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轟轟轟轟!」

2020 年 10 月 29 日

各位神之子盡顯神通,打得這片小天地為之顫抖,動蕩不已。為了爭奪這口青銅刀柄,諸位神之子簡直要大翻臉。

「砰!」

而就在這時,不知何處傳來一聲悶響,火神之子的肩膀上立刻飄出一朵血花,肩膀被貫穿。

「誰!?」火神之子立刻大怒,在東域,除了他們神之子與神之子之間的對抗,敢對他們的出手的人還真找不出來幾個。

「砰!」

伴隨著一聲悶響,又是一道聲音傳來。

不過這一次,火神之子有所防備,身上湧起一層火光,可抵禦萬法,一道金光射來,被火光阻隔住,但那道金光卻是無堅不摧,硬生生的鑽進去了大半。

那竟然是一顆金色的彈頭!

不遠處,迦葉瞳孔緊緊的收縮,剛才那一聲悶響勾起了他無限的回憶,是槍聲!!

瞬間,迦葉目光朝著遠處的一個地方投去,在那裡,有一位紫衣女子,飄飄欲仙,絕美的容顏可以另天地失色,彷彿周圍的一切事物都變成了黑白色,只有這位紫衣女子成為了天地間唯一的光彩。

這是一位傾國傾城的女子,紫衣飄飄,宛如畫中走出的仙子。在她的身背後,背著一口光彩繚繞的神劍,不過此刻在她的手中,卻拖著一把黑色的武器,奇形怪狀,像是一件法寶,又像是一把狙擊步槍,扣動扳機,又是一道金光射出。

