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算不上是什麼強勁的封印。」勾陳眼中,或許沒什麼空間火結界能夠令他在意,唐玉心知肚明。

2021 年 1 月 5 日

「冰凌?」帶頭一人看到一行五人之中竟然有著冰凌,不禁開口問道:「這結界是你破除的?」

「今天要救出唐家所有人。」冰凌沒有回復,只是自說自話:「誰擋,誰死!」

地幽龍一族之前藏身這龍泉山外,為的就是依仗蕭山,蕭山日前莫名失蹤傳言便是這冰凌所殺,如今冰凌來此要救出唐家人,地幽龍一族雖是不願又哪裡有著反抗的餘地?思考片刻,帶頭之人遂是開口:「唐家也被封印在此多時,既然您大駕,我們便也不再阻攔了。」

急速地飛行在已然有所防範的唐家人眼中更是造成了恐慌,剛才龍泉山裡的動靜他們也都深知,唯有那一頭白髮蒼蒼卻正值壯年的唐清雙眸之中飽含淚水!封印破除,這就表示有人來解救唐家,除了唐玉,還能是誰?

「爹,諸位鄉親…」唐玉見他們,四年如一日,每一個人幾乎都沒有變化:「唐玉回來了。」

「小玉!」

唐清更是喜極而泣,沒想到不過是短短四年的時間,唐玉竟然已經能夠破除這封印,來解救唐家人!他還記得唐玉墜入龍泉湖底的那一天,信誓旦旦地對自己說要帶領唐家人走出這龍泉山,他還記得唐玉離開這裡的那一天,依舊銘記著那個誓言!

「韻兒姐姐,當年的事情,不要說了!」唐凝對著唐韻使了個眼色,這才是她想起當時族中下達的命令,凝兒被擄走的事情是絕對不能在唐玉面前提起的。可畢竟唐韻跟兩人從小玩到大,見到唐凝如今平安無事地回來,也自然高興:「如今你過得怎樣?」

「別看了….」唐韻泣不成聲:「你走沒多久,娘就鬱鬱而終了…」

「不愧是我的兒子,這麼短的時間竟是有了這番成就!」唐清笑道。

「是不舒服?怎麼悶悶不樂的?你應該高興才對啊!」唐清沒想到自己的兒子竟然變得沉默寡言,以前可是整日說個不停,天天跟小朋友們打鬧嬉戲!

唐玉這樣一問,倒是給唐清問住了:「這我倒是不太好說,這麼多年,在這裡都住習慣了,也不知道其他人有什麼想法,我到時候就隨他們一起吧,只是你,你有什麼打算?」唐清這時才想起當年帶走他的是碧游,可如今碧游卻並沒有在身旁,略感驚異:「碧游哪裡去了?難道你們…」

「你今天吞吞吐吐的!」唐清可不想兒子這麼跟自己打啞謎。

少頃,唐玉淚水溢出,靜靜握著唐清手臂:「爹,孩兒還要離開一段時日,不知唐家接下來有何打算?」

歡樂,來得突然,去得匆忙,深夜之中,唐玉輾轉難眠,坐在母親的墳前獨望靜月。

「你過來啦,我應該葬身這裡,還是應該隨她離去?」唐玉擺弄著手中的映月珠,他的確不甘心,自己才剛剛修鍊略有小成,自己才剛能弄懂人情世故,雖說涉世尚淺,可他不想就這麼離去,然而…獨自離開,他又如何放得下?

「好像是吧。」唐玉說得心不在焉。

「這…」

…………

「行與不行,也只有這一個辦法,玉兒哥哥,你準備好了嗎?」

這一夜,好似煎熬,唐玉做出了百般掙扎,最後還是決定隱瞞事實,他不想別人再因為這些事情而恐慌,能保得了紫荊大陸就保,若是保不住,他們消失也不過是頃刻間的事情,不會有任何痛苦!

