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那個,深哥。」

2020 年 10 月 29 日

「怎麼了?」男人垂落的眼眸,微微抬起。

「沒什麼了。」

怎麼會沒什麼,她什麼性格,他還不知道?「說吧。」

木兮用力咬著唇,猶豫的時候,指尖輕輕在大理石上打轉,「真沒了,深哥,晚安。」她想問深哥,有沒有他的消息,但是又怕深哥多想什麼。

「嗯,到家了,給深哥信息。」

「好。」電話掛斷的時候,木兮心裡沉悶的很,握緊手裡的手機,用力咬唇。

想起他那麼多天還沒個消息,心裡很是擔心的她,努力擠出一抹笑容,不斷找話安慰自己,反正遲早都要分開,就當提前習慣好了。

怕自己因為情緒影響臉色太難看,木兮伸手不斷揉搓臉。

而此時,在門外的祁任興沒看到木兮的身影,不斷在附近找人。

打聽到木兮下落,從高架橋下來的尋夏立刻趕往景城塔。

這次,她要親自動手,就不信還能僥倖讓木兮逃過。

抵達餐廳的時候,剛進去,只見餐廳里人多得轉個身都會撞到人,尋夏一臉嫌棄用手捂著嘴,「大晚上的,怎麼還那麼多人?」

「小姐,您好,請問有預定嗎?」一個服務員快步上來打招呼。

「沒有。」

「不好意思,如果沒有預定的話,需要取號排隊。」

「我是VIP。」說完后,點開手機亮出電子會員卡。

聽到是VIP,趕緊比了一個請的手勢,「小姐,靠窗的位置,您覺得怎麼樣?」

尋夏看了眼四周,正好望見不遠處低著頭狼吞虎咽的木小寶,「可以,安排吧。」

「好的,這邊請。」

尋夏坐下后,隨便點了幾個小吃,隨後拿起一本雜誌,假裝在看雜誌,眼睛其實一直盯著左上角那一桌,沒一會就見木兮和祁任興一前一後回來了。

看到這兩個人一前一後,尋夏嘴角揚起一抹嘲諷的笑容,「一塊走的?肯定是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

尋夏撿起手機,撥通最近通話的號碼后將手機貼在耳邊,「她回來了,馬上動手。」

「是。」

看到木兮和祁任興回來了,木小寶趕緊把剛剛自己點的油條夾起一小塊放到豆漿里,浸泡后,夾起油條放到木兮碗里,「媽咪吃。」

「謝謝,寶貝兒子。」

坐下的祁任興下意識看了眼對面的木兮,剛剛他沒找到人,不過在洗手間遇到木兮,如果說木兮那麼焦急離開只是為了像她說的那樣——上洗手間,祁任興不相信。

一個男服務員走了過來,祁任興的目光從木兮身上挪到走來的男服務員身上。

以愛爲謀,賭你情如初見 「您好,我們餐廳正在舉行一項回饋客戶的抽獎活動,獎品是……」還未介紹完,就看到木小寶特別熟練的動作,放下筷子,擼起袖子,揮揮手,「來,我抽。」

一旁的祁任興被木小寶那速度解決的動作逗笑了,遞了眼被木小寶這動作驚訝到還沒反應過來的男服務員,「給他抽吧。」

男服務員笑著,把箱子遞到木小寶面前,「一等獎,是一部小汽車;二等獎,是遊樂場的門票;三等獎,是安慰獎,可以得到三根油條。」小孩子就是小孩子,看到抽獎就無法抵抗,看來很好解決。

