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這東西能有什麼用?」林浩天抬起手中的酒罈,來回把玩,最後他嗤笑一聲,說道:「難道是當尿壺用?」

2021 年 1 月 2 日

「撲!」

邵林和彤磊雙雙笑出聲來,是啊,這種東西又能用來幹什麼?赤軍的舉動shizai匪夷所思。

邵林收斂笑容,小心翼翼地問道:「赤軍會不會已經察覺我方探子的監視,有意故弄玄虛?」

林浩天想了想,點點頭,說道:「恩,當然也有這個可能,不過,赤軍似乎沒有必要這麼做,勞師動眾的收集這個,shizai可笑!」說著話,他隨手一丟,直接把酒罈扔到一旁。

「嘩啦!」酒罈摔地后,支離破碎,裂成數塊。

邵林嘴角翹了翹,強忍著笑意看向彤磊,就這麼一個鬼東西還帶回來交給大人過目,shizai多此一舉。

兩旁的侍衛走前來,正想把酒罈的碎片收攏起來,林浩天的身形猛然一震,急聲說道:「等一下!」

邵林和彤磊不解地看著他。只見林浩天緩緩走到破碎的酒罈前,然後蹲下身形,從地撿起一塊酒罈的碎片,目光落在面,久久沒有說話。

邵林和彤磊心中一動,立刻走前來,兩人也各拿起一塊碎片,可不管怎麼看,這都是普通的瓦罐,看不出來有什麼蹊蹺之處。

邵林問道:「大人,這隻酒罈有什麼不對勁嗎?」

林浩天若有所思地慢慢搖頭,酒罈是很正常,並沒有哪裡不對勁,關鍵是赤軍的舉動太非同尋常了。他盯著手中的殘片,問道:「你們說,如果這些瓦罐落到關口城的手裡。後果會怎麼樣?」

邵林和彤磊沒有明白他的意思,二人茫然對視一眼,異口同聲地問道:「會怎麼樣?」

林浩天猛的站起身形,走回到桌案前,以瓦片點著案的地形圖,說道:「我軍拋石機要打到關口城的城主府。最佳的位置就是城前五丈。拋石機在這裡,即可打到城主府,又可避開城牆的阻擋。五丈的距離,由城頭直接倒出火油是澆不到的,但若有了這些瓦罐可不就一樣了,在裡面裝火油,即便是一名普通的士卒都能將其拋出五丈開外,你倆可以想想,我軍攻城之時。若有成千萬裝了火油的瓶瓶罐罐一起從城頭投擲下來,最後只需射出一支火箭,呼!我軍煞費苦心、裝了護甲的這些拋石機就全毀了。」

邵林和彤磊聽后,不約而同地倒吸口涼氣,營帳里很溫熱,但此時兩人卻感到一陣陣的惡寒。

是啊,這些看似微不足道的瓦罐,但在攻城時。卻是能剋制己方拋石機的利器。

沉默了好一會,邵林和彤磊才反應過來。後者喃喃說道:「可是赤軍都在赤國,他們不可能把收集到的瓦罐送進關口城啊!」

林浩天目光一凝,沉思未語。

彤磊心思轉了轉,接道:「除非是炎軍攻入赤地,強行支援關口城……」

不等他把話說完,林浩天眼睛突然一亮。抬起手來,制止住他下面的話。

他目現精光地說道:「不會,炎軍若想增援關口城,他們早就出兵了,不會等到現在。何況,炎軍增援關口城也根本無須去收集這些瓦罐,直接打過來就好了。」

說到這裡,林浩天突然茅塞頓開的仰面大笑起來,感嘆道:「我明白了,赤軍為何會在之前不與我軍正面交鋒,而是一味退避,連續採用拖延戰術,關口城的糧草為何會那麼充足,城防資源為何會那麼豐厚,無論怎麼消耗也消耗不光……」

邵林和彤磊眨眨眼睛,問道:「大人的意思是……」

林浩天說道:「如果我推測沒錯,關口城的地下必有一條通往炎國的密道。駐紮於赤國邊境的那二十多萬赤軍不是來進攻赤地的,也不是防守赤國本土的,那隻不過是個障眼法,正是這批赤軍在把糧草和城防資源通過密道源源不斷的運進關口城內,而這條密道的出口,就在關口城的城主府!」