這一次,她的目標依然是火神之子。

「你是何人?」火神之子真的怒了,在東域從來沒有人敢挑戰神之子的權威。

紫衣女子沒有回答他,依舊扣動扳機開槍。

「哼!找死!」火神之子冷喝一聲,燥天旗一甩,一大片火光朝著那位紫衣女子翻卷了過去,大片的火燒雲幾乎把這片天空都遮掩住。

紫衣女子身形如夢似幻,瞬息間變換位置,躲過火神之子的攻擊。

「是她!!」迦葉一下子整個人呆住,又是那個在荒神墓入口時看到的女子,瞬息間,勾起了迦葉無限的回憶,在CYD小組的種種,在地球上的種種。

「是馮詩詩師姐!」蔡蒙,蔡心和郭子儀這三位東海一劍窟的三名修士具是驚呼出聲,眼中帶著喜色。

「她叫什麼?馮詩詩!!」迦葉訝異。

嫦曦則是古怪的看了他一眼。

蔡蒙道:「馮詩詩師姐是我們東海一劍窟的第一傳人,修為遠在我們之上,荒神墓入口開啟的時候,馮詩詩師姐自己先進來的。」

「馮詩詩……」迦葉口中喃喃低語,心中不能平靜。

「你認識她?」嫦曦問道。

「何止認識……」迦葉嘴角泛起一絲苦笑。

「砰砰砰!」

而這個時候,火神之子已經搖擺著燥天旗逼向了馮詩詩,馮詩詩連開三槍,不斷變換位置,她的目標同樣是那把青銅刀柄。

「挺熱鬧的,我們也去湊湊吧。」迦葉笑道,身上突然綻放出奪目的金光,不過在這金光之中,卻又夾雜著暗黑色的神通光華。

「神之力!」獨孤小天驚訝道。

「轟!」

迦葉被黃金火焰籠罩,步步上前,身形幾個變化,已經出現在火神之子的身前,沒有任何過多的話語,直直的一拳頭轟了上去。

「轟隆!」

天空塌陷,金色的拳頭無堅不摧,一拳轟在了火神之子的胸前。

「噗!」

這一拳的霸道沒有任何人可以抵擋,火神之子火奕當先悶哼一聲,口噴鮮血倒飛出去。

迦葉煉化了荒神的神之力本源,實力突飛猛進,再加上不滅琉璃體進入第三階段,體魄比以前更加的強大。只怕簡簡單單的一拳,都能轟死大神通者,連渣兒都不剩。

「你……」另一邊,東神之子看到迦葉先是一愣,而後臉上露出震驚的表情。

迦葉的外貌發生了些許的改變,氣息上也變得明顯不同,東神之子險些沒有人認出來是他。下意識的,東神之子把躲在自己身後呆若木雞的柔兒拉住。

「嗖!」

青銅刀柄上下翻飛,劃破空氣,靈活無比,即使諸位神之子出手,竟然也不能攔住它的去路。

「可惡啊!!」火神之子衝上來,火氣沖沖的望著迦葉:「你…..你是!」

「不記得我了?」迦葉冷笑一聲,神通演化出一個大腳印,朝著火神之子火奕踩了過去。

火神之子臉上露出驚慌之色,慌忙搖動燥天旗,掃出一道火光,想要把這大腳印崩碎。但那道火光打在上面,卻無法崩碎它。火神之子瘋狂的搖動燥天旗,一道道火光交織而出,連轟數十下,終於將那大腳印給浸滅掉。

「你到底是誰!?」火神之子喝道。

「他是南域的魔頭!」東神之子提醒道。

「什麼!」火神之子眼皮猛的抽出了一下:「就是他嗎?」

與此同時,另一邊馮詩詩也是一對眸子緊緊地盯著迦葉,嬌艷的紅唇微微張開,露出一口晶瑩的貝齒。

迦葉的目光也忘了過去,與馮詩詩四目相對,空氣似乎凝固了一下。而後迦葉淡淡的點點頭,後者也是微微點頭。兩人彼此一個目光,似乎明白了些什麼。

「砰!」

這個時候,馮詩詩再次扣動扳機,他的目標沒有變,同樣是火神之子。

迦葉冷笑一聲,他的頭頂噴薄出金色神光和墨黑色的光華,兩股光華交織在一起,在迦葉的頭頂盤旋。隱約中,似乎匯聚成了一個太極圖的樣子,相互交織。

迦葉抬手下壓,神光交織而出,神之力和本源神通之力會聚在一起,化作兩隻大手掌,一金一黑,遮天蔽日,朝著青銅刀柄抓了過去。

「攔住他!」苗神之子大喝,果斷的衝上前去,祭出神力,演化萬物,想要阻住迦葉的去路。

「轟隆!」

但還沒等他反應過來,一片洪荒世界朝他籠罩了過來,洪荒大山懸浮,九顆太陽無比的耀眼,一下子將苗神之子的去路給攔住,宛如有一片大世界攔在他的面前,使其無法逾越。

「獨、孤、小、天!!」苗神之子臉色猙獰,一字字喝道。

「殺!」

獨孤小天殺上來,青銅大戟壓塌虛空,直接朝著苗神之子倫砸過去,獨孤小天張口大聲喝道:「苗神之子,你不是要殺我嗎!咱們今天就在這裡解決掉所有的恩怨!!」

「敢壞我好事!」苗神之子眼中神光噴涌,神力打出,毀天滅地。

兩人針鋒相對,似是要在這裡完成荒神墓外那未完成的決鬥。獨孤小天全力以赴,他本身有著大神通二階的高深修為,而且修鍊上古神法《山海經》可借用來洪荒之力,即使面對神之子,依舊有相抗的實力。

迦葉幻化出的一金一黑兩隻大手掌如同兩條靈蛇一般舞動,追逐那青銅刀柄而去,兩隻大手掌拍碎虛空,將虛空浸滅,想要把青銅刀柄封鎖進去。

「結!」

而就在這時,雪神之女也出手了,冰凍虛空,想要把迦葉的神通凍結住。

「魔頭!我們的恩怨也該了解了!」眼見有雪神之女相助,東神之子也衝上來,滅魔巨劍斬出,毀天滅地,鋒銳的刀芒直取迦葉的頭顱。

「哼!打不改你是嗎!把柔兒還來!」迦葉狂喝一聲,左手祭出女帝斬,右手祭出龍刀,半月刃和巨大的青龍之影相繼斬出,簡直要把天空都打得顫抖。

然而就在這時,那原本打算破空離去的青銅刀柄如同受到了感應,竟然掉轉馬頭,朝著迦葉這邊飛了過來,似乎是感覺到了熟悉的氣息。

迦葉喜出望外,這樣也可以?

