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誰!」任天睿只感覺到自己的一身汗毛直豎,那冰冷的殺意似乎能夠讓空間也凝固一般,好可怕的殺意,好冰冷的感覺!

2021 年 1 月 7 日

「是我!」一道人影漸漸出現在任天睿的面前,看到這一道身影的時候,任天睿先是愣住了,接著是一臉的震驚,最後變成畏懼,蕭鵬的實力他很清楚,就算是修鍊了這麼久,他仍然沒有自信能夠贏得了蕭鵬,而且更加可怕的是,現在的蕭鵬已經掌握了伽藍城,剛才那一種隱匿的能力,是他永遠也無法相比的!

這裡的強者被蕭鵬殺死,卻連半點反抗的力量也沒有,甚至無法引起任天睿的注意,要是蕭鵬出手對付任天睿,估計現在的任天睿已經是一具屍體了。

「你……你到來這裡做什麼?你是要來殺我的嗎?」任天睿的臉上露出惱怒之色。

「殺你?不,我這一次到來這裡,並不打算殺你,不然的話,你以為現在你還能夠活得下來嗎?」蕭鵬的臉上露出自信的笑容,他指了指地面的強者,說道,「我能夠輕易殺死他們,而且讓他們沒有還手之力,當然也能夠殺死你,因為你也無法發現我的存在!」

蕭鵬說話間,他的身影又消失在任天睿的面前,任天睿的眼睛瞪大,向周圍打量,但卻根本找不出來蕭鵬在哪裡,接著,蕭鵬又出現在任天睿的面前,離任天睿只有一丈距離,這種距離已經足以讓蕭鵬輕易斬殺他了!

「你到底想怎麼樣?」任天睿已經有點瘋狂,恐懼的死亡威脅壓得他喘不過氣來。

「我並不會殺死你,這個你可以放心!」要是現在蕭鵬說要殺死任天睿,估計任天睿也要拚命了!但蕭鵬這一句話,卻讓任天睿變成泄氣的氣球一般,「不過你必須要將城主之位交出來!」

「你說什麼?你要神兵玉?」任天睿聽到蕭鵬的話,聲音也變得尖銳起來,要神兵玉才能夠控制這一座雲陽城,而想要成為雲陽城主,這一種東西必須要交出來。

「沒錯,神兵玉,交出來,我就答應不殺死你!」蕭鵬點點頭,他站在任天睿的面前,任天睿死死盯著他,過了足足一分鐘,任天睿無力的倒在椅子上。

「你為什麼不殺死我?」任天睿說道。

「殺死你並不困難,但這種世外之城的信物,要是城主死去的話,就會成為一百年的無主之物,我要重新煉化,需要不少的時間,要是由你來自己解除這一個神兵玉與你的聯繫,我就能夠輕易將它煉化了!」蕭鵬看著任天睿說道。

「好,你要答應我,只要得到這神兵玉,就放我離開!」任天睿現在的心底只剩下活下去的信念了,至於這一個城主對他來說已經沒有半點作用,神兵玉他雖然沒有完全使用,但也對他有了不少的幫助,只要能活下來,就有機會踏入帝境,到時候再來找蕭鵬報仇。

只是任天睿並不知道,蕭鵬現在已經擁有將帝境強者斬殺的實力了,要是他知道,估計會更加絕望。

蕭鵬點點頭:「我答應你!」

在任天睿的面前,出現一道光芒,一片黃色的玉出現在蕭鵬的面前,這就是這雲陽城的信物,神兵玉!< 「切斷你與它之間的聯繫吧!」蕭鵬冰冷的聲音讓任天睿的心中充斥著憤怒,但又無可奈何。

「噗!」一口鮮血噴了出來,任天睿的臉色一陣蒼白,蕭鵬的確感覺到這神兵玉上面再也沒有任天睿的能量波動了。

而蕭鵬的手腕出現一道血痕,那血痕處出現的鮮血慢慢滴到了這一塊神兵玉上,只看到這塊神兵玉居然變成一把小劍,大概手指般長,一指大小,而上面卻傳來了讓蕭鵬欣喜的波動,蕭鵬手掌一揮,已經將任天睿捉住,他手掌一甩,任天睿已經被他甩到了面前。

「你答應會放過我的!」任天睿怒聲吼道。

「沒錯,我是答應會放過你,並沒有說不會傷害你!我要廢掉你一身的修為!」蕭鵬的話讓任天睿臉色大變。


數道劍光一瞬間出現在任天睿的身體雙手雙腿處,任天睿發出一聲慘叫。

等到那些強者到來的時候,他們發現任天睿已經倒在了血泊之中,他的四肢經脈盡斷,就算是恢復,實力也會大幅度下降了,再也不可能擁有以前那般實力!

