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趕上又如何?鐵盾圖可是能抵禦刀劍利器啊!」

2021 年 1 月 18 日

眾人看著那個防禦小聲議論,然後再往下看的時候,就愣了一下,沒了聲息,似乎以為自己看錯了,又猛的揉了揉眼睛。

「後面……似乎還有?」

「真有!」

「轟!」

眾人一下子來了精神,竟然有兩個作用?而當看清楚那粉碎的作用時候,所有人倒吸一口涼氣。這作用,堪比一副靈畫啊,而且,同樣是靈畫中的極品。柳風卻用《石像圖》將其完成了?

「真的是粉碎。」

「這靈畫要逆天!」

「石像圖怎麼可能這般強大?」

「不清楚,不過顯然跟柳風驚人的畫力和筆力有關。」

眾人無不驚嘆。

《石像圖》!

這幅原本平平淡淡的靈畫,因為多出來的一條粉碎,忽然變得驚人的受寵。

「這幅畫……」

徐祖陽望著《石像圖》都陷入震撼中。

他原本以為徐謹年仗著《鐵甲圖》可以輕鬆取勝,未曾想,這柳風的實力,竟然如此驚人。

第一給誰?

給謹年嗎?

徐祖陽提筆沉吟,最終悵然一嘆,為三人作了最後的批註,他終究還是無法昧著良心將第一的名次交給徐謹年。

「刷!」

青雲榜名次變更!

第一,柳風,石像圖,入微九品,評價:甲等上品。

第二,徐謹年,鐵盾圖,入微九品,評價:甲等中品。

第三,柳飛揚,磐石圖,入微九品,評價:甲等下品。

……

全縣嘩然。

顯然,誰也不會料到,這次,居然還是柳風第一!

「鐵盾圖極為罕見,磐石圖更是初入入微的佳品,柳風到底何等妖孽,能夠用石像圖將他們壓住?」

「定然有驚世之舉才能讓縣尊如此看重啊。」

「我迫不及待想知道結果了。」

眾人面色各異。

第三輪考核,就這般結束。

休息時間。

甲等考院。

柳風閉目養身,恢復精神。

他原本製作《奇石圖》的時候,就足以達到塗鴉一品,而在狼毫之筆融合之後,全力發揮,足以衝到入微九品!一副入微九品的《奇石圖》,就算是比之徐謹年的《磐石圖》,也不會差太多。

但是對柳風而言,不夠!

他能做到入微九品的佳作,但是他不想冒這個險。

所以,當時他心思就變了,同樣的入微九品,如果只做明顯更加簡單的石像圖,是否會更好一些?雖然品階無法提升,但是柳風如果利用自己對靈畫的理解,將其全面推演優化的話,又會怎樣?

他很好奇。

而現在,結果出現了。

雙作用!

當初繪製《獵犬圖》,最終導致《寵物小白》的那副靈畫,不也是這個結果?

所以說,第三輪的考核,柳風不僅僅拿到第一,他更明白了一點,如果將靈畫繪製路線大幅度改善和優化,有很大的幾率出現雙作用!而雙作用,在縣試之中,絕對是一等一的獲勝利器。

柳風腦海中思緒如電。

整理前幾輪考核的收穫,他又將目光放在下一輪上,如果他沒猜錯的話,下一輪考核,必然是攻擊!

而很遺憾的是,這是他的弱項。

柳依的靈畫完全沒有任何涉及攻擊的地方,而他化身為人,唯一對攻擊靈畫的了解,僅限於自己翻看的幾幅基礎靈畫。

這怎麼能贏?!

三連第一,柳風距離案首無比接近,但是他清楚,如果攻擊靈畫作不出來的話,很可能直接跌落谷底……

怎麼辦?

柳風陷入沉思。

「前輩。」

柳風忽然聽到耳邊的聲音。

「前輩?」

柳風猛然睜開了眼睛,看了看眼前來人,又看了看周圍,這才有些錯愕的指了指自己,「你叫我?」

「是的,前輩。」

馮福恭敬的說道。


柳風汗顏。

這可是一位年過六旬的老人,如何當得起一句前輩?

