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血玉,你能感應到具體的數量嗎?」鳳妃湮問道。

2021 年 1 月 17 日

血玉說:「大概在三十到四十頭魔獸之間吧,噬天加快速度,那邊的戰鬥似乎接近尾聲了。」

噬天虎想哭啊,現在已經是它最快的速度了,它畢竟不是風系魔獸,想要達到那種一瞬千里的速度是不可能的。

但即便是這樣,它還是拚命地催動起了自己的玄力,妄圖讓身子更加輕盈一些。

半個時辰之後,鳳妃湮終於踏足了血玉所說的那片密林。

密林之中傳來濃郁的血腥氣息,四周還有未曾散去的玄力波動。從周圍的環境看來,這裡似乎曾經經歷過一場大戰。

「噬天,慢點。」鳳妃湮叮囑了一句,噬天虎點了點腦袋,小心翼翼地朝著密林深處走去。 濃郁的血腥味,滿目鮮紅,無數死狀凄慘的魔獸屍體堆積在這片密林深處。

所有的魔獸屍體幾乎都不完整,缺胳膊少腿的還算是比較好的。有好幾隻魔獸屍體四分五裂得鳳妃湮甚至都看不出它們到底是什麼種類的了。

她輕盈地從噬天虎背上跳下,蹙眉望向這些魔獸屍體,粗略查看了一下說道:「這些全是幻靈師召喚出來的魔獸,從這些魔獸等階來看,恐怕是黑隊的人。」

血玉此刻也從召喚空間里遁了出來,奇怪道:「你怎麼這麼肯定?」

鳳妃湮指著地上形態各異的魔獸屍體說道:「這些魔獸等階大致都在四到五階之間,而且分屬不同種類。除了幻靈師的召喚獸,你什麼時候見過這麼多不同的魔獸聚集在一起?」

魔獸有著魔獸的習性,就算是爆發獸潮,魔獸也會與自己的同伴一起行動。像這樣一次性雜亂的出現數十種不同種類的魔獸,除了它們都是幻靈師的召喚獸這個解釋以外,鳳妃湮再也想不出其他答案。

噬天虎也同意道:「低階魔獸不具備靈智,全憑本-能行動,四、五階的魔獸除非是有主的,否則不會這樣聚集在一起互相廝殺的。」

「以這裡的魔獸數量來看,應該是黑隊的小分隊無疑。」鳳妃湮最後下了定論,「他們或許是遇見了白隊的人,對方將他們的魔獸悉數斬殺,黑隊失去了戰力,然後被清送出局了。」


「那我們豈不是白跑一趟?」血玉癟癟嘴,顯然對這個結果十分的不滿意。

鳳妃湮聳了聳肩,頗為無奈地道:「我們慢了人家一步也是沒辦法的事情,繼續向前吧,或許還能遇到其他的小分隊呢?」

血玉不置可否地自行回了召喚空間,鳳妃湮翻身上了噬天虎的背上,抬手釋放出一道火光,將這些死狀慘烈的魔獸屍體盡數焚化。

「走吧。」鳳妃湮眼瞼微垂,心裡略微有些氣悶。

僅僅只是一場積分爭奪而已,有必要將對方的召喚獸悉數斬殺嗎?

幻靈師的召喚獸死亡雖然不至於讓其主人遭受毀滅性的打擊,但反噬肯定還是有的。所以一般情況下,多數幻靈師在自知不敵的時候,多半會將召喚獸召回召喚空間。

而從現場的環境來看,這些人顯然是連將召喚獸喚回召喚空間的時間都沒有,便被人全數殲滅了。

如果不是現場沒有人類的屍體,鳳妃湮幾乎要懷疑這是有人在尋仇生事了。

「妃湮,想什麼呢?」血玉雖然看似毫不關心,可實際上它與鳳妃湮心意相通,她的情緒波動它自然是能感應到的。

鳳妃湮輕聲說道:「我在想剛剛那些死去的魔獸。」她將自己的想法說了一遍,「我總覺得這像是一場有預謀的屠殺一般,可是誰有這個能力讓對方三十餘人毫不抵抗的眼睜睜看自己的魔獸死亡?」

