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第一次見到這麼強的風之聖靈,這而假貨到底是什麼來頭啊!見鬼了。」

2021 年 1 月 3 日

「別廢話了,必須打敗他們,不然我們別想得到想要的東西。」

對手太強,冰之聖靈和水之聖靈如今只能竭盡所能去對付了。

「轟隆隆!」

兩邊交鋒的都非常的激烈,無論是聖靈還是凰無夜,各種手段盡出,蒼穹似乎都要被撕碎,整個世界都將在這力量之中湮滅!

也許因為打的太激烈了,千眠的睡意也沒有多少了,所以越來越給力的幫凰無夜忙,冰之聖靈的臉色越來越難看。

「糟糕!」

「必須要把她的劍解決了。」

冰之聖靈想盡辦法想要讓凰無夜不再使用這一把魔劍,攻擊她的手臂,凰無夜知道了他的想法,自然不會讓她得逞!

「轟轟烈烈!「

這一場大戰戰了很久,即使冰之聖靈已經疲倦了,凰無依舊能使用魔劍之中那無窮無盡的魔氣。

魔劍被恐怖的默契包裹,斬破長空,帶著無與倫比的威勢,沖向了冰之勝利!

「咔擦!咔擦!」

在這霸道的魔氣之下,冰之聖靈的防禦全部都被破開,他的臉色一白!

「唰唰唰!」

本來那一道道劍影對準的都是他的要害,結果卻在關鍵的時候改變了方向!

「噗噗噗!」

冰之聖靈受傷了,但是卻比預計之中的傷害要小很多,冰之聖靈笑了起來,「哈哈!你還是捨不得,捨不得傷這一個身體嗎?」

「既然如此,你輸定了!」

冰之聖靈抓住了這一點,故意讓自己受傷,讓凰無夜束手束腳,讓他扳回了一局!

察覺到這一邊的情況,風零眉頭微蹙,恐怖的風暴吞噬著兩個聖靈,它們臉色很難看,然後道:「撤!」

「這仇以後找機會報!我們先走!」 這兩大聖靈被風零逼得直接遁走,離開了這一番天地。

風零並沒有去追他們兩個人,銀色的身影一閃出現在了那冰之聖靈的身後!

冰之聖靈臉色大變,那兩個廢物竟然跑了,丟下他一個人對付這風之聖靈還有凰無夜!

風零很快就動手了,風元素變成了一條條柔軟的絲帶把他死死的纏住。

這絲帶看起來很脆弱,卻不是這冰之聖靈能掙脫得開的,風零直接把他給丟到了地上。

風零問道:「凰無夜,這傢伙已經解決了,你決定怎麼辦?是殺了還是?但是留著,她絕對是一個禍害,下一次我可不就幫你了。」

凰無夜神情複雜的看向冰之聖靈,深深的看著那一張屬於妖精的臉。

不能再看下去了,越是看她就越是心痛,凰無夜扭過頭道:「讓我再想想!」

她掠向了凰九淵和聖傾城昏迷的地方,凰九淵緊緊的抱著聖傾城,可是……

娘親沒事,但是……父王……

凰無夜的心底冰涼,風零道:「別忘記了,你的父王是神凰一族的血脈,就算是被抽掉了神凰之炎,即使死了,血脈還在那麼他便能浴火重生。」

他對神凰一族還是比較了解的,因為……

風零那一雙銀紫色的眸子微微一沉,凰無夜的臉色好了一些,她道:「風零,是真的嗎?」

「我自然不會記錯,也沒有必要騙你!」

「父王不會有事,太好了!」

娘親受傷了也很重,凰無夜拿出來了最好的療傷丹藥給聖傾城服下,然後道:「小白白,你送娘親離開聖境!去滄瀾大陸找一個地方安置好他們。」

「主人!」小白白有些擔憂的看向凰無夜。

「如果……如果我不回去了,告訴傭兵團的他們重新選一個老大,好好發展傭兵團,絕對不能辱沒我夜皇的名聲。」

「主人,我不要你死!我不要你死!」

凰無夜道:「小白白,你去吧!娘親和父王如今需要人照顧,這裡並不是一個養傷的地方。」

白攸知道自己主人的意已決,根本聽不到任何人勸,它看向風零哀求道:「風零大人。你……你千萬要阻止主人,不要讓主人做傻事啊!」

「我承認那妖精長的挺美的,但是主人也非常非常的美,若是因為他消失了主人也消失,我……我會心痛死的。」

風零道:「你走吧!」

小白白咬了咬牙,它只能無奈的離開。

「哈哈哈!我還活著,我還活著!」

大戰停止了之後,聖主從廢墟之中爬了出來,他道:「凰無夜,反正他現在已經成為了一個怪物了,那人也已經死了,那麼你是不是可以拿它當祭品了,聖靈當祭品再加上我聖族的血脈,效果一定很好,也許能穩定上千年也說不定!」