「爹您放心,地幽龍一族不敢再動我們唐家人,他們沒那麼大的膽子了。」唐玉頓了頓:「我今天便要離去,還有些事情要做,等以後再回來探望您。」

見眾人的反應,唐玉便也更堅定了自己心中的信念:「是啊,還有著一些不得不做的事情,現在就要回到天虛宮了,以後我再探望你們。」唐玉看著諸位鄉親,都是自己的長輩,離別的話語說不出口,好在自己身邊有凝兒,有青嫣,不然他真不知道怎樣度過這將近一個月的時間,更不知道下次見到小可的時候自己會是怎樣的狀態。

「是啊,唐玉不才,連這次解救大家都還是需要別人幫忙,下一次,我一定要憑藉自己的能力幫助唐家,一定…」

啟明星升起,遠處那微亮的天空彷彿在召喚著唐玉,拋下腦中的諸多想法,唐玉攜著幾人,走得匆忙…

飛行許久,唐玉也發現今天的天色有些不妥,直到自己飛至天虛宮上空,竟是看到天虛宮眾長老都聚在了綉鸞峰之上,而和他們對立著的便是小可與占星堂長老雲峰!突然出現眾多身影,天虛宮弟子都朝著此處望來,見到是唐玉,天虛真人竟忘記了如今的對立之勢,一步竄到唐玉身邊將其緊緊抓住:「唐玉你怎麼在這個時候回來了?天地異象,異界人侵入,紫荊大陸如今岌岌可危!」

一時之間唐玉有些搞不清狀況,與此同時天虛宮眾人也見到了唐玉身後之人,感受到他們修為的高超,今天這紫荊大陸上發生諸多事情,真令他們不知如何是好。

「唐玉,她說紫荊大陸即將毀滅,這…」天虛真人臉色驟變,有著晶石算盤的他早就感應到紫荊大陸上…將會有動蕩,可即便如此他也難以接受即將毀滅這一說法!

「已經來不及了! 庶女攻心 他實力沒有完全恢復,我如今還只能帶走四人!其他到達散神級別實力的人可以自持!」小可保守地說道:「唐玉你決定好了嗎?」

天虛真人心中頓覺空落,起初他還以為奧帝不必死去,還以為唐玉能夠解救他,沒想到如今連紫荊大陸都要沒了,還說什麼救不救,還談什麼得道,講什麼成神?唐玉和小可的對話,天空的異象,不用唐玉解釋他們也明白此刻紫荊大陸的危機,或許說,已然絕望。

「唐玉你猶豫什麼?呆上她們三個不是正好?」小可催促道,卻正是她話出之時,天際飛來三人,竟是將岳霆和漠秋找來的勾陳!此時眾人才明白唐玉為何久久不能坐下決定,因為漠秋,漠秋他不可能丟下,那是他結拜的哥哥!

「不行!你若是留下,紫荊大陸定然毀滅,如果你離開,還有一線希望,你忘記我的話了?」青嫣義正言辭地說著:「你們走,我留下,我不要做你的絆腳石!」

「如果..如果我將一身修為傳給凝兒,人數豈不是剛剛好?」冰凌突然開口。

「羽化?」不知誰口中托出一詞,昏暗的天地間竟突然出現一道璀璨的白芒,光芒之下,冰凌背上長出一對光之翼,雙翼將自己和凝兒包裹其中,巨大的能量漩渦突兀而現,在渾噩的天地之間給人一股純潔的震撼!

「洛神羽!」小可嘴角浮出笑意,既然有洛神羽,冰凌就可以將一身修為傳給唐凝,如此一來唐玉便不會有什麼牽挂地跟自己走了!

「娘….娘!」唐凝驚呼著,卻是與此同時大地爆裂,天空上突然多出一片裂痕,似乎已然堅持不住。

紫荊大陸的情況如何,沒人知曉,小可與意念者分道,帶著身旁七人朝著魍魎界急速前行…..

皆生靈,竟有貴賤。

踏天倫,弒神誅仙!

天有幾重?人有幾種?在這片土地之上,或許除了見利忘義,貪生怕死之輩,除了苟且偷生,恃強凌弱之徒,便不會再有其他!人之初,性,本善?

故事,便始於此,他們脫離空間束縛,一行幾人,來到了新的世界….

耳邊略有爆鳴聲響,卻是周身急流地氣息刺得他難以睜眼,不知多久,才發現自己已經身處異界!

「不錯,這裡便是魑魅界!魑魅界與魍魎界同為冥界附屬。」小可笑看著幾人:「在這裡,一切都要多加小心,神列之中的人都在散神級別之上!」

小可輕輕掀起長袖,白皙的手臂上露出一個精緻的標記:「這個標記,便是散神之上的人在魍魎界中的標誌。」

「在每一個附屬界之中,只要你進入了,都會有著不同的印記來標誌著你已經達到了散神級別以上,也就是說在這裡,神列是無所遁形的!」小可笑嘻嘻地朝前走著,自己有一百年沒回到這裡了,雖然有著不少變化,可要想找到家還算不上什麼難事。

「唐玉….」碧游緊緊跟在唐玉身後,在這陌生的國度,她唯一的依靠便是唐玉,可偏偏唐玉身邊還有著那個青梅竹馬的唐凝,還有著這麼一個實力過人,又背…景強勢的小可,自己算得上什麼?以前那種優越的感覺,那種跟唐玉在一起的美好回憶又將以怎樣的形勢存在?

