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讓他打去吧,反正都不傷人命,百萬看看怎麼樣三天能把冷琛父子倆從冷尊手下偷出來。」楚戰看著劉健的戰騎踏著青草而去,話雖這樣說,目光緊盯著劉健,心裡多少還是有些不放心。

2021 年 1 月 3 日

冷泰騎著馬,朝著楚戰軍營奔來,冷泰不怕死,可是馬匹卻是怕死,聽那巨響聲,停足不前,等到楚戰下令停止射擊誅仙箭,冷泰的坐騎這才接著奔跑起來,等到了中間,又發現有許許多多的大坑,不僅如此,有些地方的土已完全鬆動,冷泰在馬背上,看到這些大數十米的大坑,這才感到吃驚。

周邊濃煙沒散,冷泰一時沒有路可走,退後數十米,輕拍馬背,疾速朝前奔去,等馬看到前面是個大坑,就要收腳時,冷泰雙腿靈力盡開,帶著馬離開地面,穿過濃煙,躍過面前的數十米大坑,落在對面。

「這個小坑,還能難倒我。」冷泰得意回到看了一眼身後的大坑,正準備接著朝傀儡軍團前進去叫陣。

「馬馱人過坑,常見,人馱馬過坑,過完還這樣高興的,第一次見。」濃煙之中,一聲雷鳴樣的聲炸開,冷泰看去,正是那在飛龍谷把大刀架在冷琛脖子上的那人。

「都是用刀的,打完再說。」冷泰說完,從馬背上高高躍起,持著大刀朝劉健砍來。劉健卻是一拍馬背,朝自己軍中急奔。冷泰這一躍起,卻不曾想到這劉健騎的是孫氏封地的好馬,等想再發力變幻身法時,劉健已遁出十多米外。

劉健從馬上躍下來。 重生之錯位皇妃 拍了拍馬背。

「遇到硬扎了,你一邊吃草去。」說完劉健把刀拖在身後,看著冷泰急奔而來。

「殺!」不等冷泰遁到面前,劉健舉起大刀,全力衝殺過去,兩人象是事前說好。剛一碰面,靈力盡開,沒有招式,卻是扎開馬步,刀當棍使,兩長刀靠在一起,兩人的腳只入土中。兩人全力對峙一會,相互看了一眼。

「起!」同時騰空躍起,遠遠看去,兩人快速變幻刀法。相互砍去,楚戰凝耳靜聽,刀擊之聲不絕於耳。

劉健騰空,極速的朝冷泰砍去,發現對手臨戰經驗不遜自己,竟也是見招拆招,一絲慌亂也沒有。心裡自是大驚,自己縱橫易界,龍界,兩界刀法,盡入自己手中,勤於修練,自己的刀法,實用簡潔,去掉那些花招,是無數次生死關口領悟出來的,刀刀致命,連綿不絕,然對手卻見招拆招,不見慌亂,劉健更是催動靈力,最好的防守就是進攻,自己也不知對方的刀法如何古怪。只有死人才不會傷害自己。

冷泰也想不到自己一上來,竟會失了先招,撲了個空,再戰,對方卻刀刀致命,逼的自己手慢腳亂。還好自己臨敵經驗豐富,幾招拆招,卻也不知自己還能支撐幾招,

兩人對陣,早忘記出發前想好的,不傷人命,誅仙箭帶來的濃煙很快散去,兩邊官兵,大氣不敢出,緊緊盯著冷泰劉健兩人在從地面撕殺到空中,空中撕殺到地面,只見兩人手中的上下翻飛,一片片刀光護著自己的同時,不時揮出攻擊對方,要置對方於死地。 劉健冷泰兩人足足鬥了兩個時辰,一直劉健攻多於守,冷泰守多於攻,兩這這火爆脾氣,都是頭一次打鬥兩個時辰對方不受傷,自己也不受傷的。 璇璣賦 那這戰仙看著興趣,抬出軍鼓,擊打起來。這邊傀儡竟也自發的用手中的劍擊打在盾上。原來你死我活的激斗,竟讓楚戰聞到過年的熱鬧味道。