看樣子他猜得沒錯,這青銅刀柄果然是龍刀的一部分,正是因為自己以神通演化出來了龍刀,青銅刀柄受到了感應。迦葉如今的神通造詣今非昔比,即使是龍刀的虛影,也能打出真正的洪荒神兵的氣息,毀滅四方。

「嗖!」

青銅刀柄飛來,迦葉離開張開「葬兵窟」將其容納了進去。 葬兵窟不但可以煉化掉一件兵器,同時也可以鎮壓收服一件兵器。這青銅刀柄是龍刀的一部分,用一般辦法自然難以降服,只能以葬兵窟來鎮壓。

「殺!」

東神之子殺到,滅魔大劍斬落而下,攜帶著萬鈞神力,無數條神光劈落下來,如同一條大龍搖頭擺尾的沖了過來。

與此同時,雪神之女也打出神通,冰凍空氣,方圓千米之內一下子籠罩在冰雪的世界中,大片大片的冰川布滿了整片虛空,將迦葉給圍堵了進去。雪神之女宛如是這片世界的主宰,束手輕揮,冰凍之氣將迦葉凍成一個大冰坨。

「喝啊!!」迦葉大吼,身上金黑色的光芒暴涌,交織而出,將冰凍衝破。

「轟!」

「轟!」

「轟轟轟轟…….」

迦葉虛空邁步,每走一步都要打出一拳,金色的拳頭浸滅一切,將虛空中成片成片的冰川打成冰渣兒。

「破!」

迦葉大吼,金色的光芒衝出,化為一個巨大的「卍」字印,蕩滌出無盡的金光,無量佛光綻放,席捲所有的一切。一時間,方圓千米之內的冰雪時間被一掃而空,猶如冰霜遇到烈火。

迦葉大踏步的上前,龍刀斬出,逼退雪神之女。

「神之力,好恐怖的神之力,他也是神之子嗎?」雪神之女臉上露出難以置信的笑容,在迦葉的面前,她竟然感覺到自己的神之力完全被壓制住了。

「我非神之子!」迦葉冷冷笑道,腳踩神行術,身形變幻莫測,瞬間出現在雪神之女的上方,一隻金黑色的大手掌按了下來,拍擊雪神之女的天靈蓋。

雪神之女空韻輕靈,雙目中似是有仙氣在流動,一頭雪白色的長發飛舞,嬌美的容顏看上去不食人間煙火。這種絕色女子,放在任何男人眼中都絕對是惜為尤物,但此時在迦葉眼中,這根本就不是什麼絕代佳人,甚至連紅粉骷髏都算不上,敵人就是敵人,哪怕你再怎麼國色天香,一掌下去也是肉泥。

「轟隆!」

虛空被迦葉一掌打穿,神之力和佛門神通相互配合,展現出驚人的威力,讓雪神之女臉上都不得不變色。

虛空凍結,雪神之女神通倍出,將面前的空間凍結住,想要攔下迦葉這一狂霸的攻擊。

與此同時,雪神之女身形如夢似幻,撤出一道迷人的殘影,瞬息間出現在數千米之外。

「可惡!你不是神之子,卻擁有神之力,莫非你吞噬了神之力本源!!」雪神之女黛眉微蹙,緊緊的盯著迦葉道:「卑微的凡人,凡是妄想褻瀆神之力的人,都會遭到神之子們得聯手追殺!!」

