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那就等三天。」葉翌認真的說道。

2021 年 1 月 7 日

「你……」

花皇看了葉翌良久,嘆息一聲,無力的說道:「那就……等三天!」

她後面的人,孤疑的看了葉翌一眼,齊齊叫道:「女王,不要相信這個小子!這小子來歷不明……」

面對手下的質疑聲,花皇瞪目道:「三天前,大殿一戰,你們也看到了。蠻勝死在這人的身上,他和蠻尢有化不開的仇恨,敵人的敵人,就是我們的朋友。」

「可是……女王……」

一個穿著了白色衣服,鬍子邋遢,拿著權杖的老頭,上前說道。

「好了,月長老,別說了,我選擇相信他,我意已決,你們說什麼也沒有用!」

花皇揮了揮手,俏臉冰冷的說道。

她身後眾人,齊齊嘆息一聲,沒有再說話了。

三天後,葉翌聖王鼎裡面的丹藥消失不見,造化鐲中,驟然,衝出一片耀眼光彩奪目的光芒,射在了天老的身上。

「哈哈哈,一百年了,我天木終於復活了!」

天老的氣勢,強大無比,仰天大笑。

眾人齊齊大驚,幾個白鬍子的老頭,看著長老,驚呼道:「七階……七階的力量。」

就在他們方圓百里之外,本來是神女族的大殿中,王座上,一身穿黑袍,魁梧的漢子,驟然,睜開了眸子,漆黑的瞳孔中,閃過一道厲光。他站了起來,隨著他的動作,一直龐大古獸虛影,飛了出來。

他王座之下,無數強者,站了起來。

「王上,怎麼了?」

眾人中,一個身穿黑甲,魁梧雄壯的一個的中年人,只見,他滿臉都是傷疤,縱橫交錯,遍布在臉上。此人,背負一柄巨斧,身高足足二米多長,獰笑道:「是不是神女族的人,殺回來了。」

蠻尢看向遠方,淡淡的說道:「準備戰鬥!」

在葉翌和花皇的帶領下,一群人,浩浩蕩蕩的向著神女大殿走去。兩方人馬,相差了數十里,可是在場的人,都不是普通人,沒過多久,眾人就來到了神女大殿的門口。

看著他們的營地,花皇對著身後的神女族的人,大聲說道:「族人們,神女族的死生存亡。就在今日,我們誓死,守衛自己家園。」

「守衛家園!」

「守衛家園!

「守衛家園!」

眾人跟著大吼。

葉翌揮了揮拳頭,大吼道:「乾死狗日的巫族,乾死這群畜.牲!」

眾人一愣,旋即,有人附和起來。

「乾死狗日的巫族!」

「乾死狗日的巫族!」

「乾死狗日的巫族!」

夜雲柔皺了皺眉頭,看著葉翌說道:「你這人,這麼怎麼粗魯……」

「我粗魯」葉翌低聲罵道:「大嬸,我們是來殺人的,不是來交朋友的。你明白不明白,胸大腦殘!」

「大嬸,胸大腦殘!」幾百年了,夜雲柔還沒有受到過這種侮辱,她臉色漲紅,擼起袖子,就要和葉翌拚命,還好被夜紅夢,夜紅綃,夜重樓三兄妹,給拉住了。

「姑姑,大事要緊!」

「是啊。」

「別和葉翌這小子,一般見識了。他還小……」

夜重樓苦口婆心的勸道。

「他小!」夜雲柔瞪著夜重樓:「我很大嗎?」

「不是很大!」

夜重樓小聲的說道。

夜雲柔冷哼了一聲,轉過一邊,不看葉翌。

葉翌鄙視的看了夜重樓一眼,心中,對他欺軟怕硬,頗為不屑,心想夜雲柔都幾百歲的人了,還不大嗎?重樓,你說話,不要這麼虛偽,敢不敢?

還好,夜重樓沒有聽到葉翌的話,不然,一定會哭喪著臉說不敢,讓葉翌再度鄙視他。

眾人吆喝了一陣后,花皇站在葉翌身邊,吩咐手下道:「給我放箭。」


葉翌道:「他們還沒有出來,放箭的話,射的到嗎?」

「葉翌!你請放心。」花皇點點頭,傲嬌道:「我們神女族的每一個人,都是神射手,可百步穿楊,大殿到這裡的距離,我們算過,正好是一百步,我們可以射到敵人的。」

「好,那麼,就射吧。」

葉翌點點頭,表示沒有疑問了。

無數的箭矢向著前面瞄準,葉翌回頭看看,發現在神女族中,不論是男性,還是女性,他們一個個,拿下了背後的長弓,開始拉箭,他們的神女族的箭,神奇無比,射出的時候,箭頭上,竟然噴射出了火焰,就這樣,一道道火箭射向了大殿。