碧游本就心事重重,被如此一驚竟是腳下失重,直接癱坐在地上。

雖說面前正是桃花園林,卻來往行人頗多,前面不遠處也正是一座城池,如此這般動靜便也驚動了不少人,圍觀者驟增。

車夫說著,有意無意地一揮手,手背上那精緻的印記露出,表明了自己已然踏入神列的身份。

唐玉攥緊拳頭怒視著面前這人,通體顫抖著,他沒想到剛一來到這裡就會遇到這種事情,沒想到在這裡沒有實力的人竟是被人如此瞧不起…

「想走?不跟玉兒哥哥道歉,就別想從這過去!」說話之人,竟是剛剛從冰凌那裡得到一身修為的唐凝!雖然如今只有著散神實力,可與這車夫卻為同等級別,也勉強算所是神列之中。

「算了,那我們就換條路走!」馬車中那女子的聲音又起,雖沒有令車夫道歉,卻還是選擇的退避,似乎對這群人並未動怒!眾所周知,在這個世界里不可能有著什麼特殊情況,能夠有著一個踏入神列,有著散神級別車夫的人,定然實力在散神級別之上,可她為什麼對這群無理的人如此放縱?

車夫心不甘,又不敢違背主人的命令,剛要轉道而行,竟突然出現一人擋住了去路:「給我主人道歉,不然,要你好看!」此刻出現的,便是在剛才穿越的同時已然恢復了散神實力的勾陳,他突破已久,實力比那剛進階的唐凝強上許多,也給了車夫不少壓力,同等級之間,他能感覺到對方的實力,也能夠分辨出強弱,若是這人和他打起來,勝負還真是難說。

事情變得突然,唐玉心中也有些畏懼,如今只有少許人依舊停留,岳霆雖起弟子漠秋兩人也呆在唐玉身邊以作保護,青嫣也悄然靠了過來。

紫荊掀開帘子,瞳孔急劇收縮著,掌心之中汗液滲出,她如何都沒想到,外面竟然是一行八人,而自己明明就只能夠感覺到七個人的氣息!再一看那冷眼看著自己的女孩子,紫荊身子一軟,竟顧不得自己身份,一頭跪在地上:「靈..靈…靈小姐…」

「哪..哪裡的話!」紫荊前言不搭后語:「孽障,還不快給靈可小姐道歉!」

那車夫還沒反應過來怎麼回事,卻已經被紫荊一拂袖扇飛幾十丈遠:「道歉!」

「嘭!」又是一拂袖的動作,那車夫再次飛出幾十丈:「跟唐玉少爺道歉,還有碧游小姐!這裡隨便誰,殺死你就如同踩死一隻螞蟻,不管你是人,還是神!」

這突然之間的轉變令得唐玉有些難以接受,沒想到會是這種結果,雖說是有驚無險,可他還是暗自驚嘆小可家在這魑魅界中的勢力竟然如此強大!

「唐玉,我們走吧,天黑之前回到靈家,我跟爹爹介紹介紹你們,今後可不能被些不三不四的人看扁…」小可拉起唐玉手,幾人朝著遠處起飛,小可心裡有著一種說不出的激動,才剛剛回到魑魅界就遇見了當時有著陷害自己嫌疑的紫荊,她非要將這件事情查個水落石出!

最後一個字落下之時,她面前那瞪大雙眼盯著自己的車夫霎時間化作一灘血水,屍骨無存!紫荊冷冷地看著那被自己聲音震碎的車夫留下的血跡,好似惋惜地嘆道:「本來不用死的,可為什麼偏要說無名界的人是雜碎呢?為什麼?難道你不知道我就是無名界中修鍊而來的?」

夜凋零,風獨淬。為傷感欲罷不能,為淚水揮之不去,唐玉見到几絲熒光劃破夜空,正是小可那難得一見的淚水,迄今為止,才不過第二次而已!晶瑩過後,天色竟更加灰暗,夜空烏雲密布,未雨蒙蒙!

