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還能欺你不成?不信自己來看看,真是個修鍊怪物,一整天了也不休息一下。」

2021 年 1 月 2 日

幾個青年人站在文館前,透過門的縫隙,看著今年這個新來的學弟,似乎每個人都對這個外貌冷漠的小學弟蠻是感興趣了。說起來,敢對路遠學兄對劍,也算是了不起了。

「對劍,根本沒對上劍好不好,路遠學兄的快,可不是常人看的清,所以學兄才會用一柄木劍,否則尋常人對劍,可是必死無疑的。」

正當幾個人隨性的說笑著的時候···走廊上,那闌珊步伐愈加的靠近了文館。

「哈······」

懶懶的打了個哈切,卻見一個穿著學院服飾,下褲寬鬆,衣袍垮垮,連腰帶也沒有別好的青年人,似乎便是那闌珊步伐的主人,邊走著,邊還帶著哈切,似乎一副沒睡醒的樣子。

看到那些呆在文館門前的文院學生們,青年大罵:「喂,你們在幹什麼,別擋我路。」

「玉···玉米學長?嘿嘿,我們這就走開,就走開。」

… 第四卷幽城第三十二章比試

游雨密,性格乖戾的少年,數年前以院試第一的名次,進入渡幽學院,只是因為其性格,卻是與諸多同學不和,常有大打出手之事。

甚至,到了最後,與學院教習動手。渡幽學院在老院長的執教之下,本就院規森嚴,平時多有打鬥也就算了,但是如此任意妄為,原本老院長是要將之逐出學院。按照十院規矩,被十院逐出的學生,不再有進入其他學院的資格。

只是后阿里,卻聽說是文院院長將他留了下來,後來他也成了文院學生,再之後,似乎除了文院學生,也沒什麼人知道他了。

············看上去有些慵懶的青年,慢慢的走在文館門前,卻停了下來。

看他穿著如此拖沓,好好的學院服飾竟然被他穿出了一種懶散氣質,也算是本事了。不過,與其他學院學生有些不同的是,卻見他身後背負著一柄長劍,卻不帶劍鞘,只用一根細繩纏縛在背後。

那是一柄極為細長的長劍,寬不過一寸,長卻有六尺,劍身如蟬翼,劍柄與劍身之間,卻是一塊黑色『方鐵』,一邊連接著劍身,一柄嵌著劍柄,卻著實是一柄略怪的長劍。

只是,雖然看去怪異,但這劍確實隱有劍氣鋒芒外溢,不可小視。

若是南宮問在此的話,一眼便會認出,此劍卻是劍宗森羅劍冊上記載的,排名在六十七的一柄名劍——浩妖。

據傳此劍一直是神州上傳說的『邪族』幽族所擁有的,只不過傳說幽族早已經亡族,此劍也是不知所蹤。 重返激情年代 傳說之中,浩妖出於妖族,其內存有妖獸之力,后被幽族人奪得,才屬了幽族。

「唉,想不到,還要做教習。」

「那個,玉米,呃···雨密學長,你怎麼了?」

「哈···」游雨密幽打了個哈切,回頭看向那個與他說話的傢伙,道:「廢話,當然是因為我不想做教習啊,lang費時間,有閑空的話,在房間看我的那些藏劍,可要比出來有意思多了,只不過······」

說道後半句,他有不有低聲嘟囔著:「要是不來的話,贏瘋那個老頭我倒不怕他,不過路遠師兄,恐怕就得把我給······」

想著,似乎立即的回憶起了種種『悲劇』,游雨密連連搖了搖頭,說道:「沒關係,教習就教習,總比什麼抄寫古文要好百倍,沒錯,嗯嗯。」游雨密又連連點了點頭,頗是感嘆道:「游雨密啊游雨密,你可的堅持住,嗯嗯,把門打開吧。」

將手伸出,正搭在那文館門前,欲要推開之時······嗚!的一聲,文館之門卻是猛然的被打開了,露出門后那個穿著學院服飾,身後橫背著一柄石劍一柄青色長劍,相貌平凡的少年。