「停!」劉健用力擊,刀砍在冷泰刀上,借力彈開,喊了一句。冷泰正是有些氣喘的防守著,突然看對手後退數十米,趁機喘了幾口氣。

「我說你這個蠻夫,沒完沒了的打,靈力用光了,打的我肚子餓了。我要回去吃飽再過來與你打。你可有意見。「劉健也不問他名字,聲意如雷的大聲說道。

「好,我也打的餓了,我們吃飽再過來打。」冷泰這打下來,感覺自是又累又爽,幾次差點劉健砍傷自己,幸好又臨時出招,化解開來,幾次防守中尋到機會去滅殺對手,也讓對方躲了開來,不知是幸運,還是修為本就這樣了得。

「好,我先回營,你還要把你的馬背回去。」劉健說完,看自己那坐騎還在遠處悠閑的吃草,拇指與食指環成園圈,伸進嘴裡,口哨聲起,坐騎直奔過來,四隻腳跪伏下來,劉健坐上,拖著刀奔回自己營中。

「給我上大碗的牛,大塊的肉。我飽死了。」劉健疾奔回自己營帳,把刀往地上一扔,整個刀入土中,只有一根手臂粗的精鐵杆在地上。

「劉將軍,肉只是些行軍的牛肉乾,酒在儲物袋裡倒是有。」鄧百萬邊說邊掏出些牛肉乾,從裡面掏出幾牛皮袋,裡面裝著好酒。劉健什麼也不說,整袋整袋的喝起酒,大口大口的吃起肉來。

「你還別說,那個使大刀的,刀法修為真是了得,我找出許多失傳已久的刀法,都讓他一一破解。」劉健吃的差不多了時,這才和鄧百萬說起那人。

「劉將軍,不管如何,你都不能傷了他性命。否則少宮主的大計就會遇到不少阻礙。」鄧百萬看劉健喝的差不多了,這才又苦口婆心的勸說起來。

「鄧財神,我知道不能擋著你發財,現在吃喝好了,就這肉乾,太難吃了。」劉健說完,還有三牛皮袋酒沒有開,一把取來,別在腰上。

「我給他帶點,要不然我喝的醉了,讓他戰了便宜。」劉健一會出了大營,躍上坐騎,拔出大刀,又朝兩軍中間走去。

那冷泰回到營中,肉倒是有煮好一鍋,李長風早早讓軍中廚子做一鍋大肉,冷泰拎起大鍋中整隻的羊腿。大口大口的吞食起來。

「長風哥,有酒嗎?」冷泰這一架打下來,才覺山外有山,天外有天,那個黑大個,使出的刀法,精妙無比,偶爾露出的破綻等自己攻去時,對方又很快彌補過來,反趁自己錯失進攻時機,逼的自己手忙腳亂。

「你什麼時候聽說過冷老將軍部下有敢喝酒的?」李長風看著冷泰大口吃肉,心裡的一直擔心對陣作了對方性命。到時近十萬大軍鼓起來要報仇,或是對方几十萬傀儡攻過來,都是災難。

「給你,別咽死了。」李長風看那冷泰吞食那肉的樣子,扔過一小瓶酒去,冷泰笑著按過來,拔掉瓶賽,一口氣喝了,卻也不盡情,看著李長風。

「別看著我,我這小瓶,也是私藏很久,現在還後悔給你。「李長風看著冷泰要酒,自是急急解釋到。

「報,冷將軍,對面那人又來叫陣。」這冷泰剛吃了個八成飽。正打算再吃點,前面好事戰仙卻急來報告。

「我都還沒有吃飽了。」冷泰站起來,就要往外走。走了幾步,又回到大鍋里,拎了幾大塊肉,這才出去。

「冷泰,你手下留情,不要傷了對方性命,事關我們冷老將軍父子的性命安全。」李長風看著冷泰拖刀又要出去,急忙低聲喝到。冷泰揚了揚手中的肉。對著李長風說道:「長風哥,你看我這不給他帶了幾塊肉,這麼快就過來叫陣,只怕他們是沒有吃的了。」冷泰一番話,讓那李長風哭笑不得。

