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繼續。」沈林言道。

2022 年 1 月 16 日

周斌吞了吞口水,繼續言道。

「葑門村內我曾經看到過一片墳堆,墳堆的正中央有一具古怪的屍體,那屍體口中似乎銜著什麼東西,我感覺跟這桿筆很像。」

轟!

周斌的話就像一記炮彈轟開了沈林思路的大門。

葑門村內他確實曾經看到過一具十分古怪的屍體,那屍體像是被人豎著橫切而下,只有一半,埋葬於群墓之中,口中銜著一根似骨一般的東西。

沈林曾經以為那只是一節細小的骨頭,可如今看起來那別緻的形狀跟眼前的這桿筆很是類似。

周斌的說法很可能是對的,那桿筆就在葑門村,那具半邊屍的口中。

葑門村的詭異沈林不曾仔細了解,他直面過那種恐怖,從那種級別的厲鬼口中虎口奪食九死一生。

況且那部鬼放映機在東川市,那附近有打更鬼跟顛倒鬼,是一片混亂區域,風險係數極高,沈林不想踏足那個地方。

這需要從長計議。

等等,不太對。

在沈林的想象中,鬼放映機的能力大概率是創造出一個疑似鬼域或者根本就是高層次鬼域所存在的幻想空間。

鬼放映機的能力大概率是可以把曾經記錄的一些畫面放映成為鬼域當中的現實。

也就是說,沈林他們看到的葑門村很有可能是存在於鬼放映機的鬼域之中。

而真實的葑門村存在於這個世界的某個角落,那桿筆存在於真實的葑門村當中。

這是個兩難選擇,如果鬼放映機不是沈林所想象的能力,真實的葑門村就存在於鬼放映機的鬼域世界中,那這接連不斷的奔波很可能會導致沈林錯過最佳的行動時機。

想到這裡,沈林的目光微動。

他的猜測是對的,鬼當鋪給出的一切就在他的身邊,如果這個設想是真,那麼他有可能在十五天內完成交易。

厲鬼的可怕之處就在這裡,當你畏畏縮縮的面對它,它卻好像無所不能,那種無力感能夠把人逼瘋。

線索的串聯取得了突破性的進展,直到現在最起碼不是大海撈針,沈林放心了不少。

鬼當鋪的事情不能一蹴而就,能夠在短時間內發現這些已經是殊為不易。

剩下的位置探查他打算試探試探總部的口風,在這種事情上,亞洲最大的馭鬼者組織總比他單槍匹馬來的迅速。

沈林重新將目光放到了這張老照片上,如果按照以上思路,鬼當鋪給出這張照片滿懷深意。

他的眼神不自覺得瞥到了自己卧室的方向,那裡的牆壁內部存放著一具金棺。

鎮壓鬼母的金棺!

如果照片上的女子真的是鬼母,那麼這起事件跟她也大概率脫不了關係,這種關係到達一個什麼樣的程度沈林尚且不清楚。

民國事件?亦或者只是單純的巧合?

