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這““」藍紫音在這位妖艷的女生面前顯得很膽怯。

2021 年 1 月 19 日

背後傳來熟悉的聲音令恩愛回過頭,只見紫音站在那裡低著頭大氣不敢吞聲地被站在她面前的女生憤怒地罵著。一股怒氣由然而生。恩愛離開座位走到那個非常妖艷的女生面前

「啪」地一巴掌,響亮地聲音迴響在整個蛋糕店內,由此而見力度非常大。女生的臉上瞬間出現了一隻巴掌印。

「你“你“你竟敢打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誰?」

女生痛苦地捂著臉蛋兇狠地朝恩愛說道。

「哦“那你是哪家企業的千金呢?還是““被人包養的小蜜?」嘲諷的語氣令在坐的每個人都不禁替她捏了一把汗。

「angela“`」站在旁邊的藍紫音扯了扯恩愛的衣角。

「她是法利集團董事長的女兒,也是這家店的股東之一」

「法利集團?股東?」沒想到這麼好的店竟然會有這樣的股東,簡直是有損天使的形象嘛。

「怕了吧」

妖艷的女生見恩愛一直沒說話以為她怕了。

「怕了?」語氣里透露出一股寒意,嘴解慢慢往上揚。

「怕了就給我滾,你,臭丫頭,馬上去給我拿一份angela羽翼」

妖艷的女生很明顯沒有感覺到恩愛的話中有話,她指著藍紫音命令道。

「啪」又一巴掌打在妖艷女生的臉上,響聲比之前的毫不遜色。

店裡的每個客人都睜大雙瞳不可置信地望著恩愛。她,依然是一臉的平靜,冷冷的眼神射向妖艷女生。

「你竟然還敢再次打我?不要命了是吧,你們還站在那裡幹嘛,還不給我動手“一群廢物」

妖艷女生怒火沖沖地對店外站著的一幫人命令道,看樣子應該是她的保鏢,真是人模狗樣。

然而就在這時,沒有人注意到在暗中的一處角落裡一個身影從口袋裡拿出手機,按了幾個鍵。

「angela,快走吧,這麼多人你打不過他們的」

藍紫音見事情不妙,急忙拿著恩愛想從後門出去,她雖然知道恩愛有一點武功底子但並不知道她的功底到底有多厚。

「你先從後門出去吧,我一個人可以應付過來的,放心吧,紫音你快走」

現在的她什麼都不怕,只要紫音不受到傷害就可以了。

「不,你不走,我也不走」

藍紫音撒氣的口吻激怒了一旁的妖艷女生。

「哼,就算你想走也走不了」

不一會兒,整個店面都被妖艷女生的保鏢包圍起來了,恩愛迅速地把藍紫音護在身後,來一個打一個,左閃右閃,毫不費力,一下很輕鬆地就解決了不少的人,看來都是一群沒用的混混。

妖艷女生被看的眼紅了,隨手在桌子上拿了一把修水果的刀直向恩愛的方向刺去。

「小心」藍紫音大聲叫嚷道。

恩愛轉身迅速一腳踢飛了妖艷女生手裡的刀,冷冷的瞪著她。妖艷女生被恩愛那冷冽的眼神嚇得全身發抖

「啊」身後傳來藍紫音的尖叫。

恩愛沒料到紫音竟然踩到了被打翻的蛋糕腳滑了下去。正好倒在妖艷女生保鏢的前面,後果可想而知了。看到這一幕的恩愛真是哭笑不得。

「哈哈“`竟然自投羅網」妖艷女生從傻眼到不顧形象的哈哈大笑,絲毫不掩飾內心的激動。

「看到了嗎?我手一動她的命就沒了」妖艷女生把刀抵在藍紫音的脖子上威脅地說道。

「不關她的事,馬上把她給我放了」讓人冷到骨髓里的聲音。

「放她可以,但你必須馬上跪下來跟我道歉,我總不能白挨你的打吧?嗯?」

妖艷女生加大了力道,一絲鮮紅的血從紫音的脖子上慢慢流了下來。

「好,我按你的做,你馬上放了她,不然你會後悔的」看到紫音脖子上慢慢流下來的鮮血,心裡一陣一陣地痛。

正當恩愛準備下跪時

「住手」一道非常氣憤與神秘的聲音阻止了恩愛將要下跪的動作。

「angela」

疼惜帶有點痛苦的聲音讓恩愛陷入了獃滯中““他“他怎麼來了?

