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護法大人……」李石星無奈,只好向著黃尚求救。

2021 年 1 月 5 日

「沒用的東西。」黃尚低聲罵了一句,旋即神識一動,先前被活死人奪去的兩件紫缽法寶緩緩升起,對著大賊魔和神運算元激斬而去。

「不好!」在實力還沒完全展開之前,他們根本不是黃尚對手,眼看紫缽攻來,大賊魔抬手祭出一面白色的骨盾,這面盾牌通體都是用骨頭做成,表面還浮現著很多猙獰鬼臉。

骨盾剛一出現,紫缽法寶也到了近前。

「鏘!」

兩者撞擊的瞬間,巨大力量傳來將大賊魔連同骨盾再內打出去數百丈遠,停下身形的瞬間,大賊魔張口噴出好幾口鮮血,直接傷到了根基,臉色瞬間慘白。

另一方面神運算元也好不到哪去,利用手中算命幡喚出惡鬼,其一雙大手死死夾住了紫缽,不讓它繼續前行,而紫缽在高速的旋轉下,不斷將惡鬼的雙手磨滅。等到紫缽徹底停下來的時候,惡鬼的雙手已經不見了蹤跡。

剛才這一擊,神運算元幾乎拼盡了所有靈氣,身形委頓的被逼退近百丈,雙手扶著算命幡大口喘著粗氣。

「完了!」高火仲狠狠的一跺腳,最後的希望也破滅了,難不成今天守墓人難逃一死嗎?

就在他絕望之時,忽然從身後傳來一聲雷鳴,緊接著一道人影閃電般衝出,直接奔向了李石星。

「周易!」重傷之下,大賊魔目光仍然犀利,一眼就認出了出招之人是周易。

「嘿嘿,猴崽子,就憑你也想對雜家出手?」李石星一聲冷笑,當初在不周神山裡,他的修為被壓制這才會被周易打敗,而現在回到了外界,周易那點修為根本不夠看的。

就在李石星發出笑聲的同時,忽然感覺眼前銀光一閃,一道銀芒如光似電的到了他近前,並一擊之下將其手中的正黃璽給打飛出去。

「嗯?」李石星大吃了一驚,剛才的銀光速度太快,他甚至都沒看清是何東西。

周易一擊得手,再次利用量天尺的速度發出攻擊,眨眼工夫數十道尺芒幾乎在同一時間到了李石星近前。嚇得老傢伙不停後退,連祭出法寶的機會都沒有。

這些動作說來遲緩,實則只發生在一瞬間,與此同時周易也近了李石星的身,胳膊用力一振,龍虎雙臂出現,雙管齊下,龍拳和虎拳一同出手。

龍吟虎嘯聲中,李石星被拳風包裹其中,同時他還看到黑色和紫色電弧夾雜在裡面。

「呀……伊……」李石星是越想越窩火,先前被大賊魔和神運算元逼的沒有退路也就算了,此刻周易居然也把他逼上了絕路上,泥人還有三分火種,更何況是他了,當下心裡再也沒有了諸多顧及,將所有實力展現開來。

一股磅礴的靈壓迅速釋放,猛然張口噴出一道手臂粗的白色光柱,直接穿透了周易拳風的封鎖。

眼見不好,周易可不敢力敵李石星的攻擊,剛想展開「遁」字訣避開其鋒芒,但就在此時意外突生,他的身體不能動了,有一股強大的力量將他禁錮在了原地。

這一驚非同小可,周易的第一感覺就是黃尚出手了,除此之外別人根本沒這個能力,眼見著光柱距離自己越來越近,周易萬念俱灰,幾乎想遍了所有方法,卻沒有一個可行的。

真若是被光柱打中,即便不死也得是重傷,出於求生的本能,周易掙扎著想要擺脫束縛。

高空中黃尚一臉的陰笑,周易這小子太賊了,只有讓其重傷才能老實一些。

光柱與周易間的距離飛快拉近,五丈、四丈、三丈……,還有最後的一丈距離,光柱就要打在他身上了,可周易卻還沒有想出對策。

「小子,借你身體一用!」一個空靈的聲音從周易腦海中響起,與此同時周易感覺某種東西進了自己體內,下一刻那個東西就奪取他的身體主控權。

「轟!」

眾目睽睽之下,李石星所發的光柱正好打在周易身上,這一刻大賊魔和神運算元哭的心都有,難道一切就這麼完了?

