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等等,等等。」貝貝打斷道,「我說的它,不是指這個小女孩,而是小女孩所持有的天碑!」

2021 年 1 月 4 日

「持有的靈碑?」李易先是一怔,繼而驚異道,「貝貝你是說,她和我一樣,也是天碑傳承者?」

「對!」

貝貝雙手抱胸,正色道來,「這個小女孩所持有的天碑,是元素靈碑。也正因為有了元素靈碑,這個小女孩才能在短短几十年的時間裡,成長為究級生命體!」

「怎麼說?」太極雙手抱於胸前,酷酷的介面道。

「很簡單。元素靈碑,能夠調動、轉化世間所有元素。而這個星球又恰恰是金屬星球,有著濃郁的金元素。加上小女孩本身,是金屬巨人族。有元素靈碑在背後支撐,這吸收煉化起元素來,速度無疑比在其它地方要快!」

貝貝回答道,「至於有多快,你們以神念感應一下小女孩的身體四周,就知道了。」

「是嗎?」李易將信將疑,和太極對視了一眼。然後,兩人一齊閉眼。神識外放,神念跨過虛空,觸伸到小女孩的身體四周。

黑暗的神念世界里,李易和太極,果然看見了不可思議的一幕。

便見小女孩的身體周圍,一股又一股的金元素,像是河流一樣,不斷的注入進小女孩這個人體大海。澎湃且又濃郁的元素海洋,肉眼看不見,但在神念的感知下,著實駭人至極。

「這麼快的吸收速度,也太誇張了吧?」李易看的張大嘴,駭然道。

「這種修鍊速度,哪怕是太古時期,也沒有幾個神魔,能夠做到!」太極一臉吃驚。

芊芊不明白兩人在說什麼,唯有一臉鬱悶的嘆了口氣。

貝貝理解的拍了拍她,再次道,「不誇張,老五,嗯也就是元素靈碑,它的能耐可不止這一點。加快元素的吸收速度,對它來說,不過是小兒科罷了。」

「我好奇的是,老五怎麼選了一個普通的金屬巨人族,做為傳承者?難道僅僅是因為這顆星球,是太上古星?」

李易默然,半響,沉吟道,「太上古星,和其它星球有什麼區別嗎?」

「也沒什麼區別,就是存在的時間長一點罷了。」貝貝回答道,「這顆金屬星球,是究級進化的生命星球。它從洪荒時代,就已經存在。一些在其它世界、星球,消逝的秘密,能在這裡找到。」

「嗯,還有就是三界的一些究級神魔生命體,也喜歡沒事跑來這裡。因為這裡遺留了許多太古時期的古迹!」

「太古時期的古迹?」李易眼睛一亮。

這個時候,龐然大物載著李易,已經飛離了萬丈高山的範圍。巨人小女孩的視線,觸及不到李易。在龐然大物的正前方,一個超大型的金屬液體湖泊,出現在了李易的視野內。

「是的,太古時期的古迹,就像那座火焰島!便是當年混沌火尊,遺留下來的一個修鍊場地!」貝貝指著正前方,超大型金屬湖泊中心,一座火紅色的島嶼,正色道。

聞言,李易和太極,循著貝貝所指的方向看去,果然見著一座充斥濃鬱火元素的龐大島嶼,漂浮在湖泊中心。

「這個星球是金屬星球,居然也能誕生火焰島。著實不可思議!」李易一聲感慨。

貝貝聽罷,卻是反駁道,「這有什麼好驚訝的,根據五行相生相剋論,這裡的金元素如此濃郁,有其它四種元素,很正常。不止火焰島,還有厚土域、青木林……嗯,等等!」

說著說著,貝貝倏然一停。胖乎乎的熊貓臉蛋上,浮現一抹驚異,yin笑道,「嘿嘿,主人,我們又碰到老朋友了!」 「老朋友?」李易一怔,不解道,「什麼老朋友?」

「嘿嘿,等下就知道了。」貝貝神秘一笑。

聞言,李易只好恨恨的瞪了它一眼。隨後,任由龐然大物載著,飛到超大型湖泊的上方。

「吘~!」

見著藍色的超大型湖泊,龐然大物發出一聲興奮的長嘯。原本筆直的身軀,突兀一個向下轉折,彎曲著沖向湖面。

「它要進水裡了,貝貝,我們要不要繼續跟著?」李易見狀,忙問著貝貝道。

「不用。這個湖的湖水,是由金生成的,隨時能夠凝固在一起。我們跟著進去,沒有一點好處。在外面等著,才是最好的選擇。」

貝貝回答道,「另外,主人,我們還是先去見見老朋友吧!」..

