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要不,咱們幫幫他們。」

2021 年 1 月 7 日

「愛情這東西,必須靠他們自己,我們是插不上手的。」楚鈺說道。

「靠尚風說出來,這得等到猴年馬月啊。」阿泰說道。

「要不,咱給尚風灌點酒。這個俗話不是說了嗎,酒壯慫人膽,說不準尚風腦袋一暈,鼓起勇氣就給說了呢。」阿泰繼續說道。

「行了,別瞎想了。回去睡覺去。」林新說道,臨走前,林新朝著玉兒的屋子看了一眼,畢竟玉兒相當於自己的妹妹啊,她的幸福,這個當哥哥的當然要關注了。

ps:今晚10點還有一更。

… 尚風回到房間,卻看到林新已經在屋裡了.

尚風他們每兩個人住在一起,朱雀宗出幾間屋子給他們住還是小事一樁的。況且他們以前也在這住過不短的時間。

「小子,去幹嘛了?」林新收拾著床鋪問道。

「去找玉兒了。」尚風笑著說道。

林新倒是很意外,尚風沒有隱瞞,如實說了出來。

「半年沒見了,見見也是正常的。」林新說道。

「林新,你說我這一見玉兒會什麼就緊張呢。連話都不知道該怎麼說了?」尚風已經倒在了床上,把手墊在腦袋下。

「那你緊張什麼啊。」林新裝作不在意的說道。

「半年不見。玉兒這又變漂亮了,嘿嘿。」尚風痴痴的說道。

「你喜歡玉兒嗎?」林新問道,也已經躺在了床上。

「喜歡啊,只不過不好意思說。」尚風糾結的說道。

「那有什麼不好意思的啊,喜歡就去表白。」林新說道。其實林新也看出來了玉兒對尚風也有意思,只要尚風說出來,這事就能成。

「表白,表白,唉,再說吧。」尚風嘆了口氣說道。

之後,二人一夜無話,不知道各自都在想寫什麼。

第二天.太陽剛剛升出天際的那一刻,是最美麗的。

尚風還在睡覺,殊不知大家都已經起來了。

朱雀宗的左右雀翅是練習的地方,因此大家都在那裡練習。

「玉兒姐,我剛才看到林新哥他們都在左雀翅那邊,要不,我們也過去看看。」燕兒問道。燕兒和玉兒年齡一樣,今年十七歲,不過燕兒總是喜歡喊玉兒一聲姐。

「那我們就去看看。」玉兒說道。

「好,那我們去喊雅莉姐,一起去。」燕兒活潑的說道。


左雀翅這裡很大,容納的人也很多。此刻雖然是清晨,但在這練習的人還是很多的。林新他們找了一片區域在練習。

「好多人啊。」雅莉不禁說道。

「嘻嘻,我們朱雀宗的人可是向來勤奮的。」燕兒自豪的說道。

「可你是個例外。」說完,玉兒笑了起來。

「玉兒姐,你怎麼那我開玩笑啊。」燕兒撒嬌的說道。

「好了,咱們快看看林新他們幾個在哪吧。」

「這還不好看嗎。我們朱雀宗弟子穿的都是緋紅色的衣服,新哥他們幾個可沒穿。你看,那邊。」說著燕兒指向了林新他們所在的地方。

林新他們穿的衣服不是紅色的,因此在這麼多人中並不是多麼難認出來。燕兒一眼就看出來了他們。

「那我們過去吧。」雅莉說。

「這是什麼啊?」當雅莉要過去時,突然問道。

只見天空慢慢飄零著什麼東西,不是別的而是花,紅色的,白色的,黃-色的,各種顏色的花都有,如同下雪一樣,就那麼慢慢的飄落下來。

這一刻,所有的修真者都是聽了下來,站在那,靜靜的看著天空飄零的花朵。

「是花,怎麼會下花呢?」

「我不是在做夢吧,什麼時候不下雨改下花了?」

「這就是花雨啊。太美了。」朱雀宗的弟子們開始議論紛紛。


「俺還是第一次見花雨,好美啊。」阿泰伸手接過一朵落下的花瓣不禁說道。

此刻,天空飄落的花瓣越來越多,猶如下雪越來越大一樣,不僅看起來尤為美麗,lang漫,而且聞起來也是十分的香的。

這簡直就是一幅美麗的畫面。天空飄著五彩的花瓣,下面一群人站著,陶醉在這樣的景色下。

「這怎麼回事?」燕兒不禁說道。她知道這花雨不可能無緣無辜的下。不僅是她,林新他們也知道這花瓣雨的下絕對有故事。

突然,下的花瓣雨中,不僅僅是花瓣了,其中也帶著整朵花,這一下,看起來更加美麗了。最重要的是那些花落在地下后不是機械的落在地上,而是猶如活了一般,有的原本是花骨朵,落在地上后竟然開始綻放。地上數不清的花骨朵一起綻放,這是件多麼lang漫的事。