一個月之後,雲陽城主易位,自稱為蕭鵬的強者繼承這一個位置,當時三大天人族雖然有點不服,但卻被蕭鵬所帶來的強者震住了,一千名九階皇境殘魂,能夠隨時召喚出帝級印術的元素精靈,還有那幾位連帝境強者也能夠斬殺的存在!

就連這一位新的城主大人的實力也是深不可測,先是神不知鬼不覺的進入了雲陽城,接著又在眾人沒有發現的情況下,讓原來的城主任天睿成為了一個廢人!

最後,天人族的一名強者被他輕易一劍斬殺,接著那天人族長老上前,仍然是一劍,直到第三位強者上場,全部被一劍斬殺之後,蕭鵬之名,傳遍整個雲陽城。

「不服我者,滾!」

「不聽我者,滾!」

「謀反者,殺!」

三條命令布下來,血腥和暴力的鎮壓,蕭鵬根本不畏懼任何的挑釁,要不是蕭鵬不想要一直管理這一座城池,三個天人族也已經被他殲滅掉了。

「十年,我最多會在這裡停留十年的時間,十年之後這個神兵玉和城主之位都會歸還你們!」蕭鵬所說的話讓這裡的天人族強者心中雖然鬱悶,但也接受了,對於他們來說,十年的時間不算長,他們等得了。

接下來的時間,蕭鵬留下在城主府之中,至於那些來向蕭鵬追討原來城主遺產的任家強者,被蕭華與鄔清若兩個搗蛋鬼直接轟了出去,想從他們的手上要東西,沒門!

蕭鵬卻一直留下在這裡,他現在的身上已經擁有了神兵玉,也有神藥丸,那一顆從生死丹坊裡面取出來的,能夠強化**的丹藥也被他服了下去,接著又在這一座雲陽城裡面靈氣最為濃郁的靈池裡面修鍊,蕭鵬的身體在不斷吸收著靈氣,而且在他的皮膚表面也浮現出一層的紅暈,蕭鵬閉著眼睛,在他的身體周圍飄浮著81顆丹藥,這是由鄔清若所布下的丹陣,雖然僅是匆忙布置出來,但這丹陣卻是蕭鵬得到的所有能夠強化**的丹藥,尋常的人類服用,一顆就能夠讓他們的**到達王境強者的**程度!

現在蕭鵬的身上擁有神藥丸,所有丹藥的效果都能夠提升一倍以上,再加上神兵玉的不斷改造,他的身體正在不斷的強化,但這種強化的速度卻是很緩慢。

一年,二年,三年……

第五年,蕭鵬才從修鍊之中醒了過來,他的境界卻已經步入了九階皇境強者的地步。

「爹!」

「徒兒!」

「主公!」

蕭鵬的醒來讓那些強者都感覺到意外,現在離蕭鵬閉關已經過了五年的時間了,這五年以來,世界的改變很大。

最大的改變就是印紋城,兩個天人族消失之後,剩下的兩個天人族卻是漸漸擴大,他們已經找到了上界強者之魂穩定出現的辦法了,帝境強者出現在印紋城之中,也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至少現在印紋城裡面的大部分千隱宗強進已經被調走,不過因為蕭鵬的關係,墨離天,蘇丹和伏風也曾經出手幫助千隱宗之人。

只是就算如此,他們仍然不敢明目張胆的得罪天人族強者,蕭鵬消失之後,天人族就越是猖狂。

而且據說在大陸上,也不斷的出現了強者,一位位強大到讓人恐懼的強者出現,那些就算擁有千年底蘊的家族,說滅就能夠滅掉了。

但這些強者,似乎都在尋找一個人,擁有棋盤武魂又或者是棋盤印靈的強者,而這一個強者,最為出名的,正是那一個已經消失了五年時間的印紋城主,蕭鵬!

「據說這裡就是他所在的那個宗派,千隱宗了!」一位青年帶領著數名強者出現在這裡,除了這位青年之外,其它的強者居然每一個都擁有著超乎尋常強者所擁有的能量波動,就算是九階皇境強者也不如!