能穩定上千年的話,那麼他也能穩定當千年的聖主。

「這是一個不錯的主意,只要你答應我,那麼我一定讓你在聖境擁有超然的地位,你想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什麼?」

凰無夜道:「聖主,我看你被力量這震暈的不輕!你看看周圍,這聖境還存在嗎?還有什麼所謂的聖境嗎?」 一場恐怖的大戰,這一座在雲端的空中島嶼,此時已經分崩離析了。

唯有他們所在的這祭台附近的十里地的地方還留著,但是這麼一小塊的地方,已經不適合任何人居住了,聖境也無法有昔日的輝煌!

「聖境!聖境變成這樣了!」

「我的聖境!」

「……」

聖主看了臉色大變,又心疼,又是失落!

這一塊屬於他的聖土如今就這樣完蛋了,但是他此時想活命。

「凰無夜,你只要繞過我這一次,我以後對你唯命是從,我好歹也是這個世界上頂尖的天才,你把我收為己用對你只有好處,沒有任何壞處!反正他已經被控制了,你不殺了他,他絕對會來禍害你。」

「噗!」魔劍劃破了聖主的脖子,一道血線出現。

如果凰無夜手抖一下的話,聖主估計要人頭落地了。

聖主駭然的看向了凰無夜道:「你……你竟然要殺我!」

「你到底動不動手?」

「轟隆隆!」

此時天地間一陣搖晃,聖境祭台周圍還保留的這一片地方,此時也要崩塌了!

「你還是捨不得那妖孽嗎?既然捨不得的話,那就一起死吧!一起死!」聖主也是知道,凰無夜不打算放過他了。

凰無夜冷聲道:「你做夢!」

「噗!」魔劍插在了他的面前,凰無夜走在了他的面前,「你不肯獻祭死吧!怕死是吧,別擔心,很快就就不用怕了。」

凰無夜拿出來一瓶丹藥,道:「吃了吧!」

「你要給我吃什麼?我絕對不吃,解決不吃!」

「這可由不得你!」

如今的聖主連反抗的資格都沒有。

「咳咳咳!」

丹藥吞下去了之後,此時他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完全不受控制了,他的理智還在,但是身體卻不是自己的了。

凰無夜道:「去吧!去天柱之上,獻祭你的力量,履行你作為聖主的職責。」

聖主無法阻止自己的身體,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像是飛蛾撲火一般的沖向那天柱,身體里的靈力還有神之力瘋狂的涌了出來,跟那天柱融為了一體!

「啊!我不要!」

「我不要,住手,凰無夜,算我求你了!」

「救命啊!」

聖主此時無比的恐慌,他在空中毫無形象大喊。

他如今中的是一種非常詭異的毒,能被下毒之人控制身體,但是本身靈魂確實非常清醒的,這是凰無夜特意給他準備的毒。

如果讓他在不清醒的狀態下獻祭,那簡直有些太便宜他了。

不只是讓他清醒,一切痛苦都會加倍的讓他感受到,聖主痛不欲生,在一陣陣哀嚎之下,他的力量跟天柱融為了一體,還有靈魂,身體一樣也是。

聖主徹底的消失了,天柱也徹底的安靜下來了,聖主的力量夠穩定它上百年了。

聖境這所剩無幾的一點點土地總算是被保存下來了,凰無夜深呼了一口氣,然後走到了冰之聖靈的面前。

如今冰之聖靈被完全是有恃無恐,他雖然不懂人類那一些奇怪的感情,也很不屑,但是作為一個旁觀者,他還是清楚的。 這一個女人對敵人非常的冷酷,但是對於自己在意的人,絕對下不了死手。

凰無夜只是沉默的看著他一會兒,讓冰之聖靈也看不透他到底在想什麼?