邵林和彤磊二人聽后,也隨之茅塞頓開。對啊,有了這條密道,那yiqie都解釋得通了。

小小的城主府,卻囤積有十萬大軍的軍糧,還有全城的城防資源,無論怎麼推算它也裝不下嘛,但是,有了這條通往炎國的密道就不一樣了,炎國的資源可以通過二十多萬的赤軍日夜不停的輸送進關口城,甚至連赤國的傷兵都可以被送到炎國,得到及時的救治,而後再返回城內,重新上戰場。而且要挖掘這條密道也並不難,關口城就位於邊境,與炎國只有十多里地的距離。

渣受救攻記 難怪炎國的公主會親自前來到炎口郡,難怪在赤國朝廷都滅亡的qingkuang下炎口郡的郡首卻敢獨自背起抗金的大旗,難怪炎口郡有那麼多的錢財能招攬天下遊俠前來助戰,也難怪一座小小的關口城己方數十萬大軍都打不下來,原來這yiqie都有炎國在背後給他們做靠山,關口城之戰,與其說己方在與赤軍交戰,還不如說是己方在與炎國交戰。

「什麼狗屁灌夫,這個灌夫,實際就是炎國!」邵林現在想通了yiqie,不由得怒火中燒,己方在進入炎口郡那一刻起,就被炎國玩弄於股掌之間。

彤磊深吸口氣,幽幽說道:「炎國現在不願與我國發生正面衝突,所以一面暗中支援關口城,使我軍久攻不下,另一面又出來做和事老,想花點銀子把關口城買去,如此一來,赤國即得到了關口城這處要地,還不至於與我國交惡,可謂是一舉兩得。」

「是啊!多高明的手段啊!如果不是殷香自作聰明,我們到現在恐怕都還被蒙在鼓裡呢!」

林浩天冷笑一聲,赤國可真是人才輩出,不知是誰給殷冀想出這麼一個主意,如果知道是誰,他還真想去見見此人。

邵林深吸口氣,疑問道:「大人,那我們現在怎麼辦?殷香就是個炎國姦細,留在我軍軍營里,主要目的也就是想打探我軍的情報,依末將之見,應馬將其捉拿!」

林浩天擺擺手,含笑說道:「不急!現在就揭露她,那太沒意思了……」說著話,他低下頭來,看著關口城的地形圖,陷入沉思當中。

彤磊沉聲說道:「既然已經推斷出有這條密道的存在,末將以為,應立刻將它搗毀,如此一來,關口城內的守軍也堅持不了幾天。」

「恐怕現在搗毀已經來不及了,赤軍收集的那些瓦罐可能早已運送進關口城。」林浩天自言自語地嘟囔著,手指也在地形圖畫來畫去,喃喃嘟囔道:「我軍的進攻,只能改變一下。」

「大人的意思是……」

「放棄打擊城主府,改為重點打擊內城牆!」林浩天面露堅定之色,說道:「打蛇打七寸,關口城的七寸,一處在城主府,另一處就在內城牆。」

他抬起頭時,眼中射出精亮的光彩,向邵林和彤磊二人揚頭道:「立刻去召集眾將,到中軍帳議事。」

邵林和彤磊還沒完全弄清楚林浩天的具體意圖,不過見他神采奕奕的樣子,他二人的精氣神也被提了起來,兩人乾脆利落地插手應道:「是!大人!」(未完待續……) 當天凌宸和何老師兩個人吃完飯之後,便開始參加到了春晚激烈而又緊張的排練之中了,正常來說,想要參加到春晚的節目都得提前兩個月到電視台所提供的的場所提前排練,不過凌宸則是因為何老師的原因,再加上今年在網路上面也是受到了大家的好評和歡迎,所以方宇也是為凌宸開了個後門。

不過雖然後門已經開下來了,但是該有的排練和樂隊之間配合默契卻還是不能少,畢竟春晚作為每年只有一次的盛宴,不管是誰,都不敢在這個時候出現什麼問題,方宇也不敢讓凌宸不參加任何綵排就直接春晚當天直接上台,而凌宸也不敢肯定自己就能夠在春晚當天的舞台上萬無一失,所以對於方宇需要的提前排練這件事情上面,凌宸也是贊同並且配合的。