葉翌汗了一下,心想:「這可是你們自己的大殿!難道你們要拆家了。」

不過一想,又明白了,巫族和神女族,仇怨極大,看來,這一次,花皇是要下重本,消滅他們了。就算為此,破壞自己的家園,她也再所不惜了。畢竟,家破了可以修,要是敵人還沒死,他們就完蛋了。

葉翌,夜雲柔,夜重樓,夜紅綃,夜紅夢,她們沒有箭,只能在旁邊乾瞪眼。拉弓,搭箭,一個個神女族的人,把火箭射出。火箭射進了大殿之中,破空聲,絲絲作響,整個神女族的大殿,頓時,被洶湧的烈火點燃起來。

巫族的人,本來是在大殿中休息的,這突然升騰起來的火勢,讓他們嚇了一跳,一個個拿著武器,趕緊從大殿中跑了出來,一些巫族侍衛,被火灼燒之後,立即化作了黑熊,慘叫而死。

巫族的人,見一個個射出火箭的神女族,心頭驚訝的同時,忍不住。大罵了起來,他們怎麼也想不到,之前,被他們打的毫無還手之力的神女族人,今日,敢這麼大膽,跑過來送死,於是,他們紛紛叫囂起來。

「狗日的神女族,找死嗎?」

「小娘們,欠幹了吧。」

「兄弟們,之前姦殺的那些女人,是不是不過癮。哈哈哈,我以為她們跑了,我們沒有機會在嘗那種銷-魂蝕骨的味道了,沒想到,這一次,她們又送上門來了,大家上啊。」

巫族人猖狂的大笑,彷彿,對他們來說,神女族的人,就是砧板上的菜,他們想吃就吃。

沒瞧見三天前,神女族最強大的高手————花皇,都敗在了他們首領「蠻尢」的手下了,他們還有什麼可怕的!

面對巫族的侮辱,神女族每個人,臉上都浮現出了磅礴怒氣,拉弓,搭箭,一道道火箭飛射而出。

巫族人-大意之下,慘叫連連。

「狗日的神女族,你們找死!」巫族一眾人看著兄弟們慘死,終於收起了自大姿態,他們拿出了盾牌,抵擋,他們雖然皮糙肉厚,普通箭矢,難以傷害他們的皮肉,但是,神女族的箭矢可不普通,兩族之間戰爭,由來已久,神女族的飛箭,自然是克制他們皮糙肉厚的特點,所以,這會兒功夫,巫族人又死了幾個。

這讓巫族人,恨得咬牙切齒,短短時間內,他們被燒死的兄弟,就有十幾個人了。

… 巫族人,每一個人,都是天生的戰士,他們自從生下來,肉體就很強大,但是,他們的繁殖能力,實在有限,和神女族差不多,死一個是一個,死了十幾個,就夠他們心疼的了,何況,還有很多個,巫族士兵,被火焰燒傷,一時之間,沒有了再戰能力。

身高兩米,背負巨斧的黑甲男子,惡狠狠的盯著花皇,怒火中燒,大吼道:「花夢淚,我要生擒了你!讓你一生做我的奴隸,世代子孫,代代供我們巫族戰士,發泄,泄憤!」

花皇看著這個的男子,對著葉翌說道:「此人是蠻尢的弟弟蠻浩,六階巔峰修為。」

「六階高手,相當於天帝一階的武者。」葉翌點了點頭,低聲道:「比起你如何。」

「不如。」花皇道:「不過。我們若斗在一起,一時半刻,根本分不出勝負,就算是生死相搏,到最後,他要跑的話,我也毫無辦法?」說完,她悄悄的看了一眼,葉翌旁邊的老頭。這個老頭的修為,她剛才可是感受到過,太可怕了,絕對是七階後期的實力,媲美蠻尢的高手,若不是這個老頭。強大的修為,這次,她根本不會答應,和葉翌聯手,來殺蠻尢。

「蠻尢去哪了?」葉翌問道。

花皇翻了一個白眼,嬌嗔說道:「我怎麼知道?」

葉翌摸了一下頭,對花皇無語了,心說:你若不知道,我這個外人,就更不會知道了。

天老的淡淡的說道:「我察覺到,一股若有若無的氣息。掃射過來,若是我猜的不錯,蠻尢一定在暗中窺探我們。他很有可能,已經察覺到我的存在了,看來,他是想躲在暗處,先觀察我一番。」

「這蠻尢,太狡猾了。」葉翌恨恨的罵道:「書上面不是說巫族人,都是體壯如牛,智商如豬,他們都是很笨的嗎?怎麼這該死的蠻尢,這麼聰明。」

「九天大陸上的書籍,多數都是騙人的,你們人類臭不要臉,明明修為垃圾的要死,偏偏喜歡吹噓自己種族厲害,要不是你們的繁衍能力強,九天大陸,絕對不會受到你們人類主宰。」花皇媚眼橫了他一眼,說道:「再說,就算其他巫族的人,不聰明。蠻尢也絕對不會不聰明,要知道,他可是巫族的王者,本命魂獸:逆天熊,在巫族中,為最高貴的血脈!」

