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老哥啊,其實這次我是來和你道別的,剛認識你的時候,我是真的沒有想到,在魔獸之中竟然也有如此和我投緣的,看來上天也待我不薄。」

2021 年 1 月 2 日

李翊凡拿出了力角瓶,將裡面的酒用另外的瓶子給裝了起來,交到了魔獅手中,這是他當初承諾給魔獅的,所以不能夠忘記。 「這裡面裝的東西便是酒,你拿去,原諒老弟我無法和你一起暢飲了,今昔一別,不知何年何月才相見。」

說完,李翊凡便想準備離開的時候,魔獅說話了。

「老弟,我跟你一起出去不就成了嗎?」

突然,李翊凡猛地轉過身去,那可是一臉的驚喜啊。

「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這裡已經沒有什麼我所留戀的了,手下都死了,兄弟也沒有了,現在唯一還能夠依偎的就只有你老弟你了。」

聽完之後,李翊凡的眼神一亮,大笑道:「既然老哥你都這樣說了,那你跟我一起出去吧,就讓我們出去痛痛快快地闖出一番天地來。」

魔獅回答道:「老哥我也是正有此意。」

說完,他們和另外的幾人一起,從這裡就直接進入了返回通道之中,唯一就是魔獅戀戀不捨的看了最後一眼這個地方,或許是永別了吧。

在玄烈山的山谷之中,這裡充滿了軍隊,這些都是火之五烈所派遣過來的人員。

他們已經在這裡待上有幾天了,每家的目的都不相同,都懷有自己的目的。

突然天空中出現了一陣空間波動,從其內走出了六人一獸,分別是四男一女一獸。

他們的到來引起了周圍眾多人的注意,他們這些戒備森嚴的人,立馬展開了對他們的包圍。

這嚇得六人直接是一臉的懵逼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李翊凡顫顫巍巍的,嘴唇都發著抖,他上前一步道:「這位爺,你們這是怎麼回事啊,我們幾人可都是大大的良民啊。」