「行,聽你的。」李易聞言,不再多問,點頭應承下來。

隨後,李易帶頭,率先飛離龐然大物的背上,向著湖泊的最中心,那座火紅色的島嶼,快速飛去。

在遠處看著,火焰島是由紅色的金屬岩石搭建而成。但當李易帶著貝貝、太極、芊芊,飛到火焰島上空的時候,才發現。整座火焰島,竟是由一種火紅色的樹木,組合構建,鑲嵌在一起形成。

成片的火木,漂浮在藍色的水面之上。有條不紊的,一根又一根,搭建在一起,組成整體外形,酷似島嶼的不可思議存在。

而在火木島嶼的zhongyāng,一片由深紅色木材搭建形成的山谷里,一團血紅色的火焰,燃燒正旺。火焰的中心,一根黑色的圓形石柱,聳立大地。

圓柱頂端,一道包裹在火焰里的人影,靜坐不動。儘管如此,山谷里的火焰,一簇簇的被人影吸收吞食。

就像是一個無底洞,不斷的汲取著周圍的火焰。而失去的火焰,又經火木島嶼,源源不斷產生。火木島嶼,又經藍色湖泊,不斷形成。藍色湖水,又經浩瀚的金屬大地,凝聚誕生。

金地、水湖、火木、旺火、黑土!

五種元素,相生相剋,不斷循環誕生,組成了一副別樣的自然畫卷。呈現在李易等人面前。

太極、芊芊還好說,沒有流露意外。貝貝是早知曉,因此一臉淡然。唯有李易,看著下方這一個特殊的修鍊場地,呆愣無語。

好半響,李易麻木道,「貝貝,你說的老朋友,應該就是指黑色圓柱上的那個人影吧?」

「對,就是他!」貝貝yin聲笑道,「主人你猜猜他是誰?」

李易默然,思索了一會,猜測道,「這個火木島嶼,是混沌火尊遺留下來的古迹。那個人影,又是以吸收火焰增強自身。不出意外,它應該是聖火神尊!而且還是本尊!」

「哇,主人你怎麼一猜就中?」貝貝有些好奇的驚呼叫道。

太極聽罷,也是一臉訝然,「主人,你不會早知道,這什麼聖火神尊,在這裡修鍊吧?」

「那還用說,主人是最厲害的!」芊芊可沒有想那麼多,聽到貝貝確認后,當下驕傲的甜甜開口道。

「哈,事先我可不知道,它就是聖火神尊。」李易笑著摸了摸芊芊的腦袋,分析道,「我之所以確定,是因為聖火神尊,曾經打過火神宮的主意。再加上,聖火神尊的本體,被天方打傷。身外化身,被我所殺。它想要快速恢復傷勢,自然會找一個絕佳的修鍊場地。」

說到這裡,李易頓了頓。目光看向正下方,手指著水湖、火木、旺火、黑色石柱,再次說道,「而這個島嶼,聚集了五行相生相剋的所有要素,正是絕佳的修鍊場地!」

「貝貝之前不是說,三界的一些究級神魔生命體,很喜歡跑來這個太上古星玩嗎?我想身為聖天洲,七大神尊之一的聖火神尊,來這裡修鍊,再正常不過。」

「因此,那個人影,是聖火神尊的可能性,達百分之九十九!」

說完,李易自信一笑。

芊芊看在眼中,目光中有些迷離,拍著小手,興奮叫道,「好耶,好耶,主人最棒了!」

太極聽罷,亦是點了點頭,一臉佩服。只有貝貝,撇了撇嘴,酸酸的嘀咕道,「切,肯定是蒙的!」

聲音雖小,可在場的又是什麼人。基本聽在了耳中。李易眼角,頓時抽了抽。

咳嗽一聲,不在這個話題上,繼續拉扯。李易轉言而其它道,「聖火神尊出現在這裡,貝貝,你看我們是不是……」

壓低聲音,李易對著貝貝,做了個抹脖子的動作。

「那還用說!」讓李易壓了一頭的貝貝,正不爽著呢,當下惡狠狠的應道,「主人你的『輪迴生死印』,已經在聖火神尊本體的體內了。現在要他的命,正是時候!」

「好。趁他病,要他命!」李易爽快的點頭應道。

不過話音落下了,李易又是猛地一楞,扭頭看向貝貝,訝異道,「貝貝,你說什麼?我的『輪迴生死印』,已經在聖火神尊本體的體內了?當初貌似種下『輪迴生死印』的,是聖火神尊的身外化身吧?」

