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終於成功了!」葉問天心中驚喜難言,原本在他的預料中,體內的聖血應該還不足以跨越瓶頸,可他還是做到了,真的做到了。

2021 年 1 月 17 日

從此刻起,即便不使用神武靈和十心神王,不藉助任何外物,他的力量也和冠軍侯、顏驚雷站在了同一高度。

血如騰蛇,初始力量百萬斤,極限力量九百九十九萬斤,一鼎之力。

血如蛟龍,初始力量千萬斤,極限力量九千九百九十九萬斤,十鼎之力!

這就是兩者之間的差距,葉問天終於突破了千萬斤大關,只需要有足夠的聖血或者偽神血支持,就能大步朝十鼎之力進發。

「力量實在太重要了,血氣之力越強大,根基就越穩固,肉身強度也就越高,承載力就越強,只要繼續強化,我將來一定能承載完整的十心神王套,屆時我身負六階套裝,手握絕世帝具,誰還是我的對手?」葉問天想著,心中豪氣勃發,血氣之力涌動全身,讓他有種天都能一拳打破的感覺。

深吸口氣徐徐收功,血氣蛟龍發出一聲不甘的龍吟,崩解化為血焰重新返回葉問天體內,全身血焰收斂,淡淡紅光在皮膚上若隱若現直至完全消失。

「想想當初在永夜的時候,憑藉血氣角蟒就輕鬆壓過了龍五,若他知道我修練到了血氣蛟龍,不知道會是什麼表情,哈哈。」葉問天想象著龍五跌倒昏過去的樣子,忍不住笑了出來。

「傻笑什麼呢?」卡恰在葉問天臉上捏了一記。

葉問天反握住她的縴手笑道:「我在想,以我現在的肉身強度,能讓你幾天下不了床。」

「說什麼呢!」卡恰輕啐一聲面色登時紅了。

娜娜掩口笑道:「不如你們立刻實踐一下,我負責觀摩記錄,順帶掠陣打掃戰場。」

「咳咳……」葉問天連忙咳嗽,差點忘了還有娜娜在,男女秘事,還是私下裡交流比較好。

「你住嘴!」卡恰朝娜娜瞪眼。

娜娜俯下身子撒嬌道:「就實踐一下嘛。」她穿的還是參加婚典的盛裝,花瓣狀禮服將峰巒托起,幾乎一半都露在外面,此時俯身撒嬌,登時晃得人眼暈。

葉問天剛剛修鍊結束,血氣之力盈滿全身,非常容易受到激發,連忙抹鼻子,發現沒有出血才鬆了口氣。

卡恰惱怒,抬手就要去掐娜娜,卻被娜娜嬌笑著躲開了。

「小氣鬼,不給看就算了,好稀罕嗎?」娜娜吐出小舌頭做鬼臉,清脆的笑聲在禁地中回蕩。

葉問天清了清嗓子掩飾尷尬,肅然道:「我一直想問,那個魅蘭究竟是何方神聖,為何如此強大,連九十八級超級至尊都能三秒吸干。」

提到魅蘭,兩位美女都嚴肅起來,卡恰道:「你是不是覺得,十一始祖在魅蘭哥哥手中毫無還手之力?你不覺得很奇怪嗎?」

「是很奇怪。」葉問天頷首道,當時十一始祖的血氣靈力全都自動消失,甚至武靈附體都強制解除。

卡恰沉聲道:「因為魅蘭哥哥天生有兩大天賦,其中一個是空間潛行,不是普通的隱身或者瞬移,而是在空間之中潛行,即便是超級至尊也無法發覺他的蹤跡,更不會被任何空間規則禁錮。」

「空間潛行?」葉問天吃了一驚,小星漣此刻天賦絕佳,隱身潛行已經夠變︶態了,沒想到魅蘭更加變︶態,直接天賦空間潛行,他簡直不敢相信,傳說中的神技,竟然真的出現了。


空間潛行,真的是神技級別,一旦進入潛行,就相當於在空間裂縫中行走,遊離於位面之外,卻又隨時可以出現,來去無蹤防不勝防,就連超級至尊也無法探查。

「難怪他來無影去無蹤,我用真實之眼都看不透,原來是空間潛行,不去做殺手真可惜。」葉問天強忍震驚,笑得很牽強。

「殺手?魅蘭哥哥才不會去做這麼無聊的事情呢。他有兩大天賦能力,空間潛行並不是最厲害的。」娜娜撅嘴道。

「另一個更厲害?」葉問天不禁咧嘴。

卡恰頷首道:「另一個能力叫做『無魔領域』,凡是靠近他一定範圍之內,就會受到無魔領域規則壓制,暫時失去靈力、血氣等一切力量,瞬間變成普通人。」

「我考,這也太變︶態了吧,無魔領域?難怪十一始祖毫無還手之力,原來變成了普通人!!!」葉問天再次震驚,心中對魅蘭的評價繼續飆升。

他忽然發現,和魅蘭相比,冠軍侯真的不算什麼,如果遇到魅蘭,冠軍侯照樣會被活活玩死。

接著,他又想到了自己,在無魔領域中,血氣之力、靈力全都會消失,黃金手和神武靈都無法使用,帝具龍牙刀也無法使用,甚至連十心神王都無法使用,如果哪天真的和魅蘭敵對,該怎麼辦呢?