「你懷測試煉里混進了其他勢力的人?」血玉問道。

鳳妃湮搖了搖頭,「應該不會。滄瀾學院不可能這點防範都沒有,只是這些魔獸死得奇怪,我懷疑恐怕我們離開的這段時間,白隊的一部分人已經聯合起來了。」

「難道就不可能是那三十多人的小隊乾的嗎?」血玉說道。

鳳妃湮知道血玉指的是最開始就組隊離開的那三十人,可是這群人卻被她直接排除在外了。

「那群人裡面等級最高的不過才九階大幻靈師,其中還有一些甚至連大幻靈師都沒達到。」鳳妃湮說道。

「滄瀾學院首選的內院測試名額,是按照天賦潛力來的,從實力方面來說,白隊的人反而不如黑隊來得平均。」

血玉忽然問道:「妃湮,你說會不會是白隊那邊已經將關於浮光虛境的事情傳開了,所以那些分散行動的幻靈師才會聚集起來不擇手段的搶奪積分?」

鳳妃湮一愣,她還真的沒想過這個可能性,「有可能,畢竟這個事情算不得什麼秘密。」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們就要加快速度了。」鳳妃湮說道。

將腦海里那些紛亂無章的想法通通拋開,她突然意識到如果真的如同血玉推斷的那樣的話,再慢下去她可能一分積分都得不到了。

鳳妃湮連忙命令噬天虎全速前進,一定要趕在那一幫人前面找到黑隊的小分隊。

可是令鳳妃湮沒想到的是,接下來的兩個時辰內,她再度遇見了兩處與之前死狀一模一樣的魔獸屍體。

「你怎麼看?」血玉指著第三處死狀慘烈的魔獸屍體群問道。

鳳妃湮搖了搖頭,「除了能看出是同一伙人所為以外,沒有其他發現。」

血玉的小爪子在地上刨了刨,樣子看起來比鳳妃湮還要焦急幾分,「追,這些魔獸死去的時間不長,他們應該剛剛離開沒多久。實在找不到黑隊的人,小爺就搶了這群人!」

血玉想要積分的心思可比鳳妃湮要強烈許多,強盜性子再一次發作了。

鳳妃湮無奈的躍上噬天虎背,讓它朝著血玉指引的方向前進。

對於血玉的提議,卻不置可否。

這一次,幸運女神似乎終於站在了鳳妃湮這邊,噬天虎奮力狂奔了半柱香之後,血玉終於再一次感應到了魔獸戰鬥的波動。

「快,快,快,就在前面!」小爪子肆意飛舞,不斷的催促著噬天虎。

鳳妃湮卻一把抓起血玉的身子,將它丟進了召喚空間,「你老老實實在裡面給我呆著,不到萬不得已,別出來。」

血玉有著潛藏的敵人在,能不曝光還是盡量不要曝光。鳳妃湮自知她現在還沒有保護它,保護自己的能力,小心些總是好的。

噬天虎的速度雖說不如飛行魔獸與風系魔獸,但也不算太慢。鳳妃湮將血玉丟入召喚空間的這個空檔,她已經看到了前方聚集在一起的人群了。

大約四十名左右的幻靈師,分成了人數並不對等的兩派正對持著。

只是令鳳妃湮感到驚訝地是,她在這群人之中竟然看到了兩個不算太熟的「熟人」。 少兒不宜,他跟於駿壓根不可能會發生少兒不宜的情節,什麼事情讓傅瀟曦誤會了呢?

傅瀟曦說是在三樓看到的,但是他們兩個在書房的時候沒有發現傅瀟曦,也就是說傅瀟曦是從外面的門縫看進去的,門縫那個位置,看進去的角度只能是辦公桌,書櫃,窗,沙發……

沙發?

顧晟基本上鎖定了位置,又立馬大悟了一下,也就只可能是那件事了!

他坐正了身子,淡淡的說,「你誤會了,不僅我不是同性戀,於駿也不是,我知道你說的是哪件事,三樓書房,那是因為於駿的腰帶纏上了我的東西,我在那裡是幫他解開。「

顧晟強大的空間感,早就已經在腦子裡模擬出傅瀟曦看到的那個場景,說起來還真的是容易讓人誤會,一個男的趴在另一個男的褲襠上,不多想才怪。

只是他自己現在想起來,真的是把自己狠狠的噁心到了。

傅瀟曦愣了一下,看著顧晟,緩了好一會兒,「你在,幫他解開?「

「對。「

「解什麼?「

顧晟猶豫了一下,索性說了出來,就算傅瀟曦繼續問,他也可以告訴她就是她送的那條圍巾,「圍巾,於駿那天穿著一條花里胡哨的腰帶,結果圍巾被纏在腰帶上了。「

傅瀟曦漲紅了臉,不敢直視顧晟,想來自己是真的誤會了,還真的是大大的誤會,但是既然是誤會,之前迎刃而解的問題又重新纏繞起來了,她咬著嘴唇,心想著一次性問清楚吧。

「那你為什麼娶我呢?你明明可以不用跟我結婚的,我知道你又想說什麼,又是顧氏資金的問題吧,我必須是你的妻子,顧氏才肯出資,這個說法只能告訴我你娶了我你才能拿到錢,但是沒辦法讓我知道你為什麼要就K.T.,還是犧牲婚姻去救K.T.。」

