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這裡剛剛發生了什麼?」

2021 年 1 月 7 日

「一場惡鬥!看樣子就是在這裡,但是人怎麼不見了?」

石俊用地戒全力感受著,但是很快卻感覺不到天戒的存在,剛剛還能感應到應該是在這片區域,但是現在似乎又失去了蹤跡。

「剛剛肯定是這裡,地戒的感應從來沒有這麼強過,應該不會出錯。」白梵走到那潭水旁邊,一邊細心感受一邊說道,「看樣子,秦烈是真的在這裡出現過,不過已經走了,而且剛剛離開不久。」

「散開,全都仔細搜索一番!」姚冰對著丁一等人吩咐道。

「這裡有紫火的痕迹!」

「這個是黑妹的雷芒,只有它的黑色雷芒才會留下這樣的痕迹!」


「是他們,他們確實在這裡出現過!」

雖然已經確定了秦烈的蹤跡,但是很快石俊與白梵兩人的臉色都變得沉重起來,山洞裡破碎的情景他們全都看在眼裡,這一地的碎骨還有鮮血,無一不印證著這裡這前戰鬥的慘烈!

秦烈怎麼會在這裡出現的?戰鬥得如此激烈,他不會出事吧?

姚冰的指尖輕輕從峽谷上一劃而過,感受著上面殘留著的暴戾氣息,眉頭一凝,「這是妖獸的氣息,從殘留的痕迹看來,剛剛這裡應該只有它與秦烈。」

「這個妖獸是什麼級別?看起來……實力應該不低!」

姚冰微微一感受,神色凝重地說道,「五級……甚至五級以上!」

「什麼?」聽到她的話,石俊與白梵全都變了臉色。

丁一也跟著說道,「是的,五級以上,絕對不止五級!」

「只是奇怪的一點是,這裡的妖獸氣息極強,但是地上的鮮血與殘骨應該都只是妖獸的,秦烈一點鮮血都沒有留下。」越看姚冰越是覺得古怪,最後一拍牆壁,冷聲說道,「秦烈究竟在做什麼?」

「他會不會下了這潭裡?」丁一看了一眼那深潭,只是一眼,他都覺得有股陰冷的氣息嗖嗖地往他身上躥,這山洞裡四周的冰晶,只怕都是這潭水的作用。

「要是他進去了,只怕是活不下來了。」秦八隨口說道。

啪地一聲,秦虹一掌拍在他腦袋上,跟著吼道,「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

秦唐默默地走上前,在各個角落認真地勘察起來。

在這一路上,他們已經了解了秦烈這兩年來的一切,更是知道了轟動了西商國的生死斗,他們實在難以想像,當初玄天城裡的半廢品,現在竟然變成了這般厲害的人物,就算是石俊親口所說,姚冰也親自證實,他們也很難相信。

不過他們更願意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因為只有這樣,才能證明,這才是他們應該守護的人!

「再用地戒感應一下,他究竟在哪裡!」秦虹也有些著急了,為了找秦烈,他們這兩年來哪裡都去過了,眼看好不容易就要把他給找到了,她可不想有任何意外出現。

「好像是正在往正北方向趕去,不過感應程度依然很弱。」白梵皺著眉頭說道。

姚冰趕緊一揮手,「繼續找,一路留下標記,讓他知道我們正在找他!」 秦烈又過起了之前的煉屍的日子,收集著一枚枚靈源液,有時候他還會偷摸著靠近那些個極為慘烈的戰場,趁那些人不注意的時候,上前摸準時機,將幾個武王的屍體偷走,帶到一旁直接給煉了。


等到那些人打完之後回來找朋友屍體時,秦烈早就已經跑遠了。

這樣的生活雖然充滿兇險,但是與自己的收穫比起來,這些兇險還當真算不得什麼,現在秦烈也學會了自娛自樂,這破虜山脈在他眼裡也沒有那麼枯燥難耐了,看著天地幻空戒里不停增加的靈源液,他心裡樂呵得不行。

這期間,他也發現了石俊留下的標記,想要找尋他們,但是總是碰不著面。

很明顯他們就在離自己不遠的地方,但是雙方總差那麼些個火候,轉來轉去的就是碰不著面,秦烈不得不感嘆,命里有時終須有,命里無時莫強求哇!