可是當靈光散去的瞬間,周易完好無損的站在原地,手中多了一把寬大的長劍,正是噬靈劍。

「前輩……」周易內心有種欣喜若狂的感覺,因為剛才佔據了他身體的正是那道白影,也就是噬靈劍的真正主人。

「不要多言,我在你身上待不了太長時間,必須在短時間內將這些人解決掉,你抱元守一,不要與我爭奪身體控制權,我會讓你見識下噬靈劍的真正威力。」白影的聲音在周易腦海中響起。

「知道了。」簡單的回了一句,周易馬上閉口不言,同時心神收斂,不再反抗白影的控制。

「這……這是怎麼回事?」大賊魔吃驚的下巴都快砸到腳面了,此時周易身上的氣息攀升到了一個可怕的地方,甚至是凌駕於黃尚之上。手中的噬靈劍嗡鳴不斷,好似饑渴的困獸。

「那股氣息好熟悉。」高火仲雙眼微微一眯,好像是明白了什麼,臉上絕望的神情一掃而空。

「覺醒!」周易的喉嚨里吐出兩個字,卻不像是周易的聲音,彷彿是另一個人在說話。

噬靈劍表面靈光閃動,寬大的劍身變得又細又長,鋒利無比。

「唰!」周易發動了,奔著李石星衝去。那種速度簡直無法形容,猶如瞬移,從一點直接出現在另一個點上。

甚至李石星都沒弄明白出了什麼事情,長劍就向他刺了過來。

「噗!」血花噴濺,噬靈劍直接貫穿了李石星的****,在被劍刺入的瞬間,他都沒有感覺到疼痛,低頭看了看長劍,而後又抬頭看了看周易,李石星發現周易的眸光冷烈異常,根本不像是人的眼睛。

「嘩!」四周的所有修者爆發出喧嘩之聲,尤其是李石星帶來的那幫人,他們甚至不敢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切,一劍刺穿了九千歲讓他們匪夷所思。

半空中,黃尚的嘴角不由自主的抽動,臉上同樣一片愕然之色,這一招乾淨利落,簡單而直接。

「砰!」周易抬起一腳,將李石星的身體蹬飛出去,直接撞到了『隱冰陣』的防護上,隨之而來的是虛中出現的無數尺許長冰錐,對著李石星一頓亂射。

轉眼間,這位九千歲就被紮成了一隻刺蝟,所有人看了無不心寒。

「這個就是隱冰陣的力量?」高火仲倒吸一口涼氣,幸虧他們沒有硬闖大陣,要不然後果將會與李石星一樣。

解決了李石星,周易抬頭望向黃尚,被這股凌厲的目光盯住,黃尚激靈靈打了個寒顫,心中暗道:「不好。」急忙命令手下的天道盟修者去圍攻周易。

這些天道盟的人大多都有生死境的修為,雖然懼怕周易展現出的恐怖實力,但他們更加懼怕黃尚,所以只有硬著頭皮衝過去。

面對十餘人,周易毫不退縮,身形一晃之下,詭異的一幕出現了,在十幾名天道盟修者身前,各出現了一個周易,他們幾乎在同一時間揮出長劍斬殺對手,之後那些周易的身影才一個個的歸到了一個人身上。

「這……」神運算元看得眼睛發直,剛才同時出現的十幾個周易,並非是什麼分身法術,純粹就是因為速度太快而滯留在虛空中的影像,也就是說剛才周易一起對著十幾人同時揮劍,這樣的速度可怕到了極致,恐怕世間無人能做到。