「蕭鵬,給我滾出來!」

蕭鵬給我滾出來……蕭鵬給我滾出來……給我滾出來……

聲音在周圍回蕩著,面前的千隱宗建築卻並沒有半點反應,從外面也根本看不清楚裡面有什麼,只能夠看到這裡如同仙境一般,到處都是濃霧所遮掩,讓人無法看穿。

「什麼人,敢來千隱宗放肆!」一位十二三歲的小女孩出現在這些強者面前,她扎著一雙馬尾,容顏俏麗,一身黑衣,手上居然拿著一把長劍,只是這劍比起她的身體並沒有差到哪裡。

「你們千隱宗難道就沒有人了嗎?居然派出一個黃毛丫頭出來!」那幾名強者冷笑說道,「我們這裡可是有雪國神使!」

「我不知道你們是什麼神使,你們對我們千隱宗也沒有一點尊重,請你們立即離開!」小丫頭的臉蛋上布滿著怒氣。

「小丫頭,你還是趕緊回去,將你們的宗主蕭鵬喚出來吧,不然我們可不會放過你,也不會放過你們千隱宗!」< 「千隱宗地盤,不容你們放肆!」小女孩又說了一句,大眼睛轉了轉,道,「你想要見我們宗主,我要先試一下你們有沒有這樣的資格!」

那幾名強者對視一眼,同時哈哈大笑起來。

「小丫頭,這裡可不是你應該玩耍的地方,快滾回去!」那青年一揮手,一道掌風向小女孩掃來,不過他也不算是狠毒,因為這一掌,他僅使用了三成力量,從這丫頭一身極品的靈器來看,應該並無法傷得到她的。

「哼!」小女孩冷哼一聲,手上的劍冒出一道雷電,轟到了青年的手掌上,居然將那青年震退。

「什麼!」

不只是青年男子,其它的人也被這一幕驚住了,這小女孩竟然有三階皇境的實力,這對於一個十一二歲的小女孩來說,已經算是十分出色了,但更加讓人震驚的,卻是她的法則,竟然擁有七重!這種年齡,這份天賦!

「小姑娘,你的天賦不錯,要是你願意成為我的弟子,我可以保證,以後你一定能夠成為一個絕世強者,是你現在無法想像到的強者!」其中一個擁有強大實力的強者說道。

「我已經有師尊了,而且不用成為你的弟子,我也一定能夠成為絕世強者!」小女孩大聲喊道,手上出現一層雷電光芒,「誰敢和我一戰!」

「三階皇境,你以為這樣的實力有資格在我們面前猖狂嗎?」這一批強者之中,有三名強者的氣勢強得過分,其它的也都是六階,七階甚至九階的強者,一共十二位。

「讓我來教訓一下她!」六階皇境強者說道,他手掌上出現一道紅色的光芒,他的法則可是已經到了五階,但境界卻是六階皇境,而小女孩卻是三階皇境,這種實力之間可是有不少的差距。

「出手吧!」這名六階皇境冷笑看著小女孩道。

「那我就不客氣了!」小女孩說道,手上的劍上居然帶著雷霆之力,雷電之劍!沒有一個人發現,這小女孩手上的劍竟然是由雷電法則所組成的!

「火雲掌!」這名六階皇境強者說了一句,他手掌變成一道火焰,向小女孩轟來。

「雷烈劍!」小女孩的劍帶著強烈的雷電光芒,這一層雷電光芒瞬間漲到了十多丈,擊在那一名強者的手掌上,巨大的雷電之力竟然將這名六階皇境強者轟飛出去。

「這是……頂級皇技!」有人驚訝說道。

小女孩一出手,就是一招強大的武技,這讓他們所有人都驚到了,一個如此年輕的小女孩,卻擁有這麼強大的武技,而且讓人更加疑惑的是,就算使用了一招頂級的皇技,她仍然臉不紅氣不喘的,這需要多麼龐大的能量!七階法則配合這樣的武技,攻擊力才是可怕!但能夠做到一招敗敵,也是因為對方太過輕敵!

「你們就只擁有這樣的實力嗎?」小女孩說道,小腦袋抬起,臉上露出驕傲之色。

「我來!」那名七階皇境強者說道,這一次他不敢大意,但就算如此,仍然敗在了小女孩的手上,小女孩的手段層出不窮,特別是武技,一個個武技施展出來,就算對方擁有七階皇境強者的實力,也不是她的對手。

「你輸了!」小女孩說道,手掌上出現一道劍光,雷電光芒一下子轟到這名強者身上,但在這時,只看到其中一個觀看的強者卻突然出手。

「不要太過囂張了!」他的手掌已經印要了小女孩的後背上。

小女孩就算天賦強大,實力也不弱,但經驗還是太小了,被暗算到,她那嬌小的身影被轟退出去,她的小臉一陣煞白,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你既然不願意成為我的弟子,那就去死吧!殺了他!」三名氣勢驚人的強者中,其中一人冷冷說道。