「錯不了。雖然中間過程發生了什麼,我不是很清楚。但『輪迴生死印』的印記氣息,絕對在聖火神尊本體的體內。主人你要是不相信,可以感應一下。畢竟,『輪迴生死印』是你種下的。」貝貝自通道。

聞言,李易迅速眯眼,催動的yin陽篇。進化元力鼓動下,「輪迴生死印」果然有了動靜。

而源頭,正是火木島嶼的中心,靜坐在黑石圓柱上的那道火紅人影!

「真的在他身上!」

李易睜開眼,驚異道,「『輪迴生死印』真的在他身上!這到底怎麼回事?難道聖火神尊,留在罪惡之城裡的那具身外化身,已經被本體知道叛變了?本體下手滅殺身外化身,然後讓身外化身找到機會,轉移了『輪迴生死印』到本體的身上?」

「仈jiu不離十,應該就是這樣了!」貝貝老成的點了點頭。

「好吧。」李易深吸口氣,沉吟道,「如果真是這樣,那說明我在無盡虛空中,漂浮了很長一段時間。」

「只有過了長時間,才能解釋聖火神尊的本體,為何知道了他的身外化身,發生叛變。從而採取行動,被身外化身,移種下了『輪迴生死印』!」

「這個……」貝貝一陣遲疑,扭頭看向太極盤,幸災樂禍道,「這個問題,我解釋不了。主人你還是問太極吧。是它,帶著我們在無盡虛空中穿梭的。」

「啊?」太極先是錯愕,繼而無辜道,「這個問題,我也不是很清楚。我睡了幾個時代,對時間觀念,早就沒感覺了!」

李易無語。

好半響,搖頭道,「算了,算了。不管時間過去多久,天地大劫目前還沒到來,是肯定的。天空之城也沒出事。我還是先解決,聖火老頭,這個老不死的吧!」

「對,對,這一次無論如何,也不能讓它跑了。」貝貝跳來跳去,一臉雀躍。

李易也笑了,「被種下『輪迴生死印』,它這輩子,下輩子,下下輩子,永遠都跑不了!」

說完,身形一個疾沖,向著火木島嶼的中心地帶,聖火神尊所在的火焰山谷,快速飛去。

這個時候,龐然大物,恰好也潛入進了超大型的湖泊中,掀起漫天的水花,在空中噴洒。

火木島嶼位於中心地帶,因此不可避免的,也被這一場「磅礴大雨」給澆了個正著。

「嘩啦啦~!!」

傾瀉而下的湖水,把火焰山谷里的大片旺火,頓時給滅了個乾乾淨淨。

沒有旺火的能量提供,黑色石柱,立即變的透明黯淡。端坐在圓柱上的聖火神尊,差點掉落而下。

忍著降落在身上的湖水沖洗,聖火神尊一個挺身,腳踏虛空,繼續漂浮在圓柱之上。

他剛想聚集火木之力,重新生成旺火。但就在這時,一道別樣的氣機,倏然被他感應到。

迅猛抬頭,聖火神尊立即,看見了從天而降的李易。頓時,聖火神尊的瞳孔大縮,心中的怒火,抑制不住的噴發而出。他咬牙切齒,恨聲道,「是你~!!!」

「是我。」

李易淡然一笑,彷彿和多年未見的老朋友一樣,打招呼道,「聖火帝尊大人,好久不見啊。」

「呼!呼!呼!……」

聖火神尊呼吸變的急促,睜開的雙目中,僅是燃燒的怒火,「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真身出現在本帝的面前!你就不怕本帝徹底滅殺了你嗎?」

「怕,當然怕。」李易略微搖頭,承認道,「誰會嫌活的不耐煩,找死?更何況我還有一大家子人要養,更不想死!」

「呵呵呵,哈哈,哈哈哈……」聖火神尊先是譏笑,隨即大笑,最後狂笑,「哈哈哈……敢以本尊來見本帝,本帝不得不佩服你的膽量,可你沒機會,再活著了!」

「去死吧!焚天滅地!!!」

狂笑聲中,聖火神尊發動了攻擊。一大團猶如火山噴發的熾熱火炎,自他的體內,洶湧咆哮著,衝撞而出。

耀眼的火光,一瞬間,覆蓋了整座火木島嶼。恐怖的溫度刺激下,整座火木島嶼,承受不住,頓時熊熊燃燒起來。

無盡的火焰,匯聚纏繞在一起。形成一條龐大且又猙獰的火龍,發出震耳yu聾的龍吟之聲,狠狠的撲咬向,半空中的李易! 眼看,這一兇猛的攻擊,就要波及到身上。站立不動的李易,倏地嘴角一撇,眼中閃過一抹精光。

咻!