而且能夠上春晚並且能被春晚邀請參加演練的人,肯定都是有真才實學的,不然的話現場如果你出現意外的話,那個結果任何藝人都擔待不起。

而為什麼春晚結束之後會爆出藝人假唱等事情呢,不是因為他們沒有真本事也不是現場故意耍花招,而是因為心理承受的能力問題,說句不好聽的,換成一個普通人站在舞台上面,別說是在春晚這個大舞台上面了,就是一個普通的節目舞台上面,普通人可能都會緊張的發揮不好。

而雖然他們作為專業歌手,演員,他們都已經習慣了大舞台的節奏和氣氛,但是春晚畢竟是出晚安,整個國家舉國歡慶的節日,不說多的我們國家四萬萬人口,裡面出去老年和小孩,一萬萬的人會觀看春晚,而地方電視台和央視電視台都在播放春晚,不管哪一個電視台舉辦的春晚都不會少於上千萬人觀看,而且近些年春晚都是進行現場直播,等於說,你要在上千萬的面前表演節目,雖然他們的心理承受能力很棒,但是面對這種情況還是會緊張,發揮不好的。

所以說在想要在春晚上面表演節目,你不僅僅需要專業過硬的能力還需要非同一般的心理承受能力,兩者缺一不可,缺少任何一點都有可能對你的未來造成很大的影響。

所以這也就導致,雖然春晚有很多人嚮往,但是也有很多藝人畏之如虎了。

不過這對於凌宸來說並不算是什麼問題,專業級別的演唱能力在整個歌手圈裡面都算是佼佼者了,而心理承受能力更別提了,如果心理承受能力不強的話,那麼他在遇見系統的時候就不會習慣的那麼快了。

而且他相信自己也相信自己的實力,早晚有一天會登上央視春晚的舞台,而這次春晚就當做是提前演練了,身邊還有作為主持人的何老師在,他表示自己無所畏懼。

就這樣時間便在一天又一天的排練之中過去了,終於錄製的時候來臨了。

所有的藝人都是嚴肅且認真的對待這今天晚上自己演出的準備工作,所有的工作人員也是十分的嚴陣以待。

只見大屏幕上面首先出現的是一段關於芒果歷史悠久的介紹,當介紹完畢之後,芒果台春節聯歡晚會也是正式開始了,今天晚上準備出場的節目嘉賓的照片也是一個個投到了大屏幕上面,只見底下的觀眾在自己喜歡的藝人照片出現在大屏幕上面的一剎那,氣氛也是瞬間燃燒了起來。

當照片放完之後,在一片歡快的歌聲之中,在何老師和涵哥兩個人的帶領之下,芒果台的春節聯歡晚會也是拉開了序幕,首先在何老師和涵哥兩個人的介紹之中,大屏幕裡面也是出現了正在分會場裡面的老幹部李牧和鳳凰傳奇組合在加上劉千等人在大屏幕裡面向大家拜年的場面,場面十分的和睦。

當分會場的老幹部等人介紹完畢之後,何老師也是首先喊出了自己隊裡面的譚清子,季玲成等人給下面的觀眾帶來一首溫馨的歌曲。

隨後出場的魏巡、Young-G張航、張新成、SNH48-7SENSES、王一博、周潔瓊、程瀟、馬思超、劉承林、黃曉明、周筆暢、關曉彤、王嘉、闞清子、紀凌塵、任嘉倫、迪瑪希、馬克西姆、吳牧野、張碧晨、騰格爾、易秒英、塔斯肯、劉一禎、春雷,那英、汪蘇瀧、韓雪、李玉剛、鍾漢良、胡一天、王寶強、劉昊然、沙寶亮、張碧晨、尚語賢等人也是給大家帶來了一場又一場精彩的節目。

就這樣在一位又一位大咖的精彩演出之中,也是輪到了凌宸上場的時間了,說實話,雖然凌宸前面的準備工作已經做得很好,並且和樂隊之間的默契也是有了一定的增長,心裏面也是早就已經做好了準備,但是當真的輪到他出場的時候,他的心裏面還是有些忐忑和不安的。

