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裝神弄鬼.」楚天霸怒喝一聲.強行穩定了一下自己的心神.看到楚凌飛那虛弱的樣子.這就準備衝過去將楚凌飛給幹掉.

2021 年 2 月 2 日

突然.楚天霸一陣警覺.內心深處一陣預警使得他迅速朝著旁邊躍去.就地翻滾了好幾圈才將這股力度給卸掉.回身看去.自己剛才最站之處一片焦黑.並且還有火焰在升騰.

「靠.」剛才楚凌飛再次復活對自己的壓力實在是太大了.只顧去看楚凌飛了.卻忘記自己的背後給了給了雲天.雲天也是中州城首屈一指的高手.怎麼能夠放過這麼好的機會呢.

取咒符、燒咒符.雙手接通天地.一連串的動作一氣呵成.楚天霸根本就沒想到雲天會這麼快動手.要不是這麼多年戰鬥對於危機的預判.剛才從天而降的天火自己根本承受不住.不死也得去掉半條命的.怪不得人們都很忌憚雲天這個看似像個書生的傢伙.

「可惜了這團天火了.不然的話絕對能夠將你這個黑漆漆的傢伙給燒焦.」將楚天霸逼迫到一邊.雲天迅速左移.快速的靠近了楚凌飛.向其投去了詢問的眼神.楚凌飛擺了擺手表示無礙.


現在楚天霸有點糾結.剛開始他還抱有一絲幻想.這倆傢伙只是巧合路過而已.但現在看兩人站這麼近就知道這次自己沒有把那個白髮小子給幹掉算了又栽在這裡了.面對白髮小子和雲天關係絕對不淺.搞不好很久之前就認識了.楚天霸卻不知道就在不久之前楚凌飛爺也救過雲天一次.

「拼一把不知道能不能將那個白髮的小子給幹掉.」楚天霸心裡念叨著.同時斟酌雙方的勢力差距.自己這邊肖媚基本可以忽略不計.另一邊那個白髮小子雖然沒有死.但是看他現在樣子沒死也丟掉了半條命了.現在剩下的就是自己和雲天了.自己若是利用好剩餘的底牌的話應該可以將雲天給擊退.順便將白髮小子給擊殺掉的.

「雲天.有沒有膽子和我單打獨鬥.」楚天霸用出了最低端的激將法.引誘雲天和自己戰鬥.然後將白髮小子給孤立了.待會趁著雲天不注意.自己再聯合肖媚將白髮小子給幹掉.最後對付雲天.真是萬無一失的計劃啊.

「不要找了他的道.」楚凌飛低聲囑咐了一句.用力大聲喊出來:「笑話.單打獨鬥也你能從你嘴裡說出來.你楚天霸就不怕丟人嗎.剛才你那麼多手下一起圍攻老子的時候你怎麼不說單打獨鬥啊.現在你不單打獨鬥你行嗎.我告訴你楚天霸.你就是一個人狗不如的畜生.還什麼中州城第一人.我看時耍手段的第一人吧.」

「失敗者沒有權利說話.我是在和雲天說話.你是哪根蔥啊.戰都站不住了你還有力氣說話嗎.」楚天霸知道楚凌飛現在狀態並不好.但他還是出言譏諷著.

「雲天.你不要插手.今天我就讓他娘的知道什麼是後悔.」說完這句話.楚凌飛的身體緩慢懸浮起來.輕飄飄的落在了楚天霸對面.這一系列的動作楚凌飛沒有運用任何的魔力和肉體的力量.全部都是星輪在主導.

「好.」看到這個白髮的小子竟然撐著羸弱的身體再次來到了自己對面.雖然不知道他剛才是怎麼飄過來的.但是看那軟綿綿的樣子就知道這次他身體內沒有多少力氣了.而且這對於楚天霸來說是一個天大的驚喜.本來想要與雲天對拼的時候抽空將他殺死的.沒想到他自己送上門來了.難道今天自己時來運轉了嗎.

「一招送你去西天.」楚凌飛就地站好.毫不猶豫的就把星輪從丹田之內召喚了出來.星輪出來之後瞬間變大.楚凌飛能夠從其身上感受到強烈的憤怒.看來剛才楚凌飛靈魂之力受損讓星輪也承受到了一絲傷害.