「我已經知道了!」靈州城內,靈火閣中一中年男子低吟一聲,眸中嵌著絲許光彩。自從那一天起,靈州城便再也沒有下過雨,百年乾旱對於靈州城來說雖然不算什麼,百年時間在他眼中也不過是彈指一揮之際,然而這一百年中,他又是多麼記惦?稍加感受此時靈州城中的動向,男子微翹起嘴角:「去,設宴!」 ?此時不光是靈火閣上下沸騰起來,整個靈州城的人似乎都頗為興奮,望著天空上飛行的幾人,竟還有著因開懷而失聲叫喊出的聲音!在他們心中自然明白,靈州城下雨,意味著靈火閣閣主靈穆寒的女兒靈可回來了!

「唐玉,一會見到我爹,你先不要提起我們在紫荊大陸的事情,人多的時候不好說這些。↖頂↖點↖小↖說,.」小可望著城中眾人的舉動,何其開心!自己離開一百年,百年之前她奉命將主宰天書送往冥界,沒想到這一耽擱,非但任務沒有完成,還惹得父親擔心,如今回到此處,靈州城繁華更勝往日,人們心中也依舊惦記著她。

雖說唐玉不知靈州城究竟有多大,卻是不多一會小可便降下身形停在一處門庭之前,且看門上三個大字映入眼中「靈火閣」!

「這是我家。」小可仰望,彷彿那門匾高不可及。

「小姐你總算是回來了,老爺正在…呦,小姐帶了這麼多朋友回來!」突然出現在門衛身邊,此人便是靈家大總管,此刻靈穆寒正準備給女兒接風,他也不做拖沓:「諸位隨我來!小姐,這段時間老爺著實記掛你,不過是去趟冥界,怎麼就去了一百年?也不通知家裡一聲…」

突然感受到「家」的氣氛,小可好似變了個人一般,竟是沉默起來,走到屋中,偌大的房間內近百位侍女已然準備好晚宴,酒席滿桌,小桌排起兩排,足有十餘丈,坐在正對門口的那紅髮男子,雙目炯神,笑看著面前走進來的幾人:「小可,竟然帶了這麼多朋友回來?」

近百侍女也都驚愕,小可竟然交到這些朋友,當真令她們感到費解,靈家什麼時候變得如此好客了?更何況那「三千金焱斷弱水,怒罵慈家大少爺」的靈可!

「爹爹,這些都是我路上結交的朋友,這一百年來,女兒過得還真是精彩呢。」小可好似撒嬌一般出現在男子身旁,挽著他胳膊嬌滴滴地說著,順勢朝門口幾人笑道:「你們快快入座,到了靈州城便是我家的天下,我來向爹爹一一介紹你們!」

唐玉幾人不想,竟然如此順利便來到了靈家,靈家家主看上去也頗為面善,他們此刻便稍微安心下來,卻正是此時,小可的父親開口了!

「老夫靈穆寒!正如小可所說,這靈州城便是我的,整個魑魅界之中,三州五墓,我也算是位高權重,看樣子你們不像是魑魅界所屬啊…」他再次掃視這幾人,果不其然,其中有著四個孩子的氣息在自己感覺來太過微弱,幾乎不能察覺,而其他三人都是散神級別!

「老夫請問,不知幾位是哪家的少爺小姐,難道實力已經在君神之上?!」他不想,那有著散神級別的三人都站在那看上去跟小可一般大小的男孩身後,好像是他的隨從一般,而這男孩到底是何方神聖,怎麼能將氣息掩埋到這個地步?

靈穆寒此話一出,不止唐玉幾人尷尬,連小可都險些嗆到,看著那近百侍女竊竊私語起來,小可急忙趴在父親耳邊低語。

「當真?!」靈穆寒瞪大了雙眼看著小可:「真的是那種級別?!真的只有十幾歲?!」靈穆寒再次強調,他話出時,眾人疑惑更重,能夠令魑魅界首座靈穆寒都為之震驚的實力?!而且這個看上去跟靈可一般大小的孩子竟然只有十幾歲?!

