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這些人在我的眼中就是螻蟻一般的存在,根本就算不了什麼,你不用為我擔心!」

2020 年 10 月 29 日

陳天明白了韓泫雅的意思以後輕聲沖著韓泫雅說道。

而韓泫雅在聽到了陳天的這句話忍不住愣了一下,隨即皺著眉頭問道:「真的沒有什麼事情嗎?」

「放心吧,不會有事的!」

陳天語氣十分平靜的沖著韓泫雅說道。

而韓泫雅在猶豫了兩秒鐘,她看見陳天的語氣這麼自信,也就沒有多說什麼,奔著房間外面走去。

半個多小時以後,韓泫雅直接開車來到了蘇北市的一個私人會所門前,然後輕聲沖著陳天說道:「王家的那些小輩應該就在這裡面了!」

「進去看看吧……」

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直接邁著步子奔著會所裡面走去。

進入會所以後陳天發現裡面的裝修還是非常奢華的,而且在門口站著兩排身穿旗袍的漂亮女子,這些人看見陳天跟韓泫雅進來以後連忙高呼歡迎。

其中一個打扮的十分漂亮的女人走到了韓泫雅陳天兩人的身邊,然後輕聲說道:「二位是來參加王公子的聚會的嗎?」

「沒錯……」

韓泫雅輕輕的點了點頭。

「那您這邊請……」

美女經理直接主動帶路,而陳天跟韓泫雅則跟在美女經理的身後。

幾秒鐘以後,陳天跟韓泫雅在進入到了一個大廳當中。

此時在大廳裡面已經坐滿了差不多七八桌的人,而且都是年輕人,這些年輕人身上穿著的衣服應該都是名牌,各種豪車的車鑰匙隨意的扔在桌子上面,時不時露出的高級腕錶也能夠表露出這些人的身份,而且這些人身邊都會跟著一個美女。

「你們王家竟然有這麼多人?」

陳天猶豫了一下,然後輕聲沖著韓泫雅問道。

韓泫雅在聽到了這句話以後輕輕的搖了搖頭,然後繼續說道:「只有最中間的那四桌人才是我們王家的人,剩下的其他人應該都是跟我們王家關係不錯的後人,所以這次也都出來聚一聚了,這些人應該也都是來參加我外公的壽宴的……」

「原來如此!」

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沒有多說什麼。

而此時似乎已經有人注意到了陳天跟韓泫雅兩人,一瞬間所有人都扭頭看向了陳天韓泫雅。

當然了,這些人大部分的注意力還都是放在陳天一個人的身上的,畢竟他們之前都見過韓泫雅,此時這些人都好奇到底是什麼人膽子竟然那麼大,連李鴻裔的女人都敢搶,而且還能夠俘虜韓泫雅的放心,這些富家弟子當中不知道有多少人都追求過韓泫雅,最後都是以失敗告終的,此時得知韓泫雅已經有了男朋友以後嗎,心裏面自然也是非常的好奇。

但是當這些人在看見了陳天以後,一個個臉上的表情都非常的不解。

因為陳天雖然長相非常的不錯,氣質也絕非常人,穿著打扮也十分的有品位。

但是這些人卻都不認識陳天,也沒有聽說過這一號人物,所以這些人紛紛開始暗暗的猜測陳天到底是什麼身份,竟然能夠把韓泫雅這樣的女人哄到手!