「快點撤去隱冰陣!」黃尚在空中大喊,臉色一片鐵青,他算看出來了,現在這個人根本不是周易,肯定是什麼東西佔了其身體。若是再打下去,自己的小命也將不保。

李石星帶來的那些人都傻眼了,幾乎在同一時間斬殺了十幾名天道盟修者,這樣實力讓他們望塵莫及。

當聽到黃尚的話后,這些人才恍若從夢中驚醒,急忙催動手中陣盤,將『隱冰陣』撤掉了。半空中的數十桿巨大陣旗飛快墜落,透骨的寒意隨之消失一空。

一見大陣消失,黃尚二話不說身上遁光一起向著遠空遁走,一下子折損了十幾名修者,他回去后還不知道怎麼向盟主交代呢。 黃尚對於自己的遁速還是很有信心的,附了周易身的傢伙的確厲害,看這情形再打下去絕不會有好結果,所以這位黃大護法選擇了逃走。

身形一轉,化為一道青虹想就此離去,可在其轉身的同時,看到了不遠處的地面上,李石星遺留下來的那件法寶,正黃璽。

這可是個好東西,只要有此物在,以後即便遇到了天頂山的守墓人也可以應付自如,想到此處,黃尚從遁光中分離出一縷向著正黃璽捲去。

高火仲等人發現了此事,可卻來不及阻止,眼看著法寶落入黃尚手裡。正當黃尚想離開時,一道身影如鬼魅般的閃到了他近前,一看到來人嚇得他魂飛天外。

周易身上沒有遁光,而是完全憑藉肉身御空,就在黃尚吃驚的瞬間,周易手腕輕輕一挑,噬靈劍從斜下方刺出。

見勢不好黃尚急忙後退,同時抬手想祭出法寶,可是還不等法寶出現,他就感覺從自己小腹處到左邊肩膀傳來陣陣涼意。

駕馭遁光後退數十丈,當黃尚低頭查看自己的身體時,臉上變得血色全無。剛才周易斜著斬出的一劍,在他身上留下了道長長的傷口,這還是他躲避及時,要不然直接會將其斬為兩斷。

「你給我等著!」黃尚咬著牙怒道,再也不敢停留,身化青虹消失在夜空當中。

周易雖然沒了身體的主控權,但思維並沒有被禁錮,看到黃尚要逃走,急忙對體內的白影,道:「前輩,放虎歸山必要傷人,不能留下禍患。」

「這個道理我懂,只是時間不允許了,你的身體也不允許了。」白影輕嘆了口氣,旋即從周易身上分離出一道淡淡的影子,對著地面略看了一眼后,快速消失在某個墳頭當中。

「我說周易咋這麼神勇呢,原來是被人附了身。」直到這一刻大賊魔這才恍然。

「你才看出來?」神運算元臉色比剛才好看了些,不過損失的那部分靈氣卻沒這麼快補回來,他早就看出周易不對勁了。

「嘿嘿,這小子的運氣真是好到家了,居然被個大神通修者附身,你說會不會給他留下什麼有用的東西?」抹了把嘴角邊的血漬,大賊魔目露貪婪道。

「得了吧,你以為被高階修者附身是好事嗎?」神運算元白了他眼,隨後望向了半空中的周易。

此時的周易好似在空中發獃,猛然間失去了白影的控制,身體直接墜向地面。剛剛恢復了對身體的控制,他的本意是想祭出件法寶接住自己,可一動用靈氣這才發現,體內的雙神海空空如野,早已被白影給榨乾了。

怪不得白影沒去追黃尚,原來是自己靈氣不足了,這還是他擁有雙神海的緣故,若只是普通的單神海修者,恐怕連剛才凌厲的殺招都使不出來。

沒辦法他只能以自由落體的形勢掉在了地面上。「砰」的一聲,將地面砸出個「大」字形的深坑,而周易則是在坑中暗自叫苦。

直到這個時候,天頂山的修者才反應過來,一齊湧向了周易將之給扶了起來。

「先別管我,把李石星帶來的人抓住幾個。」周易吃了幾個靈氣包子后,多少恢復了些力氣這才對著高火仲道。

「放心吧,這幫傢伙誰也跑不了。」沒了黃尚的威脅,李石星的手下不足為懼。時間不大,除了幾個腿快的逃走了,其餘數十人都被控制了起來。

這個時候周易來到他們近前,雖然附身的白影走了,可是這些人看到周易后仍然心生恐懼,一個個瑟瑟發抖,都不敢與其對視。

「我問你們,之前不是說李石星在不周神山裡受了重傷嗎,需要烹飪師的以形補形之法才能恢復,為什麼他突然生龍活虎的出現在天頂山上?」周易對著一個像頭目的修者問道。

「這個我們也不太清楚,原本九千歲,啊不……是李石星,他的確受傷很重,可後來天道盟的黃尚來了,也不知道對其施展了什麼術法,第二天李石星就如沒事人一樣了。」那人戰戰兢兢的說道,深怕周易不滿意將他直接斬殺。