「不要把自己奉為高高在上的神明,就算你們是真正的神明,我也能斬殺!!」迦葉高聲喝道。

「斬!」

這時候,滅魔劍再度斬了過來,東神之子似是鐵了心的要在這裡除掉迦葉,與其針鋒相對,咄咄逼人。

「這麼心急著去送死嗎?」迦葉冷笑,回身點出一指,晶瑩的手指綻放出奪目的金光,指影如同一根通天巨柱,破碎一切,點在滅魔劍上,兩者之間傳來金屬交鳴的聲音。

東神之子臉色雪白,他只覺得一股大力順著劍身傳來,讓他虎口發麻,險些握不住,踉踉蹌蹌的後退出去。

「殺!不要給他還手的機會,此人褻瀆神之力,必除之!!」雪神之女嬌喝道,目光投一次綻放出殺機,逼向迦葉。

東神之子也知道幾乎得而不宜,現在不殺迦葉,等他出去之後等於困龍升天,再難有像今天這麼難得的機會了。

兩大神之子聯手,這幾乎是一場災難。平日里一位神之子都高高在上,被人譽為神明,如今面對兩位強敵。迦葉不但沒有表現出怯弱,反而內心中生出一股豪氣,現在他有種想要去找東皇太一挑戰的衝動,哪怕是面對大神通三階的高手,迦葉也有信心一戰。

荒神的神之力本源強大無比,掌握了這股神之力,迦葉感覺自己的實力與之前相比簡直翻了十幾倍。

「轟轟轟轟轟!」

這片小天地神光乍現,漫天都是神光,打得這片小天地都在顫抖。

這時候,連周圍那些爭奪寶物的修士們都已經停了手,被眼前激烈的戰鬥給吸引住眼球。

往常,神之子之間的交戰難得一見,不想今日,諸位神之子竟然發生了混戰。無上神力涌動,驚得這些修士不得不遠遠的退開。

「那個人就是南域魔頭嗎?」

「應該是他,雖然氣息變了,但肯定是他無疑,也只有那個南域魔頭才敢這麼囂張,挑戰兩大神之子。」

「東神之子已經敗給他了一次,這一次聯合雪神之女,怕是要報上一次在妙音谷之仇了。」

「獨孤小天和苗神之子打成了平手,實力也是深不可測啊。」

「南域的幾名修士最近都是鋒芒畢露啊,這可不是個好現象,說不準會把我們東域神之子的鋒芒給壓下去。」

「那位拖住火神之子的女子是什麼人?手段貌似也很奇特。」

「她手中的秘寶從來沒有見過,到底是什麼東西。」

眾人議論紛紛,關注著這場大戰。

「刷!」

而就在這個時候,那神葬穴中又有東西飛了出來,那是一道綠光,綠光之中包裹著一株巴掌大小的植物,這株植物造型很奇特,有手有腳,彷彿是成了精的人蔘,通體綠油油的,頭頂上還剩出一朵黑色的小花,看上去妖異無比。

這株奇特的植物一出現,竟然邁開雙腿,像是人一樣在半空中奔跑,想要遁走。

「雲霧翠!那是雲霧翠!!」人群中有修士驚恐出聲:「已經生成人形了,看樣子它應該有了自己的靈智,這株邪物可了不得啊,若是拿出去拍賣的話,那無疑是天價了。」

「雲霧翠!!」

這時候,迦葉和東神之子的眼睛都亮了起來。

瞬間,兩人放棄對手,快速的朝著那生有人手人腳植物撲了上去。這兩人來的目的就是奔著雲霧翠的,雖說現在迦葉體內的詛咒之力已經緩解了,但也絕不能讓雲霧翠落到東神之子的手中,不然柔兒就真的沒救了。

這一刻,迦葉也可謂是傾盡全力了,金色禪杖出現在手中,力壓虛空,禪杖雖不是是什麼器物,卻可以力敵神器,一股磅礴的毀滅之力壓落下來,讓人心頭忍不住訝異,即使東神之子也是臉色雪白,不得不用滅魔劍相抗。