木小寶把小手伸進抽獎箱里,在一堆乒乓球里攪動幾遍后,拿起一個乒乓球。

「哎呀,小朋友,恭喜你,得了一等獎。」男服務員比木小寶還激動。

木小寶像個小老頭一樣,嘆了口氣,「怎麼不是安慰獎,我還想來幾根油條。」

男服務員被不按套路出牌出牌的木小寶弄得一愣一愣,「小朋友,一等獎是小汽車哦,可以開到路上的小汽車,價值數千元。」

「哦。」木小寶一臉失望,把乒乓球還給男服務員,「謝謝。」隨後坐回位置,低頭繼續吃東西。

小寶這一臉老城的樣子,像足了紀澌鈞,木兮看到以後,哭笑不得。

「小朋友,我們過去前面領獎吧。」

「媽咪說,有好東西要跟其他人分享,我看到你們前台有一個捐款的小箱子,我把這部車也捐了吧,送給有需要的人。」

這……

男服務員嘴角抽搐兩下,又努力擠出一抹笑容,「小朋友,你真有愛心,這位是你媽媽吧,太太,您真的好厲害哦,把您兒子教育的那麼有愛心。」

「謝謝,主要是遺傳好。」不敢說,她有多優秀,但是紀澌鈞是絕對的優秀,小寶除了聰明遺傳到紀澌鈞,就連這處事也越來越像紀澌鈞了,有其父必有其子這話,木兮現在是相信了。

男服務員再一次嘴角抽搐,這小的不按套路出牌,怎麼大的也那麼不謙虛,男服務員眼神有些複雜看了眼不遠處拿著雜誌眼睛盯著這邊看的女人。

蠢貨,看她做什麼!

尋夏瞪了眼示意他趕緊辦正事。

想起還有重要的事情,男人趕緊按計劃行事,既然木小寶要油條是吧,行,那就送油條,「哎呦,小朋友真可愛呢,看在你那麼可愛又善良的份上,我決定送你十根油條,不過啊,你得領獎拍照完以後,才能得到油條哦。」 聽到有油條,木小寶的眼睛瞬間亮了,恢復一個孩子該有的天真,點點頭,「好啊,好啊。」

「媽咪帶你去領獎吧。」木兮放下手裡的筷子要抱木小寶。

「木小姐,我去吧,您忙了一晚,也沒吃多少東西。」夏明義拿起紙巾擦乾淨嘴角的油跡。

「媽咪,我和小夏夏去就行了,你等我,我很快就把油條拿回來。」

光惦記著油條,這吃貨的性格,倒是有點像她,「好,媽咪在這裡等你,不可以亂跑,要跟著小夏夏知道嗎?」

「嗯嗯。」木小寶回頭對著祁任興眨眼,「我很快就肥來。」

從抽獎到現在,他怎麼會覺得小寶身上那股不符合年齡的成熟有點眼熟,總覺得像誰,「嗯。」

男服務員用藍牙耳機叫來一個同事,領木小寶和夏明義去拿獎品,人剛被帶走,隔壁的看到有抽獎,一個大媽沖著這邊揮手,「怎麼不叫我們抽獎啊?」

男服務員笑著沖著木兮和祁任興點頭,「祝你們用餐愉快。」

「謝謝。」木兮和祁任興異口同聲道謝。

刺客饒命 男服務員剛走,就有一個女服務員推著推車過來。

女服務員長得一臉清秀,笑起來的時候兩個小酒窩很深,「二位,要加水嗎?」

祁任興伸手掂了一下茶壺,「加點。」

「好的。」女服務員接過茶壺,「加糖嗎?」

祁任興看了眼對面的木兮,木兮點了點頭,「加點。」

「好的。」

服務員打開茶壺蓋,拿出一個裝滿白糖的小罐子,往茶壺加了兩勺白砂糖以後,打開熱水壺添開水,添滿后,將茶壺放回桌上,「慢用。」

「謝謝。」祁任興端起桌上的茶壺給木兮倒菊花茶。

小寶和夏明義不在,是個談工作的好機會,木兮將自己做好的方案發到祁任興手機里,「這是我個人做的方案,希望小祁總抽空能看看,如果覺得……」

祁任興笑著打斷木兮的話:「如果要跟我合作,是紀總亦或者是劉總和我談吧,你們TX的方案提交了,可卻遲遲沒人來找我談,不是我不給你們機會,而是紀總貌似不太需要這個合作的機會。」

