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這不是紫眼狼王嗎?現在的它還處於幼生期,想要達到成長期的話還需要很長一段時間呢。」

2021 年 1 月 17 日

「曹掌柜果然好眼力!」

曹掌柜謙虛的拱了拱手,笑問道:「哪裡,哪裡。王妃娘娘要些什麼?」

白靈然信口就說道:「給我來十隻肥雞,五十斤牛肉吧,來些精緻的糕點,再來一壇竹葉清。」

「好勒,請稍等,馬上就來。」

菜呈上了來,意外之人也就到了。

看到那不打招呼就闖了進來的人,讓白靈然吃驚不已,睜著美眸盯著他,意外喚道:「莫公子?」

「嫂子!出事了,我現在急需要你幫忙!」

莫小元神色急切,語氣已經不似前兩次見面般的淡定,似乎發生了什麼事。

白靈然聞言,心中一驚,「發生什麼事了?」

「嫂子,此處不是談話的地方,你還是跟我來吧。」

莫小元看了看四周,有些擔憂,建議道。

白靈然明白他的擔心,但是銀狐這才剛剛開吃雞肉呢,哪裡捨得丟下那雞啊!而紫眼狼王更是直撲在牛肉上狂啃了!

不由苦笑,比了比那兩隻像是餓了幾百年的傢伙,說道:「你瞧現在能離開嗎?」

莫小元順著她指的方向看去,不由抽了抽嘴角,只好沉默。

「來,先喝杯酒吧,你也好理理思路,一會該如何向我說。」

「謝謝嫂子。」

莫小元大口大口的喝著酒,沒有再說話。

白靈然打量了一下莫小元,此時的莫小元衣著雖然還算乾淨,但有些皺摺了,再看看他臉色有些青白,眼睛充血,想來是有段時間沒有好好休息過了,熬夜過多的緣故。

只是,是什麼人能讓他如此不注重休息呢?

而且鬍渣都出來了,他都沒有顧及呢?

白靈然輕抿了一口清酒,淡淡的問道:「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的?」

「我剛想去王府尋嫂子,經過食滿樓的時候,聽到了食客們在討論你的事,這才知道你在這裡。」

莫小元如實告之。

半罈子竹葉清酒喝下去了,銀狐與紫眼狼王總算是把那些食物都吃光光了。

莫小元結賬與白靈然同行,出了食滿樓,白靈然瞟了他一眼,詢問道:「你剛剛說出事了,是什麼事?」


「是橙衣姑娘的事。」

白靈然聞言,有些緊張,「橙衣表姐?她出什麼事了?」

莫小元欲言又止,最後都不知道該如何開口才好。

「你倒說呀!一大男人,有什麼不能說的?」

白靈然心繫橙衣表姐的安危,也顧不得什麼,急切的追問著。

莫小元閉上雙眼,把心一橫,「橙衣姑娘,來大漠的時候,經過姑婆嶺,與山賊碰上了,后被山賊們抓進山寨里去,她……她的清白,被……被沾污了。」

倒吸一口氣,白靈然只覺這個消息像是一個晴天劈雷!

直轟得她沒有辦法相信這事實,整個人僵站在那裡,腦海里迴響著莫小元最後那一句話:她的清白,被沾污了……

那個喜歡穿橙色衣服的嬌俏女子,整天笑臉迎人。

說話大大咧咧,卻不失女俠豪氣的她,卻是讓白靈然最為喜歡的一個女子。

雖嫁為人婦,也習得一手的好廚藝。

在新婚的那個晚上,她與紫衣表姐捧著一百合如意粥進來,祝賀她新婚。

還記得上一次分開的時候,她對自己說:只要小天欺負她的話,她會教訓他的……

現在,怎麼會出了這樣的事呢?

莫小元見她愣在那裡,急急的勸道:「嫂子,現在王爺與我已經把橙衣姑娘救了下來,可是橙衣姑娘卻要尋死啊!剛剛居然抽劍,往自己的腹間刺去,就算是王爺救得快,可依舊是難止那傷勢啊。您還是快些和我一起去看看!」

「快,帶路!」

白靈然吩咐道,不管說什麼,她也要救回橙衣表姐!