「鐺!!」

兩股磅礴大力相撞,一股肉眼可見的波動瘋狂的四溢開來。

「恩……」東神之子當先悶哼一聲,身體如炮彈一般倒飛出去,滅魔劍也脫手飛了出去,插在了不遠處的山峰上。

迦葉衝天而起,速度快若極光,神行術更是運轉到極限。他身形一動,就攔在了那成了精的雲霧翠面前,大手掌覆蓋上去,鎖住虛空,將雲霧翠一下子包裹在裡面。

「不!!!」東神之子近乎瘋狂,雙目中充斥著血絲。

雲霧翠對他來說很重要,此行來荒神墓更是志在必得,甚至算計好了一切。但算計來算計去,終究還是成空,雲霧翠果真還是落到了迦葉的手中。

「今日讓你和荒神陪葬!」迦葉凜然喝道,一頭長發飛舞,眼眸如電,極為懾人。

東神之子臉色蒼白,眼神中隱隱露出恐懼,身為高高在上的神之子,兩次相對迦葉,竟然讓他兩次生出恐懼之心,這簡直比殺了他還難受。

再看另一邊,雪神之女同樣目光複雜的與東神之子相望。

迦葉的強大,遠遠超出了這兩位神之子的預料。

迦葉氣勢洶洶,整個人金光綻放,如同戰神降臨,倒提著禪杖,每走一步路,虛空都會塌陷下去一個大窟窿。

「可惡!」

東神之子一咬牙,狠下心來,他一把將不遠處呆若木雞的柔兒憑空攝到身邊,屈指成爪擒住柔兒雪白的脖子,冷聲笑道:「迦葉,這個女孩兒對你很重要吧,如果你不放棄雲霧翠,我保證讓這個女孩兒立刻香消玉殞!!」

「你敢!!」迦葉瞪大了眼睛。

「哈哈哈哈哈!事已至此我還有什麼不敢!我說得出做得到!!」東神之子瘋狂的笑道:「你想搶雲霧翠,不就是想保證這個女孩兒的安全嗎?但就算雲霧翠落到你手中了又怎麼樣?你同樣救不了他!」

「你敢胡來!我讓你神形俱滅!!」迦葉怒目圓瞪,手中的禪杖搖搖指向東神之子。

然而就在這時,迦葉急火攻心,也不知道怎麼的突然胸悶一門,一口鮮血「噗」的一聲噴了出來。與此同時,那原本已經在迦葉體內消失的詛咒之力再次出現,如跗骨之蛆一般糾纏上來,讓迦葉臉色瞬間便的蒼白起來。

「怎麼會這樣!?」迦葉心中惶恐,驚呼出聲。 迦葉駭然失色,那股詛咒之力又出現了,來勢洶洶,而且比之前更加的洶湧澎湃。

迦葉在黃金神域中煉化神之力耗去了數十年的光陰,雖說只等於外界的半個小時,但那數十年的光陰迦葉卻是真真切切的度過了。在這個過程中,迦葉體內那股詛咒之力再沒有出現過,甚至迦葉都以為因為神之力的關係,那詛咒之力已經消失了。

但沒想到,當他再次運轉神通的時候,這股詛咒之力再次出現,而且比之前更加的瘋狂,氣勢更加洶湧。

「噗!」

迦葉猛的噴出兩口鮮血,眼前一陣頭昏眼花,險些從半空中栽下去,強行穩住了身形。

「怎麼回事!」遠處嫦曦美眸一凝,隱約中似乎猜到了什麼。

「哈哈哈哈哈!看來你的身體比我想象的還要差!」東神之子放聲狂笑,擒住柔兒雪白的脖頸,冷聲道:「把雲霧翠交給我,快點!不然我扭斷這個女孩兒的脖子!!」

「你敢動她!我操爆你一萬遍!!」迦葉大聲喝斥,他現在真的希望老白在場,把東神之子生擒活捉了交給老白處置。

「砰!」

而就在關鍵時刻,一聲槍響,東神之子的一條手臂被打穿,鮮血淋淋,那原本擒住柔兒脖子的手突然鬆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