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那麼維多利亞家族又是怎麼一回事呢?」羅恩詢問道,他擦了擦她的眼淚,輕輕拍著她的背。

2021 年 1 月 3 日

「他們就像是該死的商人,明明是貴族卻把利益放在第一位,這些人都應該消滅。」摩拉憤憤的說道。

「不准你怎麼侮辱維多利亞家族!」黛西站了起來,怒視著摩拉。

「好了妹妹,她說的沒錯,有些時候,我真的為自己身上流著維多利亞的血脈而感到恥辱。」蒂法深深的看著自己的妹妹。

「姐姐?」黛西並不理解,雖然自己長時間被血脈影響,但是那種家族歸屬感還是很強的。

「你知道姐姐被人判定為一身都不可能達到巔峰魔導士之後遭遇到的是什麼嗎?」蒂法看著自己的妹妹,她願意將自己的不幸告訴給自己的妹妹就是希望她認清家族的真面目,「我成了貨物。」

黛西顫抖的指著自己的姐姐,不敢相信這是真的。那個時候她瘋狂的找著自己的姐姐,但是沒有任何的結果,她所有的智商都耗費在這個事情之上,從來沒有想過,其實姐姐回到了家族,家族封鎖了這個消息,而她也從尋找姐姐,變為了要為姐姐復仇這件事。

「你想的沒有錯,就像那群奴隸一樣,被人販賣。所得到的利益則交由維多利亞家族,蒂法·維多利亞也早在那個時候徹底死掉了。」

「不會的,不會的。」黛西看著自己的姐姐,不相信眼前的一切是真的,而蒂法重新放下面具,遮住額頭的劉海慢慢撩起,黛西看到那鮮紅的烙痕連退了好幾步。姐姐說的都是真的,家族的貨物印記出現在自己姐姐的臉上,這怎麼可能!黛西痴痴的看著這個印記,又哭又笑,到了最後直接跑出了門。

「讓她靜一靜吧。妹妹從來都是那麼聰明,總會想通的。」蒂法放下劉海,戴著面具,平淡的說著,「至於克羅提亞,我也是在小時候受到過那位大人的指點所以才從她的身上認出了她的氣息。」

「這不可能的,克羅提亞的氣息一直是以菲斯里家族的血脈暴露在大家面前,根本不可能被人知道是維多利亞家族的血脈。」摩拉似乎想從蒂法的身上得到一些什麼訊息,但那張面具卻遮擋了她所有神情。

「戰鬥直感。與生俱來的戰鬥直感,那是維多利亞家族,最明顯的標誌,不是後天練就的戰鬥直感,而是天賦,血脈之中賦予的能力。」蒂法看著克羅提亞說著,「只要和維多利亞擁有戰鬥直感的人戰鬥,就會被人發現這個秘密,這種同源血脈上的共鳴無法拒絕,就像菲斯里家族的血脈一樣,紫炎,暗殺天賦,而戰鬥直感便是我們的血脈能力。」摩拉久久不能平靜,她知道必然是血脈上的影響,但是沒有想到是來自戰鬥的時候,她可以繼續說對方說謊,但是看著她那個樣子,也知道這是真的。她沉默了一會,問道:

「維多利亞家族能夠覺醒戰鬥直感天賦的人有多少?」

「放心,不超過十人。」蒂法說道,「和你說一聲便是希望你離維多利亞家族遠一點,我不希望那位大人的血脈因為某些傢伙而受到傷害。」

「這點放心,菲斯里家族,不會讓維多利亞家族的人碰小姐一根汗毛。」摩拉說道,蒂法點了點頭。

「請等一下,我不管我有誰的血脈,我只想知道,我的母親,在那之後到底發生了什麼?」克羅提亞突然的插口,讓摩拉和蒂法呼吸一滯。摩拉目光閃爍,沉默了很久,終於嘆了一口氣。

「主母她……並不希望你知道這件事……」

「那麼告訴我,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摩拉!」冷酷的聲音讓所有人愣在了原地。(未完待續。) 「大人?」摩拉看到這個突然出現的人影,有些不確定的問道,她倒是不知道菲斯里家族的這位竟然直接出現在了這裡,也不知道他是怎麼出現的。

「魯塔鎮長?」羅恩看到這一位的出現臉色變了變,雖然出現的他看上去比較年輕,而且實力也非同凡響,但是也沒有這位已死之人重新出現在他的面前來的震撼,而自己的身份似乎也很是尷尬。