何老師也是看出了凌宸心裏面的緊張感,所以和其他人不同的是,其他人都是出來表演完之後才開始聊天,而何老師則是看出凌宸心裏面的緊張感之後,便和凌宸顯示聊了一會天,化解了一下凌宸的緊張感之後才開始宣布凌宸所表演的節目。

從這方面就可以看出,何老師對凌宸十分的關愛和厚愛了,在這樣的一個晚會裡面,可以說如果凌宸發揮不好產生了意外的話,那麼整個娛樂圈基本上都容不下凌宸了,但是在何老師的幫助一下,凌宸也是發揮出了百分之一百二的水平。

「接下來,有請我們的原唱天才凌宸,帶來他的作品(時間都去哪了!)」

門前老樹長新芽

院里枯木又開花

半生存了好多話

藏進了滿頭白髮

記憶中的小腳丫

肉嘟嘟的小嘴巴

一生把愛交給他

只為那一聲爸媽

時間都去哪兒了

還沒好好感受年輕就老了

生兒養女一輩子

滿腦子都是孩子哭了笑了

時間都去哪兒了

還沒好好看看你眼睛就花了

柴米油鹽半輩子

轉眼就只剩下滿臉的皺紋了

記憶中的小腳丫

肉嘟嘟的小嘴巴

一生把愛交給他

只為那一聲爸媽

時間都去哪兒了

還沒好好感受年輕就老了

生兒養女一輩子

滿腦子都是孩子哭了笑了

時間都去哪兒了

還沒好好看看你眼睛就花了

柴米油鹽半輩子

轉眼就只剩下滿臉的皺紋了

在凌宸唱之前,底下的觀眾除了年輕一輩的人之外,都十分的風輕雲淡,但是在凌宸唱完一首歌過後,整個現場的大部分人都默默的擦了擦眼睛裡面的淚花,並且站起身來為凌宸帶來的精彩表演鼓掌致敬!

這是前面所表演的嘉賓所沒有做到的事情,雖然前面的嘉賓表演的也很精彩,名氣對於凌宸而言在老一輩的腦海裡面也是比凌宸大,但是凌宸用自己的實力獲得了現場所有人的尊重。

隨後在大家的掌聲中,凌宸對著攝像機對著全國的觀眾說了一句:「新年快樂!」之後便走下了舞台,隨後出場的也是一位大咖級別的存在劉德化,不得不說這一屆春節聯歡晚會的陣容也是前所未有的大,甚至都已經趕上央視春晚的陣容了。

當劉德化表演完了之後,今年的芒果台春節聯歡晚會也是正式的宣布結束,除了一些表演完節目就離開的嘉賓之外,何老師帶著凌宸和其他的嘉賓一起吃了個飯,哦不,準確來講是吃了個宵夜。