那是真心對閻易天好的親人!

從她回大漠之後,橙衣表姐就要來大漠看她,還帶著寶石國特有水果,千里迢迢的用冰鎮著,一路雇馬車運送過來。

僅憑這些,就足矣看出了橙衣表姐的真心!

莫小元急急的帶著她,往自己的樓鋪而去。

看了看那樓上的牌匾——清月樓。

清風明月么?

孤傲的名字,倒是符合莫小元的性子。

急急忙忙的上了二樓,白靈然就看到了一臉憔悴的閻易天,他正守在床邊,臉色痛苦的握住橙衣的手。

大夫們在旁一個個束手無策。

而床榻上的橙衣,一身血跡,腹間的血雖然是止住了,但是卻還沒有醒過來的跡象。


白靈然顧不得與閻易天敘舊,衝上前,搭起橙衣的脈博。

糟糕!

脈搏怎麼會這般的虛弱!

這簡直就是命懸一線!

「小寒,小狼!你們立即回王府取我的葯蔞子出來!要快!」 橙衣的臉色猶如金紙,氣息微弱,加上求死心態,更是讓眾人無計可施。

白靈然吩咐莫小元去準備熱水,還有毛巾,再有針線之類的東西。

先是洗凈了雙手,然後再讓閻易天先在門外守候。

閻易天不願意,剛剛橙衣清醒過來后,她瘋了似的抽出了他腰間的軟劍,這才會傷了自己,「不行!我不能讓橙衣表姐有事!」

「你若是不出去,我如何給她檢查?」

白靈然輕輕的嘆息一聲,勸道。

閻易天深深的看了一眼床上的橙衣,最後孰重孰輕,只好點頭,「那我就在門外,你有什麼需要,只管叫我進來就好。」

「好。」

把一大堆的人都請出了房間,白靈然看了一眼床上的嬌人兒,小心翼翼的解開了她的衣服。

沾著血跡的衣服,一一的去除。

露出了橙衣那內在的美艷,只是瑰玉般的肌膚上,卻有著許多青紫的咬痕及掐痕。

看到豐滿的乳胸上,還有著小小的被咬傷的牙印,這些還只是小兒科,全身都有鞭打的痕迹。

再往下看,橙衣褻褲下的私處,私處還沾著乾涸的血跡。

這群喪盡天良的山賊,怎麼就能泯滅良心,竟會如此的糟蹋一個女人!

正在一點一點的檢查的時候,突然發現了橙衣私處有著異樣。

心中一動,再仔細的把了把她的脈博,驚得瞪著美眸,嘴唇忍不住的顫抖了起來……

怎麼會這樣?!

橙衣表姐,怎麼會有產婦失血過多墮胎的現象呢?

白靈然心性再怎麼堅強,也忍不住的落下淚來。

銀狐在一刻的時間,帶著她要的葯蔞子,趕到了清月樓。

將大還丹搗碎,置於溫水之中,拌了拌這才把葯餵給了橙衣喝下。

之後她這才小心翼翼的檢查,並且一一的給橙衣儘力的處理好她受過的傷,抹上藥膏,只求為了她能在醒來的時候,看不到那些讓她覺得沾污的傷痕。


待一切都處理完畢之後,那都是兩個時辰后的事了。

聚精會神的做了那麼久的事,鬆了一口氣,正想站起來的時候,卻只覺得眼前重影頗多,教她有些暈厥感。

揉了揉額頭,白靈然拭去了額頭上的汗珠,打開房間門,立即讓兩個男人圍了上來,異口同聲問道:「怎麼樣?」

白靈然瞅了一眼在床上昏睡著的橙衣,輕聲說道:「這裡不適合說話,找間安靜的地方再說吧。」

莫小元立即提議,「那便到隔壁吧,那是我的書房!」

「好。」

三個人到了書房,不用他們發問,白靈然自行的說道:「橙衣表姐暫時沒有生命危險了。只是,她求死的原因,我想並不止是被沾污而已,應該還有別的原因。因?。因為我發現了她身體有墮胎的跡象,並且失血過多,就算是這次復原,我也不知道她是否還會有為母的機會。」