「呃?」贏落似乎也沒有想到,一打開門,卻見到一個青年人,身高七尺,身材略瘦與常人,只不過看他穿著服飾卻是·······這人,怎如此奇怪?連衣服都沒穿好,如此隨意?贏落這般暗暗想道。

游雨密也是沒有想到,正想開門時,卻看到這麼個相貌並不出眾的少年人。

「呃,請讓讓,我有些事。」

「哦。」游雨密應了一聲,讓開道路,贏落見此,連忙離去。

倒是游雨密看著贏落離去的背影,又看了看空無一人的文館,想想似乎也沒有在文院里見過這人的樣貌,喃喃自語道:「難不成,方才的那人就是那個老頭叫我來教的小子嗎?長相平平,沒什麼特別的,不過···那柄石劍還有那柄青劍倒是有些意思,到時候拿來看看。」

「呃,雨密學長,我們先走了。」

「快走快走。」游雨密不耐煩的說著,知道他的人都明白,游雨密極是愛劍,尤其是他身後的那一柄浩妖,每每看到一些名劍,都喜歡拿來仔細琢磨。

贏落則疾步走在走廊上,來了文院幾日,對著文閣贏落也算略有了些了解,分為前後兩部,中間便是一座巨大的文館,如何出行,贏落也已經知道的一清二楚,隨即輕車熟路的快行出文閣。

嘴裡輕聲念叨著:「洛學說,今天有什麼學生比試,說他也參加,叫我去看了看,想想還是去看看吧···否則肯定要被他念叨到天明了,看完就回去修行。」

贏落暗暗的,或者說無奈的下著決定,洛學的『能說會道』贏落自認一直都深有體會。

············學院,黑色石碑的滿圓廣場上,冬風冷冽,不留痕迹的來回呼嘯在耳邊,捲起白色的院服,在風中啪啪作響。

石子鋪成的廣場,夕陽西落,顏色不一的石子,側邊看去,似乎也只剩了那橙黃顏色。

一眾學生,看上去莫約有接近百人的樣子,圍成一個圈,站在滿圓廣場之外,看著其內的比試。

學生比試,說來,也是近些年的時候才興起了一場只在每年新來學生之間的較量,以此來分一分這些原本都是心高氣傲的學生的修行高下。原本學院教導的便是『靈科』和『術科』雖然渡幽學院本身並不承認這等學生之間的私鬥,但至少沒有加以阻攔。

或許,也算是默認吧,這其中多少有著某些緣故。

贏落也聽洛學,石原他們兩個說過,雖說這裡似乎極大部分今年的學生都來了,只不過也有一些沒什麼興趣參加。比如一行人中,樓河本就對這些無意義的打鬥無甚喜愛,洛紫就更是清冷,至於贏落數日來都被天賜之事煩心,就更懶得理會這等無謂事情了。

至於岳弓鳴他們,似乎只有齊白和齊黑參加了。至於學院中的女學生,大多都是來看熱鬧的。

滿圓廣場上,黑色石碑在風中矗立,有人靠在那石碑上,悠然自得,神情頗是得意。

白衣舞舞,洛學站在人群之中,一臉笑意的拍了拍身畔石原的肩膀,大笑道:「嘿嘿,石原,你就是輸給了那傢伙吧,沒關係,本少替你報仇。」

石原白了他一眼,說道:「嘿嘿,你可別被人家輕易的打敗了就是。」

… 第四卷幽城第三十三章少女

洛學卻是大笑道:「怎麼可能,本少豈能輸的了。」

隨即,繞過人群,洛學走上前去。那靠在黑色石碑上之人,卻是一少女,穿著黑色鑲金線的院服,臉上自得之意滿滿,似乎很是得意自己一路贏到了這裡。

「呃?來了嗎?」聽到腳步聲音,少女直起身字,往著滿圓廣場上腳步聲傳來的地方看去。

洛學走得近些,看了看,不由說道:「雖然知道是個女的,不過近看長的還真是纖細的很,總覺得一點不留情的話······」

「哼!誰要你讓!」

那少女卻是頓時薄怒喝道。洛學看著,卻『不知死活』的笑道:「脾氣還挺大的,是哪裡家族的大小姐吧。」

「你!」

少女怒急,卻也顧不得什麼比試了,雙手伸出,兩隻纖細的手掌上都有著一隻戒指,兩戒齊齊閃爍,兩柄長劍頓時落入了手中,毫不猶豫,狠狠的斬來!

