲毫的喜悅之色。反而,也是充滿了鄭重和那恐懼之色。雖然那鎮長安生所說的那小木山之上的獸王,他們不知道到底有多可怕,但是看那安生的摸樣卻也是能夠猜出來一些。

「陳公子,你趕緊離開吧。你本來就不是我們安泰鎮的人,也是沒有義務留在這裡。」此刻,那安生也是直接的讓那斗鬼神離開。在他們遇到那危機的時候,他也是自然想到讓那斗鬼神脫離危機。

「呵呵。。。多謝安鎮長的好意。不過我也是想見識見識那傳說中凶獸是何等摸樣,我留在這裡,你也是不用擔心。我自然是有我自己的辦法。」此刻,那斗鬼神也是對那安生微微一笑,在他的心中,也自然是不會看那黃毛獅。而是為了找一個借口而已。

「這。。。那好吧。不過公子還是要小心一些!」此刻,那安生也是不由的看了一眼那旁邊的白牙,他自然也是知曉那白牙的不凡,既然那斗鬼神都那樣說了,他也是不再多問。

一根根巨大的木樁,也是被一根根的豎立起來。很快的時間,一個巨大的圍牆,也是被眾人都建立起來,那些樹榦,也是都緊緊的靠在一起,再加上那鎮後面的石頭圍牆,所以此刻他們安泰鎮之中,也是直接的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屏障。並且在那樹榦之後,也是有著很多的站台。

「好了,大家趕緊各就各位,隨時準備迎戰!」此刻,那安生見到那屏障完好的樹立起來之後,也是不由的直接大喊一聲。隨即。那些人也是都行動起來。

拿武器的拿武器,上站台的上站台。很快的時間之內,那二百多名壯漢,也是都全副武裝,各自站在自己的崗位之上!

斗鬼神也是大概的掃了一眼,心中也是不由的微微點了點頭。這安泰鎮雖然人口不多。並且經濟也是有些落後。但是那眾人在組成的戰力,也是非常的有序。

在那緊靠著木樁之後,則是一個個手拿木盾的男子,在那些手拿木盾之後的人,則是拿著長槍。這樣一來,那前面的人也是可以擋住那來自野獸的攻擊,而那身後的人更是可以利用那手中長槍的優勢,來擊殺那衝進來的野獸。而在這些人的中間,也是分佈著一些野獸。他們都是這鎮之中的眾人所養。而在那不遠處的一個個站台之上,也是站著一個個手拿弓箭的男子。並且在那其中最高的一處站台之上,也是望著一個老者。那老者的雙眼也是不停的四顧著,一看就知道是在打探那敵情的!

「陳公子,這裡危險,你還退到那我們的身後,相對安全一些的區域吧。」

就在此刻,斗鬼神的耳邊也是不由的傳來那安壯的聲音。斗鬼神回頭過去。只見那安壯正一臉鄭重和歉意的看著斗鬼神。那黃毛獅的幼崽也是他抱回來,所以這一切。也都是因為他所引起的。

「呵呵。。多謝安壯兄好意,不用了。不過你也不要也太過於內疚,畢竟如今只有努力的保護那大夥,才是你將功贖罪的機會。」此刻,斗鬼神也是對那安壯微微一笑。同時,那安壯手中拿的武器。也是令他心頭一驚。那安壯的身高也是足有兩米,但是那手中卻是拿著一根長達三米的巨大鐵棍。那鐵棍足有手腕那麼粗。就算是那重量,也是應該有二百多斤。雖然一個壯漢拿著二百斤的重物,不算什麼。但是當做武器那般的揮舞,卻是困難的多。甚至一個能夠舉動一百斤的男子。連重量只有二十斤的武器都揮舞不起來。

此刻,那安壯在聽到那斗鬼神的話語之後,眼中也是不由的充滿了堅定之色。隨即向那斗鬼神點了點頭,投去了一個感激的眼神。只見那安壯也是大步而去,隨即便站在了那隊伍的最前方。