「又讓我感覺到壓力了啊!」葉問天不禁感嘆。

(現在明白為什麼十一始祖會被秒殺了吧?嗯,胞胎姐妹花什麼的最有愛了。)

… 空間潛行,無魔領域,兩大天賦都堪稱神技!

魅蘭的天賦實在是太妖孽了,自冠軍侯、顏驚雷、黃金聖子之後,葉問天終於見到了一個更加變︶態的天才。

擁有空間潛行,無論逃走還是偷襲,魅蘭的優勢都無法比擬,幾乎立於不敗之地。

擁有無魔領域,相當於擁有了最強的攻擊能力,沒錯,就是攻擊能力,還有什麼比將對手變成普通人更強更狠的呢?

要知道,越是強大的人,就越怕失去能力,一旦失去能力,恐懼就會無限放大,若讓超級至尊變成普通人,絕對會恐慌不知所措,造成的打擊空前強大。

忽然,葉問天又想到了什麼,急聲問道:「無魔領域難道沒有限制?」

卡恰想了想,語氣很不確定:「我只大概知道無魔領域的效果,有沒有限制真不清楚,不過就算有極限,也至少超過九十八級,因為十一始祖就是九十八級。」

葉問天面色非常嚴肅,沉思片刻道:「也就是說,無魔領域的極限至少是九十八級,太可怕了,我實在想不出還有誰是他的對手,憑藉這兩個能力,他完全可以以一己之力殺光銀月城所有強者!」