對方瞪了一眼羅恩,只是普通的一眼,但依然讓羅恩心驚膽戰,他可是拐跑了克羅提亞的,那個時候他和她只有兩個人從冬之森活了下來,可完全沒有覺得對方還活著這件事的。

好在魯塔這位大人並沒有對他流露出太多的敵意,反而看著剛才講述維多利亞家族事情的摩拉和蒂法兩人,身上的氣息形成無形的壓迫感籠罩著兩人,摩拉面色發白,而蒂法雖然看不清表情,但是顫抖的身影卻是出賣了她的狀況。

「大人。」摩拉單膝跪地,行了一個身為下屬的禮儀,垂下頭,慢慢的開口,隨著她的開口,一件封塵已久的舊事被翻了出來,魯塔壓迫的氣息感從濃烈變為平靜,最後又化為爆烈。

克羅提亞的母親,是維多利亞一族的巔峰魔導士,他和菲斯里家族的直系魯塔相遇相戀相愛,家族也樂得見到這樣的一幕,用她來拉攏一個強大的家族絕對的合算,但是好景不長,在兩人誕下克羅提亞之後,她便離開了菲斯里家族,並且切斷了所有的聯繫,這件事讓維多利亞家族震怒,原本的紐帶一下子變得很微妙,家族之中原本就反對這門婚事的人便跳了出來,帶著人竟然選擇追殺母女。

在重重阻力之下,分身魯塔因為切斷了與家族所有的聯繫,根本無法發揮全部的實力,在重重追擊之下,身負重傷,而一直抱著克羅提亞的那位則在這個時候站了出來,巔峰魔導士的凶焰讓維多利亞家族的追兵嘗到了苦頭。

但是她畢竟只是一個人,剛剛生完孩子還沒有完全恢復的她哪裡會是源源不斷的維多利亞家族的對手,在進入冬之森之前瘋狂一戰,也讓「重訂規則」這個魔法第一次出現在世人的眼中,但是過渡的消耗讓她的生命走到了盡頭,剩餘的維多利亞家族的人卻派出了一個代表,他們竟然用幼小的克羅提亞作為威脅,希望她將克羅提亞交給他們,來繼續維繫和菲斯里的家的關係,但是那一位怎麼可能答應,又是一場恐怖的大戰,而她也藉助這次的大戰,帶著魯塔的分身和克羅提亞以及摩拉進入了冬之森,平靜的渡過了一段時間之後,重訂規則的後遺症終於爆發,她向摩拉交代了絕對不能讓克羅提亞回到兩個家族的事情之後,便徹底的沉睡了下去,最後,連她的身體都沒有留下。

「那位的事,我多少從家族之中知道一些,在進入了『荊棘之刺』之後,我了解到了更多的信息,那個被稱為『愚者』的男人,彷彿目睹了一切。」蒂法的插嘴,頓時讓所有將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

「愚者」就是這樣可笑的稱號卻讓這個強大的「女皇」眼中閃過恐懼之感。

「他知道什麼?」魯塔冷酷的問道,「除了你們難道還有人知道這件事?」他皺著眉頭,將「愚者」這個稱號記住,決定在回去之後,利用家族的情報網路好好的找出這個人。

「他是最可怕的人,比我們的陛下還要恐怖。我勸您還是不要去找這個人。」蒂法一眼就看出了魯塔的想法,開口道,「在這件事情上,他曾經說過,維多利亞家族會因為這樣愚蠢的做法因為這些宵小而覆滅。看來應該沒錯了。沒有人能夠躲過菲斯里家族的刺殺。」魯塔不可置否的聳了聳肩,對她的說法表示贊同,而現在也正是他宣洩怒火的時候。

「吩咐下去,向維多利亞家族開戰!」聽完摩拉說出的那件事之後,菲斯里家族這位可怕的族長,十分平靜的宣布了一件事。

「請等一下,我有話要說。」克羅提亞看著自己所謂的父親,剛擦乾淚痕的臉上流露著冷漠的神色,她推開了身邊的羅恩,站在他的面前,「這件事交給我。我不希望藉助菲斯里家族的手,因為我對你們都沒有什麼好感。如果被我發現了菲斯里家族的人對我的目標下手,我不介意讓他們知道死亡是怎麼寫的。」