「這麼說來是天道盟的人將李石星給治好了?」周易臉上露出狐疑神色,真若如此的話天道盟中很可能也有人懂得烹飪術。

「還有人知道別的事情嗎?如果肯說出來,我可以網開一面放你們條生路。」周易思索了片刻道。

他這招太管用了,立刻這些修者如竹筒倒豆子般的不停爆料,甚至連李石星的私生活都說了出來。

周易聽完不停的搖頭,看來這些人知道的也並不多,當下對高火仲,道:「我想問的就這麼多了,這些人交給你處理了。」說完周易轉身離去。

「放心,我會讓他們知道得罪天頂山的後果。」高火仲眼中寒芒一閃,先讓族人將他們帶了下去。

時間不大,幾人的身形都出現在了天頂山的大殿內,大賊魔因為傷了根基的緣故,所以傷勢頗重,看樣子沒個一年半載是好不了,神運算元雖然也受了傷,但沒有大賊魔嚴重,修養個一兩個月也就沒大礙了。

目前只有高火仲傷的最重,胸前那個透明的窟窿沒有辦法癒合,只有依靠死氣維持其不擴散。

「這次多虧小友了,不然的話天頂山危矣。」高火仲坐在椅子上,臉色呈現一種土灰色,奇長的雙手微微抖動,說話的聲音有氣無力。

「說來慚愧,這一切都是那名前輩所為,晚輩只是借了其身體一用。」周易說完,目光落到了高火仲的傷口處,當下微一皺眉。

如果是普通的傷,周易完全可以用烹飪術將其治好,可對方的傷是被黃尚的隕靈釘射殺,身體里殘餘著法寶上的特殊能力,能不能恢復如初還在兩說之間。

「小友是在看老夫的傷?」高火仲頹然說道,雖然受傷的時間並不長,可卻被折磨的死去活來,這還是他心境強大,若是換了普通修者光是疼痛都已經無法忍受了。

「恩,前輩的傷我沒有十足把握治好。」周易如實說道。

「這個無妨,反正老夫都活了一把年紀,早已將生死看透,我只想問小友一件事情,你進入那座孤墳當中,見到了神山修者的靈魂,他都對你講了些什麼?」高火仲擺了擺手道。

周易想了下,道:「那名前輩和我說,不讓我幫你們解開詛咒。」

「什麼?」高火仲聽后,臉上出現一片愕然神色,就連大賊魔和神運算元聽了,同樣為之一驚。

「你們先不要誤會,那位前輩是如此說的,當初他與你們高家先祖訂下了約定,可以讓高家強大,但條件是必須要守護天頂山上的這些墳墓,那位前輩還說,你們不會一直這樣下去,等時機到了,自然會放你們自由。」周易大致的將事情說了一遍。

高火仲聽后,臉露一絲苦色,白影口中所說的時機究竟要等到什麼時候?他們已經有數輩人老死在天頂山上了,有些人自打出生以來,壓根兒就沒離開過此山一步,空有一身修為卻無法走出這方寸之間,簡直悲哀之極。

「既然是先祖允諾的事情,我們這些後輩也要一力承擔。」高火仲輕聲說道。

整個大殿的氣氛變得有些沉重,大賊魔他們完全可以理解高家的處境,成天生活在這種人不人鬼不鬼的地方也著實夠受的。

「對了,大賊魔,神運算元,我已經尋到了天掩馗星體的烹飪食譜,一會兒我會將所需的食材寫出來,等你們傷好後去各處尋找。」周易最先打破了沉寂。

聞聽此言,大賊魔差點沒從椅子上蹦起來,雙眼放光,激動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神運算元表面鎮定,可內心卻是洶湧澎湃。