「喂!這不合規矩吧!」

洛學連喊,隨即側身飛退,避開了這一劍。

這時,頓時有幾個似是主持的學生上前了幾步,對著那少女說道:「喂喂,停下,否則便判你輸了!」

「哼,是他先招惹我的。」少女怒道,不過隨即也收回了兵刃。

洛學堪堪避開一劍橫掃,不由說道:「隨便說說而已,不用這麼生氣吧。」看著那少女,洛學有暗暗想著:這傢伙脾氣還真不好,想想,還是不要招惹她了,贏了就算了。

看著兩人都安靜下來,那幾個學生說道:「最後一場比試,開始!」

「嘿嘿,石原就是輸給你的吧。」

「你說那個壯漢嗎?沒錯,他蠻厲害的。」

洛學大笑道:「壯漢?沒錯沒錯。」

少女皺了皺眉,似乎很是厭惡洛學這副嬉笑的樣子,緊握手中的雙劍,擺好了進攻的架勢。

洛學看在眼裡,喃喃道:「用雙劍?看她剛剛十分生氣時,明明手持雙劍,卻只有一劍斬來,想來用劍的方式會和贏落有些相像,有一柄主攻殺,有一柄主防守,如果是這樣的話···看清楚,就會找到縫隙了。」

石原在一邊喊道:「洛學,小心著點,那女的雙劍很快,而且很重,用快,別和她拼力氣!」

「知道了。」

洛學應著,手上戒指閃爍,卻也已經拿出了自己的佩劍『雲白』。少女看見洛學拿出兵刃,便已經按捺不住,腳步一踏,猛的衝上前來。

劍刺來。洛學低聲道:「第一劍是刺。」

洛學側首避開,另外一柄劍,橫向另外一側。洛學低聲道:「第二劍趁我避開的時候,會攻側邊。」

靈力抵在腳掌上,洛學往後飛退。少女見此一幕,略有猶豫,剎那后,卻舉劍欺身而來!。洛學繼續說著:「立即欺身而來···猶豫了一下嗎?」

砰!雲白長劍,如臂使指,劍鋒橫來頓時略打偏了些少女再刺來的一劍,洛學再退,卻已經退到了滿圓廣場的邊緣,再退,便是會出了那些石子之地,觸碰到沙土,便算是輸了。

「你怎麼知道我出劍的順序!」

少女驚詫的問著,比起洛學輕易的避開了自己的極快的連劍,更是驚訝他如何知道自己的劍術會何去何從?

洛學看著少女不解的樣子,心中頓想著:這個女的,這個樣子倒還蠻是好看的。

「你看什麼看!」少女薄怒。

「呃?沒什麼,只是有個要好的朋友,他和你一樣,使得雙劍,而且也是右手主攻殺,左手住防守,我和他比試,他常常都用這樣的招數,只不過······」

「只不過什麼!」

「呃,你要我說嗎?他的劍術要比你厲害多了,因為他可是劍劍奪命直往要害,而且在關鍵時候,肯定不像你這麼遷延不定,說起來,我都不太敢和他對劍,倒不是他比我厲害,總覺得他想殺人似得。」