「恩.」

「去吧.」低沉的聲音從楚凌飛喉嚨深處吼了出來.雖然聲音不大.但是氣勢確實一往無前的凌厲.

「哼.雕蟲小技而已.」先是被這巨大的星輪給嚇了一跳.但是一想到剛才楚凌飛那種萎靡的樣子.楚天霸強行堅定了自己的信心.以自己的現在的實力絕對能夠把這個傢伙給幹掉的.

「幽冥靈.盡情的吞噬吧.」

星輪一出來.雲天就躲得遠遠的.因為星輪上面那股氣息自己曾經貌似體會到過.這絕對不是我們混元大陸上的力量.以楚天霸現在的修為根本就承受不住.雖然現在他已經達到了君階巔峰.但是距離皇階還有不小的距離.而自己的異術更是害怕這種氣息.雲天能夠感覺到自己體內寄養的那些符咒全部都在顫抖.即使想要作戰也組織不起有效的進攻的.

果然不出雲天所料.幽冥靈還沒有發出去的時候那個巨大的白色不明物體就閃爍著耀眼的銀光沖了過去.它趕到的時候楚天霸剛剛支撐起防禦護照.幽冥靈也剛剛離身.直接和星輪撞在了一起.幽冥靈根本就不是星輪的對手.片刻功夫就被絞進了星輪的光圈之內.看樣子是被星輪給吞噬掉了.

「不.啊…」看到幽冥靈消失了.楚天霸才開始後悔.他不應該這樣冒險的.這幽冥靈可是先祖親自賜予自己的.和這個白髮小子的打鬥中竟然整個兒的消失了.回去之後根本就沒法向先祖交代.當初楚神崎只是說過將者幽冥靈借給自己用的.現在直接搞沒了回去之後完全沒法向先祖交代的.

但現在的情況楚天霸根本就沒有機會去後悔和擔心.因為星輪已經沖著他的胸膛疾馳而來.楚天霸在這一瞬間竟然感覺自己動不了了.抬頭一看.雲天那邊不知道什麼胸口豎起了一張黑色的巨大符咒.面色通紅正在賣力的禁錮自己.黑色符咒發出強烈的光.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罩子將自己給固定在了原地.

「楚…楚凌飛.我們的合作還做不做了啊.」眼看著星輪即將撞擊在楚天霸身上.肖媚看到楚天霸沒時間顧及自己了.她急忙傳音給楚凌飛.他不能眼睜睜的看著楚天霸死在這裡.後山太大了.自己盲目的去尋找的話真的很難找到機緣.而且裡面奇異地域太多了.很可能因為自己的不小心陷入絕境.

肖媚的傳音楚凌飛聽到了.但他沒有回話.斟酌了一會.眼看著星輪就要貼上楚天霸的身體.星輪外圍的那些銀色光暈已經將其身體給撕裂.胸口一個巨大的窟窿.鮮血潺潺往外流.都能看到他的內髒了.

「哎~」楚凌飛低嘆一口氣.急忙連通星輪.感受到楚凌飛的意念.就要將楚天霸從中間劈開的星輪瞬間消失再次回到了他的丹田之內慢慢沉寂了下來.

星輪消失了.但是楚天霸這眨眼時間受到的傷害可不小.他顫顫巍巍的噗通一聲就坐在了地上大口喘著粗氣.這麼多年了.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生命受到威脅.以前從來沒有過.

「怎麼了.」星輪消失.楚天霸沒有死.雲天疑惑的看著楚凌飛問道.

現在的情況不允許楚凌飛向雲天解釋什麼.他只能無力的搖搖頭.這場景落在大家眼中都認為是楚凌飛力竭.根本就無法支撐那個神奇武器的運轉.

看到星輪消失.肖媚腳踏銀風步.直接將楚天霸背了起來.看了楚凌飛一眼.頭也不回的朝著遠處掠去.眼看著楚天霸就要死了.雲天怎麼能放任他逃走呢.自己一點傷也沒有.可以輕而易舉的將其擊殺的.想到這裡就要追去.