「你在命令我?你有什麼資格?」男人俯視著自己的女兒,從他的眼中並沒有看出一點的關愛之色,反而是盯著獵物一樣的興奮,說完這句話之後,和克羅提亞對視了良久,一轉頭,「給你三年的時間,如果你在進入家族訓練之後依然沒有在期限內完成這個目標,那麼就去死吧。菲斯里家族沒有廢物,也不需要忤逆存在。」說罷他扣了一個響指,將身體包裹進一道陰影之中,消失不見。

「提亞,你真的打算回到家族?」摩拉有些不忍,「家族的訓練太過殘酷了,你受不了的。」

「我會回去的,那個人竟然已經答應了將你留在我身邊,現在又親自出現,說明了我們的一舉一動都在他的注意之中,逃是逃不了的。我不想再見到冬之森里的悲劇,不希望再有人為我而死。」她轉頭看著羅恩,溫柔卻又堅定的說道。

「我會陪著你的。」羅恩摸了摸她的頭,微笑著。

「雖然不想打擾,但有件事必須說一下,羅恩殿下,你似乎忘記了很多東西,比如說『荊棘之刺』。」蒂法揚了揚拳頭,「現在的你真的太弱了,可是沒有資格和她在一起的哦。」

「你說什麼?」羅恩和克羅提亞同時站了起來,盯著她看去。

「她沒有說錯,如果羅恩你僅僅是這樣的話,那麼連菲斯里家族的大門都踏不進去。」摩拉有些沉默的說著,兩人又看向了她,「直系進入家族之後,想要在見到對方,要麼完成任務從家裡打出來,要麼有人能從大門開始打到正廳,而現在,你們的實力肯定不可能。提亞,這樣你還想著進入家族么?」

「我想問一下,摩拉阿姨的實力排到哪裡?」羅恩已經了解到上門的難度,卻是沒有想到會這樣難,他必須弄清楚實力到底如何。

「我?問清我的實力的話也沒有任何的意義,大概能夠充當一下看門的。你覺得在我動用魔武化之後,你能夠有機會攻擊到我么?」摩拉看著這個已經接近了自己的大男孩,繼續打擊著。

「是么,看來我真的要好好的闖一闖了。」羅恩沒有一點氣餒,反而認真地看著兩女,「無論是『荊棘之刺』還是菲斯里家族,我一定會趕上來的。」兩女也是驚訝的看著他,不知道他的自信來自於何處,大陸很大,離開學院沒有加入王國的魔導士便是「禍」,想要達到她們的水平,必須更加的努力才行,對於羅恩的豪言壯語,兩女並不是很看好,而他身邊的幾個女孩則是目光灼灼的盯著他,彷彿已經被他吸引了。

「你願意等我么?」羅恩看著克羅提亞,將他的淵劍放到了她的手中,「我不在的日子裡,她會好好保護你的。」淵的本體輕輕的顫抖著,而她本人也感受到了一股羅恩的意志。

「淵,你的強大足夠保護好她,我也希望你能夠保護好她,你是我最信任的人,她就拜託你了。」

淵知道他的決定無法更改,然後從她的空間之中彈出一把掃把,以及一對短刃,短刃在空中轉了一個圈,落在了他身後的諾瑪手中,她伸手一接,感受到了自己老師的氣息,分外呵護。而掃把掃了一下地上的塵土,落在了他的身後。

「必要的時候,你可以完全解封,將她帶回到我的身邊。」

「是。」淵用力的點了一下頭,依然化作一個果身的小蘿莉撲到了他的臉上,一番肆意的玩弄,意猶未盡,「她們就留下來幫你吧。還有那個小圖書館在莉莉莎的身上,你問她要好了。」

「謝謝你一直以來的不離不棄,淵。」

「真肉麻,我的主人什麼時候也變成這個樣子了?」淵翻著白眼,最後一次坐在了他的頭上,揪著他的頭髮,小臉皺成一團,「小丫頭,莉莉莎復原的方法我已經傳輸到了你的腦內,等你的實力到了就可以看了,另外,主人也就拜託你了,沒有了我的保護和他亂來的性格,你以後可要多多的補魔了。抓住機會哦,克羅提亞這個女人可是很強的,想要在主人的身邊,你真的得好好努力嘍。」

說道補魔的時候,諾瑪強忍住沒有咒罵出來,等到聽到後面的話,頓時覺得這確實是個好方法,不知不覺,就把這無良的魔劍,當成了最好的閨蜜,開始私下聊起了行動步驟,笑容詭異。

