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那個女人,也是一個天才。」宋皓滿意地點了點頭。能夠越級挑戰的高手,都能算得上天才。隨即,他突然想起什麼,眉頭不由一皺。他記得,那個叫月白蝶影的女子,在冊上了註明的身份是月白府的府主,而徐寒……所屬之府正是月白府!

2021 年 1 月 11 日

「原來如此……」宋皓似乎發現了什麼,目光中帶著一絲驚愕。之前,他還很納悶,徐寒有此等實力,為什麼一直呆在一個不知名的小府里,現在他明白了。

武城大比還未開始之前,徐寒就一直和蝶影在一起,在宋皓看來,這二人的關係非同一般。能把一位真無境九重的高手牢牢地束縛在身邊,恐怕,只有他的妻子能做到了。

「這月白府的丫頭年紀輕輕就當上府主,看來,要控制住徐寒,還得從這丫頭下手。」宋皓低吟道,露出一絲詭秘的笑容。

而且,蝶影的實力也是有目共睹,能進入武城大比的八強之列,又豈是泛泛之輩?如果神武教能把月白府控制住,那麼,白君府和水波府都不足為懼了。

這三個府,目前是對神武教威脅最大的勢力。


八強戰的第一戰,根據抽籤的結果,是月白府的蝶影對上斷水府的斷水流。

這一場戰鬥,在大家看來,和之前一樣索然無味,真無境七重戰真無境八重,結果顯而易見。他們想看的,是真無境九重高手之間的較量,也只有那三名真無境九重高手碰面的時候,才會發生真正的戰鬥。因為在這之前,所有的高手遇見這三人都是直接棄權的。

斷水流自信滿滿地步入結界中,等待著對手的到來。不過,他自己也清楚,這也許是他在大比上的最後一場勝利了。入圍四強之後,他就要慘遭淘汰,那三個實力變︶態的傢伙,哪一個都不是他能面對的。


「那我去了,小鬼。」蝶影單手按於腰際,雲淡風輕地說道,似乎一點也不在意正在結界中等待她的對手。

「去吧,蝶影。」徐寒微微一笑,「我等你的好消息。」

然而,徐寒這一笑,卻引來無數道嫉妒的目光。

這些目光,男女摻半。

蝶影的美貌,絕對能令萬千男人傾心不已,再加上她在大比之中展現出來的驚人實力,更是讓不少地位顯赫的男人對她抱有非份之想。可是,這位美貌絕倫的美女,她的夫君偏偏是徐寒,真無境九重的巔峰高手。這使得那些產生非份之想的男人最終只能望而怯步,只能在心裡撓癢。

同樣的,徐寒冷峻清秀的外表,以及飄逸瀟洒的身姿,也深深地吸引那些待嫁閨中的小姐。當然,最吸引她們的,是徐寒強大無比的實力以及如無底洞一般的恐怖潛力。

這次武城大比,一共有三名真無境九重的高手參加,但是,徐寒無疑是這三人中最年輕的。這,就是潛力,無人能出其右。

徐寒入場以來,一直倍受關注,不光那些千金大小姐關注他,連她們的父親也都把他盯得緊緊的。誰不希望自己的女婿是這樣一位擁有無人能比的實力以用潛力的年輕人呢?

可是,徐寒和蝶影之間的互動,讓她們心頭一緊。女人,都是敏感的,她們甚至連徐寒和蝶影說話時的神情舉動都觀察得仔仔細細,一滴不漏。

徐寒沖蝶影的那一抹微微的笑容,頓時勾起了那些女人的嫉妒之心,她們一個個向蝶影投去嫉妒的目光,並暗暗咒罵:「賤人,等會有你好看的!」

她們堅信,斷水流一定會讓蝶影一敗塗地,在眾目睽睽之下丟盡顏面,最好再加以侮辱,讓徐寒對她失去興趣,這樣,她們才有機會。

蝶影走入結界之後,結界的缺口頓時合上。蝶影單手按於腰際,慵懶地四周看了一圈,「這可真是神奇啊……外面可以把裡面看得一清二楚,站在裡面卻一點看不見外面。」

不過,這樣的確很有好處。在結界裡面戰鬥的高手不會受到外界的影響,全身心地投入到戰鬥當中。

「你似乎一點也不害怕。」斷水流冷冷地看著她,完全沒有因為她是美女而憐香惜玉。但是,第一眼看到蝶影的時候,斷水流也難免有些動心,當他知道蝶影和徐寒的關係之後,這樣的想法就完全不復存在了。

