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轟!」

2021 年 1 月 18 日

這一次,出現在風揚面前的不是大地,不是山川,更不是河流島嶼。出現在眼前的是一片黑暗,還有幾道刺目的光束。

「這裡是哪裡?」

有人大叫,顯得有些慌張。

「是誰用了什麼陣法坑了我們?」

有人狠戾的叫囂起來,要殺伐一切。

風揚開啟天眼,開始觀察這裡的一切,卻發現,那一道道光束之下,是一道道身影,而自己的頭頂之上也同樣籠罩著一道光束。

「你們是一百零八名合格者。」

忽然,一道低沉的聲音響起,同時一道蒼老的身影出現在遠處的高空。

「族老!」

一聲高呼傳出,風揚神色一動,因為這道聲音是如此的熟悉。風揚轉過頭去,果不其然,他看到了黃金獅子。

看到黃金獅子,再想想這黃金獅子方才驚呼出聲的話語,風揚心中一顫,看向那蒼老之極,行將就木,看起來已經沒有幾日好活的老者,這就是黃金獅子異族的族老么?

「你們將進行隨機混戰,最後決出四十九人進入第三重雪神宮。」那老者彷彿沒有聽到黃金獅子的呼喊一樣,很是冷漠地說著,「不要高興太早,你們中如果有人戰死,將會有新的合格者進入這裡,所以每個人都要戰鬥十次,全勝者才能進入下一重雪神宮!」