而有些女生則用自己的美眸上下打量著陳天,心中似乎也是掀起了陣陣的波瀾,畢竟陳天的這個長相對於那些女人來說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抵擋力可言。

陳天根本就不會在乎這些人的目光,跟隨韓泫雅直接奔著裡面走去。

「小雅,你可算來了啊!」

就在這個時候,一位三十多歲的青年起身走到了韓泫雅的身邊,笑呵呵的沖著韓泫雅說道。

「林哥,好久不見啊!」

韓泫雅笑盈盈的回了一句,然後扭頭沖著陳天說道:「陳天,這位是我的表哥王林!」

「你好!」

陳天看著王林輕輕的點了點頭。

而王林則淡淡的看了陳天一眼,面無表情的回了一句你好,隨即便沒有繼續搭理陳天,而是沖著韓泫雅說道:「小雅,那邊有幾位重要的客人,我給你介紹一下!」

陳天眯著眼睛看著王林的位置,其實陳天心裏面清楚這個王林似乎對自己有些意見,所以才會表現的這麼冷漠。

但是陳天也沒有多說什麼,畢竟剛才王林能夠回陳天一句你好就已經非常不錯了。

王林帶著韓泫雅走到了一桌人的面前,此時這桌子當中坐著十個人,七個男人四個女人。

當韓泫雅看見其中一個女人以後,瞬間便認出了這個女人就是當初她在高速公路上面碰到的那個女人。

蜜婚盛寵:腹黑老公太囂張 「韓小姐,你還記不記得我啊?」

其中一個長相英俊帥氣的男子面無表情的沖著韓泫雅問道。

而韓泫雅皺著眉頭看著英俊帥氣的男子,低聲問道:「你是什麼人?」

「咱們不是在高速公路上面見過一面嗎?」

徐庸淡淡回了一句。 是「仁」字。

字體筆畫蒼勁,龍飛鳳舞,一眼看去,一股凌厲大氣磅礴的氣勢迎面而來,是屬於皇上身上長期的上位者威嚴,但是……

「皇上心不穩。」風玫評價,字是好字,人心卻是亂的,以至於下筆起筆間總多出一份倉皇來。

皇上笑,卻是滿臉疲憊:「這些年,朕每日都要寫一遍這個『仁』字才能入睡,可是卻沒有一次寫下它時心是穩的。」

風玫不語,她一位皇上叫她來御書房是為軒轅虔的事情,但是此番,她卻是疑惑了。但是她知道,這個時候,皇上顯然不需要她說什麼的,他似乎是陷入了自己的思緒之中,正滿臉追憶之色……

皇上的聲音再次響起,幽幽的,帶著抹不去的悵惘:「尤其是在遇到難以抉擇的事情的時候,朕都要寫一寫這個字,想的卻是你父親臨終前說的話。」

他悵然一嘆,眯眼回憶著即便過去近二十載,卻時刻不曾忘卻的場景——

邊關黃沙漫漫,長年都風很大,大地卻是熾熱的,灼的人皮膚生疼,拿那一日,最啃噬人心的,卻是那漫天的廝殺聲以及空氣中愈發濃郁的令人作嘔的血腥味。

因為他的指揮失誤,旒令國軍隊損失慘重,他以及赤焰也都陷入敵人重重包圍之中。

是赤焰帶著赤家軍精挑細選的最為精英的一支小隊浴血帶他衝破了重圍。

那日,血漫了眼,整片天地都是血紅色,空氣里的風都帶著令人心慌的氣息,那是他第一次上戰場。

在那之前,他從來都不知道戰爭竟是如此的殘酷,也不知道一個決策失誤便能讓千萬將士埋骨沙場。絕世唐門www.jueshitangmen.info

在經歷那一切之前,在他眼中,邊關戰事,只有勝利與失敗之分,每次上報的死亡人數,也只是一串數字而已……只有親眼看到,才是刻骨銘心的理解。

被赤焰護著,看著身邊的赤家軍一個個倒下去的時候,他心中告訴自己,若能活著回去,總有一天,他要讓邊關不再有戰爭。

他還想過,等邊關沒了戰事,不在需要將軍,他就將赤焰召回旒都城,封赤焰為異姓王……

他想過許多事情,卻沒想過赤焰會在他面前倒下。

他與赤焰一同長大,自小赤焰便是最能打的,在他眼中,赤焰就如守護著旒令國的大山一般,永遠都不會倒下。

可是山倒了,是因為他。

流箭飛來,他避無可避,赤焰攔在了他的身前,而後倒在了他的懷中。

最終他們還是逃了回來,赤焰就躺在他懷中渾身是血,軍醫搖著頭紅著眼離開,赤焰卻是拉著他的手笑著……

那是他自懂事以後第一次哭,一國之君的他在負傷累累的將士們面前,抱著他們的將軍的屍體,嚎啕大哭,可那個時候他竟然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哭什麼……