「我為什麼要害怕?」蝶影露出一絲慵懶的笑意。

「待會你就會害怕了。」斷水流笑了笑。其實,他也不敢對蝶影下太重的手,畢竟蝶影是徐寒的女人,真無境九重的高手他可惹不起。「我斷水流時運不濟,無幸奪下大比前三,但是這第四之位,沒有人能和我搶。」

這時,宋皓宣布了開始。

蝶影把按在腰際的手輕輕移開,柔軟的玉掌輕輕托起,聖潔的銀光瞬間綻放開來,不多時,一把潔白無瑕的雪白之刃出現在了蝶影的玉掌之中,這是蝶影的劍魂——無瑕若雪。

斷水流嘴角挑起一絲不屑的笑意,雙臂微張,金色的光芒在他的身後綻放,而後,一把金色的白刃巨劍呈現出來。

斷水一族的傳承劍魂——斷水重刃。

斷水一族的傳承劍魂,以狠重快著名。傳聞斷水重刃的劍重很驚人,只有擁有斷水一族血脈的力量才能揮劍自若,其他人連抬都抬不起來,一劍之威可想而知。

… 到這裡,很多人肯定會想不明白。劍重如此驚人的劍魂,一劍的力量必定恐怖,但自然而然地,劍速肯定會受到限制。怎麼會以狠重快著名呢?怎麼想,「快」字也和這種劍魂沾不上邊。

其實不然,斷水重刃是斷水一族的傳承劍魂,但斷水一族修鍊的卻都是閃電規則以及閃電劍意。再加上擁有斷水一族血脈的劍者感受不到斷水重刃的劍重,揮起來輕如鵝毛,所以劍速也是相當可怕的。

「你是女士,我可以讓你三招。」斷水流把斷水重刃重重地插在地上,雙手環抱,一副高傲的姿態。

蝶影只是輕輕一笑:「你不後悔?」

「當然。」斷水重刃不屑一笑:「你可以在這三招內使出渾身解數,因為三招之後,你就要敗了。」

斷水重刃的行為,在眾人的眼裡,既算不上紳士,也算不上厲害,反而覺得很無聊。他們和普通的觀眾不同,都是武境有身份有地位的高手,真無境八重戰七重,本來就是以強凌弱,讓個三招並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情。

斷水流不速戰速決,要搞什麼讓三招的把戲,實在讓人覺得無聊。

當然,對於斷水流而言,這是他最後一場勝利,晉陞四強的任何一場戰鬥,他都沒有半點勝算。所以,想在這個舞台上再多展現一下自己,奪得更多人的眼球。

「三招。」蝶影秀眉一挑,「那就三招吧。」別人的「好意」,她又怎麼能拒絕?