「別,可別這麼叫我,我才是晚輩才對。」

柳風苦笑。

「您過了今日,必然成為畫師。」

馮福苦笑,「而我還要在畫生繼續掙扎,剛才考試依然墊底,估計後面兩輪考試,我會被直接淘汰出局……」


馮福神色黯然。

顯然。

已經有過十五次經歷的他,早就料到了自己的結局。

柳風眉頭微皺。

馮福老先生畫力,筆力,都很出彩,甚至他的筆力,還要在柳風之上!這樣的水準,就算是閉著眼睛都能畫好啊,怎麼會墊底?

「你的靈畫拿來看看。」

柳風說道。

「是。」

馮福激動道。

他來這裡,不就是希望柳風能指點一下嗎?雖然知道希望很渺茫,可是六十年了,他什麼方法沒有嘗試過?

柳風打開畫卷。

馮福所作的是《頑石圖》,石像圖的衍生品之一,防禦力相當不錯,但是遺憾的是,只有塗鴉七品。

「你是因為對這幅靈畫不熟悉?」

柳風問道。

「不,我對它很熟悉。」

馮福苦笑,「曾經考過幾次防禦靈畫,所以,頑石圖可以說是我做的最好的幾個靈畫之一。」

最好的還這樣?

柳風沉吟,那就不是靈畫熟悉程度的問題了,那麼,問題在哪裡?

伸手觸摸靈畫。

柳風在靈畫上微微掃過,用強大的意念感知著靈畫中的每一處,第一次看過去之後,沒發現任何問題,這幅靈畫簡直堪稱完美!但是天地評定不會作假的,柳風再次想查看一遍的時候忽然一頓。

「這感覺……」

柳風若有所思,他似乎知道了問題所在。

PS:求收藏!求推薦! 「前輩,您找到問題了?」

血繼契約

多少年了啊,替他找過多少次畫師,結果都是黯然搖頭,哪怕是畫師也根本看不出他的問題所在,只能歸結於天賦!可是,他感覺到自己天賦並不差,甚至可以說是相當好,為什麼會這樣?

他不懂。

他一直在奮鬥。

三年又三年,三年又三年。

他依然記得的。

三歲懂事,第一次觸碰畫筆的喜悅。

從那天起,他就抱住畫筆不撒手,家人皆以為他肯定是未來的畫師。

然而……

家人一個個離世,直到剩下他孤老一人。

他依然只是畫生!


老母親失望離世的眼神,讓他心中刺痛萬分,誰人知道,那是一種怎樣的痛?六十載光陰,如今的他已然六十三歲啊!他親眼看著一個個兒子輩、孫子輩的畫生成為畫師,他心中如何不心酸?

他一生致力於畫道,無妻無子,卻換來這樣一個結果,如何能甘心?

而眼下,他抱著嘗試心態的一問,第一次為他帶來的希望。


他不知道。

這一刻,他眼中的光華,充滿怎樣的希冀。

「我可以試試。」

柳風沉吟一下,「但是我需要你現場作畫。」

「沒問題。」

馮福激動。

「你的消耗沒問題嗎?」

柳風問道,畢竟很快就要第四輪考試,縣試的休息時間,僅僅提供一副靈畫的畫力恢復間斷,所以一般沒人會在考院內作畫。

「沒問題。」

馮福斬釘截鐵,眼中閃過自傲,「我的畫力足以支撐百幅塗鴉一品。」

柳風震驚。

百幅!

這傢伙畫力數量到底何等逆天?!

也是,一個修鍊足足六十年的傢伙啊,柳風忽然想到,如果解決了這個瓶頸問題,或許,開陽縣恐怕要誕生一個真正的妖孽了……

而對這點,柳風很感興趣。

真要看看那些傢伙看見馮福崛起時候的神色啊,柳風有些惡趣味的想道。

「來來來。」

柳風鋪開畫紙,「你可以先做一個靈畫。」

「好。」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