怎麼會呢,紀澌鈞那麼在乎這個項目,怎麼會沒派人跟祁任興談這件事?「……」

看來,紀澌鈞也不是什麼事情都會告訴木兮,至少,有所隱瞞,祁任興給木兮添茶后也給自己添滿,添茶的時候,祁任興心不在焉說道:「一個在風口浪尖,不避諱緋聞,還堅持和緋聞對象去出差,甚至是過夜,這樣不顧及你感受,把你們母子留在景城的男人,值得你為他做那麼多的事情?」

「值不值,我自己知道。」有些事,她假裝根本沒那麼重要,可當有人提起時,她才明白,根本無法欺騙自己,為了安撫自己的情緒,木兮只能端起桌上的茶小口喝。

她的樣子,看起來並沒有話中那麼平靜,看到她因為紀澌鈞惶恐不安的樣子,祁任興只想安危她,至少讓她知道,這個世界上,除了紀澌鈞,她還有其他選擇,祁任興放下茶壺的手,伸向木兮。

不知不覺喝光一杯茶的木兮,還想再喝點,手剛伸向茶壺就被伸過來的手握住,這一下直接把木兮嚇得眼睛瞪大,趕忙抽回自己被祁任興握住的手。

木兮的反應,在他意料之內,既然他做出這一步,自然不會就此打退堂鼓,祁任興微微起身往前坐。

祁任興那一下,木兮已經知道他是什麼意思,可是她不想當真,畢竟,有時候假裝不知道,也是一種選擇,木兮趕忙端起茶壺給自己添茶。

「木兮,我喜歡你。」

祁任興如此直接坦率的表白,讓木兮愣了一下,手中的動作也不自覺放慢,「小祁總,愚人節已經過了。」

「我沒開玩笑,第一次見你,我就對你有感覺,這段時間相處下來,我覺得你就是我想要找的人,我是認真的。」

是她太遲鈍了,連這些都沒察覺到,所以在祁任興表白的時候,她才會嚇一跳。本以為,自己會急促不安,可沒想到,當祁任興一本正經表白過後,她的心是如此的平靜。

或許是因為不愛,所以根本不會為這些事情感到焦慮不安吧,「小祁總,謝謝你的欣賞,我已經有男朋友了,時候不早了,你也早點回去吧。」說完后,木兮將桌上的手機放回包包里,起身時順手拿起桌上的賬單。

不表白,永遠不知道被拒絕時,心裡是如此的難受,甚至是為了見到希望,會不斷的製造機會,祁任興蹭的一下起身,一把抓住木兮的胳膊,「他不會娶你,而我會,只要你願意,明天,民政局見。」

等了那麼久,第一個開口說要娶她的人,居然不是紀澌鈞,這一幕,是多麼令人心酸,可笑,木兮轉身對上祁任興瀰漫著淡淡憂傷的眼眸,「小祁總,謝謝你願意娶我,只可惜,你不是我要找的人,祝你幸福。」

好不容易鼓起勇氣表白,甚至是求婚,沒想到換來的卻是一句:「只可惜,你不是我要找的人。」

木兮離開時,難堪到滿面通紅的祁任興,手還保持剛剛挽留她的那個手勢。

在大庭廣眾之下,求婚被拒,這種事情,是生平第一次。

但,就算木兮拒絕了,他也不會就此打退堂鼓。

既然紀澌鈞都不在乎她了,那他也不會任由她被其他男人搶走,喜歡的就該去追,敢作敢為,才是他祁任興的作風。

祁任興用力抿著唇,壓著聲音,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木兮,等著,總有一天,我會把你娶到手。」