話音落下,蝶影輕盈地邁出一步,優雅動人。

「聖光覺醒。」蝶影笑語一聲,無瑕若雪綻放出璀璨的銀光,光芒越來越盛,覆蓋整個結界空間。

頓時,從外界看來,結界中完全是一片濃郁的銀光,根本看不見人影。

少頃,光芒漸漸收斂,沒入蝶影的劍魂之中。


「嗯?」斷水流目光一凝,顯得有些驚訝,「二段覺醒?」

此時,蝶影的無瑕若雪散發著聖潔的銀光,時而微弱,時而強盛。這是無瑕若雪的二段覺醒狀態,聖光若雪。

「不錯,你很厲害。」斷水流不禁稱讚道,不過就這點本事,還不足以讓他動搖,因為他的劍魂也進行過第二段覺醒。

可是,蝶影卻露出一絲慵懶且意味深長的笑意,「暗影覺醒。」

「什麼?!」斷水流身子猛然一顫,一滴冷汗從額角滑落,眼眸難以置信地震顫起來。

不光斷水流,在場的觀眾,以及主持大比的宋皓都面露震驚之色,只見繼聖光之後,黑暗竟降臨下來,籠罩著結界空間。

「這……不會是真的吧……」宋皓不禁咽了口唾沫,目不轉睛地盯著結界空間。

冰河和水波千雙也微微一驚,同時把目光投向了徐寒。此時,徐寒的嘴角輕輕地揚起,似乎早就料到了這一幕。

然而,黑暗也和之前的聖光一樣,快速地收斂回到劍魂中。

這一幕,著實讓人匪夷所思。真正的黑暗系的覺醒,黑暗是不會褪去的,但蝶影顯然與眾不同,她是繼光明系覺醒之後又再度進行了黑暗系的覺醒。是劍魂的雙重覺醒!

眾人摒住呼吸,凝神看了過去,目光定格在蝶影的劍魂中。

無瑕若雪時而散發出微弱的聖光,時而散發出淡淡的幽暗,兩種相斥的光芒卻在同一把劍魂上交替出現。但是,很快就有人發現了不對,也包括了斷水流在內。

他們發現,聖光與幽暗之光不斷交替的過程中,聖光越來越趨近於幽暗,而幽暗之光也漸漸地趨近於光明。隨後,竟變成了一種若暗若明的奇異劍息,瀰漫出來。

「原來如此,混沌劍意么。」水波千雙稍稍地靠近徐寒,目光直視結界空間,輕語冷言:「蝶影能有這等突破,你功不可沒吧?」徐寒會不會混沌劍意她不知道,但說起劍魂雙重覺醒,徐寒可是第一人。

徐寒微微笑道:「蝶影的領悟能力也很強,若非如此,她也不會有這種進步。」

徐寒的滅殺劍意,其實就是基於混沌劍意的基礎上,在攻擊性上進行了極大的突破。可以說是混沌劍意的極端強化版。蝶影缺少某些方面的因素,因此無法煉成滅殺劍意,但即便是混沌劍意,也比普通的劍意要強大不少。

而且,蝶影的混沌劍意可不是普通的混沌劍意,不光是單純的光明劍意與黑暗劍意的融合,還有光明系的覺醒和黑暗系覺醒的融合。從境界上,要比單純劍意的融合超越兩個層次,所以,他和蝶影為這種劍意取了一個名字——冥光劍意。

當然,蝶影能煉成冥光劍意,也和她自身的天賦有著密切的關係。若她不是光明悟和黑暗悟的雙悟高手,就算徐寒再怎麼指點,她也沒法領悟。至於雙重覺醒,她的暗影覺醒並不完美,畢竟她沒有黑暗劍印,覺醒的力量比徐寒弱化不少,不過對付普通的高手已然足夠。

「現在,你後悔嗎?」蝶影淡笑著看著對方。

斷水流的目光凝固在了蝶影的劍魂上,恍若失神,不知不覺,他的手心裡竟捏出了一把冷汗。他斷水流活了這麼久,從來沒有見過雙重覺醒!而且是黑暗與光明的雙重覺醒,更可怕的是,這兩種覺醒還進行了融合,加上混沌劍意,想想都覺得恐怖萬分。

不過,說出去的話就如同潑出去的水。他既然已經揚言要讓對方三招,這時候食言,只會被人笑話。他參加這次大比,是想揚名立萬的,而不是丟人現眼。

「不後悔。」斷水流露出了笑容,只不過,此時的笑容實在有些牽強。

「那就好。」蝶影輕淡地笑了一下,「那你小心了。」

斷水流緊了緊拳頭,眉頭微微皺起。前一刻,若是蝶影讓他小心,他肯定會覺得很好笑,並不屑一顧。但是這一刻,他對蝶影已經產生了警惕之意,因為他感受到了威脅。

「第一招,幽冥聖光。」無瑕若雪散發出來的奇怪光芒變得璀璨起來,那是一種若明若暗的夢幻光彩,讓人產生一種很奇特的錯覺。

冥光劍意,就是取字於幽冥聖光。蝶影的冥光劍意和混沌劍意有種根本上的區別,從外表就能分辨出來。混沌劍意,是一種灰色的劍息,而蝶影的劍意,是一種黑暗與光明交錯的夢幻劍息。