一會只見冷泰刀別在馬背上,一手牽著馬繩,一手拎著幾大塊肉,獨騎應戰而去。

「喂,你這麼早過來叫陣,是不是你們那裡肉吃了?」冷泰與劉健隔著誅仙箭轟出的坑,相望而立,冷泰舉起手中的幾大塊肉,對著劉健大叫起來。

「給我捎過來的,就扔過來,這麼話做什麼。」劉健早看到冷泰手中的肉,放出神識,聞到肉香。冷泰一揮手,幾塊大肉疾飛過來,劉健手中大刀朝前一伸,靈力透過刀峰,把那幾塊肉接著,劃了個圈,平平的端在刀口上。劉健從刀鋒上收起這些肉,把長刀往地上一插,把系在腰上的幾袋酒取了下來,保了一袋自己,再取出一塊肉就著其它的酒綁在一起,一起朝著大坑對面的冷泰扔去。冷泰穩穩的接著。一會兩人躍下馬來。坐在草地上喝酒吃肉起來。

「這酒還你人情,我們倆誰也別欠誰的,吃完接著再打。免得吃人嘴短手短。」劉健說完也不理會對面的冷泰如何回答,唉,這大塊吃肉,大口喝酒的日子比做活神仙快活多了,那天這仙界事的一了。我找個機會回易界,過我的凡人生活,這神仙不做也罷。

這邊劉健冷泰一對活寶吸引了所有官兵的注意力。傀儡軍團中間大營帳里,鄧百萬,楚戰,殺神,殘天,永上道長,董平長老,郭福興幾人,卻正在商議如何把冷琛父子營救出來。

「居然冷尊在飛龍谷內安營,我們就夜控飛龍谷,看看能不能尋到冷琛冷得利。永上道長,百萬和劉健堅守大營,其它人直入飛龍谷。一探虛實。」楚戰看討論許久,除了去飛龍谷劫持冷琛出來之來,也沒有更好的方法,提議到。

「好,少宮主能這樣想,我殘天原捨命陪少宮主走這一趟。」一直坐在營帳里沒有發言的殘天,聽到楚戰這樣一說,不由自主的讚歎起來。

「你,還是留守大本營的好,幾十萬傀儡,只認你為主。」鄧百萬那肯讓立足仙界的靠山去處理這事情。

「百萬,你是擔心我安危。」楚戰說完靈力盡開,一會整個人身體開始透明起來,很快這小小的營賬內,楚戰不見了人影。殺神與殘天從楚戰自已破開那蛋殼而出外,一直沒有看過楚戰施展修為,現在看楚戰要憑自身靈力隱身,紛紛放出神識,整個營帳內卻沒有控到楚戰一點氣息。

正當諸人驚疑之際,營賬中隱約聽到一群龍在長嘯。聲音雖細少,卻氣勢逼人,福興等人只得靈力盡出,穩著心神。一會只見楚戰原地緩慢現出原形,看著鄧百萬。

「九龍壁內九龍之力,我已盡得真傳。付出的代價,它日有機會去了天外天,遇到天帝,要問明一事。」楚戰也不打掩護,直是說出來自己的修為提高的前因後果。

鄧百萬卻默默的看著楚戰。情願楚戰修為不要這樣,至少有借口不立危險之地。

「楚兄且當保重。遇事保命為第一緊要之事,否則不僅我等死無葬身之地,易界,龍界兩界生靈,只怕也難善了」幽幽一聲從鄧百萬嘴裡說出來,楚戰拍了拍鄧百萬肩膀,自是明白在心。

仙界的夜晚,總是明亮多於黑暗,更不要說在這一馬平川的仙界草原。楚戰帶著一行人,很快乘著飛行舟遁往飛龍谷。殘天,自己,殺神,三人對飛龍谷最是了解,負責潛入飛龍谷。董平長老,永上道長,福興幾人作為策應,董平長老的儲物袋裡還有許多在龍界時得來的低級戰狼機甲。趁著幾發的時機,董平長老給每個戰狼機甲里,放了九色雷珠,作為攪亂飛龍谷的一個後備後段。

「君兒,你現在是這些人主心骨,遇到應以安全為第一要緊。」殺神在前往飛龍谷途中,還是有些不放心,走到楚戰身邊再次提醒。

「爹,次去飛龍谷把冷琛父子搶出來,務要堅信我能自保,不要因為我而畏首畏末,如果這樣,我們的奇襲反而要打折扣。」

飛行舟上,殘天對著仙界地形,卻是最為了解。駕駛著飛行舟,尋著沒有亮光的溝溝坎坎快速滑向飛龍谷。

飛龍谷內,冷尊卻正面對著自己的父親冷掌天的質疑。

「尊兒,你不擔心他們冷琛手下投敵?兵分三路,四十萬大軍過去,對手傀儡軍團也有四十萬。你不把百萬軍團全線壓上,一口氣吃掉對手,現在這樣,無異割肉壯大對手。」冷掌天說到這裡,目光一厲,掃過冷尊。