話剛說完,祁任興就看到不遠處走路的木兮,步伐不穩,好像隨時都要摔下去。

祁任興心頭一緊,小跑過去。

在祁任興去追木兮的時候,一個服務員過來了,立刻把桌上的茶換了一壺,而遠處起身的尋夏,眼裡滿是驚喜,雖然她聽不到木兮和祁任興拉拉扯扯時說了什麼,但是看樣子,她們兩個人準是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

往前走的木兮搖搖頭,重新穩住身子繼續走,剛沒走幾步,一個服務員就過來了,「小姐,買單嗎?」

「是。」

「好的,請跟我到這邊來。」

木兮跟著服務員去買單時,已經感覺自己的身體很不舒服,胸口沉悶,腦袋暈暈沉沉,木兮深呼吸壓了一口氣,穩住步伐,掏出手機要買單,忽然手指無力,手機順著手指掉在地上。

「小姐,你沒事吧?」

看到木兮被服務員帶去前台買單,祁任興趕緊跟過去,剛看到木兮,就見服務員攙著木兮,祁任興提速跑上前,「木兮,你怎麼了?」

「哎呀,這位先生,這位小姐她看起來臉色很不對勁,要不要送去醫院啊?」

「我沒事。」想要推開服務員站起身,可是卻感覺自己渾身發軟無力,

「別逞強了,我送你去醫院吧。」說著,祁任興直接打橫抱起木兮。

服務員彎腰撿起木兮的手機,「小姐你的手機。」

祁任興接過手機,「我會讓人過來買單。」說完后抱著木兮快步進電梯。

在祁任興抱著木兮衝進電梯時,旁邊的電梯門打開,一男一女從電梯里出來。

站在女人旁邊的男人最先認出來,被祁任興抱進電梯的木兮,「是木兮?」

「木兮?」聽到木兮的名字,身著黑色西裝,渾身幹練的女人目光看向四周,除了看到快關上的電梯門,哪裡有木木夕的身影。

「那個,抱著木兮的男人,不就是剛剛才和木兮上娛樂新聞傳緋聞那位祁氏集團小祁總?」

祁任興抱著木兮?

怎麼這話,聽起來那麼怪?一臉質疑的女人尋思著哪兒不對勁時,目光注意到從餐廳出來唇角帶笑的女人,立刻明白怎麼回事了,馬上吩咐一句:「去攔住小祁總,由你送木兮回去。」

「啊,怎麼……」

「別問,快去!」

「是。」不敢耽誤,趕緊掉頭進電梯。

從餐廳出來的尋夏,心情好得很,貼在耳邊的手機傳來男人的聲音:「夫人,請放心,已經安排好記者在樓下等著,只要他們下去,馬上就會再刷一波頭條。」

「很好,這件事辦好了,我重重有賞。」尋夏掛斷電話后,哼著小曲往電梯這邊走,走了幾步忽然想到不對,如果她現在下去,豈不是太明顯了?

為了拖延時間,讓自己看起來和這件事沒什麼關係,尋夏轉身往安全通道走。

進到安全樓梯,尋夏把玩著自己手裡的手機,「能讓那個小賤人背上洗不清的罵名,就算是走幾步路,又怎麼樣?」

「哈哈哈……」

「跟我作對,還不知道死字怎麼寫,一個小賤民,也敢得罪我,真是活膩了。」

準備拐彎的時候,尋夏看到地上多了一個影子,嚇得眼睛瞪大,正要轉身,胳膊就被人從后抓住,整個人被人摁在牆壁上。

「咚……」腦袋重重撞到牆根上,痛到尋夏眼冒金星,以為是有人要來暗殺她,尋夏非但沒喊救命,反而還張嘴就怒罵:「你知不知道我是誰,你敢動我……」

一臉囂張的尋夏抬頭就對上女人嚴肅的面孔,嚇得頓時音調降低,「姑,姑姑……」

樓道上的燈光打落下來,個子高的南豐璇,處在背光,本就生的一副嚴肅的面孔,此時陰影打在她臉上,添了幾分嚴厲,那不說話的樣子,特別嚇人。

「姑姑,你怎麼會在這裡的?」

「別以為南家上下縱容你,你就能胡來,我告訴你,你要是再敢動她,我饒不了你!」 南豐璇這話是什麼意思?