「大家!這件事情也算是我的過錯!在此,對於對大家造成的危難,我深表歉意。不過大家也是放心,那些野獸想要傷害你們,就必須從我的屍體之上踏過!」

安壯的聲音不算大,但是卻直接的傳遍了整個安泰鎮之中,那些手中拿著武器的眾人聽后,心中也是都不由的熱血沸騰起來。他們的眼神之中,也是同樣的充滿了堅決之色。

「安壯,這不是你的錯!如果換做是我們任何一個人的話,也是會那樣做的。」

「就是,安壯,我們也是和你並肩作戰。誰要是想要傷害我們的的親人,就必須從我的屍體之上踏過!」

「對,從我們屍體之上踏過!」

此刻,那場中的眾人也是都不由的舉起手中的武器,開始大聲吼叫起來。四五百人的怒吼之聲,也是直接傳遍了雲霄。而斗鬼神身在其中,也是不由的感覺到一陣熱血沸騰,有一種豪情爆發而出。

「這安泰鎮果然沒讓我失望!」

此刻,那斗鬼神感受著那場內的氣氛,心中也是不由的一喜。他原來以為那安泰鎮也只是在平時團結,一旦遇到危險,也是會像那其他人一般的直接的逃離。然而此刻斗鬼神也是知道,他沒有看錯那安泰鎮中的人。

「好!今天我們就死守安泰鎮,爭取躲過難關。」此刻,那安生的雙眼也是充滿了堅定,整個人也彷彿是年輕了十歲,只見那安生也是直接的從一邊的武器堆之中,拿出了一把長劍,渾身之上也是充滿了戰意。

夜,十分的寧靜。但是在這安泰鎮之中,卻是十分的熱鬧。不僅燈火通明,其中也是不斷的傳來那吵雜之聲!

「嗷吼!」

突然,一聲響亮的獸吼之聲,也是傳遍了整個山脈之聲,隨即也是直接的傳到了那距離小木山不遠的安泰鎮之中!

原本嘈雜的聲音,也是在這一聲獸吼之聲傳遞而來之時,立刻的安靜了下來。此刻。也是安靜的有些可怕,彷彿就連那一根針掉在地上,都能夠聽到。只剩下那火把燃燒的茲茲之聲!

「是凶獸!」

此刻,那眾人的心中也是都不由的猛地一震。隨即那眾人的雙手,也是不由的握緊了手中的武器!他們雖然早就知道,那凶獸會來襲。但是也沒有想到,會在這深夜時分!

「大家趕緊做好準備,想必很快那野獸就要來襲擊了!」此刻,那安生也是不由滿臉的鄭重之色,隨即也是命令大家做好準備。那四周的眾人聽后,也是都不由的點了點頭。只見那手拿武器的眾人,一個個的也是都做好了準備,而那手拿盾牌之人,也是都紮好了架勢。等待著那獸群的進攻!而那些少年兒童和一些老人,也是都被安置在了一處隱蔽的地方。如果他們全軍覆沒的話,只要不出意外,那些人也是應該能夠熬過這場災難!

「嗷吼!」

此刻,在那小木山之上,一聲聲獸吼之聲也是不斷的傳出。那獸吼聲之中,也是充滿了悲傷之色。

就在這時,在一處山尖之上。也是突然的竄出一道獸影。這時一隻獅子摸樣的凶獸,由於那天色昏暗。所以也只是能夠看出這凶獸大概的摸樣。

長達五米,高大三米的巨大身軀,也是不由令人心驚,一雙有些泛著寒光的雙眼,也是微微閃爍著。這隻凶獸正是那黃毛獅。成年的魔獸三階的存在!

「吼!」

只見那黃毛獅也是直接的對著天空一聲咆哮而出。那四周也是直接的驚飛了無數的鳥類。只見一聲聲低沉的野獸咆哮之聲,也是不斷的從那四周傳來。並且那其中也是包含著熊吼,和那狼吼。

很快,一道道黑色的身影,也是都不由的向那山尖之下彙集而去。很快,便是聚集了上百頭。並且那數量還是在不斷的增加著。而這群野獸之中。也是包含了很多的種類。有那如同坦克一般的野熊,也有那兇猛的猛虎。更是那兇殘的餓狼!