想來想去,最大的原因還是在於天地幻空戒,正是他們過份依賴這天地幻空戒的感應能力,才導致了一次又一次的錯過。

於是秦烈直接留言

「各位,別用地戒感應了,除非你們想一直這麼兜圈子。石俊白梵,這裡很適合修鍊;老婆大人,不用擔心我,我酒肉女人都不缺,日子逍遙。」

第二天,秦烈就在一個大樹上發現了一行留言。

「你小子好像日子過得很不錯。」

秦烈只是一笑而已,沒有再試著去找他們,一切隨緣不是更好?接下來他就繼續搜索合適的戰場,還不時向破虜山脈的四級妖獸發起挑戰,藉此鞏固自己三星武王的實力。

四日之後,正當秦烈在河邊烤魚的時候,卻聽得不遠處的河邊先是一陣嘈雜聲傳來,接著就是兵器交接的聲音,應該是幾大勢力交戰在一起,而且戰鬥範圍還越拉越廣。

「又有寶貝出來了?」

秦烈一撕手上的烤魚,吃了一口,眼看火候已經差不多了就扔了幾條給黑妹,自己又吃了起來,黑妹因為山洞事件的失誤,這些時間一直在被秦烈好好改造教育,還好幾次不發給它靈源液吃,現在它也變乖了許久,現在一心與烤魚奮戰,人家打得有多火熱,它壓根都不關心。

「喲!越打越激情了啊!」秦烈在一旁隨意一笑,一眼望去,那邊戰場的打鬥級別正在不停上升,而且還有越打越廣的氣勢,那些黑色的毒霧似乎都在朝著這邊奔過來了,戰鬥區域里,更有不少人被毒霧所侵蝕,發出一陣陣地慘叫聲。

「這裡環境不好,還是換個地方吃。」

秦烈起身將身上的泥土拍掉,將抱著烤魚啃得正起勁的黑妹扔到肩膀上,之後手裡拿著好幾串烤魚,一邊吃著一邊往外走。

他現在基本上已經把破虜山脈三分之一的地方都跑完了,是不是得重新搜索一片區域,看會不會有什麼新奇的發現呢?

秦烈繼續往前走,身後的戰場卻越來越火熱,一路上都有武者不停地往那邊奔去,其中還有寧國的宗門部隊,隱約可能看到名號天炎宗。

這可是寧國三派五宗之一,也是寧國內最為強悍的傭兵組織,之後開山立宗門,因為強大的實力還有圓滑的手段,與其他四大古老宗門並稱五宗,但是這天炎宗人多混雜,弟子多匪氣,向來名聲都不怎麼好就是了。