什麼叫做,別再惹她?這個她,指的是木兮?

南豐璇居然為了幫木兮來教訓她?呵呵,這擺明就是在藉機欺負她,但她也不是吃素的,整個家族的人都向著她,她還怕南豐璇?「姑姑,你現在是要為了一個外人來教訓自己的親侄女?」

「侄女?」聽到這個稱呼,南豐璇打從心底發出冷笑,從這個女人來到南家的第一天,她就覺得,這個女人跟她們南家的人格格不入,不管怎麼看始終心裡都不自在。「你在景城做什麼,我不管你,但是你給我聽清楚了,如果你敢給南家惹下麻煩,我饒不了你!」

鬆開尋夏的手,南豐璇轉身上樓。

手腕快被南豐璇掐碎了,痛到尋夏不斷揉著自己的手腕,痛在身上,恨在心裡,尋夏咬牙切齒,一雙滿是恨意的眼神怒瞪離去的背影。

南豐璇!

你居然敢為了一個木兮來欺負她!

她絕對不會饒了南豐璇這個老女人!

看到自己手腕上去不掉的手印,尋夏氣得把南豐璇教訓自己的事都算到木兮頭上,「這個木兮,到底是什麼東西,那麼有能耐,連南豐璇這個老女人都來幫她!我就不信了,我堂堂的南錦書,還弄不死你一個小賤人!」

一雙惡毒的眼睛因為憎恨開始泛紅,那雙眼睛猶如藏著一把刀,恨不得把木兮碎屍萬段。

為了趕上木兮,卓翰危乘坐電梯的時候,但凡是見到電梯要停馬上摁關門,抵達一樓的時候,卓翰危迅速衝出電梯,有幾個要進電梯的人被卓翰危撞到往後退了幾步。

「抱歉。」卓翰危揚起手道歉,目光焦急四處尋找祁任興和木兮的身影。

四周圍都沒有他們的影子,難道已經出去了?

一想到不排除有這個可能的卓翰危立刻往外走,剛走了沒兩步,身後的電梯門打開,同樣是撞到人的道歉聲響起,「對不起,請讓一讓。」

聽到聲音有些耳熟的卓翰危,回頭就看到祁任興攙著木兮往外走。

幸好,找到了。

卓翰危頓時鬆了一口氣,快步上前。

攙著木兮往外走,面色焦急的祁任興見到對面走來的人,眉心微微皺起,「你是……」有些不敢相信的語氣,「你是卓師兄?」

沒想到會在景城,遇到這位早些年畢業載入學校史冊的優秀畢業生,因為高他幾屆,所以禮貌性的得叫聲師兄。

「嗯。」祁任興會認出他是誰,這並不奇怪,上流社會有錢子弟,但凡是家裡有權有勢的,都想把孩子送入最頂級的公學,在那所有錢有勢都未必能入的頂級公學里,祁家託了不少關係,才把祁任興弄進去,他雖然比祁任興早畢業,但是因為家族和從小培養的關係,以至於一出社會就取得不錯的成績,載入學校史冊,也成為大家口中那位精英學長。

卓翰危停下步伐,看了眼祁任興懷裡的木兮,「木秘書?」

「卓師兄,你和她認識?」祁任興詢問的時候,細細打量著眼前這位老師口中最常誇讚的師兄之一,為人低調,除了學校里的人以外,極少人知道他的真實身份。

「業務往來認識,正好,南總有事要問木秘書,既然她在這裡,那就正好,不用等明天再去公司找她。」

焚盡七神:狂傲女帝 「她有些不舒服,我要送她去醫院。」

重生之世家_千年靜守子弟 「既然這樣,我送她去醫院吧。」說著,卓翰危伸手抓住木兮的胳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