大家定睛一看,只見自空中落下一個人。

就在這個人落下之時,那些花瓣瞬間發生變化,竟然構成了一個十層的階梯。而那個階梯的方向正對著玉兒她們。

那人落在台階上,一步步的緩慢的走下來,手裡還捧著一朵鮮紅色的花。

「那不是雅莉,玉兒和燕兒嗎?」黎九說道。

「是啊,雅莉她們怎麼來了。不過,那個傢伙朝雅莉他們走去幹嘛?」李東也是說道。

「我們過去看看。」林新說著,已經走過去了。

這場景怎麼看怎麼像求婚的。對誰,雅莉?玉兒?燕兒?

那人緩緩的走下花瓣組成的階梯,手裡艷紅的花應該就是玫瑰。這人的穿著是在是好笑,花褲衩,花色人字拖,下身很是休閑,不過上身看起來就正式多了,猶如西裝般的花紅色衣服,一頂風︶騷的花帽,看起來簡直很拉風。這麼「合理」的搭配看的眾人也是醉了。

「他要幹嘛?」

「看樣子,是求婚吧。」

「這麼lang漫,女孩子不得感動死啊。」

「這可不一定,你看咱們燕兒小姐和那兩位美女好像就沒有受到感動。」

「他向誰求婚啊?」

「肯定是那三位,這個肯定沒錯。」

「啊,花美人更美。」那人跟作詩般的說道,一副抒情的樣子。

「玉兒姑娘,感動嗎?」那**聲問道。沒想到這人竟然是奔著玉兒來的!

這人是個瓜子臉,只不過瓜子長倒了,因此看起來不是多麼的英俊,但是,看著他,你會有一種莫名其妙的喜感,而且他說話很有意思,更加富有喜感。他的長相,說話,加上穿著,足以斷定這人是個奇葩。

「竟然找玉兒。」林新在心裡說道。就在那人走下階梯的時候,林新他們也是來到了雅莉他們身旁。

「完了,完了,這下,尚風有情敵了。」阿泰感到不妙的低聲說道。

「楚鈺,你快去喊尚風。」李東低聲說道。

「好的。」說完,楚鈺就立即狂奔向尚風的房間。

「你來幹嘛?」燕兒指著那人說道。

「燕兒姑娘,不要生氣嘛,我來的目的不是很明顯嘛,那就是為了我心愛的玉兒而來的嘛,你連這都不知道,那我就說句不客氣的話,你瞎啊!」那人用它獨特的強調說道(發音跟廣東話差不多)。

「你說什麼!」燕兒立即憤怒的吼道。

「燕兒姑娘,女孩子怎麼能這麼輕易的發脾氣呢,不然會嫁不出去的。看看我家玉兒姑娘,多麼文靜,多麼嫻熟。」那人說道。

「誰是你家的!你誰啊?」林新不樂意的說道。

「我是誰,來來來,在場的各位,告訴他們我是誰。」那人說道自己是誰還有些驕傲呢。

「你誰啊?」

「就是,見都沒見過。」

「哪冒出來的無名小輩吧。」說完,朱雀宗弟子一陣鬨笑聲。

「我擦,你們一群無知的小輩,沒聽說過我……」那人有些生氣的說道,不過話為說完,雅莉就說道,「你是花仙子吧!」

「哎呀,還是有見過市面的嘛,這位美女一看就是見多識廣啦。」花仙子笑著說道,「記住了,我就是掌管天下花草的花——仙——子。」

「花仙子?!他是花仙子,花仙子不應該是女的嗎?」李東驚訝的說道。他簡直不能相信眼前這位奇葩竟然是花仙子。

「雅莉。」林新看向了雅莉,顯然他也有些不信,向雅莉投去了疑惑的目光。而雅莉則是用眼神告訴林新,眼前這位確實就是花仙子。

雅莉再說了一遍,「他就是花仙子。」

這一下,大家不能接受了,花仙子,這是多麼lang漫的一個詞,有這個稱號的女子一定很美。可是,花仙子竟然不是女的,你說不是女的就不是女的吧,還是這麼一個奇葩男。這一下大家頓時不能接受了。大家頓時希望雅莉看錯了。