「爹爹,女兒交朋友,你驚訝什麼。」小可撇了撇嘴,對於父親的反應有些不悅。

「哈哈,小可莫怪,小可莫怪,不過話說回來,你這一趟可是走得不短啊,慈雲可是來過好幾次了!」靈穆寒再次瞟了瞟唐玉等人:「諸位不要拘謹,隨意入座,隨意入座!這靈州城裡,可是小可的地位比我高一些啊!」

唐玉幾人不知小可究竟跟靈穆寒如何解釋的,不過看他的反應,好像並不知道唐玉是個連散神級別都沒達到之人,唐玉偷偷看了看那靈穆寒跟小可,竟是發現在靈穆寒的雙手之上沒有那代表著神列的標誌!

勾陳見靈穆寒並沒有對唐玉反感,心中竟是生出一種奇妙的想法,端起酒杯朝著靈穆寒躬了躬身:「閣主,我們初來乍到,主人年幼,以後多有勞煩,還請您…」

「主人?」靈穆寒雙眼閃過一絲紅光,勾陳只覺得腦中有著剎那的失神,卻再看那靈穆寒已然恢復常態:「既然是你的主人,那我就敬這位少爺一杯!」

靈穆寒要敬唐玉一杯?!近百侍女皆是媚眼看著唐玉,門外把手的侍衛如今也是羨慕不已,魑魅界之中,除了三州五墓的頂級大人物,還誰有著這樣的福分,能令靈穆寒給他敬酒?靈穆寒端著杯子,卻看唐玉愣在那裡一動不動,雖是臉色有變,卻並未嗔怒,心中不免有了零星失落的感覺。

「畢竟還是小孩子,還是太過…」靈穆寒心裡這是這般想著,卻突然見唐玉端起酒杯,鄭重地看著自己。

「閣主,應該是唐玉敬您才對,這一路承蒙小可照顧,如今又討擾,您能喝下唐玉敬的這杯酒,唐玉便心滿意足,又怎敢勞煩您?」

靈穆寒掌心一緊,直接將杯中酒灌在嘴裡:「好,好你個『心滿意足』!」

小可不露聲色地朝著唐玉抿嘴笑著,跑到幾人邊上,和他們坐在一起:「爹爹,你早都能探查到我們只有八人,為什麼擺了這般宴席?」

還有審視地目光看著唐玉的靈穆寒將杯子放下,長吁了口氣:「哎,爹剛才不是說了么,這一百年來,慈雲可是來了不少次,日前傳音,說今天會來,恰巧你又在今晚出現了,爹自然要大擺宴席了!」

「慈雲那白痴來做什麼?」小可似乎極為抵觸。

「哈哈,還能做什麼?」靈穆寒轟然笑起來:「還不是因為你當年火燒弱水,當中羞辱他的事情?說了這輩子非你不娶啊!」

全場啞然,不知是小可,如今連唐玉的動作也遲緩下來,他們所在意的便是那簡簡單單四個字,「非你不娶」!

「他敢說,我要他好看!」小可嘟囔著,玉面漲紅,不經意地白了唐玉一眼。

「小可,你也快到了出嫁的年齡了,這種事情還是早定下來,我這做父親的心裡好有個著落!」靈穆寒再次飲盡杯中酒,饒有興趣地想著唐玉對小可的稱呼:「你說呢?唐玉?」

「我…」唐玉欲言又止,這是靈家的事情,按理說來他不應該干涉,可是為什麼自己偏偏就是想說出「不行」兩個字?側頭看看好似在賭氣的小可,唐玉堅定地把目光移在靈穆寒臉上:「我認為,要看小可的意思,閣主也是希望小可將來能幸福吧?」

「小可,小可,叫得還真是親昵啊,我記得魑魅界中好像只有我才有這個權利吧?小可,跟爹說說怎麼回事!」靈穆寒一直終究還是忍不住想要問問,除他之外,整個魑魅界中再沒有第二人敢稱靈可為小可,而突然冒出來這麼個乳臭未乾的小子卻是叫得不停!

「爹爹這..」小可本是想晚些再說此事,誰料得父親現在問起來,卻也正是她不知如何作答之時,門外侍衛通報,慈家的人已然到達,正朝正廳走來。

「找個時間,好好說說。」靈穆寒雖然義正言辭,卻還看不出半點不悅,坐在主座之上看著慈家眾人進入,略顯笑意:「慈天行,你兒子來這玩玩,用得著領這麼多人來?難不成我靈穆寒會欺負他不成?」

「靈都督哪裡話。」慈天行急忙笑道:「這次是從雲洞里傳送而來,走之前竟是感覺到這靈州城中多了一個氣息,便被下賀禮以防萬一,看來還真是靈家千金回來了啊!」慈天行揮揮手,身後十餘個侍從沒人都從戒指中取出各式奇珍異寶,現於眼前,好不耀眼!

