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算是吧。」

2021 年 1 月 18 日

沈天衣淡淡一笑,道:「紅狐前輩,可要為我保密的。」

「你放心。」紅狐沉聲道,這裡是天靈聯盟的境內,她以為沈天衣要求保密他的身份,乃是這個原因。而事實上,也確實不假。雖然丹楓谷在道盟之中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但丹楓谷的弟子要是出現在了天靈聯盟,呵,極大的可能性便是被人抓去做了丹奴……

沈天衣一邊為七尾焰狐治療傷勢,心中一邊暗想,看來紅狐並不知道烏浠是從地球界過來的事情,否則的話,應該也會聯想到一些才是。但是紅狐不知便是不知,他也不會去解釋的。無奈是七尾焰狐受創太重,否則他也不願意暴露出玄青之力來。

「這玄青之力的治癒效果,倒是有些太慢了些啊。這便是修為低弱的不足之處了。」沈天衣感應著七尾焰狐體內傷勢的恢復速度,心中不由苦笑一聲,而且,這玄息法無法突破之前,他的裂天法體也是不能再繼續修鍊了。除非,他能夠煉製出匹配的五重丹來,否則的話,以他目前的玄青之力,是根本無法迅速治療修鍊裂天法體過程之中所造成的肌體裂傷。

「待蒼山玉樓之行回來后,必須得趕往道盟一趟了。那玄息法,也勢必要得到才行!」沈天衣眼中光芒掠動著,玄息法的後續修鍊之法,已經迫不及待了!

七尾焰狐也沒有再說話,烏浠看著受傷的七尾焰狐,也沒有去在這時候過多的問關於她父親的問題。直到月正中天的時候,七尾焰狐的肉身之傷,方才被沈天衣治癒完成。這一個治癒過程,足足花了沈天衣四個小時!

「多謝沈小友了。如今看來,我對人類的看法,倒是有些偏激了。人類之中,也並非是所有人類都鄙夷我們這些妖獸之身的。」七尾焰狐從地面之上站起,對著沈天衣慨然笑道。此刻的她,除了有些乏力之外,其他傷勢已經無礙了。

「呵呵,這都是一樣的。妖獸之中,也有善良的存在啊。善惡之分,本就不該以種類來區分。」沈天衣笑道。

「你說的沒錯。」紅狐一笑,隨即身形驟然一晃,竟然是化為一個身著紅袍的艷麗美婦。

「嘻嘻,紅狐阿姨的人形形態,真是漂亮!」烏浠嬉笑著誇讚一身,饒是沈天衣,也是不由得微愣了眼神一把,心中不由暗道:「好美的面貌!」

不過,沈天衣這純粹只是對紅狐美麗容顏的讚美而已,可並沒有別的心思,那心神微愣之後,便是極快的恢復了清明。

「呵呵,好孩子,等你父親為你找到轉靈丹之後,你復活真身,化形為人,定然會比阿姨更漂亮的。」紅狐聽到烏浠的讚美之詞,也是不由笑道。

「復活真身……」烏浠聲音一暗,隨即有些抽噎的說道:「紅狐阿姨,我想我父親了,您能幫我找到他嗎?」

「好孩子,你父親又何嘗不挂念你?以前在虛空界場的時候,他總是冷漠著一張臉,可是每當戰鬥休止,他獨自一人的時候,卻時常會失神發獃,我有次問他有什麼心事,他方才跟我說了你的事情。可憐的孩子,那麼小,便是遭了毒手,只可惜,你父親也不知道傷害你們的真兇是誰,否則的話,阿姨定當助你們一臂之力,去討回這般血債!」

「謝謝紅狐阿姨,若是找到那真兇,我們定然也不會放過他的!我母親大人的血仇,不可不報!」烏浠眼神之中充滿了仇恨的說道,隨即聲音又是一弱,畢竟烏天在她心中的地位,遠遠勝於心中的仇恨!