「恩.」回頭一看.楚凌飛正拖著疲憊的身子拉住了自己.雲天疑惑了.

「讓他們走.」看到雲天回頭.楚凌飛低聲說道.「我們還要在這後山呆一年呢.楚天霸是楚家人.留著它還有妙用.況且他死了之後我們這一年內豈不是無聊死啊.」

「你還笑呢.你看看你現在這個樣子啊.即使沒死也和快死了差不多了.」雲天沒好氣的罵道.

「我都快死了.你還去追他.要是再來一個人見色起心將我給弄死怎麼辦.」楚凌飛臉色蒼白.嘴唇毫無血色強忍著腦袋的刺痛咧嘴玩笑道.說完這話.楚凌飛雙眼一閉就暈了過去.直直的朝著後面倒去.

「你…」大步上前.將楚凌飛給扶住.雲天無語了.這傢伙一直在強撐著.沒想到身體已經到了這等地步了.假如自己真去追楚天霸的話.都不用別人幫忙.他絕對會死的.

望了望楚天霸和肖媚逃跑的方向.雲天背起楚凌飛向著相反的方向掠去.雖然這次沒把楚天霸殺死很遺憾.但卻得到了一個共患難的好兄弟.值了. 楚凌飛被雲天背到了一處隱秘的山洞內.就在這詭異的血色森林旁邊.

楚凌飛依舊昏迷不醒.雲天沒辦法.咬咬牙只能將留給自己救命的符印給取了出來.雙手結出複雜的手勢.氤氳的黃光慢慢浮現最後全部拍入了這道符印之內.最後雲天很是謹慎的將這畫著複雜花紋的符印貼到了楚凌飛的額頭之處.漸漸的融入到了楚凌飛的腦袋中.

呼~

看到符印進入了楚凌飛的額頭內.雲天長長的舒了一口氣.這些終於放心了.只要符印進去.楚凌飛這個傢伙絕對不會死的.至於什麼時候能夠蘇醒那就兩說了.

現在楚凌飛蘇醒只是時間的問題.剩下的只有他自己才能成功了.這個符印名為劫命.是雲天最後的手段了.即使自己只剩一口氣在.只要能夠把這符印打進自己的身體之內就能夠成功活下來.

先前楚凌飛的靈魂受到了損失.即使沒有受到其他的傷害.但依舊相當嚴重.靈魂是人類的根本.即使只缺失一小部分.那也別以前受的傷都重.

現在楚凌飛如同一具死屍一般躺在地上.被雲天拍進身體之內的階命符印在楚凌飛的額頭不斷散發著黃光.顯得相當詭異.

「兄弟.我能幫你的就到這裡了.剩下的就靠你自己了.」雲天說完這句話之後再楚凌飛周圍連續用中指和食指點了好幾下.然後謹慎的看了看四周的情況.朝著遠處掠去.


楚凌飛如同一具毫無生機的死屍一般就躺在這裡.從外面看到話這裡就是一片空地.什麼也沒有.但如果仔細觀察的話還是能夠看出不時有几絲銀光一閃而過.



時間飛逝.眨眼間一年的時間就要過去了.楚凌飛依舊倒在地上毫無動靜.這段時間裡.星輪在為楚凌飛修復破損的靈魂.他本身一點感受到沒有.只能依靠星輪的修復之力.當時雲天拍進楚凌飛身體之內的那劫命符印只能保證楚凌飛不會死去.但卻沒有任何的治療效果.一切還得靠他自己.


這接近一年的時間裡.雲天快把整個後山給逛遍了.期間他也遇到過絕境.但都被他一一破除了.每隔幾十天.雲天都會回到這個山洞之內查看一下楚凌飛的狀況.但形式一直不樂觀.雲天又不懂救人之術.只能幹著急卻一點辦法也沒有.

還有一天.封印就要再次開啟了.雲天再次來到楚凌飛這裡查探.但依舊沒有反應.看來只能放棄了.現在包括楚天霸在內的所有人都已經聚集到了後山最核心的地方.等著最後的關鍵機緣.也就是人類所屬的殘損神節.不過知道這是神節的只有楚天霸自己.其他人眼中只不過是比較罕見的機緣而已.