當然這件事也只等到某天這個女人真的得手之後,後來才被羅恩發現的,不過到了那個時候,嘿嘿嘿……

「羅恩。」克羅提亞的眼中噙著淚水,也知道離開綠蔭之後,兩人見面的機會估計不會再多,她已經知道了自己出來的要求,她也暗自決定,一定要儘快的突破菲斯里家族的考驗,親自打出來。她從隨身空間之中取出了一截樹枝。

「老師說,這是一根有魔力的法杖,能夠加速魔力的流動,羅恩已經能夠很好額釋放魔法了,希望這根法杖,能夠給你帶來幸運吧。」

「無論怎麼看都是一根普通的樹枝吧?」淵打量著她手中的樹枝,疑惑不已,但也知道這話是不能說出口的。

也就在這一刻兩人算是正式交換了信物。女孩得到了一柄恐怖的魔劍,男孩的身邊多了兩把武器,一把掃把和一根經淵鑒定之後不知道做什麼用的神秘樹枝。

會議也在這個時刻正式的結束,大家先後的走出大門,各自走回各自的宿舍,等待著明天的到來。

蘇隆汀堡。兩條恐怖的巨龍出現在城堡的正上方,噴吐著憤怒的火焰,明明看上去很囂張,但是,天空不斷滴落的鮮血詮釋著兩頭巨龍才是受害者。

城堡之中,做著輪椅的男子看著高空飛舞的巨龍眼中閃過一絲晦暗的殺機。他不明白為何大陸最強大的生物一來就是兩頭,卻依舊攻破不了這座城堡,反而被城中的嗎,魔導器壓得進退不得。他看了看站在欄杆處的穿著黑色連衣帽的男人,心中一片冰冷。

「真的沒有人能夠制止他么?」就在他開始困惑的時候,身前的空間一陣扭曲,和他穿的差不多的一個人走了出來,他想要喊,卻發現自己離他們越來越遠,彷彿完全就是兩個世界的人。

「從來沒有見到過,擁有暴怒的人,能夠這麼平靜的看著下面的戰爭。」出現的人看著下方的場景,說著。

「你來做什麼?魔導女孩們不收集了么?『欺詐者』那邊不需要處理么?嫉妒大人。」弗蘭德抬起頭看著出現的人影,「兩隻兔子罷了,勞煩你親自跑一趟?」

「瞞不過你啊。」他走了過來,伸出手指,一點而出一條無形的絲線纏繞住兩頭巨龍,弗蘭德看了一眼,也沒有動手,等到巨龍咆哮著衝過來的時候,那人再次開口:

「救你們一次還要再耍狠么?」那人單手一劃,巨龍的身側突然出現兩道漩渦,兩頭巨龍的眼中終於有了一絲畏懼,漩渦將迅速的將他們吞沒,下方的人看得如痴如醉,然後歡呼起來,一個個手舞足蹈的生怕自己打敗了巨龍沒有人知道一樣。

「一點都不像你,竟然連命運的都修改。」弗蘭德看了他一眼,空氣中無形的立場突然回收了回來,他的眼中一亮,看著出現的人。

「動用時間的能力封鎖了這片空間,你的手筆也不小啊!要是我晚來一會,它們就真的被你宰了。可惜,你的時間並不完美!」人影笑了笑,似乎看穿了一切,但隨即便閉上了眼睛「暴怒的魔焰還真是霸道,竟然連我都燒。」

「你真無聊。」說罷,弗蘭德甩了甩衣袖,朝著屋裡走去。

「你就不想知道芬蒂的命運么?費勁千辛萬苦,不就是想知道她最後的結果么?我可以告訴你。」他說著,一張張紙牌在他身邊懸浮著,弗蘭德的腳步一頓,但也只是一頓而已,很快便離開了他的視線之中。

「真是難搞啊!這個傢伙。」(未完待續。) 不說蘇隆汀堡發生著對付巨龍的大事,遠在王都之中卻也發生了一件大事。

輝煌大陸的王都並不屬於任何一個主城或者域,主城是大陸巔峰魔導士的聚集地,已經不能用世俗的一些權力來約束了,他們獨特的想法形成了很多奇怪的理論,說是主城,其實看起來更像是一個研究機構,但是魔導士依舊是屬於人,有著喜怒哀樂依舊追名逐利的**,於是乎便在三域之中形成了特殊的王國,影響著大部分的人。