「不對,黑邪聖王說過,只要實力夠,都能進入下一重雪神宮,怎麼你給我們只有四十九個名額?」

有人大呼,表示不滿。

「哼!」

那老者忽然冷哼一聲,雙目瞪了過來,剎那間風揚感覺那一雙眼睛彷彿化作了星辰,強橫的力量幾乎洞穿一切。

火爆醫妃:魔尊搶親先排隊 噗通!」

那不滿的異族直接普通坐倒在地,嚇得面色煞白。

「你們自己知道自己做了什麼,手中染血太多,所以被分配到了這個組。」

老者冷漠地說道,眼神掃過眾人,最後停在了風揚的身上。 第四百八十四章前仆後繼

風揚回看向那老者,雙目之中有陰陽氣息閃爍。

「有的人擊殺了八荒的天才,那是我們未來的希望,你們作孽太多,就要經此磨礪才行。」

老者轉過身去,不再和眾人解釋,道:「開始吧!」

「族老!」

黃金獅子傻眼,大聲呼喊,但是那老者根本沒有反應,就像是根本沒有聽到他的呼喊一樣。

「轟!」


老者身影消失的瞬間,那一百零八道光柱直接消散,整個空間都明亮了起來,風揚這才發現,自己站在一個圓形的石台之上。

「殺了人族,人畜一族最弱,上!」

「一起上,先圍殺弱者,免得浪費時間!」

就如同那老者所說的一樣,這些人都是一路殺戮而來的修行者,他們嗜血而瘋狂,根本不會手軟,更不會覺得這樣的磨礪有什麼不對,反而很是欣喜。

風揚的人族氣息反倒是讓風揚成了眾矢之的,這些異族們互相之間沒有什麼深仇大恨,首要目標卻是選擇了風揚。

黃金獅子此時也發現了風揚的存在,站在遠遠的石台之上,目光閃爍,卻是沒有選擇衝過來。

「找死!」

風揚冷冷地盯著這些身影,殺意爆發而出。

然而,眼看著這些異族就要衝上石台的瞬間,一層光幕猛然升騰起來,將這些身影都給彈飛了出去。

「轟隆!」

一陣密集的爆響,所有異族都被彈飛了出去,風揚眼神微動,因為他發現只有速度最快的那名異族衝上了石台。

「哈哈,看來每一次只能一對一戰鬥啊。」

風揚看著那最先衝上石台,叫囂的最狂妄的傢伙。

那異族顯然也被這樣的突變給驚呆了,不過感受到風揚的人族氣息,這頭異族根本沒有絲毫懼意,而是呵呵一笑,道:「人畜,雖然只能一個人殺你,但是已經足夠了。」

遠處,黃金獅子看到這一幕,心中卻是百味雜陳,不知道是該高興還是該失望呢。

「死!」

風揚根本沒有閑工夫回答這名異族,一拳揮出,驚天動地,那異族直接被砸成了一團肉餅。

「噗!」

這頭異族倒在地上,口中噴血,但是在噴血之前,他已經死了,神念被血魂之刃直接吸收掉,連傳說之中轉世輪迴的機會都沒有了。

「天哪,怎麼這麼強?」

那些被反彈出去,卻不小心落到別的石台之上的異族目瞪口呆地看著這一幕,實在是太過於震撼了,一拳打爆,這是真真正正的一拳打爆啊!

「嗡……」

就在這些異族思索的時候,一道光幕籠罩下來,他們這才發現,自己已經佔到了別人的石台之上,而且還都是方才一起衝出去,關係比較好的同??的同伴的石台之上。

「哈哈,你們這群愚蠢的傢伙,這樣下來,你們得先自相殘殺了。」

遠處,有一名狐族青年嘿嘿笑,雙目之中光芒閃爍,不知道有什麼打算。

「嗷!」

黃金獅子盯著自己眼前不小心登上石台的異族,直接一口啃了下去。

「啊,是北荒四公子的黃金獅子!沒想到,他也被分到了這條道路之上了!」

人們驚呼起來,主要是北荒四公子之中只有黃金獅子進來了,而另外三個人都沒有出現。

「這到底是什麼原因?」

風揚神色微動,心中暗道,難道是這黃金獅子和自己產生了聯繫才被分配到這裡的么,而且方才那黃金獅族的族老看自己的眼神絕對不對。風揚心中疑慮升起,看來這一次聖戰選拔之中所隱藏的東西實在是太多了。

無盡星空處,黑邪聖王和那女子的戰鬥戛然而止,女子沖著黑邪聖王詭異地一笑,直接消失不見了。

「黑邪聖王,一切都已經註定,你無法改變這一切了。」

黑邪聖王聽著這女子最後遺留下來的話語,神色沒有絲毫變化,身形亦是一閃即逝,不見了蹤影。

戰鬥很是瘋狂,在風揚擊殺了一頭異族之後,好一會兒都沒有人再來挑戰,因為風揚方才出手太可怕了,這些異族沒有認為自己能夠與之抗衡的。

不過,這些異族不再過來找風揚,風揚可並不會放過他們。

仙界歸來 ,另一頭異族正在喘息,風揚一躍而起,瞬間跳上了對方的石台。

「你!」

看著風揚突然飛身而來,這頭異族驚恐之極,大聲罵道:「無恥,我剛剛戰鬥過,有本事等我休息好了!」

「哼,」風揚盯著那異族,道,「方才好像圍攻我的時候,你也是叫的最猖狂的一個。」

「你,我……我方才……」

這異族看著風揚一步一步走過來,心中更加驚恐了,只是想要說出辯駁的話來,又找不出能說什麼了。

「你一身煞氣瀰漫,也不是善良之輩,應該殺過不少人族吧?」

風揚繼續逼近那異族,繼續詢問道。


「哼,人畜就是該殺,就是該死,而且人畜的幼崽最美味好吃,特別是小女孩。」

「哈哈哈哈!」

這異族瘋狂地大笑,顯然自以為必死了,將自己的惡行說了出來。

「果然該死!」

風揚眉頭一緊,這些異族各個將人族當成畜生當成食物,這是風揚最不能夠忍受的事情。

「轟!」

一拳將那異族的身體砸成兩截,風揚手掌之中升起一團火,將那異族的神念放在火焰之中灼燒,卻是不讓血魂之刃將其吞噬了。

「啊!」

瘋狂而慘烈的嚎叫從那一團火之中傳出,風揚的道火經過六欲魔火的改造,已經擁有了最可怕的魔火屬性,被這種火焰炙烤神魂,那可真是生不如死了。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足足灼燒了半日,風揚所在石台的光幕才消失。