思緒到了這裡進展不下去,沈林有些頭疼的搖了搖頭。

先把那桿筆的事情搞清楚才是正事,這些事情可以暫時往後放一放。

「大夏市在我走的這段時間有出現什麼事件么?」沈林問了一句。

「沒有,鬼樓梯事件后整體比較安分。」徐放在第一時間回答,在這方面他做足了功課,想要給沈林留下一個幹練的印象。

沈林點了點頭,大夏市的安定在他的預料之中。

鬼樓梯影響了極多厲鬼打算坑殺沈林,被他巧妙地利用顛倒鬼的鬼域封死了一大批鬼患,這也導致大夏市的厲鬼事件一時之間出現了斷層,平穩了很長一段時間。

這樣也好,方便他做自己的事情。

幾人草草的聊了幾句,就各自回房休息。

沈林的消失讓他們神經緊繃不少,最近的作息狀態十分不規律,如今正主回來,擔子卸下來,反倒輕鬆了不少。

沈林也沒管他們,自顧自的考慮一些事情。

大約兩個小時后,總部的電話姍姍來遲。

「你們比我想象的要慢一些。」沈林接通電話,言道。

他知道這通電話遲早要來,所以等了很久。

為了籌謀很多事情,沈林在日常中很少可以去撥打總部的電話,也算是樹立了一些形象。

吳秋顯然很熟悉沈林的作風,回答十分迅速。

「我們得到的彙報晚了一些,抱歉。」

這話是實話,主要原因是楊間忘了給他們說,想起來的時候已經是兩個小時后。

藉此,這個混不吝的小子將整體情況添油加醋的說了一遍,要了不少好處。

「問題不大,剛好我也需要你幫我查一些事。」沈林言道。

總部的刑警具有查詢檔案的權利,沈林想試試能不能通過總部檔案查到葑門村的蛛絲馬跡。

「好的,請說。」吳秋幹練的回應。

「你盡量幫我調取一下總部關於村落類的厲鬼相關檔案,需要多久。」沈林問。

「大概需要五個小時,不過可能不全面,有一部分檔案涉及到機密,不對外披露。」吳秋回應。

五個小時?比沈林想象的要快很多。

信息時代,各國首要的機密文件都會採用紙質的形式封存,存放在雲端的秘密不叫秘密,總會有更加強大的信息手段能夠竊取,在這種條件下五個小時已經相當短。

「你先試著調取吧。」沈林言道。

機密這個東西很玄乎,是總部令人作嘔的手段之一,復甦中的黃崗村事件小楊就曾經因為隱瞞不報的殘缺檔案信息差點陷落在事件中,總有一群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在你拼死拼活的時候,他們卻決定什麼該你知道,什麼不該你知道。

沈林沒打算折騰什麼,現階段的他從總部嘴裡搞到這部分機密還不夠格。

從總部探查葑門村也只是他的手段之一,他不可能全部依賴總部。

「好的。」吳秋回應。

「沈林,總部的部分人員要求你對消失期間的行動進行詳細的闡述,以檔案的形式進行報告。」良久,吳秋開口,斟酌著言辭,她想盡量不去激怒沈林。

來了!沈林的眼神微眯,他消失時候的狀態很明顯是瀕臨復甦,這一點陳作會進行彙報,那麼如今消失歸來整個人活蹦亂跳的難免得到有心人的猜忌。

復甦前期無論是總部還是民間馭鬼者對於得到壓制厲鬼的方法都有些不擇手段。

沈林深知這只是第一波試探。

只是不知道這一波來自總部,還是朋友圈! 砰!

碎石被一腳崩碎。

陳裂身形於空中再次加速,最終穩穩的落在血龍吟的後背上,隨手拍了拍。

龍尾揚起,女人被卷到面前。

血龍吟回頭,眼中滿是幽怨之色,感覺快要哭了…

【記錄:你的血龍吟心情很低落…】

身上的眾技能從一頓悟就都是小孩子心態,哪怕顯化出來的樣子不一樣,性格不一樣,也依舊單純。

陳裂自然捨不得技能不開心,因此乾咳一聲,道:「想要空間恢復完好嗎?」

血龍吟嗯嗯點頭。

下一刻,試煉空間迅速恢復起來。

見此,血龍吟開心的叫了起來,聲音高昂,龍尾甩的很歡快。

陳裂於龍背上隨意坐下,看向面前躺著的女人,發現對方似乎陷入昏迷了。

伸手戳一戳,沒反應。

咋辦。

陳裂想了想,召喚了精神衝擊。

下一刻,一隻巴掌大,穿著綠色連衣裙,身材玲瓏小巧,有著一頭綠色頭髮,戴著眼鏡的小可愛出現在面前。

小可愛頭上的綠色長發化作九個綠色觸手,正在瘋狂敲擊著空氣,可想而知上一刻對方一定是正在敲著鍵盤搞創作,下一刻卻被忽然召喚到了這裡,所以很是猝不及防。

抬頭。

小可愛神色茫然。

陳裂微笑著抬手將小可愛接住,忍不住用手指戳了戳小可愛的臉蛋。

技能們的形象千奇百怪。

之前他一直沒在意,沒怎麼查看技能們的形象,精神衝擊也一直在自閉搞創作,因此,現在才看到精神衝擊的形象。

這一看頓時被萌到了。

小不點跟個小精靈似的,小的可以一口吃下。

九個觸手一頓。

精神衝擊感受到了陳裂的想法,瞬間瑟瑟發抖起來。

【記錄:你的精神衝擊正在害怕…熟練度+100…+100…+100…】

咳。

陳裂連忙打消腦子裡的念頭,摸了摸小可愛的腦袋,道:「來,看看她怎麼了?」

精神衝擊的九個觸手伸長,碰了碰女人的額頭。

【記錄:你的精神衝擊表示對方正在接受一種叫做地母神的血脈傳承…】

地母神的傳承…

不會變性吧,從女的變成男的,畢竟陛司就變性了。

應該不會。

地母神,一聽就是母性,女性。

陳裂稍稍放下心,等待起來。

外面還不知道是什麼情況,所以等希蓮接受完傳承再離開吧。

左右無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