「你是從何處尋到的?」大賊魔問道。

「是從白影那知道的,做為條件我把噬靈劍送與了他。」周易淡淡道。

「白影既然是神山上的修者,應該不會錯了。」神運算元連連點頭。

「我說你們兩個能不能有點良心,我可是用噬靈劍交換的?」周易提高了音量。

「放心,我們不會讓你吃虧的。」大賊魔拍了拍周易的肩膀,神秘兮兮道。

「這還差不多。」周易知道,大賊魔手裡有很多好東西,如果他肯出血的話,自己也能小賺一筆。

「你讓我們去尋找食材,你去哪?」神運算元忽然問道。

「我看過了,天掩馗星體所需要的食材很雜,而且也很難尋找,估計你們會耗費些時間,而我則是利用這段時間去劍閣,到時候你們尋齊了材料,可以直接去劍閣找我。」周易將心中的想法說了出來。

「這樣也好,兩頭都不耽擱,你以小子的變態成度,進了劍閣也會成為焦點。」神運算元點頭道。

在接下來的時間裡,周易詳細看了看高火仲的傷,為其試做了幾道烹飪,想藉此來治癒其傷口,但效果並不明顯,十餘天過去了,周易最多只能控制住傷口不再惡化。

對此,高火仲卻比較看得開,半開玩笑的,說道:「胸前有個洞也不錯,至少心裡不會鬱結悶氣。」

又過了兩天時間,周易將狀態調整到了巔峰狀態,這才辭別了大賊魔等人,獨自踏上去往劍閣的路。

「周小子,千萬別從人皇境走了,周家那幫嫡系都要恨死你了,若是再被他們尋到蹤跡,可沒上次那麼幸運了。」神運算元叮囑周易。

「放心,在實力不行的時候,我絕不會進入人皇境,可是當我進入人皇境的時候,就是周家嫡系倒霉的日子。」周易臉上蒙了一層寒霜,遙望著人皇境方向沉聲道。

「知道就好,你放心在劍閣修行,等我和大賊魔尋夠了食材馬上去找你。」神運算元在周易的眼神里看到了一股濃烈的恨意,也許正是這股仇恨的力量,才驅使他一直向前走。

一個人的旅途註定是孤獨的,周易換上了那件染血袍,駕馭起一件從大賊魔那要來的圓盤飛行法器,很快就消失在了天際盡頭。

「這個小子若是成長起來,與他為敵的人就要遭殃了。」遙望周易的背影,高火仲緩緩開口。

「那是,殺破狼的命格,烹飪師的身份,這種怪物出生在世間就註定不平凡。」大賊魔懶洋洋的說道。他和周易相處久了,自然知道周易的人為和手段。

站在飛行法器上,迎面吹來獵獵的罡風,周易渾然不覺得冷,反而是目光堅毅的望向前方。

劍閣,這個讓無數修者嚮往的地方究竟是什麼樣子?其實最讓周易期待的還是與韓良的相遇,自打在聖京城交手過後,他們再也沒見過面,也許再的韓良又變得強大很多,再也非昔日可比。

這也是周易所希望的,如此一來他便有了個好的對手,韓良就像是一面鏡子,能映射出自己的強大與否。

就在周易趕往劍閣的同時,遠在千山萬水的大晉國卻發生了一件大事。

什麼事呢?趕屍派的老祖朱承志隕落在了不周神山裡,而古玉卻活著回來了,身為一派之主,古玉自然成了挑大樑的人物,整個趕屍派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之前有幾名派內長老是朱承志親手提拔起來的,對古玉這個掌門人根本不放在眼裡,可現在朱承起死了,他們沒了靠山,古玉自然也就不會放過他們,接下來的幾個月時間,那些長老一個個的神秘失蹤。

當然了,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這是古玉在清除異己,攘外必先安內,只有解除了內部矛盾古玉才能進行下一步。

數天後,古大掌門傳下令去,讓派中弟子幫其抓回來不少的活人,在一座地下祭壇處,古玉殘忍的將這些人殺死,並用他們的鮮血開始修行。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