他回來了,而赤焰卻永遠的留在了那片黃沙土地上,永遠的……如今,他做到了讓邊關戰事停歇,可是卻再也找不到那個讓他封王的人……

皇上以食指細細描摹著宣紙上的筆畫,語氣苦澀:「你父親說——」 韓泫雅在聽到了徐庸的話以後忍不住愣了一下,美眸當中閃過了一絲異樣,因為此時韓泫雅才反應過來原來這些人就是自己當初在高速公路上面碰到的那些人。

韓泫雅對於這些人可沒有什麼好感,所以臉上的表情變得難看了起來。

但是王林似乎並沒有看出韓泫雅臉上的表情有些難看,繼續說道:「小雅,這位是京城徐家的徐庸徐大少,徐家是幹什麼的小雅你心裏面應該非常的清楚吧,我聽說徐公子家現在也在考慮往娛樂圈方面發展,所以你可以跟徐公子好好的聊聊,說不定以後咱們還能合作合作……」

「京城徐家?」

在場的那些富家子弟在聽到了王林的這句話以後,紛紛扭頭看向了徐庸的位置,臉上的表情非常不可思議。

因為京城徐家還是非常有能量的,無論是在商界還是政界都有著十分強大的人脈關係,甚至還被譽為京城八大家族之一!

要知道,在京城那種地方大家族可以說是數不勝數,隨便找一個人可能都是某個家族當中走出來的,但是徐庸所在的徐家卻能夠位列京城八大家族其中之一,從這一點便能夠看得出來徐家的實力有多麼強悍。

而徐庸這個人從小就非常的優秀,以後很有可能繼承徐家的生意,所以徐庸跟徐家其他那些紈絝子弟也有著非常大的差距。

此時已經有些人開始在心裏面暗暗的計劃著自己要怎麼樣巴結徐庸了,一旦要是能夠跟徐庸這種人認識,那對他們來說肯定是受益良多啊!

而徐庸此時一直都用一樣的眼光看著韓泫雅,臉上的表情十分傲慢,沒有說話。

韓泫雅看見徐庸沒有說話以後,自然也不會主動跟徐庸說話。

王林淡淡一笑,然後繼續說道:「小雅,這位是金安市江家的江美小姐,是江叔叔的女兒……」

韓泫雅順著王林所指的位置看了過去,只見一位美女安靜的坐在了徐庸的身邊,美女的臉上帶著墨鏡,僅僅露出半張俏臉,但是這半張俏臉便已經足夠證明這個女人是個紅顏禍水傾國傾城的絕色了,纖細的下巴精緻的嘴唇,白皙的肌膚,彷彿每一個地方都非常的完美,就是不知道摘下墨鏡以後會是怎樣的一番景象。

而金安市的江家也能夠算得上是華夏數一數二的大家族了,江的能量甚至能夠跟王家相提並論了,而江家的現任家主乃是江美的爺爺,江美的爺爺能量非常大,即便是省委級別的人物見到了江老爺子也得是客客氣氣的,根本就不敢得罪。