很快,那獸群也是集結完畢,而此刻,這些野獸的數目,竟然足有那五百之多。就算是和那安泰鎮之中的人相比,也是多出了一些!而這些野獸之中,那餓狼也是佔據著大部分之數,足有那二百之多。

這些平時令人聞風喪膽的野獸,也是都不由的對著那黃毛獅地下了腦袋。如果細看的話,一定會發現,那些野獸的雙腿,竟然都在微微的顫抖著!

那黃毛獅也是知道大部隊集結完畢,隨即便環視了四周。如同一個王者一般,隨即便直接的發出了命令!

「吼!」

黃毛獅一聲怒吼之聲,那獸群也是直接的向那安泰鎮圍殺而去。一條條黑色的獸影,也是在黑夜之中不斷的穿梭著,很快,便是已經來到了那安泰鎮的不遠處。

「大家注意,想必已經有野獸接近了!」

此刻,那安生的心中也是不由的滿是鄭重之色。就在剛才,他們鎮中所圈養的狗,也是瘋狂的叫著。這安生自然也是知道,那是野獸來臨的象徵!

「嗷吼!」

一聲狼吼之聲,也是直接的從不遠處傳了過來。隨即那上百道狼吼之聲,也是不斷的傳出。此刻,那眾人聽著那接連起伏的狼吼之聲,那神經也是都不由的繃緊了起來。而就在此刻,那站在最高處的一位老者,也是突然見到了不遠處的獸影!

「大家注意,它們來了!」

此刻,那老者也是直接的吼了一聲,隨即便直接的再次向那不遠處看去。只見那距離他們鎮不遠處的前方,也是出現了上百道密密麻麻的黑影。很快,那些獸影也是在那火把的照耀之下,顯露出了那原型!

「是狼群!」

此刻,那最先發現這一幕的老者,再見到那獸影之後,也是不由心頭狂跳。要說他們最擔心的是什麼,那絕對就是狼群!

狼群,雖然個體的攻擊能力不是很強。但是一旦那狼群攻來,就會造成恐怖的災難。不僅是那狼群能夠有序的進行攻擊,並且那狼也是極其的殘忍和兇殘。所以如果一個壯漢能夠打死一隻餓狼,但是一百名壯漢。卻是不能夠戰勝那一百隻餓狼!這不僅是那紀律的問題,同樣是那信念。那餓狼在那狼王的命令之下,會不惜一切代價。然而人來再見到那成群的餓狼撲來的時候,那心中也難免會出現一絲的波動。

「不好,是狼群。弓箭手準備!」

此刻,那老者也是直接的大喊起來。那眾人在聽到那老者的話語之後,臉上也都是有些難看。而那原本站在那站台之上的弓箭手,此刻也都是不由的拉開了半月。那一根根鐵箭,也是在那火光照耀之下,閃爍著幽幽的寒芒!

此刻,那老者也是緊緊的盯著那狼群,當發現那狼群進入了那弓箭的射程之內之時,那老者也是不由的大聲喊道:「放箭!」


「嗖嗖!」

「嗖嗖!」

此刻,那二十多名弓箭手在收到那老者的命令之後。也是都不由的鬆開了手中的弓弦。只聽一陣破空之聲隨即傳出,二十多個鐵箭箭矢也是直接的向那狼群之中激射而去。

「傲!」

一聲聲悲鳴之聲,也是不由的從那狼群之中傳來。只見那二十多隻箭矢,也是刺破了十多個餓狼的胸膛!但是就在這一會的時間之內,那狼群也是又接近了那安泰鎮一些距離。如今就算是那弓箭再度的放箭,也只能是在能發出一波來。因為那狼群很快就會不在他們的射程之內。