可以這麼說,混沌劍意,是把光明和黑暗進行完全的融合進而衍生出來的新力量。而冥光劍意,則仍保持著光明與黑暗的特性,與其說是融合,其實說成是合作更為貼切一點。

蝶影輕輕一揮劍,讓人產生錯覺的冥光朝斷水流籠罩過去。

光明,能夠凈化污穢邪-惡,神聖入體。黑暗,能夠蠱惑人心,蒙蔽萬象。冥光劍意,則是將這兩種屬性的能力擰成了一股。

斷水流嘴巴微張,猛地咬了咬牙,閃電劍意爆發,硬扛這一招。

轟!

當幽冥聖光籠罩過來的那一瞬,斷水流竟產生了幻覺——他彷彿看到一位血眸天使手持審判之劍站在他的面前,那天使的羽翼,竟是黑色的!


審判之劍一面是光明,一面是黑暗,對著他迎頭斬落下來。

斷水流心頭一顫,身體也跟著哆嗦一下,恍如夢醒,他輕輕地喘著氣,胸口起伏,臉頰上多了幾分濕氣。

他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體,似乎沒有什麼問題。看來,這第一招他是接住了。可是,剛才的幻覺還令他心有餘悸。

「第二招。」蝶影淡淡一笑,無瑕若雪再次揮舞起來,「幽冥聖光。」

和第一招的招式一模一樣,幽冥聖光籠罩過來的剎那,斷水流又看到了那一位血眸天使,高舉著一面光明一面黑暗的審判之劍,朝他斬下。

斷水流心裡咯噔一聲,連忙釋放閃電劍意來抵擋。而後身體又不受控制地顫了一下,依舊安然無恙。

又是一點事都沒有?斷水流不禁皺起了眉頭,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對方的劍技看起來一點威脅都沒有,只有氣勢很嚇人。難道真的只是紙老虎?

想到這,斷水流的自信又回來了,果然,就算能夠雙重覺醒,真無境七重在他的面前還是不值一提。

「怎麼,就這點把戲嗎?」剛才的失態讓斷水流有些難堪,他決定把面子挽回,於是對蝶影發出了挑釁。

蝶影沒有理睬他,只是慵懶地笑了一下,接著施展出了第三招:「審判之劍。」

斷水流目光不由地一凝,第三招的招式變了,不知何故,他心裡有些緊張。

當蝶影揮動無瑕若雪的時候,斷水流不由地倒吸一口冷氣,瞳孔猛然收縮,此時,他的眼前再度產生了幻覺,只不過,這一次他看到的是蝶影本尊化身成了天使,一樣妖異猙獰的血眸,一樣黑色的羽翼,一樣的審判之劍。

血眸天使高高地舉起了審判之劍,帶著不可抗拒的威嚴,妖異可怕的血眸,將他鎖定住。

斷水流心裡不禁湧起一絲畏怯之意,也正是這一絲畏怯,讓他釋放閃電劍意的時間慢了半拍。

噗哧!

… 斷水流的眼眸一陣驚愕,眼前的血眸天使幻象漸漸散去,映入眼帘的,是貌若天仙的蝶影。他的目光顫抖地往下游移,只見他的錦繡黃袍被鮮血染紅,三道血柱噴涌而出。

「怎麼……會這樣……」斷水流面色慘白,大腦也是一片空白。

「剛好三招。」蝶影淡淡一笑,后躍一步,執劍而立,笑視斷水流。

斷水流無力地跌退著,留下一路濃濃的血漿。

他不明白,為什麼身上會突然多出三道劍傷。第一招和第二招,他明明都安然無恙,第三招他也只受了一劍,沒可能會有三道劍傷。而且,劍傷很深,深可見骨。

看著斷水流向她投來滿是驚愕與不解的目光,蝶影慵懶說道:「你以為,你真的擋下了我前兩招嗎?」

一語驚醒夢中人,斷水流彷彿想起了什麼,渾身不由地一顫。

蝶影的第一招和第二招都是同一招式——幽冥聖光。斷水流面對這一招式的時候,都會憑白無故地冒出一種奇怪的感覺,每次都像夢醒一般。

而且,幽冥聖光還會讓他產生幻覺,那個血眸天使,現在想起來還讓他心裡發怵。

面對第三招審判之劍時,斷水流同樣產生了幻覺,而且還是血眸天使。只是這一次,血眸天使不是憑空出現,而是由蝶影化身而成,一劍將他重傷。

這三招之間,究竟有什麼聯繫?