「那這些年,我……我父親他過的還好嗎?他在虛空界場之中,怎麼會待了這麼多年?」烏浠悲慟的問道,若非她是龍魂之體,否則定然早已淚水潸然。

「他還好,這點你不用擔心。」紅狐笑道,「至於你父親為何會在虛空界場一待那麼多年,自然是為了攢功勛了。唯有功勛,才能替你兌換到轉靈丹。」

「功勛?」烏浠和沈天衣齊齊愣然。

紅狐點點頭,眼神也是沉凝下來,道:「我必須要告訴你們一件事情,你們日後行走之中,切不可隨意跟人提起你們和烏天是相熟之人。尤其是烏浠,你絕對不能讓人知道,你是烏天的女兒!」

烏浠聞言,頓時臉色一變,聲音微微一寒的問道:「紅狐阿姨,你這是何意?我是我父親的女兒,為何就不能讓別人知道了?」

「烏浠,別急,聽紅狐前輩說吧。我想,紅狐前輩這樣叮囑我們,自有她的道理。」沈天衣安撫一聲心中不快的烏浠,便是轉而向紅狐沉聲問道:「紅狐前輩,是不是烏天前輩惹了什麼麻煩?」

「他不是惹了什麼麻煩。」紅狐搖頭苦笑道,「而是比惹了麻煩更麻煩的事情!其實,我和他也是一樣的處境。你們離開這裡之後,也不可告訴別人與我相熟。」

微信關注”和閱讀”,發送「免費」即享本書當日免費看 「你們究竟是怎麼了?」沈天衣不由沉聲問道。聽起來,似乎烏天現在的情況,也並不好一般。

七尾焰狐聲音帶著些許低沉的說道:「你尚未踏入紫府境,沒有去過虛空界場,所以對虛空界場之中的形式,或許也還不了解。在虛空界場之中,那裡就是一個殺戮與爭奪的世界!各種勢力混合期間,為了就是通過戰鬥和殺伐,來清算彼此之間多年積鬱不化的矛盾。而在虛空界場之中,還有這樣的一個特別組織存在著,他神秘而強大,任何都不知道這股勢力的背後有著怎樣強大的力量。但是,這股勢力的強大,卻是無人會去質疑!而這個組織存在的目的性,便是任務性獵殺行動!」

「任務型獵殺行為?」沈天衣和烏浠齊齊一驚。

「不錯,所謂任務型獵殺行為,就是任何人都可以去這個組織中接取感興趣的任務,完成了任務,便可獲得相應的功勛,再以足數的功勛,去和這個組織兌換你所需要的任何東西!」七尾焰狐沉聲道。

「任何東西?這個口氣是不是有些大?」沈天衣不由狐疑問道。

「不,只要是存在的東西,只要你有足夠的功勛,基本上你都能夠兌換。至少,自從這個組織出現的幾百年來,還沒有一件別人需要的物品,是這個組織兌換不出來的。」七尾焰狐卻是堅定的說道。

「那我父親要兌換轉靈丹,需要多少功勛才夠?」烏浠不由緊張的問道。

「轉靈丹乃是天品的逆天級丹藥,你父親進入虛空界場后,便是詢問了一下所需的功勛,而這個功勛數額也是高達百萬值!這也是為什麼,你父親一入虛空界場,便是五十年未出的原因。」七尾焰狐沉聲道,「而殺死一個紫府境初期的任務人,方才只有十點功勛而已。你們可以想象,這百萬功勛值是何其難以攢齊。」

「百萬功勛……」沈天衣和烏浠聽了之後,都是忍不住爆瞪了眼瞳,尤其是聽到那殺死一個紫府境初期強者,方才只有十點功勛之後,更是震驚呆了去!那麼烏天想要湊齊百萬功勛,豈不是至少要殺死十萬個紫府境初期的強者!這也太恐怖了些!