「爹,孩兒是想用這四十萬官兵與對手撕殺一番,先探個虛實,再把後面六十萬自己的親信押上。一舉滅殺。孩兒認為只要冷琛在手中,李長風冷達等人就不會背叛我們。」冷尊說完,心裡又浮現出一些自信來。

「事已至此,再安撫冷琛已是太遲,爹這次回仙宮後山,把封印在仙界後山的魔羅剎鬼給你帶了過來。施下心咒,解開其封印之後,她將聽命於你,只怕當今年仙界無人能擋著魔羅剎鬼,要再次封印她,也不知斷送多少人命了。」

「魔羅剎鬼。來自下界地獄的第一惡鬼,真的封印起來了,還帶了過來?」冷尊看著自己的爹冷掌天,眼裡一抹亮光一閃,一會又掩飾起來。

「尊兒,爹也老了,有心無力,這次出來,仙界元老院那些老傢伙,以後都不會放我出來。如果魔羅剎鬼不能把少宮主楚戰滅殺,你就讓出宮主之位,按照仙界規紀,宮主退位,加入元老院是順理成章之事。」

「爹!」

「尊兒,那天你要退位,更要小心李家的報復。爹累了,帶你去看魔羅剎鬼。你要注意不要讓她美色迷惑了。」

冷尊父子倆,一前一後到了一個營帳,儘管已是夜晚,那營賬卻異常顯眼,整個營帳上結了一層厚厚的冰,這些冰塊還在漫延,數十米外的地上,還有有一些霜凍。

「無老死,無老死盡,現在是,無苦集滅道,無知無得,心無掛礙,心無恐怖,我是恐怖。遠離世間美好,死能解除所有苦。不活不苦,不苦不活。」冷尊還沒有靠近那營帳,聽到陰森森的咒語聲傳來,配合那些冰塊的冰冷,冷尊急急釋放靈力,護著心神。跟著冷掌天走了進去。

只見營帳中,一會寒冰做成的棺木直立其中,棺木四個角落,四個不滅神燈一直亮著,卻那火焰卻是發出冰冷藍光,冷尊修為如此之高,在那藍光之下,冷的直是打抖起來。棺木之中,一個面容如千年古樹的老婦,兩隻眼睛深陷下去。衣著卻是極為華麗,如新的一樣。身體骨架體是修長。

「冷掌天,你敢放我出來嗎?你要放我出來,我第一個把你兒子精元吞食乾淨。」那老婦看有人來了,不再念動之前的咒語,嘴上薄薄的嘴唇嚅動,聲音卻極是溫柔好聽。冷掌天伸手握著冷尊的手,一股精純靈力輸進冷尊體內,冷尊臉色一紅,剛才僅憑聲音,自己就已迷失本心了。

「魔羅剎鬼,長話短說,你只要讓我兒在你神識里烙下鬼奴印,只對我兒一人效忠的話,我就給你開啟封印,以你的修為,自行煉化鬼奴印完全是可能的事情,到時仙界下界,還有誰是你對手?」冷掌天看著魔羅剎鬼說道。

「你不怕我解開鬼奴印,第一個吞食你那沒有出息的兒子。」魔羅剎鬼深陷的眼窩彈出兩個眼珠子,狀容甚是噁心。

「怕,不過也得到了那天再說。我兒只驅使你做一件事,滅殺此人」冷掌天取出一玉簡,放在魔羅剎鬼面前,注入靈力,一會一襲白袍的楚戰浮現出來。

「看起來,比你兒子更適合做宮主。你兒子要是比他強,就不會找到我了?」魔羅剎鬼雖封印在冰棺之中,卻仍囂張的很。

「答應放出你神識,讓我兒烙下鬼奴印,否則我現在讓人把你送回仙界後山的萬年冰窟之中,讓你連說話的機會都沒有。」冷掌一聽此鬼說自己兒子不如別人,心中氣就上來。夫人別人的好,兒子卻要自家的好。

