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這孩子是怎麼了?怎麼一個人在街上哭啊?」

2021 年 11 月 23 日

還好,在外面是有好心人的,看到她一個孩子哭着在外面亂走,馬上,她過來了,關心的攔住了她。

「小娃娃,你怎麼了?怎麼一個人在這裏哭啊?你媽媽呢?」

「媽咪……媽咪……」

小若若哭的上氣不接下氣,才六歲的她,在學校里受到那麼大的傷害后,一時間竟連媽咪在那上班都想不起來了。

路人沒有辦法了,只能將她抱了起來。

「算了,還是先送你去警局吧,也不知道是那個粗心的家長,竟然把你落在這了。」路人準備把她送去警局。

但這時,忽然有人打電話給她。

「清暉園?我知道了,我剛在路上撿了一個小姑娘,我得先把她送去派出所,然後再給你送貨,你等等啊。」

這人,原來是個送貨的。

清暉園?

還在她懷裏哭的小若若聽到這幾個字眼,她忽然小腦袋瓜里想起了什麼。

對噢,哥哥好像就在清暉園,那天在觀海台的時候,他們說了,以後他們會去清暉園上學,還說帶她一起去。

可是現在,哥哥們去了那個地方,她卻來了這裏,被人欺負。

小姑娘哭的更傷心了。

「嗚~~~我也要去……要去清暉園。」

「什麼?」這人愣了愣,「你也要去清暉園?」

「嗯,我哥哥……哥哥在清暉園,我要去找他們,哇——」說不到兩句,小丫頭又打哭了起來,連鼻涕泡泡都哭出來了。

路人見到,心都疼了。

這小娃娃,本來就長得漂亮可愛,現在一哭,都是做了父母的,自然也就是心疼了。

路人便帶着她乾脆去了清暉園。

不過,她還是有點懷疑的,清暉園是什麼地方?那可是這裏最好的學校啊,一般人根本就進不去,她哥哥真的在裏面?

路人半信半疑。

結果,當她帶着這小姑娘到了這間學校后,才報出她兩個哥哥的名字,老師進去,一對十分帥氣炫酷的雙胞胎就從裏面出來了。

「哥哥——」

小若若看見了,情緒徹底崩潰了,她再一次大哭着朝兩個哥哥邁著小腿跌跌撞撞的撲了過去。

霍胤和墨寶見了,哪裏還呆得住。

馬上,他們也沖了過來一把就抱住了妹妹。

「怎麼了怎麼了?誰欺負你了?你怎麼哭成這樣了?」

「別哭,哥哥在這呢。」

兩雙小手用力抱住了受盡委屈的小糰子。

不同的表達方式,但都是對這個妹妹的急切關心,還有憤怒和心疼。

是誰敢把他們的妹妹欺負成這樣? 「還不就是上次我給白芸打電話的時候她告訴我的嗎?」謝蘭在一旁接過話茬說道,「所以我說啊,這白芸其實挺好的,要不媽還是給她打個電話吧。」

「謝蘭,你又來了。」這一次,葉根生阻止道,「兒子的事情,他自己會處理的,要是能爭取,他自己難道還不會爭取嗎?你打電話又有什麼用。」

謝蘭這才沉默了。葉向陽便又拉了一下謝蘭的手臂說道:「媽,你放心吧,我肯定會再給您娶個兒媳婦,給您生個孩子的,你們這麼年輕,難道還着什麼急啊?」

謝蘭這才笑了笑,說道:「好吧,那你還是得抓緊,媽不是為了我自己,是為你好。」

「好啦,媽,我知道啦。」

「好好好,媽也不羅嗦了,吃飯,吃飯。」

一家三口又吃起飯來,可是,葉向陽的心裏卻不再平靜。此時,他的腦海中,浮現出一個人的影像,那就是唐湘雅。只見她穿着一件緊身的襯衫,胸前緊繃渾圓,向兩邊擴散,十分誘人。

其實他也知道,唐湘雅也對他有點意思,所以,只要他稍微花費點心思,或者說鬆口的話,唐湘雅是會答應的。看起來,唐湘雅似乎是個不錯的人選,年齡相仿,而且也是離過婚,沒生過孩子的,也不算占人家便宜,而且,相貌身材都是上佳,也不比白芸差……

吃完晚飯後,葉向陽說要給謝蘭洗碗,謝蘭說什麼也不同意,葉向陽就只好一個人來到院子裏。

今天的天氣很好,雖然不是滿月,卻是一輪勾月,來得似乎更有情調,掛在冷冷清清的天上,似乎在訴說着什麼悲歡離合的故事,而周圍的那些星星點點,則像是最好的裝飾品。

葉向陽在院子門口坐了下來,院子門口的前面,是一片田野,傳來陣陣的蛙鳴,卻讓這個夜晚顯得更加地寂靜了。

而這片自然的美景,讓葉向陽的心徹底地沉靜了下來,他也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心事。