「我當初也勸他放棄以這種方式去得到轉靈丹,可是他卻不聽我的。不過,他也是沒有辦法,天品丹藥,何其難得,更是有價無市之寶,從某種意義上說,天品丹藥的價值,比之後天靈寶還要貴重的多,更何況轉靈丹這種極品逆天丹藥,除了能夠令得已死之人,完美的復活過來之外,還有一種更為神奇的功效,便是能夠使得大限之人,移體轉靈,以著另外的新身體保留完整記憶的進行重修!這種神效之用,便是等於讓一個人多活了一世,所以你們可以想象出它的可怕價值了。這樣的東西,自然是極為難得了,即便出世,也勢必為無數人爭搶。所以你父親為了能夠穩妥的獲得轉靈丹,便只能不間斷的從那組織中接取獵殺任務了。而後面的事情,你們自然也可以想象的到,烏天殺了那麼多,可以說,除了龍族之外的人,他都殺了不少,這些勢力豈肯放過他?」七尾焰狐苦笑道。

「而我也差不多,這些年,我也殺了不少人,所以倒也有幸成為靈界之中通緝榜上的人物。」七尾焰狐有些自嘲的笑了笑。

沈天衣聽得已經有些麻木了,而烏浠則是抽泣之聲,不斷傳來,為她的父親而擔心,也為他父親的這份付出而感動。如果不是為了救她,她的父親豈會成為靈界的通緝人物?

「紅狐阿姨,謝謝你告訴我這些。如果要我父親付出這麼多,遭受那麼多的記恨和追殺,我寧願不復活了。」烏浠哭泣著說道,一顆心都揪碎了去。不僅是父親會為了女兒而願意得罪天下人,女兒也可以為了父親而選擇不去復活!

「孩子,別說傻話了,如今父親得罪人的局面已經形成,即便他現在放棄,那些勢力也不會放過他的。」七尾焰狐嘆聲道。

「那……那紅狐阿姨,您現在還能進入虛空界場么?我想見見我父親。」烏浠懇切的問道。

「虛空界場,我暫時是無法進入了。」七尾焰狐苦笑著說道,「那虛空界場,進入本來只需要修為達到紫府境便可,但我當年殺了不少人,如今一去界場入口,只怕就會那些守衛入口的勢力之人圍上轟殺,根本連進入的可能都沒有了。這並非是阿姨貪生怕死,只是根本無法成功進入。為今之計,你想要聯繫上你的父親,便唯有找尋一個紫府境的強者,進入虛空界場,然後聯繫你父親,讓他出來。但他的情況,估計也是和我一樣的,出來便無法再進去了,並且還要在靈界之中,過著躲藏的日子。」

「嗚嗚……」烏浠聞言之後,更不由痛哭起來,如此說來,她想要去找她的父親更是遙遙無期了。她也總不能為找父親,讓沈天衣突破紫府境后,去那虛空界場冒險吧?幾次聽說虛空界場,都是充滿著濃濃的血腥氣和殺戮氣息!定然是一個極為危險的地方!

「烏浠,不要著急。我答應過你,一定會幫你找到你父親的!」沈天衣看到傷心的烏浠,也是心中不忍,便是沉聲說道。

「天衣哥,我也不想你為了找我父親,而去那麼危險的地方,可是我想要見到父親,卻又不得不進入虛空界場之中……我……我好矛盾……」烏浠哭聲道。

「呵呵,虛空界場,雖然是極為兇險的地方,但卻也不失為一個極好的歷練之所。即便不為了你,我也終會去走上一遭的。」沈天衣微笑道,來到靈界這個地方,沈天衣已經習慣了各種兇險,但是也知道,唯有兇險之境,才能更加的磨礪人!更何況,如今有著強大的師父傍身,他更是有了底氣!

「天衣哥,你說的是真的嗎?」烏浠憂心的問道。


「自然是真的。虛空界場乃是強者縱橫之地,不去洗鍊一番,如何蛻變成真正的強者?」沈天衣笑道,目光之中充滿著堅定之色!想要不再墜入險境的唯一方法,並不是安於己身,歸隱而居,而是掌握更強的力量!唯有手握強大的力量,才能笑對各種面臨的兇險之境!