「走走走!有好戲可以看了!」

「那邊打得那麼火熱,究竟是誰跟誰打起來了?」

「聽說是月靈聖宮跟西商國的皇家護衛隊打起來了!」

「月靈聖宮發現了一個拂塵,聽說就是地下宮殿的異寶啊!」

「那西商國的皇家護衛隊也看到了,那還有得說,肯定得把那拂塵給搶過來啊!」

「西商國皇家護衛隊是不是傻的?月靈聖宮可是寧國三大聖地之一,實力極為強悍,強者多不勝數,西商國現在四面交敵,怎麼這時候還敢再豎敵?」

「話這說倒也沒有錯,只不過你可別忘了,這可是西商國的地盤,若說是在寧國,那皇家護衛隊自然得忌諱幾分,但是在自己的地盤上,他們又有什麼好怕的?」

「可不是,而且皇族早就下了命令,一定得帶寶物回去,這時候別說是月靈聖宮了,就是寧國的皇族來了,這場架,一樣得打!」

「但是現在西商國皇家護衛隊可招來了不少幫人,人多勢從,那月靈聖宮的人也不知道能不能堅持得住。」

「我剛剛好像看到天炎宗也過去了,這天炎宗向來就與月靈聖宮不對付,這次趕過去,只怕會是暗地裡使絆子吧?」

「行了行了,別在這裡廢話,趕緊過去看看,說不定還能撿個漏!」

大批武者全都急急地朝著戰鬥區域奔去,這些人一邊跑一邊討論著,現在破虜山脈爆發大規模的戰鬥已經不是新鮮事了,但是每次的戰鬥都會引來不少人注意的目光。

不只是為了觀戰,更多人的心裡還抱著一份僥倖心理,總在想著自己能不能趁亂將寶物帶走,畢竟這些人之所以會來到破虜山脈,都是奔著寶物來的。

秦烈原本已經走得很遠了,但是眾人的討論讓他生生停了下來,看了一眼身後依然絢爛萬分的戰場,當下眉頭一皺。

月靈聖宮?那個柔弱的女孩?

「大哥,你們剛剛說前面是月靈聖宮的人跟西商國皇家護衛隊打起來了?」秦烈追上前方的一隊人問道。

那隊人的領頭感覺到秦烈氣息渾厚,還是一人行動,猜測他應該是個實力強橫的武王,態度也沒有太過冷傲,看著他直接回答道,「好像是這樣的,聽說是靈月聖宮的人發現了拂塵,之後西商國皇家護衛隊也趕了過來,雙方就這麼打起來了。你看看那片戰場,打得應該極為慘烈。」

另外一個瘦瘦的高個男子在一旁哼了一聲說道,「這裡怎麼說也是西商國的地盤,月靈聖宮跟他們鬥起來,只有吃虧的份,現在皇室護衛隊在這附近都有近千人,還有超級強者坐鎮,現在看起來是月靈聖宮佔了優勢,但是之後誰贏誰輸還不一定呢,依我看,這拂塵,月靈聖宮是守不住了。」

「你這話我可不覺得。」回答秦烈話的那領隊說道,「月靈聖宮大長老還有聖姑都實力非凡,一人足以橫掃千軍,還會怕了西商國皇室護衛隊不成?」

「在這裡說半天有什麼用?趕快過去看看啊,說不定還能看出個驚喜來。」

說完這些人就再也不停留,直接朝著那戰場奔去。

秦烈慢慢停了下來,當即有些猶豫起來,這件事情說到底他是不想參與進去的,但是這些人的分析不無道理,西商國最近派了不少皇家護衛隊的人來,而且還都在這一帶活動,那超級強者更是實力不凡,就算月靈聖宮再強,對方人數眾多,只怕應對起來,帶是會有些勉強。

「要不然,還是過去瞅瞅?」秦烈看著黑妹問道。

黑妹哼嗤了一聲,小腦袋一扭,壓根不願意多作評論。

「得了,就去看一眼,說不定還能來個英雄救美,這樣一來,美人心可就算是得到了。」秦烈決定之後,全力施展幻影迷蹤,跟著就趕了過去。

只見滿天的光華一層接著一層,亮眼的武技更是層不出窮,西商國皇家護衛隊整整八百人,密密麻麻地將戰場鎖定在其中,更有不少實力強悍的武者死死盯著外圍那些觀戰者。

這一帶已經淪為了雙方的死戰場!