「你是誰」

一頭紅棕色靈動地碎發,深青色的眸珠,渾身散發著狂野尊貴的氣質,令妖艷女生神魂顛倒著。

趁著妖艷女生露出花痴的表情時,安雨浩迅速地從妖艷女生的手裡拉過藍紫音到恩愛的身邊。

「你““」妖艷女生被這一目氣得咬牙切齒。

「想死嗎?」空氣中飄蕩著邪惡的聲音,安雨浩的眼神冷冷地直射向妖艷女生。

「小姐,我們快走吧」

一個年紀比較大的保鏢全身發抖著走到妖艷女生身邊勸告道。因為他看到了它,無比尊貴的它。

「你抖什抖,難道我們還會怕他們不成?」

妖艷女生囂張地朝保鏢大聲吼到,愚蠢的她根本不知道自已已經踩到了死亡地區

「哦““是嗎?剛剛你們家已經倒閉了,難道你不回去看看嗎?」

安雨浩的嘴角揚起一抹邪邪的笑容。

「哈哈““你少騙我了,我們家怎麼會突然之間倒閉呢」

妖艷女生像是聽了什麼笑話一樣捂著肚子蹲在地上不敢相信地大笑道。

這時,一名保鏢走到妖艷女生的面前在她耳朵邊輕輕說了一些話,妖艷女生聽完后笑聲頓時停止住了,她的臉色變得越來越難看,隨後發瘋似地沖了出去,後面的一群保鏢們也緊跟其上。 「雨浩,你“你怎麼會來這裡?」

想要忘記的事就在他出現的這一刻又重新回到了腦海中

「angela,我記得你以前跟我說過,要面對的事始終還是要勇敢地去面對的,我們不可能選擇一輩子逃避現實。過去我做到了,現在你也可以做到不是嗎?」

angela,我知道我的出現會讓你回想起你不想回憶起的事,起初我也並不打算出現在你面前的,只要能暗中保護你就可以了。可是剛剛那種情景下如果我不阻止你的話,你““「可是“`雨浩我“`給我一點時間好嗎?““我相信我會走出來的」

想起以前跟雨浩說的話,那時候的我根本不了解他心中的痛苦才會說出那樣的話吧,現在“我也能做到嗎?

「我知道傷口是需要時間癒合的,angela,我相信你一定能做到的」深青色的眼眸里充滿了期待與寵愛。

「那麼“雨浩你怎麼知道我在法國?」

「因為希澈不是嗎?」

聽到他的回答后,像天空一樣清澈的水藍色眼眸里滑過一絲痛苦。

~~~~~~~~~~~~~~~~~~~~~~~~~~~~~~~~~

「angela,昨天好刺激喔」

一大早就興奮過頭的紫音不小心滑倒了摔在了地上,恩愛微笑地看著這一幕,跟紫音相處的時間並不太長,但總是會從痛苦中轉移到快樂的上面,笑容常常會出現在臉上,紫音就好像是一隻快樂的精靈。

「angela,我想跟你說一件事」

紫音的手輕輕地搭在了恩愛的肩膀上

「你做什麼啊,嚇死我了「被紫音突如其來的接近舉動,恩愛被嚇了一大跳。

「哼,你還怪我,誰叫你剛才我摔倒在地上你還笑哦,而且還不把我扶起來,一直發獃著。哎“`好了,我也不追究了,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要跟你說哦,就是我爸爸,不知道怎麼回事要我轉學到韓國的一家學校讀書,那所學校的名字好像叫「聖星學院」吧」

紫音的眼神從興奮轉為難過的眼神都被映入了恩愛那冰冷的眼眸里。

「聖星學院?好像聽說過,好像“` 老衲要還俗 ,紫音,你一定要轉嗎?」

「嗯,我爸爸已經幫我安排好了一切,明早就動身。angela,我該怎麼辦,我不想走啊,我捨不得你」

藍紫音說著說著眼淚唏哩嘩啦地落下來,掉在了地上。

「好了,不哭哦,我會想辦法的」

紫音的爸爸為什麼會突然要紫音轉學呢?難道已經發現了?不可能啊, 都市回收霸主 ““`

““““““““““““““`

「雨浩,你說這件事應該怎麼辦?」

躺在草地上,恩愛的眼睛望向那燦爛的星空,但注意力卻在另一件事上。

「聽你這麼說這件事還真不好解決,不過,angela,你有沒有想過跟紫音一起回去呢?」

安雨浩的話狠狠地被釘在了心上,我該回去嗎?人真的不可能逃避一輩子嗎?可是“` 快穿反派︰黑化男神,強勢寵 ,爺爺年紀這麼大了,我不可能放下他不管的。但是“如果我留下來,那紫音怎麼辦,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哎“`絕美的臉龐上顯得有點不知所措,突然像天空一樣清澈的水藍色眼眸內劃過一絲光亮,看來也只能這樣了““`

「恩愛姐,這麼晚找我有什麼事?」東在健坐在酒吧內的吧台上搖晃著手中的酒杯嘻皮笑臉望向坐在身邊有著天使臉蛋的女孩問道。

「我想要你暫時幫我管理一下公司,因為我要回國了」

恩愛的語氣中含著一絲無奈,那像天空一樣清澈的水藍色眼眸里暗流涌動讓人難以看懂。

「公司,你不是剛接手嗎?怎麼現在突然要回國?」

恩愛姐就像他親姐姐一樣,雖然表面上感覺冷冷地,其實這只是唯一保護自己心防的保護色吧。

回想那天在公司見到恩愛姐,當時我並不知道希澈哥已經走了,直到收到他的來信時,慢慢回想起來才發覺恩愛姐這次來法國好像變了一些,表面上是不怎麼明顯,但我可以感受得到她的語氣比以往更多添了一絲寒冷。

「有件很重要的事我必須要馬上回去」

恩愛簡單明了的解釋了一句,冰藍的藍眸中滑過一絲痛楚正好被東在健那銳利的眼神所補捉到,她始終還是不能勇敢地去面對啊```

「好吧,權氏集團公司的事就交給我了,我會全面幫你料理的,不過恩愛姐你要常回來看看哦,不然我就會把它吞掉的」東在健孩子般的語氣讓恩愛的嘴角邊掛著一絲淡淡的笑容,感覺好溫馨。