只見那人說道:「我tm管你什麼良民不良民的,我的命令就是抓捕一切可疑人士,把他們全都給我抓起來。」

就在這些手下想要上前對李翊凡他們進行抓捕的時候。

李翊凡又急急忙忙地說道:「這位爺,您慢點兒,您可知道我們是從哪裡出來的嗎?我們可是從秘境之中出來的啊。」

那人不屑道:「知道你是從那裡面出來的,所以我們抓捕的就是你們。」

他的話說完后,身後的手下們便上前想要抓捕李翊凡他們了。

不過他們還沒有走上兩步,魔獅出手了,他那厚實的腳掌往地面上重重地一拍,隨後便是瘋狂地怒吼。

這一聲怒吼,直接使得對面的敵人有些被這聲音給直直地震死。

就這麼簡單的,李翊凡他們成功地解決了這一群人,之前和李翊凡說話的那一名看起來像是頭頭的人。

也是頓時被身為天境後期實力的魔獅給嚇了一跳,要知道天境後期的實力,還不是他們這些地境武者可以比拼的。

所以他們這些人對於魔獅來說,連塞牙縫的資格都沒有。

李翊凡看著那一名已經嚇尿褲子的頭頭,他此時趴在地面上,全身都在顫抖。

李翊凡靠近了他,蹲下來。

「你剛剛說什麼來著,不是準備把我們抓起來嗎?怎麼現在你又不抓了啊。」

「別吃我啊,別吃我啊。」可惜這人根本就不聽,嘴中一直念叨著這一句話,不停地反覆重複。

突然,李翊凡大吼一聲,將他下破了膽,腦袋立馬就立了起來,看著李翊凡。

「我問一句,你回答一句,要不然你今天就得像你的這些手下們一樣死的很慘,只要你的答案令我有不滿意的地方,那麼我立馬就把你扔去喂獅子。」

一聽這話,那人害怕起來,連忙點頭道:「您問您問,我絕對如實回答。」

「你們是那個家族的?現在玄烈山是什麼情況?」

李翊凡先問出了兩個問題。

只見那人顫顫巍巍地回答道:「我們是楊家的人,玄烈山現在被我們火之五烈已經圍的是水泄不通了。」

思考了一下,李翊凡又問道:「那你們來這裡的目的呢,總不可能沒目的就來這裡了吧?」

只見那人哭喪著臉道:「爺啊,這個我不知道了,我只是個小隊長啊,我們也都是奉家族的命令罷了。」

只見李翊凡的眉頭一皺,道:「是真的嗎?」

李翊凡的話太令人震驚的,不經意地便讓這人在心中產生了一種壓抑感覺。

「我真不知道啊,爺,你就放了我吧,我上有老下有小啊,我有眼不識泰山,您就放過我這一回吧。」

這人不斷地求饒,生怕一不小心李翊凡就將他餵了旁邊的獅子。

只見李翊凡的臉色先是非常犀利的,可是他立馬又變成了釋然。

「你走吧,記得下次你就不要再亂招惹人了,否則那就不是腦袋搬家了。」

「爺,你教訓的是,我絕對再也不會惹事情出來了。」這人嘴上連忙求饒。

終於李翊凡放他離開了。

不過這個時候,其他的人卻對你的做法感到了疑惑。

「我知道大家都擔心著什麼,放他離開,無疑於就是放虎歸山,但是我為什麼又要放他離開呢。

那是因為我是為了履行我的承諾,第二呢,就是我們可以跟著他一起去,這樣的話就可以去大幹一場了。」

不過李翊凡的話卻是遭到了其他人的鄙夷。

「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在秘境之中打了這麼次戰鬥,你都還不知道滿足嗎?」

「凡哥啊,我水土不服就服你啊,你說你怎麼可以這麼流弊呢。」

「凡哥,我表示對你那強大的精力非常佩服啊,這麼流弊的行為可能也只有你一個人可以乾的出來。」

不過聽完這些話之後,李翊凡也是不慌不忙的說道:「你們看看,我也不多說什麼了,待會兒你們就會知道這一切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情了。」