正在雲天轉身往外走的時候.突然聽到了身後傳出來一身低微的**聲.他急忙回頭.看到光暈之中的楚凌飛腦袋動了一下.雲天激動的走過去查看他的動靜.

「我靠.」突然楚凌飛眼睛瞪得大大的看著雲天.雲天被嚇了一跳.忍不住爆出來粗口.

「幹嘛這麼近看著我.你還嚇我一跳呢.」楚凌飛撇了撇嘴雙手撐著地坐了起來.輕微的搖了一下頭:「頭好疼啊.這是在哪裡啊.」

「頭不疼才怪呢.你小子在這裡睡了一年了都.」雲天沒好氣的說道.

「什麼.」一個激靈楚凌飛瞬間站了起來.「你說什麼.我在這裡睡了一年.那我們豈不是錯過了出去的時間了.」

「還沒到時間.明天是最後一天了.」看著外面的天即將暗下來.雲天攤了攤手回答道.

被雲天這麼一說.楚凌飛才想起來.當初自己和楚天霸互拼.要不是肖媚求自己的話.當時就可以把楚天霸給幹掉的.后來雲天想去追他被自己攔住了.再后來…自己就記不清楚了.

「這裡究竟是哪啊.我怎麼會昏迷了這麼久呢.」楚凌飛活動拉一下筋骨問道.

「你還說呢.當時楚天霸的幽冥靈把你的靈魂給分裂了一部分下來.你能夠活下來就不錯了.還在乎這點時間嗎.我可告訴你.楚天霸半年之前就已經完全痊癒了.他發動了很多人到處找你.要不是哥一直保護著.你早就被抓去分屍了.」雲天哼了一聲轉過身看著外面說道.

「哦.那我還得謝謝你咯.」

「不然呢.」

「好吧.來來來.把這一年內發生的事情想我彙報一下.」楚凌飛笑了一下說道.

「還彙報.」雲天怒道.不過他還是將這一年內發生的事情全部告訴了楚凌飛.至於自己獲得了多少機緣他就沒有提及了.

這一年的時間呢.進來的人數銳減.中州城數得著的大家族足足有好幾百個.這次進來的精英差不多也得數百人.但是這後山絕境非常多.很多人都是因為貪圖那機緣死在了絕境之內.而且楚天霸蘇醒了之後又糾集了一堆人.先後將家族排名靠前的那些人都給幹掉的.到目前為止.前十的家族精英只有楚天霸、雲天還有投靠了楚天霸的肖媚.其他人只要是楚天霸感覺到有威脅的全部都被他幹掉了.

「這傢伙也是夠狠的.」

「哎.你的身體沒有妨礙.」雲天看到楚凌飛自己在那邊動來動去的活動四肢.身體看上去沒有任何事情.疑惑的問道.

「恩.奇怪.我也納悶了.現在我感覺到神清氣爽的.什麼事兒都沒有啊.怎麼會昏迷這麼久呢.」楚凌飛疑惑的摸摸了還在疼的頭自言自語道.

「你自己的身體你問我我去問誰啊.我靠.」

楚凌飛靜下心來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體.猛的一驚.

「怎麼會這樣.」

「怎麼了.」雲天被楚凌飛這一驚一乍的搞的很無語.

「你看.」說著話楚凌飛深吸一口氣就閉上了眼睛.隨之而來的是強烈的氣息.然後就看到一簇半透明的神秘幻影出現在了自己面前.強大的靈魂之力向著四周四散而去.

「這、這、這.」雲天也驚訝的閉不上嘴了.「你竟然達到了皇階.這不可能.」

楚凌飛將分出體外的靈魂之力給收回了體內無語的說道:「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出現這種狀況.但是我能夠明顯的感覺到自己沒有達到皇階.我修鍊的功法出現了瓶頸.是不可能達到皇階的.」

「你的意思是如果沒有功法的限制你早就達到皇階了.」


「是的.也可以這麼說.」楚凌飛聳了聳肩說道.

「變態啊.沒天理啊.你才多大啊.一看就比我小好多歲.竟然快要達到皇階了.不.你現在已經好似准皇階了.」雲天仰天長嘆道.