在他的心裏,始終還是沒有辦法徹底地放下白芸,他始終覺得,白芸還是可以再爭取一下,所以,他一直留着一個位置給白芸,如果不是對她徹底地死心,他是暫時不會考慮其他的女人的,儘管同樣漂亮性感的唐湘雅也對他表露出了好感,可是他卻沒有辦法從心裏上真正地接受她。

「向陽。」這時,葉向陽的身後響起了一道聲音,葉向陽回頭望去,卻看見父親葉根生站在後面,連忙叫道:「爸。」

「嗯,在想什麼呢?」葉根生說着,也在葉向陽的旁邊坐了下來。

「哦,沒想什麼,很久沒回來了,在這裏坐一下。」

葉根生笑了一下,說道:「算了,你就別瞞我啦,我看得出來,你心裏有心事。」

葉向陽笑了笑,說道:「爸,你煙癮真的就這麼徹底戒了嗎?你現在還沒犯煙癮啊?」

「你說沒犯不?尤其是剛剛吃完飯,真的是想抽煙,可是你們娘倆看我看得這麼緊,不讓我抽,我就是想抽,現在煙屁股都找不着了,我怎麼抽啊。」

葉向陽笑了笑,說道:「爸,我們這也是為了你好,只要頂過了這兩天,你就可以戒掉了。」

「這你還別說,剛才最難受的那一陣過去了,現在確實是好多了。過兩天應該就可以徹底戒掉了。」

「嗯,你能這麼想就最好了。」

「向陽,你別打岔,其實,我知道你在想什麼,我看得出來,其實你的心裏,還有白芸,你一定是在想她。雖然我不知道你們離婚到底是因為發生了什麼,但是我知道,你一定心裏還有她。」

葉向陽看着葉根生,沒想到他竟然是如此地了解自己。

「爸,沒想到,你還挺了解我的,你說得其實一點都沒錯。」

「向陽,你還記得,上次我們爺倆坐在這,是什麼時候的事了嗎?」

「記得,就是我和白芸結婚的前一夜,我們倆在這坐了挺久。」

葉向陽說着,眼前就浮現出那一晚的情景。

「是啊,那天晚上,我們坐在這,聊了挺久,我跟你分享婚姻的心得,告訴你怎麼能經營好婚姻。那時候,你對你的婚姻挺有信心的,說你和白芸挺好的,而且你也知道怎麼經營婚姻,你們會互相尊重,只要性格機投,婚姻就不是問題什麼的。可是現在呢?雖然我不知道你們發生了什麼,可是你們的婚姻,卻終於是解體了。」

葉根生的話,讓葉向陽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其實,他心裏有一點點的不服氣,因為他和白芸的婚姻,其實是因為一場意外。可是,他又能說什麼呢?不管怎麼說,那時候,他的確是對他和白芸的婚姻信心滿滿,認為他們肯定能相守白頭,可是現在呢?不過一年多而已,不是還是解體了嗎?這畢竟是事實,不管是什麼原因,他的話卻始終是被打臉了。或許,生活本來就有許多的意外,沒有人能置身事外,對什麼事情絕對的信心,本身就是一種錯誤。

見葉向陽沒有說話,葉根生便拍了拍葉向陽的肩膀,又說道:「不過,你也別太悲觀了,不管怎麼說,現在你們的婚姻畢竟已經結束了,你還是得往前看,你只要從這段婚姻中吸取教訓,我想,你會經營好你的下一段婚姻的。至於白芸,如果你還沒有辦法放下她,你就再去努力一把,看能不能把她給追回來。其實我覺得白芸對你也是挺有感情的,所以,離婚了並不是世界末日,你還可以再去像當初一樣把她追回來,如果實在是追不回來,也沒辦法,至少不要讓自己留下遺憾。」

葉根生的話,不但沒有讓葉向陽變得開懷,反而讓他的心裏覺得更加沉重了。其實葉根生說的這些話,他又何嘗不知道,可是葉根生不了解實情,而且他也追過了,白芸卻沒有給他一個肯定的答覆,要他現在又再怎麼去開口呢?可是這些事情,他又怎麼對葉根生啟齒呢?