「沈小友這話說的極對,那虛空界場,雖然兇險至極,但卻是一個極好的歷練之所。唯有殺伐之境,才能夠令人快速成長!」七尾焰狐也是肯定了沈天衣的話,目中掠過一抹讚賞之色,直到此刻,七尾焰狐方才承認自己,之前有些小看沈天衣。

有天賦,有靠山,這並不算什麼,最重要的是,要有一顆強者之心!心無志氣,縱有雙翅,亦是不會飛的太高太遠!

「糟了!」紅狐正說著,沈天衣卻是突然臉色一變,驚聲叫起!

七尾焰狐一愣,隨即便是笑道:「沈小友可是擔心那明王火?」

「是啊,我們出來這麼久了,那明王火火靈會不會已經逃了?」沈天衣擔心的說道。

「呵呵,小友放心吧,若是他能夠逃走,我也不會追你出來了。那岩漿池四周,早已被我布下引集火陣,他是逃不出去的。只能活動在那一方岩漿池的上方空間而已。」七尾焰狐說道。

「引集火陣?這個陣法倒是從未聽說過。」沈天衣不由奇道。知道明王火不會逃走,他心中也是安心下來,不然忙活半天,全白忙活了。

「這個陣法,便就是我在虛空界場之中,向那組織兌換而來的。這種陣法,不但有著集火之效,令得火焰集縮以增其溫,更有引火匯聚之效,但凡有靈性的火焰,只要身處在引集火陣一定的範圍之內,都會被不由自主的吸引而來,從而被困陣中,無法逃脫!」七尾焰狐解釋道,「明王火存於岩漿底部十萬米之下,我數年前已經感應到了,可惜,卻無法深入岩漿底部太深,取之不得,故而才會去了虛空界場,積累功勛,兌換此陣。」

「那這陣法的等級定然不低吧,竟然能夠吸引具有靈性的火焰!」沈天衣驚訝的說道。

「嗯,這是地級大陣。」七尾焰狐笑道。

「嘶——」


沈天衣聞言,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他本以為這陣法能是玄級高級的陣法就不錯了,沒想到竟然還是地級大陣!要知道,地級大陣的威力,已經和一件尊器的威力差不多大小了!

「如此說來,紅狐前輩你還是陣道師?否則,如此高級的陣法,即便你得到了布置之法,也無法將之布置出來吧。」沈天衣不由問道。

七尾焰狐卻是搖頭道:「雖然也有妖獸精通陣法,但我卻不是陣道師。我能布下引集火陣,是因為我從那組織之中兌換而來的,只是一個刻印陣盤。只要將其煉化,便可攜帶於身,隨心布置。即便不懂陣法的人,也可以隨手布置。」

微信關注”和閱讀”,發送「免費」即享本書當日免費看 「居然還有這種東西存在?」沈天衣驚訝的說道。畢竟,陣道一脈,本就是難以鑽研,強大的陣法布置起來,更是耗時耗力,可是如今他卻聽說,竟然還有一個名為刻印陣盤的東西,能夠讓不會布置陣法的人,也能夠隨時布置陣法,這如何不稀奇?

「呵呵,我便說過,那個組織里,你想要的,基本都是他會有的。這種等級的刻印陣盤,在靈界之中,目前也只有三位陣道大師才能刻印而出。其實簡單說來,刻印陣盤,就是一種陣法的凝縮和固化,乃是陣法大師,將已經布置好的陣法,固化在陣盤之上,供人使用。不過,這固化陣盤的能量消耗極大,越是等級高的陣盤,消耗也是越大。我這花了十萬功勛方才兌換來的陣盤,也僅僅只有三次使用的機會而已。三次用完,也就成了廢品。」七尾焰狐笑道。