其實這一切楚凌飛並不知道.這一年的時間裡楚凌飛一直在昏迷.身體內發生了什麼他自己都不知道.一切都是星輪在控制.當初楚天霸的幽冥靈吸收了楚凌飛一部分靈魂.再后來星輪又強勢的把幽冥靈給吸收了.順便把那一小部分靈魂給吸收到了體內.有了這個因素.星輪自我空間里把那部分靈魂給吸扯了出來.

具體星輪內部發生了什麼楚凌飛也不知道.但是他可以肯定.經過星輪的加工那塊靈魂絕對實現了升華.並且星輪又反哺給楚凌飛.對楚凌飛的靈魂進行了升華.

也就成了現在這個樣子.這就是步入皇階的一個標誌.靈魂脫殼.但楚凌飛現在的修為依舊是君階巔峰的實力.這是不爭的事實.所以雲天就稱呼他為準皇階.但這也比正常的君階巔峰強大不止一倍兩倍了.兩者完全就不是一個檔次的存在.

「你現在傷好了.修為又大增.爽了你了哇.」看著楚凌飛洋洋得意的樣子.雲天真是羨慕嫉妒恨啊.要是自己有這樣的機遇的話差不多也該步入皇階了.但現在卻發生在了楚凌飛的身上.搞的雲天都想要自己去被幽冥靈分裂一次靈魂了.但是他知道這裡面有很大的危險.當時楚凌飛重創楚天霸的時候那個白色的怪異星輪可不是鬧著玩的.自己的話搞不好就會因為靈魂殘損落下遺憾.很可能終生都進入不了皇階了.

雲天雖然非常好奇.楚凌飛手裡那個圓輪到底是什麼.但是他在外面混了這麼久了.也知道這是楚凌飛的個人隱私.不到萬不得已不會用的.他只能強忍著自己一個人憋屈了.

「好了.時間也不早了.只有一天的時間了.我們還是先去後山核心地段吧.差不多楚天霸他們也該動手了吧.」楚凌飛將自身的變化給適應過來之後火急火燎的催促道.

「你還知道催促啊.這段時間我去那邊溜達了好多次了.那邊的人現在都是楚天霸的手下了.因為他能夠帶領他們得到機緣.我大體數了一下差不多有二十幾個人的樣子.其餘的人都不在.看樣子不是被楚天霸殺了.就是死在了絕境之中.」


「這次我要楚天霸死.」 「我說兄弟啊.你還是現實點吧.他楚天霸將這裡面的人都糾集到了一起.楚天霸手下.足足有二十餘人.而且每個人都是君階巔峰.以我們兩個的修為想要戰勝那二十幾個手下再加上楚天霸和肖媚根本就是痴人說夢.」看到楚凌飛激動的樣子云天忍不住打擊道.急忙將往外走的他給拉住了.

「哎我說雲天.你怎麼總是不相信我呢.我既然敢去.我就有把握把楚天霸給乾死在那裡.你真的以為上次是因為力竭才導致星輪消失的嗎.」被雲天拉住.楚凌飛不爽的說道.

「不然呢.」

「我和肖媚一直都是合作關係.上次要不是肖媚怕找不到異寶求我.我才住手.不然的話.楚天霸早就死了.而這次我們去那邊雖然他楚天霸手下有二十幾個人.但我有把握把他們全部斬殺.」楚凌飛很是自信的說道.最主要的是這次自己靈魂受創.實力竟然再上一層樓.進階到了准皇階的境界.雖然只是准皇階.但是那可不是他們普通君階巔峰能夠承受的.

雖然楚凌飛這麼說.但云天依舊不怎麼相信他能夠同時幹掉二十幾個人.更不要說還有非常牛逼的楚天霸了.既然楚凌飛這麼說了.雲天也沒有去打擊她啊.是很沉默的跟在他的身後快速的出了山洞.再一次進入了那片詭異的血紅色森林.