「老葉你又在給咱們兒子講什麼大道理了吧?」這時,不知道什麼時候謝蘭已經站在了身後,笑眯眯地說道。

「沒有了,媽,我們爺倆聊聊天,你洗完碗了啊?」

「洗完了,再洗個澡就睡覺了,明天早上還得去賣菜呢。」

「媽,我看你就不用這麼辛苦了,在家裏休息一下算了,我每個月給你和爸一千塊錢給你們作生活費,至於其他的費用,到需要的時候,我也會拿得出來的。這事我早就跟你說過了,你怎麼就是不肯答應呢。」葉向陽說道。 「在朱竹清魂師和郎琳娜魂師的精彩對決后,是否還有人能夠為我們帶來更為精彩的對決呢?讓我們拭目以待吧,有請馬紅俊、莫雪兒登場!」

莫西乾式髮型的主持人高亢而不失磁性的男中音,通過特定的魂導器傳遍整個觀眾席,引來一片歡呼。

「莫雪兒?」

走在通往擂台的台階之上,馬紅俊眉頭微微一挑,表示並沒有聽說過。

「莫雪兒,武魂,雪晶蓮花扇!」

「馬紅俊,武魂,火焰!」

不得不說,莫雪兒是個難得一見的絕色佳人,一襲雪白短裙,露出一雙精緻圓潤的美白大長腿,綢緞般靚麗的紫發紮成馬尾,精緻的五官,絕美的容顏,氣質端莊優雅,只是相較他的冰兒小姐姐的清冷恬靜,莫雪兒眉宇間多了一份淡漠和傲然。

細細打量著對方,馬紅俊不得不承認,這女子絕對是一位孤高冷傲的冰美人。

「你還打不打!」

莫雪兒皺了皺眉,嬌喝一聲,聲音清脆,連皺眉都是那麼好看,只可惜馬紅俊並非顏值黨。

他喜歡的女人,顏值並不需要多漂亮,但一定是他喜歡的。

不過要是看到美女,他還是會主動多看超過兩眼的,這是他除了愛皮和愛吃外的另一大愛好,喜歡看美女。

莫雪兒的武魂早都召喚了出來,手持一柄冰藍色摺扇,一面風雪飄零環繞著一顆雪晶,一面綻放著一朵冰玉蓮花,一白中帶黃加一黃一紫三個魂環以她為中心緩緩轉動。

「請!」馬紅俊微笑說道。

莫雪兒冷哼一聲,白中帶黃的魂環光芒閃爍,手中冰藍摺扇向外一掃的同時,人已經向著馬紅俊沖了過來。

「第一魂技,風吹冰起!」

隨著手中摺扇橫掃,斗魂台上颳起一股凜冽的寒風,一排冰藍晶瑩的寒霜冰刃,散發著冰冷刺骨的寒芒直接斬向馬紅俊。

「鳳凰點頭!」

魂力涌動,一柄金色長劍出現在馬紅俊手中,持劍在手,原地留下一道殘影,一點寒芒先至,隨後劍氣浩蕩,輕飄飄一道道劍花飛出,熾熱的金色劍光似漫天飛舞的光點,但卻暗藏殺機,輕輕點在了莫雪兒激射而來的每一道冰冷刺骨的寒芒之上。

「鏗鏗鏗!」

「呲呲呲!」

冰冷的寒芒與熾熱的劍氣碰撞出耀眼的火花,接著發出冰火消融的呲呲聲,這時莫雪兒已經一腿橫掃而來,同時手中摺扇啪的一聲合攏,向著馬紅俊的魂力長劍點去。

「海底撈月!」

身影一轉,借力打力,左手順著莫雪兒雪白的大長腿輕輕順勢一撥一拉,同時手中魂力長劍翻轉,一道金色劍光自下向上撩起,啪的一聲,直接和莫雪兒的雪晶蓮花扇碰在一起。

「自創魂技?」

莫雪兒驚呼,身形一個趔趄,連退五六步才穩住身形,好怪異的自創魂技,明明踢中了,卻感覺軟綿綿的,有種踢在棉花上的感覺。

「第二魂技,寒風吹雪!」

穩住身形,莫雪兒身上黃色魂環光芒亮起,啪的一身展開摺扇,身體一轉,隨著摺扇橫掃旋轉起來。

霎那間斗魂台上颳起更為凜冽的寒風,伴隨著讓人心冷和渾身發抖的寒風呼嘯,一道道冰冷刺骨的冰雪霜刃隨著莫雪兒身體旋轉,向著馬紅俊激射而去。

「第二魂技,浴火鳳凰!」

輕輕低喝一聲,黃黃紫三道魂環浮現而出,第二道黃色魂環光芒亮起,金焰威力直接猛增兩倍,也不見他躲避,魂力長劍在手中翻飛,或上撩,或斜點,或前蹦,劍氣縱橫浩蕩,熾熱的金色劍光肆虐,在斗魂台留下一道道縱橫交錯的深深劍痕和被烈焰灼燒的焦痕。

馬紅俊彷彿是在隨意揮劍,可是隨著長劍在他手中翻飛,每一次都恰到好處,剛巧攔截在激射而來的寒芒之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