而有智慧生物的地方就會有爭鬥,為了防止這些人因為強大的魔法破壞大陸的平衡,於是乎,主城便要求三個王國之處設立一個能夠約束大家的地方,這個地方便漸漸形成了如今的王都,由專門的家族管理,這裡有爭鬥,但是不會發生影響大陸平衡的戰爭,明爭暗鬥是這裡的家族最喜歡的做的事。而且不光是來自大陸的家族,甚至還有來自深淵的智慧生物,這是其他地方無法想象的一件事情,深淵和大陸的仇恨由來已久,雖然這段時間以來,深淵生物已經漸漸融入到了這片大陸之中,但是依然很多人對他們抱著敵意,像王都之中深淵生物佔據一片天的景象實在是讓人感到不可思議。

伸了一個懶腰,金髮的女子已經來到王都已經很長的一段時間了,因為她的囂張的行徑也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遭受了很多次追殺,大多數都是來自於「荊棘之刺」的外圍刺殺,對於這些小傢伙的圍獵,她根本一點也不在意。

因為實在是沒有什麼有趣的遊戲能夠讓這無聊的日子變得有趣一點,只能夠把這種追殺當做無趣的娛樂。

「你們失敗了。安心做一個外圍成員,預備役不要想了。」此時她正看著這些傢伙對追殺她的人進行著訓話,她饒有興趣的欣賞著「荊棘之刺」的選人方式,雖然已經從主上那裡得知了一些信息,但確實沒有想到這種淘汰機制會如此的殘酷。

她自行算了一下,負責跟蹤她的有超過百人,而刺殺她的更是追蹤者的三倍,她現在看到的,便是對跟蹤者的刪選,至於刺殺者,要麼被她殺了,要麼逃到了不知道哪裡去,總之她在這裡是看不到的。

「不過那個考核的傢伙也不怎麼樣啊。我都看了他們這麼久了,還是沒有任何的發現。」金髮的女子,拋了拋手中的石子,然後瞄準了那人的身後猛地砸了過去。

「親愛的梅沙露娜女士,您不覺得在背後偷襲有點可恥么?」帶著帽子的男子出現在了她的身後,懶洋洋的說道。

「你怎麼來了,哈卡?主人有事吩咐么?」梅沙露娜轉過頭看著這位同事。

「您來到了我的地盤不應該跟我打個招呼么?要不是你泄露的氣息,哪裡會知道你來到了王都。說吧,你有什麼目的。」深淵的生物從來不會拐彎抹角,直來直去,梅沙露娜挑了挑眉。

「還能有什麼事,自然是找我的那條小母龍了。我白龍騎士團,如今可是改名了,不過不找回我的小母龍,我哪裡還是那個龍騎士梅沙露娜。」

「不是吧,那個小傢伙在王都?」哈卡聽說一條母龍出現在王都,倒是大吃一驚。

「她現在可不敢現身,要是出來了,那些龍肯定要把她抓回去。她可不想回去。」她說著,拋下石子之後,便消失在了原來的地方,「我倒是聽說,你最近撿了幾個孩子,有想要將他們培養成你的接班人的意圖。」

「一群孤兒而已,似乎是從冬之森跑出來的。」哈卡笑了笑,然後摸了摸腦袋。

「你想的倒是多,難怪,大人敢放你一個人在這裡。」梅沙露娜聽到冬之森就知道他的想法了,羅恩他們畢竟在冬之森生活了一段時間,畢竟會認識對方,能夠和現在的他們教好,到時候自己的身份也說不定能夠提高不少。不過看著哈卡有些愁眉苦臉的樣子,她反倒是好奇他是怎麼了。要知道,他「妄語者」哈卡可是他們整個團隊的智囊,真不知道有什麼事能夠難他。

「露娜,你有沒有照顧孩子的經驗?」他不好意思的抓了抓頭,「我可以支付一部分深淵晶鑽作為的你的報酬。」

「哈?」梅沙露娜一臉困惑的看著哈卡,眼睛一轉自然知道了到底是什麼樣的難題讓這位手忙腳亂,原來如此,她詭異的笑了笑,然後點了點頭。她很想看看那群小傢伙到底是什麼樣的人,竟然能夠難倒哈卡。

跟著哈卡來到駐地之後的梅沙露娜,看著躺在水池之中的一個小女孩,眼睛瞪得大大的,水正淋著她的身體,散出一陣水霧籠罩了整個噴水池。金髮的女子眼角跳了跳,然後看著都是光著屁股在水池之中嬉戲的小傢伙們,轉頭看向了身邊的哈卡。