他道:「捨不得就放開我,在我沒有完全恢復之前我暫時不會來找你的麻煩!一旦我恢復了,你和這一個風之聖靈,我都會狠狠的收拾了。」

凰無夜冷笑,「放了你,你覺得我會放了你這一個殺了我家妖精的罪魁禍首嗎?你想的也太美了一點。」

「不放?我就不信你捨不得殺!」

凰無夜臉上依舊掛著笑容,她直接祭出來了逆天陰陽鼎,九種極陰神水和極陰神水被她強迫性的融合起來。

這可不能強硬融合,所以空氣之中充滿著很強的排斥力。

「我是捨不得,但是我可以拉著你一起死!」

「你……你竟然……」

冰之聖靈還是低估了凰無夜和妖血之間的感情,他完全無法想到他會做出這般選擇。

「你瘋了嗎?你是逆天陰陽鼎之主,你有非常好的天賦,你的未來不可估量,將會成為一代強者,你竟然殉情。我真是瞧不起你!」冰之聖靈冷聲道。

「成為這世間至強者又如何?也只是行屍走肉罷了,我知道我很不理智,我這樣的決定對不起我的父王和娘親,還有小紫兒,我的朋友和跟隨我的夥伴,但是我也不會讓你繼續活下去,冰之聖靈……」

「一起死吧!」

凰無夜爆發出來的力量越發的恐怖,真的要把他們兩個人給全部都給解決掉了。

就在這個時候,風零壓制住了凰無夜爆發出來的那一些力量,他道:「凰無夜,你要死也找齊九種逆天陰陽鼎再死,你忘記了答應我的事情嗎?」

「你們人類,果然最喜歡騙人了。」

風零的阻止,讓冰之聖靈鬆了一口氣。

凰無夜黯然的道:「風零,對不起!」

「對不起!又是這一句話,我不想聽!你答應我的事情還沒有完成,我不准你死!至於這傢伙,我殺了就好了!」

風零的眼神變得冷漠了起來,一瞬間冰之聖靈的心猛地一顫,他道:「他的靈魂還沒有完全消失,你要是殺了我的話!他就真是死了,凰無夜,你可要考慮清楚。」

凰無夜一愣,妖精還有一點可能嗎?

「噗!」

然兒就在這一瞬間,風零的風把冰之聖靈給包裹了起來,「風零!」

凰無夜想要阻止,卻被一陣風給扇飛了出去。

「你……你到底要幹什麼?」凰無夜沒辦法看到那風之旋渦之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卻聽到了冰之聖靈非常震驚聲音。

凰無夜沒辦法靠近,只能把自己弄的渾身是傷,不知道過了多久,凰無夜的心裡越來越冰涼,就在這個時候他感覺到了那一股冰寒之力出現。

「嘭!」一道白色的身影從風中被丟了出來,它有這一頭雪白色的長發,身體是透明色的,渾身散發著熟悉的寒氣。

「你……你……是冰之聖靈!」 冰之聖靈躺在那裡,此時他也是破罐子破摔的心態了。

他道:「沒想到我還是宰了,力量都被那一個該死的傢伙給抽幹了,他真的狠心啊!」

「他絕對是我見過最狠心的聖靈,不只是對我狠,對他自己更狠。」他對凰無夜道。

「你這話到底是什麼意思?」凰無夜臉色一沉。

「哈哈哈!我雖然倒霉了一點,選擇宿主的時候選擇了一根難啃的骨頭,而又碰上了那一個冰之聖靈。他絕對是我見過的最強大的冰之聖靈,突然間覺得我死了有一個這麼強大的聖靈給我陪葬,我也挺滿意的!」身體越來越透明的冰之聖靈輕笑道。

「真的以為把一個聖靈趕出那一個男人的身體里不需要付出代價嗎?這世間據我所知沒有人能做到,風之聖靈做了,那麼他定然里死不遠了。不過好像,他本來就不想活著啊!」

他想要活著,卻運氣不好活不成。

那傢伙有實力活著,卻沒有一點活著的慾望,蒼天便是這般的不公。

冰之聖靈的身體徹底消失了,他不止消失了,而且還把整個聖境給凍結了起來,包括了那天柱,冰層越來越厚,這裡成為了一個空中冰島了。

雖然天柱被冰凍住了,不過卻更加的穩定了,這額也算是冰之聖靈做的一件好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