話,說得很輕,甚至有些哽咽。

白靈然雖說有些時候是狠辣無情,但面對真心對自己好的人,她卻狠不下心來。

橙衣表姐雖然大不了她幾歲,只是,卻是真性情的女子。

個性潑辣爽直,心裡有什麼便說什麼的女子。

不做作,正因為這個性子,才讓白靈然對她更為親近一些。

閻易天帶著面具,單鳳眸中的殺意,清晰的傳達出了他的怒意。

莫小元聞言,失去了原來的淡定。

男人本該是有淚不輕彈,他卻失魂落魄的跌坐在椅子上,豆大的淚珠就這麼的流了下來,痛苦的神色皆表現在臉上,喃喃自語更像是責問著自己,「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白靈然拭去臉上的淚痕,「王爺,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閻易天搖了搖頭,表示也不怎麼知情。

「我也是收到他給的消息,即刻帶著侍衛們去了姑婆嶺,山賊們早已離去,只把橙衣表姐一個人丟在哪裡。」

什麼?

山賊也會走的么?

白靈然只覺得這裡有太多難明的事情,上一次她經過姑婆嶺的時候,都沒有看見有山賊的蹤影,這會兒怎麼就有了呢?

猛然想到了什麼,趕緊招了招紫眼狼王,附耳在它的耳邊輕語了幾句,然後從葯蔞里掏出了一塊白色的鱗片,紫眼狼王含著那鱗片,從窗戶躥了出去,消失了蹤影。

閻易天看著紫眼狼王的消失,「小狼去哪?」

「我總覺這事有蹊蹺,我也曾經獨自一個人爬過那姑婆嶺,可是並沒有真的發現過有山賊。如今橙衣表姐出事了,我不得不讓小狼去問問住在姑婆嶺的一位朋友。」

「朋友?」

閻易天愕然,她哪來的朋友住在山裡頭啊?

白靈然點了點頭,「說起這個朋友,還得謝謝它,若不是它,我不會來找王爺你。你可記得蛇王草是誰送你的嗎?」

閻易天拍了拍自己的額頭,自我責怪道:「你看看我,居然把小白給忘了。」

「小白是姑婆嶺的靈獸,而且它也算是姑婆嶺的王者,想來要弄清楚事情的真相,只要問問它,必定會有收穫的。」

莫小元怔怔的坐在那裡,語氣有著無比的沉重,「橙衣姑娘,失去孩子,還遭逢這樣的恥辱,若是不開解她的話,就算是救活了她,她依舊會尋死的。」



「沒錯,所以這點,需要莫公子你多費些心神了。」白靈然盯著他,意有所指的說道。

莫小元有些惶恐,「小弟我只是一介商賈,有何資格?」

閻易天卻瞪了他一眼,「橙衣表姐向來與你關係最好,你小子想見死不救是不是?」

「我沒那個意思,我只是說男女授受不親,加上橙衣姑娘受了如此打擊,豈是我能安慰的?」

白靈然皺了皺眉,「那依你的意思,找誰安慰?」

「難道,不通知橙衣姑娘的夫君嗎?」

「不行!」

一男一女異口同聲的冒了出來,閻易天與白靈然相視一眼。

閻易天心中暗嘆,「這事還沒有查出個原因出來,必須要保密。而且這事是有人單獨給我們寫信,通知我們到姑婆嶺去尋的人,雖然沒有殺橙衣表姐,但這一切,顯然就是有所安排的。」

莫小元一愣,隨後點了點頭,細細的尋思起來,「你這麼一說,橙衣姑娘會被山賊所擄,倒真的像是被人設計的。」

閻易天冷笑一聲,「此事只有我們幾個人知道,本王是想知道,將這一切先掩瞞下來,到底是誰會跳出來指橙衣表姐的失貞!在這事件中,若是橙衣表姐的夫君知道了這事之後,定是要休了橙衣表姐的,那麼誰能獲得最大的利益呢?」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