靈月聖宮雖然人數不多,但是實力都是頂尖之人,聖姑是一星武宗巔峰,大長老雲楚等六人都是武皇境,大長老更是三星巔峰,其他人則都是三星武王。

她們全是女人,但是強悍的實力,卻讓整個戰場都控制在平穩狀態。

但是隨著天炎宗的加入,大量西商國部隊的加援,明眼人都看得出來,戰場形勢正在發生著明顯的變化。

「不愧是寧國聖地,十八個人而已,竟然生生抵住了上百人的進攻!」

「也不過是勉強支撐,若是其他勢力也就算了,月靈聖宮這次面對的可是西商國皇家護衛隊,對於這個拂塵,他們是勢在必得!」

「那女人是誰?竟然以一敵二這般厲害!」

「正是月靈聖宮的聖姑,你可別小看她只是個女人,實力可是一星武宗巔峰!

在秦烈趕到的時候,雙方的戰爭已經進入了白熱化階段,四周全是前來湊熱鬧的武者,其中不乏一些眼神灼熱,想要湊上前去分一杯羹的人。但是西商國皇家護衛隊的人就在那裡死盯著他們,這些人也不敢輕舉妄動。只不過這一切也只是暫時的平靜而已,等到之後局面越發混亂的時候,這些心性狠辣的武者們自然會動手奪寶! 「聖姑,我們並不想與月靈聖宮死戰到底,還請你退讓一步!」西商國皇室宗者高聲喊道,但是手下的進攻卻一直沒有停過。

「退讓?那你們能不能讓一步呢?話說得輕巧!」聖姑一個武技閃過去,根本不為所動。

「不管怎麼說,破虜山脈是西商國的地盤,既然你在這裡發現的寶物,自當歸我們西商國所有,你又何必做無謂的掙扎呢?」

「你還真是無恥!」聖姑面若冰霜,手上的白色緞練發生晶瑩無比的光芒,將這一片天地都照得白芒芒的。「若是你們西商國被人攻下了,亡國之徒,到時候我看你有什麼資格說破虜山脈是西商國的地盤!」

西商國皇室宗者臉色一冷,卻在看到聖姑的白色緞練竟然開始與拂塵慢慢融合的時候瞬間臉色一變。

「趕快攔下她!」

「想攔我?倒要看看你有沒有這本事!」聖姑放開白色緞練,任由它與拂塵自行融合,轉而向兩大尊者衝擊而去,靈力漫天,生生將其他人如數擋住。

「聖姑,若你肯放棄拂塵,我在這裡應下承諾,之後你們在破虜山脈得到任何寶物,我們必不再搶!」

「若是你非要冥頑不靈,你是可以活下來,但不代表你們月靈聖宮的弟子可以撐得下去!」

皇室兩大宗者臉色冰冷,一邊戰一邊勸降,若不到萬不得已,他們實在是不想與寧國的聖地為敵。

「就憑你們也想殺我月靈聖宮的人?真是不自量力!」聖姑根本不理會他們的說辭,手上武技不停朝著兩人轟去,對著一旁觀點的天炎宗的人喝道,「炎使,還請幫我們衝出重圍,他日回到寧國,聖宮必有重謝!」

那炎使並沒有出聲應下來,而是不停打量著戰場里的情況,判斷著雙方的形勢,只不過他們的一眾弟子眼光火熱地盯著戰場里,看樣子很想加入這場戰局之中。

他們這裡整整有一百人,若是願意加入,必將能改變戰局。

「炎使,你還在想什麼?要是等到他們的後援來了,就算你再想加入,也一樣什麼都得不到了!」聖姑也開始急了,她沒想到的是西商國的人竟然來得這麼快,人還這麼多,要是真的這樣下去的話,她們這次只怕難以善了。

「聖姑莫慌,這個忙,我們自然是願意幫的。」炎使微微一笑,看起來和藹可親,但是眼神卻透著抹冰冷,表面上似乎在安排人準備行動,但是暗地裡卻低聲說道,「看我手勢,隨時準備開搶!」

西商國的宗者終於有些按捺不住,對著司家的宗者一點頭,之後聲音嘹亮地響起,「所有人都不需保留,全都殺了!」

「你敢?!」聖姑臉色大變。

「你看我敢不敢?你真當西商國的人是軟杮子的嗎?全都殺!」皇室宗者一臉的殺意,皇家護衛隊的人接到命令,全都殺意決然,他們全都是戰場上磨歷出來的,出手自然無比狠辣。

與月靈聖宮對戰,他們並無何懼!