她指了指水池中央的小女孩,然後說道:「她也是從冬之森出來的么?」

「你說那個啊。那到不是,不過是看著這些小傢伙的跟我進了這個地方,然後可憐兮兮的看著我,我心頭一軟之後就。」梅沙露娜也不管對方到底是怎麼來來的,大步上前,手中的鞭子又快又準的落在了那個女孩的屁股上。

一聲慘叫,頓時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小傢伙們一個個害怕的縮進水裡,露出一對眼睛。望著這個金髮的大姐姐欺負著那邊那隻睡過去的小蘿莉。

「叮叮,你看這個姐姐像不像那個大姐姐。」躲在一旁喝著水帶著草帽的小男孩疑惑的看著梅沙露娜。

「依據不足,僅憑外貌有百分之70的可能性,但是出手略重不像是那位姐姐。」帶著眼鏡的男孩推了推鏡架,鏡片反著光芒,非常肯定的說著。

「但是她為什麼要打約麗雅?」

「條件不足,無法給出判斷。」兩個小男孩竊竊私語的時候,那邊被打的摸不著頭腦的小女孩約麗雅暴怒的低吼一聲,水池炸響,小傢伙們一個比一個快,從水裡跳出來,顧不得自己的衣服,快速的離開這個地方。

「是誰打了本美女?」小丫頭片子雙手插著腰,一臉怒容的瞪著水霧之後的梅沙露娜。

「我可愛的小傢伙,你讓姐姐我好好找呢。從星之域一路追到這,看著你愜意的樣子,我真的很不舒服。」梅沙露娜甩了甩鞭子,發出一聲脆響,讓水霧之後的約麗雅打了一個寒顫,誰會追著她一路找到王都?她耐不住自己的好奇,揮開水霧,然後怔怔的看著梅沙露娜,一臉驚訝,然後腳下猛地一用力,準備拔高身體。

「你要走?」梅沙露娜有些哀傷的說道,已經沒有契約的她能夠打她幾下已經不錯了,她想要離開,她根本阻止不了,她這樣的表情頓時落在了約麗雅的眼中,她內心掙扎了一番之後,終於停了下來,披上了一層薄薄的水紗出現在了她的身前,輕輕的抱住了她的身體。

「讓你久等了,我的主人。」

「叮叮,什麼發展?約麗雅和那位姐姐,有什麼關係么?」童童看著面前的一幕,只有幾歲的他真的很難理解這樣的感情,反而問起了身邊的叮叮。

「根據目前信息所得,約麗雅是這位姐姐女兒的可能性有百分之50。其餘無法判斷。」

「這小傢伙,是你的那頭龍。」哈卡震驚的看著這個小女孩,難怪,來到這個住宅之後便一直呆在那邊的水中,勸都勸不回來,最後,他也就放任了她這怪異的舉動。

「什麼叫那條龍,這是我的女兒。」梅沙露娜的宣告直接讓哈卡的大腦當機,他左看右看,依然看不出這個女孩和她有哪點相像,她再次強調了一聲,「她是我的女兒。」哈卡才反應過來,點了點頭。

是的將這個身份不僅能夠瞞過一些人梅沙露娜和哈卡的關係,還能讓約麗雅的身份正式,更能讓梅沙露娜用另一個身份在王都生活,會少不少的麻煩,想到這裡,他立刻奔出了房間,吩咐一些人去安排接下來的事情。

接下來的日子,梅沙露娜就以約麗雅母親份麗茲菲爾夫人的身份住了下來。此事讓一直追殺她的一些人全都嚇了一跳。

麗茲菲爾家族的夫人?開什麼玩笑,這個傳承古老的家族,怎麼還有人活著?每一位知道這個身份的人全部都閉上了嘴。尤其是有人翻出了她的照片和梅沙露娜的相貌及其的相似,這讓之前為了這個女人受過不少罪的人同時大呼不爽。

也有不少人懷疑她的身份,不過在哈卡的運營之下,這個身份就變得天衣無縫了。

「看來,那位『妄語者』動手了。外圍的人已經不再適合這個任務了,交給我們預備役吧。」「荊棘之刺」的人在一座宅子里討論著,一些帶著面具的人在戴上面具的時候,嘴角羅楚不屑的微笑。