「好,你們要不後悔,你們就來吧。反正我這個老婆子死又死不掉。不如活動活動筋骨。」魔羅剎很快放出神識,冷掌天當場傳授冷尊烙鬼奴印的方法。

半響之後,冷尊開始對魔羅剎鬼烙鬼奴印。冷尊放出一縷神識,進入魔羅剎鬼識海里,等進了魔羅剎鬼的識海,才發現魔羅剎鬼的識海如千年冰封的雪山,絲毫沒有生氣。那縷神識幻化成冷尊的樣子,艱難的前行,想要找到魔羅剎鬼識海中央,好烙下鬼奴印。

「魔羅剎鬼,你不要在識海里玩什麼小計謀,如果我一柱香我兒子沒有烙下鬼奴印,我立馬親自運你回萬年冰窟。」冷掌天看著許久,冷尊依是呆若木機,那縷神識沒有出來。

冷掌天的話剛落,在魔羅剎鬼識海里奔走的冷尊身邊出現一個身材極好,卻衣著極少,明眸如秋水的二八女子。

「你快幻化件衣服披上。否則我就遁出你識海。」冷尊那是不好色,只是小命要緊,對魔羅剎鬼的恐懼制止著了冷尊的獵艷的心。

「我冰封千年,不如宮主給我幻化一件衣服。」 「千年,你已冰封萬年,你快點放開神識,我要給你烙下鬼奴印。」神識幻化而成的冷尊,看著眼前明眸白齒,身材妙曼的女子,心神又一晃。

「好,我的神識,你來烙吧。」魔羅剎鬼微笑著看著冷尊,臉上絲毫看不出要成為鬼奴的悲傷。冷尊看魔羅剎鬼安靜下來,就念動烙鬼奴印的咒語,一會從魔羅剎鬼頭中放出一縷元神,飄到冷尊眼前,冷尊雙眼微閉,也不敢再直視魔羅剎鬼,口中念動咒語:「無有恐怖,遠離夢想,聽此咒語,一世為奴,為奴去活著苦,真實不虛,無上咒,鬼奴符,入元神,最有為害主,與主同焚,永入地獄,永遠不得偷生——.」冷尊微閉雙眼,口中咒語幻化成一朵朵蓮花,落入魔羅剎鬼的元神之中。

「主人,你再看看鬼奴一眼,身無一衣遮體。是為可憐,宮主,你幻化一件衣服為鬼奴穿上吧。」魔羅剎鬼一聲聲香言軟語,直入冷尊心神,冷尊再也控制不著,睜開雙眼,只見眼前玉體橫陣在冰天雪地中,痴痴看著自己。

「尊兒,尊兒。」冷掌天看著自己兒子冷尊,原本平靜如常,突然面紅耳赤起來。雖然在身邊叫呼,冷尊卻呆若木雞。冷掌天一手抵在冷尊後背,再次輸入精純靈力護著冷尊的心神。許久,冷尊才阿的一聲驚醒過來。

「爹。我烙下鬼奴印了,可以解開魔羅剎鬼的封印了。」冷尊知道自己的爹剛才輸了不少靈力給自己,臉色通紅的說道。

「尊兒,遠離是非顛倒,遠離女色。否則大道根基保不著,更不要談壽元的無窮盡。」冷掌天也不點明自己兒子何故如此。魔羅剎鬼的媚功,自己年輕時何嘗不知。

「爹教訓的是,孩兒謹記在心。」冷尊臉露慚愧,目光再次掃向冰棺中的魔羅剎鬼,卻見冰棺中魔羅剎鬼額頭已沒有皺紋了。只是眼部以下,仍是如枯木,樣子列是噁心。

「你試試你的鬼奴印是否有用。」冷掌天看了一眼冰棺中的魔羅剎鬼,心裡明白剛才發了什麼,若不是自己護著自己兒子,只怕自己兒子的精元都要讓魔羅剎鬼吸去。

「是,爹」冷尊閉目,一會自己識海中出現一個冷尊,只見那神識幻化的冷尊從體內捧出一個小人出來,卻正是那魔羅剎鬼,樣也依久美艷不可方物。只見冷尊放出一點靈力,凝結成一根細如牛毛的針來,扎在小人魔羅剎鬼身上。