思考著,斷水流不禁咽了口唾沫,激靈靈地打了個冷顫。他想到了一種可能——幽冥聖光並非直接造成攻擊的劍技,而是要由第三招審判之光才能觸發。

這樣一來,一切都解釋得過去了。

第一招幽冥聖光,斷水流以為自己接下了,其實沒有接下,否則蝶影第二招也不會繼續施展幽冥聖光,直到第三招審判之劍的出現,斷水流終於被重創,然而這一重創不是一招所造成的,而是三招一起施加的傷害。

這,才是冥光劍意真正的厲害之處。

斷水流此時悔恨不已,他太輕敵,竟想著要讓對方三招,卻幾乎要把自己給搭進去。若他開場就全力以赴,以他真無境八重的劍修,哪怕冥光劍意再可怕,也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而現在,他身受重傷,想再拿出全力,也不得不大打折扣了。


「我……斷水流……」斷水流咬著牙:「今天竟然會栽在一個七重劍者的手裡……」

「不,你還沒栽。」蝶影滿不在乎地聳了聳肩:「你只是太輕敵了。」

斷水流長嘆一聲,苦笑道:「這場戰鬥的結果對我已經不重要了,我,已經輸了……」就算他全力打敗了蝶影,也彌補不了他受挫的自尊。他讓對方三招,是出於對自己實力的自信,也是作為一名真無境八重強者對於比自己弱小對手的輕蔑。

然而,蝶影把這份自信,以及他的自尊,毫不留情地摧毀掉了。

就算他接下來拿出全力取得勝利,也同樣會被人詬病,他的顏面,在他被重傷的那一刻已然掃地,蕩然無存。這場勝利,對他的意義已經不大,就算入圍了又如何?四強的對手中,有三名真無境九重的高手,他不可能再進半步。

蝶影的美眸中流露出一絲驚訝,「你要……?」

斷水流自嘲地搖了搖頭,一臉蒼白,而後直接收回了斷水重刃,右手高舉起來:「我,斷水流,棄權!」

斷水流棄權,著實令眾人驚訝,被真無境七重的蝶影重傷,大家並不會認為是斷水流太弱,反而對蝶影的冥光劍意驚嘆不已。但是,斷水流若是全力一戰,還是有很大的希望取勝,就算蝶影的冥光劍意很強,但劍修的差距依舊無法彌補。

斷水流選擇棄權,其實也經過一定的思量。他就算拿下這一場,也必須全力以赴,而且難免再度受傷,勝,也是險勝,並不輕鬆。而且,他就算勝了,該丟的顏面還是丟了,無法挽回。當然,這還不是關鍵,最為關鍵的是,他這是第一次見識冥光劍意,這種劍意的到底還能多可怕,他心裡一點底也沒有。

沒有底,也就沒有充足的把握。萬一敗了,那他可就是身敗名裂,永無翻身之日。

「月白蝶影,勝。」對於這個結果,宋皓顯然有些吃驚。蝶影的表現,再一次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結界缺口打開,斷水流捂著傷口,黯然地走了出來,他沒有多看任何人一眼,長嘆一聲之後,徑直離開了神武教。這一次武城大比,令斷水流極為受挫,他本想借著這個舞台,向大家證明誰才是武境第一天才。可惜,自信滿滿的他,卻看到了真無境九重境界的冰河和水波千雙。

這一重大的打擊,令斷水流的情緒跌到了谷底。但他仍想著,只要在武城大比上很好地表現自己,依然能夠得到大家的認可。然而,蝶影的冥光劍意又狠狠地給了他一耳光。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