「你·說·什·么!氣煞我也,看我刺你個窟窿!」

「這樣就生氣?你也太暴躁了吧。」

洛學仍舊熟不知的在激怒著這個顯然脾氣就已經很是『差』的少女了,卻見她越來越怒,不手中雙劍一變方才的劍式,兩劍齊齊的刺來,更是快了數分。

「退?不能退!後邊就出了廣場,被判輸了!」

心想著,洛學目光一凝,步伐不退,反而欺上前。

雙劍奇快,紫影莫測的穿過兩劍,洛學嬉笑著的臉龐,對向少女的臉龐。

彼與此,在那一瞬之間,只是一滴露珠落地的時刻之內,靠近的幾乎不再有任何的距離。

滴,好似真的有露珠滴落,只聽到,有什麼在心頭跳動?讓得焦躁不已,讓得怒氣滿盈。

昏黃在天邊,正在落下這一日的帷幕。

任何年少女子,只怕都會臉紅一下。即便是這看上去嬌蠻模樣的少女似乎也是如此,甚至呆了一會。正當她臉色一紅,洛學卻已經越過她的身側。

她心驚,回首看去,卻見洛學已經到了自己身後,劍鋒架在了自己的脖頸上。

「你···你·······」少女驚怒,卻是說不出話來,她的劍術厲害之處還未施展,怎就這般奇奇怪怪的輸了?

「你什麼你,輸了就是輸了。」洛學無所謂的說道。

「哼!」

「喂,可已判了吧?」洛學看向一畔的那幾個主持的學生。

「呃,你贏了,比試結束。」

聞言,洛學這才一笑,收起了雲白長劍。那少女也正過身來,說道:「你···你勝之不武,我連劍術都還沒施展呢。」

洛學卻是一翻白眼,不耐煩的說道:「廢話,你的劍術再對石原的時候,我就看見了,難道還傻傻的等你出手嗎?萬一輸了這麼辦?當然是在你怒急之時,先下手為強了。」

「你···你······」

「喂,『你』個半天,你到底想說什麼?」

「你無恥!」

「我無恥?哪裡無恥,不服以後再來啊?呃,贏落你來了?看你急急趕來,肯定有要緊事吧。那個,我先走了呵。」

洛學看了看她的臉色,總覺得有些不太對勁,心中便是想著還是快些走吧,這女的如此暴躁,萬一真的惹火了她,拔劍廝殺起來,輸?當然不行,贏?又有些欺人的感覺。

隨即洛學便是看到了人群之中的正要是匆匆趕到的贏落,便連連向贏落跑去,隨意這麼扔下了一句話,就匆忙跑開了。

少女看著洛學離去的方向,突然大喊道:「喂,無恥混蛋,你叫什麼名字?」

「呃?說什麼,我沒聽見?」

「我說!我叫柳星色,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洛學!」

冬風拂了過來,捲起一角衣裳。黃昏在目光中漸漸落下。

比試既然已經結束,學生們紛紛離去,那個叫做柳星色的女子還站在廣場上,那些小小的石子之間。

她低聲道:「下次一定贏你!」

… 第四卷幽城第三十四章奇才

夜色漸漸落下,小石路上,四周漆黑的一片。

冬季嚴寒,何況在這山上學院之中,贏落洛學和石原三人慢行在小石路上。

「哈哈······」石原不由哈哈的笑著。

洛學捂著雙耳,卻說道:「又不是你贏的,你笑什麼。」

石原說道:「笑笑還不行嗎?說實在的,那個女的劍術可是很厲害的,只不過,哈哈,卻想不到卻在那之前,已經被你擊敗了。」

「她是太生氣了,有什麼好笑的,贏了也沒什麼意思,而且也沒有樓河大哥那樣的強手,唉···真沒意思。」

洛學卻是嘆息著,原本以為能夠見識到什麼強手,只不過如今看看,這些年紀相差不多的同期學生里,除了樓河大哥和姐姐以外,卻也沒什麼特別厲害些的人。

贏落則是看了看他,卻不言語。

「哦,這麼說,這個學院,讓你覺得有些無趣了嗎?」

夜色深沉的凝聚在三人的身前,幽暗,看不清楚,覺得有些神秘。 種仙根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