「啊。冷掌天,你這是教你兒子做什麼,那是我元神的一部。」冰棺中的魔羅剎鬼,突然感到一陣劇痛,痛的叫了起來。

「再敢迷惑你家主人,讓你魂也散掉,永世不得超生。」冷掌天看著冰棺中的魔羅剎鬼,冷哼道。

「叫你吸我精元,我叫你吸我精元。」神識幻化的冷尊,再交凝結靈氣,剌透那小魔羅剎鬼。看著眼前的魔羅剎鬼痛的在識海里痛的滾來滾去,冷尊感到陣陣滿意。

「冷掌天,你是個變態,想不到你兒子更是個變態。他那點精元還給他,不要折磨我了。」魔羅剎鬼在冰棺中痛得直哼哼,一會頭中一團精元飛回冷尊頭上,沒入冷尊頭中,魔羅剎鬼又變成通體枯枝樣。

「爹,鬼奴印已烙上了。」冷尊低首說道。再次偷視那冰棺,只見魔羅剎鬼在冰棺中一臉怒容看著自己。

冷掌天看已如此,拔出隨身的劍,走到冰棺中,把雕刻在冰棺上的咒語一一除去,魔羅剎鬼的身子隨著那些咒語去掉,慢慢的開始可活動起來。最後的一個咒語去掉時,冷掌天看了一眼冰棺中的魔羅剎鬼,舉起劍,把冰棺中四個角上的不滅神燈一一息滅。

「冷死我了。」不滅神燈一息滅,魔羅剎鬼從冰棺中幻化出來。「碰」魔羅剎鬼一腳把那冰棺從營中踢了出去。

「小子,你下次再敢用靈氣扎我,我拖著你一起下十八層地獄,看誰能受不了那苦。」魔羅剎鬼佛珠的衣飾下面,卻仍舊是那如枯木一樣的四肢及面容。冷尊極力不去看那樣子,怕自己嘔吐起來。

「小子,還不叫幾個大活人進來。好久沒有生吞年輕人的精元血肉,難不成你要我再次打你的主意。」魔羅剎鬼看著冷掌天父子,卻一絲害怕也沒有,看起來,自己才是主人一樣。

「魔羅剎,你要記著你約定,殺了那個姓楚的。」冷掌天說完,與冷尊一同遁出營帳。一會冷尊傳令一隊年輕的護衛,讓他們去營帳內等候自己命令。

「尊兒,爹現在就要回仙宮後山,事關仙界末來的大事要參與。記著爹的話,除不掉那少宮主,就如期召開封神大會,體面的讓出宮主之位,加入到元老院。魔羅剎鬼,斷不可再受引誘。」

「爹,你一走,孩兒怕鬥不過那個下界來的小子。孩子離不開你,還請爹爹不要拋棄孩子。」冷尊說到動情處,連自己竟也相信起來,淚流滿面,低聲啜泣起來。

「鬼啊!」

「鬼,啊—-」就在冷尊父子道別的時候,魔羅剎鬼的帳營傳來凄涼慘叫聲,甚是恐怖。

「尊兒,爹走了。你好自為之。」冷掌天望了一眼那慘叫聲傳來的方向,也不再聽冷尊再多說什麼。靈力盡開,遁往遠處,一會消失在黑夜之中。

慘叫聲極在持續,開始的慘叫聲漸漸變成哼哼,一會飛龍谷內又恢復了寂靜之聲。就在這時,從遠處傳力整齊有力的官兵腳步聲,冷尊眉頭一鄒,遁回那營帳立,立在那裡不動。不久,那腳步聲朝著冷尊處跑來。

「你們這是造反嗎?」冷尊等那舉著火把的護衛隊跑到跟前,才冷哼一句,嚇的那隊戰仙,撲通一聲,齊齊跪下。

「宮主,小的聽說有隊護衛進此營帳遇到厲鬼,讓那惡鬼害了。才帶著捉鬼仙師前來捉鬼?」跪著的那小隊長頭也不敢抬,大聲報告。

「大膽,那隊護衛,我令他們執行其它秘密任務去了,誰敢再胡亂造謠,我滅他九族。退下」冷尊腳一踩地,厲聲喝道。

「是,宮主。」舉著火把跪在地下的那隊護衛站了起來,轉身就要退走。

「宮主,你這是怎麼啦了,捉鬼師都來了,你還不讓他們進來看看,如果有鬼不捉走,我也害怕啊。」就在那隊護衛要轉身回撤時,那營賬中走出一女子,夜色下,長發及腰,面容清秀,一雙眼睛如兩汪清水,華麗衣服更華麗妖艷卻又恰到好處的合體。看著極是舒服卻又讓人心浮氣燥。