「嘖嘖,真看不出來,那個美人竟然還是武皇!」秦烈隔著戰場兩百米外圍觀,一邊吃著烤魚,一邊看著好戲,看到雲楚的時候更是微微有著震驚。

在整個戰場里,她的表現也極為亮眼。只見一片混亂的戰場之中,那個纖弱的少女翩然若飛,氣勢極強地一衝而上,生生與兩大武皇戰在一起。

那柔弱的身姿,在戰鬥的時候,竟然帶著幾分英姿絕然的味道。

只是很快其他月靈聖宮的女弟子們,都出現了敗勢,只不過依然堅強地抵抗著,清冷的嬌喝聲久久不息,雖然疲憊,卻依然抗戰到底。

眾人的眼光都有些詫異,沒想到這些個美人,實力竟然這般強悍,戰起來的時候也是巾幗不讓鬚眉。

但是這樣的情況也沒有持續太久,很快又一精英部隊趕到,也加入了加戰局。

「交給我!」那領隊一聲大吼,直接爆射而起,目標鎖定了雲楚。這領隊看來實力也是極為不凡,人影未到,武技已到,竟然化作漫天獸頭,朝著雲楚轟了過去,生生將纏戰在一起的三人轟開。

「小心些,這妞武技不凡。」那兩人微微調整氣息,就朝著別的戰圈奔去。

「再不凡,我也要打得你平凡!」

對上雲楚,這領隊絲毫憐香惜玉的意思都沒有,武技再起,化為猛獸向著雲楚襲去,那剛猛的威勢竟然將少女生生淹沒,將她身上大片的衣衫粉碎。

「聖女!」

「雲楚!」


其他聖宮弟子焦急一呼,想要奔來營救。

「聖女?」這領隊臉色一變,接著就露出一抹奸笑,看來這個女人在靈月聖宮的地位著實不簡單,只要把她給抓住,他就不相信月靈聖宮的人還敢不從!

「不用擔心我!」雲楚臉色慘白,卻還是生生將身形穩住,再次迎了上去。

小臉上的堅毅卻與平時的柔弱全然不同。

眼看著戰場上越來越混亂,圍觀的武者們也有些按捺不住了,看了一眼天炎宗的那些個人,這些可都是真資格的狠角色,只要他們敢動手,他們就一定跟著衝進去製造混亂,畢竟越亂他們才越有機會奪寶。

「沒想到她竟然是聖女!果然,能被我看上的女人,自然身份也是極為不簡單的。」秦烈在一旁默默看著,眉頭卻有些緊皺,本來他還想來一場英雄救美的,但是人家的實力竟然是武皇,遠在於他之上,他這麼點實力,放在這裡,壓根就不夠看的!

怎麼現在武皇都這麼好當的嗎?那丫頭怎麼看也不像是到了二十歲的樣子啊。

正在他暗想著自己是不是應該先撤的時候,卻見那一直被領隊攻擊的雲楚也有些堅持不住了,她的武技確實很強,但是出手的時候,總沒有戰場上該有的狠辣,只是想要將對方壓制下來而已,半分殺機都沒有,但是這領隊出手卻招招暴戾。

他們兩人一批,雲楚是在比試而已,但是這領隊卻是在生死斗!

突然之間,萬千暴芒將雲楚生生蓋住,就在她心裡一驚想要避讓的時候,卻見那隊長閃身而到,手上長刀噗哧一聲貫穿了雲楚的身體,而且他還極為惡地將刀柄一轉!


鮮血劃破長空,雲楚的俏臉上布滿了驚恐與震驚。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