「原來這個人就是江美啊!」

「是啊,沒想到這個人就是江美,之前一直都聽說過,但是還從來都沒有見過呢!」

「我聽說這個江美可是能夠跟韓曉汐那個級別的商業女皇起名的存在,現在江家的生意好像都是江美一個人在搭理的……」

「這個女人可不是什麼一般人,商業頭腦跟手段那都是頂級的!」

眾人在知道了這個墨鏡美女的身份以後紛紛開始小聲議論了起來。

江家的情況其實跟韓泫雅所在的王家有些類似,在江家的三代孩子當中,根本就沒有哪個男生能夠拿得出手,全部都是吃喝玩樂的主,很難成大器,所以江老爺子才重點的培養江美,而江美確實也是不負眾望,展露出了非常驚人的商業天賦,即便是江美父親那一輩的人都不如江美。

江美現在打理江家很多的產業,而且也掌握住了江家大量的資源,以後很難有人能夠動搖江美在江家的地位。

誰都沒有想到這兩個人的身份竟然會如此恐怖,無論是徐庸也好江美也罷,以後都是能夠在華夏撐起一片天的大人物,根本就不是蘇北市這些富家子弟能夠相比的。

「你好……」

韓泫雅面無表情的沖著江美喊了一聲。

此時韓泫雅對於這些人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好感可言,所以說話的語氣十分的冷漠。

「你好!」

而江美自然也是輕聲的回了一句,隨即便扭頭看向了陳天的位置,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異樣。

因為江美隱隱約約的感覺自己好像在什麼地方見過陳天的照片,但是此時又有些想不起來了。

陳天則面無表情的看著江美,臉上的表情十分平靜,平靜的讓人覺得有些詫異。

「這個人竟然不認識我?」

江美知道陳天看自己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個普通人一樣,根本就沒有絲毫的情緒變化,這種眼神江美已經很長時間都不曾見過了。

而此時還有兩位青年是王林沒有介紹的,其中一個青年就是龍刃。

陳天上下打量了龍刃一眼,陳天能夠看得出來龍刃應該也是一位武者,只不過境界跟陳天自然是沒辦法相比的,而且龍刃穿著的衣服全部都是軍區的衣服,這說明龍刃應該是有軍區背景的。

當王林介紹完了龍刃的身份以後,眾人再次露出了驚訝的目光,但是龍刃似乎就好像是沒有聽到王林的那些話,也不曾看過韓泫雅陳天兩人,一直都在安靜的吃著東西,給人的感覺就好像是這一切跟龍刃都沒有任何關係一樣。

王林在介紹完了這三個人以後,剛剛準備讓韓泫雅坐下一塊吃飯,突然聽到了門口處傳來了一陣響動聲。

只見一個身穿休閑西服的青年帶著兩個保鏢走進了大廳當中。

眾人看見了這個青年以後,紛紛愣在了原地,而陳天也扭頭看了青年一眼。

青年長相英俊帥氣,氣質非凡,給人的感覺應該是長期身居上位,所以才能夠擁有這樣強大的氣場。

而青年身後的那兩個保鏢也都是武者,境界在脫凡境巔峰,隨時都有可能突破到化神境。

要知道脫凡境巔峰的武者如果要是放在一個小城市當中那是能夠被尊為大師級別的存在,但是此時這個青年的身邊竟然跟著兩個化凡境巔峰的武者當保鏢,從這一點便能夠看的出來這個青年的身份背景應該不簡單。

而韓泫雅在看見了這個青年以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異樣,隨即連忙沖著陳天說道:「陳天,這個人就是李鴻裔!」

「他就是李鴻裔?」

陳天聽到了這句話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異樣,隨即扭頭看向了李鴻裔的位置。

「沒錯,就是他!」

韓泫雅一邊說話一邊伸手挽住了陳天的胳膊,彷彿有些害怕李鴻裔。

而李鴻裔在看見陳天跟韓泫雅如此的親密以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殺氣,但是並沒有多說什麼,繼續往大廳裡面走來。