「你?想讓他們做什麼?」冷尊才象是看到鬼一樣,後退兩大步。手緊緊握著劍柄,隨時就要拔劍的樣子。這衣服就是魔羅剎鬼的衣服,看來那隊護衛的精元都讓魔羅剎鬼吸了個乾淨。

「那個是促鬼仙師,進來吧。看看有沒有鬼。」只見魔羅剎鬼一手捲起帳營的門帘。

「捉鬼仙師,快去快回。你們也不必撤回,一會隨我一起看看冷琛老將軍。」冷尊看到那魔羅剎鬼風姿卓絕的樣子,感到後背冷氣陣陣。

「是,宮主。」從那隊官兵中走出兩個戰仙,一人握著鬼羅盤,一人持著八卦鏡,雙雙出列,朝那營帳中走去。

「請,仙師,有鬼的話快點捉走,小女子好害怕。」看著兩個捉師師傅朝營帳走來,魔羅剎鬼柔聲說道。目光卻幽怨的看向冷尊,嚇得冷尊握劍的手不禁一抖。

「是,夫人,無論多可怕的鬼,我們都能捉著。」兩個捉鬼仙師滿心歡喜的走了進去,在美人面前,正好顯擺一下自己捉鬼本事。

兩人一前一後走了進去,魔羅剎鬼也跟了進去,兩人舉著火把,把那鬼羅盤在營帳里轉啊轉。鬼羅盤卻一點動驚也沒有。再把那八卦鏡對著營帳照來照去,境中卻一個鬼影也沒有。兩人相顧苦笑,這到出現一個鬼啊,要不然自己一身本事那有機會顯露出來。

「捉到這裡的鬼嗎?」魔羅剎輕移腳步,飄到兩人身邊。

「夫人,這裡根本沒有鬼。」兩捉鬼仙師看著魔羅剎過來,只得苦笑一番。

「怎麼看出這裡有沒有鬼呢?」

「如果有鬼,這個鬼羅盤就會轉動,越是惡鬼,這鬼羅盤轉動的越快。」捧著鬼羅盤的仙師自豪的說道。

「給我看看。」魔羅剎伸出雙手,要過那鬼羅盤,把身上鬼氣注入鬼羅盤,羅盤裡的指針極速旋轉起來。

「動了,動了,你看這是不是有鬼。」魔羅剎把鬼羅盤遞了過去。那仙師接過鬼羅盤,只見裡面指向鬼的指針發瘋一樣轉個不停。

「這個鬼羅盤可能用的久了些,有時失靈,祖師說過,這樣轉動的,就是鬼羅盤有故障了。」那仙師一看鬼羅盤如此劇烈轉動,編了個慌言說道。法器折些面子,總比自己折些面子好。

「你那個又是什麼,怎樣才能捉到鬼。」魔羅剎看那持鬼羅盤的仙師如此,微笑著轉身捧著八卦鏡的仙師。

「我這個是八卦鏡,你看這裡八個方向,只要有這個鏡子照到有鬼,境子里就會顯出鬼的原形來。並把鬼魂吸進八封鏡內,封印起來。」那仙師一看如此妙曼女子對自己的法器感興趣,立馬顯擺起來,主動把八卦鏡遞給魔羅剎。

「我照照我自己是不是鬼。啊,鬼啊。」魔羅剎捧著八封境,在兩人舉著的火把下,對鏡自照,接著一聲低語,作驚恐狀。

「兩仙人緊張的控頭看向那八卦鏡中,只見八卦鏡中,魔羅剎美艷如初。兩人瞧的竟是呆了。

「夫人,真會開玩笑,仙界那有這樣漂亮的鬼。」那持著鬼羅盤的仙師竟是拍起魔羅剎的馬屁來了。

「如果這樣的鬼呢?」魔羅剎說著,鬼氣盡出,把兩仙人禁錮在原地,連說話的聲音也沒有。把吸來的精元,血液,收入丹田,整個樣子又恢復了如初那枯木的樣子,加上現在突起的腹部,比冷尊看到時躺在冰棺中還要噁心恐怖幾份。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