吃完之後,眾人也是紛紛離開,劉德化在離開之前也是將凌宸的聯繫方式要了過去。 林浩天連夜升帳,召集金軍眾將議事,殷香所住的營帳距離中軍帳不遠,自然也聽到了動靜。

都這麼晚了還召集將領們商議軍務,肯定是有要緊的事,殷香心中即感不解,又充滿好奇,在zi的營帳里也坐不住了,帶著黑衣人以及三名中年人,出了營帳,去往中軍帳。

她還想大搖大擺的直接走進去,可剛到門口,便被侍衛們攔下來,其中一名侍衛隊長正色說道:「公主大人請留步,軍機重地,公主大人不便入內。」

「哦,本宮是聽說升帳了,便過來湊湊renao。」殷香一邊說著話,一邊側頭向中軍帳內觀望。

好嘛,裡面的人還真不少,林浩天居中而站,張不凡、凌無涯這些金國猛將以及丁奉、盧凱這些將帥也都有在場。人們圍攏在營帳的中心處,一個個也不知在圍看著什麼。

見殷香左一眼、右一眼的看起沒完,那名侍衛隊長暗嘆口氣,回手把中軍帳的門帘放了下來,然後對殷香拱手說道:「公主請回!」

殷香正看得認真,突然視線被門帘遮擋住,她忍不住狠狠瞪了侍衛隊長一眼,冷聲道:「本宮不進去,難道在外面站一會還不行嗎?」

侍衛隊長咧咧嘴,這哪是一國的公主啊,簡直就是個地痞無賴!他也不好強行把殷香趕走,吞了口唾沫,只能無奈地退到一旁。

殷香側耳傾聽,可是以她的耳力,根本聽不清楚中軍帳內在談論些什麼。她下意識地看向黑衣人,要說耳力的厲害,天下恐怕沒人能比得他,哪怕是一片棉絮落地。他都能聽到。

她正想提醒黑衣人仔細聽聽中軍帳里的談論內容,這時候,數名身穿黑衣的金軍走了過來。

其中為首的那人在殷香面前站定,先是看了看她,接著又轉頭看向附近的侍衛們,沉聲問道:「他們為什麼會在這裡?」

侍衛營的侍衛天不怕、地不怕。但唯獨怕魔系冥武者。見來的是魔系冥武者的人,那名侍衛隊長急忙快步前,抱拳施禮,說道:「大人,公主大人執意要站在這裡,不肯離開,小人也……也沒辦法。」

「要你們是做什麼用的?!」那名魔系冥武者呵斥一聲,回頭看著殷香,說道:「大人和將軍們正在商議軍務。公主在此,可是來打探消息的?」

魔系冥武者人員說話,很少會拐彎抹角,他們也不管對方是誰,根本不會留有任何的顏面。

殷香玉面一紅,心中又羞又氣,怒道:「你是個什麼東西,敢對本宮如此無禮?」

「你還真當你zi是公主了?」那名魔系冥武者人員嗤笑出聲。說道:「這裡是金國,不是你炎國。要擺你公主的架子,就滾回你炎國去擺。現在,滾開!」說話的同時,他的手提了起來,握住佩刀的刀柄。他一動,後面的那些魔系冥武者人員齊動。與此同時,周圍的侍衛們也急忙把手中的長槍端了起來。

跟著魔系冥武者,得罪了炎國公主,他們不會有事,而若是沒有跟著魔系冥武者干。開罪了魔系冥武者,他們可都吃不了兜著走。

殷香還是第一次被人罵『滾開』,她站在原地愣了好一會才反應過來,接著,眉毛豎立,身子氣得突突直哆嗦。

見狀,那三名中年人急忙前,輕拉殷香的袖子,低聲勸道:「公主大人,我們還是先回去!」這裡是金營,真要和金軍打起來,他們這百十來號人,包括公主在內,一個都活不成。

殷香自然也明白其中的利害干係,只是她shizai咽不下這口氣,她怒視著那名魔系冥武者人員,過了良久,她才抬起手來,指著他的鼻子叫道:「本宮早晚有一天會找你算賬!」

扔下這句狠話,她氣呼呼地甩給三名中年人,轉身回往zi的營帳。

看著他們一行人離去的背影,魔系冥武者人員冷冷哼了一聲,說道:「找我算賬?!我還想為死去弟兄們報仇呢!」

魔系冥武者反感、厭惡殷香當然也是有原因的,在玉井時,有數名魔系冥武者人員就是死在殷香的手裡,這筆賬,魔系冥武者里的人都沒忘。

殷香含憤回到zi的營帳里,快步走到桌案前,一腳將桌子踢翻,然後回頭咬牙切齒地問道:「你們可有聽到中軍帳里在談論什麼?」

邢磊等三名中年人齊齊搖頭,表示不知,殷香目光一轉,又看向黑衣人,問道:「常先生,你有聽到什麼?」

黑衣人沒有說話,只是緩緩搖頭。

殷香瞪圓眼睛,美目快要噴出火光,她質問道:「連你都沒聽到嗎?」

他依然是一聲不吭,默默地搖頭。

「那不可能,以你的耳力,就算把中軍帳都縫死了你也能聽到裡面的動靜。」殷香氣急敗壞地跺了跺腳,狠聲說道:「不想說就算了,不過本宮先把醜話放在前面,天下能收容一個瞎子的,只有本宮!」

黑衣人依舊一句話都沒有,垂首立於營帳的角落,如此失態的殷香,他也是第一次見到。

殷香很聰明,打小就有過目不忘的本事,而且她也一直以zi的頭腦為傲。此時的失態,與其說是被魔系冥武者氣的,還不如說是她zi心煩氣燥,最令她感覺不shiying不舒服的是,她的心裡隱隱有一股不祥的預感。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