顧晟沒有想到傅瀟曦會在這個時候把事情攤開來說,他很想點煙,可是身上摸不到煙盒,最後只得作罷。

傅瀟曦又咬咬牙繼續問,「我其實很感謝你的,你願意幫我,真的是在意料之外,但是我也希望我處於一種自己清楚的狀態下,這種模模糊糊過著日子的感覺,感覺真的是不太好。」

他遲疑了,轉頭看著傅瀟曦,她的目光正定在窗外的不遠處,眼神有點惆悵,西瓜紅的唇瓣一張一合,霓虹燈照耀下的人明眸皓齒,顧晟的喉動了一下,聲音低沉,「就是想娶你。」

「啊?」傅瀟曦思緒完全跟不上,轉過頭來,卻滿滿當當接上了顧晟傾身過來的吻。

「唔。」

這個吻可以說趁著傅瀟曦不注意親上的,但是一碰到傅瀟曦,顧晟就無法自拔地越吻越深,撬開了傅瀟曦的唇齒,用力地索取。


很快顧晟便從中抽了出來,臉還是跟傅瀟曦近在咫尺,「呼吸。」

傅瀟曦聽著這話,如釋重負地喘了一大口氣。

回想起以前,好像真的是沒有這麼霸道地吻過傅瀟曦,看著傅瀟曦招架不住的反應,顧晟微微翹起了嘴角,正好了身子啟動了車子,駛回了玲瓏堡。 密林之中,此刻兩方腳下都零星的散落著一些魔獸屍體,顯然這裡剛剛才經歷了一場大戰。