無聲的電芒,劃過虛空。化身火焰的聖火神尊,只感覺大腦一陣劇痛。一股讓它窒息的逼迫大勢,陡然直衝神魂。

瞬息之下,聖火神尊嗅到了死亡的氣息。那股發自靈魂的錐心疼痛,更是在頃刻間,傳遍全身上下。

「啊!」

聖火神尊張嘴,發出凄厲的尖叫。雙手抱頭,燃燒的身軀,在黑石圓柱上,翻來滾去。

沒有了他的控制,攻擊向李易的恐怖火龍,「嗖」的一下,迅速分散,化為虛無。空氣中,殘留下絲絲熾熱的熱流,表明了剛才那一招可怕的攻式,確實存在。

「啊!啊!」攻擊化解,聖火神尊的慘叫,沒有停止。他劇烈翻滾著,自黑石圓柱上,掉落而下。在消散一空的火焰山谷里,瘋狂的打滾。..

「你……你對我做了什麼?啊!!」慘叫聲繼續,聖火神尊尖叫中,抽出那麼可憐的一絲空隙,對著空中的李易,驚恐的喊道,「你在那個叛徒的身上,是不是動了手腳?是不是?是不是?……啊!」

「呵,讓你猜到了。」李易踏步虛空,太極、芊芊,站在身旁,輕聲笑道,「我確實在『你』身上動了手腳。現在的『你』,已經不是你能做主的了。從今往後,只有我,才能給你想要的一切。」

「你……你什麼意思?」聖火神尊猙獰著臉龐,呲牙咧嘴的嘶吼出聲。充血的雙眸,死死的盯著李易。那嫉恨到極點的目光,似乎恨不得把李易一口吞食。

對於此,李易恍若未見,依舊淡然道,「簡單的說,從今往後,你的生死,不再由你自己做主,而是我說了算!」

聲音一轉,語氣變為冰冷,「我讓你生,你才能生。我讓你死,你就得死!」

「做夢!」

聖火神尊嘶聲咆哮,充血的雙眸,噴射恐怖的怒火。憤怒至極點的火焰,短暫的壓制住,肉身乃至靈魂上的錐心疼痛。沙啞著嗓音道,「就憑你,一個小小的人類,也想控制本帝?想都別想!本帝即便是死,也不會讓你得逞!」

「是嗎?」李易輕笑,眼中閃過一絲戲謔,「看來帝尊大人很有骨氣嗎?」

譏笑完畢,李易神色一肅,正色道,「既然帝尊大人,寧死不屈,那我就成全你!」

眼中精光閃爍,當下催動到最快。倒在地上的聖火神尊,立即感覺到錐心的疼痛,突然加重。

「啊!!!」

凄厲的慘叫聲,響徹天穹。聖火神尊的五官在霎那,皆是流出了鮮血。兩隻眼球死死的凸出,全身痙攣,像是磕了幾百斤的葯。

抖動,極具的抖動。癲狂,徹底的癲狂。

眼球泛白,全身顫抖。張開的嘴巴里,白沫如水流般,狂涌噴出。夾帶凄厲的慘叫,盤旋在了火木島嶼的上空。

那撕心裂肺的慘狀,看的芊芊,不由轉過頭,小臉上滿是憐惜。貝貝面無表情,捧著竹子啃的正歡。一身冷酷的太極,到是看的津津有味。時不時的,還發出「嘖嘖」的感慨聲。

聖火神尊叫的越響,李易催動的速度,也就越快。三分鐘后,聖火神尊終於撐不住,沙啞著聲音,擠出唯一的力氣,求饒道。

「我服了!我服了!咳咳……我服了……」

聲音先是高昂,繼而越來越低,越來越低。待李易停止催動時,聖火神尊已凄慘的趴在地上,淚流滿面,苦澀的喃喃著。

「我服了……我服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