「要怪就怪你自己太不識相了!」那名偷襲的強者冷笑一聲,手掌上凝聚渾厚的掌力,小女孩明顯已經有點慌張了,連自己一身強大的實力也並沒有施展出來。

「慌張什麼,難道忘記師尊的教導嗎?」在周圍卻響起了一把聲音,小女孩聽到這聲音,神色中帶著欣喜,連眼神也改變了。

「混元雷界!」雷電形成了一層能量光芒,抵擋在她面前的那一掌。

「雷龍之劍!」緊接著,小女孩的手上的劍湧現出一股巨大的雷電光芒,那雷電光芒形成了一條雷龍,纏在這一把劍上,小女孩眼神中沒有半點畏懼,手上的劍突然急射而出,一條雷龍撲向面前的強者,這位強者也沒想到這個小女孩居然還有如此強大的招數,一掌轟到面前的雷龍,只看到那位強者的手臂出現一陣陣骨折聲,這個人竟然被小女孩的攻擊擊退,而且他還是擁有八階皇境實力的強者!

在這名強者的背後,一道人影卻出現,他的手上將那名被擊退的強者提起來,這一個人長相是一個青年的樣子,他穿著一身的白衣,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小丫頭,我們可是好久沒見了!」

「你是什麼人?」這些強者的臉色各異,眼中都帶著困惑之色。

那三名強者居然感覺到從這個青年男子的身上傳來了一種威脅,這種威脅讓他們有點不安。

「師尊!」小丫頭看到這個男子,立即撲了過去,她張開了雙臂,緊緊摟住蕭鵬,彷彿一隻樹熊一般。

「幾年不見,你也不小了,怎麼還像小孩子一樣!」蕭鵬苦笑說道,他摸了一下小丫頭的腦袋。

「師尊,你這幾年到哪裡了,君兒好想你!」端木君的大眼睛中淚水在打轉,看著蕭鵬。

「這些我們等會再說吧!」蕭鵬微微一笑,將端木君丟到旁邊,他手上那一個偷襲端木君的強者,卻被他甩向那些強者,在這強者被甩出來,他的身體與空氣接觸,居然產生了可怕的熱量,直接將他的皮膚剝奪走了,這名強者所發出的慘叫聲瞬間消失,那血管與肌肉彷彿也糊成了一團。< 當一種能量到達了這世界的極致之時,這一種能量就會發生質一般的飛躍,蕭鵬現在的肉體已經不能夠被這一界所容納了,他九階皇境強者在現在的他眼中,如同螻蟻一般,更別說是這種八階皇境強者!

那被蕭鵬所砸出去的已經不能夠稱為人了,那只是一層血肉,估計就算這名強者不被與空氣摩擦的熾熱殺死,也會被嚇死。

那三位強者之中,一人冷哼一聲,手一劃,一道手刀光芒斬出,將這一個血團斬成兩半。

「君兒,你先回去!」蕭鵬對身邊的小丫頭微笑道。

「不,師尊,我要在這裡看著你出手!」端木君卻嘟著小嘴,抱著蕭鵬的手臂說道。

「你們是什麼人?」蕭鵬看到端木君的樣子,搖搖頭,他轉頭向那些強者看去。

「我們是雪國神使,你可知道你已經得罪了我們雪域之神了!」那強者冷冷說道,臉上滿是傲氣。

「神?神使?」蕭鵬眉頭一皺,到了他們這種境界,哪裡還不知道這些人所說的是什麼,上界之人,的確對於這一界的人來說,如同神一般的存在,但對於他們這些能夠媲美帝境強者的人來說,這種所謂的神,簡直就是一個笑話。

「雪國與我們千隱宗並沒有半點關係,我倒是很好奇,你們到來這裡,到底所為何事?」蕭鵬冷眼看著這些所謂的神使。

「我們是來尋找你們千隱宗宗主蕭鵬,我們有事要詢問他!」其中一人說道。

「這就是你們來我們這裡的態度?要是這樣,全部都給我滾!」蕭鵬臉上露出冷笑。

「你說什麼?你以為自己是誰?我們可是有神使在!」一名雪國強者卻是狐假虎威說道,對於這些強者來說,這種級別的存在估計一輩子也遇不到一個,他們自然要拍好馬屁了。

「我給你們三息時間,要是不離開,就全部都留下吧!」蕭鵬的雙眸閃爍著異樣的光芒,讓這裡的強者同時心中一凜,只不過他們卻並不會就這樣離開,他們這邊可是有三位帝境強者,沒錯,這不是附體,而是真正的帝境強者到來,能夠擁有領域,而且運用帝力的強者!