「李公子,您過來了啊!」

王林在看見了李鴻裔以後連忙快步的迎了上去。

而徐庸龍刃江美三人也紛紛起身,一瞬間眾人直接將李鴻裔圍在了中間,然後跟李鴻裔打招呼。

韓泫雅跟陳天則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李鴻裔,徐庸,江美,龍刃,這四個人現在全部都聚集在了一起,目的是什麼,在場的這些人心中都非常的清楚,他們知道韓泫雅身邊的陳天恐怕是要用大麻煩了。

但是不管怎麼樣,韓泫雅這次做事確實是有些過分了,明明知道自己跟李鴻裔之間是婚約的,但是竟然還敢把陳天帶上門來,而且還當著那麼多人的面跟陳天摟摟抱抱,這不僅僅是在羞辱王家人,也是在羞辱李家人。

韓泫雅天真的以為這樣的方法能夠讓李鴻裔死心,但是她可能不知道,她的這個做法只能是更加激怒李鴻裔!

如果陳天不是有了可以無視李家的把握跟底氣,那麼韓泫雅做的這些事情就是在無形之中將陳天推向了深淵地獄當中!

李鴻裔跟眾人寒暄了兩句之後,直接坐在了主位上面,其他人也紛紛跟著坐下了。

而王林扭頭看了韓泫雅一眼,輕聲說道:「小雅,你別站在這裡了,快點坐下吧……」

「好……」

韓泫雅輕輕的點了點頭。

而王林淡淡的看了陳天一眼,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無奈,但還是因為心軟可憐陳天,所以輕聲說道:「陳天,你也坐下吧!」

陳天在聽到了王林的這句話以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震驚。

因為陳天沒有想到王林竟然會主動的讓自己坐下,這倒是改變了陳天對於王林的印象,而王林可能也不知道僅僅就是因為自己的一時心軟而換來了一個幾乎改變了他一生的機遇。

王林是韓泫雅二舅的兒子,為人忠厚老實仁義,非常的喜歡交朋友,在蘇北市的名聲也非常好。

雖然王林的性格不錯,但是無奈沒有任何商業頭腦,以後很難成大器,所以王老爺子也就沒有培養王林的想法,要不然王林其實還是有很大幾率繼承家主位置的。

而王林對於這些東西本身就不是很在乎,所以就算明知道自己沒有機會繼承家主的位置也沒有表現出什麼情緒。

陳天猶豫了一下,想要坐在韓泫雅的身邊。

「等一下!」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徐庸突然開口喊了一聲。

「徐公子,怎麼了啊?」

王林愣了一下,語氣有些不解的沖著徐庸問道。

「韓小姐是王爺爺的外孫女這件事我知道,坐在這裡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他是什麼人啊?他憑什麼坐在這裡?」

徐庸伸手指了指陳天的位置冷聲問道。

而韓泫雅在聽到了這句話以後,臉上的表情瞬間就變了,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說道:「這個人是我的老公,我的老公怎麼就沒有資格坐在這裡了你告訴我?」

「老公?」

徐庸十分不屑的笑了笑,然後扭頭沖著王林問道:「林子,這小子是你們王家的女婿?我怎麼沒有聽說過這件事?什麼時候結的婚啊?」

王林一臉無奈的站在原地,臉上的表情十分難看,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才好。

而周圍的眾人也紛紛看向了陳天的位置。

雖然這些人都知道徐庸會找陳天的麻煩,但是他們沒有想到徐庸竟然會這麼著急! 「為皇者,有仁心,為百姓之福。但萬事過猶不及,凡是皆有度,與於皇上而言,仁慈過度,或為災。皇上,日後臣不在您的身邊,您要學會自己拿起劍,至少,在將劍刺向敵人的那刻,是需要拋掉仁心的……為皇者,內可撫百姓,以仁,外可抵強敵,以不仁……對仁人,施仁心……縱有變,但切不可忘初心,仁為本。」

那個時候他剛剛登基,其實還不明白赤焰這些話是何意,但是這是赤焰臨終的話,所以他每個字都記得清清楚楚,刻骨銘心。

後來,回到旒都城,他總要去想一想這段話——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