距離一年之期只剩最後一天了兩人都知道時間的緊迫.楚凌飛更是加快了速度.一點都不停頓一個勁兒的往前趕.因為按照雲天的描述.楚凌飛得知了楚天霸帶著那二十幾個人找到的異常稀有的機緣距離自己現在的位置很遠.差不多要有一天的路程.他們兩個修為都很高.一晚上的時間應該就可以輕易的趕到那裡的.

一路上兩人都沒有說話.四周悶悶的.雲天有一種山風欲來的感覺.總感覺到會有大事發生似的.雲天是一個很低調的人.從來不出風頭.深知槍打出頭鳥的真理.而且從來不邀功.就連當初為了保住楚凌飛的性命.將自己報名的底牌劫命符印拍進了楚凌飛的額頭之內也是隻字未提.就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似的.

一夜時間轉瞬即逝.雲天和楚凌飛匆匆忙忙的趕路之下終於在天亮之前趕到了雲天所指引的哪塊地方.那就是最後的目的地..殘損的神節的所在之處.楚凌飛這次進入後山的主要目標就是為了得到這塊被人類所管屬的殘損的神節.所以他不能有任何的失誤.因為他傷不起.到目前為止.楚凌飛昏迷了接近一年的時間.可以說完全浪費了在後山的機會.曾經答應的蕭鏜為其家族爭奪各種機緣的話.現在也不好實現了.如今能做的只有將楚天霸和那些他的手下給幹掉.從他們手中奪取應得的機緣.想必在楚天霸的帶領之下.他們從這後山得到的寶貝少不了.

兩人走著走著.突然聽到前面有動靜.楚雲飛急忙拉著雲天躲在了一棵粗壯的大樹後面.這裡的地形早就不是剛才所在的血紅色詭異淋靈血樹群了.而是一片類似於和外界相通的地形.相同的數相同的山石相同的樹木.毫無他樣.

「別動.有動靜.」楚凌飛拉住雲天之後側過臉指著前面那兩個不斷搖晃的人.低聲朝雲天說道.

放眼望去.那兩個人云天認識.正是中州城幾個小家族這次派進來的精英弟子.並且先前楚天霸到處尋找楚凌飛的時候雲天還有其交過手.只不過當時他們人數眾多雲天只能暫時逃離.

現在看來.這裡差不多就到了楚天霸所在的核心區域了.但他們兩個都沒想到.楚天霸竟然把防護措施做的這麼嚴密.還派了人出來巡邏.這是兩人都沒有想到的.畢竟每個人都是自私的.都想要得到機緣.在外面巡邏無非就是防止雲天和楚凌飛搞突然襲擊.但出來巡邏也就意味著將會失去後面即將出現的機緣了.

「大家都打起十二分的心思.別被雲天呢那個混小子給鑽了空子.誰若是失誤的話別怪我楚天霸翻臉不認人.先前的機緣該給你們的我全都讓了.你要要是不好好給我幫忙的話.後果自己知道.」正在楚凌飛和雲天躲在大樹後面低聲商量的時候.很遠的地方傳來一聲怒喝聽聲音正是楚天霸對自己的手下進行警告.

「雲天.看來他惦記上你了.我昏迷的這段時間你對人家做過什麼傷天害理的事兒啊.」聽到這聲音.楚雲飛.笑著說道.

「被人惦記總比不被人惦記的好.在楚天霸眼中你已經被他的幽冥靈給撕裂了靈魂.恐怕早已經死了吧.哼.」被楚凌飛調笑的雲天翻了翻白眼.犀利的回應道.

楚天霸的這一聲呵斥.非常管用.就在楚玲飛和雲天不遠處那兩個不斷晃悠.慢條斯理的兩個人瞬間把這種懶散的狀態給改變了.變得非常謹慎.並且把武器給拿出來.四處打量.

也許是楚凌飛和雲天開完笑的聲音有點大了吧.兩個巡邏的人怎麼說也是君階巔峰的修為.總感覺到這邊有點不對勁.旋即手持武器謹慎的朝這邊走了過來

感受到兩人走了過來楚凌飛拍了拍雲天的頭說道:「別鬧了.你的菜來了.抓緊把他們收拾掉.」

「你怎麼不去呀.」

「我的傷剛好哇.」楚凌飛假裝一臉無辜的樣子.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