娜娜插話道:「魅蘭哥哥才不會這麼做呢,而且我記得他說過,無魔領域是有缺點的,當然,缺點是什麼他不可能暴露出來。」

「天下沒有絕對的無敵,有得就有失,魅蘭哥哥肯定有弱點,只是我們不知道罷了。」卡恰又將魅蘭出生那夜發生的事情說了出來。

葉問天聽完總算鬆了口氣,原來是萬年前老怪物轉世,難怪這麼強,幸好魅蘭沒有敵意,否則真是麻煩大了。

「好了,現在我們都恢復到了巔峰狀態,立刻尋找血之烙印,只要得到血之烙印,你們就徹底自由了。」葉問天將魅蘭的名字拋出腦海,重新恢復鎮定自信。

「等一下。」卡恰忽然拉住了葉問天,玉璧環住他的脖子,纖細圓潤的長腿主動纏了上來,俏臉紅到耳根,赤色雙瞳中煙波蕩漾。

葉問天很熟悉卡恰,頓時明白了卡恰的意思,愕然道:「你不會想在這裡……」

卡恰的呼吸明顯急促起來,體溫也開始身高,變得滾燙如火,眼神卻格外堅定,鄭重道:「愛我,就在這裡!」

旁邊娜娜捂著嘴睜大了眼睛,深深吃驚於卡恰的大膽,心中暗道:「難道她想通了,準備讓我觀摩學習?」

「這裡?不好吧……」葉問天此刻血氣極度旺盛,被小妖精纏在身上,頓時感覺旖念叢生,可他很清楚這裡是血之禁地,旁邊還有娜娜,時間場合都不對。


可是,卡恰明顯非常堅決,雙腿用力纏得更緊,伏在葉問天耳邊低聲道:「我此行抱著必死的準備,真的沒想到還能見到你,我很開心同時也很害怕,所以,愛我!」

葉問天聽明白了,卡恰是想發泄情緒,通過最親密的方式將心中擠壓的悲涼、絕望、恐懼和喜悅宣洩出來。

「好吧,不過我剛剛晉陞血如蛟龍,你要做好赴死的準備。」葉問天開了句玩笑,既然卡恰如此主動,再不給點反應,豈不是大煞風景?什麼時間場合的問題,都統統見鬼去吧。

「讓我死!」卡恰吻著葉問天的耳垂,纏得更緊,恨不得和葉問天融為一體,體內爆發出的熱情,如熾烈的火焰,幾乎要將葉問天焚成灰燼。

娜娜捂著嘴愣了片刻,忽然風一般湊了過來,拉住葉問天的手臂道:「那我怎麼辦?你們想折磨死我嗎?」


卡恰豁然轉頭:「面壁去!」

「我不,我就不!」娜娜撅著嘴,變形偽裝自動解除,赤色瞳孔恢復成了碧綠色,胸前偉岸開始急劇膨脹,眨眼間恢復原狀。

花瓣狀禮服本來是按照卡恰的身材設計的,此時娜娜現出原形,比卡恰大許多的偉岸登時從花瓣中彈了出來,還調皮地跳了跳,讓葉問天的心臟也跟著噗通直跳。

「你要不要臉?」卡恰怒道,娜娜的行為明顯就是在搶男人。

「不要不要,就不要!」娜娜的話差點沒把卡恰氣死。

「怎麼辦?」卡恰望向葉問天,用哀怨的眼神尋求幫助,她雖然對自己現在的身材很滿意,但還是很討厭娜娜刺激她。

葉問天無語,他能怎麼辦?只能盡量抬高視線,苦笑道:「娜娜,你別鬧,去旁邊修鍊,我們很快回來。」

「胡說,她都做好了赴死的準備,怎麼可能一會就回來?再說,就這麼大點地方,你們想害死我嗎?」娜娜不依不饒。

卡恰眼中掠過一道厲色,朝葉問天使了個眼色,意思很清楚:「打暈她!」

葉問天回了個眼色:「不好吧。」

「你做不做?」卡恰秀眉倒豎,瞪著眼睛對葉問天發動威脅。

「好吧,娜娜你可別怪我。」葉問天忽然出手,抬掌斬在娜娜後頸上,力道正好,沒有造成傷害,卻將娜娜震暈。

娜娜白眼一翻向後倒去,葉問天連忙接住,鬆開卡恰,抱起娜娜找了個隱蔽的地方放下。

見具有強大威脅的敵人被制服,卡恰露出得意之色,迫不及待一躍而起纏在葉問天身上,聲音稍有有些顫抖:「快點!」

葉問天二話不說,抱著卡恰另外找了個隱蔽的地方,將她按在粗糙的石壁上,以橫掃千軍的威勢壓了上去。

卡恰瞬間全身繃緊,重重一口咬在了葉問天脖子上,兩顆尖細的牙齒刺了進去,卻沒有捨得吸血。

葉問天痛哼一聲,徹底被滔滔洪水淹沒。

另一邊的隱蔽之處,娜娜倏然睜開了眼睛,輕輕哼了一聲自言自語道:「還好本小姐機智,我倒要看看,卡恰你是怎麼死的!」說完如靈貓一般,悄悄融入黑暗之中,躡手躡腳朝熱浪翻卷處摸了過去。

血之禁地深處,有十座血池,第十個血池之中,忽然冒出了幾個氣泡,池面漣漪波動起來。

血池深處的金屬棺材之中,乾癟的身軀刷的一下睜開了眼睛!


(感謝打賞,發福利,有加更~)

… 這一戰,卡恰拋棄了一切束縛,拋棄了所有矜持,極致狂野,極致放縱,不知疲倦,忘乎生死。

這一戰,葉問天拋棄了一切憐惜,爆發出最強橫的氣勢,瘋狂碾壓,瘋狂馳騁,如灑下末日的毀滅天使。

兩個時辰之後,熾烈的火焰終於漸漸平息,只剩下滿目瘡痍的戰場,以及趾高氣昂的勝利者,和虛弱欲死的戰敗者。

卡恰軟軟地靠在凹凸不平的石壁上,氣若遊絲,彷彿從水裡撈出來似的,再也沒有丁點燃起戰火的能力,在葉問天血如蛟龍的強橫殺伐下,她敗得徹徹底底毫無懸念。

「你真狠!」卡恰喘息著,聲音又細又弱,渾身酸軟無力,只能任由葉問天拖著,否則非掉下去不可。

「不是你讓我殺死你的嗎?現在滿意了?」葉問天將卡恰抱起來摟在懷中,勾起她尖尖的下巴調笑道,他知道自己有些過了,可面對卡恰的放縱,是個男人都會失去理智。

「我是開玩笑的,你還當真啊!」卡恰抱怨,狠狠咬在葉問天手指上,卻因為沒有力氣,反而像是在輕吻。

「開玩笑,你剛才的樣子可一點也不像是開玩笑。」葉問天摸了摸卡恰的唇瓣笑道。

「你還說!」卡恰想要掙扎著打葉問天一拳,卻怎麼也抬不起手臂,只能用眼神表達自己的怒意。

「好好,不說就不說,你快休息休息吧,要是真的三天動不了,可就麻煩大了。」葉問天一隻手將卡恰箍在胸前,另一隻手凝結出清水遞到卡恰唇邊,道,「渴不渴?瞧你都快脫水了。」