三十餘人的黑色小隊,這會兒幾乎有一半的人都帶著傷,剩下的一半人臉上也滿是疲憊之色。他們紛紛警惕地望向對面眾人,握著兵器的手不自覺地緊了又緊。

就在此時,一名男子從對面的隊伍里走了出來,狂妄至極地對著黑色小隊的眾人說道:「識相的,就快點交出你們的積分戒指,省得到最後都跟他們一樣。」

他指了指那十餘名受傷的幻靈師以及他腳下的魔獸屍體,威脅的意味不言而喻。

說來也巧,這人正好是鳳妃湮所認識的兩名不算太熟的「熟人」之一——曾經的貪婪傭兵團少團長,羅旭。

面對羅旭的「忠告」,黑色小隊的人臉上全是憤慨之色,「羅旭,你簡直是卑鄙無恥!」

「哼,我怎麼卑鄙無恥了?這叫兵不厭詐!」羅旭顯然一點都沒將對面的人放在眼裡,臉上儘是得意的笑容。


「我呸!」此時一名幻靈師打扮的少年突然開口道:「你說自己被白隊的人追殺,大家好心邀你同行,你不但不感激,反倒算計我們!」

「你簡直就是一個卑鄙無恥的小人!」

說話這少年鳳妃湮倒也不陌生,正是在幻靈師工會門口相邀她同行的那名少年。只是想不到他這喜歡隨意與人結伴的毛病,卻替他招惹上了羅旭這個敗類。

少年顯然是低估了羅旭厚顏無恥的程度,面對他的指責,羅旭臉上並無半分尷尬。

丟給少年一個蔑視的眼神,羅旭異常殷勤地對著他身旁的一名少年說道:「七少,人我已經給您引帶來了,您看您答應我的戒指……」

羅旭一雙眼睛不斷的在連七指間瞟來瞟去,一臉的獻媚。

鳳妃湮雖然驚訝於接二連三的撞見「熟人」,可更讓她覺得不可思議的是羅旭現在這副低三下四的無恥模樣。

好歹他曾經也是B級傭兵團的少團長,眾星捧月的大少爺。貪婪傭兵團雖說不復存在了,可沒想到他竟然淪落到了這種程度。

連七十分鄙夷地看了羅旭一眼,不屑的說道:「答應你的事情我自然會做到,你著什麼急?先幫本少爺解決了這群人再說。」

「是,是,是!七少說的是!」羅旭又是一陣點頭哈腰,與之前的趾高氣昂判若兩人。

對於這人,鳳妃湮原本就沒啥好感,再加上羅烈在魔冰森林裡暗算鳳晨一事,羅旭早就上了她的黑名單了。

如今幾人三言兩語,更是讓她將所有的事情猜了七七八八。她小聲說道:「恐怕之前我們看到的魔獸屍體,都與連七等人脫不了干係。」

「搶不搶?」血玉倒不知道鳳妃湮與羅旭那點恩怨,只是那三十餘名黑隊成員,在它看來就是三十多個可愛的積分。

如此大好的機會擺在眼前,它早就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了。

「就算要搶也沒你什麼事,一邊呆著去。」鳳妃湮嫌棄了一下血玉,轉頭對噬天虎說道:「出去吧,噬天。」

噬天虎原本就是一個暴力份子,眼下終於有了大展拳腳的機會,哪裡還能不積極。

「吼——」伴隨著它的一聲怒吼,鳳妃湮自然是在萬眾矚目的情況下登場了。

原本劍拔弩張的兩隊人,被噬天虎忽然發出的虎嘯之聲嚇得腳下一個趔趄,紛紛慌亂地朝它看了過去。

「是你——」第一個注意到鳳妃湮的,還要數羅旭。

他原本就覬覦鳳妃湮的美色,只是因為半路殺出了個司徒少卿,破壞了他的好事。

天下第二美人[穿書]

棄女驚華 ,譏諷道:「羅旭,堂堂傭兵團少團長,什麼時候竟然淪落到了給別人當狗的地步了?」

羅旭原本還沉溺在鳳妃湮的美貌所帶來的幻想之中,突然聽見她這樣的嘲諷,輕浮的眼神瞬間變得怨毒起來,「臭丫頭,如果不是你,我何以會淪落到如此地步!」

鳳妃湮就這樣高高地坐在噬天虎背上,居高臨下地看著他,「你與你父親心懷不軌,暗算我爹在前,你會有今天的下場全是你們咎由自取。」

「放屁!」羅旭望著鳳妃湮高高在上的聖潔模樣,恨不得將她拖下來,狠狠地踩在腳底,「你不知道用什麼妖法讓饕餮蟾蜍吞了我爹,說起暗算,我哪裡比得上你千分之一。」

鳳妃湮撥弄了一下被風吹起的髮絲,不急不緩地說道:「你不提,我到忘記了,原來你父親是死在我手上的。」

「怎麼?今天你到這來是想讓我再送你一程,好讓你們父子團聚嗎?」鳳妃湮的毒舌從來不是蓋的,羅旭妄圖跟她耍嘴皮子,那純屬是自討苦吃。


「你——」他一口氣沒能提得上來,整張臉漲得如同豬肝色一般。原本還算俊秀的五官,也因為憤怒而變得扭曲、難看了許多。

重生榮耀時代 ,睥自說道:「私人恩怨,沒事的閃開!」

黑隊的眾人頓時面面相覷起來,原本緊張的氣氛因為鳳妃湮與羅旭這一打岔,忽然就變得不那麼蕭殺了。

連七望著這名突然出現的絕色女子,眉頭微皺,「姑娘,你這樣做恐怕不合適吧?」

鳳妃湮轉頭看向他,輕笑道:「怎麼不合適了?我尋仇不合適,難道你們串通一氣用這麼卑鄙的手段獲取積分就合適了?」

「就是!你們這群卑鄙無恥的小人!」黑隊的人雖然弄不清楚忽然出現的這名絕色女子到底是來幹嘛的,可是說到指責連七等人,他們是絕對不會嘴下留情的。

「你讓羅旭引我們來這裡,然後帶人伏擊,算什麼本事?」

「想要積分就光明正大的來啊,爺爺難不成還怕你!」

「如果不是一上來暗算了我們這麼多人,你還敢在這裡耀武揚威嗎?」

一時之間群情激昂,有些脾氣不好的,甚至連渾話都說出口了。

而面對這一切,連七再度展示了一下他當初在客棧那種「無畏」精神,「敬酒不吃,吃罰酒。本少爺好心讓你們自己交出戒指,既然你們不領情,那就怪不得本少爺了!」 傅瀟曦回到玲瓏堡,她都沒有從那個吻中反應過來。

「下車了。「

顧晟輕輕的一句話,把傅瀟曦的思緒拉了回來,「啊,好」,傅瀟曦拿了東西快速從車上溜了下去,一股腦地直接沖回卧室。

蘭姨端了葯湯出來撞見了顧晟,「夫人呢,我剛剛不是看她進來了?」

顧晟笑了一下,「我去吧,她在房間里」,他走了兩步又回過頭來說了一句,「於駿今晚可能過來吃宵夜,你準備點食材就好,到時候他自己煮就行。」

他說完就端著藥水上樓。

傅瀟曦一回到房間里就把頭埋在被子里,滿臉通紅,腦子裡不斷想著顧晟迎面而來的吻,她也不是沒有接過吻,就是……顧晟真的讓人莫名的緊張!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