「剛才我好想聽有人說花仙子是女的。我擦,我就問一句,誰tm規定的花仙子必須是女的!」花仙子憤怒的吼道。

「花仙子長這樣,真是瞎了俺的眼了。」阿泰也是吐槽到。

大家也是議論紛紛,因為花仙子確實跟大家預想的不一樣。當一件事情超乎你很長時間的想象事,你自然一開始是不能接受的。

在大家心裡,已經有了固定的思維了,那就是花仙子是女的,你這冷不丁的冒出一個男的,說自己是花仙子,大家肯定不能接受。

「不管你是誰,你是花仙子也好,不是也好,你來這幹嘛?」林新嚴肅的問道。

「你聾啊,我是為我的玉兒來的,咋滴,你看不出來啊。」花仙子說道。

「為玉兒來的啊,那你可以走了。」林新說道。

「哎呀,你誰啊,憑什麼管我得玉兒。」花仙子厲聲問道。

「我是她哥哥,你有意見嗎?」林新說道。

「哥哥?」花仙子先是一愣,看了看玉兒,而後笑著對林新說,「我以為誰呢,原來是我大舅哥啊。」

「住嘴,誰是你大舅哥。」林新不樂意的說道。

「玉兒,你這哥哥怎麼跟你不一個性格啊,你這麼文靜,你看你哥哥,話兩句說不到這就來火了,哎呀媽呀,太暴躁了。」花仙子對這玉兒說道。

「你快走吧。」玉兒說道。

「玉兒,我對你的心思你不明白嗎?」花仙子問道。

「她明白,但她的意思你卻不明白。」一個聲音突然傳來。

… 「這又是誰啊?!」花仙子不耐煩的吼道.

「你猜我是誰。」尚風走過來說道。

「哎呀,我擦,我上哪猜你是誰啊。」花仙子說道。

「不是,今天怎麼那麼多閑啊,以前還沒有呢。我就來向玉兒求個婚,怎麼這麼多人來阻攔呢。」花仙子氣的大叫。

「什麼,你以前也來過?」尚風問道。

「怎麼啦,以前我天天來,管的著嗎。」花仙子不屑的說道。

「你還天天來?」尚風不爽的問道。

「你誰啊?」花仙子問道。

「我……我是……」尚風想說,卻又說不下去。

「沒關係少在這逼逼,別攔著我求結婚。」花仙子不耐煩的說道,「玉兒,嫁給我吧!」花仙子已經單膝跪地,奉上了玫瑰。

「去你大爺的!」尚風一腳將花仙子踹在了地上。

「哎喲,我擦,你找死啊!」花仙子說著大怒,站起來,將那一捧花直接仍在了地上,看樣子這是要打架。

「小樣,今天看我不削你。」花仙子說著就要動手。

「都給我住手!」一聲響起,花仙子也是停了手。

來的人不是別人,而是朱雀宗的宗主朱鳳。

「花仙子,看樣子你這是要在我朱雀宗動手啊!」朱鳳開口說道。


「朱宗主啊,是那小子先踹的我。」花仙子指著尚風說道。

「怎麼,花仙子,他這個年齡對你來說也算是個小孩了吧,你跟他怎麼能一般見識呢。」

「你們是一夥的,肯定是。」花仙子立即明白了朱鳳是和尚風一起的。

「我不在辯解了,你們,給我等著。」花仙子指著大家氣憤的說道,「你們這是在剝奪我追求愛的權利,不過,我可是不會放棄的。」花仙子很聰明,能夠看出現在的情況是對自己不利的,爭吵下去是不會有結果的,所以就不再跟尚風他們廢口舌之爭了。

「玉兒姑娘,我先走了。」花仙子轉而對玉兒笑嘻嘻的說道,而後憤怒的瞪了大家一眼,轉身離開了,只留下了地上一層的花瓣。

「花仙子,就是狗屁。」尚風看著花仙子離去的方向不禁說道。

「玉兒,他以前常來嗎?」林新忽而問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