「再度準備。」

此刻,那老者也是不由的再度命令之聲,隨即那二十多名弓箭手也是都不由的將那箭矢拉在了弓箭之上。

「放!」


此刻。那老者也是不由的再度命令一聲,隨即那二十多名弓箭手也是都不由的鬆開了手中的箭矢。只聽一陣破空之聲傳來之後。又有十幾頭餓狼,死在了那箭矢之下。

而在進行了兩撥弓箭攻擊之後,那剩下的二百頭的餓狼,也是不由的來到了那高達三米的木樁之前。但是由於那木樁實在是太高,又加上那木樁也是十分的光滑,所以那些餓狼也是根本就沒有辦法能夠穿過那些如同屏障一般的木樁。來進入那安泰鎮之內。

雖然那餓狼暫時的對大家造不成危害,但是那後面行動慢些的野獸,也是漸漸的到來。

一個個矯健的獸影,也是從那遠處傳來,一聲聲震天的虎嘯之聲。也是直接的傳出。

「是黑毛虎!」

此刻,那老者再見到那不遠處的足有五十多頭的如同小牛一般的黑毛虎,心頭也是不由的大驚!在尋常,他們狩獵隊伍在遇到這兇猛的黑毛虎時,也會小心行事。然而如今竟然足足的出現了五十頭之多。

「大家注意,這一次前來的是那黑毛虎,足有五十頭。」

那老者的一句話,也是令那眾人的心中不由的咯噔了一下。那黑毛虎,就算是面對十個壯漢,也是不怕。可謂是危險無比。然而沒想到今天一出現,就是五十頭之多。


「弓箭手準備。」

此刻,那站在最高處的老者也是不由的再度命令道。雖然那出現的五十頭黑毛虎令他心驚,但是此刻能夠對那些黑毛虎造成多一些的傷害,也是對他們更加的有利。

此刻,那弓箭手也是都將那手中的弓箭拉到了半月狀態,而他們的眼中,也是充滿了瘋狂之色。如果他們不能在前期對那獸群造成更大的傷害的話,恐怕等那獸群攻破那木樁之後,就會對他們照成不利的影響,所以如今他們也是能夠殺死一隻野獸,就多殺死一隻。

「放!」

那老者見到那黑毛虎進入了那射出的氛圍之內之後,也是不由的直接的發出了命令。只見那二十多名弓箭手,也是都一同的鬆開了手中的弓弦。

「嗖嗖!」

「嗖嗖!」

二十根精鐵箭矢也是直接的劃破了長空,隨即便直接的向那黑虎群之中激射而去。很快,也是有幾隻黑毛虎身上被射入了那精鐵箭矢。只不過由於那黑毛虎的皮毛比較堅硬,所以那精鐵箭矢也只是進入了那皮肉之中一厘米,隨即便再也進入不到裡面。所以那幾隻黑毛虎的身上雖然也是被射中的箭矢,但是也是沒有對一隻黑毛虎造成實質性的傷害。反而激怒了那幾隻黑毛虎,一個個的瘋狂的向那木樁之上衝去。

「砰!」

黑毛虎強壯的前肢直接的抓在了那木樁之上。只聽砰的一聲巨響。那一根被黑毛虎抓的木樁也是猛的一顫。

「砰!」

「砰!」

就在此刻,那巨響之聲也是不絕於耳。那五十頭黑毛虎也是全都向那木樁之上抓去。頓時那一排木樁也是都不由的劇烈的顫抖起來。一層層木屑也是直接的從那木樁之上散落下來。而那木樁之後的眾多安泰鎮的眾人,此刻也是不由的心頭繃緊了神經。而站在那最前面的手拿盾牌的眾人,也是都不由的做好了隨時戰鬥的準備。而那手拿巨大鐵棍的安壯,此刻也是緊緊的注視著那眼前的木樁,一旦那木樁倒塌。他就會第一個衝上去!