「能量消耗了,難道就不能再沖入能量了嗎?」沈天衣奇道。

「可以的。不過,沖入能量的方式,只有煉製陣盤的陣法師才知曉,盲目充能,卻只會損傷其內部件,導致陣盤毀壞。這應該也是陣法師對於他們利益的保護吧。若是可以無限循環的使用下去,呵呵,陣法師又怎麼會那麼吃香呢。」七尾焰狐搖頭笑道。

「這倒是。消耗品,自然更能夠為他們謀得利益。」沈天衣點頭贊同的說道,隨即眉頭突然一掀,朝著七尾焰狐問道:「紅狐前輩,那那個組織之中,可有天香豆蔻可以兌換?」

「天香豆蔻?」七尾焰狐沉吟了一下,隨即便道:「這種東西我倒是沒有關注過,不過,應該是有的。畢竟,天香豆蔻在靈材之中,只能算是玄級上品的靈材,以那個組織的實力想要搜尋過來也不難。」

「那真是太好了!」沈天衣聞言,也是眼神之中迸發出欣悅的神采來。只要能夠找到天香豆蔻,那麼他的母親和兩位姨娘就能夠蘇醒過來了!

「走吧,我們先回洞府之中,你且將那明王火收服了再說。雖然你煉化的過程我無法幫助你,但卻可以幫你壓制他一二。」七尾焰狐說道。

「那就多謝紅狐前輩了。」沈天衣謝了一聲,便是和紅狐、烏浠一起朝著山洞入口而去。

天色早已黑得深沉,但沈天衣他們的目力,夜間行路也是猶如白晝一般,很快便是回到了洞口入處。

沈天衣他們陸續進入,朝著明王火所在的岩漿池過去。

不多時,地點到達。沈天衣也是發現那明王火果然停留在赤黑石柱之上,未曾離開。

「這裡好熱,天衣哥,我就先回你的體內了。」那一陣陣的灼熱之氣撲來,烏浠卻是不適應的說道。

「好。」沈天衣應答一聲,七尾焰狐卻是忙道:「烏浠,你還是留在外面吧。」

「為什麼呀?」烏浠不解的問道。

七尾焰狐眼神微微一閃,隨即苦笑道:「沈小友煉化明王火,也是有一定風險的。況且,那明王火被煉化的時候,更會直接灼傷元神,你的龍魂之體應該是寄存在小友的意識海中吧,如此一來,他煉化之時,那明王火的火焰之力,也極有可能會影響到你的魂體。」

聽到七尾焰狐的解釋,沈天衣也是說道:「沒錯,我倒是差點忘了這點。烏浠,你就留在外面吧,若是這裡不適應,就離遠一些。還有,將茵茵也帶著。」

沈天衣說著,便是傳念給馮茵茵,馮茵茵也是立即從沈天衣識海之***來,沈天衣簡單和她解釋了一下,馮茵茵便是乖巧的和烏浠離開遠了去。

「現在便可以開始了!小友,登臨那個石台吧。那裡是引集火陣的陣心之處,對明王火的限制也是最強之地。你在那裡煉化起來,應該會輕鬆一些。」七尾焰狐說道,眼中卻是帶著一抹惆然之色。

沈天衣心中一動,這明王火原本是七尾焰狐打算讓給她的救命恩人的,如今卻被自己奪了,若是關係無交集,沈天衣倒也不會有什麼不好意思,可是現在和七尾焰狐之間多了一層關係,他就無法那麼坦然接受了,可是明王火,他也是不能放棄的,便是說道:「紅狐前輩,之前聽說你有一位人類的救命恩人?」