「百年未見的見面禮?」靈穆寒瞟了一眼禮品,倒還真是有些貴重。

「算作是小兒送給靈小姐聘禮,不知這次靈小姐意下…」

「不要!誰願意嫁給這個白痴!」小可怒罵了一聲,再沒看他一眼。

「哈哈,靈小姐多年未見,怎麼這般氣憤?是不是誰惹著您了?」慈天行在靈穆寒的示意下入座,慈雲也跟著做了下來,比之之前,兩人臉色卻是有著明顯的變化。

小可挨在唐玉身邊,看那表情好似有著千百個不願意:「小可,別這樣,畢竟是客人,別讓你爹他不好做。」

小可?!

唐玉聲音雖小,卻還是被慈天行聽在耳中,慈雲自然也不例外,看他體型修長,風度不失,按紫荊大陸上的年齡計算,應該也就只有著十八、九歲的樣子,可偏偏唐玉這兩個字映在他心裡,令其頗為疑慮。

天使消逝的地方 兩人明白,魑魅界中,除了靈穆寒,沒有人可以叫「小可」兩字,而如今這一幕那靈穆寒分明看在眼裡,卻根本不管?

「不知哪家的少爺前來做客,老夫慈天行,是那慈州城的城主。」慈天行看不出唐玉何等修為,心中便更是沒了著落。

唐玉見狀急忙起身:「晚輩唐玉,是小可..是靈小姐的朋友。」唐玉不知小可對靈穆寒怎樣解釋的,自己便也不能輕易透露身份,可他有意地改口了稱呼倒是令得慈天行極為在意。

「果然是一表人才,一表人才啊!」 你是愛情結的痂 慈天行苦笑著,即使走近了卻還只能夠感受到唐玉身上微弱的氣息,靈家不可能招待什麼閑雜之人,那就說明這看上去跟靈可差不多年齡的孩子已然有了君神級別以上的實力?

「父親,那小子他…」慈雲靈魂傳音,只有著元素神初期的實力,他卻是看不透這小子到底實力如何,元素神之間,每一個等級都相差甚遠,他也只是心中暗自佩服此人的修為之高。

慈天行嘴角抽搐著:「君神之上,至少比我這個下位君神要強….」

……

兩人愕然,這怎麼可能的事情,在十八附屬界之中,君神之上的存在只有著一人,而君神之中最強者便是面前這靈穆寒,如今這孩子如此年紀便有這般修為,這種凌駕於他們之上的血統….

難道是來自統領界?!

「爹,之前靈小姐去冥界,該不會是…」

「閉嘴!若真是冥界哪家的少爺,我們萬萬得罪不起!靈家本就已經再次叱吒風雲,以後的話…」慈天行不再繼續,端起酒杯朝著一直審視著自己的靈穆寒敬酒:「都督,屬下來得唐突,不知有貴客在此,還望都督不要介意。」

靈穆寒沒有在意他的話,稍微點了下頭,憐愛地看著他那嬌小可人的女兒,卻是笑了。

晚宴出奇地安靜,或許是因為他所邀請的精金墓中沒有一人前來,靈穆寒更是少言寡語,氣息冷淡到沒人敢和他多言,當然,不包括那一直喋喋不休的小可,從頭到尾,唐玉都感覺渾身不自在,總有著幾道目光注視在自己身上,好像要將他刺穿一般,此時他內心憂擾更盛,若是小可虛報了自己的實力,被發現了是不是就一命嗚呼了?見那靈穆寒對慈家人的態度,便可知他地位之高,對待自己幾度忍耐的他何時會爆發?

晚宴接近尾聲,門外突然又有一人走入,一副心神不寧的樣子,卻依舊顯露出她過人的氣質,幾步走入大廳,單膝跪在地上:「閣主,精金墓的..」

「你還知道回來?」靈穆寒微眯起眼,目光中飽含殺意,他邀請的人,別說這魑魅界,十八附屬界之中也沒人敢拒絕,如今卻是連一個精金墓的人都請不來,哪能不怒?

「閣主息怒…」紫荊幽怨地瞟了小可一眼,心中叫苦,莫非她已經把之前那事情說了出來,閣主要責罰她了?冷汗不禁溢出,紫荊緊咬著下唇不敢抬頭,更不知說些什麼好。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