五十多頭黑毛虎,雖然都撞擊在了那木樁之上,雖然令那木樁顫抖了一次,但是也是沒有能夠擊垮那堅固的木樁。而就在這時,那些黑毛虎也是如那些狼群一般,彷彿是受到了某種命令一般,竟然都退在一般,靜靜的等待著什麼。

漸漸的,那木樁的前方也是聚集了很多的野獸。其中也是有些兇殘的猛獸。而就在你啊老者心頭驚恐的同時。遠處也是不由的傳來了一陣陣悶響之聲!

「咚!」

「咚!」

一陣陣巨響之聲,也是直接的從遠處傳來,而那老者的雙眼也是直接的向那遠處看去,這一看,也是驚的他魂飛天外!

只見那不遠處,赫然出現了機頭體型碩大無比的黑熊!那一頭頭黑熊,都是如同一座小山一般。長達四米,站了起來。更是能夠達到六米的巨大黑熊。那粗大的四肢,也是如同四根石柱一般。令人心顫。隨著那黑熊的每一次腳步落下,那大地之上也是都不由的發齣劇烈的碰撞之聲。而在那黑熊的身後,也是留下了一排深深的熊腳印。

「完了,是恐怖的黑熊!」

此刻,那老者再見到那黑熊之時,臉上也是瞬間的沒有了絲毫的血色。那黑熊乃是那小木山之上的最兇殘的野獸。他自然是知曉。就算是他們狩獵隊伍,在遇到那黑熊之時,也會繞著走。

那黑熊不僅有著可怕的力量,同時也有著那堅韌的皮毛,就算是人拿著巨斧。砍在那黑熊的身上,也只能是砍破皮而已,並不能造成實質性的傷害。然而那黑熊一掌拍下來,就連一塊石頭,都能夠直接的拍碎。所以就算是他們鎮中最強壯的安壯,也根本不是那黑熊的對手!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恐怕幾招下來,那安壯就要丟掉性命!

此時,原本要發出那放箭命令的老者,也是沒有說出聲。因為這老者知道,就算是那黑熊站在前面,讓那些弓箭手攻擊。那些弓箭手也是不可能穿破那厚實的熊皮!所以與其沒有絲毫的傷害,還不如節省一點箭矢。儘管他也是知曉,如果不能夠阻止那黑熊腳步的話,就算是留下再多的箭矢也是無用。

八頭黑熊,也是漸漸的來到了那木樁之前,而那老者雖然沒有說出那最後前來的是黑熊,不過那鎮中的眾人也是都已經知曉,在整個小木山之上,能夠有如此體型和力量的,也只有那黑熊了。並且他們也是知曉為何那老者沒有說出那黑熊前來,那是因為那老者也是不想帶來那令人絕望的消息。只是想給他們留下一絲希望而已!

強壯無比的黑熊,在走到了木樁之前,也是都不由的嘶吼了一聲,隨即只見那原本趴在地上行走的黑熊們,也是都站立而起!六米之高的巨大體型,也是直接的顯露在那眾人的眼前,而那些將眾人保護在後面的木樁,也只是到那黑熊的腰間而已!(未完待續。。) 此刻,那獸群也是直接的來到那安泰鎮搭起的臨時木樁,在經歷了三波的攻擊之後,那高大六米的黑熊,也是直接的來到了那木樁之前,站立而起,那木樁也只是到那黑熊的腰間而已,可謂是恐怖無比。而此刻那些原本在那木樁之內的眾人,也都是見到了那一個個巨大的黑熊,正在俯視著他們。

「咕嘟!」

此刻,那眾人也是都不由的吞了一口唾液。有不少人的心中,甚至都有些崩潰起來。他們也是沒有想到,那黑熊竟然也被支配了過來,在那強大的黑熊面前,就算是那粗大的木樁,也只是那擺設而已。

「完了,一切都完了。」

此刻,那安生見到那八頭黑熊,心中也是立刻的沉入了谷底。其實原本他就是知道,他們不是那凶獸的對手。但是其實這安生的心中,也是抱著那僥倖的心裡。但是此刻,這安生也是才知道,他們安泰鎮,恐怕要完蛋了。

「大家注意,黑熊要發起攻擊了,前面的人頂著木樁!」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