七尾焰狐聞言,先是一怔,隨即也是明白了過來,之前自己和明王火火靈的對話,定然都被沈天衣聽去了,便是說道:「嗯。是的,那是一個善良的人類小女孩。」

「呵呵,我想她應該是很善良的。聽說她救你之時,損耗了不少生命精元對吧?」沈天衣笑問道。

「是的。」七尾焰狐淡淡的笑道,眼中也是掠過一抹柔和之色,道:「當初,護守這裡的妖獸,乃是和我實力差不多的強大妖獸火鱷,火鱷也知道岩漿下方有著明王火存在,可他和我一樣沒有辦法下潛到十萬米岩漿之下,便一直守在這裡,等著明王火自己出來。而我卻沒有這樣的耐心,便是設局殺了火鱷,再以引集火陣吸引出明王火來。不過,火鱷的實力也極為強悍,那一戰,我和他大戰了三天三夜,最終我殺了他,自己卻也陷入重傷瀕死之境。可就是在我意志有些模糊的時候,那個人類小女孩忽然走到我的身邊,說道:『呀,好可愛的小狐狸呀』,然後她就發現了我的傷勢不容可觀,我以為她會趁機取走我的內丹,可是沒想到的是,她竟然咬破自己的手指,不斷的滴入她的血液送往我的口中,那一滴滴血液之中,蘊含著並不強大的生命精華之力,可是對於我那時候的傷勢,卻宛如天霖雨露一般,讓我漸漸的恢復了一絲神智和一點生命元氣!」

「我不記得她滴血持續了多久,只記得她那張可愛漂亮的臉蛋逐漸的蒼白的樣子,當時我的心裡很是感動,沒想到會有這一天,我紅狐竟會被這樣一個單純善良的小女孩所救。我本打算著傷勢痊癒之後,就去好好的報答她,可是——」

「可是怎麼了?」沈天衣急切的問道,心跳忽然跳的極是厲害起來!

「可是,我的意識沒有完全復甦,她已經昏厥了過去,我想叫醒她,卻是沒有辦法開口。直到一個小時后,她又自己醒了過來,然後哭著對著我說:『小狐狸,對不起,我的修為太低了,我救不了你,嗚嗚……可我還要去找人,不能一直待在這裡陪你了,嗚嗚……』她見我那麼久沒有醒來,定然是以為我徹底沒救了,其實她卻不知道,我意識已經在她生命精元的救治之下,逐漸復甦,要完全恢復也只是時間的問題了。」

「她哭了好一會,方才傷心的離開了。即便以為我死了,她也沒有取走我的內丹。這樣的善良而單純的小女孩,呵呵,便是我紅狐一輩子的恩人!」七尾焰狐柔和著眼神,微微笑道。

沈天衣的腦袋之中,已經徹底的蒙了!

血液之中,蘊含著生命精華之力!還如此單純!還要去找人!

是她們中的一個!是她們中的一個!一定是!而且,那個小女孩究竟是誰,沈天衣腦海之中,已經浮現了一個模樣,只是還不敢確認而已!

「那她現在去了哪裡?」沈天衣激動的朝著七尾焰狐問道。

「我也不知道。我傷勢恢復之後,也去赤峽谷周圍找過她,不過卻是並未發現她的蹤跡。」七尾焰狐說道,隨即看著沈天衣激動的樣子,奇怪的問道:「小友,你……你怎麼如此關心我的恩人?」

「她要找的人,很可能就是我!而她,也可能是我一直在尋找的妻子!」沈天衣聲音有些發顫的說道,接著又是追問道:「紅狐前輩,那這件事發生在多久之前了?」

「有兩個月了。可是……可是她會是你的妻子?這天底下怎麼會有這麼巧的事情?」紅狐有些難以置信的說道。本來遇到黑龍的女兒,已經有些讓紅狐感慨命運的無常和巧合了,現在自己竟然還可能遇到恩人的丈夫!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麼巧合,但是真的很有可能會是!紅狐前輩,那你還能凝聚出她的影像來嗎?我一看便可知曉了。」沈天衣連忙問道。事情已經發生了兩個月的時間,沈天衣心中真是著急死了,畢竟,兩個月的時間,可以走太多路,又可以發生太多的事情了!