「果然是你,不過還有一件事就是約麗雅的身份。而且龍族的那些傢伙,可不是白痴,到時候怎麼處理?」

「看看我的方案好了。」哈卡笑著拿出了一整套方案,上面的鬼畫符讓她頭暈眼花,而他也正式開口解釋這其中的構造,以及覆蓋的意義。而他竟然想用約麗雅作為誘餌,將懷有敵意的傢伙一網打盡,想到這裡,她顫抖了一下,似乎想要看清眼前的這個人。但是此時的哈卡已經將自己完全的籠罩在了迷霧之中,她的精神魔法根本作用不到他的身上,她恨恨的瞪了他一眼,然後離開。

哈卡照顧的孩子們之中,童童和叮叮卻是最為有趣的兩個男孩,他們像是很好的朋友,幾乎一直黏在一起,梅沙露娜第一次看到他們的時候就喜歡上了他們,一個外向熱烈,幾乎不怕生,什麼她是不是約麗雅的媽媽,好年輕好美麗的之類的讚美詞一個接著一個的湧出來,而叮叮則是完全的相反,隨著童童講的讚美詞越多,他的臉就越紅,生怕這位大姐姐覺得他認識自己的朋友,不過就是這樣的神情,讓梅沙露娜捏了捏他的臉。

「我們看到的便是接下來的比賽,紅方選手使出的便是他的得意技……」當進入到房間之中的梅沙露娜看著手舞足蹈的童童,笑容燦爛,就連之前哈卡帶來的壓力也消失了不少,兩個小男孩對著影像的表演,讓她眼睛微微一亮。

「你們很喜歡解說比賽?」

兩人用力的點了點頭,非常好奇的看著這位姐姐。不知道她問這個的意思,於是乎,她沖著哈卡喊道。

「你不是有幾場比賽要解說么,不如讓他們去是試試。」話音落下,地下室傳出一聲慘呼,一陣手忙腳亂之後,他來到了梅沙露娜跟前,然後將目光落在童童和叮叮身上,搖了搖頭,

「現在的他們不行,在等兩年好了。」

「你就帶他們去看看好了,就當學習。」梅沙露娜看著兩人有些失望的表情,再一次懇求道,而手中的鞭子也揚了起來,兩個小男孩,更是一左一右的抱住了他的大腿。「拜託了,拜託了!」

看著梅沙露娜揚起的鞭子,哈卡的內心一陣冰涼,面無表情的點了下頭,然後兩個小男孩興奮的跑到大家那裡高興的宣布著。

另一方面,離開綠蔭學院的塞拉和梅琳兩人在一路的旅途之中,朝著月之域越靠越近,而她們並不知道,那裡將有一場前所未有的挑戰等待著她們。

綠蔭中的大家今天已經到了祭典的最後第三天,克羅提亞和羅恩正抓緊著時間為即將到來的分離準備著。兩人這幾天幾乎形影不離,生怕別人不知道他們是情侶是的。兩人手牽著手,來到了今天的劇場,手持著顏雪曾給的票據,帶著克羅提亞,朝著劇場里走去。

音樂還沒有開始,整個劇場便幾乎坐滿了人,這是學院祭典開始以來第一次坐滿這麼多人吧,兩人羨慕的看著今天要表演的顏雪他們,要知道,若非當初黛西的事情,他們話劇的表演才不會人那麼少的觀看的。尤其是最後兩人的表演引爆了全場的樣子,當時要有多震撼多震撼,雖然後來才知道,他們當時在黛西的空間之中所有的畫面都被播放了出去,成了一場異常糾結的啞劇,即便如此,他們依然點燃了不少人的熱情,讓他們十分的欣慰。

「也不知道這次的社團準備了什麼。只是唱的好聽的話不會像我們那樣的。」克羅提亞靠著他的肩膀,說著,「那個顏雪和你也有什麼關係吧?」

「我怎麼聞到了濃濃的一股酸味。」兩人又是一番打鬧之後,燈光突然一暗,也宣告著表演正式開始了。(未完待續。) 舞台上的少女站在主唱的位置,抱著她一直以來帶著的樂器,隨著彈奏出的音樂配合肢體的搖擺,將劇場的氣氛引爆。少女的話並不多,似乎此時站在台上的她已經完全的融入了音樂之中,她邁著輕快的步子,將自己的情感全部的投入到了音樂之中,配合著歡樂的笑容,將這些情感全部的奉獻給在場的每一位觀眾。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