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跑!」

2022 年 2 月 16 日

無頭阿飄看葉清身陷困境,衝上前去,將陰煞死死抱住。

一世山河一世愁

化作塵埃蜉蝣

明月幾時有蒼生無憂

千里共白頭

一世山河一世愁

悠悠幾度春秋

忽回首人生如夢亦如酒

一世山河一世愁

化作塵埃蜉蝣

明月幾時有蒼生無憂

千里共白頭

一世山河一世愁

悠悠幾度春秋

忽回首人生如夢亦如酒

古代十二個月的雅稱是春陽、杏月、桃月、槐月、榴月、荷月、巧月、桂月、菊月、吉月、雪月、冰月 一個穿着西裝的男子迎了過來,幫他們把車停好。

許建功方慧和許半夏,也被帶進了別墅。

別墅的院子亮堂堂的,設施豪華,就是一個大型派對。

游泳池裏,不少穿着比基尼的女孩子在裏面游泳。

旁邊,穿着正裝的服務員端著酒水走在人群當中。

不少人站在那裏聊天,就如同一個高端派對似的。

許建功方慧被眼前這一切震撼到了。

驚訝的時候,他們看到了自己的老朋友們。

那些老朋友們也都圍了過來,七嘴八舌地道:「哎喲,建功啊,你們可真的是發達了!」

「望江園的房子都買得起,你們這兩年,真沒少賺啊。」

「許太太,我早就說了,你家建功不是一般人。看,這一飛衝天了吧!」

「許太太,您上次說喜歡我那個大衣,我已經托我女兒從國外往回來寄呢,回頭您去我家試試?」

「哎喲,建功啊,我那套象牙的象棋,回頭讓人給你送過來啊。」

眾人齊齊拍著馬屁,甚至,不惜把珍貴的東西送來。

許建功方慧滿臉得意,笑吟吟地回應着,心裏簡直高興極了。

今晚,他們的虛榮心,算是得到了極大的滿足。

沒多久,他們又看到站在了許永慶一伙人。

許永慶他們,也被這裏的場面震撼到了。

許長遠許玲玲都穿着禮服,可是,他們站在這人群當中,一點都不顯眼。

來這裏的客人,哪個家產比他們差了?

許建功眼睛一亮,立馬走了過來。

「爸,你們過來了!」

「哎呀,來了就進屋坐嘛,站在外面多不好啊。」

「來,爸,我扶你進屋坐。」

「一會兒再去隔壁看看我的房子,幫我出點主意,看看怎麼裝修啊!」

許建功幾乎是硬拉着許永慶進屋。

許半夏走在後面,滿頭霧水:「媽,什麼隔壁的房子?」

「你們……你們在望江園買房子了?」

方慧輕笑:「很快你就會知道了。」

「走,半夏,先進屋坐!」

方慧拉着許半夏進屋,此時,屋內也坐了幾個人,都是廣陽市有頭有臉的大老闆。

吳久川就在其中,看到許建功幾人進來,吳久川立馬笑着迎過來。

「哎呀,老許啊,你們總算來了。」

「你們可是今晚的主角啊,再不來,那就沒意思了。」

「來來來,快點這邊坐。」搜「秀美閱讀」公眾號,好看內容不用等,還有更多完本好書。

其他幾個老闆也都笑吟吟地迎了過來,彷彿跟許建功很熟似的。

許永慶看得真切,這些老闆,可都不比吳久川差什麼。

單單一個吳久川,都是他巴結不上的。

而這些老闆,現在對許建功這麼客氣,讓他很是震驚。

難道說,許建功真的是今非昔比了?

許建功則是得意至極,他的虛榮心徹底得到了滿足。

他笑吟吟地過去坐在主座,跟眾人談笑風生,好像很熟似的。

許半夏則是一臉疑惑,今晚這情況,怎麼看,也不像是談生意啊。

許永慶坐了一會兒,實在忍不住了,直接道:「建功,你不是說在望江園買了房子嗎?」

「能不能先帶我們去看看房子?」

他還是懷疑許建功的話,所以,想直接看到房子再說。

此時,樓上傳來一個聲音:「當然沒問題。」

「老許的房子,就在我們隔壁,現在過去看都可以!」

眾人抬頭,只見王總帶着妻子,笑呵呵地走了出來。

看到王總,許半夏面色一變,她突然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她立馬起身要走,卻被方慧直接攔住。

「半夏,你幹什麼?」

「這麼多老闆在這裏,你不要任性啊!」

許半夏氣極:「媽,你們到底幹什麼啊?」

「說什麼談生意,結果還是讓我來見他們?」

「你們怎麼還不死心啊?」

「我說的很清楚,我這輩子,只愛林漠一個人,也只會跟林漠在一起!」

方慧也怒了:「你發什麼脾氣?」

「我是你媽,跟你說幾句話怎麼了?」

「再說了,王總在這裏,就不能談生意了嗎?」

「你做生意,還要分人嗎?」

許半夏直接道:「我做生意有原則!」

「這種人,我不會合作!」

言罷,許半夏起身就要走。

就在此時,王總一個手下走了過來,在許半夏身邊輕飄飄地道:「許總,你不奇怪,林漠為什麼一直不接你電話嗎?」

「在這兒坐一會兒,你就會知道答案了!」

許半夏面色一變,急道:「你們……你們把林漠怎麼樣了?」

男子笑眯眯地道:「許總,不要着急,很快你就會知道了。」

男子直接轉身走了,許半夏心中慌亂至極,最後不得不回去坐下。

王總笑呵呵地走過來:「諸位,今晚請大家過來,一來是大家聚聚,二來,也是慶祝老許他們買房之喜。」

「來,咱們先去看看老許他們的房子!」

眾人轟然叫好,許建功方慧更是心花怒放。

許永慶幾人都傻眼了,許建功還真在這裏買房子了?

他們隨着眾人走了出去,來到隔壁那套還沒裝修的別墅。

「這,就是老許新買的房子了!」

「哦,對了,老許,你托我辦的房產證手續,差不多快辦好了。」

「來,你先把鑰匙拿着,直接開始裝修就可以了。」

「等房產證辦好,你們去簽個字,就沒問題了!」

王總把鑰匙遞了過來。

許建功大喜過望,伸出雙手去接鑰匙。

許半夏立馬攔住他:「爸,你幹什麼呢?」

「這房子怎麼能要?」

許建功急了:「為什麼不能要?」

「這是我的房子,我憑什麼不能要?」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