「三!」蕭鵬居然真的在他們的面前數了起來,在他眼中閃爍著凶光。

「你這是自己找死?要是這樣的話,我們就成全你!」三名帝境強者竟然同時出手,分別從三個方向攻擊蕭鵬。

只是蕭鵬卻一動不動,彷彿沒有看到三人出手一般,即使這三人的攻擊如此凌厲。

「二!」三人離蕭鵬僅有一丈距離,這種距離簡直瞬間就要到達,但蕭鵬卻仍然沒有任何的動作。

三人心中雖然驚訝,但卻沒有停下動作,雖然這事有點古怪,但攻擊已經到弦上,不得不發!

「嘭嘭嘭!」

三道攻擊同時被抵擋下來,在蕭鵬的身體周圍出現了兩道人影,蕭華和鄔清若已經出現了,三人的攻擊哪裡能夠攻破兩人的防禦,蕭華只使用雙手來接住這兩個人的攻擊,一拳一劍,兩道攻擊落到蕭華那雙手上,並沒有半點作用,兩道攻擊彷彿斬在了一塊無法破壞的岩石上,根本沒有半點作用。

而鄔清若的小手揮動,在她面前也出現一層屏障,對方的攻擊並無法傷得到她與蕭鵬。

「一!」

蕭鵬的聲音變得了一股來自九幽的寒風,他的身體一動,身體出現在其中一個強者的面前,蕭鵬的拳頭一握,他一拳轟向這名強者,這名強者的臉色大變,他面前出現一連三層光芒,但沒有半點作用,三層光芒全部被震成粉碎,而且這一拳帶著雷霆之威,竟然一拳就將那名帝境強者的身體擊成血霧!

「什麼!」不只是這裡的其它強者,就連蕭華和鄔清若都露出不可置信之色,他們也沒想到過蕭鵬居然能夠只使用肉體就將對方擊殺了!

這原來根本是不可能的,但剛才蕭鵬的身上根本沒有半點能量波動,他是憑藉著自身的肉體力量轟殺對方!

「你到底是什麼人?」這兩名帝境強者終於明白,自己遇到了一個他們惹不起的人物了!

「你們不是到來這裡找我的嗎?居然連我是誰也不知道!」蕭鵬的眼睛流露出冰冷之色,他的身體又晃了一下,出現在另一名帝境強者面前,同樣是一拳,對方的領域剛放出來,但蕭鵬的一拳,卻讓這領域與他的身體同時轟成粉碎,好可怕的一擊,威力可怕的一拳!

現在蕭鵬的肉體已經遠超過那些普通的帝境強者了,甚至能夠輕易將帝境強者轟殺。

「找你?你難道是……蕭鵬?」這些雪國的人總算是明白了,這一個出現在這裡的人,居然正是他們的目標,蕭鵬!


「知道我是誰,但也沒什麼用,你們逃不了!」蕭鵬的話音落下,最後一名帝境強者的隕落,讓這些雪國的強者背後出現一層寒意。

「你們的人,只有一個能夠活下來!是要我出手,還是你們出手?」蕭鵬的目光冰冷掃過剩下的雪國之人,這些強者並不是帝境強者,實力也並不怎麼樣。

這些雪國的強者聽到蕭鵬的話,同時向周圍看去,他們隨時會遭受到其它人的攻擊。

「蕭鵬,你要是想殺就殺,不要這樣侮辱我們!」其中一人大聲喊道。

蕭鵬看著他,臉上卻露齣戲謔之色,其它的強者卻已經拉開了距離,而那名剛才叫得最大聲的強者,在一瞬間出手,連續斬殺兩名同伴,接著又將其它的強者斬殺,最後活下來的人,居然就是他。

「蕭鵬大人,我們也只是奉命行事,並不想要與你為敵,請你放過我!」這名強者連忙跪下,對蕭鵬說道。

「放過你倒是可以,但我還有一件事想要問一下你,你們雪國可有一個叫做鄭玉的人?」蕭鵬看著他。


「鄭玉?並沒有這個人……」他的話剛說完,蕭鵬那冰冷的目光就彷彿要剝奪他生機,這名強者打了個寒顫,彷彿想到了什麼,「我想到了,是政鈺公主!」 「你要是真的是蕭鵬,你要找的人,是不是政鈺公主?」這人說道,蕭鵬與這位政鈺公主之間的關係,似乎非比尋常,要是蕭鵬真要找人的話,那也只可能會是政鈺了!

「政鈺?鄭玉?原來如此,」蕭鵬恍然道,「那這位政鈺公主,現在是不是在你們雪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