周圍的異族們看到這一幕,一個個心驚膽顫,無法想象那異族死去的時候是多麼的凄慘。

「該你了!」

風揚身影一閃,又是飛縱到了另一個石台之上,這石台之上站著一頭異族,嘴角有血,而他的身旁還有一具殘破的屍體。

「食人魔!」

這一族風揚從古籍之中看到過,他們在人族還鼎盛的時候就以食人為樂,而人族衰敗之後,這個族群更加猖獗,甚至讓一域之中再無人族。這個族群的可怕和狠毒,是所有人族的夢魘。

這頭食人魔身形高大無比,血肉如同玄鐵鑄造,食人魔各個都極其強大,不然也不可能在人族鼎盛之時就吃人了。

「殺!」

這頭食人魔倒也不含糊,沒有像上一頭異族那樣毫無反抗之力,而是主動向著風揚發起了攻擊。

不過,雖然這頭食人魔的血肉強橫,但是要和風揚比拼血肉強度,這對於他來說還是有些勉強了。

「當!」

兩人狠狠地撞擊到了一起,一聲爆響傳出,就如同金鐵交擊一般,讓人聽了牙根酸軟。

「噗!」

食人魔倒退數步,嘴角溢血,不敢相信地看著風揚。

「你怎麼可能在血肉上壓倒我?」

食人魔不肯相信,自古以來,食人魔的肉身都是最強大的那幾個族之一,而人族可是最為孱弱的一族了。如果不是人族曾經修鍊天賦的可怕,人族也不可能君臨八荒無數年。


而就這種根植於食人魔腦海之中不知道多少年的常識,在今天竟然被打破了。

「食人魔,雖然你們吞吃人族不過是生命本能,但是可惜的是,我是人族一員,不可能讓你繼續活下去。」

風揚低語,雙拳砸出,直接將那食人魔砸翻在地。

食人魔的血肉極為強大,就是風揚也費了一番功夫將其擊殺。

這一幕從頭到尾都被那些異族看在眼中,他們心中驚顫,這樣的存在,為何要和他們分在一起,這不是要命么!

黃金獅子神色閃爍,跳到了風揚身旁的一個石台之上。那石台之上的修行者看到黃金獅子跳了過來,整張臉都嚇白了,二話不說,直接跳下石台,放棄了進入下一重雪神宮的機會。

「小黃,藍瞳他們呢?」

風揚低聲問道,卻是被還留在這裡的異族聽到耳中,他們聽到風揚對黃金獅子的稱呼之後,一個個差點兒嚎叫出聲。

「這是什麼情況,」異族們低語議論,「黃金獅子可是北荒四公子之一啊,怎麼被那人族稱呼為小黃?」

「我們不是在做夢吧,這樣的一幕根本不可能出現。」

貝克街生存記[綜] ,但是此時還是回答道:「他們沒有進來,我也沒遇到他們,想來應該是從另一條路進入第三重雪神宮中去了吧。」

風揚點點頭,覺得以白芷的性格,肯定不會有多少殺戮,自然也不會被分到這一組。

「那個……老大,」黃金獅子扭扭捏捏地喊了一聲,問道,「方才族老為什麼不理我?」

風揚看向黃金獅子,鬧了半天這貨跑過來,卻是專門詢問自己這個問題的。

「不知道。」風揚搖搖頭,如實答道。

「不應該啊,族老最寵我了。」黃金獅子很是疑惑,唉聲嘆氣。

就在二人低聲討論的時候,那一座座石台再次變得明亮起來,一道道身影忽然顯現,卻是又有一些人被傳送到了這裡。 第四百八十五章打斷石台

「這裡是什麼地方?」

「我怎麼被忽然傳送到了這裡?」

「那個人被我殺死了么?」

這些初來者沒弄清狀況,卻發現已經有人沖向了他們。

這些修行者個個都像是人精一樣,在這些初來者出現的剎那,他們就明白髮生了什麼,並且知道,以雷霆之擊襲殺這些剛來的人,是最輕鬆的過關方式。

混戰瞬間爆發,能夠進入這殺戮之組的,沒有一個不是雙手沾滿鮮血的存在,對於這種戰鬥,他們無懼。

「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