「管他是逆天熊,還是大狗熊。」葉翌滿臉殺氣的說道:「今天,他死定了。」

天老看了他一眼,說道:「他死定了?」臉上,露出疑惑之色,對著葉翌道:「這麼說來,你能殺了他。」

「這……師傅,是你和我合力,一起殺了他!」

葉翌訕訕的說道。

「哦……」天老道:「我還以為,你一個人,就殺得了他呢?」

花皇看著這對師徒倆,差點被這兩人打敗了。她心裡,怎麼,有一種,非常不靠譜的感覺。搖了搖頭,驅除心中,這奇怪的想法,對著天老,略微恭敬的說道:「老先生,既然蠻尢在暗中窺探,我們要怎麼做?」

天老沉吟片刻,冷冷的說道:「你們逼他出手,我倒是也想觀察一下,他實力,究竟如何?」

「好,老先生。」花皇道。

天老看了花皇一眼,淡淡道:「不要叫我老先生,叫我前輩。」

「是,老先生。」

天老:「……」

葉翌「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隨即,望著天老,殺氣騰騰的眼神,連忙捂著嘴,不讓自己笑出聲來,他可是知道,得罪誰都好,得罪師傅,可是很危險的。

花皇看著已經停下來的放箭神女族人,對著他們喊道:「繼續放箭。」

「是!」

眾人應道。

本來停下放箭的神女族人,不管臉上豆大的汗珠滾滾落下,再次,運起體內靈力,拉弓,搭箭,一道道火箭,繼續射了過去,這讓巫族的人-大怒,但是卻不得不避開。不過,這一次,他們全都祭出了武器,玄武盾牌,抵抗著,倒是沒有多少傷亡。

花皇見他們有了準備,火箭,沒有如第一次那般,對他們造成傷害,於是,她揮了揮手,讓族人們停下來。

「族人們,給我殺……」

「且慢!」

花皇正要下令,族人出手攻擊,葉翌阻止了她,在花皇不解的眼神下,葉翌嘿嘿一笑,低聲說道:「我和他們談談!」夜紅綃忍不住問道:「葉翌,你要和他們說什麼?」

「小女孩,別多問。」葉翌教訓道。

「我才不是小女孩。」

夜紅綃挺起了酥胸,葉翌一呆,望著飽滿的山峰,差點流口水,點點頭道:「是不小了。」

「哼,色.狼!我不理你了。」

夜紅綃連忙捂著胸口,嘟著嘴,轉過一邊,似乎很生氣的樣子,可惜,嘴角邊的笑容,卻出賣了她,讓人明白,此刻,她的心裡,一定比吃了蜜,還甜。

葉翌一步走出,站在了巫族人對面。

夜紅夢疑惑道:「這小子,要幹什麼呢?」

夜重樓看著葉翌,一人面對巫族萬軍,昂首挺胸,如一代天驕般的葉翌,酸溜溜的說道:「誰知道,沒準是在裝逼。」

「怎麼可能!」夜紅夢看向葉翌,忍不住說道:「他怎麼可能,會有那麼無聊?」

夜重樓酸溜溜的說道:「人類,卑鄙無恥,陰險狡詐,誰知道,他要幹什麼啊。」

「蠻尢呢?」

場中,葉翌一夫當關,看著巫族的一眾人,大聲說道:「趕緊要他出來。」

「豈有此理,你竟然敢指名道姓,稱呼我們族長,是不是不要命了。」

蠻浩大喝一聲,從人群中走出,倒是細細打量起葉翌來了,他看著葉翌,這個陌生的少年,見花皇,都站在他的身邊,皺了皺眉頭,心想,難道,剛才在山谷上,那股強大的氣息,是這小子身上,發出來的?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看了半天,蠻浩搖了搖頭,覺得葉翌,不像是什麼絕世強者,反而像是小白臉。

「哼!你們忘記我了。」葉翌冷哼了一聲道:「三天前,你們少主蠻勝,就是本帥哥殺的。」


「你是殺小勝的那個神秘高手。」

當時的戰場,蠻浩沒有在神女大殿中,自然是認不出葉翌。

「是的,就是本帥哥。」


葉翌牛氣哄哄的說道。

「我不相信,憑你這個垃圾一樣的角色,能夠殺了小勝。」

蠻浩看著葉翌,這個絕不超過的二十歲的青年,嘴角,帶著不屑之意,譏誚道:「小子,別吹牛了!」

「什麼?」葉翌怒道:「你敢說我吹牛!」

「哼,吹牛沒吹牛,你自己心裡清楚。」蠻浩冷聲道。

「我真沒吹牛。」葉翌瞪著蠻浩,大吼道:「你這個大傻逼,殺你侄子的兇手,就在你身邊,你有本事,就來報仇呀。」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