「哼!」卡恰迫不及待將清水喝了下去,咂了砸嘴望向葉問天脖子惡狠狠道,「下次喝你的血。」

「沒想到你也有尖牙。」葉問天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傷痕猶在。

「血薔薇家族的人都有,我覺得不好看,所以沒讓你看到過罷了。」

「那你可要小心,別傷著我。」

「傷著你?啊,你壞死了,不許再說!」

「哈哈哈,你現在的樣子真可愛。」

卡恰忽然想到了什麼,悄聲道:「娜娜不可能昏迷這麼久吧,怎麼一點動靜都沒有?」

「去看看?」葉問天試探道。

「嗯,先幫我穿好衣服,快點啦。」卡恰羞惱的聲音幽幽響起。

片刻之後,葉問天幫卡恰穿戴整齊,抱著她朝娜娜昏迷的地方走去,娜娜果然早就醒了,正蹲在地上發獃,雙手捧著臉,俏臉一直紅到玉頸。

「咦,你怎麼這麼老實?」卡恰感到很意外,按照娜娜的性格,提前醒了沒道理不搗亂。

「咳咳……」葉問天尷尬咳嗽。

娜娜撅著嘴,仰起頭,狠狠瞪了葉問天一眼,又用更狠的目光瞪了卡恰一眼,惱道:「你們夠狠,這筆賬本小姐記住了,你們等著瞧!」

卡恰忍不住笑了出來,笑得得意極了,終於在爭鋒中勝了一場,頓時感覺心情舒暢。

葉問天連忙轉移話題:「抓緊時間,我們趕快尋找血之烙印吧。」

「抓緊時間?你還好意思說!」娜娜站起身,明顯腳下發軟險些跌倒,葉問天急忙扶住,卻被娜娜甩開,重哼一聲抬腳就走。

卡恰好不容易忍住笑,道:「血之烙印是每一個族人的根本,和靈魂烙印有些相似,通過血之烙印能抹去我們的意識,掌控我們的生死。」

娜娜介面道:「沒錯,雖然我沒有來過血之禁地,但這三天我偷偷翻閱了大量典籍,典籍記載,在禁地之中有十座血池,每一座血池之中沉睡著一位始祖,而族人的血之烙印,就在血池池底,所以要取得血之烙印,必須潛入血池。」

葉問天聽了沉吟道:「血之烙印竟然在池底,那我們必須小心謹慎,千萬不能始祖將驚醒,十一始祖都是九十八級強者,前十個始祖隨便一個都能殺光我們。」

卡恰和娜娜肅然點頭,十位沉睡的始祖,驚醒一個就徹底完蛋。

三人一路向前,朝遠處微弱的紅色光芒走去。

血之禁地入口不是很大,石門后是一片不規則的石坪,石坪盡頭是一條天然的懸空石橋,兩側是無盡深淵。

經過石橋的時候,葉問天扔了一顆石子下去,卻沒有聽到回聲,不由驚得連連咋舌。

走過蜿蜒扭曲的天然石橋,三人來到了一處巨大的地下洞窟,兩側是高大的怪物石像,空中垂下的石錐上,同樣纏繞著背生肉翼的怪物雕像,張開血口獠牙森森,給人一種陰森恐怖的感覺。

忽然,嘩啦啦一陣亂響,三人-大吃一驚連忙戒備,卻見無數血色蝙蝠從黑暗中飛了出來,如血雲一般在三人頭頂上轉了幾圈,聞到卡恰和娜娜身上的血脈氣息之後,又呼啦啦風一般鑽了回去。

血色蝙蝠的出現,給石窟又增加了幾分陰森詭異,讓人心中發毛。

三人鎮定心神繼續朝前走,從大量栩栩如生的雕像中穿行而過,終於抵達了此行的目的地。

地面明顯平整了許多,在石窟中央,十個血池排成了螺旋形,散發出淡淡紅光,將石窟照亮。

每個血池也都呈現正圓形,螺旋上升,高度次第增加,面積也越來越大,最高處的一號血池足足有百米直徑,而最小的十號血池只有十米直徑。

十座血池中央,佇立著一尊極端怪異的雕像,雕像足足有百米高,可以看出是一位俊美男子,長發披散垂下,背上不是肉翼,而是六隻羽翼,被鮮血染紅的羽翼!

雕像身上纏繞著許多鎖鏈,鎖鏈連接在石窟頂部,就好像是被吊起來似的,光滑的身上傷痕纍纍,羽翼也折斷扭曲,面容充滿了痛苦和憤怒,似乎正在遭受無盡折磨。

「雕像刻畫的是誰?」葉問天下意識問道,這尊雕像太神奇了,感覺好像有生命力似的,通過靈魂之力感知,竟然能隱約聽到痛苦的咆哮和控訴。

卡恰和娜娜露出敬畏之色,以最高禮節恭敬行禮,端正臉色鄭重道:「第一始祖!」

(這是加更,還有三章老時間,姐妹花可愛吧~)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