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這麼早在這裡等我,是不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啊?」

2021 年 1 月 8 日

陸輕凡剛剛煉製成功一顆藍色的洗髓丹,心情極好。要知道,這可是他第一次煉製成功啊。

雖然為了這個洗髓丹花掉了掌門的十株仙草,但仍然掩飾不住他的興奮的心情。

他要將這個消息,趕快告訴國師大人才是。

「師父,你可有打通氣脈的法子?」

她急切第看向陸輕凡,想從他那裡得知答案。

陸輕凡的面容一僵,心中暗嘆,難道是非雪發現了什麼?

「咳,為師怎麼會知道洗髓的法子呢?」

他當然說不知道,因為他不想凌非雪承受像闕高樓那樣的痛苦。

凌非雪當然不會相信師父所說的話,傻子才會相信呢,更何況有闕高樓的先例,還真當她什麼都沒看到啊?


「那高樓國師不是也洗髓的嘛?」

她小聲嘀咕著,心有抱怨。

「咳,那個非雪啊,高樓國師與你不同。首先他沒有修為,其次他的意志力要比你強得多,就算洗髓失敗,除了過程痛苦一些之外,可以說是沒有任何的損失。」

陸輕凡皺著眉頭,這也是他建議闕高樓洗髓氣脈的原因。

原本最開始的初衷是為了試驗他的新葯,沒想到這一試驗就是八年。不得不說,這洗髓丹只能是個失敗品。

「可你不一樣,你有修為,你可知洗髓失敗對你來說要付出什麼樣的代價嗎?我不會讓你做這樣的蠢事的。」

陸輕凡語重心長勸解著她,希望她能夠打消這個念頭。

她又何嘗沒有這樣想過,只是畏畏縮縮不是她的性格,也不是她的命運。

洗髓失敗又如何,她的修為降低又如何,修為低了還可以再升上去,可是若是她的命運註定這般,她不甘心!

她真的不甘心!

「師父,我知道您是為了我好。可是若是不讓我嘗試一下,又怎麼會知道我一定失敗呢?」

凌非雪不解,為什麼她只是剛有這樣的念頭,師父就這樣阻止她呢?

「高樓國師,就是最好例子。」

陸輕凡的眉頭一皺,緊緊地握著手中的藥瓶。縱然擁有藍色的洗髓丹,闕高樓也不一定能夠洗髓成功。

八年,整整堅持了八年,可是換來的卻是無數次的失敗。

每每想到這件事情,他就覺得有愧於闕氏家族的委託和國師的期望。

這個世界的資源太匱乏了,即便是他,傲蒼國最頂級的煉丹師,也只能煉製出藍色的洗髓丹,而且效果還沒有驗證,或許只是一枚廢丹也說不定。

凌非雪愣在原地,原來這八年來,闕高樓一直都在重複做著絕望痛苦的事情,可是他為什麼不告訴她呢?

「可是.」

凌非雪還想再說點什麼,卻是被師父攆了出去,只能悶悶不樂地回到藏書室。

橙光見她的臉色不太好,便知道她肯定是在師父那兒吃了閉門羹。

「別泄氣嘛,機會總是有的,天無絕人之路,你若真是想修復氣脈,倒也不是沒有辦法。」

橙光見她如此傷心,也只能嘆氣。猶豫了一會兒,將先前的打死也不告訴她,關於洗髓的事情的話又給收了回去。

她聽聞此話,大喜,難道橙光師兄有法子嗎?

「師兄,你可是有辦法?」

橙光湊近凌非雪,告訴了一個驚為天人的秘密,以至於她聽了之後久久不能平靜。

如果真如橙光師兄所言,那麼她拚死也要一試,只為了變得強大,擁有對紫檀空間的絕對主權。

阿陵還在等著她呢,她絕對不能讓它失望。

… 凌非雪沒有想到闕高樓會來,而且來得這樣的突然。

難道是關於經脈洗髓的事情,已經被他知道了?

他的神情嚴肅,眉頭緊蹙,靜靜地站在那兒,面對著凌非雪,似乎有話對她說。

被闕高樓這樣一看,凌非雪反而有一些不自在了,就像是犯了錯的孩子,不敢直視他的眼睛。

「如果你已經想好了,那麼我尊重你的決定。」

他的聲音似乎從遙遠的天際傳來,讓她覺得虛無縹緲。她原本低著的頭瞬間抬了起來,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

還是只有他能懂!

「你放心,我一定會活著回來。」

這是她對他的保證,也是承諾。

「你要知道,若是出了這傲蒼國,我便再也護不了你。」

他的聲音溫柔似水,充滿著眷戀。雖然心中有不舍,但是他卻尊重她的選擇。

他們不會就此分離,必然會重聚。這是他所能遇見到的未來!

「那我便自己保護自己。」

她清秀的面容和她說話的語氣完全不相符,一股執著之氣印刻在她的臉上。他的雙眸陷入沉寂,再開眼卻已然是明媚燦爛。

也罷,是緣是劫都由她。

他沒有再說什麼,交代了幾句,便離開了。

凌非雪回到落塵閣,盤算著闕高樓怎麼會知道這件事情的?對了,一定是橙光師兄告訴他的。

好你個師兄,一邊說希望,一邊又讓闕高樓來阻止她,還真的把她當做三歲小孩來看待啊。

她的眉頭皺了起來,一臉的不高興。


橙光見師妹不高興,再又看見了闕高樓匆匆而去的身影,心中暗叫不妙,該不會是被師妹發現什麼了吧?