聽了李翊凡的話,眾人有些佩服,要知道聽他語氣竟然已經知道了其中一些事情。

「凡哥,你已經知道了這是一件什麼事情了?」

只見李翊凡一副懵逼的樣子,回答道:「你們是不是傻啊,我怎麼可能會知道,我要是知道的話,你們還需要現在和我一起去追擊嗎?」

一聽李翊凡的回答,眾人一想,果然是有道理,他又不是神仙,他怎麼知道。 六人一獸二話不說,便跟著這人去了。

果然這人將他們帶去了楊家的領地。

不過這人毫不知情罷了。

但就在他在向他們的頭頭彙報的時候,終於還是有人發現了李翊凡他們,畢竟他們的體積太大,無處藏身。

隨便一個強者就可以發現他們。

「哪裡來的狂妄之輩,竟然躲躲藏藏於此地的,快快出來。」這名強者手指一處,並大喝一聲道。

眾人順著他的手指一看,風還是那般吹著,吹動了李翊凡他們的衣服。

周圍一切顯得都是那麼的荒蕪,沒有半點兒生機,就別提什麼可以躲藏的地方了。

「大佬,你說話的時候,麻煩還是注意一下周圍的環境,你這樣是很容易讓讀者看出破綻的啊!」張大昌在一旁吐槽道。

隨後他腦袋朝上對著老天爺道:「老天啊,這麼不稱職的角色,中午飯盒中的雞腿可以給他扣了,我這麼聰明,直接就加在我碗裡面吧。」

隨後那強者表示非常的無語,他真的沒有見過這麼厚顏無恥之徒,還有這麼不要臉的。

他老臉一紅,手掌變成拳頭形狀,不過是中空的,放在了自己的嘴邊,咳嗽了幾聲。

隨後道:「剛剛是我的不對,我們重新來一次,飯盒扣雞腿的事情還是算了吧。」

這麼一說,張大昌不滿意了。

「這怎麼可以,不行,這絕對是不行的,我已經是一名老人了,好不容易可以有機會加雞腿了,你還不讓扣,你這個新人是不是和我作對,我問你,你快點兒回答。」

張大昌這麼一說,那名強者表示非常的懵逼啊,他就沒有見過這麼欺負人的。

「你自己都說了,你是老人的,我是新人,你這個老人就不知道讓一讓我這個新人嗎?」

這強者哭著臉道,看起來扣雞腿的事情還是將他給嚇的不輕啊。

不過張大昌的態度異常強烈,關於雞腿的事情,他絕對不退讓絲毫。

用他的話來說就是,他好不容易才得到了可以加雞腿的機會,哪裡是那麼容易就放棄的。

於是啊,兩人就這樣吵了起來,爭奪的目的,便是為了雞腿,不得到雞腿決不罷休。

嘴仗是一門藝術,而他們兩人則是將這一門藝術做到了極致。

最後還是李翊凡才讓他們兩人分開,他只是淡淡地說了一句話,便成功的化解了兩人之間的爭吵。

「我是主角,我說了算,全部都加兩支雞腿作為獎賞,誰要是再鬧,可就不要怪我手下不留情啊。」

這麼一說,果然兩人都不再爭吵了,他們各歸其職。

這場戲便這樣回歸了本原。

話說現在其實李翊凡他們還在另一邊。

「你們從這裡離開吧,有老哥在,你們一定不會有什麼事情的。」

李翊凡他記得,這個地方,就是可以離開玄烈山的地方,剛好這裡也沒有什麼人把守。

眾人露出了疑惑的表情,特別是張大昌,他道:「那少爺,你去哪裡呢?」

「我?」李翊凡彷彿是自嘲地笑了笑,他看著天邊的雲彩,自己的迷途知不可遙。

「你們走吧,我自有去處。」

說完,李翊凡就消失了蹤影,就這樣憑空的消失了,誰也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他們迷茫著,就像孩子沒有了母親一樣,他們留下了眼淚,一切都痛心著,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就連魔獅追尋空氣中的氣味,都沒能找到李翊凡的離去的方向。

而此時距離他們這裡大概有一百多米的地方,一個人影的出現,顯出真身來。

他從自己的儲存戒指之中直直地抽了一件黑袍,或許是故事到這裡就應該結束了。

但是他明白,自己還不能夠結束,自己還有著自己的使命和任務,這天地還等著自己前去顛覆。

他一步一步往前面前進著,每一步都是非常沉重的,他的背影是多麼的蕭瑟。

他來到了楊家所在之地,自己與楊家的恩怨,也是時候在這裡好好算上一算了。

儘管他是有些無理,但這對於他來說是一場必然的命運,是他永遠都無法避免的命運。

所以就得由他自己親手去解決這件事情。

「你是何人?可知道這裡是誰的地盤。」楊家的一名強者一副兇狠的樣子,看起來可怕極了。

但是李翊凡表示他並沒有任何的害怕之心。

他淡淡地道:「我知道啊,你們不就是楊家的人嗎?」

此時李翊凡的樣子看起來卻是有些恐怖的,他已經做好了要喋血一場的準備了。

「知道我們是楊家的人,那你小子還敢如此在我楊家地盤上撒野嗎?」這名強者逼問道。

李翊凡嘿嘿一笑,道:「你直接將你們這裡管事的叫出來吧,他會知道我是誰的,我今天還就撒一撒這個野了。」

只見,李翊凡將手中的魔方—逆往天空上,那麼一拋,一個方形的魔方,立馬就變成了一根一米多長的金箍棒。

「今日,我必將屠殺。」李翊凡大吼一聲。

隨著他的語言,他的動作,他跳起來接住了金箍棒,便朝著楊家的一人攻擊而去。

楊家此時大概有上千人,並且這一部分人恐怕至少最低境界的,那也是地境實力。

而更高的實力,李翊凡他看不出來。

當頭棒喝,一棍子便殺一人,喋血的戰鬥開始了。

只見隨著這一棍,李翊凡的實力是不斷地再爬升,他要突破了,然後就這麼直直地突破了。

天境後期的實力,成!

不過他沒有停下,他奮力一躍,跳到另一人的面前,那人還沒有反應過來,李翊凡的棍子便已經下去了。

今日,你們都死。

李翊凡的實力還在繼續爬升,而上千人也朝著他攻擊而去,他沒有任何準備停下的動作,他今天要血染天。

就如同他之前所吟唱的一首詩一樣。

「千軍萬馬我爭先,逆滅千古破金冠,鋒爍凌厲無人殞,屠盡世間血染天。」

今日,他再次吟唱了出來,他要使這天地都顫抖起來,在他的威壓之下,臣服。 一「呀!」

李翊凡嘶吼著,他並不憤怒,他也不知道該如何來表達自己此時的心情,但是他就一個想法,那就是戰,戰出一個天翻地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