~~~~~~~~~~~~~~~~~~~~~~~~~~~~~~~~~~~~~

不遠處的那道身影與腦海中瞬間閃過的身影相重合。


是他?銀色的短髮在陽光的照射下顯得更加奪目,黝黑深沉不見底卻十分漂亮的眼睛還是跟那時一樣射出的是冰冷的眼神沒有一絲溫度,只是現在的他旁邊多了一個女孩```

「angela,你看,好漂亮哇」

紫音的聲音中充滿了喜悅。轉過頭,聖星學院那恢弘而耀眼的金屬大門映入恩愛的眼帘,籠罩在淡淡霧氣中的校園顯得更加具有神秘感,真不愧是僅次於炫聖貴族學院啊!


「angela,我好高興喔,想不到你會陪我一起轉學來這裡」一路上紫音的聲音就沒有停止過,因為不習慣在學校住宿,恩愛和紫音兩人就在學校的不遠處租了一套房子,現在正是趕往回去的時候。

嗯?那是哥嗎?那道冷酷的身影讓她感覺好熟悉,怎麼會一個人在那裡喝酒?在路過一個酒吧時,門口坐著的一個男生引起了恩愛的注意,她輕輕地走了過去。

金俊赫自恩愛離開之後,便一直頹廢消沉著,常常出沒在酒吧。朴寒星、歐陽風翼等一些他的好朋友都來勸過,但沒有人能勸得動他,因為他的心已經完全被封閉了,這段時間他一直生活在深深地自責中,他的妹妹,他最疼愛的妹妹生病了他竟毫不知情,同住在一起這麼久了,他竟然毫不知情,他,並不是一名合格的哥哥,他不配啊!

額前的淺紫色的髮絲隨風飄揚,男生的渾身散發著高貴冷酷的氣息,讓人不敢靠近。

「哥」恩愛輕聲地叫喚道,聲音有一絲絲哽咽。

是哥,真的是哥,為什麼他會變成這樣,是因為我嗎?原本冷酷帥氣的臉龐現在卻呈現出滿臉的憔悴。

好像聽到日思夜想的聲音,金俊赫一驚,慢慢抬起頭,雙瞳瞬間擴大,不敢置信地望著面前站著的人兒。

「恩兒」顫抖的聲音從斯啞的候嚨里發出,金俊赫緊緊地擁抱著恩愛。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我不配做你的哥哥,對不起“““」

金俊赫越抱越緊,好像生怕恩愛一下消失在他面前,嘴裡不斷地發出嘶啞的聲音。

「哥,不要說對不起,不要說對不起,也不要說不配,你在我心目中永遠是我的好哥哥,永遠的好哥哥。你看,我現在不是好好的嗎?」

恩愛離開金俊赫的懷抱在原地輕輕轉了幾個圈。

「嗯,我可愛的妹妹是最堅強的」嘴角邊努力扯出一絲微笑,他不想去捅破恩兒努力偽裝堅強的自己。他看到了,他看到那雙像天空一樣水藍色的眼睛深處里瀰漫著濃濃的哀傷。

謝謝你,哥,你的臉上雖然有著微笑,但眼角邊的那嘀眼淚出賣了你。心裡突然一陣刺痛,從小到大,沒流過一嘀眼淚的你,今天卻為了我流下了““`

對不起,哥,謝謝你! ~~~~~~~~~~~~~~~~~~~~~~~~~~~~~~~~~~~~~~~~~~~~~~~~~~~~~~~~~~~~~~~~~~~~~~~`

「為什麼冷酷王子突然要轉學啊」

「天啊!怎麼辦,怎麼辦,冷酷王子要轉學業了」

「剛剛我聽說好像是轉到我們學校斜對面僅次於我們學校第036章奏感非常急促,滿臉緋紅的臉蛋在此刻異常的惹人喜愛。

「嗯?」

櫻若夏見好久都沒有人回答她,抬起頭一看映入眼帘的是一個非常絕美的女孩,她有著一種不平凡的氣質,身上所發出的冷漠氣息與炫宇哥哥好相似,但卻好像它又多了一些什麼在裡面。

「怎麼?我們現在已經成為陌生人了嗎?回來也不打聲招呼」

韓炫宇冰冷的眸子里有著很明顯的憤怒,語氣里更有一股讓人渾身充滿懼怕的寒意。

他看到那封信了吧,他應該很恨我吧,像天空一樣清澈的水藍色眼眸里此刻包涵著很多複雜的情感。

「也許吧」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