「雖然當時我的意識還有些模糊,但是凝聚出她的影像來,並不難。」七尾焰狐說道,隨即便是雙手掐動印法,一道道妖元穿插在她的指尖上!

「凝!」

嗡!

隨著七尾焰狐手指一疾,一道妖元從她指尖奔射而出,那血紅的能量涌動之中,逐漸的凝聚出一道女子的影像來,那女子臉上帶著一抹傷感,模樣卻是俏麗動人,猶如豆蔻年華多情的青春少女一般,讓人一見,便有種我見猶憐的感覺!

微信關注”和閱讀”,發送「免費」即享本書當日免費看 沈天衣雙目獃獃的看著七尾焰狐凝聚出來的那道女子影像,唇齒不由發顫,眼角也是不禁掛起兩行淚線!

那女子的樣子,他是何其熟悉啊!如今看著那道眉帶傷心的俏麗臉龐,沈天衣的腦袋之中,不由浮現出陣陣清脆的笑音來:

「天衣哥哥,我成為你真正的女人哦!」

「天衣哥哥,到了元旦,我就滿十八歲啦!」


「天衣哥哥,今天是元旦了哦,今晚晴兒就要成為天衣哥哥真正的女人了!」

「晴兒!晴兒!」

沈天衣內心的心緒劇烈的浮動著,忍不住一步跨前,雙臂抱向那虛幻的人影而去,可是他的雙臂一觸碰到那虛幻影像,影像便是轟然散去!

七尾焰狐看到沈天衣這般激動忘情的樣子,也是不由笑道:「看來我的小恩人,真的就是小友你的妻子了。沒想到,這世上真有如此巧合的事情。」

「是啊。真是太巧了。」沈天衣抹了抹眼角,強笑了一聲,心中卻是擔心的很,問道:「紅狐前輩,能告訴我當時晴兒遇見你的時候,是在什麼地方么?」

「赤峽谷外三十里處,有一片深林。當初我和火鱷的戰鬥,便是從火雲洞窟一直打到赤峽谷外面去了,畢竟我們二人實力相當,不管最後生死如何,誰也不希望被四大妖王趁虛偷襲。如果不是因為這個顧慮,興許我也遇不到小恩人了。」紅狐說道。

「赤峽谷外三十里處的深林……」沈天衣心中默念了一下,便是道:「紅狐前輩,您這段時間內會離開赤峽谷么?」

「怎麼了?我應該暫時不會離開的,還有些事情沒有了結。」紅狐說道,眼中也是掠過一抹冷厲凶芒,想來是因為那逃走的兩大妖王得罪她之事了。

「好,既然這樣,那就勞煩紅狐前輩多留幾日,幫我看住著明王火。這明王火我一時應該也煉化不了,而我在谷外還有一些瑣事需要去完成。最多三四日內,便會折返回來。」沈天衣沉聲說道。

紅狐聞言一愣,道:「小友不打算現在就煉化了明王火?呵呵,你就這麼相信我么,不怕我帶著明王火離開了?」

「我相信紅狐前輩。」沈天衣微微一笑。

「呵,既然這樣,那我便在此等你回來吧。」紅狐見沈天衣這般信任她,倒也沒有推脫。

「那就多謝紅狐前輩了。」沈天衣連忙謝道,如今好不容易有了雪晴兒的一些消息,沈天衣是再也不想耽擱了。而且,綠源商行的車隊還在等著他,他半夜時間,也未必能夠降服住明王火,為他所用。既然如此,倒不如折返回來后,再行煉化。

拜託了紅狐之後,沈天衣便是沒有在洞中停留,和紅狐一起出了火雲洞窟。

「咦,天衣哥,你這麼快就搞定明王火了?」烏浠見到沈天衣和紅狐一起出來,頓時愣然道。

沈天衣搖頭道:「我還沒有去煉化明王火。」

「啊?那哥哥你怎麼出來了?」馮茵茵也是不解的問道。

沈天衣臉上掠過一抹溫柔之色的笑道:「我有晴兒的消息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