「咳,這個,那個,非雪啊,我看今天天氣不錯,要不然我們出去走走吧?」

橙光故意找了一個話題,來和凌非雪搭話。

凌非雪本來不想搭理橙光,但是看到橙光那真切的眼神,她又心軟了。

本來橙光當時告訴她這件事情的時候是想要讓退步的,沒想到凌非雪這隻倔牛,是八匹馬也拉不回來了。

「師兄,你這是給我甜頭又給我棒槌的,我可不敢領受師兄的好意。」

她哼了一聲,將頭扭轉開來,不想看見橙光。

橙光心中嘆了一口氣,他這個師妹,他真的是沒辦法了。

「都是師兄的錯,要不然,師兄陪你一起去吧。」

他可是快要到結丹期了,應該能夠幫上忙吧。

「此去路途遙遠,更何況師父閉關,師兄應該走不開身吧?」

若不是師父又去閉關了,她還不一定能不能走得掉呢。

橙光被凌非雪這樣一提醒到是想起這件事情來,他也只能憨笑道:「那我還是留下好了。」

「對了,這是師兄的隨身寶劍,你拿去防身。」

雖然那個地方應該不會有危險,但是為了保險起見,怎麼能沒有稱手的兵器防身呢?

誰知凌非雪卻是拒絕了,她修行的靈技本身就不需要法器,讓她抗著這麼重的劍去探險,不是想要增加她的負擔嘛?

儘管如此,橙光還是從葯架上找出了許多名貴的丹藥,打包好塞到凌非雪的手裡。既然冷兵器用不上,那這些靈丹妙藥總用得上吧?

凌非雪這次沒有再推辭,將橙光給她的丹藥都收下。


簡單第收拾了一下,也是時候到了分別的時候了,她許諾橙光,半個月之內必定返回。

走到傲蒼派門口,交上了橙光師兄準備好的批條,便邁著小步子悠哉地離去。

剛走沒兩步,卻是聽見一個聲音傳來。

「怎麼?想去好玩的地方也不帶著我?」

凌非雪愕然,轉過身卻是看見藍瞳正帶著笑意,向她走來。

這,藍瞳什麼時候也來摻和了?

「我這是去歷練好不好,不是去玩。」

她沒好氣地說道,這個藍瞳此刻出現在這裡,該不是巧合吧?

「我知道你去歷練啊,橙光師兄都跟我說了,而且你師父也知道了。」他若無其事地說道。

凌非雪愕然,師父也知道了?

「我是受你陸輕凡長老所託,特意來保護你的。」

藍瞳心中大喜,終於能有機會保護凌非雪了。這一段時間以來,他的修為大增,已經達到了結丹期,更是一個重大的突破。

當然,凌非雪不知道他的修為漲的這般快,若是知道了,真的會把他當做怪物一樣來看待的。

「我不需要任何人的保護。」

原本的好意卻是被她拒絕了,她知道此去必然不會一帆風順,若是帶著藍瞳,豈不是連累了他?

若是他因此而受傷,她豈不是罪人?

他的那個若瀾妹妹,還不是要用唾沫噴死她。

藍瞳也不管凌非雪的態度如何,若無其事地走在前頭。

「喂,我說的話你沒聽見啊。」

凌非雪氣急,朝著藍瞳的方向追了上去。

落塵閣


闕高樓的身影再一次出現在丹房,正與陸輕凡交談著什麼。

陸輕凡將裝有藍色洗髓丹的盒子放到案上,神情恭敬地說道:「祝你好運。」

闕高樓收起盒子,帶著一絲苦笑。

對於,洗髓經脈這樣的事情,他不敢抱太大的希望。

從小,他接受的教育便是順應天命,順心而為。可是洗髓終究是改天逆命的事情,天理早已經容不下他。

所以,洗髓失敗也是正常的,他早已經將成敗置之度外。

他只是因為心中仍然有一股執念,讓他堅持下去。

「聽說非雪去歷練了?」

他明知顧問,明明是他將消息傳到陸輕凡耳中的。

「哎,這孩子,就是太倔。」

陸輕凡無奈至極,依照葉青陽的話來說,非雪並不是天生絕脈,若是能有紫色洗髓丹,洗髓的成功的幾率是非常大的。

只可惜,他的能力,連藍色成品的洗髓丹都煉製不出,只能煉製個半成品,更別說紫色洗髓丹了。

葉帝獨尊

「無妨,我已經幫她卜算過了,這一遭是有驚無險,而且她的修為會大增。」

這才是他沒有多加勸阻她的真正原因。

不過他還是不放心她,所以才將消息放給陸輕凡,讓他派人前去保護她。

也許,他這樣的舉動,反倒是畫蛇添足了。

如果凌非雪得知這一切都是闕高樓授意的,不知道該會作何感想。

當然,目前,她是被蒙在鼓裡的。

… 一處看起來極為險峻和陡峭的絕壁上,正佇立著一白一藍兩道身影,這兩道身影不是別人,正是凌非雪和藍瞳。

凌非雪的臉色極為的不好,額頭甚至冒出了冷汗。

這到底是什麼鬼地方,還有剛才那隻兇惡的醜陋怪物又是怎麼回事?

糟了,那貨又來了。

此處是絕壁,他們根本無處可逃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